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予笙江夜寒小说-染娘染娘江先生前妻难再得免费阅读

顾予笙江夜寒小说-染娘染娘江先生前妻难再得免费阅读

江先生前妻难再得

更新时间:江先生前妻难再得染娘来源:zsy

顾予笙江夜寒的全集小说是江先生前妻难再得,在这里江先生前妻难再得是全集免费阅读,本文是网文写手染娘的作品,相信你会喜欢,精彩章节试读:两年前,闺蜜陷害,她和他成为仇人。但是她相信,误会终究会解开,一次次飞蛾扑火,坠入他爱情的网困兽挣扎。后来她发现,他根本不信她。当车毁人亡,他才发现,爱的越深,恨得越烈。他说:“顾予笙,回来。”她凄惨一笑,转身坠入深渊,“已经回不去。”原来他一直都爱她,却将她伤的遍体鳞伤。原来她一直都在等他,爱,卑微到了尘埃。...

《江先生前妻难再得》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1章 我爱你,你不配

漫天飞雪。

女人跪在雪地,被冻的通红快失去知觉。

她面前站着一个男人,男人西装革履,俊逸的脸上都是无情,眼底的冷漠给深夜的寒冬更添了几分让人颤抖的惧意。

即便男人只有冷漠,女人望向男人的眸子依然缱绻。

“夜寒,我爱你!”

她双手冷的发抖,猛地抱住他的裤腿,极尽卑微。

男人不为所动,一脚将她踹开,将她的爱撵在脚下,“你不配!”

泪水划过长睫毛,破碎而下,她匍匐在他脚下,仍然卑躬,“你听我解……!”

“去死!”

他抓住她的头发将她整个头往冰冷的池水中压了下去。

冰冷的池水淹没她,她像一只困兽一样痛苦挣扎,只觉得越来越窒息。

……

“救命!”

顾予笙惊叫,猛的起身望着空寂的房间,脸上早已经布满泪水。

又做梦了!

顾予笙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次梦见那个场景。

梦见那天,她差一点死在江夜寒,也就是她丈夫的手下。

两年前,她莫名其妙的和易于焱,江夜寒的好兄弟衣衫不整的睡在一起,她还来不及反应,江夜寒踹门而入,抓奸在床。

后来江夜寒公司出事,所有人也都认为是她和易于焱联手所为,从此她成了人人口中的“潘金莲。”

她曾经一次次解释,可是江夜寒就认定了她是个贱人!

她甚至跪下来求着他,得到的永远的只有他冰冷的嘲讽。

突然的脚步声拉回顾予笙的思绪,顾予笙知道,是江夜寒。

即使没有看见人,脚步声已经足够让她惊颤。

紧接着浓浓的酒气扑面而来,江夜寒那张逆光的脸出现眼前。

身材高大笔直,一身挺直的黑色西服几乎要与夜色融为一体,慢慢靠近,酒味越来越浓,顾予笙内心的恐惧也越来越烈。

她知道接下来要承受的是什么,两年了,江夜寒要不是不来,每次来都醉醺醺的对她实行惩罚。

顾予笙双手下意识紧紧的抓住床单,身子也不断的后退。

她这小动作全部落入江夜寒眼里只有满满的嘲讽,大手一把拉住顾予笙的衣领子,直接将顾予笙抬了起来。

那张紧绷的俊脸冷冽凑近,邪佞阴狠,不由分说的将顾予笙的小身子砸在床上,覆了上去,抓住她的双手用一旁的床单捆好。

“夜寒,今天不行!你放过我,好么?”顾予笙带着哭腔的求饶。

她今天不能和江夜寒行房事,因为就在几天前,她发现自己怀孕。

江夜寒的需求一向猛烈又汹涌,恨不得将她的骨头都要揉碎,让她疼的哭天喊地来泄愤,行房事的话,这个孩子肯定危险。

这是她第一个孩子,和江夜寒的第一个孩子,顾予笙格外珍惜。

“放过你?顾予笙,你有什么资格求我放过你!”男人眼底翻涌恨意。

顾予笙还来不及说出孩子两个字,他大手一挥,直接将她的睡裙扯碎,没有一点前戏的刺入。

干涩的疼意让顾予笙身子直发抖,她想要将身上的男人给推开。

她的手潜意识抚上并未显怀的肚子,继续求饶:“夜寒,孩……啊!”

更加深入几分,疼的浑身颤抖,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

她的求饶并没有让男人有一丝停下,反而越来越汹涌……

惩罚反反复复继续,一股温热的液体从腿间滑出。

顾予笙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心,坠入谷底。

她死灰的眸子盯着江夜寒冷漠如修罗的俊脸。

此刻的他脸上除了恨意还是恨意,完全没有把她当作人,而是没有生命用来泄欲的充气娃娃。

完全没有感受到身下的不对劲,感受到一个身命的流逝。

他恨死她。

对他来说,顾予笙越痛苦,他越享受。

享受那股报复的快感。

最后,终于停下。

江夜寒抽身而出,淡淡的倪了一眼顾予笙,极为不屑的呲声冷笑一声,极尽嘲讽。

顾予笙眸子猩红,泪眼朦胧的看向江夜寒。

手依然做着保护状覆在肚子上。

“啪——”他却抬手一巴掌甩在她的脸上。

“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觉得恶心!”

顾予笙捂着火辣辣的脸,一直强忍的眼泪终究滚落。

她颤抖抬手,试图去拉江夜寒的手,想要告诉他怀孕的事情,刚触及他的手指,他却异常反感的甩开。

“顾予笙,不要在我面前装可怜,像你这样的女人,就是活该!”

说完他转身离开,不带一丝犹豫,绝情至极。

泪水如倾泄的河水瞬间崩塌,疯狂涌出。

顾予笙盯着门口,甚至还能够感受到江夜寒留在这里的气息。

冷漠,无情。

她趴在床上,哭的声音沙哑。

曾经,他说过她是她心里最美好的女孩!

“予笙,嫁给我,我会一辈子爱你,对你好。”

“予笙,以后在我眼里,你永远都是最美好的女孩!”

这是当初江夜寒求婚时说的话语,此刻在顾予笙的脑海里不断的回荡。

以前的甜言蜜语,此刻却像是魔音,无尽循环,似一只无形的手扼住她的心脏让她难以喘息。

她曾经以为自己是最幸福的,可是现在……

顾予笙哈哈大笑起来,笑的眼泪肆意流。

她努力撑起身子,颤抖着双手,抓住自己裙子,死死的盯着那一鲜艳的红。

恐惧不安让她有些崩溃。

心里更加是在默默祈祷,祈祷能够有奇迹发生,孩子能够坚强活下来。

医院。

顾予笙抓着化验单,悲戚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微笑。

“孩子是保住了,但是你还是要多注意啊,你老公也真的是的,都什么情况了也不知道忍忍!还是不是人呢!”医生给顾予笙开了点药说道。

“会的。”

顾予笙扇子般的睫毛垂下,嘴角的笑容变得僵硬都是苦涩。

她谢过了医生走出医院,却遇见了江夜寒。

此刻的江夜寒推着一个坐着轮椅的女人在医院的花园,他嘴角微微勾起,和轮椅上的女人有说有笑,眼底的宠溺只属于那个女人。

顾予笙拽着化验单的力气加大,越来越大。

苏默默,她曾经最好的闺蜜。

却成了她和江夜寒之间最大的障碍,将江夜寒那颗心都给勾了去。

只因为,当初江夜寒遇难,苏默默尽力相助,可是最后却出了车祸,一双腿落下残疾。

顾予笙想起两年前的那天晚上要不是苏默默灌酒,她怎么可能莫名其妙的和易于焱躺在一张床上。

她从来没有想过苏默默居然喜欢江夜寒,更没有想到苏默默居然设计陷害自己。

她可是一直掏心掏肺的对她,而她呢?想尽办法抢走江夜寒。

愤怒在顾予笙胸腔燃烧,她快步走了过去。

“啪——”她狠狠的给了轮椅上的女人一巴掌。

 

第2章 她的爱,他踩下

“顾予笙,你这个疯子!”

江夜寒毫不留情的将顾予笙推倒在地。

冰冷的地面摩擦着肌肤,顾予笙不疼,因为心更疼。

她倔强的仰着小脸盯着江夜寒嘲讽笑道:“疯子?江夜寒,就算是疯子,也是你把我逼疯的!苏默默就是个第三者,不要脸的贱人,当着我的面勾搭我老公,我为什么不能打她?我真的恨不得杀了她!”

顾予笙越说越激动,瘦弱的身子因为愤怒隐隐颤抖。

“江夜寒,你可别忘了,我才是你妻子,你现在在这里和另外一个一个女人有说有笑,你考虑过我的感受?”

“予笙,你误会了,不是这样的……”苏默默眼里积聚着泪水。

“不是?苏默默,我当初就说瞎了眼才会和你做朋友,你就是一朵活脱脱的白莲花,不要以为你现在残疾了就能束缚住夜寒,夜寒就能和你在一起,有我在的一天,你苏默默永远都只是一个见不得人的小……!”

“啪——”一巴掌甩的顾予笙脸侧向一边。

“顾予笙,离婚!”江夜寒翻滚着怒意。

离婚?

呵——

顾予笙起身,勾唇笑的凄凉:“休想,江夜寒,我不离婚,要想让我离婚,除非我死!”

“那你就去死!”江夜寒抓住顾予笙的衣服领子,直接将顾予笙往马路上拖了过去。

急驶的车辆从顾予笙身边擦身而过,江夜寒就拽着顾予笙,将她直接拖倒在地,淡漠的俯视。

“顾予笙,那你就去死,最好被车撞死,要不是你,默默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你欠她一双腿,那么,你就还给她一条命!”

话语绝情。

顾予笙死死的咬着嘴唇,她情不自禁的抚上肚子,笑着哭了。

“夜寒,你知道我为什么回来医院么?”

顾予笙笑的有些卑微,伸手拉着江夜寒裤腿一角,“夜寒,我,我怀孕了。”

“贱人!”

她的话刚出口,就被男人一脚踹倒。

“你果然又背着我去见易于焱!顾予笙,你怎么这么贱!”

“孩子是你的!江夜寒,是你的孩子,我们的孩子!”顾予笙不可置信的看着江夜寒。

江夜寒翻滚的怒意越来越猛烈,直接伸手抓住顾予笙的头发,将她的脸抬起。

“这个孽种绝对不能留下!”他一脚就往她的肚子踹了过去。

顾予笙死死的护住,她怎么也没想到江夜寒知道她怀孕会是这么一个态度,她以为江夜寒知道孩子后,两人的关系会因为这个孩子得到缓和。

“夜寒,你要亲手杀了自己的孩子?”顾予笙泪水滚落。

“顾予笙,你到现在还想骗我?”江夜寒直接用西服内口袋掏出一封信封。

一沓照片直接甩在顾予笙的脸上散落一地。

顾予笙颤抖着嘴唇将照片捡起来,眸光一缩。

照片上是一个女人和易于焱拥抱亲密的画面。

那女人虽然只露出一个侧脸,但是从身形,发型上都和顾予笙十分相像。

可是顾予笙根本就没和易于焱见面!

这不是她!

顾予笙立马抓住江夜寒的手,“夜寒,这不是我,我根本就没有和……”

“去死!”江夜寒甩开顾予笙的手,顾予笙再一次跌倒在地。

“夜寒……”苏默默推动着轮椅也追了出来。

顾予笙发现,江夜寒在听到苏默默的呼喊时,紧绷的脸部线条明显柔和了许多。

他对苏默默永远都是那么温柔,就如当初对她。

顾予笙窒息的难以喘气,盯着江夜寒的背影。

江夜寒朝着苏默默走了过去,可是顾予笙怎么可能容忍自己的丈夫走向另外一个女人,顾予笙伸手想要去拉江夜寒。

就在这时,一辆大卡车疾驶过来。

大卡车打喇叭声大到摄人,一股强大的冷风呼啸而过,顾予笙吓得呆在原地,脑袋一片空白。

连江夜寒也被这突然的一幕吓得浑身紧绷,他下意识身体前倾,一旁的苏默默一脸惊恐的抓住江夜寒的手,吓得大叫,转移了江夜寒的心里连自己也没有发现的担心。

千钧一发之际,卡车及时停下。

司机从车上下来对着顾予笙一阵破骂,然而顾予笙的目光却落在江夜寒身上。

她被吓的心跳加速,紧盯着江夜寒的俊脸,试图看到一丝丝为她担心的痕迹。

但是没有。

江夜寒至始至终,都在关心安慰着苏默默。

他果真是要让她死!

苏默默推着轮椅走向顾予笙:“予笙,你没事吧?刚才吓死我了!”

苏默默伸手一脸关切的要将顾予笙扶起来,顾予笙直接拍开苏默默的手。

“用不着你假好心!”

“顾予笙,你别给脸不要脸!”江夜寒将苏默默护在怀中。

顾予笙勾唇笑的凄凉,撑起身子从江夜寒面前走开。

她身上都是擦伤,将白色的裙子渗的血红……

别墅。

夜渐渐深,顾予笙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

今天的一幕幕在顾予笙脑海里回荡,江夜寒的冷漠无情,就像是一根针一下又一下的扎着顾予笙的心。

贱人,去死,孽种!

每一个词都锋利无比的刺着顾予笙,顾予笙身子轻颤,咬着嘴唇强忍着眼眶的泪水。

房门突然被一脚踹开,带着急切的步伐撵上。

江夜寒直接将顾予笙从床上拽了下来。

“夜寒!”顾予笙被江夜寒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

“顾予笙,我没有想到你这么狠毒,居然派人去伤害默默!”愤怒染红了江夜寒的眸。

他大手扼住顾予笙的脖子,恨不得将顾予笙掐死,“顾予笙,你真是个毒妇!”

“夜寒,到底怎么?”顾予笙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江夜寒眸底翻滚的怒意如一只来自地狱的手朝着她覆盖,尽管她拼命反抗挣扎,可是却无能无力。

“还在装?顾予笙,你到底想装到什么时候,你派人去医院拔了默默的药水管子,让人换药,现在默默在急救,要是她出了什么事情,我要让你偿命!”

“我什么时候派人去医院害苏默默了?江夜寒,凡事都要讲证据不是么?”

“证据?你还有脸跟我谈证据?那好,我带你去看看证据!”

江夜寒扯了顾予笙的头发将顾予笙拖上车。

 

第3章 放开我,抽她血

江夜寒扯了顾予笙的头发将顾予笙拖上车。

------------

十几分钟后,医院的监控室。

所有的人都被江夜寒的怒气震得低头站在一旁,气氛凝固压抑。

江夜寒抓住顾予笙的头发,直接将顾予笙甩在冰冷的地面。

顾予笙面前就是监控录像,正播放着一个女人对苏默默行凶的一切,而那个女人居然是顾予笙的妈妈。

顾予笙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幕,她到现在还不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她立马起身,整个身子都趴在了监控视频上面,盯着视屏里的女人,确实是妈妈。

“顾予笙,你现在还有什么话可说,你派你妈害默默,证据就在你面前,你还跟我装?”江夜寒讽刺道。

“不是,我没有,夜寒,我没有!”

顾予笙伸手试图去拉江夜寒的手,却被江夜寒无情的甩开。

“没有?顾予笙,你这个谎话连篇的女人!”

江夜寒愤怒的脖子处青筋都凸了起来。

而就在这时,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慌慌张张走了过来,“不好了,手术发生意外,苏小姐现在失血过多,可是血库已经没有0型血了……”

“蠢货!”男人还没说完,暴戾的江夜寒就一脚踹了过去。

男人被踹的脸色惨白,身子酿跄了一下吓得直哆嗦。

江夜寒大手拽过一旁的顾予笙低吼命令:“抽她的血!”

抽她的血!

他毫不犹豫的说了这句抽她的血。

顾予笙红着眸不可置信的盯着江夜寒。

这个男人此刻脸色冷煞,眼眸里都是浓浓的担心焦灼着急,可是这些都不属于她。

而是属于那个见苏默默的女人,她的好闺蜜。

顾予笙来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江夜寒再一次强拽进了手术室。

消毒水和血腥味让顾予笙反胃,更多的是恐慌。

“不要,江夜寒你放开我!”顾予笙尖叫,双手抓住江夜寒的大手想要推开。

“给我压住,立马抽血!”江夜寒直接将顾予笙甩在了病床上。

那冰冷的病床铬的顾予笙瘦弱的身板生硬的疼,她刚想撑起身子,几个穿着白大褂的人就抓住顾予笙的手脚,让她动弹不得。

可是顾予笙依然扭动着身子想要反抗,凭什么,凭什么她要给苏默默献血,她什么都没有做,为什么要给这个小三献血。

“江夜寒,我肚子里可是还有你的孩子,现在这个孩子本来就不稳定,你这么做就不怕孩子……”

“他死了最好!”顾予笙还没说完,江夜寒就直觉冷漠打断。

他扫过一旁躺在手术床上脸色惨白的苏默默,眸色顿痛,继续命令:“给我快点抽血!”

他的声音又大又威严,在场的人都被江夜寒的怒吼声震得身子一颤立马开始强行抓住顾予笙的手。

尖细锋利的针管刺入顾予笙的血管,鲜艳的红沿着血管流出。

顾予笙眼眶都是水雾,却咬唇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

她在心里默念着,不痛,一点都不痛。

可是她的心却刺痛的难以呼吸。

随着血越抽越多,顾予笙的脑子开始有些昏昏沉沉,尤其是腹部开始刺痛起来……

豆大的汗水从额头滑落,腹部的刺痛感越来越剧烈。

顾予笙仿佛看见了一个小人,粉嘟嘟的咯咯直笑,长着胖嘟嘟的小手喊妈妈。

可是小人却慢慢变得透明朝着自己远去。

“孩子!我的孩子!夜寒,肚子疼!”顾予笙哭喊着求饶。

江夜寒眼底不易察觉的颤动了一下,不过一瞬间便转过视线背对着顾予笙只剩下冷漠。

在江夜寒看来,这个孩子就是该死,顾予笙也是活该。

他不该心软。

他转身的那一刻,顾予笙一直强忍的眼泪终究是忍不住啪嗒掉落。

泪水模糊了顾予笙的视线,她的视线却一直投向前方江夜寒冷漠的背影。

她仿佛回到了和江夜寒第一次相遇的时候,那时候在海边,蓝天白云,她就站在江夜寒身后,同样注视着江夜寒的背影。

那时候的江夜寒虽然疏离,但是却不冷漠。

那时候,至少在她脚不小心被贝壳划伤的时候,他会皱一皱眉头,走过来将她抱起来。

可是,现在……

眼泪越来越汹涌,肩膀湿了一大片

心顿时坠入万丈悬崖一般,心灰。

最后直接疼得晕倒了过去。

再次醒来。

依然是浓浓的消毒水味,这不安的味道让顾予笙小小的身子哆嗦起来。

她立马伸手抚上自己的肚子,“来人,有没有人,来人!”

顾予笙大声尖叫起来,苍白的小脸紧张不安。

她的孩子是否还在,她要立刻马上知道。

外面闻声赶过来几个护士,护士见顾予笙光着赤脚下床立马拉住顾予笙。

“顾小姐,你刚动完手术,不宜下床走动。”

手术?

顾予笙听到手术这两个字的时候,心跟着抽痛的厉害。

“什么手术,我没有动手术,我怎么没有感觉到自己动了手术!”顾予笙发了疯似的尖叫起来。

“你们要干嘛,放开我,我没有动手术,宝宝,妈妈带你回家!”

顾予笙用力将身边的人推开,就跑了出去。

她瘦弱的身子套着宽大的病服,一头乌黑的长发被风吹的乱舞,光着小脚拼了命的跑着,身后的一群人立马追了上去。

顾予笙跑着突然撞入一个僵硬的胸膛处,身子直接跌倒在地上。

江夜寒冷漠的睨视着脚下的顾予笙,薄唇锋利紧抿。

顾予笙倾身抱住江夜寒的腿,“夜寒,我们的孩子,孩子……”

顾予笙声音哽咽,苍白的嘴唇一直抖动着想要发声,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呜呜抽泣。

这样的顾予笙让江夜寒的心不易察觉的颤抖了一下,那长睫在眼睑处投下一片暗影。

江夜寒抽出一根香烟,有些心烦意乱的递送至唇边,甚至有些拿不稳那根烟,他深吸了一口气,将香烟叼在唇边,点燃猛地吸了几口将顾予笙踹开。

“孩子死了!”他声音低沉的就像是那敲击的大鼓撞进顾予笙的心尖,沉痛。

“不!没死!没死!”顾予笙再一次爬向江夜寒,她起身抓住江夜寒的手嘶喊:“夜寒,我们的孩子没死,他乖乖的呆在我肚子里。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