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高战神王二狗子小说-林渊王婉秋至高战神全文阅读

至高战神王二狗子小说-林渊王婉秋至高战神全文阅读

至高战神

更新时间:至高战神王二狗子来源:ZW

林渊王婉秋是小说《至高战神》里面的主角,本小说的作者是王二狗子,这本小说的主要讲述的故事是:五年前,他遭人陷害,被迫入伍边疆。母亲产业被夺。爱人一家受尽屈辱。如今,他已是万人之上看他长缨在手,指点江山...

《至高战神》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一章潜龙出渊

夜色渐浓。

一名男子走在庆市的街道上。

他气宇宣扬,拔地倚天,一双温润如玉的眸子,却闪烁着锋不可当的气势,五官分明如精心雕刻的艺术品一般,有棱有角的脸俊朗异常。

他走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却也是如此醒目。

不过今晚,却没人注意到他,所有人都在兴奋的谈论一件事情。

"你知不知道,南渊神将只用了一天的时间,就解决了边陲战事?"

"切,整个华夏谁不知道?而且我还听说,这两天上面有大动作。你莫非忘了,一年前面对数国联军的挑衅,是他独行南下,一夜灭掉指挥营所有将领,真的太屌了!"

"哎,早知道,我也该入伍,要是能有幸跟随神将,我死而无憾!"

"拉倒吧,就你?"

男子听着耳边的讨论,嘴角扬起一抹微笑。

五年戎马,战功显赫,就在前段时间,十万阿三战士数次肆虐我国边防,甚至跨过边境线进行突袭,就是他率一千黑甲出征,直接荡平十万阿三!

也只有他,能在一夜之间做到此事!

他,叫林渊。

是他,出征边陲,荡平侵略!也是他,暗夜潜行,扼杀挑衅!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华夏大地,无双之人,正是被赐封号南渊的,无敌神将!

"庆市,你还是没变。"

林渊喃喃道,自言自语间,他走到了一栋十分老旧的楼房下。

他皱了皱眉,登上了六楼,来到一件房门外,轻轻的敲了敲门。

许久,门才缓缓打开。

开门的是一个肌肤苍白,脸色晦暗无光的妇人,她看着林渊,先是一愣,接着捂着嘴巴,眼中不断涌出泪水,湿透了双手。

林渊双目血红,轻声说道:"妈,儿子回来了。"

她,就是林渊的生母,唐宁。

唐宁不住点头,情绪十分激动:"渊儿,真的是你?"

"妈,是我。"林渊心如芒刺,声音嘶哑。

五年戎马,不破不还。

如今荣归故里,却发现自己母亲住在如此简陋的地方,林渊心如刀绞。

"妈,我们进去说。"林渊强行露出一个笑容,扶着自己母亲到房间的沙发坐下。

"你成熟了,也黑了不少。"

唐宁坐在沙发上,温柔的看着自己的儿子,手颤抖着轻抚过林渊的脸庞,她的眼中,又发起泪光。

林渊问道:"妈,唐家人怎么会让你住在这里?你脸色这么差,是不是生病了?"

"我没事,住这里挺好的,安静。"

林渊母亲,是庆市豪门唐家的千金小姐,却不知为何,沦落至此。

嘭----!

就在这时,房门突然被踹开。

"我说,你这老不死的什么时候才能签字?"

"我们唐家待你不薄吧?还给你租房子,每个月给你五百块生活费,你怎么就不知道感恩?我唐军叫你一声XY,这些年不辞辛劳替你忙上忙下,希望你对得起我的一片孝心!"

一个青年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屋,嚣张的说道,却突然看见沙发上坐着的林渊,先是面露疑惑,接着瞪大双眼,惊讶道:"你...你是林渊?!"

林渊皱眉,站起身看向青年:"唐军,别来无恙。"

"呵,没想到你没死,居然还回来了。"唐军皱了皱眉,接着冷笑道,"也好,你帮我劝劝这老东西,让她把盛景集团的地皮交出来,我合同都带了,快点签字,这破地方,我一刻都不想呆!"

唐军说完,把一份合同重重的摔在茶几上。

啪的一声,吓得唐宁身子一抖。

"唐军,这是我最后的一点东西了,你行行好,现在渊儿也回来了,就留给我们母子俩吧。"

唐宁祈求道。

"留给你们?简直笑话。"唐军嗤笑道,"你现在年龄大了,又有病,指不定哪天就死了,况且,唐家能接管你那块地皮,是你的福气,你也不想想,当年拒绝爷爷安排的亲事,非得嫁给一个废物短命鬼,又生了一个废物儿子,你以为唐家还能待见你?"

"对了,爷爷还说,你就算是死了,也进不了唐家的祖坟!"

"你...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唐宁一双眸愤恨地瞪着他,脸色气得惨白。

"老不死的,跟老子闭嘴,赶紧签字!"唐军不耐烦。

林渊冷冷的看着这一切,回忆,不断往从前延伸。

......

"渊哥,我能去你家过年吗?"

"渊哥,你能不能给我点个外卖,我饿..."

"小军,我要走了,我母亲就交给你照顾了。"

"渊哥,你放心,我一定照顾好XY。"

......

他没想到,以前天天跟在自己屁股后面,自己最信任的弟弟,竟然变得如此混账,两面三刀,背信弃义!

更让他心寒的是,唐军竟敢如此对待自己的母亲!

"唐军,趁我还顾及往日的情分,你趁现在赶紧滚。"林渊身边围绕着一股冰凉的气息,让人不寒而栗。

"你?一个外姓人?来管我们唐家事?敢这么跟我说话,我他妈给你脸了?一个臭当兵的卵蛋废物!"唐军眉毛一扬,并不惧怕林渊,"是,我以前是叫你一声哥,但那时候你家有钱啊,现在?你在我看来连条狗都不如!"

"要不这样,我这个人也念旧。"唐军的眼睛里闪射着凶光,脸上浮出恶毒的狞笑,"你趴在地上,给我磕几个响头,并且大喊三声我是废物,再把我鞋底舔干净,今天我发发善心,就让你们母子好好团聚团聚,如何?"

唐军说完,一口唾沫吐在茶几上!

林渊看着他,竟然无法将此时面目可憎的唐军与五年前重叠。

"怎么,怂了?哈哈哈,老不死的,看看你这个废物儿子!连话都不敢说一句!"

唐军见林渊没有说话,直接朝唐宁走去,拉住了唐宁的手,想让她强行画押!

"别给脸不要脸,快点跟老子签!"

就在这时,一直大手出现,直接揪住了唐军的头发,然后用力的往后拉!

啊---!

唐军惨叫一声,顺势倒在了地上!

"唐军,你知道你现在的行为叫什么吗?"林渊甩掉手中带血的头发,接着一脚踩在唐军胸膛上,"叫找死!"

林渊说完,不等唐军反应,又是重重一拳击打在他脸上!

一拳!

鼻骨断裂!

"这一拳,打的是你忘恩负义!"

两拳!

门牙全部掉落!

"这一拳,打的是你包藏祸心!"

三拳!

"这一拳,打的是你恩将仇报!"

三拳击中,唐军头一歪,已经是不省人事...

林渊提着已经昏厥的唐军,就像提着一只死狗一样,直接丢到了门口。

"渊儿,你怎么能打他,他好歹是你弟弟,要是唐家人知道,我们..."

林渊看着惊魂未定的母亲,蹲下身轻抚着她的手,"妈,不用担心,走,我送您去医院。"

"不用浪费钱,我没事,家里正熬着药。"

林渊笑了笑,背过身:"妈,我背您!"

 

 

第二章封号:至高!

庆市中心医院。

十二楼独立病房。

林渊带着唐宁做完了检查,此刻正在病床边给唐宁削着水果。

"妈,我走之后,怎么会变成这样。"

林渊将削好的苹果切成小块,递给唐宁。

他看着母亲眼中闪着幸福的泪光,自己心中也很满足。

"哎,你走之后,唐军还不是这样,一直鞍前马后的照顾我,我对他也很放心,加上我身体不好,就把所有的事情都交给他打理。"唐宁无奈的笑了笑,"谁知,他居然是一条白眼狼,趁我在家养病,竟偷偷的把我所有的资产都过到了他名下,包括我之前的房子,现在就只剩盛景集团的那块地了。"

"那唐远他们呢?什么都没做?"林渊问道。

"你大伯...哎..."唐宁摇摇头,神色十分落寞无助。

林渊明白,母亲承受的这种痛苦是那样锐利,那样深刻,又是那样复杂,那样沉重。

他低着头,不让母亲看见自己的脸。

因为此时的他,紧扣的手指已经青筋暴起,怒不可遏的表情嗜血般可怕,仿佛下一秒就要爆发。

就在此时,病房外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到近。

林渊平复了一下情绪,抬头看向门口。

病房门被推开,首当其冲的就是唐军,此时他脸上缠着厚厚的一圈纱布,只露出一双眼睛。

"爸,他们在这里!"唐军含糊不清的说道,眼神中充满了恨意,"林渊,你一只狗竟然敢咬我!我今天不弄死你,我不姓唐!"

随着唐军叫声的指引,从门外进来一中年男子,这人长得魁梧高大,留着平头,铜铃一样的眼睛,瞪起来让人害怕。

这位,就是唐军的父亲,唐博,是林渊的二舅。

唐博看着林渊,眼中闪过一丝厌恶,脸色却挂着微笑说:"渊儿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跟二舅打个招呼,我也好去接你啊。"

笑里藏刀,绵里藏针。

这唐博,儿子被打得惨不忍睹,自己却还能若无其事,还真是能忍。

林渊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他。

"怎么?见到二舅了也不大声招呼?小妹,看来你这儿子出去这么多年,依旧是个废物!莫非这狗东西忘了,当年为什么会去当兵!?"

唐博露出一丝冷笑,"今天回来,把小军打成这样,就是你送给我的大礼!?这样吧,别说二舅不关照你,你今天留下一条腿和一只手,我便不再计较,否则,你们母子俩休想走出这道门!"

"你不跟我计较?"林渊平静说道,"我五年前入伍,走时把母亲托付给最信任的兄弟,结果呢?"

"趁我母亲生病,夺取她的产业,连她的住房你们都不放过,如果不是地皮还没到手,怕是连房子也不会给她租吧?"

"唐博,难道你忘了,当年你在外面欠下了五百万的赌债,是谁替你还的?"林渊走到唐博面前,面色深沉,身上散发着凛冽的杀气。

唐博可算是见过世面的人,然而此刻他只觉得背脊都窜过了一丝寒意,不敢言语。

"狗杂种,你还敢这样跟我们说话!?"唐军将手往桌上一拍,大声怒斥道,说完,一拳朝林渊挥去。

林渊面露讥笑,稍一侧头,躲过了唐军的攻击,接着顺势一脚将他踢倒在地!

唐军顿时痛苦不堪,不断哀嚎。

林渊转头看着地上躺着的唐军,"不愧是有其父必有其子,难道你也忘了,当年你车祸住院,是谁没日没夜的照顾你?"

"现在,你们竟然还有脸对我说计较两字?"林渊气势凛然,病房中突然莫名的掠过一股寒流,"你们说,这叫不叫自寻死路!?"

"渊儿,别说了..."唐宁拉着林渊的袖子,她痛苦地歪着头,不然眼泪流出。

"妈,别担心。"林渊拍了拍母亲的手背,走到病床边坐下。

足足过了十几秒,唐博才回过神,他没想到自己竟然被一个小辈的气势,压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好,好你个铁废物!还敢动手!"唐博恼羞成怒,"你...你没资格跟我说话,今天,这个合同,唐宁你签也得签,不签也得签!!!"

唐博话音一落,门口冲进来几名身穿黑衣的彪形大汉,一个个怒目圆睁,气势汹汹。

唐博走到林渊面前,做出一副德高望重的长辈样子,拍了拍林渊肩上的灰尘,狞笑道:"在边疆混了几年,没混出一点名堂,倒是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了,今天你们母子俩就在黄泉路上结个伴!"

啪!

唐博拍了拍手,仰起头命令身后的保镖,"去,把这小废物往死里打,打死了我负责!然后再把这女人的手指一根一根的砍下来,按在合同上!"

几名保镖领命,咄咄逼人的朝着林渊母子冲了过来!

林渊见势,竟觉得有些好笑。

堂堂南渊神将,气吞山河,曾一人潜入边陲,为救出一名部下孤身一人战斗一天一夜后逃出数万敌人的包围圈,接着为了掩护部下逃走,独自一人守在峡谷入口处,硬生生击退了数千追兵!从此一战封神!

正可谓一身转战三千里,一剑曾挡百万师!

然而此时此刻,唐博竟然叫几名保镖就想取他性命,这怎么能让他不想笑?

踏踏踏--!

这时,又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

唐博叫停保镖,疑惑的看着门口,问道:"不是告诉你少叫点人吗?这里毕竟是医院,人多眼杂!"

"爸,我...也...不清楚。"唐军一说话,就疼得龇牙咧嘴。

两人正在疑惑,一名身穿特殊作战服,美足上套着厚重的军靴,提着一沓印有绝密二字的文件袋的貌美女子,带着几名卫兵推门而入。

女子在剪裁得体的军装包裹下,身材体现的淋漓尽致,尤其是上半身的一对饱满,让人目灿,最让人注目的是其肩上竟别着两块从未见过的特殊肩章,足以见得此人的尊贵程度。

"去你妈的!你们是哪个单位的!?进来做什么!?"唐博一脸不满,语气阴寒。

然而,女子直接忽略唐博,一眼未看,直接拿着文件走到林渊面前,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然后毕恭毕敬的禀告,"今晚有个重大文件要发布,属下提前来通知您,要属下现在汇报吗?"

"文件?什么文件?"唐博也不是弱智,他看不懂女子肩章的含义,但至少能认出这是作战服,所以留了个心眼,怪声怪气说:"我是唐氏集团的唐博,你们与我集团的退休人员有什么文件要汇报?如果有,也应该跟我汇报!"

女子皱着眉,回头看了唐博一眼。

唐博心中一喜,面露冷笑,看样子自己的身份镇住了这女子,正准备开口讥讽,却看见女子转过头,并未理会自己。

他还想出声,然而,这位唐氏集团的高层,在这个年龄阶段竟然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半截身子入土!

此时此刻,这层楼的所有人,都听见了一个声音传来。

这,是他们这辈子最大的幸运,能够成为见证华夏历史的一员!

"顶峰文件,今天晚上十二点后,您将正式成为神将之首,统领华夏神将,加赐封号:至高!"

 

 

第三章你们,安排后事吧!

唐家父子此时双脸懵逼。

顶峰文件?

南渊神将?

是那位一日破掉边境战事,让虎视眈眈的外来之敌闻风丧胆,护国周全,保民安生的国之脊柱!?

这...

"你...你们没有搞错吧?这个废物是南渊神将?"唐博面露疑色。

"哈哈哈,这傻逼还找人演戏,你说你装谁不好,非要装南渊神将,你连一条狗都不如,配么?"

唐军更是出言侮辱,仰头大笑。

可当唐军笑完,低下头的时候,眼前出现了四个黑漆漆的洞口,直接对准了他们的脑袋,几名卫兵对单手持枪,怒目而视。

"南渊大人,要不要肃清现场?"女子开口询问,她的一对眼睛如冰球,射出冷冷的光。

"不用,几只蚂蚁而已。"林渊淡淡道,"你接着汇报。"

"这一次只是警告,南渊神将不容任何人侮辱,如果你们再出言不逊,扳机绝对会扣下!"

女子警告完,接着对林渊恭敬道:"另外,世界上已被承认的一百七十个国家,向您发来祝贺,祝您荣登圣位!另附,鉴于南渊神将情况特殊,上任宴会特批在庆市进行!"

林渊眉头紧皱,他知道这册封意味着什么。

神将之首,就等于其他神将的教官,负责培养新一代的神将。

老领导,你这样做就不对了吧?

不是都答应让我功成身退,衣锦昼行,现在给我整这一出?

"南渊神将,老领导还等着您回复呢。"女子笑吟吟,出言道。

林渊此时虽然心中不爽,但是对于如同自己亲爷爷的老领导所下的册封,还是不能拒绝,他平复了一下心情,站起身,面容肃穆。

"南渊,遵命!"

他,是唐宁从小拉扯大的孩子林渊,也是迄今为止,仇人最多,爱戴之人也是最多的南渊神将,林渊!

东南西北,四方对敌!

谁能披肝沥胆,安内攘外,唯我林渊!

现在,荣誉加赋,更是成为神将之首,这下,唐博父子真是闯下了弥天大祸。

然而,林渊坦然自若,并未理会瘫倒在地的唐博,更没有看一旁瑟瑟发抖的唐军,而是缓缓的走到窗前,看着高楼夜色,霓虹闪耀。

他眼含惆怅,喃喃自语。

"庆市,我林渊,回来了。"

病房内的气氛几乎静止,与此同时,病房外的全国,已经是呼声四起,当林渊接受册封的同时,这道消息就通过各种途径,被世人所知,几乎全球同步。

就连林渊他们所在病房的电视里,都在播放这一则轰动全国乃世界的重磅新闻。

"现在插播一条重要新闻,经顶峰商议决定,在今日凌晨二十四时,南渊神将正式成为我国神将之首,封号至高,下面是播报各国发来的贺言..."

唐博表情一阵扭曲,脸色从正常到煞白,从煞白到铁青。

他内心无比震撼,他完全不敢相信,以前的一个废物,如今竟然成为万民拥戴的南渊神将!

而且才仅仅五年的时间!

"我竟然...竟然得罪了...南渊神将!?"

咚----!

唐博终于认清了现实,重重跪倒在地!唐军看见自己父亲做出这种举动,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流下,牙齿打颤,大汗涔涔。

"你们这些蠢货!还站着干嘛,还不向南渊神将跪下谢罪!"唐博对自己儿子和身后的一众保镖怒吼。

咚咚咚--!

跪地声接连响起,唐军也跪倒在地,此时的父子俩,已经没有当初的飞扬跋扈。

"林渊,原谅二舅,二舅真不知道你是南渊神将,之前有冒犯得罪的地方,都是我们的错,你千万别跟我们计较!"

唐博一遍又一遍的磕着头。

"军儿,还不跟你哥哥道歉!"

"渊哥,对不起,我错了,你原谅我,你原谅我..."唐军磕头如捣蒜,脸色惨白,身子抖个不停。

这位年轻人声音颤抖,他想到之前自己所做的一切,心中满是恐惧和害怕。

数遍整个国家,又有谁敢说南渊神将是废物,是狗?!

又有谁,敢剥夺神将母亲所有资产?!

恐怕,也只有唐军了。

"我们真的不是有意的..."唐博的话音中,都带着哭腔。

林渊并没有说话,依旧看着这座让他失去所有的城市。

往事如同潮水涌上心头,他的根在庆市,他成长在庆市,他也曾经坠落在庆市。

良久,他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说道:"唐家,好一个唐家啊...唐博,我给你一个机会,现在马上叫唐家的所有人在家里等着我,我...想见一见。"

"你这..."

唐博脸色大变,身子抖个不停,莫非这位外甥,现在就要开始报复了?

如果这事情不拦下来,唐氏集团绝对会被清扫出庆市,他们的命运,可想而知。

"小妹,二哥不是人,二哥利欲熏心,你劝劝渊儿,饶过我们唐家!"唐博极度慌神,跪着朝唐宁挪近两步。

"唐博,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我的话,不会说第二遍!"

林渊转过身,走到唐宁的病床前坐下,挽起袖子,拿出一个苹果开始削皮。

他的手臂肤色乍看执下异于常人,仔细一看,原来凌乱的异色是一道道大小不一,颜色不同的疤痕,在手臂上起起伏伏,相互交错叠加,看得人触目惊心。

"渊儿,你受苦了..."唐宁伸出手,颤抖着抚过儿子的手臂,眼神中充满了心痛,作为一个母亲,林渊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她的儿子。

"妈,我不苦。"林渊微微一笑,将切成块的苹果喂给唐宁,自己也吃了一块。

这还是只一只手臂上的伤痕,如果林渊脱掉上衣,唐宁怕是吓得会晕厥过去。

五年戎马,杀伐四方,这一道道狰狞可怖的疤痕是勋章,也是见证。

每一道伤痕落下,他就抵御了一次外敌入侵,每一次皮开肉绽,都是为国为家。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都是有人在为你负重前行!

"唐博,在苹果吃完之前,如果你还没有联系好..."林渊顿了顿,转头看向他,剑一般地浓眉,眼光深沉。

"那只有委屈你们父子俩,准备交代后事吧!"

林渊说完,身上散发出凛冽的杀气,整个病房,温度骤降!

杀机四起,如刀似剑!

哒哒哒哒...

林渊用手指轻轻的敲着桌子,每一次敲击声,都像是死神索命的倒计时!

跪在地上的唐军直接小便失禁,吓得晕厥过去!

唐博恐惧的心随着这令人不安的旋律一起颤抖,"给我一晚上的时间,明天...明天一定把他们叫回来!"

林渊站起身,掠过唐博,对女子说道:"地方脏了,帮我母亲换一个病房,留两个人看着,我怕她被打扰。"

"对了,你们记住,谁要是泄露了我的身份,后果是什么,你们应该清楚。"林渊这才冷眼扫过唐博。

"是,你放心,我们绝对不会说..."唐博战战兢兢,"我现在就去联系..."

唐博见林渊没有阻拦,立马手脚并用从地上爬起,招呼那些跪着的保安把唐军抬走。

"妈,我有个问题想问您。"唐博父子走后,林渊开口问道。

"渊儿你说。"唐宁微笑,摸了摸林渊的头。

林渊眼神温柔,似乎是陷入了回忆中。

"婉秋,她还好吗..."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