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初战西沉小说七爷是个妻管严全文完整章节

宁初战西沉小说七爷是个妻管严全文完整章节

七爷是个妻管严

更新时间:七爷是个妻管严吾吱吱来源:zsy

精选热书《七爷是个妻管严》由著名作者吾吱吱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宁初战西沉,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他看中她的血,她看中他的势,她成为他的小妻子,禁欲七爷高调放话:“我不欺负小孩儿。”后来惨遭打脸,七爷一本正经诡辩:“外面个个都是人精,你以为大家都和你一样好骗。”这话怎么听着有点不对?小兔子不干了,“战西沉,你才是个骗人精!”七爷宠溺一笑,“不骗你,谁给我生儿子?”...

《七爷是个妻管严》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1章 你,我不感兴趣

夜色深沉,大雨放肆倾泻。

“七爷,求您见我一面!” 现在是凌晨一点,宁初已经在战家大门口跪了整整四个小时。

“宁小姐,我都跟您说了多少遍了,先生很忙抽不开空见您,天儿冷,您快回吧。

” “没关系,我可以等。

” 雨水划过那张固执的小脸,华叔无奈叹息一声。

奈何她不顾颤抖的身子,只是倔强的盯着那扇紧闭的大门。

就在这时,铁门突然打开。

刺眼的车灯穿透雨帘照在宁初身上,她抬起头,就看到黑色宾利从车库缓缓开了出来。

“七爷……”宁初赶紧起身追上去,“请等一等,拜托只要给我五分钟!” 安静的后座,男人靠着椅背闭目养神,气质儒雅矜贵,从内到外都散发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与倨傲。

突然传来嘈杂的叫喊,使得他好看的秀眉微微一蹙。

眼尖的霍清看到窗外的景象,正打算示意华叔将人弄走,那双清冷的眸就突然睁开,眼神锐利深沉,让人不敢直视。

“她是谁?” 战西沉浑身散发着耐心被打碎的冰冷,扭头看着窗外。

“先生,您忘了?二夫人娘家的侄孙女儿,按照辈分还得叫您一声七叔,之前老爷子看她机灵,还说让你留着,您嫌人家是个孩子就拒绝了。

”霍清说。

战西沉眉峰高耸,“她来做什么?” “刚入夜就来了,在门口跪了四个小时求见您一面,被我拦下了。

” “为宁家?” “对,宁耀祥在这次大选公然反对苏家,抄家坐牢还算苏少手下留情了。

”霍清看了一眼窗外,又说:“大概知道您是商会主席,想着求您有用,但她不知道,宁家一党向来亲三少,来这里无疑是水底捞月。

” 战西沉揉着眉心,面无表情,“甩掉。

” “是。

” 司机应着,一脚油门还没踩下,“吱”一声,车子就被迫停下。

战西沉抬眸,站在车前的女孩一身狼狈,可那张精致的脸在刺眼的灯光下那么闪耀。

“你不要命了!刚才有多危险你知道吗?”霍清放下车窗。

宁初顾不上他,大步跑向后座,“七爷,拜托您开开门,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和您说。

” 车门缓缓打开,宁初喜色未达眼底,下一秒,一只大手就突然钳住她的下巴,拉着她往后一倒。

男人如刀削般俊美的脸静默淡然,金丝眼镜下那双如电的眼,即便在昏暗的灯光下,也叫人肃然起敬! 他的呼吸不轻不重的喷洒在她脸上,宁初的心跳顿时就乱了节拍。

“七,七爷……” 宁初想笑,可动了唇角才发现,侥幸心理在他面前简直无处遁形! “你冒死也要说的话,最好物有所值,否则……” “咯吱——” 骨节分明的手指毫不怜惜的用力一捏,宁初的脸马上变得通红。

她艰难的吐出几个字:“七,七爷,我是……港城医科大的学生,我知道……您正在找MR型血的人,而我就是如假包换的……MR阴性血。

” 捏着她的下巴大手突然松了几分。

霍清看着后座那双氤氲暗涌的眸子,一口气悬在胸口不敢出声。

这件事一直是战家最大的秘密,这小丫头片子是怎么知道的? “我知道你也是MR型血,在尔虞我诈的豪门斗争中,对于至今还没有子嗣的您来说,拥有万能血MR阴性血的我,绝对物超所值!” “先生,这不可能……”霍清第一时间否定宁初的话。

他当然知道不可能,当初搜寻的时候,首先排查的就是港城所有达官贵人。

MR型血是世界上最稀有的血型,百万人中才能诞生一个,而这种血型的特性就是,男性必须要与相同血型的异性才可以孕育下一代。

战家老爷子一生有过五位夫人,8个孩子,如今除了五夫人膝下最小的女儿还在念大学以外,就只剩老七战西沉还没有结婚生子。

而这一切的原因就是,他遗传了他母亲四夫人的MR型血。

战家为这件事下过不少功夫,但至今一无所获。

宁初见被怀疑,赶紧再说:“这是可以拆穿的谎言,我没有必要骗您!我知道您肯定查过宁家,但我不是宁家的亲生女儿!” “你知道在我面前说谎的后果吗?”低沉的嗓音,带着几丝慵懒,浑厚又震人心魂! “您若是不信,大可去采血鉴定,我只有一个要求,娶我!只要您答应,我身上的血随便您用!” 话音刚落,整个车厢的气氛顿时就降到极点。

“宁小姐,战先生身份尊贵,这种玩笑可不能随便乱开!”霍清着实被这个不怕死的小姑娘吓了一跳。

战西沉不动声色的打量着眼前的女孩,眉目如画,冰肌玉骨,此刻这梨花带雨的样子也算有几分我见犹怜之姿。

商会那些老东西就是喜欢找些含苞待放的小姑娘,想方设法的给他送上门,奈何那些庸脂俗粉没一个合他心意。

这次这一个,倒是有点意思。

可惜了,他向来不喜欢受人摆布。

宁初眼睛直直盯着战西沉,“七爷,您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的男人,并不需要门当户对的联姻,我容貌端正,没有不良嗜好,芳华十八配您而立之年,您老一点都不吃亏!” 他老? 战西沉墨眸微眯,这姑娘年纪轻轻,口齿倒是伶俐。

捏着她下巴的手用力一缩,宁初五官立马扭曲。

“唔~痛!” 他却没有丝毫怜惜,拽着她的下巴将她拉到眼前,“你,我没有兴趣。

” 话音刚落,就着力气就将手里的人甩了出去。

宁初一屁股坐在地上,看着扬尘而去的宾利,心里恨不能将战家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一遍。

战西沉还真如传闻中那样,黑-道手段不近人情。

她起身甩甩身上的水,只好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

“哟!这是被人赶出来了?”宁霜看着她满身泥泞,脸上满是嘲讽,“我就说嘛,七爷是什么身份?哪能是你这种人说见就能见的?” 宁初没空理她,看见角落堆满贴着红纸的盒子,快步走向大厅,“妈,我说过我会想办法,您为什么还要收厉家的聘礼?”

第2章 有弱点,才有利用价值

“那你想到办法了吗?”沙发上坐着喝茶的贵妇,放下茶杯慢吞吞的站起来,“我不是没给过你机会的,宁初,是你自己做不到而已。

” “您再给我点时间,我……” “行了!我能等,公司那边能等吗?”方淑慧不耐烦的打断她,“厉先生已经答应我,只要你嫁过去,他就可以保我们一家老小平安!” “那爸爸呢?厉家也有能力救他吗?” 方淑慧不自然的眨眨眼睛,“这个你就不要管了,厉家会安排妥当的。

” “厉家要真有这个能力,爸爸当初就不会被算计了。

”宁初一眼就看出她的心思,“妈,这个家是爸爸辛辛苦苦撑起来的,我们不能这么自私。

” “宁初!你说的什么话!到底谁自私了?!”方淑慧恼羞成怒,“你不为你自己想,也要为我和霜霜想想吧?你姐姐还在念书,你舍得让我们就这样流落街头?还是要我们陪着你爸爸一起去死你才高兴?” “可是我也还在念书,厉擎天都多大了!” “我虽然不是您亲生的,但一直把您当亲生母亲对待,您怎么忍心让我嫁给他?要是爸爸在,他肯定不会同意的!” 方淑慧简直气的不行,这个臭丫头一直就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要不是宁耀祥拦着,她早就想给她点教训了! “啪——” 脾气一上来,她抬手就一巴掌扇过去。

“宁初,你不要不识好歹!你爸爸现在不在,这个家就是我说了算!厉家有什么不好?这在港城是多尊贵的身份你知道吗?” 宁初捂着发红的脸,笑容发寒,“这么尊贵的身份只配宁霜这样的千金小姐,向来不是什么好的都先紧着她吗?” “宁初,你给我闭嘴!”宁霜气得几步冲过来,“七叔才是我的真命天子!我以后可是要做港城第一夫人的,厉擎天只配你嫁!” 宁初轻哼,“做港城第一夫人?我看你不如做梦!” “你!”宁霜气急,举起手就要扑上去。

“都给我住手!”方淑慧一把将她拉开,转头看着宁初,“你,现在马上给我滚到楼上去!要是敢坏了我的好事,我保准打断你的腿!” “反正我不嫁,谁爱去谁去!”宁初说完,转身就走。

“想跑?来人!把她给我拦住!” 接到命令的黑衣人快速冲进来,堵住宁初的去路。

好在她也不是吃素的,一招漂亮的擒臂上钩再加横踢肘击,立马就把两个男人摔倒在地。

方淑慧急得跺脚,“你们不知道她学过格斗术啊?还不快多来几个人!” 话音刚落,门口就密密麻麻的冲进来一群身材魁梧的打手。

纵然宁初平时再怎么厉害,此时也双拳难敌四手,没一会儿就被他们制服了。

“哼!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有我在我还能任你反了?”方淑慧得意的笑,“把她带回房间看好了,厉家明天一早就来接人,要是出了什么闪失,我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是,夫人!” “你们放开我!” 宁初不服气的挣扎着,奈何黑衣人根本不顾她的反抗,七手八脚的拉着她直接就往楼上拖! “小贱蹄子,我还治不了她了!”方淑慧啐了声,转身坐回沙发上。

宁霜赶紧靠过去,“妈,别管她了,你倒是帮我出出主意,自从姑奶去世后我们都没什么机会靠近战家了,我要怎么样才能吸引七叔的注意啊?” “你先别着急,让我想想……” …… 露气浓重,港城最好的私人医院——玛利亚。

“情况就这样,这么晚把你叫来就是想让你知道,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如果再找不到匹配的骨髓,结果……”陆景深看着对面的男人,无奈耸肩。

“她救过我一命,这个情得还。

” “我知道,可是能做的我们都做了,这些年你也付出了不少,要怪只能怪她没福气。

” 战西沉抽着烟,缥缈的烟雾里,衬得那张脸越发氤氲缱绻。

良久,他才冷漠出声:“如果是MR阴性血,怎么样?” 陆景深一脸不敢相信,“你开什么玩笑?近百万分之一比例的珍贵血型,要那么容易找,你还能单到现在?” 战西沉推推眼镜,从容起身,“做好你的工作,我会把人带来。

” 走廊上。

见他出来,霍清赶紧拿着档案袋上前,“先生,宁小姐的背景资料都在这里了,她确实是MR阴性血,我们之前之所以没有查到她,是因为数据库里没有她的资料,这些是从她以前待过的福利院找到的。

” 战西沉面无表情接过来,随手一翻。

霍清笑了笑,又说:“据我调查,宁小姐和商会并没有任何关系,先生您的顾虑可以取消了,只不过就宁小姐这智商,也难怪我们只是到港医大走了一圈,她都能查到蛛丝马迹。

” 战西沉不说话,安静的看着手里的资料。

十年前被宁家收养,初中连跳两级的学霸,16岁就考上港城医科大,智商180的天才少女? 他挑了挑眉,除了文件和他喜欢的书之外,还是第一次看一份资料看得那么认真。

然而,就在他看到工作经验那栏的时候,整张脸都黑了下去。

年仅18岁,已经有不下十种兼职经历。

可想而知,表面光鲜亮丽的宁家二小姐,实际却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

生活在如此水深火热的环境中,难怪那么小就想着要嫁人了。

战西沉合上文件,唇角轻勾,很好,有弱点,才有可以利用的价值。

…… 翌日。

天边泛起鱼肚白,宁家别墅外一片安静。

宁初看着角落守了她一夜的黑衣人,心里打起小鼓。

再过一会儿厉家就要来人了。

她现在手脚都被绑着,里外又都是黑衣人,要怎么样才能逃出去? 正想着,窗外就传来汽车鸣笛的声音。

下一秒,房门就被推开,不等她反应,冲进来的黑衣人一把将她扛起转身下楼!

第3章 昨天才说嫁我,今天就要换人?

下一秒,房门就被推开,不等她反应,冲进来的黑衣人一把将她扛起转身下楼! -------------- “嚯嚯嚯……宁夫人,我来接媳妇儿了,还不快把小初带出来。

” 刚到楼梯口,厉擎天那和他的人一样猥琐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这不是来了嘛,看把您急的。

”方淑慧笑着指了指楼梯的方向。

黑衣人抬着宁初来到客厅,她被五花大绑着,根本动弹不得,只是那双清澈明亮的眸,憎恶的看着眼前的方淑慧。

“厉先生,我这把宁家的掌上明珠都许给您了,您之前答应我的,可千万不能食言啊。

”方淑慧走过去,脸上带着谄媚的笑。

厉擎天一双眼睛盯在宁初身上,敷衍的摆摆手,“放心放心,不就是宁氏,我给你保住就行了。

” 方淑慧一听,立马就笑开了,转身拉过宁初推到厉擎天怀里,“那我就把这丫头交给您了,您可得看紧点,她鬼点子多得很。

” “哟哟哟!这么漂亮的心肝绑成这样得多难受啊,来,替你松松……” 厉擎天笑着,伸手就拿掉宁初嘴里塞着的白布。

宁初白了他一眼,真是不要脸,这年纪都可以做她爷爷了,还叔叔呢。

“离我远点儿。

”宁初一脑门撞在厉擎天额头上。

“你这臭丫头,这是干什么呢!” 方淑慧一惊,赶紧过来安抚厉擎天,“您别介意,这丫头性子……” 厉擎天反而笑得更开心了,“不打紧不打紧。

” 方淑慧这才松了一口气。

“心肝儿……那这就跟我回家?” 厉擎天粗狂的笑声在房间里回响,大手顺势揽过宁初的腰肢。

“走开,别碰我。

” 宁初侧身一躲,奈何拳脚完全无法施展,只能用身子拼尽力气一撞。

“哎哟!”一声,厉擎天当即倒地! 他四脚朝天,指着角落的手下大叫:“快!快来人把这丫头给我拉到车里去!” 守在门口的保镖一窝蜂的冲进来,顿时就将宁初围得严严实实。

宁初眼观六路,正准备与他们殊死一搏。

“啪啪啪——” 就在这时,院子里传来一阵沉稳又有节奏的掌声。

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震住,纷纷转头看向门外。

阳光下,一身墨色西装的男人赫然而立,凌厉深沉的眸子扫过屋内众人,唇角带着若有似无的笑。

只此一个眼神,便看得人一阵胆寒! 他嘴里叼着烟,漫不经心看好戏的样子,简直就是风雷啸而不惊,群妖乱而不惧! 即便只是一个人,也有力压现场千军万马的气势! 竟然是战西沉! “好一出戏,真是精彩!”清冷浑厚的声音,好不讽刺。

方淑慧看着门外那一身寒光的男人,瞳孔一缩,用最快的速度将手里拿着的东西扔到一边。

不明所以的厉擎天挣扎着站起来,“你是谁?出来捣什么乱!” 方淑慧瑟缩的站在身后,看着厉擎天气势汹汹的朝战西沉走去,眸底透露着恐惧和怜悯。

果不其然,下一秒,只听见“咚”一声。

厉擎天扬在半空的拳头还没机会落下,就被战西沉一脚踹到在地! “厉总!” 厉擎天的手下大叫一声,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将他扶起。

战西沉厉家人不认识,宁家人却是再熟悉不过。

此刻见他没有任何征兆的出现,也拿不准是好是坏。

方淑慧反应过来,畏畏缩缩的走上前,“七爷,这是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战西沉目不斜视,眸光直接略过她,落在被一群黑衣人包围的宁初身上,“昨天还吵着要嫁给我,今天就打算换人了?” 这从天而降的“惊喜”看得在场所有人全然一愣! 战西沉面不改色,一双如同黑曜石般璀璨的眸子,一动不动的盯着宁初。

他的寓意那么明显,宁初当然知道他是来救她的! 她赶紧收起那剑拔弩张的气势,眼泪紧跟着就掉了下来。

“呜呜……不换不换,我就嫁你,七叔,七叔……” 宁初一蹦一跳的逃到战西沉身边,嘴里不停地叫着他。

战西沉秀眉一皱,看着怀里撞进来的小人儿,那楚楚可怜的模样,莫名觉得这声“七叔”该死的顺耳! “宁夫人,这是什么意思?这突然跑出来的后生又是谁?敢跟我抢女人,我看他是不想活了!” 厉擎天扶着几乎要撞断的腰站起来,气冲冲的指着战西沉道。

方淑慧一听这话,颤抖着走到厉擎天身边,小声提醒他:“厉老,您快别说了,这,这位正是大名鼎鼎的战家继承人,战七爷!” “什,什么?战,战家?”厉擎天腿一软,差点双膝跪地。

战西沉冷冷的扫了他一眼,不为所动。

垂眸,看见宁初身上绑得跟粽子一样,眉头不自觉的皱了皱。

他抬手解开宁初身上的束缚,抬眼的瞬间,眸底闪过一丝不寒而栗的阴狠。

“从今往后宁初就是香山府的人,谁要敢再打她的主意,我一定会让他付出代价!” 香山府是战西沉的住所,是神圣不可侵犯的象征,港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宁初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个犹如天神降临一般的男人,不知是不是他身上的香水味太能蛊惑人心。

明知他是危险的,却一点也不觉得害怕。

这话一出,厉擎天恨不能当场跪下去,“七爷,之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把我当个屁放了吧!” 战西沉神色清冷,“我没记错的话,你的手刚刚摸了她?” “啊?” 厉擎天这才想起来,他刚刚是想搂宁初来着,可那丫头反应太快,他的手都还没碰上就被她撞倒了! 可是这个时候,他怎么还敢狡辩。

“是我的错,是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该打!” 厉擎天说着,抬手就往自己脸上扇了一巴掌。

正当他要扇第二下的时候就被战西沉拦住。

“厉老怎么说也是长辈,怎么好这样驳你面子?” 战西沉嘴角带笑,眸底却一片深沉。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