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求小说《女人三十》全文免费阅读

吴求小说《女人三十》全文免费阅读

女人三十

更新时间:女人三十吴求来源:WD

《女人三十》小说作者吴求,女人三十是一本都市小说。女人三十小说完本阅读: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发现结婚多年的妻子和她男领导的聊天记录……...

《女人三十》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5章人生如戏

秦宇很佩服自己,佩服自己能那么容忍。

哪怕自己心中恨不得要将这个婊子给千刀万剐,但表面上,依旧十分关心。

刚给自己一个重磅炸弹,没想到韩雪竟然又给一颗。

透过汽车中央后视镜,看着有些狰狞的自己,秦宇愣了愣。

这还是真实的自己吗?

秦宇开始想象着,晟鑫集团董事长刘娟娟收到那个文件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

根据秦宇的判断,韩雪要这个孩子,很大一部分可能是徐飞的要求。

到底应该怎么做,才能将这两件事情串联在一起,让这对奸夫淫妇万劫不复呢?

想了很多,第二天清早,秦宇就早早回到了家中。

推门而入,映入眼前的是自己的妻子,韩雪。

韩雪靠在沙发上,娇滴滴的说道。

“老公,回来了啊。”

秦宇忍着心中的厌恶,开始进行自己的表演。

“嗯,回来了,我们去医院检查检查吧。”

“不急,人家有点饿了,我想吃海参。”

韩雪有些撒娇的味道,这让秦宇微微皱起了眉头。

恐怕,昨天还在和另一个男人撒娇吧?

“好,那我就去菜市场给你买海参。”

“我和你一起去吧,就当是转转了。”

听到这里秦宇十分宠溺的摸了摸韩雪的头,暧昧的说道。

“你现在可是家里的宝贝,别来回上下楼了,老实在家待着吧!”

韩雪美眸深处流露出一丝诧异,或许,秦宇的温柔,让她有些愧疚。

离开家中,方才一脸宠溺的秦宇,此刻已经一副冰冷的表情。

心中满是恶心,愤怒。

为什么要对这个贱人这样?不应该是教训她吗?

为了大局,为了之后的酣畅淋漓,忍一时,是为了更好的画面。

秦宇在自己心中安慰着自己,平复好心情之后,来到了菜市场。

买了海参,鲍鱼,等等昂贵海鲜,回来的时候,已经买了两大袋子的东西。

再次回到家中,秦宇发现家里多了一个女人。

这名女人身材高挑,前凸后翘,同样是肤白貌美,同样是大长腿。

容貌丝毫不逊色韩雪。

“哟,这不是姐夫吗,回来了啊。”

这名女人瞥了一眼刚进门的秦宇,眼神中有些鄙夷的味道。

她是韩雪的妹妹,韩思婷,比韩雪小了三岁。

秦宇和韩思婷的关系同样是因为自己落魄之后,变得不太好起来。

他已经见怪不怪了,自从自己落魄之后,还有什么事情没发生呢?

朋友背叛,兄弟白眼,老婆背叛?

秦宇也懒得和眼前的这个女人计较。

“回来了。”

秦宇不冷不热的说了一句,将海鲜放在了餐桌上。

“秦宇,你这是中彩票了吗?”

“中彩票就好了,你姐怀孕了,给她补补身子。”

看到一桌子的海鲜,韩思婷颇为惊讶,带着有些嘲讽的语气问着秦宇。

秦宇默默的说完之后,就开始准备晚餐了。

“姐姐,我可真羡慕你,有着一位这么体贴的老公。”

也不知韩思婷是真心夸赞秦宇,还是奉承秦宇。

总之韩思婷在客厅当中没少夸赞秦宇。

“嗨,要不是因为当初秦宇像舔狗一样每天追着我,能便宜他吗?”

韩雪说到这里的时候,还瞄了一眼厨房当中的秦宇。

秦宇的心猛然一颤,舔狗?

苦笑一声之后,秦宇才知道自己原来活的这么卑微。

“韩雪啊,你可就别在这得便宜卖乖了,对你老公好点吧。”

韩思婷笑了笑,在一旁打趣的说着。

尽管有时候韩思婷是有些尖酸刻薄势利了一些,但有些话还真就听中听的。

煮好海鲜之后,秦宇将海鲜端到了餐桌上。

来到餐厅,韩思婷十分豪爽的拍了拍秦宇的肩膀,说道。

“不错,我姐的老公还真是上的了厅堂,下得了厨房。”

比起韩雪的高冷,韩思婷是一种截然不同的性格。

如果韩雪人如其名冰冷,那么韩思婷九十夏天当中的烈日,火热。

“这次回来什么时候回去?”

一边吃着饭,秦宇一边和韩思婷聊着天。

韩思婷在国外留学,一年回来的次数屈指可数。

“毕业了,这次不回去了,而且这次我姐给我找了个活。”

“是吗,在哪工作?”

“荣放集团房地产部的部长秘书,厉害吧,一个月五万块呢。”

……

我去你妈的,XY子给奸夫当贴身秘书?

而且年薪竟然六十万?

到底是你妹妹真值这么多的钱,还是你韩雪太卖力气了?

一个刚回国的留学生,就算是再优秀的人,也拿不到六十万的年薪。

更别提大大咧咧的韩思婷了,要说她能拿六十万的年薪,是凭借自己的实力。

秦宇可是第一个不相信。

“没想到我老婆人脉还挺广的。”

一脸平淡,秦宇故作不在乎的说道。

“要不正好你也帮我在荣放集团介绍个工作吧。”

“听说荣放集团还是有金融部门的,怎么样?”

秦宇话锋一转,对着韩雪说着。

听到这里的韩雪,眉头微皱,显然有些不自然。

是啊,让自己的老公在自己的奸夫手下工作,这未免也太过于狗血了?

这个想法是秦宇突然迸发出来的,也怪之前秦宇没想到。

如果能够进到荣放集团,打入敌人的内部,那岂不是更方便自己复仇吗?

当年韩信还容忍了胯下之辱,如今,这点考验,对秦宇来说,算什么?

秦宇一脸期待的看着韩雪,沉默了良久,韩雪说道。

“你不是在李广的建材公司吗?没事儿瞎折腾什么?”

“再说了,还真以为我人脉广泛吗,将韩思婷送进去,费了我很大的力气。”

是啊,你费了很大的力气。

在宾馆大汗淋漓疲惫的样子,确实是费力气。

真是可笑啊!

韩思婷拍了拍秦宇的肩膀,安慰道。

“既然这样,那秦宇你就等着,等老娘我混个一官半职的,就让你重回金融行业。”

秦宇摆了摆手,笑道。

“不用你,我看荣放集团金融部前段时间还招人呢,我可以去试试。”

“没错,你在金融行业可以说是一个传奇了,简历绝对很牛。”

韩思婷点了点头,说着。

韩雪见状,连忙说道。

“你老实在李广的建材公司待着吧,折腾什么,几个孩子的爹了都。”

几个孩子的爹了?

真是可笑,秦宇心中冷笑一声。

看来韩雪还是觉得有些危险了,要是自己的正牌老公去奸夫的手下工作。

恐怕是不方便他们偷情!

这个婊子,你不让我这么做?

那我偏偏就要这么做,为的就是恶心你,侮辱你!

一时间,秦宇不禁有了一丝报复的快感。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我总要向上走的,毕竟,好几个孩子的爹了。”

好几个孩子的爹,这几个字,秦宇故意加重了语气。

同时他盯着韩雪那美丽雪白的脸蛋。

韩雪还是比较不善于伪装自己的,脸上明显有些慌张,随后,颇为愤怒的瞥了秦宇一眼。

“对了对了,姐夫,这次回来我给你带个腰带,你看看,爱马仕的!”

心思缜密的韩思婷似乎能察觉出火药味,随即转移了话题,从沙发上拿来了一袋包裹。

爱马仕可以说是奢侈品,秦宇有些好奇这小丫头片子哪里来的钱。

“你哪来这么多的钱?”

韩思婷娇笑一声,得意洋洋的说道。

“我姐给我的。”

韩思婷在国外的生活费,学费,每年最少要五十万。

之前韩雪总是补贴韩思婷,但自从秦宇落魄了之后,秦宇就没怎么拿钱给韩雪。

韩雪在银行,一个月工资也就四五千,勉强够她自己的日常生活费。

这么一想,看来那个徐飞真是没有亏待韩雪!

但,没钱,这个俗气且现实的因素,或许是直接让韩雪出轨的原因。

很现实,很残酷。

当一个男人没了钱,也就没了尊严。

什么友情,就连亲情也无法维护。

如果当初秦宇不那么冒险接下这个棘手的理财方案,或许一切也不会发生。

但人生不能重来,既然已经发生了,就无法回头了。

简单吃过早饭,到了下午,和韩思婷告别之后。

秦宇和韩雪来到了妇产医院。

简单的做了一些孕检,结果一切正常。

从头跑到尾,秦宇体贴极了,甚至态度照比之前还要好一些。

秦宇就是要让韩雪觉得愧对自己,愧对这个十年以来对自己始终如一的男人。

肚子里的种,到底是谁的,她韩雪门清儿。

为什么怀了奸夫的孩子,还能一脸从容,一脸幸福?

一想到这,秦宇不禁恼火起来。

甚至巴不得一拳直接将这个野种的孩子打掉。

秦宇很想爆发,很想不顾一切的做一些快意泯恩仇的事情。

但恐怕除了让自己痛快一时,就没别的好处了。

在诊室外边的椅子上,秦宇整理好情绪,十分卑微的说道。

“老婆,这段时间你可要好好的注意身体啊。”

“知道啦,不过这个孩子你有钱抚养吗?”

韩雪美眸深处,流露出一丝厌恶的神色。

这种厌恶,鄙夷的神色,被秦宇捕捉在了眼中。

你有钱吗?

……

第6章面试荣放集团金融部

“没钱还可以再赚。”

秦宇苦笑一声,颓废的靠在医院墙壁上,等待韩雪的孕检结果。

韩雪方才的话,格外的刺耳,是啊,你有钱吗?

也许真就是因为钱,韩雪才会出轨,才会在外边找男人。

一个男人,要是没了钱,过的绝对不会很好。

若是自己事业蒸蒸日上,不出这么一码子事儿,恐怕还真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你要是觉得眼下困难的话,这个孩子我们可以想个法子。”

韩雪冷笑一声,随后说着,依旧一脸鄙夷的神情。

“前几天我接到了通知,调查组那边有了进展,我相信日子不会一直这样下去的。”

秦宇长出一口气,他想不通,韩雪为什么总是站在道德的制高点。

这个浪荡的女人,怀了别人的种,竟然还怨自己没本事了?

竟然说的如此富丽堂皇,理直气壮。

“会影响到我们吗,之前你不是还欠公司一笔钱吗,到时候强制执行了怎么办?”

韩雪听到这个消息,第一个想到的并不是秦宇,而是想着保全自己。

“难道你不应该想想办法吗?”

“欠公司的钱不用担心,合同上写的很明确,而且我也有能力偿还。”

秦宇心中冷笑一声,面无表情的看着韩雪。

韩雪的话言外之意就是不想让自己受到牵连。

美其名说可能是为了眼前和未来的孩子,其实恐怕另有玄机。

要不是知道韩雪出轨,恐怕秦宇真会做出什么样的保全措施来保全家人。

可这个家庭,现已在支离破碎的边缘了。

既然秦宇知道韩雪做了什么,自然不可能便宜了她。

等待了几十分钟,检查结果出来了。

“结果出来了,胎儿很正常。”

妇产科的大夫拿着化验单,对着秦宇,韩雪说道。

“走吧老婆,陪我去办点事情。”

看着一脸疑惑的韩雪,秦宇心中愈发得意。

一会儿,就让你感受一下什么叫做人心的险恶。

十几分钟后,荣放集团门前。

“你来这干什么?”

韩雪坐在副驾驶,表情有些不自然。

“面试啊,我想试试荣放集团的金融部门,据说这是国企,待遇很高的。”

秦宇一脸得意的笑容,心中如意算盘打的很好。

这次秦宇来面试,没报太大的希望。

他这么做,只是想恶心恶心韩雪以及那个奸夫徐飞。

他就是想看看,徐飞,韩雪,这两个人在知道这件事情之后,到底会怎么面对。

“秦宇,你搞什么鬼,在李广的建材公司待得好好的,怎么非要来这儿?”

韩雪这次是真有些动怒了,要是放在以前,韩雪这个样子。

秦宇肯定会选择低头,但在今天,秦宇并不想这么做。

看着韩雪有些焦虑,以及生气的样子,秦宇心中痛快极了。

你们这对奸夫淫妇,老子我就是要恶心恶心你们。

“等我一会儿啊,我一会儿就出来了。”

将车开进荣放集团的停车场,秦宇丝毫不理会一脸怒容的韩雪。

拿着自己的公文包,就下了车。

而且,别看郭子的座驾是台桑塔纳,但车内后视镜是个可以录音的行车记录仪。

隐藏式的!

秦宇特别想看看,他们通电话,到底会说些什么。

来到公司人力部门前,秦宇填好了资料,等待面试。

在门外的座位上,秦宇扫了一圈,周围面试的人并不多。

可能是因为这几年金融行业的要求逐渐增高。

付出与回报不成正比,导致了人才愈来愈少。

“秦宇。”

房间内,传来一道悦耳的女声。

秦宇整理了一下领带,大步流星的走进了负责面试的房间内。

他大大咧咧的坐在沙发上,十分自然。

这让负责面试的两女一男,不禁同时皱了皱眉头。

秦宇来这里面试就是来恶心那对狗男女的,根本没打算成功在这里上班。

自然不需要摆低自己的姿态。

“你的事情我听说过。”

“是吗?”

秦宇注视着这名中年男子,有些惊讶。

自己之前出事儿的时候虽说闹得沸沸扬扬。

但秦宇确实没想到,自己的名声已经传到了荣放集团当中了。

“荣放集团和你们之前的金融公司合作过,所以我知道你。”

“不过按照你的本事,来面试一个金融主管都没问题。”

“而你为什么偏偏要面试一个金融销售呢?”

秦宇无奈的耸了耸肩,笑道。

“既然你知道我,那你应该知道我出了什么事情,所以我打算找个轻松点的活儿。”

这名中年男子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看了一眼身旁的女人。

秦宇心不在焉,心里一直在想着韩雪和徐飞的事情。

这名中年男子在询问完一些流程问题之后,盯着自己身旁的那名女子。

秦宇分析,恐怕,这个沉默寡言的女人,才是这里的负责人。

三十来岁,美媛明珠,眉目如画,一身黑色的职业装让她风姿尽展。

白里透红的脸蛋,让秦宇觉得荣放集团还真是美女如云。

“自从那个案子发生之后,你是怎么处理的?”

这名女子打破了之前的沉默,微笑问道。

秦宇条理清晰的答道。

“首先解决好了当事人那边,同时配合调查组的调查,债务方面,我在努力偿还。”

女子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自言自语道。

“还可以。”

“那既然这样的话,我就等你们的电话了。”

秦宇站了起来,并不打算在这里做过多的停留。

他知道,一旦韩雪给那个奸夫通风报信,依靠徐飞部长的职位。

他不可能成功进入到荣放集团工作。

秦宇现在想听的,就是车内行车记录仪的录音。

回到车上,韩雪一言不发,一脸不满。

看着韩雪板着臭脸,秦宇也没有热脸贴冷屁股。

一路上,二人如同陌生人拼车一般,沉默不语。

回到家之后,韩雪径直走回了自己的房间当中,摔上了门。

“呵呵。”

秦宇冷笑,没想到你还发脾气了。

你有资格发脾气吗?

秦宇在家待了一会儿,避免韩雪的怀疑。

看了一会电视,随后就来到了桑塔纳车内。

将行车记录仪的录音倒入到自己的手机上。

时间点调好,秦宇清楚地听到了韩雪的声音。

“喂,方便说话吗?”

“秦宇去你们荣放集团金融部面试去了。”

“喂?你在吗?”

“我不管,这件事你必须想想办法,不能让他进去。”

“这几天我会和他提离婚,你那边呢?怎么还没离婚?”

“知道了,孩子很健康,放心吧。”

……

行车记录仪当中尽管听不到电话中徐飞的声音。

但听着韩雪的这些话,秦宇能判断出许多东西。

第一,韩雪极力反对自己去荣放集团,恐怕是担心事情暴露。

第二,这对狗男女很早就在策划离婚这件事情了。

第三,孩子……真的不是自己的!

秦宇冷笑一声,原本打算以后做个亲子认证的,但如今也没那个必要了。

竟然要和自己离婚?离婚了不就没法玩了吗?

他很冷静,也许已经习惯了韩雪给自己的伤害。

徐飞真的会与晟鑫集团的董事长离婚,选择和韩雪结婚?

根本不可能!

徐飞本质就是个靠女人吃饭的小白脸,你韩雪有什么?

这些花言巧语,不过是在欺骗韩雪罢了。

最操蛋的是,韩雪竟然相信了这些甜言蜜语。

“滴滴滴。”

刚将行车记录仪的内容倒进手机,秦宇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陌生号码。

“喂?”

“喂,我是荣放集团金融部负责面试的刘组长,你好,你是秦宇对吧?”

“没错,你好刘组长。”

听他的声音,秦宇判断的出来,这人应该就是面试自己的那个中年男子。

这个时间点选择给自己打电话,应该是徐飞那边下通知了。

很显然,是告诉自己面试失败的消息。

电话另一头的刘组长继续说道。

“眼下公司急缺人,明天你就来荣放集团上班,可以吗?”

秦宇一头雾水,明天就去上班?

从行车记录仪里,秦宇很清楚韩雪已经给徐飞通过气了。

而徐飞铁定是不会让自己进入荣放集团的。

“明天就去上班?”

秦宇惊讶的问道。

“没错,我们金融部出现了一起失误,那个组长被我们开除了,李总打电话了,让你来接替。”

“这……”

“你要是没问题的话,明天早上九点,办公室我们见。”

说罢,这个叫做刘组长的人就挂断了电话。

这算什么事情?徐飞怎么会让自己进入荣放集团呢?

尽管他在房产部,不在金融部。

但以他部长的职位,给金融部打个电话,就可以办成这件事情。

眼下秦宇突然收到入司的通知,竟然有些不知所措。

这里难道有什么阴谋吗?一场请君入瓮?

回到家中,韩雪的房门依旧紧闭,秦宇并没着急把这个消息告诉她。

“宇哥,你让我送的文件,已经送到晟鑫集团中。”

郭子发来了一条短信,秦宇不露声色的瞧着。

看来,今天事情的进度都很快。

心情大好,晚餐秦宇特意多炒了几盘菜,来庆祝自己第一步的布局。

而韩雪,还是耷拉着个驴脸,在生秦宇的气。

“老婆,还生我的气?”

秦宇试探的问着。

“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韩雪瞪了秦宇一眼。

第7章美女上级

放你妈的屁,那是因为老子不知道你和别的男人苟合。

如今知道一切的秦宇,怎能还像个“老实人”一样当个接盘侠呢?

“瞧你说的,我一直不都对你挺好的吗?”

秦宇露出伪善的笑容,说着。

“你在李广那待得好好的,来回折腾什么?”

韩雪颇为不满的瞪着秦宇。

“人往高处走,难道我能在李广那待一辈子吗?”

秦宇笑了笑,同时十分兴奋道。

“而且刚才荣放集团给我打电话了,告诉我通过面试了,明天就去上班。”

“什么?”

韩雪很惊讶,因为她在车内已经明确告诉了徐飞,阻止秦宇进入荣放集团。

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韩雪一时间气急,不知道说什么,放下碗筷,气鼓鼓的回到了房间当中。

秦宇心中冷笑一声。

韩雪啊,你如今做什么也没用了,就等着遭天谴吧。

吃完饭,收拾好碗筷,秦宇看了一眼时间。

按照时间推算,估计这时候刘娟娟应该收到了自己的那份文件。

不出意外,徐飞,今晚应该要遭殃了。

有趣的游戏不过刚开始,秦宇要以一个玩家身份,来让这对卑劣的男女,堕入深渊。

茶余饭后,秦宇坐在客厅当中看着新闻,已经晚上九点多了。

为了今天,秦宇还特意将女儿给送到了丈母娘家。

因为事情一旦暴露,徐飞一定会给韩雪打电话。

韩雪一定会质问自己,到时候,一出好戏就上演了。

难免会有些暴力的场面,到时候影响到女儿就不好了。

不影响到自己的女儿,这是徐飞的底线。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已经到了夜里十一点了。

韩雪的电话依旧很安静。

怎么回事?

在凌晨一点的时候,韩雪已经睡着了。

秦宇推开房门,看着韩雪的手机,很安静。

或许是刘娟娟还没拆开那份文件?

再等等吧……

事情早晚会暴露的,眼下只是时间问题。

第二天早上,八点半,秦宇就来到了荣放集团的金融部。

昨天给自己打电话的那个刘组长,十分热情的介绍着金融部的状况。

“前几天出现了一次投资失败的案例,客户损失了一些资金,影响很恶劣。”

“空下来一个组长的位置,李总想让你顶替那人,在那个岗位上。”

……

“我之前也出现过问题,你们为什么会选我呢?”

秦宇有些不解的问着,自己出现的那个失误,可以说是自己的人生污点。

甚至毫不夸张的说,他已经进入了行业的黑名单。

“这都是我们李总的安排,她说了,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刘组长一脸和睦的笑容,同时又对眼前的秦宇说道。

“对了,李总想见你一面,你去办公室找她吧。”

好一个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李总?这个李总是谁?”

秦宇搞不懂了,根据记忆,他还真就不认识荣放集团当中叫李总的人。

“就是昨天面试,坐在我右边的女人。”

当刘组长说完,秦宇恍然大悟,原来是她……

一个国企的部长,竟然亲自面试?

有够奇葩的…

刘组长带着秦宇兜兜转转,来到了部长办公室门前,敲了敲门,同时对着秦宇说道。

“进吧,李总在里面等你。”

进入办公室,秦宇打量了一番。

在这里,可以俯瞰很广阔的景色,宽广的落地窗显得非常大气。

装修风格是现代简约风,黑灰白三种简单的搭配,看上去很干净。

办公椅上,坐着一名颇有气场的女子。

有些傲娇的脸上,毫无波澜,淡淡的问道。

“为什么不想当组长?”

秦宇的确没打算继续在金融行业闯荡。

当你站的足够高之后,你会发现,金融行业里的水很深,深到能够随时淹死人。

“没什么理由,就是不想。”

李总的眼中流露出一丝惊讶,似乎没想到秦宇竟然这有性子。

“谢谢李总栽培,但我真不想在当组长了,没事情的话,我就离开了。”

“等等。”

一道颇为焦躁的御姐音叫住了秦宇。

秦宇转身,无奈的问道。

“还有事情吗?”

李总露出迷人的微笑,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别样的韵味。

很成熟,与青涩的韩雪截然不同,或许是职位的高度所导致的气场差距。

但秦宇对这种美丽的尤物,实在提不起兴趣。

自从韩雪绿了自己之后,他总感觉,美丽的玫瑰总是带刺的。

如果能重来,他发誓一定要找个普通点的女子。

那样,自己在家里也不用那么卑微。

李总沉默了半晌,说道。

“不当组长也行,那就当金融销售,没问题吧?”

御姐声音的味道,让人难以抗拒。

秦宇有些搞不懂,徐飞应该已经和金融部通过气了。

这个美女部长完全可以送个人情,直接拒绝秦宇。

犯得上得罪自己同级的部长,来成全自己吗?

况且秦宇又不是什么商业天才,虽说之前是小有成绩。

但他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自己根本犯不上让这个美女部长得罪徐飞。

难道这件事情其中还有什么别的因素?

“看一眼吧,入职合同。”

李总起身,修长的大腿,在黑丝的包裹下,显得格外诱人。

秦宇接过一摞文件,仔细的看了起来。

想着上次签署入职合同,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秦宇不禁想起了自己刚步入金融行业时的一点一滴。

“没什么问题,笔和印泥呢?”

秦宇没有察觉出这个美女上司的不悦,大大咧咧的问着。

或许是散漫久了,秦宇的做事风格,让李总很不爽。

“桌子上呢,你没长手?”

李总冷若冰霜,没好气的说着。

“哦。”

秦宇点了点头,这才发觉这个美女老总原来是有些生气了。

从进门开始,自己仿佛像是个领导,来视察一样。

确实没有员工的态度……

讪笑一声,起身来到桌前,签下了名字,盖下了指纹。

“金融部发生的事情,刘东组长应该和你说了,跟我来吧。”

李总走在前,婀娜多姿的步伐,浑身上下一种女王气息。

李总很美,这是事实,秦宇也没想那么多,连忙跟了上去。

兜兜转转,走进了一间硕大的办公区。

这里满是电脑屏幕,足足十几名员工,忙着接线,帮助客户购买股票,基金,证券。

“就这里了,你先帮我看看,我们这有什么需要改进的?”

李总停下脚步,瞥了一眼身后的秦宇。

“我一个小小的金融销售,提什么意见?”

秦宇耸了耸肩,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算是个人请求,不行?”

李总白了一眼秦宇,她还真就没见过这么油盐不进的家伙。

这句话倒打消了秦宇的担心,他现在,真的不想过的太累。

“根据我的了解,荣放集团金融部应该是在去年成立的。”

“所以,这些应该是全部职员了,根据刘组长的消息,这个交易所在半年内,出现了两起失误案件。”

“分组不够,组长压力大,员工压力更大,在这种高压工作环境下,难免出现失误。”

秦宇环顾了一圈,这里照比之前的工作环境,显然有些不如台面。

尽管这里是家国企,但这个金融部……瑕疵很多。

“压力过大?”

李总有些怀疑秦宇所说的这些。

从事金融行业,在交易所上班,哪有压力小的?

“没错,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这行没有压力小的。”

“但适当的减少员工压力,绝对是有好处的。”

秦宇说的倒是自己的肺腑之言,也算是自己从业这么多年的经验。

一个合格的交易所,它的员工,必然不会有太高的压力。

没有那么高的压力,自然也就不会出现所谓的人为失误。

“那你有具体的方案吗?”

李总似乎还想从秦宇的口中了解更多,但秦宇却摇了摇头。

并不是他没具体的方案,根据他的从业经验,他甚至敢保证。

在半年内,会让这个交易所步入正轨,但步入社会多年,他深知一个道理。

人怕出名猪怕壮,站得越高,就伤的越痛。

所以他选择了难得糊涂,摇了摇头。

交易所一旦出现了问题,首先承担责任的就是组长。

所以,他才不会在这里接下这么棘手的职务。

李总很不相信秦宇他没具体的方案,但看着秦宇这幅态度,到也没说别的。

“李总,刚要找你呢。”

突然,几名西装革履的男人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其中一位戴着金框眼镜的四十来岁的男子,说道。

“前一阵因为你们交易所员工的失误,导致了客户损失了八十万,我是来调查的。”

证监会的人……

秦宇能听到这个人语气的不善,似乎对李总很有敌意。

“孟园,这件事情客户没有追究责任,你来填什么乱?”

李总娇怒,颇为不满的说着。

孟园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幸灾乐祸的说道。

“事儿可不能这么说,这已经是一年内发生的第三起失误了,李总,恐怕这是你的失职吧?”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