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酥蓝天萧听酥晚来难萧瑟全免小说

苏酥蓝天萧听酥晚来难萧瑟全免小说

听酥晚来难萧瑟

更新时间:听酥晚来难萧瑟野有蔓草来源:QR

《听酥晚来难萧瑟》现代言情小说的主角是苏酥蓝天萧,作者野有蔓草精品选集系列之苏酥蓝天萧大结局。讲述了:她从来没有想到过,那个她自认为会是她的冬日暖阳的男人,会抽走她所有的希望。那扇高高的大门关上之后,暗夜将她最后的希冀全部吞噬,在看完最后一个日出之后,她选择了结束……他从来都是高高在上,不会有错,但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在看了她的遗书后,他才知道自己错的有多离谱……曲尽人会算,深爱不回头,听酥晚来难萧瑟……...

《听酥晚来难萧瑟》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一章 冷情寡义

天已经入夜,只是这恬燥的夏天,夜入得有些晚,苏酥吃完晚饭,洗漱后,在佣人吴嫂的帮助下躺到了床上。

瞪着空洞的双眼,她思考着自己该何去何从?

一年前,她从蓝氏商场外的十九阶台阶滚落,重重卡在台阶下的栏杆处,昏迷醒来后,双腿便失去了知觉。

失去的不仅仅是双腿,还有她刚怀上两个月的孩子。

在她醒来后,却发现原本就不牢固,缺乏安全感的婚姻,也仿佛随着她失去的一切在慢慢流失。

每个浅眠的夜里,她都会梦到那天,那天她在医院病床上醒来后,丈夫蓝天萧看自己的那双鄙夷嘲讽并且含着恨意的甚至更为复杂的情绪埋在眼底的黑眸,冷意盎然,寒凉刺骨。

还有他身后那双无辜,泪眼盈盈的可怜却透着得意的美眸。

从那天起,她成了蓝天萧眼中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毒妇,所以现在双腿残疾,是她应得的报应。

原本出事之前,两人还算是相敬如宾,蓝天萧是那种对所有人都异常清冷的人,但是在商场上却是狠戾的角色,自从与苏氏联姻之后,短短三年时间,已经成了魔都金字塔顶尖的人物。

而现在的苏氏,相比三年前,却落寞了些,主要业务也都已经转到了国外,并且对蓝氏的依赖性很大。

“砰”的一声,卧室的门被狠狠地推开,撞到了墙壁。

苏酥身体在床上轻颤了一下,回神之后,她知道是他回来了,距离上次回来算着时间快一个月了。

三个月前,在他们现在住的别墅,魔都豪华的别墅区里,他给她下了残忍的通牒。

他给自己的别墅命名为蓝天,三年前她住进来的时候,看着别墅的名字笑了半天,这男人其实也挺有意思的。

苏酥知道他这个时候回来,是算准了日子回来的,她想不通明明那个女人可以给她生孩子的,既然有了爱人,为什么还要来这么她这个已经人不人,鬼不鬼的人了。

三个月前,别墅的客厅里,她正在看无聊的电视节目,他却突然回到了别墅,满身酒气,上去便紧紧地捏着她的下颌,钻心的痛。

蓝天萧猩红着眼,恶狠狠地对她说:“是你,是你害得伊人不能再有孩子,所以必须由你生个孩子给她!”

苏酥隐忍着眼底的炙热泪和那钻心的疼痛,轻蔑的冷笑着。

她知道,她没有拒绝的权利,她和这个高高在上的男人,这个对自己冷情寡义的男人已经不可能有任何爱的可能了。

或许是苍白凄美的绝色脸蛋上不合时宜的冷笑激怒了蓝天萧,蓝天萧厌恶地大力甩开了胳膊,力气之大,却直接将苏酥的轮椅连带着给甩翻在地。

臂膀重重地磕在了大理石材质的茶几上,接着胳膊没有撑住,额头也跟着磕了上去,苏酥尚未从双重的巨痛中清醒过来,左边的眼睛已经被自己额头上流下的血浸染,模糊了视线。

她努力撑了撑身体,可是于事无补,她能想象的出来此刻自己有多狼狈,而那个曾经像冬日暖阳,只一眼便爱上的英俊非凡,满身贵气的男人却只是居高临下,冷漠地俯视她。

 

第二章 不知餍足

苏酥不知道的是,当时的蓝天萧在她倒下去的霎那是想去接住她的,只是那个时机恰好他的手机响了,是卫伊人打过来的。

他盯着手机失了神,便没有再去管她,可是黑眸在离开手机,看到她额头上的鲜血的时候,他心隐隐地有些痛,可是一想到卫伊人因为上次跟她一起滚下楼梯,失去了孩子,还换上了抑郁症,他便又觉得是苏酥应该受的。

所以那天他接通了卫伊人的电话,去了他给卫伊人安排的高级公寓。

而他那温柔性感的声音,却将苏酥的心彻底贯穿了,将还未消散的点点奢望,全部随着他的离去而离去了。

再后来,他每个月算着她的排卵期回来住一个周,不用看日历,苏酥也知道,时间又过了一个月,所以今晚他便又回来了。

蓝天萧进门后,直接去了浴室,洗完澡后,直接挑开被子,顺手脱了苏酥的睡衣,然后是毫无前奏毫无感情的机械运动。

自始自终,苏酥都紧紧地咬着自己嘴唇,眼神空洞,像极了木乃伊。

蓝天萧浓重的喘息后,倒在了苏酥的身上,休息片刻后,他起身,深邃清冷的丹凤眼对上苏酥空洞无神的双眼,以及被自己咬破正流着血的嘴唇的时候。

蓝天萧的心口一紧,心脏仿佛有只无形的手被人狠狠地捏着,眼底闪过一丝自己都未察觉的疼惜。

从她身上起身,蓝天萧去了书房,望着书房的书桌上,被她婚后强行摆放的两人的合影,她笑的一脸灿烂幸福,而以自己却冷着一张脸,虽然是冷着的一张脸,可是眉眼间却仿佛被身边甜美灿烂的笑容感染了般,没了狠戾,多了柔和。

这是两人结婚后,家族给安排的一起去国外度蜜月的时候照的,说是度蜜月,其实他大部分时间都在酒店办公,只有她自己出去闲逛而已。

她比自己小五岁,所以在他眼里,苏酥很幼稚,像个没长大的孩子,可是有一点他很清楚,她看自己的眼神,犹如施了魔法精灵的神鹿,眼神雀跃羞涩。

她喜欢他!

可是他蓝天萧性格冷淡习惯了,也不善于表达,但是那时候的他却并不讨厌她围着自己转。

他只知道她有个舞蹈工作室,每天很清闲的样子,因为他每次回家,她都在家等他。有的时候甚至亲自做一些小点心,或者做一道菜来给他吃。

慢慢地他也习惯了她对他热情的生活。

既然结了婚,他也没想过会离婚,所以两人性格一个清淡一个热情,但是他们在床事上却是相反的。

她生涩娇羞,他却不知餍足。

原本这一切可以就这样岁月静好下去。

可是这一切都在一年半前,卫伊人从国外回来后被打破了。

那天他应酬喝了酒,也不知道怎么了,便喝断片了,醒来后卫伊人躺在他身侧,而且起床后,他看到了酒店白色床单上那耀眼刺目的红。

但是即便这样,他也没想过要跟苏酥离婚,毕竟苏酥的第一次也给了自己,并且他们生活的很和谐。

 

第三章 站起来

所以他想在其他方面补偿卫伊人,可是没想到的是,那天之后的三个月后,卫伊人找上了自己,美眸中噙着泪,要哭不哭的样子,很是楚楚可怜。

卫伊人找了自己那天,他满怀愧疚的回了家,苏酥依然热情地挽着自己,粘着自己,而他整个人却有些心不在焉。

下意识地他看向了苏酥的肚子,两人结婚一年多了,好像一直没什么动静,他不知道的是,苏酥在结婚的第一年,悄悄地做了避孕。

女人,骨子里还是想先爱的吧。

而卫伊人也很懂分寸,住进蓝天萧安排的高级公寓后,便决口不提逼婚的事情,而是每天给蓝天萧打电话,柔柔弱弱,话里话外都是希望他在这个特殊时期能多陪陪她。

蓝天萧也分不清楚自己对卫伊人是什么感觉,但是相比较总是满含热情,笑的一脸灿烂的苏酥相比,他感觉卫伊人柔弱多愁善感了很多。

所以,他心底的天秤也在慢慢失衡,有时候他会想,即便离婚,像苏酥这么活泼灿烂又甜美的女人,一定有挺过去的坚强。

而卫伊人不一样,她有了自己孩子,家庭环境也一般,并且尽管自己受了委屈,但仍然是善解人意的样子,最关键的是,他不想让自己的孩子成为私生子。

可是他没想到的是苏酥会知道了卫伊人的存在,还恶毒的将卫伊人从台阶上推了下去,只是害人终害己,她自己也跟着滚了下去,甚至摔得比卫伊人还严重!

蓝天萧盯着两人的合影,脑海中闪现出刚才在床上苏酥空洞的双眼,嫣然没了任何以往的灵气和光彩。

为什么?做错事的是她,却摆出一副自己是受害者的样子!

蓝天萧烦躁的将相框收进了抽屉里,因为此刻的他并不清楚他即将失去的东西,远超过了他能承受的范围。

一个月后,蓝天萧的家庭医生陆远来帮苏酥做了检查,确认苏酥怀孕了。

在陆远告诉苏酥她怀孕了的时候,她那如死灰般空洞的眼底溢出了点点星光。

许久没有开口说话的苏酥在陆远收拾好医疗器具,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

一道如歌似水的声音,透着不确定的问他:“陆远!我还有机会站起来吗?”

陆远身形一顿,缓缓回首,眼神中透着复杂,但是他始终不相信她是蓝天萧口中那个将卫伊人推下台阶的恶毒女人。

毕竟他比蓝天萧还早便认识了苏酥,他亲眼看到过她一个千金大小姐去福利院做义工,在小区里喂流浪猫。

他每月会例行公事的对她进行一次体检,说是例行公事,其实他做了很细致的检查。毕竟那个喜欢穿着沙质公主裙翩然起舞的小女孩,早在他十五岁那年便闯进了他的心房。

只是他留学归来,却发现她已经因为家族联姻嫁给了蓝天萧。

“有。”陆远推了推他的黑框眼镜,笃定道。

苏酥望着眼前这个看着斯文,却透着不羁的男人,他黑框眼镜下漆黑如墨的双眸,透着肯定以及安全感。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