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雪秦宇女人三十-吴求原创

韩雪秦宇女人三十-吴求原创

女人三十

更新时间:女人三十吴求来源:ZW

最近被“韩雪秦宇”这两位书中人物的故事打动,他们是社会都市小说《女人三十》中的主角,小说的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写手“吴求”,全文主要讲述了: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发现结婚多年的妻子和她男领导的聊天记录……...

《女人三十》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1章落魄人生

"你真的看见了?"

"嗯,总之,你过去看一眼吧。"

……

挂断电话之后,秦宇叹了一口气。

本是三十而立的年纪,秦宇的生活,却一塌糊涂。

三年前,他还享有百万年薪。

但眼下,却不得不在朋友的建材公司当中,担任小小的电话销售。

那是因为一个案子,秦宇为客户精心准备的投资方案突然出现了差错。

客户的钱赔光了,秦宇所在的金融公司口碑备受打击。

他也被革职,被拉进了行业黑名单。

偏偏祸不单行,就在刚刚,他接到了好朋友李广的电话。

李广说在浩天酒店看到了SZ,也就是秦宇的妻子,韩雪。

"应该不是真的……"

秦宇自言自语的说着,整个人有些恍惚。

他和韩雪结婚十个年头了,而且女儿都九岁了。

虽然他相信,爱情是可以经受得住考验的。

但自从自己出了事儿之后,秦宇就能察觉出一些异常。

韩雪对待自己的态度,照比之前冷淡了许多。

而且时不时还对着自己发脾气,冷漠自己。

骑着共享单车,秦宇不出十多分钟的时间,就来到了浩天酒店的门前。

他来到停车场当中,躲在了树后。

往事如同幻灯片一样一一涌现在秦宇的脑海中。

那还是十年前,一次偶然,他去银行办理业务。

恰巧就遇到了那时的韩雪,他清纯动人,身上的稚气给人一种朝气蓬勃的感觉。

美眸中,犹如蕴藏了星辰大海一样,仅一眼,就让秦宇沉沦了。

"喂,你在哪?"

收起回忆,掏出手机,秦宇拨通了韩雪的电话。

"在家呢。"

电话另一头,传来一道颇有成熟女性韵味的声音。

"哦,孩子呢?"

"在家做作业呢。"

……

沉默了一会,秦宇缓缓说道。

"今天下班早,我一个小时之后回家。"

"好。"

怎么说秦宇也是在二十九岁那年就成为了金融公司的高级股票顾问。

智商,绝对是要高出常人不少的。

他在电话里这么说,就是要看看自己的妻子,会不会在一个小时之内出现在浩天酒店的门前。

哪怕是到了现在,秦宇也不相信,自己的妻子会做出这种事情。

他对韩雪,对这个家,对爱情,还留有一丝残念!

一旦事情真的发生了,那么这个家庭,就算完了。

可怜了那九岁的女儿。

秦宇突然如坠深渊,整个人僵硬的愣住原地。

她还是出现了,从浩天酒店当中走出来了。

二十九岁的她,似乎没有被岁月所侵蚀,身上依旧散发着清纯的气质。

尽管没了青春的朝气,但举手投足间流露出一种成熟女性特有的魅力。

她和一个男人欢声笑语的走在一起,这一幕,如同万箭穿心一般。

"不,不可能……"

秦宇有些狰狞的自言自语,随后抄起地上的转头,就要冲过去。

可惜,他们早已上了一台黑色的奔驰轿车,渐渐消失在秦宇的视线之中。

不知在原地愣了多久,突然,一阵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滴滴滴。"

手机上赫然显示着老婆这两字。

接吗?

接了该怎么办?难道是骂她水性杨花,不检点?

这解恨吗?

不解恨,要说解恨,还是要当面揭穿她的伪装,她要是不承认,直接活活打死她。

但要是这么做,不光会毁了秦宇自己,还会毁了秦宇的女儿。

过了许久,电话铃声还在响,秦宇总算接通了电话。

"怎么不接电话?你不是提前下班了吗,人呢?"

声音很甜,很美,但在刚刚,不也是和另一个男人如此吗?

秦宇冷笑一声,不禁感慨命运对自己的不公。

哪怕自己事业一塌糊涂,最起码还有个家庭。

但现在呢,不光事业完了,家庭也完了。

"说话啊,秦宇,你在吗?"

秦宇长出一口气,努力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说道。

"快了,你等我吧。"

"哦,对了,家里没菜了,回来的时候买点。"

挂断电话之后,秦宇骑着自己的共享单车,回到了小区当中。

在门前的超市买了一包利群,点燃,吮吸。

这口气能咽下吗?

换做任何一个男人,恐怕都不能。

但如何报复呢?

如果说杀了韩雪是最痛快的报复,那么另一种酣畅淋漓的报复则是杀人诛心。

让一个人的心理受到伤害,远比让一个人的肉体受到伤害所严重。

而且也算是为了孩子。

秦宇努力让自己清醒,他现在要做一个不露声色的复仇者,一个演员。

他要做的是让自己变成不知道自己妻子给自己带绿帽子的中年落魄男。

很快,秦宇回到了楼上,这个多年奋斗积攒下的资产。

敲了敲门,韩雪推开了门一脸冷漠。

"回来了。"

"嗯。"

方才在外的黑色长裙,已经换成了丝绸睡衣。

白花花的大腿裸露在外,却让秦宇提不起一丝的兴趣。

秦宇倒吸一口气,忍着怒意。

他们夫妻二人接近半个月时间没见了,秦宇前天出差回来在公司一直忙到今天。

要是平时,秦宇估计会如同狼入羊群一般,直接扑上去。

但今天,他甚至想将眼前这个倾国倾城的女子亲手掐死。

"爸爸,想死你啦!"

侧卧的房门打开,九岁的女儿如同小兔子一样,蹦蹦跳跳的走了出来,冲到了秦宇面前。

给他来了一个深情的拥抱。

秦宇连忙将脑中的想法抛开,抱住了十分粘人的女儿。

"有多想,是心想呀,还是嘴想?"

"爸爸,就别说这么肉麻的话了,你说过,男人要矜持一些的。"

秦宇可谓是将烦恼都忘记了,笑着摸了摸女儿的头。

女儿的瓜子脸,漂亮的五官,和她妈一模一样,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她的出现,拯救了这个家庭。

如果秦宇真的杀了韩雪,那么这个漂亮可爱的孩子,将要一辈子生活在恐怖的阴影当中。

她的未来,无期。

秦宇再次下定了决心,要当一名合格的演员,最起码,不要表露出来。

突然房门再次被打开,走进来的正是秦宇的丈母娘。

丈母娘见秦宇在家,连招呼都没打,直接说道。

"开工资了吗?这个月帮你带琳琳足足半个多月,你总得出点生活费吧?"

孩子在丈母娘家待了半个月?那韩雪在自己出差之后,岂不是一直没带孩子?

秦宇心中五味陈杂,恐怕韩雪之所以要把孩子送走,就是因为要做一些别的事情吧?

从钱包中掏出两千块钱,秦宇递给了丈母娘。

如同结婚时收彩礼的嘴脸,一脸讪笑的收下了,同时脸上有些鄙夷的神色。

秦宇不明白她是怎么想的,自己辉煌的时候,一个月给丈母娘老丈人家两万的生活费。

再加上平时出去旅游,杂七杂八的费用,不知多少钱。

在自己落魄的时候,每个月拿着微薄的薪水,丈母娘竟然能开口管自己要生活费?

秦宇只能忍,他无时无刻告诫自己,要当好一名演员。

首先要做的就是先调查清楚,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眼下,无非就是在家做好饭菜,伺候母女俩吃饱喝好。

丈母娘吃的沟满壕平之后,腆着肚子回去了。

收拾好了家务,秦宇来到沙发上,看着新闻栏目。

一想起自己家中的床,被别的男人所玷污,秦宇内心就是一阵恶心。

"老公,不早了,该休息了。"

韩雪身穿真丝透明睡衣,环抱秦宇的脖子,坐在了他的腿上。

沁人心脾的体香瞬间涌入秦宇的鼻孔。

看着眼前这肤白貌美,尤物一般的美女,秦宇提不起一丝兴趣。

上午在酒店,或许也是和别的男人这样缠绵,这样勾人。

"你回去睡吧,我今晚睡沙发。"

韩雪听到这里的时候,嘴角一抽,猛地从秦宇的身上下来。

临走时还不忘冷哼一声,而秦宇也很清楚,这是她生气的冷哼。

想起之前,每次夫妻吵架,低头的总是自己,秦宇不禁苦笑了一声。

他这次并没有选择去哄她,而是选择了视而不见。

当他目睹了她和哪个男人从酒店正门走出,秦宇根本不可能熟视无睹。

哪怕自己要当一名演员,不让韩雪察觉出什么,但秦宇也做不到低头。

他没有那么卑微,也没有那么下贱。

"啪。"

烟一根接一根,坐在沙发上,恍惚的看着电视节目,秦宇在思索。

他在想到底应该怎么报复韩雪,怎么伪装下去。

秦宇虽说要演下去,但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电影里的演员,都是按照剧本来演的。

可他呢?

生活可没有剧本,生活可没有二次重来的机会。

前半夜,秦宇抽了几乎一盒的烟,脑子里思绪万千。

在各种计划实施之前,首先要做的,那就是伪装好自己,起码别让韩雪看出破绽来。

在最近的一段时间内,自己最起码也是要做成之前的那副好丈夫的模样。

 

 

第2章准备计划

报复一定要痛彻人心,一定要让那对狗男女后悔终生,才能宣泄秦宇心中的愤怒。

要不是昨天李广的那通电话,要不是自己前往酒店目睹。

自己也不会变成这副模样。

落魄的秦宇,需要的不就是家的温暖,来让自己重新振作起来吗?

在沙发上想了很久,秦宇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准备好早饭之后的秦宇来到了卧室,对着韩雪说道。

"最近建材公司的事情比较忙,大约两个月的时间要在公司里。"

"知道了。"

韩雪慵懒的躺在床上,冷淡的说着。

一句知道了,让秦宇不禁苦楚起来。

秦宇之所以和韩雪说要在公司里忙两个月,并不是真忙。

而是他需要准备,需要找到证据。

既然要毁了这对狗男女,那么就需要确实的证据。

这是秦宇第一次对韩雪撒谎,而且秦宇也是一个不喜欢说谎的人。

他认为说谎很麻烦。

说一个谎,就需要无数个谎言来取圆那个谎。

不论是校园当中,还是社会里,秦宇从来不撒谎,当然,善意的谎言除外。

但从秦宇亲眼目睹了韩雪出轨之后,他就变了。

他再也不会带着那伪善的面具,他和以前,说了句再见。

他将打造无数谎言,来支撑着自己的复仇计划。

收拾好家务,秦宇来到小区外,拦了一台出租车,直奔李广的建材公司当中。

李广是目击证人,同时这个人和秦宇还有不小的渊源。

在没有落魄之前,秦宇觉得,李广这个人是自己最好的兄弟。

但在自己落魄之后,他很明显能察觉出李广的变化。

甚至在昨天,李广给自己打电话的语气,都带着些许的戏虐。

今天,秦宇将彻底与过去斩断,在家庭支离破碎之后,他没有什么顾虑。

李广曾是秦宇的客户,之前因为金融上的往来,二人一来二去就走到了一起。

他是个圆滑的人,给人一种很聪明的感觉。

但其实这种人,是最笨的一类人。

因为现在这社会,从来不缺聪明人,往往缺的是傻子。

曾经秦宇觉得李广是他这辈子最值得信赖的人,甚至只要他有要求,只要秦宇能做到的,他都会去做。

但自从秦宇破产的消息传开了之后,自认为看人很准的秦宇,不禁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幼稚了。

当时秦宇的那种级别的圈子,一旦是没了金钱的支持,一切都变得脆弱不堪。

虽说在秦宇破产之后,李广给了秦宇几万块钱。

但秦宇曾经给李广的帮助,甚至高达七位数。

就在这种状况之下,李广竟然仅仅拿出了几万块钱。

这件事情,在秦宇心中,收到的屈辱甚至和自己老婆出轨划等号。

秦宇并不是贪心,而是觉得不甘。

李广表面工作做得很好,甚至这份工作也是他介绍的。

但秦宇很清楚,之所以让自己来到他的公司当中,正是因为李广看中了自己的人脉。

"怎么提前回来了,这次出差结束,你不是休息两天吗?"

建材公司办公室内,一名和秦宇差不多大的光头男子,颇为疑惑的盯着秦宇。

"哦,没什么,我不干了。"

秦宇淡淡的说着。

"什么?"

李广听到这句话,一脸的惊讶。

"好端端的怎么了这是?"

"呵呵,我不需要你虚情假意的施舍,这张银行卡是你给我的,钱我一直没动,现在还你。"

秦宇愤然从上衣口袋中掏出了一张银行卡,摔在了桌子上。

"兄弟,你怎么了这是,说的是什么啊。"

"这钱是我给大侄子买好吃的的钱,你在我这是不开心还是怎么了,怎么突然不干了?"

李广嘴角一抽,皱着眉头说道。

"都他妈的在看我笑话是吧,李广我真不想和你多说什么。"

"我好的时候,你他妈的跟狗一样在我身后巴结我,现在我落魄了,怎么,你就这样了?"

"我们之间以后别联系了,我不需要你那可怜的施舍。"

说罢,秦宇转身就离开了办公室内。

同处一个圈子,尽管话有些过分,但秦宇还是这么说了。

因为之前李广的态度,和现在李广的态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让秦宇不得不说出这么多的话。

要不是因为自己老婆被绿了,秦宇一直觉得,这件事情,是对于自己的最大耻辱。

还没离开建材公司,李广就一路小跑追了出来。

"兄弟,我知道你对我不满,但有些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想的那样?什么样?你是什么样?"

秦宇冷笑一声,丝毫不愿意和眼前的李广多说。

他看走眼了,自己确实没想到,李广竟然是这种人。

没有过多的纠缠,秦宇直接出门拦了一台车,来到了本市卖监控的一条街。

"针孔摄像机有吗?"

秦宇走进一家监控设备商店,对着老板说道。

"有,要几个?"

老板四十多岁,叼着烟,一脸胡茬,看上去十分油腻。

"两个。"

"五百。"

买好了两个针孔摄像机,秦宇又来到离家不远的一家网吧内。

"老陈,你会在手机上安装定位软件吗?"

秦宇来到了一台机子旁,对着正在敲击键盘的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说着。

眼前的这个男人叫做陈克耀,是之前秦宇玩游戏认识的一位高手。

不光精通电脑游戏,甚至还算是一名黑客。

蓬头垢面,白色T恤衫,牛仔短裤,脚上拖着一双人字拖。

接近一百五六十斤的体重,一眼看去,就是标准的肥宅。

而秦宇,还偏偏就有事儿要求这个肥宅。

"手机拿来,我给你装一个。"

陈克耀头都没回,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脑屏幕里的游戏画面,敲击着键盘。

"额,事情有些复杂,手机不在我手里。"

"那需要点时间,一天吧,告诉我手机号就行了。"

交代了一番之后,秦宇将韩雪的手机号告诉给了陈克耀。

"今天晚上我给你手机上发一个软件,到时候上这个软件就可以定位了。"

陈克耀切出游戏画面,打开了个让秦宇眼花缭乱的软件,显然是在破解什么。

"多谢。"

拍了拍陈克耀的肩膀,秦宇又让网管给陈克耀送了一碗泡面,加肠,加蛋。

对于陈克耀不喜欢金钱的这一类人,秦宇自然是有他的感谢办法。

准备工作做好了,眼下还需要准备一个住处。

毕竟上午可是在家里和韩雪说要忙两个多月不回家的,自己总需要一处港湾。

"老郭,帮我安排一个住处,两个多月。"

秦宇发送了一条短信。

郭明金,是秦宇之前金融公司的同事。

严格意义上来说,算是秦宇的组员。

当初他们小组,在金融公司业绩名列前茅,各个组员都日进斗金。

但自从出现了那个差错,几乎让他们整个小组成员的职业生涯都受到了影响。

郭明金从来没有因为这件事情对秦宇说过一个不字。

而且郭明金还一直在调查这件事情的真相,包括秦宇小组当中的那十几名成员。

一旦真相大白,恐怕秦宇的职业生涯将重新面临希望。

东山再起的时候,这些组员,绝对是秦宇手中的一道筹码。

半个小时后,秦宇下车来到了A市铁西的一个小区当中。

跟随着郭明金走进了一栋回迁楼的五楼,尽管小区的环境不算好,但也算看得过去。

"宇哥,你还需要什么,我这就给你去办。"

郭明金安排好秦宇的住处之后,在房门前问道。

"车借我几天。"

郭明金直接掏出车钥匙,丢给了秦宇。

"就在小区楼下。"

秦宇颇为欣慰的点了点头。

郭明金这个人就是少言寡语,但有事情是真的愿意拉你一吧。

简单收拾一番,秦宇打开了电脑,同时自己手机上也收到了陈克耀给自己发送的定位软件。

"事情办完了,你打开这个软件就可以24小时的查询这个手机的位置,误差很小。"

秦宇长出一口气,鼓起勇气打开了这个软件。

定位上显示韩雪还在家中,至于她在做什么,秦宇就不清楚了。

这几天,秦宇一直在这个房子里,监控着韩雪的动向。

第二天礼拜一,韩雪从家中,送孩子上学,上班,然后又是下班,接孩子,回家。

周一很正常,接下来的几天也很正常。

第三天,秦宇抓住了一个空闲,回到了家中,在家中的卧室里,客厅中,安好了针孔摄像机。

卧室里的针孔摄像机放在了天花板的吊灯上,十分隐秘。

确认好监控一切都正常,连接好了软件之后,秦宇颓废的坐在了沙发上。

他开始认真环顾着自己的这个家。

恐怕从自己目睹韩雪和那个男人走出宾馆的时候,就已经破碎了吧。

秦宇努力半生,建造的家,奉献的家,还是被这个婊子给毁了。

既然如此,那你就必须要付出代价,付出刻骨铭心的代价。

强忍怒意,秦宇倒吸一口冷气,离开了家中。

同时他打开了手机,注视着定位软件上韩雪的踪迹。

踪迹飘忽不定,最终停留在了A市金海岸的海边浴场……

 

 

第3章他是谁?

金海岸海边浴场距离市区不远,十几分钟的车程。

"大白天的去那里做什么?"

秦宇的辞去了工作之后,时间很充裕。

发动了郭明金的桑塔纳,秦宇来到了金海岸浴场。

"操"

秦宇看到了出现在酒店门前的黑色奔驰车。

还真是来找那个野男人的,他妈的。

韩雪啊韩雪,你还真是潇洒。

强忍怒意,秦宇点燃了一支红塔山,猛吸一口,呛得秦宇咳嗽了起来。

为了那个野男人,真就那么肆无忌惮吗?

才过去三天的时间,就又见面了?

秦宇来到黑色奔驰车前,用手机拍下了车牌照,以及主驾驶内的挪车电话。

尾号四个七,看这个手机号以及这台车,就能简单的判断出来这人不简单。

"克耀,再帮我一个忙。"

秦宇将掌握的手机号,车牌照发给了陈克耀。

依照陈克耀的本事,通过这些来调查出这人到底是谁不难。

眼前秦宇要做的就是要搞清楚对手是谁。

……

带好了鸭舌帽,墨镜,口罩,秦宇走进了金海岸浴场。

他来到了一家餐厅的三层楼,视野很开阔,这里可以注视到浴场的大部分区域。

在这里观察,很适合。

刚找到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秦宇就透过透明的落地窗注视到了韩雪。

身穿一身白色的泳衣,雪白的肌肤大片的暴露在外。

整个人潇洒的坐在了椅子上。

一个看上去比自己年长几岁的男子,正坐在韩雪的对面,十分暧昧的喂着韩雪吃东西。

二人看上去甜蜜极了,仿佛热恋中的情侣一样。

时不时还在那里打情骂俏,好不潇洒。

看到这幅画面,秦宇心如刀绞。

自从接到李广的那通电话,秦宇就已经跌入了绝望的谷底。

哀莫大于心死,心死了也就没了愤怒了。

看着这对狗男女在自己面前恩爱,秦宇竟然没什么波澜。

"先生,我们这里是消费场所,不消费不让坐的。"

"咔嚓。"

秦宇掏出手机,将这对狗男女照在了手机当中。

同时瞥了一眼看上去十分势利眼的服务员,没好气的说道。

"不好意思,我不是来消费的!"

说罢,秦宇起身离开了这家餐厅。

在服务员鄙夷的眼神当中,秦宇离开了浴场。

躲着离开的,躲着自己的老婆,躲着那个狗男人。

因为秦宇知道,一旦自己暴露,那么所准备的计划,全会白费。

尽管这很憋屈,窝囊,但秦宇只能这么做。

回到桑塔纳车内,秦宇整个人恍惚的靠在了座椅上。

脑海中,满是自己与韩雪从相识到结婚的画面。

是秦宇追求的韩雪,追求韩雪,用了大半年的时间。

最开始的时候,秦宇算是热脸贴着个冷屁股。

不过那时的韩雪,还很清纯,善良。

在秦宇的热情攻势下,韩雪心里的冰山也被融化。

曾经的秦宇以为得到了韩雪,就得到了全世界,自己是何其幸运。

尽管自己事业落魄了,但自己还年轻,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而且自己还有家的港湾,给自己安慰。

可现在呢,婚姻已经破裂了,虽说最坏的结果就是离婚,再娶。

可女儿呢?

秦宇长出一口气,忍住心头的冲动。

他现在真想拉开车门,走到这对奸夫淫妇的面前,将他们二人千刀万剐。

可一旦这么做,一切全都完了。

在遭受夺妻之恨这种耻辱之后,秦宇他要维护男人的尊严。

维护尊严的同时,他还要想着孩子。

这件事情,尽可能的别波及到自己的女儿。

她才九岁,秦宇不知道一旦让她知道这件事情,会对她的后半生造成怎样的影响。

那是秦宇的种,秦宇必须要对她负责。

想过了这么多,秦宇苦笑一声。

同时不远处的奔驰车缓缓启动,慢慢行驶出了停车场。

紧随其后跟在奔驰车后的,还有一台白色的奥迪。

牌照号秦宇很熟悉。

"刘思敏?"

刘思敏是韩雪的闺蜜,也是个美人,丝毫不逊色韩雪。

如果韩雪是冰山美人,那么刘思敏就是烈焰娇娃。

她的长相,身材,以及衣着打扮,都非常火辣。

秦宇虽然喜欢美女,但是他和刘思敏的关系并不好。

因为刘思敏就是个势利眼,拜金女。

而且她还离过婚,离婚之后总是和不同的男人扯在一起。

俗话说得好,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韩雪有这样的闺蜜,肯定会多少受到一些影响。

之前秦宇也和韩雪说过这样的事情,但韩雪总是敷衍自己。

"我和什么人交朋友恐怕你管不着吧?"

"人家没坏到我的头上,那不就是好人吗?"

"你还是多管管你自己吧,看看你都什么样了。"

一旦秦宇插手韩雪的朋友圈,韩雪就会用诸如此类的话来怼秦宇。

没想到所谓的闺蜜,竟然要比老公还要亲近。

甚至韩雪还将这件事情告诉给了刘思敏,气急败坏的刘思敏还特意上门把秦宇大骂一顿。

她怎么出现在这里了,难道是和韩雪一起的?

那不就说明了她知道韩雪背板自己的事情?

刘思敏,也被秦宇记在了心中。

目送两台车离开停车场,秦宇并没有着急追上去。

他在等待陈克勤的消息,他现在当务之急是要搞清楚,绿了自己的那个人是谁。

盯着自己手机上的定位软件,看着逐渐移动的GPS,秦宇皱起了眉头。

他仿佛想起了一个严重的问题,韩雪该不会要带那个野种回家吧?

就在我前半生的努力之下购买的房子里,就在床上……

秦宇咬了咬牙,事情如果真要是这样,那就不是心死的事情了。

那简直是如同将秦宇的心活活挖出来一样!

或许是自己想多了呢,韩雪毕竟是内向的一个人,平时也很检点。

怎么会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呢?

不至于,韩雪应该不至于这么没有底线。

女儿不是在家吗,她怎么能办出来这种龌龊的事情呢?

发动了桑塔纳,秦宇缓缓朝着家的方向驶去。

摸出了手机,秦宇拨通了丈母娘的电话。

如果女儿在丈母娘家,那……

"干什么,都几点了还打电话?"

刚接通,丈母娘那刁蛮的声音就传来。

"你女儿都睡觉了,秦宇也不是我说你,这么大个人了,一天也不务正业。"

"成天从早忙到晚,钱一点也赚不着,这个月生活费不够,再给一千。"

秦宇心咯噔一下,同时五味陈杂。

你女婿出事儿之后,落魄成这个样子,你难道不知道吗?

说句鼓励的话,有那么难以开口吗?

和你女儿在一起接近十年的时间了,就算是个石头,也该捂热了。

何况,你可真是养了一个好女儿啊!

咬了咬牙,秦宇并不想多说什么,苦笑一声说道。

"既然女儿睡觉了,那就明天再说吧。"

换做之前,秦宇可能会讨好一下丈母娘,但如今。。。

他并不想继续的一味付出下去,这个家,已经没了任何意义。

挂断电话,秦宇开车来到了小区当中,家里的楼下。

黑色奔驰车,以及熟悉的车牌号。

这一幕,让秦宇彻底无法冷静下来。

秦宇浑身发抖,打开了手机上的监控画面。

瞬间,一男一女在床上的肮脏画面迸发出来。

就在那熟悉的床上,一男一女正在激烈运动。

秦宇再也忍不住了,他疯了一般从副驾驶掏出了一把扳手。

愤怒已经占据了理智,秦宇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行动了!

"杀了你们,我要杀了你们!"

刀刀见血,用最原始的方式来报仇,就是如此简单。

"滴滴滴。"

突然秦宇的手机有些突兀的响了起来。

尽管秦宇不想理会,但最终他还是站住了。

或许是懦弱,胆怯,但秦宇还是很清楚。

自己一旦真那么做了,那么自己的人生就全完了。

又或者是秦宇最终还是理智战胜了冲动。

这么做了之后,除了朋友的一句"真牛逼"的赞赏,他什么也得不到。

秦宇看了一眼电话,陈克耀打来的。

"宇哥,你让我调查的那个人,我查到了。"

"他叫徐飞,34岁,是一家国企的部长,总之,他可不是你能惹得起的。"

"不管你们之间有什么矛盾,总之你忍着点。"

秦宇愣住了,一家国企的部长……

就算是自己之前辉煌的时候,和部级的那帮家伙打交道,自己都要低声下气,更别提现在自己落魄了。

拿什么和人家玩呢?

他们两种人,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然后徐飞还有一个老婆,叫刘娟娟,晟鑫集团董事长。"

"根据我的调查,他算是上门女婿,当初倒插门进入了刘家。"

"这个部长的职位,也是通过刘家的关系给介绍的。"

陈克耀说完之后,秦宇甚至有些兴奋。

这么说来,徐飞也不过是个小白脸,吃软饭的。

徐飞在外边做的这种事情,很明显是对不起晟鑫集团的刘娟娟。

甚至可以这么说,刘娟娟不是对手,而是自己的盟友。

一旦是将这件事情告诉给刘娟娟,那么徐飞肯定就完蛋了。

到时候没了晟鑫集团的依靠,他不就是一个没有牙齿的老虎吗?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