爽文在线(他来时,暮色降临全文阅读)

爽文在线(他来时,暮色降临全文阅读)

他来时,暮色降临

更新时间:他来时,暮色降临孙静来源:wyy

钟意穆以琛是著名作者孙静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相比同类小说更有知识性,更有真实性。全文更多的是对未来客观的猜想,很有理论性。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四年婚姻,沈薇失去了陆行舟的爱。三十岁生日,她被确诊胃癌。她卑微地请求,这个男人可以在她最后的时光假装爱她。......

《他来时,暮色降临》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1章黄脸婆

  2019年4月23日,钟意的三十岁生日,她被确诊了胃癌。

  “穆太太,您的胃癌已经晚期,如果及时治疗,可能还有挽救机会。否则……”

  两年前,她气得父亲病发,父亲死在手术刀下,她对手术室产生了阴影。

  想到要做手术,她就想到父亲的离世、母亲的失望,根本无法呼吸。

  从医院逃了出来,钟意始终不信自己的人生开始倒计时。

  经过江边,她吃力地翻上栏杆,面朝波澜江水,晃动双腿。

  她稳住呼吸,从口袋拿出手机,按住穆以琛的名字。

  “以琛,今晚你回家吃饭吗?今天是我生日,我给你做你最喜欢吃的菜,好吗?”

  那边传来微弱的声音,听起来是年轻漂亮的姑娘。

  她没有生气,静静的等。

  良久,穆以琛冷淡的回答:“不回,晚上有应酬。”

  “那以琛,你忙。”

  她挂断电话,冷冷清清的,望着江面。

  四年婚姻,她曾经以为,她是嫁给爱情。今时今日,她忽然明白:我其实早就失去我的以琛了。

  可是她还是舍不得穆以琛,她希望在最后的时光,这个男人可以假装爱她。

  穆以琛比她小六岁,如果她真的死了,也该为他安排好以后。

  再也没有她的以后。

  江风变得凉了,她扶着栏杆下地,开车去超市。

  蔬果区,她勾背、低头,掂量着小南瓜,仔细比对价格,终于做了决定。

  “以琛,你看前面的大妈,选个南瓜都犹豫这么久,她一定不爱她的老公。”娇滴滴的声音从后面冒出,“你看我,给你选牛肉选海鲜,都是挑最好的。”

  以琛?

  难道是她的以琛?

  “嗯。”

  穆以琛的声音,她怎么会认不出?

  他的“应酬”,是陪小三。

  攥紧南瓜的手,突然用力,南瓜皮剜着指甲肉,疼得钻心。

  她定定站在原地,想象年轻水灵的女孩儿,倚在同样英俊年轻的穆以琛怀里。

  只有她老了。

  只有她变成了“大妈”,变成了生活里只有柴米油盐酱醋茶的黄脸婆。

  只有她,失去了以琛。

  不知道犯什么冲,她好端端站着,那姑娘非往她挤。

  明知道身后是穆以琛和小三,她这样丧气这样灰败的出现在他们眼里?

  她也是有自尊的,哪怕这些年她爱穆以琛爱得都忘了。

  林筱雅认出她,故意踩她脚,脸上却无辜,“以琛,你说现在的大妈怎么都这么霸道?自己买不起,还占着位置不让别人挑啊?”

  这不摆明了,讽刺她守不住穆以琛还不离婚吗?

  松开南瓜,她看到渗血的食指,突然觉得疼。十指连心,她哪里都疼。

  “走吧。”穆以琛认出钟意,目光很淡,“你跟大妈计较什么?”

  林筱雅不甘心,往他胸膛靠,“我哪里是要跟大妈计较,以琛,我是想为你做一顿饭。今天是我们认识一周年纪念。不管是这里的大妈,还是你家里的黄脸婆,都不能阻止我对你的一片真心。”

  一周年纪念?

  以后她每次过生日,都赶着他们周年纪念?

  她不巧死在这天,她的祭日,穆以琛是不是也会忘记?

  第2章可她还是为他写了遗嘱

  钟意心寒,转过身,冷冷看着林筱雅。

  “我是黄脸婆?我买个南瓜挑挑拣拣?那是我为了他过得更好!你现在大手大脚,花的不还是他的钱?哪怕他一无所有,我还是爱他、陪他,你可以吗?”

  她不敢看穆以琛的脸,攥紧拳头,打量他的新欢。

  也就那样,不比她年轻时候漂亮,但肯定比她现在鲜嫩。

  林筱雅脸色难看,半天不说话。

  她却失去勇气,拎着篮子,扭头离开。

  “钟意,我不稀罕。”

  穆以琛护着林筱雅,短短一句话,将她打入地狱。

  她强忍眼泪,艰难的往前走。

  这么一闹,她再没心情买菜,匆匆付钱离开超市。

  钟意回到家,瘫坐在玄关处,耳边回荡穆以琛那句——钟意,我不稀罕。

  枯坐良久,她突然起身,提起塑料袋,钻进厨房。

  今天是她三十岁生日,穆以琛一定会回来的。

  她实在不擅长做菜,认真照着食谱,好歹有些模样。

  端出最后一碗汤,却看到餐桌干干净净,地上是破碎的碗碟和汤汤水水。

  她精心准备的晚餐,就这样毁了。

  看着容颜明丽的林筱雅,她强忍着泼汤上去的冲动,“这是我的家,请你离开。”

  穆以琛从楼梯下来,“钟意,这也是我的家。”

  手指失力,偌大的汤碗砸在脚上,滚烫的汤水四溅,大多渗进拖鞋,烫着她的皮肤。

  她像没有知觉,直勾勾看着穆以琛,轻声,“以琛,你什么意思?”

  自然而然拥住林筱雅,他说:“钟意,你要生气,我们就离婚。如果你容得下林筱雅,我就愿意跟你生活在一起。”

  “什么?”

  钟意眼前雾茫茫的,为什么婚姻让他面目全非?

  当初,是他求的婚。

  他漫不经意般,掀起林筱雅的衣摆,手指蜻蜓点水般触碰年轻身体的光滑皮肤。

  音量更大,“钟意,你要赶走林筱雅,我就跟你离婚。”

  脚面开始传开刺痛感,她忍着眼泪,声音更小了,“以琛,如果……如果我活不了几个月了呢?你现在让林筱雅走,等我死了,你娶她也没关系。”

  穆以琛冰冷的直视她:“你又在玩什么把戏?”

  将死的惶恐与委屈,在他的冷漠下爆发。

  她踢开碎了的瓷片,“穆以琛,我选离婚。”

  双眼充血,穆以琛拽住钟意枯瘦的胳膊,“你不是爱我吗?怎么说离婚,就又离婚了?”

  她只是不想林筱雅进来。

  眼前是她爱了多年的男人。

  她看着他从男孩变成男人。

  她心力交瘁,“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穆以琛不肯松手,林筱雅见苗头不对,软绵绵往他身上靠,“以琛,别理她。我给你做饭,我……”她凑到他耳边,害羞着说着亲密私语。

  钟意掰开他的手,步伐沉重,艰难的上楼。

  翻出医药箱,她木然的处理烫伤的脚。

  算了。

  她突然扔开棉签,走进书房,翻出钢笔,开始写遗嘱。

  穆以琛正年轻,会反叛也会出|轨。

  但她死后,没人照看他,他会孤单的。

  所以,她有的一切,都给他。

  第3章你差点害死我的孩子

  钟意写完遗嘱,又忍不住,取出信纸,郑重而缓慢的写下:以琛,我走后,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将这些锁在抽屉里,她愣怔良久,不愿意下楼去看他和别的女人恩爱,慢吞吞走到主卧的浴室,倒了半个浴缸的水。

  她躺进温水,终于舒服的喟叹。

  命不久矣,却遭丈夫背叛,还是她几乎放弃一切选的丈夫。

  “以琛,我真的可以睡这里吗?那黄脸婆,能同意吗?”林筱雅娇滴滴的声音,惊醒了钟意。

  水有些凉,钟意面无表情的站起,迟钝的用浴巾擦拭身体,直到抹去最后一滴水珠。

  穿上睡衣,她麻木的看着穆以琛亲吻林筱雅,在她的床上。

  林筱雅鸠占鹊巢,穆以琛有意纵容,她孤军奋战,又能如何?

  她连活不了几个月都说了,还能怎么留住她的以琛?

  选了一些衣服,她去隔壁书房,缩在躺椅上,还偏要听主卧的动静。

  即使这样,她好像也不能让穆以琛去死。

  她比他大六岁,从一开始爱他,就是不公平的。

  迷迷糊糊的,她就睡着了。

  梦里,穆以琛用力的拽住她的手:姐,你不能嫁给肖禾。

  ——

  怪异在自己家里做了几天穆以琛和林筱雅的“小三”,她彻底决定做放弃手术。

  出门之前,她认认真真的化妆,提了气色,乍看倒像是年轻了十岁,仿佛仍在青葱岁月。

  律师事务所。

  苏远觉得荒唐至极,“钟意,你为什么这么爱穆以琛?你都快死了!他都领小三回家了!你居然还只是想着把遗产都给他!”

  阳光跳跃着,模糊了视线。

  她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你当初,还不如嫁给肖禾!”苏远生气的扯领带,“钟意,你怎么不懂及时止损!”

  听到肖禾的名字,她眼皮动了动。

  最终,她将签字的离婚协议和遗嘱交给他:“苏远,你是律师,我认识你,所以我找你。如果你不愿意,我找别人。”

  想到穆以琛那句漠然的——你又在玩什么把戏?

  她到底湿了眼眶,“我会,止损。”

  苏远妥协:“意意,我帮你办。”

  钟意“嗯”一声,“那我回家了,你忙。”

  ——

  看到在客厅吃提子的林筱雅,钟意没多大反应,心里还是难过的。

  “姐姐,我肚子疼,你能不能帮我打给以琛?”

  她正要上楼躲进书房,却被林筱雅喊住。

  看眼气色红润的林筱雅,她冷冷的说:“你就在玩手机,自己打。”

  “姐姐,你人老珠黄,化妆能藏住什么?”林筱雅不装了,“你霸占着以琛,他只会更厌恶你!”

  “那是我的事。”

  她强作冷静走过她,等到了洗手间,她疯狂的洗掉脸上的脂粉。

  镜子里的女人,憔悴,苍老。

  哪里比得过林筱雅呢。

  她回到书房,困倦袭来,没多久就睡着了,这次她梦见肖禾了。

  “钟意!”

  她突然被推醒,迷茫的看着眼前怒气冲冲的穆以琛,“怎么了?”

  他将她掀到地板上,“你还有脸问!你真让我恶心!林筱雅肚子疼,你帮她打个电话会缺块肉吗!你差点害死我的孩子!”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