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身说爱不言恨林溪沈淮宁精彩在线阅读

转身说爱不言恨林溪沈淮宁精彩在线阅读

转身说爱不言恨

更新时间:转身说爱不言恨万小烟来源:QR

转身说爱不言恨最新章节更新速度快,页面清新打开速度流畅,万小烟作品《转身说爱不言恨》清爽干净的文字章节全文阅读,转身说爱不言恨讲述了:林溪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爱情还没开始就已经被扼杀——婚礼变葬礼,新娘变寡妇。如果她知道卑微到尘土地爱着那个男人,会让自己家破人亡,陷入万劫不复之境——她一定避之不及。“沈淮宁,爱过你,是我此生最大的错……”...

《转身说爱不言恨》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4章 这条命给你

看到那八个大字,林溪的脸唰地一下变得惨白。

她知道沈家人因为沈兆泽的死讨厌她,但从来不知道他们厌恶她到了这个地步。

那场事故明明是酒店的全责,为什么所有人都觉得是她的错?

林溪浑浑噩噩地站在原地,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前进。

如果过去,那些刺目的牌子就是齐刷刷在打她的的脸,践踏她的尊严。

可如果不过去,她便再也没有地方可以寻到钱给父亲做医药费了。

林溪咬牙,僵硬地迈开步伐朝前走,一步比一步沉重。

走到一半,别墅的阳台方向传来了咯吱声。

林溪刚仰头看,一盆冷水瓢泼而下,将她淋了个落汤鸡。

“呲……”她冻得打寒颤,鸡皮疙瘩全都凸了起来。

泼水的是沈家女儿,沈淮宁两兄弟的妹妹沈心怡,因为沈兆泽的死没少找林溪撒气。

“哟,这底下站着的是人还是狗啊?”沈心怡顶着一头爆炸黄金头,像个小太妹。

林溪抹去脸上的水,平静看着她:“我肚子里还有你哥的孩子,请注意措辞。”

“你威胁我?”沈心怡杏仁眼一瞪,拿起旁边的花盆就往林溪身上砸!

但她刚举起来,就被一只大手从身后拦截住。

“伤了她没事,伤了她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沈淮宁拿过沈心怡手中的花盆,放回了原处。

“谁知道她怀的是不是野种!”沈心怡气得跺脚,狠狠瞪了林溪一眼随即转身回了屋。

沈淮宁垂眸看着林溪:“上来吧,已经让佣人给你留门了。”

他的语气,就好像早就知道林溪会过来沈家一样。

门口,佣人给林溪递了毛巾。

“擦擦吧,这是心怡小姐的洗脚水。”佣人说道。

林溪的胃里一阵翻滚,但还是生生忍住了这份屈辱。

“谢谢。”

上了阳台,沈淮宁还在栏杆边等着她。

“灯柱上的牌子挂上后,还没有一条野狗敢从这里经过。”沈淮宁的话语很犀利。

他的言外之意,林溪听得懂——

狗不敢来,但她林溪敢来,自然是连狗都不如。

“我父亲因为公司破产跳了楼,需要高昂的医药费,但林家的钱已经被你设计掏空,而我不仅是林家女儿还是沈家媳妇,自然只能来沈家借钱。”林溪将自己的来意说明。

沈淮宁将手插在裤兜,清冷地扫了面前女人一眼:“沈家媳妇,你也配?”

“不管我配不配,已经不重要了。”林溪自包中拿出一份已经被打湿的文件,递给了沈淮宁。

沈淮宁接过一看,瞳孔微微一缩——是离婚协议。

“你放过林家,我放过你,等孩子生下来做完亲子鉴定,是你哥的留在沈家,是你的我带走,不需要你负任何责。”林溪说道。

沈淮宁听着她的话,极为刺耳。

他一把撕了手中的协议,再毫不留情直直甩到了林溪身上。

“离婚?你现在名义上是我哥的妻子,他头七刚过你就想离婚……林溪,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么无耻的女人!”

“沈淮宁,你搞清楚,我是要跟你离婚,不是跟兆泽哥!”林溪都不知道自己要怎么解释了。

“那又怎样?反正只有那结婚证才能束缚你和沈家的关系!”沈淮宁冷冷看着她,嗓音寒凉。“别忘了,你欠青伶的孩子和子宫,欠我哥的人命,我全都会连本带息找你索要!”

“钱我不会给,婚我不会离,你爸的生死只能听天由命!”

“看在你肚子里孩子的份上,我暂时不会对你动手,滚——”

说完,他便负手朝屋里走去。

林溪看着他决绝的背影,眼底的光变成死灰色。

“沈淮宁!”

她叫住了那个男人,然后从包中拿出了早已藏好的剪刀,再拉开衣服拉链,露出隆起的雪白肚皮。

“你要干什么?”沈淮宁呼吸一顿。

林溪凄惨笑了笑,露出了生无可恋的表情。

“孩子、子宫和这条命,我都给你……我最后一次求你放过林家,救救我爸……”

刀起刀落,剪刀划开了她的肚皮,刺破了子宫——!

第5章 为了钱真贱

“住手!”

沈淮宁大步奔去,一把拽过她手中的剪刀。

锋利又尖锐的刀尖将他的手划开一道口子,但他丝毫没有在意。

“林溪,我哥的孩子要是有什么闪失,我不会让你好过!”沈淮宁低吼着,抱着她往医院奔。

医院。

林溪的腹部缠上了厚厚的绷带,却依旧有血往外渗。

“差一点就刺中了胎儿,你这当妈的怎么这么狠心!”医生在病历本上记录着情况,语气颇有不满,“赶紧把医药费交了,沈先生可是把你送来就走了!”

林溪一动不动看着天花板,眸底没有任何光泽。

如今的她连父亲的医药费都没有筹到,还摊上了自己的医药费。

真是可笑……

“叮叮叮”刺耳的铃声响起,林溪回了回神,找到手机。

“林溪,你爸……走了!”耳边,是林母悲痛欲绝的声音。

林溪大脑一片空白,她直接拔了手上的针管,不顾腹部的伤口,跌跌撞撞出了病房门。

值班护士连忙在后面追:“12号床病人,你还没缴费不能出院!”

林溪被堵在电梯口,她差点给护士跪了下来。

“我要去见我爸最后一面,求你了……”

护士一懵,也没料到会是这样的情况,等她回过神,林溪已经坐电梯下楼,她只得赶紧回去翻病例册打家属联系人电话。

林溪忍着伤痛匆匆赶到林父所在医院,等她到时,林父已经被白布盖上,林母坐在地上捶胸大哭。

“老林啊,你怎么就走了……还有那么多债没还,我可怎么活啊……”

林溪一个趔趄,直直跪在了病床边。

“爸……”

她怎么都料想不到,父亲就这么走了,连一句告别的话都没有。

因为她害得公司破产,因为她害得家里负债累累,因为她没有及时求到救命钱所以让父亲丧失求生欲……

“爸,对不起……”林溪哑声道,泪如雨柱。

一道猛力忽的扇到了她脸上,林溪被打得眼冒金星,直直往一侧栽倒,肚子上的伤口又溢出了血。

“呲……”她痛到面色煞白。

林母却不解恨,红着眼扑到她身上带着想掐死她的力道。

“是你害死了你爸,你这个扫把星!我怎么生了你这种不争气的东西!你不是还怀着沈家的种吗,怎么连点钱都拿不到……”

医生赶紧将林母扯开,示意她们都冷静一下,不要当着逝者的面闹不愉快。

夜里。

林母守在林父遗体旁,林溪则强打起精神给父亲张罗后事。

林溪去了殡仪馆,馆长给出明确态度,不管是举办追悼会还是火化遗体,能给到她内部亲情价。

林溪面露苦色,现在,她一分钱都拿不出。

要怎么办,要怎么办才可以让父亲体面地离开?

越想越乱,林溪也没脸继续求馆长给她免费操办父亲后事,只得一步一沉重回了医院。

坐在医院的长廊上,林溪从手机中翻找出了弟弟林珙的号码,拨了过去。

迫不得己,只能找他拿钱了……

但打了好几次,林珙的号码都是通话中。

林溪只得放下手机,无力地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

正在这时,手机突然进了电话,林溪以为是林珙打来的,低眸一看却发现是沈淮宁。

这个男人,是要来看她笑话的吗?

“医药费680元,我已经垫付了,等生完孩子我会连本带息讨回来。”沈淮宁的话,极其刺耳。

林溪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没有力气跟他发脾气。

“沈淮宁,能再借我点钱,等生完孩子后任你处置好吗?”她将自己的尊严践踏到了尘土中。

电话那段沉默了两秒,随即传来男人的冷嗤声。

“林溪,为了钱你可真贱。”

沈淮宁挂断了电话,没给她一丝希望。

林溪眼眸闪了闪,却终是一片空洞。

突然,一个护士匆匆跑了过来,对着林溪大喊:“林小姐,快去病房!你妈心肌梗塞,死在了你爸遗体旁!”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