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到深处情转薄)(苏熏晴齐宇轩)完整版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情到深处情转薄)(苏熏晴齐宇轩)完整版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情到深处情转薄

更新时间:情到深处情转薄比目鱼来源:zsy

小说《情到深处情转薄》的主角是苏熏晴齐宇轩,由作者“比目鱼”创作的豪门虐情小说,小说整体故事情节紧凑,内容有条理,是不可多得的一部佳作。全文主要讲述的是:曾经她爱他深入骨髓,二人他却置若罔闻。    误会让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远。    直到一切误会解开,他发现自己早已不知在何时,深深爱上了她。    却再也寻找不到属于她踪迹。...

《情到深处情转薄》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1章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在H市有座著名的剧影视基地,其中一条街道是颇有名的取景处,往常在这边至少会有三个剧组同时拍摄,今天却出奇的仅有一个剧组。

这个剧组人并不是很多,算上导演一共才十来个人,也不知道究竟在拍些什么。

镜头中一个女人吊着威亚,离近瞧你会发现她双手双脚都被捆着,正拼尽全身力气想要挣脱绳索,却徒劳无果。

“齐宇轩,你放我下来,尚梓锦是自己不小心被车撞到的,那不怨我。

”女人的声音带着丝丝沙哑,许是这句台词不知说了多少遍,说起来导演还真是狠心,竟让这么如花似玉娇滴滴的女人受这份苦。

坐在导演身旁西装革履的男人用不平不淡的语气说道“将她降下来,吩咐那边的车开过来。”

导演额头沁出了冷汗,“齐总,这万一要是出了人命……我……”

“放心,出了什么问题,有我顶着,你只管吩咐人去做就可以了。

”男人阴着一张脸,周遭的气温瞬间冻结。

导演打了个冷颤,缩了缩身子悄悄将身体向远离男人的方向挪了挪。

一向飞扬跋扈无法无天的导演,此刻仿若畏首畏脚的小媳妇,让跟在他身边的剧组工作人员很诧异也很不解。

那个被成为齐宇轩的男人是谁?

为何能让导演如此惧怕。

难道他是制片人?

可导演以往哪怕是见到制片人,也从未曾如此这般低声下气。

就在三个小时前,这个男人带着一个被捆成粽子的女人出现,问导演需要不需要替身演员。

而后这条街上其他拍摄的剧组,悄无声息莫名撤离。

跟在这位导演身边的工作人员那都是人精,自然看的出这位莫名奇妙出现男人,定是惹不起的大人物。

“啊!”女人出于本能发出惨叫声,眼看车子越离越近,依旧不肯妥协。

就在身体即刻要与车亲密接触的瞬间,女人被威亚重新吊起,错开了与车接触的高度,算是侥幸逃过了一劫。

“苏熏晴,你现在承认还来得及,下一次可不会这么好运了。

”男人一把拿起放在脚边的喇叭,对着吊在空中的女人大喊。

女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叫喊声惊得愣了片刻。

此刻她巴掌大的脸泛出青紫色,姣好的面容在恐惧的支配下变得色若死灰,显然被吓得够呛。

“我如果承认你就能放过我吗?”女人嘴角扬起一抹嘲弄的笑,喃喃细语不似对别人说,更像是在自言自语。

“苏熏晴,想说什么大声说!”男人察觉到女人嘴角微动,可惜离得远听不清。

“齐宇轩,再说一百遍也是一样,是尚梓锦自己被车撞到的,不关我的事!”苏熏晴突然被激怒,骨子里那股倔强劲,此刻显露无异。

“况且你既然不信我,还一次次虚情假意的问我做什么?你不是心里早有定论了吗!”

齐宇轩敛了敛眉,放下喇叭对着导演吩咐了几句。

只见导演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似惊慌似担忧更像是害怕,额头上的冷汗猝然增多。

导演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在齐宇轩犀利眼神的震慑下,最终妥协了。

忽见吊苏熏晴的威亚再次下坠。

苏熏晴苦笑了一声,选择闭上了眼睛。

凭借来自女人的第六感,苏熏晴意识到了危险的来临。

事不过三,想来这次齐宇轩是玩真的。

随着砰一声巨响,女人的身体受到撞击向一边飞去。

然后由于威亚产生的惯性再次与货车亲密接触,一次两次三次。

驾驶货车的司机连忙跳出驾驶室,吓得瘫坐在地上。

“你看这个剧组拍摄的真逼真,不知道正拍摄的是什么剧。”

“是啊,是啊,等到播放我一定要看。”

“你快看那个司机都吓尿了,哈哈。”

“血腥味挺重啊,这拍摄现场可真霸道。”

原本寂静的街道,不知何时挤满了来此参观的游客。

他们正对这一场景评头论足,当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与兴奋的观众不同,剧组十几个工作人员,各个面如死灰,胆子小一点的甚至如货车司机一般瘫坐在地上。

导演用袖口抹了一把额头的汗,他也算是见过市面的人。

可今天发生的事,却一再挑战他的极限。

约莫着齐宇轩也不过是想找了借口下台,导演转脸看向身侧的齐宇轩,试探的问“齐总,现在……怎么办。”

齐宇轩并没有理会导演的,阴着一张脸,目光始终没离开被威亚吊着的女人。

齐宇轩像是没听到导演说的话一般,依旧保持刚才的动作。

导演咽了咽唾沫再次开口打破沉默,“齐总,要不我们叫救护车吧,毕竟人伤的这么重。”

“她伤的重?”像是听到了极大的笑话,齐宇轩嘴角扯起一个弧度,眉眼弯弯竟突然大笑起来。

“她活该。

”丢下这句不咸不淡的话,齐宇轩起身大步流行走开,徒留导演站在原地惊慌失措,长开嘴只来得及发出一个“齐”字。

吊在威亚上的苏熏晴浑身染满鲜血,感觉胸口一闷随即吐出一大口鲜血。

她疲惫的睁开眼视线模糊,陡然察觉撞击自己的车,与那日撞死尚梓锦的大货车外形无异。

苏熏晴嘴角扬起一抹苦笑。

“她居然还在笑!”齐宇轩突然停住脚步,转身刚好捕捉到苏熏晴嘴角的笑意。

就这样让她死果然太便宜她了,拳头攥紧发出咔嚓咔嚓的声响,撤亮的眸子闪过阴翳,一个念头转瞬而逝。

而在此时的苏熏晴,意识变得逐渐涣散,往事如走马灯般,一幕幕在脑海中浮现。

眼眶快速被泪水充盈,受了伤的眼角在泪水的浸湿下发出钻心的疼,随后很快被其他疼痛淹没。

可无论是哪一种疼,都没能让苏熏晴重新清醒,一滴血泪从脸颊快速滑落,带走了她最后的眷恋。

顷刻间感觉身体变轻通体舒畅,过了太久笼中鸟的生活,惊奇发现自由的感觉竟这么好。

或许就这样结束也挺好,尚梓锦终究是你赢了。

 

第2章 抑郁症

对于能再次醒来苏熏晴是很意外的。

如今的她带着呼吸器,胳膊上吊着点滴,右腿和左手上打折石膏。

好在还有一双可以自由移动的眼,可惜脖子能转动的幅度有限,并不能将房间里的一切尽收眼底。

不知道是不是苏熏晴的错觉,在那睁不开眼睛的日子里,隐隐约约感觉有个人默默照顾着她。

那个人是齐宇轩吗?

哪怕知道不可能,苏熏晴还是不由自主的幻想着。

当一个面色发黄约莫三十多岁的女护工出现时。

那宛若飞舞在空中的彩色泡泡的期待,终于还是破碎了,不得不失落的承认,她又想多了。

原来这些日子照顾她的是护工。

是啊,齐宇轩是谁,怎么可能会屈尊降贵照顾她。

更别提,他一心只想让她去死。

病房里的陪护张姨,发现病床上的苏熏晴醒了,叫来了医生。

……

苏熏晴进入了康复期,而这期间齐宇轩并未出现过一次。

若是从前依照苏熏晴的性格定会失落、萎靡不振,而如今经历了一场生死,让她将很多事都看淡了甚至看透了。

比如和齐宇轩这场令她痛不欲生的婚姻,大概从一开始就是她错了,或许早该选择放手。

可,终究还是舍不得。

晴朗的午后休息时光,苏熏晴如往常一样回到病房小憩。

在康复中心她是恢复进展最慢的。

每次只要稍微一动,便会顷刻间涌出大量的虚汗。

陪护告诉她不要着急,每个人体质不一样,恢复的速度自然有快有慢。

想来也没有什么特别着急的事,苏熏晴心态平和接受了这件事后,便耐着性子每天坚持枯燥而又乏味的锻炼,一遍又一遍。

躺在病床上的苏熏晴并没有睡的太熟,感觉病房的门被推开。

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传来,听起来似乎不单单是一个人。

低沉的嗓音从头顶传来,“她康复的怎么样?”话语间没有任何温度,像是随意间的询问,仿佛躺在病床的人仅仅是一个在路上偶遇的陌生人。

这声音哪怕化成灰,苏熏晴也识得。

是他,几个月不见人影的齐宇轩。

“夫人因为流产对身体的伤害很大,所以康复的比较慢。”

“谁和你说她是我的夫人。

”齐宇轩眉头紧蹙,难不成这个女人在他没来的几个月里,在医院里乱说了什么。

医生被问的有些蒙,愣了片刻。

他记得很清楚做手术时,是这个男人签的字,如果不是夫妻他们还能是什么关系?

“这位女士的恢复的很慢,大概还需要半年到一年的时间才能真正痊愈。

”医生的脑筋转的很快,权衡下,选择了一个自认为无可挑剔的形容词用在苏熏晴身上。

齐宇轩嗯了一声。

门传来被打开的声音,脚步声逐渐远去。

“流产了,算你走运,不用我亲自动手了。

”齐宇轩丢了这样一句冰冷的话,推门离开。

苏熏晴睁开了眼,睡意全无,是什么时候她竟然怀了孕!

齐宇轩的意思根本就没想要这个孩子。

为什么他要这么绝情的对她。

她伸出手放在平坦的小腹轻轻摩挲,“妈妈真没用,竟然在失去你这么久后,才知道曾经来到世上的你,妈妈对不起你,妈妈真没用,没能保护好你。”

接下来的日子,苏熏晴如同被霜打蔫的茄子食不知味,也不再耐着性子按时按点的参加康复训练。

护工以为苏熏晴突然的落寞,是因为住院这么久没有家人看望,便寻了个空劝了苏熏晴几句。

苏熏晴硬生生挤出一抹浅笑面对护工,然后继续沉默。

从那之后苏熏晴似乎越发落寞。

接下来的很多了下午,苏熏晴会透过窗户看着外面景色,形色匆匆的人们,她说话的次数越来越少,绝大多数的时间都是沉默的对着窗外发呆。

护工担心苏熏晴出现心理问题,便自作主张找到了齐宇轩的电话,打算将苏熏晴的情况如实相告。

“喂,那位。

”电话接通,从听筒传来男人低沉的嗓音。

护工的心莫名慢了半拍,不由感叹这幅嗓音还,真是好听到让人陶醉。

“你好,请问是齐先生吗?”

对方沉默,护工顿了顿壮了胆子继续说道,“我是您请来看护苏小姐的护工,她最近情况不太好,一整天几乎不说一句话,如果这样下去可能会出现抑郁症,麻烦您尽可能挤出时间多来医院陪陪她。”

“是她让你打的电话?”

“不是的,因为我以前照顾的病人中,也出现过抑郁症的情况并且和苏小姐很像,所以我……”

电话出现忙音,对方显然已经挂断了电话。

到了下午六点齐宇轩赶到了医院,周身散发阵阵寒气,眼中布满红血丝,似乎是从很远的地方赶过来。

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又在搞什么鬼?

苏熏晴几乎将一整天的时间都用于发呆,前尘往事一幕幕在脑海中不间断循环。

本该用来午睡的时间被发呆霸占。

身体毕竟不是铁打的,终于到了极限,困意徒然袭来,便坐在轮椅上闭上眼打起了瞌睡。

恍惚间像被一双孔武有力的手抱起,靠在结实的胸膛,然后温柔的放在床上。

迷迷糊糊中苏熏晴陷入了梦乡。

只是睡的并不深,感觉像是有人在她头顶喋喋不休的说着什么,苏熏晴蹙了蹙眉,睫毛微微颤抖,沉重的眼皮并未睁开。

齐宇轩独特的嗓音传入苏熏晴耳边。

猝然一阵电流,顷刻间流变她的全身。

像是怕被发现自己已经醒过来,她刻意将呼吸的频率变慢,胸口微微起伏。

“等到这边康复的差不多,便直接给她转到精神病院就好了。”

他竟要将她转到精神病院,苏熏晴藏在被子里的手,抓紧了被单,她以为自己早已练就了铜墙铁壁。

这句话却如同一把刀,轻易刺穿她的盔甲狠狠插进苏熏晴的心窝。

她为了他刚流了产,他居然要将她送进精神病院!

面对齐宇轩的回答,护工怔愣了片刻,虽然这位先生提出的方法,确实是最直接有效的解决方式。

可为什么让人听了之后觉得周身莫名的冷,护工张姨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

“其实苏小姐目前只是有抑郁症的倾向,若是您多陪陪她或许她会很快好起来的,并不一定非要到精神病接受药物治疗。”

扫了眼,一脸愧疚的护工,齐宇轩继续说,“我会联系她的主治医生,等到她这边恢复的差不多就送她进神志病医院。”

其中神志病三个字咬的极重,随后转身离开。

护工紧随其后,叹了一口气,掖了掖苏熏晴身上的被子,便也离开了病房。

病房里又剩下了苏熏晴一个人。

齐宇轩看起来是铁了心要将她关进精神病院。

脑海中不由自主浮现出,齐宇轩那张帅气逼人的脸,甚至连轻蔑的眼神、高挺的鼻子、微微扯起笑意的嘴角,每个细小的画面都那样清晰。

以齐宇轩的地位,根本不需要鉴定,便能轻而易举将她苏熏晴丢进精神病院。

这下可如何是好,若是被送进精神病院,怕是一辈子都别想,再出来过正常人的日子。

苏熏晴可以想像得到,按照齐宇轩的脾气即便是在精神病院里,她苏熏晴也别想过一天好日子。

苏熏晴双手抱住头喊了一声“不”,她不要这样的生活。

 

第3章 是巧合吗?

自从那天齐宇轩来过。

接下来的每一天,护工每天都会推着苏熏晴到医院附近的公园,美其名曰散散心有助于康复。

最近公园的花开的格外好,朵朵娇艳欲滴美不胜收,从期间走过便能味到淡淡的香气。

而苏熏晴却无心欣赏。

在来回的路上,护工会不厌其烦极力寻找着话题,偶尔苏熏晴也会应上一句,用以证明当下的自己精神是正常的。

几次三番后,苏熏晴开始唤护工为张姨,护工张姨也对苏熏晴的称呼从苏小姐变成了小晴。

和护工张姨熟悉后,苏熏晴发现张姨每天下午借着她午休的时间,都会消失一段时间。

待发现苏熏晴在她不在的几个小时无异后,渐渐推迟到晚上吃饭才会回来。

这刚好是苏熏晴所期望的,没有人来监管她,一切刚刚好。

在护工不在的宝贵几小时中,苏熏晴都用在了偷偷练习。

心中悄悄打着小算盘,计划在外人没留意时偷偷溜出医院。

护工张姨回来了,带回来了晚餐。

“小晴,那里不舒服吗?怎么脸色这么不好!”

苏熏晴扫了一眼张姨拿回来的晚餐,并没有什么胃口,指了指轮椅。

护工张姨将苏熏晴抱到轮椅上,推着她出了病房。

“在医院的日子确实挺无聊的……”

在医院的过道,张姨推着苏熏晴在过道里走了一圈。

看起来张姨和每个病房的人都很熟悉,见到人便打招呼还会向那些人介绍苏熏晴。

突然一阵剧痛自小腹袭来。

“张姨,前面是洗手间,推我进去。”

“小晴,你怎么了。”

苏熏晴关上了公厕的门,果然和猜想的一样是亲戚来了。

“张姨,你帮我回去取一下生活必需品吧。”

护工张姨听到这句话并没有明白是什么意思,终于苏熏晴再三解释下明白过来。

“小晴,你别着急,我去去就来。”

“没事,张姨你不用着急,我没事。”

护工张姨应了一声便离开了。

似乎过了许久,张姨仍没出现,苏熏晴心中有些许的不耐烦。

不是吧,说不着急还真不着急了?

公厕门被推开的声音传来,苏熏晴心中有小小的雀跃,这次总该是张姨回来了吧。

“张姨”两个字苏熏晴还没来得及说出口,便听到两个柔柔弱弱的声音传来。

“你听说了吗?曾经照顾603号那个自杀小姑娘,不负责的护工又出现了。”

“我感觉那个阿姨人挺好的,那个女孩是自杀,怎么能怨人家护工呢。”

“怎么不怨她,护工的职责就是照顾好病人,如果她真的尽心尽职看护那个小姑娘,为什么没能在自杀之前阻止呢?”

说这句话的护士像是不解气继续说道,“那个女孩才十八岁啊,你是不知道那个女孩长得可漂亮了,可惜出了意外失去了双腿,开始她很配合治疗的,可是后来突然间不说话了,我当时还跟那个护工说让她多关心关心那个孩子,你才她怎么说?”

“那个孩子当时得了抑郁症,这不怨那个阿姨。

”其中的一个护士打断了,对那个护工怨气很大的护士。

“切,哦对了,那个护工这次陪护的那个病人似乎也是腿出了问题,你说会不会重蹈覆辙啊!万一再出意外,又会影响咱们医院的名声。”

另一个护士沉默了,还准备继续吐槽护工的护士撇了撇嘴,“算了还是不和你说了,反正那个护工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善良。”

最讨厌这种说话吊起人胃口又不说全的人。

也不知是谁起的头,两个人的话题便从护工失职事件聊到了明星又从明星聊到了包包。

女人的思维还真是跳跃。

直到这两个碎碎念的护士的声音渐行渐远,又过了几分钟,护工张姨终于回来了。

她喘着粗气,“小晴我……我回来了。”

苏熏晴从护工张姨手中接过生活必需品。

“怎么这么久?”听过刚刚两个护士的对话,苏熏晴的心情有些复杂。

要知道张姨是齐宇轩找来的,那么张姨之前对她的好是不是别有用心的。

或者说齐宇轩找来张姨,就是为了将她送进精神病院?

“我在病房里找了一圈,发现没有,便跑到了便利店去买。”

苏熏晴推开了门。

护工张姨推着苏熏晴向病房走去。

一路上苏熏晴紧蹙的眉都没再舒展开,张姨几次张开嘴想说点什么最终选择闭上嘴咽了回去。

这顿饭吃的很压抑,张姨时不时抬起头偷瞄苏熏晴,又很快低下头默默嚼饭。

“推我到公园转转吧。”

护工张姨应了一声好,又看了看外面的天气,从柜子里拿出一件风衣披在苏熏晴身上。

已经有多久没有人这样关心过她了,苏熏晴心中有一块地方莫名柔软下来。

如果可以她真的不愿怀疑张姨,可是张姨真的值得她信任吗?

“小晴,今天外面冷,咱们透透气就回去吧。”

“张姨,我想问你点事。

”苏熏晴权衡再三还是决定给张姨一个解释的机会。

“你从前照顾的病人里是不是有得过抑郁症的。

”苏熏晴尽量让自己说的话显得平静。

护工张姨听到这句话,推着轮椅的手莫名颤抖了一下。

苏熏晴的眉皱的更深了。

“那么您觉得我是不是也得了抑郁症?”

护工张姨长吁了一口气,“张姨给你讲个故事吧。”

苏熏晴本想打断张姨,低头看见披在身上的风衣,到嘴边的话又硬生生咽了下去。

如同苏熏晴猜想的那般,那个自杀的女孩确实是张姨陪护的对象。

从张姨嘴中苏熏晴得知那个女孩是一个坚强勇敢的女孩,哪怕是遭遇了意外也并没能打击到她。

直到那个女孩的男朋友提出分手,女孩才一下子变得沉默寡言不苟言笑。

女孩子失恋了心情不好在张姨看来是很正常的事情,便没放在心上。

以为只要留给女孩足够的时间,她会自己走出那失恋带给她的伤痛。

后来有一天女孩突然说想吃学校那边小吃街的章鱼丸,张姨便特意打了车去那边买。

再回来时门被反锁,她找到护士要了钥匙推开门,只看见白色的床单染上鲜红一片,女孩竟用水果刀割腕自杀了。

女孩的父母自然不准备放过护工张姨,甚至向法院提起了诉讼,好在女孩在自杀之前留有遗书张姨才免于入狱。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