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傅沁沁陆心柔霍容琛的小说名字《放弃你,抓紧你》小说在线免费全文

主角傅沁沁陆心柔霍容琛的小说名字《放弃你,抓紧你》小说在线免费全文

放弃你,抓紧你

更新时间:放弃你,抓紧你孙静来源:wyy

这本已完结小说《放弃你,抓紧你》讲述了傅沁沁陆心柔霍容琛之间一系列的故事,大神作者孙静通过对二人感情经历的细致化描写,让读者对小说欲罢不能。......

《放弃你,抓紧你》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1章我不会离婚

  “摁住她。”

  傅沁沁听到丈夫霍容琛冰冷的声音,激烈地挣扎着,颤抖的声线携着哭腔,“容琛,不要……那是我们的孩子……”

  可她的双膝还是被掰开。

  口罩下的俊容不为所动,霍容琛拿着器具,探近她。

  当冰冷的仪器搅弄。

  傅沁沁绝望地闭上双眼。

  耳畔是霍容琛漠然的话:“傅沁沁,当初你和你爸找这么多人害心柔,现在,是你罪有应得!你欠心柔的,这辈子都还不清!”

  面色惨白的傅沁沁突然睁眼,倔强地嘲讽,“你那‘冰清玉洁’的陆心柔,不是没死吗?”

  “你!”

  霍容琛面色铁青,猛地用力。

  霍容琛是个完美的医生,完美地为她做了第三次手术,并且让她全程感受失去孩子的痛苦。

  当傅沁沁软着腿下手术床,却亲眼看到霍容琛递到眼前的血肉。

  她跪在地上,泪水盈眶,“霍容琛,我恨你!”

  “是吗?”霍容琛机械般扔下托盘,“希望你不会过几天,跪下来,说爱我。”

  傅沁沁试图捧起那团东西,最终受不了刺激,扒着垃圾桶,又吐又哭。

  十八岁时,傅沁沁一时心软救了霍容琛。

  这一年,她三十岁,因为他,失去了第四个孩子。

  她头胎,陆心柔出现那一年,是双胞胎。

  十二年的陪伴,敌不过陆心柔自导自演的一出戏!

  傅沁沁哭得肝肠寸断,最终晕倒在垃圾桶旁。

  醒来时,衣服还是沾血的病服,姿势狼狈,她看起来像是衣不蔽体的疯女人。

  呵。

  霍容琛都没想过给她盖床被子。

  她艰难地爬起来,颤抖着摸起手机,通知助理给她送套衣服——半年前,父亲意外车祸后成半身不遂并且失忆,她必须撑起傅氏集团。

  是夜。

  傅沁沁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等着她的却是霍容琛寄来的第十六份离婚协议。

  从孩子没了那天起,一天一份。

  霍容琛对她心狠手辣,却对陆心柔百依百顺,迫不及待迎娶千人枕过的陆心柔呢。

  傅沁沁冷笑,拿着协议坐在沙发上,拿起茶几上的打火机,对准烟灰缸,熟练地烧了这份离婚协议。

第一次手忙脚乱,还会烫手。

  十六遍了,她已经熟能生巧,却还是心痛。

  她还是爱他。

  “小姐,吃饭了。”张姐放好餐具,愁眉不展,“我给你熬了补汤,来,趁热喝。”

  张姐是傅家的老佣人,傅沁沁跟霍容琛结婚后就跟着照顾,见证傅沁沁婚姻不幸。

  傅沁沁根本没什么胃口,强撑着走到餐桌前,扯起笑脸,“谢谢张姐。”

  毕竟,父亲车祸后,张姐是唯一关心她的人了。

  傅沁沁刚准备动筷,手机铃声响起。

  她担心是合作方,放下碗拿起手机,看到“霍容琛”三个字后眸光闪烁,最终甩开手机。

  对方锲而不舍。

第三次后,傅沁沁接起,坚定地说:“霍容琛,我不会离婚,我要你心爱的陆心柔,永远是令人作呕的存在!”

  第2章喝醉

  “我喝醉了,你来接我。”

  醉酒后的霍容琛,理直气壮地差使傅沁沁。

  傅沁沁气笑,“霍容琛,我是傅沁沁,不是陆心柔。”

  “我知道你是傅沁沁。”霍容琛抓起酒瓶,怼嘴猛灌,“只有傅沁沁,才会下贱地照顾喝醉的我。”

  白月光陆心柔,当然是要供起来。

  原来,她以前任劳任怨、尽心尽力地照顾他,他反而觉得她“下贱”。

  心痛再次不可遏制。

  傅沁沁放狠话,“我不会来接你。”

  “穿裙子!”那头霍容琛失了耐心,“如果不想我对傅氏动手,就赶紧过来!”

  “你疯了!”

  扔开手机,她拿起筷子,满桌佳肴勾不起她半分食欲。

  餐桌旁的张姐劝道:“小姐,你……”

  傅沁沁不忍心看张姐失望“好,张姐,我吃。”

  于是,她机械地喝汤、吃肉、吞饭,等张姐满意地收拾碗筷,她飞快地跑上楼,冲进卧室的卫生间,跪在马桶前,大吐特吐。

  勉强吃进的东西吐完,她还干呕了几分钟。

  直到胃里空空,傅沁沁趔趄着站起,看着雾蒙蒙的镜子里,自己模糊不清的面容,她知道她病了。

  也许治不好了。

  可没人会在意。

  “沁沁,你要嫁给容琛,肯定会吃很多苦。你真的要嫁吗?”

  “沁沁,爸爸不能一直陪在你身边,傅氏是爸爸给你的礼物。”

  “沁沁,容琛,对你不好吗?”

  ……

  想到父亲出事前对她的关怀,她突然抓起手机,打给霍容琛,声音清冷,“你在哪?”

  她死不足惜,但她不希望爸爸恢复记忆后,傅氏不再是他的傅氏。

  霍容琛讥讽,“霍太太,你腆着脸爱我的样子,真像一条狗啊。”

  “嗯,我是狗。”

  傅沁沁不再忤逆他,甚至穿着他指定的那条长裙,走在寒风凛凛的冬夜里。

  酒吧。

  找到霍容琛在的包厢,傅沁沁看到他歪歪扭扭倒在沙发上。

  她最恨自己的是,她心疼霍容琛了。

  许久不见,她想念他了。

  酒意染红他的眉眼,但不影响他的丰神俊朗。

  “霍太太,你腆着脸爱我的样子,真像一条狗啊。”

  原来,她真是。

  她谢过服务员后,走近沙发,弯腰,低喃:“霍容琛,陆心柔让你不快乐了吗?怎么喝这么多的酒?”

  感受到女人熟悉的温度,醉中的霍容琛倏地睁眼,凶狠地甩开她的手,笑容邪佞,“傅沁沁,你真贱,喊你声霍太太你就穿着这么露的裙子勾引我?”

  傅沁沁被推开两步,堪堪站稳,一字一顿,“霍容琛,我是你的妻子。”

  “呵,”霍容琛坐起,斜靠沙发,“是,结婚证上是你。看来,你现在就该跪下来说爱我了。傅沁沁,孩子不如我重要吧?怎么,你来,是想让我再赏你个?”

  傅沁沁想到血淋淋的手术,双眼充血,激动地冲过去,扬起右手,“你!”

  霍容琛抓住她的胳膊,反手给她了一巴掌。

  右脸顿时涌上火烧火燎的疼,傅沁沁被打懵了,恨恨地看着醉态十足的男人。

  霍容琛忽然眯着眼瞧傅沁沁,“你精神不错,我这段时间不见你,是不是被陆程阳滋润了?”

  “是啊。”傅沁沁讥讽道,“你以为,只有你会背叛吗?”

  想到陆程阳亲吻傅沁沁的场景,霍容琛猩红了双目,愤怒中将她提起摔在沙发里,整个人压在傅沁沁身上。

  几乎是霍容琛靠近的瞬间,傅沁沁止不住地颤抖,身体和大脑都想起了手术床上的疼痛!

  傅沁沁的抵触在霍容琛看来,是她为陆程阳守身如玉。

  他彻底失去耐心,粗鲁地掀起她的裙摆。

  第3章我撑不住了

  傅沁沁尖叫着想要逃离。

  但霍容琛拽住她的脚踝,不给她跑的机会,他恶狠狠地打她,“傅沁沁,我们还没离婚,就只准陆程阳碰你了吗?”

  她真的病了!

  霍容琛的每一次碰触,都将她放在火上炙烤!

  她尖叫、推搡,但霍容琛征服欲被激起,来势汹汹、不容推拒。

  “陆心柔!”傅沁沁不堪身心折磨,崩溃着大喊,“你不是爱陆心柔吗,别碰我!”

  霍容琛揪住她的头发,扯着她的头往茶几上撞,“你不配提心柔的名字!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她的丈夫用了全力,额头冒血,说话间血珠子淌到嘴角,一片腥甜。

  剧痛令她视线模糊,无力反抗。

  霍容琛无视茶几上的血液。

  惊恐,刺痛,交织着折磨着傅沁沁。

  终于,她崩溃,哑声求他:“霍容琛,你放过我吧……我很难受……”

  我病了,我快死了,我撑不住了。

  你放过我吧。

  可傅沁沁的求饶只激起霍容琛的兽欲,他扬手,一巴掌重重扇向她,“傅沁沁,我怎么会放过你!心柔的疼,你都没尝到百分之一!”

  哀求到嗓音嘶哑。

  傅沁沁已经看不清肆虐的到底是她的丈夫霍容琛,还是凶恶的亡命之徒。

  整整三个小时,他完全不把她当人。

  就如当日,他像个冷漠的机器人,亲手剥夺她做母亲的权利。

  得到自由后,傅沁沁瘫软在沙发,浑然不在意自己衣不蔽体。

  霍容琛厌恶般,把大衣扔下,盖住她的身体。

  衣服上全是他的味道,傅沁沁恐惧地扔开。

  霍容琛冷笑:“还想让别人看你这贱样?”

  浑浑噩噩间,傅沁沁有气无力地问:“你在意?”

  “不在意,只是我没玩够的东西,不想被别人弄脏。”霍容琛弯腰捡起衣服,看到她发自本心的害怕有一丝不爽,粗暴地说,“你再说,我现在就让你爸死!”

  “霍容琛,你……”

  衣冠整齐后,霍容琛冷冷扔下句,“不信,你就试试。”

  强烈的恐惧过后,傅沁沁对他的大衣滋生了依赖,拼命攥紧衣服。

  挣扎几分钟,她情绪再次崩溃,嚎啕大哭。

  霍容琛,我为什么爱你呢?

  “沁沁,真是你?”

  温暖如春风的嗓音,属于陆程阳。

  傅沁沁这才从惊悸的浮梦中逃离,看清确是陆程阳进了包厢,她立马蜷起身子,用大衣牢牢裹住。

  “陆学长,你怎么来了?”

  在外人面前,她不希望自己是狼狈的霍太太,而希望自己是傅沁沁。

  陆程阳看到她露出的脚踝、手腕、脖子上全是淤伤,心疼也明了,“沁沁,我送你去医院?”

  傅沁沁摇头,“我没事。”

  这种程度的伤,进了医院,不过被看笑话。

  陆程阳看她这样,早没了昔日校园女神的风采,愈发难受,不由哽咽,“那你等我,我去帮你买些药膏?”

  “嗯。”傅沁沁扯着发疼的喉咙,“陆学长,谢谢你。”

  陆程阳退出包厢门,给路过的服务员一摞现金,叮嘱他看好包厢,才放心地去找药店。

  陆程阳不仅买了药膏,还买了整套衣服。

  傅沁沁知道,这是陆程阳留给她的体面。

  干涸的眼眶再次泛湿。

  陆程阳不敢流露太心疼的表情,努力笑着,“沁沁,你先换衣服,我在外面等你。”

  “嗯。”

  包厢的门再次关上。

  变幻灯色里,傅沁沁颤抖着穿上崭新的衣服,草草涂抹几下便走出包厢。

  见到陆程阳恹恹地说:“陆学长,谢谢你,我回家了。”

  “我送你!”陆程阳热切地说。

  傅沁沁无力争辩这些,点点头:“那再谢谢学长了。”

  ——

  “傅沁沁,你果然心里有了陆程阳!”

  傅沁沁怎么都想不到,四年没回家几次的霍容琛,会在虐待完自己、陆程阳送自己回家的今晚,守在门口等她回家。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