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酥晚来难萧瑟苏酥蓝天萧小说-听酥晚来难萧瑟苏酥蓝天萧全文阅读

听酥晚来难萧瑟苏酥蓝天萧小说-听酥晚来难萧瑟苏酥蓝天萧全文阅读

听酥晚来难萧瑟

更新时间:听酥晚来难萧瑟野有蔓草来源:QR

《听酥晚来难萧瑟》又名《听酥晚来难萧瑟》是作者野有蔓草创作的一部现代言情小说,苏酥蓝天萧为主角,她从来没有想到过,那个她自认为会是她的冬日暖阳的男人,会抽走她所有的希望。那扇高高的大门关上之后,暗夜将她最后的希冀全部吞噬,在看完最后一个日出之后,她选择了结束……他从来都是高高在上,不会有错,但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在看了她的遗书后,他才知道自己错的有多离谱……曲尽人会算,深爱不回头,听酥晚来难萧瑟……...

《听酥晚来难萧瑟》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四章 肝肠寸断

“能帮我瞒着他做康复吗?”苏酥微微勾唇笑了,这是从那天后,她唯一发自内心的笑,嘴角含笑,眼睛却湿润了。

“等我消息。”陆远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三天后,蓝天萧回到了别墅,他对自己依旧态度冰冷,但却推着自己去了车库,又抱起自己,将自己轻轻放到了车上。

苏酥的心抽疼了一下,他大概是因为她有了孩子,对待自己的动作竟然轻柔了很多。

蓝天萧将她送到了陆远的医院,陆氏医院,魔都最好的私人医院。

“我有时间会来看你,注意身体,如果孩子没了,我会再让你怀上。”清冷的声音,没有什么温度。

当然换来的依旧时苏酥的沉默。

蓝天萧感觉自己冰冷的话像砸在了一团棉花上,没有任何波澜和回应,他甚至有时候都怀疑,苏酥是不是从台阶上滚落下来后,脑袋也出了问题。

但是一想到她可能是知道了自己婚内出轨,所以才不想跟自己说话后,便释然了,他在内心告诉自己,只要她生下孩子,他便会放她离开,他会用余生补偿对卫伊人的亏欠。

望着蓝天萧消失在顶层豪华病房的门口,苏酥的眼角溢出了泪,三年婚姻,九年单恋,终究他还是不爱她。

蓝天萧走后不久,陆远便走进了病房,苏酥已经坐在轮椅上,从宽大的玻璃窗户,盯着窗户外的景色发呆。

“没想到你还真有几把刷子,能让蓝天萧主动将我送过来。”苏酥没有回头,听脚步声便知道是那个优雅斯文的陆远。

“没几把刷子,也做不了这陆氏的接班人。”陆远笑了笑,因为他从她的声音里听到了期待。

“一会儿做个全面检查,我再给你制定康复方案,不过,这个过程会很痛苦,况且你还有孕在身。”陆远收起笑意,说的异常认真严肃。

“嗯,答应我,在孩子出生之前,我一定要站起来。”苏酥转动轮椅,转身异常认真的回道。

陆远嘴角勾起,笑的异常性感,而后轻轻点了点头。

苏酥在看到陆远轻轻点头后,嘴角泛起甜笑,她又有了活着的意义。

苏酥没有问陆远对蓝天萧说了什么,他将她送到了陆氏医院,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拿她残废的双腿做了文章。

蓝天萧差不多一个月来看她那么一两次,每次都是下班时间来,来呆不到半个小时,便会接到卫伊人的电话,然后便是急匆匆的离开。

但是苏酥始终不愿再跟他说一句话,可是每次他为那个女人匆忙离开的背景,还是会刺的她的心抽痛。

有了陆远的帮助,苏酥身体恢复的很快,在孩子六个月大的时候,她终于可以自己站立了,那天她趴在陆远肩膀上,哭了好久好久。

以至于两人都没有发现病房外站着的蓝天萧,蓝天萧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为他从来没见过苏酥这个样子,柔弱的很,哭的肝肠寸断,很是需要一个强有力的胸膛,为她遮风挡雨。

 

第五章 车祸

陆远和苏酥两人偎依在一起的画面是那样的和谐,男人轻轻拍打着女人因哭泣而颤抖的脊背。

这让站在门外的蓝天萧心里很不是滋味,他只知道那个女孩满脸满眼都是笑,即便遇到了事情,也是咬牙坚强的样子。

可是今晚,他发现自己好像错了,好像他从未真正了解过那个他认为很坚强的女孩。

就这样木木的站在病房的门外,好像有只无形的手拉住了他,不让他进去病房,打扰那个女孩好不容易靠上的臂膀。

可是那个臂膀却不是他蓝天萧的,这让蓝天萧的心不自觉地又抽痛的厉害,可是一看到卫伊人的来电,那股刚涌动起来的疼痛便转移到了对卫伊人的愧疚和保护欲上去了。

只是今晚,不知怎么了,他不想去卫伊人住的公寓,他想留在她的病房陪陪她,他记得卫伊人怀孕的时候,也是天天打电话期望自己去陪陪她跟孩子。

电话接通,他对卫伊人撒了谎,说他晚上需要加班,今晚不能去陪她。

可是电话那端早就拿到他行程单的卫伊人,怎么会不知道他在撒谎,她明明知道他又去看苏酥那个贱女人了。

电话挂断,卫伊人眼神阴骘狠决,她必须想办法留住这个已经被他套住了的男人。

而病房外,蓝天萧挂了电话转身,却与正从病房里出来的陆远对了个正脸。

四目相对,陆远隐藏了眼底的怒意,他之所以还坚持做蓝家的家庭医生,很大原因是因为苏酥。

毕竟苏酥十八岁,他二十一岁那年,那场严重的车祸,差点让苏酥送了命。

并且他打开她的胸腔之后,断了两根肋骨,心脏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被断了的肋骨反复划伤的痕迹,只差半厘米,就算是神仙也无力回天了。

四目相对,蓝天萧的眼神有些冰冷,冷意沉沉地盯着陆远。

陆远率先动了动眼皮,然后微笑道:“刚才蓝夫人情绪有些不稳定,我安慰了几句,请蓝总不要有什么误会。”

蓝天萧其实跟陆远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两家还是世交,陆远的人品他是信得过的,只是他没有想到,早在少年,陆远便喜欢上了苏酥。

“出什么事了吗?”蓝天萧知道苏酥是不会开口跟他说话的,他也问不出来什么。

“具体我也不太清楚,只不过我听护士说,有个姓卫的女士打电话到医院来找过蓝夫人。”陆远恰到好处了利用了卫伊人的沉不住气。

那个还未站住脚的女人,居然以蓝夫人的而自居,打电话到医院来指名道姓的让自己跟她汇报苏酥的身体情况。他当然不会去接这个女人的无聊电话,所以那个女人不死心,直接让转接给苏酥,她一定很气苏酥现在有了蓝天萧的孩子。

陆远说完之后,看到了蓝天萧眉头皱了皱,一种很是不悦的表情。

“好的,我知道了,有劳了陆远。”说完蓝天萧拍了拍陆远的肩膀,走进了病房。即便卫伊人越界了,但是他也并未打算追究卫伊人什么。

 

第六章 恶心

苏酥已经睡着了,白天训练强度对她来说并不少,再加上怀孕,每天休息的都很早。

蓝天萧站在病床边,看着整个身体单薄的嵌在床里,唯独肚子高高凸起的苏酥,她好像比怀孕之前还瘦弱了不少,眼角还有未干的泪痕。

鬼使神差的,蓝天萧伸手去帮苏酥擦拭那未干涸的泪。

女孩在感受到外力侵袭的时候,眉头皱了皱,伸手挡了挡,然后继续沉睡过去了。

蓝天萧的指尖却像触了电般,全身仿佛过了电流,婚后的那段和谐的生活,却化作轻甜的回忆,在他脑海中不断的闪现,像过电影般。

下一刻,他没有多想,脱了自己的外衣,钻进了女孩宽敞的病床上,紧紧地将女孩搂进了自己的怀中。

他清晰的记得,刚结婚那会儿,他不太习惯与她面对面躺着,于是背对着她,可是她却突然起身下了床,快速的走到自己睡的床侧边。

然后拉开被子,钻进了自己怀里,拉着自己的胳膊垫在了自己脖子下面。

而他被她惊世骇俗的动作惊得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直到她柔软温暖的身体在自己怀里用力的往里蹭着,以便不掉到地上,蹭着蹭着,他看她的眼神却越来越危险。

因为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禁欲了二十七年的身体,像猛兽一样苏醒了,并且是那种不可抵挡的苏醒。

所以那天他压着她,将床边的台灯也给关了,抱着她的身体往床中间挪了挪,再然后,他脱了两人间的阻隔,第一次将他知道的有关生理知识全部付诸了实践。

那一夜,他足足要了她三次,其实他还想继续的,只是怕她第一次不适应,所以没在继续,完事后,他准备去开灯。

却被埋在被子里的她阻止了,他现在还记得,她结结巴巴好半天,然后小声道:“你,你别光着,先套间衣服再开。”

那晚他在黑暗中低声笑了,她是怕他起身一丝不挂的开灯,所以害羞了。

那晚他没去开灯,拥着她就这样睡了。

但是一早醒来,她还是什么都看见了,然后整个脸红成了西红柿。

再然后他便经常这样逗弄她,开始她很羞涩,后来她会用枕头砸向自己,说自己是流氓。

想想其实两人在一起不应该用和谐,应该是开心的吧。

女孩被突如其来的温度和力道围住,睁开了惺忪的双眼,杏眸定定的望着抱着自己的男人,那个抱了其他女人,又来拥抱自己的男人。

苏酥隐下心底的恶心,又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毕竟她已经将所有都计划好了,此生他是她的劫,所以她需要保持冷静,不能前功尽弃!

男人望着怀里的女人,眼神有惊讶到平静到闭眼,也就一分钟不到的时间,却让他有些莫名的心虚。

蓝天萧随后又想,他心虚什么,那么恶毒的事情是她做的,不应该是她心虚吗?可是他却从未从她的眼神中看到过心虚和愧疚,更不要谁悔改的意思,这也是让他火大的原因之一。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