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门佳婿免费阅读 作者苍月夜

上门佳婿免费阅读 作者苍月夜

上门佳婿

更新时间:上门佳婿苍月夜来源:WD

精选热书《上门佳婿》由知名作者苍月夜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小说的主角是江志文周诗语,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我是一无是处的上门女婿,直到妻子那天……...

《上门佳婿》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5章周家会议

周宣仪接起电话。

这才得知,原来是周家的老太太,得知九黎公司,换了新的董事长,所以召开家族会议,想和大洗牌后的九黎公司,达成合作关系。

“文康,我有点事情,要回家了。”周宣仪看向自己的男友,嫣然一笑,“你不用送我。”

“行,那我也回家了。”

想到电话中,老爸的怒火,李文康情不自禁打了个寒颤,背后发凉……

与此同时。

江志文从银行办理业务出来。

身旁的马富贵,面带讨好的说道,“江少爷,银行的人说了,两个小时内,五百万就会到您的卡里。”

“谢了,马叔。”

江志文如释重负的点了下头。

他和马富贵来银行,自然是为了索要五百万。有了这笔钱,江志文就可以帮周诗语,解决公司的债务问题。

如此一来。

两人,也就不用离婚了。

“少爷太客气了。”

马富贵连忙摇头。

正在这时,江志文的手机,突然响了,是周诗语打过来的。

“奶奶让我们过去召开家族会议?”

“好,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江志文的神色,有些复杂,心想,那平时素来严厉的周家老太太,怎么会突然,召开家族会议?

“马叔,我有点事情,先走了。”江志文对一旁的马富贵道。

“江少爷,要不我开车送您吧?”马富贵开口。

“不用了。”

江志文摇头。

和马富贵道别后,江志文打了个车,来到了金陵周家。

周家作为金陵的豪门世家。

周老太太居住的地方,也是金陵赫赫有名的‘云鼎别墅小区’。

“呦,这不是江志文么?你这废物又来蹭饭啊?”刚来到周家,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就传入江志文的耳旁。

开口之人。

正是周诗语的表哥,周绍文。

“表哥好。”江志文硬着头皮打了声招呼。

“江志文,你少他妈的套近乎。我可听说了,周诗语马上就要和你这废物离婚!”周绍文一脸鄙夷和嫌弃。

在周家,周诗语不被待见,江志文,更是如此!

“你听谁说的?”江志文脸色难看。

“我说的。”一道悦耳的声音响起。

只见身姿妙曼,穿着高跟鞋和连衣裙的周宣仪,徐徐走来,她双手抱胸,厌恶的瞪着江志文,“江志文,你赶紧滚!”

“我们周家可不欢迎你这废物。”

周宣仪止口不提,发生在九黎公司的事情。毕竟,她是翘课和李文康去拿工程款的。

江志文恼怒的看向周宣仪,好半晌,才涨红脸道,“是奶奶让我来的。”

“奶奶?哼,她肯定是让你来打扫卫生的。”

“你这样的废物,也只能收拾一下垃圾了。因为你就是垃圾。”

周宣仪毫不客气的骂道。

若不是这里还有周家的长辈,只怕,她都要动手打江志文了。

“你!”

江志文被这XY子气的不轻,正在这时,一身ol制服的周诗语,来到了周家。

“老婆。”江志文走到自己的妻子身边。

“工作找的怎么样了?”周诗语随口问了句。

“已经找好了。”

江志文话音刚落,别墅里,坐在一长椅上的周家老太太,就是拍了下手,朗声道,“既然人都到齐了,那我说几句。”

“周家这些年,虽跻身成为,金陵的豪门世家。”

“但……”

“在金陵,周家的影响力,还是太小了。光有钱,没有权,这样的家族,可走不长远。”

“就在一个小时前,我听说,金陵的龙头企业,九黎公司,新换了董事长,取消了不少合作关系。其中,就有百果园项目。”

“说是大洗牌也不为过。”

说到这,周家老太太韩梅芳,声音一顿,继而道,“现在,有一个机会。”

“可以让周家,成为金陵的顶尖家族。”

“那就是和九黎公司合作!”

韩梅芳一脸严肃的道,“九黎公司这些年,一直在开发金陵新区。而我们周家,恰好是房地产起家。”

“只要周家和九黎公司能达成合作关系,共同建设金陵新区,那么……周家今后在金陵的影响力,势必上一个台阶。”

周家老太太说完,在场周家的亲戚,却是鸦雀无声。

和九黎公司合作?

周家上下,谁不想和九黎公司合作……奈何,九黎公司眼界太高,又背靠京都豪门,完全不把金陵的家族,放在眼里。

典型的拿了钱不办事。

就说半年前。

周诗语的大伯,为了求九黎公司帮个忙,砸了好几百万,也没成功。

周家想借九黎公司的势在金陵崛起,怕是天方夜谭。

见周家的人一声不吭,韩梅芳顿时板着脸,眉宇不悦,“怎么,你们现在都有出息了?开始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了?”

“今天,我就把话放这!”

“谁要能和九黎公司谈成合作,谁就是周宇房产的董事长!”

嘶,听到周宇房产,在场周家的人,都不淡定了。因为那可是周家,最捞金的公司,每年至少盈利三千万!

只是……

一想到和九黎公司合作,砸出去的钱,可能要远大于三千万,在场周家的人,顿时又没了兴趣。

“好,你们都不愿意去,是吧?”

“那我点名了!”

韩梅芳见自己拿出周宇房产作为奖励,都没人愿意任命,整个人被气的不轻,当即道,“周绍文,你去把这件事办好。”

“那什么……奶奶,我下周要去国外一趟,可能没空。”

周绍文不假思索的摇头,他不想给自己找麻烦。

“周宣仪,那你去!”

韩梅芳又看向年龄最小的孙女。

“奶奶,我们学校马上考试,我得复习。”周宣仪连忙摇头。

“一群饭桶,只会逃避?”

“你们这样,我如何把周家,交给你们?”

“滚,都给我滚!”

韩梅芳点了几个人,但都不了了之。

看到周家老太太发火。

江志文正想让妻子周诗语,接下这个苦差。

但这时。

周宣仪却道,“奶奶,你别生气了,要不,让周诗语去试试吧。”

第6章将功补过

“周诗语?”

听到周宣仪的话,韩梅芳一愣。

“没错,奶奶。”

周绍文也开口道,“当年,因为周诗语嫁给了一个窝囊废,害的周家在金陵名声扫地。让她去和九黎公司谈合作,正好将功补过。”

“我也赞成让周诗语去。”其他周家的亲戚,皆尽点头附和。

“那好。”

思量了下,周家老太太韩梅芳,用命令的语气,对周诗语道,“周诗语,和九黎公司的合作,交给你了。”

“若是谈不成合作。”

“哼。”

“那你就和江志文这窝囊废,一起滚出周家。”

韩梅芳早看周诗语不顺眼了,如今,正好找一个借口,把对方和江志文撵走!

“我知道了,奶奶。”周诗语贝齿咬着薄唇,无助的点了下头。

等到周家的家宴结束。

周宣仪找到了周诗语,阴阳怪气的道,“周诗语,恭喜你啊。有生之年,总算可以代表周家一次。”

嘴上这么说。

但周宣仪看周诗语的目光,却满是同情。

明眼人都知道。

周诗语去九黎公司,就是自取其辱。合作谈不成,还会给周家丢人。至于结果么?周家老太太韩梅芳,也说的很清楚了。就是将周诗语和江志文,一起赶出周家。

“我会努力和九黎公司谈合作的。”

周诗语深吸口气,目光认真道。

“努力?呵呵,努力有什么用?周诗语,你当这是考大学呢?到时候你被九黎公司赶出来,又要丢周家的脸面。”

“唉。”

“我就不明白了。你周诗语是瘟神么?怎么就知道给周家抹黑?”

周宣仪毫不客气的说道。

周绍文也走到江志文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趾高气扬道,“窝囊废,大哥我呢,也不是无情的人。”

“看你这么可怜,这样吧。”

“明天你来给大哥洗车,一个月给你一千八。”

“省的到时候。”

“你和周诗语被赶出周家,两人饿死街头,金陵市的人,又说我周家无情……”

江志文一把推开周绍文,握着拳道,“周绍文,你什么意思?谁告诉你,我老婆没办法和九黎公司谈成合作?”

“话别说的太满!”

周绍文如看傻子一样的盯着江志文,嗤笑道,“江志文,我看你好像一个傻比。”

“你当周诗语是谁?”

“还和九黎公司谈合作?她没睡醒,你也没睡醒?”

“到底是夫妻。”

“两人一起活在梦里,挺好,挺好。”

周绍文大有深意道。

“你他妈的。”

江志文被气的就要动手。

但这时,周诗语却走过来,拉了他一下,忍气吞声道,“我们回家。”

江志文不肯走,而是瞪着周绍文,“周绍文,你敢不敢和我打赌?!”

“哦?你这废物,居然要和我打赌?”

周绍文眯着眼,似笑非笑道,“江志文,你个一无是处的上门女婿,拿什么和我赌?”

“这卡里有五百万,如果周诗语和九黎公司谈成了合作,你就当众跪下,给我们道歉。”

“若不然……”

“这钱,就是你的!”

江志文取出自己的银行卡。

“你有五百万?”周绍文如听到了天大笑话一样,捧腹大笑道:“厉害啊,江志文。”

“我好心给你找工作,不让你饿死在金陵市。”

“可你呢?”

“他妈的居然想笑死我?恩将仇报?”

周宣仪看不下去了,直接找来一POS机,把江志文的银行卡,放在上面,刷了五百元。

‘滴,余额不足。’POS机提示。

周宣仪一把将银行卡,丢在江志文脸上,“演戏!演戏!你这废物,他妈的一天就会演戏。”

“你赶紧滚出周家。”

“和你在一个家族,我都嫌恶心。”

周宣仪当然知道,江志文不可能有五百万。

“这……?”

江志文万万没想到,自己的银行卡里,居然会没钱?心中大骂银行的办事效率太慢!

五百万现在都没转账过来?

看着江志文不知所措的样子,周绍文却说道,“江志文,既然你那么想和我打赌。”

“可以,我答应你。”

“不过我不要你这废物的钱,你学两声狗叫就行。”周绍文大有深意道。

“好!”江志文点了下头,话锋一转,他瞪着周绍文,冷声道,“周绍文,你等着下跪道歉吧。”

“那我们拭目以待。”

周绍文微眯着眼,又看向周诗语道,“周诗语,你怎么还不把你这窝囊废老公带回家?”

“难道就不怕。”

“江志文等下和周宣仪打赌?”

周绍文一脸玩味。

周诗语脸色有些苍白,张了张嘴,欲言又止,最后拉着江志文离开周家。

两人前脚刚走。

周家的亲戚,又开始阴阳怪气的打趣起来,“哈哈哈,笑死我了,江志文真是个傻比,居然说自己有五百万?”

“别说了。”

“我笑的肚子疼。”

“唉,一想到周诗语被撵出周家,我就见不到江志文了,还有些舍不得。他不在了,谁逗我笑呢?”

不知周家众人的谈话。

如今,江志文已经和周诗语,回到了家。

“老婆,你公司断缺的五百万,我真的可以拿出来。”江志文面带诚恳的看向妻子。

但周诗语却摇头道,“江志文,我累了,先去睡觉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说完,周诗语就回卧室了。

和周宣仪一样,她同样不相信,江志文会有五百万。若平时,周诗语或许会和江志文聊两句。

但现在。

她真的没有心情。

听到卧室门反锁的声音,江志文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突然这时,岳母李桂香,打来了电话。

“怎么了,妈?”江志文接起电话。

“江志文,你这废物!周家的人,都欺负我女儿,你只会看戏是不是?”

“你赶紧和周诗语离婚吧。”

“你配不上她。”

“李民皓已经说了,只要周诗语和你离婚,他就会给我女儿五百万。”

今天发生在周家的事情,李桂香也听说了。周老太太竟让周诗语,去和九黎公司谈合作?这不明摆着,要把周诗语,撵出周家么!?

“妈,我也可以给诗语五百万的。”

江志文有些委屈道。

第7章签下合同

“你给周诗语五百万?”

“江志文,你快拉倒吧。”

电话中,李桂香的声音,满是讥讽,“我知道,你想赖着我家诗语,但是我告诉你江志文!”

“等周诗语被赶出周家,那你也……”

李桂香正说着,却被江志文把话打断,“妈,你放心,诗语她不可能被赶出周家。”

“我向你保证。”

“你保证?你拿什么保证?”李桂香气的破口大骂,“江志文,你不滚是吧?那好,我明天就去找李民皓。”

“到时候。”

“别说我没给你台阶下。”

说完,李桂香就挂了电话。

站在客厅。江志文脸上,露出一抹苦涩,当然,他也习惯了这样的日子。

上门为婿三年。

江志文每天,都会受尽冷嘲热讽,只有周诗语不会对他指指点点。

也因为如此。

江志文爱上了周诗语。

第二天。

周诗语大清早,就出门了。

“老婆。”江志文追上周诗语,憨笑道,“一起走吧。”

“嗯。”周诗语含首点头,也没拒绝。

来到小区门口。

哗,一辆玛莎拉蒂轿车,停在周诗语面前。

“诗语,阿姨给我打电话,说你在周家被欺负了……”身穿西装的李民皓,有些担心的看向周诗语,“没事吧?”

昨天晚上。

李民皓本来约周诗语吃饭,结果,因为周家的原因,导致两人约会取消。

“没事。”

周诗语摇了摇头。

“诗语,你放心,周家不要你,以后我养你。”李民皓正要拉周诗语的手,却发现,一旁的江志文正瞪着自己,不由打趣道,“窝囊小江,你在这多余不?”

“我多余?”

江志文眼红道,“李民皓,你搞清楚,周诗语是谁的妻子。你给我滚!我老婆用不着你养,我也能赚钱……”

“诗语,我们走吧。等下我陪你去九黎公司。”

李民皓直接无视了江志文,一脸真诚的对周诗语道,“或许,我可以帮到什么忙。毕竟我认识九黎公司的高层。”

他知道。

若周诗语不能代表周家,和九黎公司谈成合作,就会被周家扫地出门。

“那拜托你了,民皓哥。”周诗语感激了看了眼李民皓。

昨天晚上。

她在房间,哭了一夜。因为周诗语不想被周家扫地出门,那对她而言,实在太丢人了。

“初恋一场,别这么见外。”李民皓笑了笑,帮周诗语打开玛莎拉蒂的车门。

周诗语坐上车,江志文却劝阻道,“老婆,李民皓根本帮不了你。”

“只有我能帮你。”

“因为我……”

江志文话说到一半,李民皓就开车走了。

望着玛莎拉蒂远去的背影。

江志文连走到路边,就要打车去九黎公司。

可结果。

上班高峰期,江志文根本打不到车。无奈下,江志文取出手机,给马富贵打了一个电话,交代周诗语的事情。

“江少爷,您放心。”

“我会把一切办妥的。”

马富贵声音客气。

“那交给你了。”挂了电话后,江志文走路去九黎公司上班。

十分钟后。

李民皓开着车,载着周诗语,来到九黎公司。

“诗语,自信一点。”李民皓把九黎公司的招标文案,交给周诗语,不失风度道,“本来昨天,就应该把这个给你的。”

“谢谢。”

周诗语接过招标文案,这才深吸口气,走向九黎公司。

望着周诗语那妙曼的背影。

李民皓却是一眯眼,在车里点了根烟,“周诗语,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

九黎公司。

前台的接待小姐,看到周诗语进来,忙笑脸迎上前,“周小姐?”

“是我。”周诗语点了下头。

“我们马总已经等候多时,请和我来。”前台小姐说完,就带着周诗语,来到九黎公司的董事长办公室。

“周小姐,你好,我是九黎公司的副总,马富贵。同时也是九黎公司负责金陵新区开发的负责人。”

董事长办公室,马富贵看到周诗语后,连友好的伸出一只手。

“马总您好。”周诗语受宠若惊的和马富贵握手。

毕竟。

如马富贵这样的大人物,在金陵,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见到的。

“周小姐,这是九黎公司和周家的合同。”

“你看一下。若是没什么问题,我们就直接签字吧。”

马富贵从抽屉里,取出一份合同,放在周诗语面前。

“啊?”周诗语一愣,目光闪烁了下,不解道,“马总,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

“周小姐看过合同,就明白了。”马富贵微笑道。

“哦,好。”周诗语连打开合同,半晌后,她的脸色,有些如梦似幻。

因为这一份合同。

正是九黎公司开发金陵新区的房地产招标书,只要周诗语在上面签字,那么,周家和九黎公司的合作,就算成了!

“马总,您没和我开玩笑吧?”深吸口气,周诗语一脸复杂的询问马富贵。

“周小姐觉得呢?”马富贵大有深意道。

“好,我签。”周诗语颤抖的手,在合同上,写了名字,跟着不真实道,“马总,我能问下,九黎公司为什么会和周家合作?”

“不是和周家。”马富贵却摇头,“是和周小姐你。”

“和我?”周诗语娇躯一颤,“有人在帮我?”

周诗语不傻。

她可以这么顺利,在九黎公司,签下合同,摆明了,是有人相助。

“是周小姐的贵人。”马富贵也没否认,反而落落大方道,“周小姐,合同已经签下,期待我们的合作。”

周诗语也不知道。

自己是怎么离开九黎公司的,她的大脑,一片空白。

贵人?

难道是李民皓么……

因为除了自己的初恋,周诗语真的想不出来,还有谁会帮她。

正在周诗语迷茫时。

“诗语。和九黎公司谈的怎么样?”玛莎拉蒂的车门打开,李民皓微笑的走了出来。

“民皓哥,你帮我给九黎公司,打过招呼?”

周诗语的目光,直勾勾盯着李民皓。

“恩。”

李民皓点了下头,之前,他确实给九黎公司的高层,发了短信。

“谢谢你,民皓哥。”

周诗语抬头,一脸认真的看向李民皓,“今天的恩情,我不会忘的。”

“哦?”

看到周诗语的反应,李民皓也有些困惑,“诗语,你这是……”

“因为民皓哥,我才能和九黎公司谈成合作。”

周诗语柔和的笑道,又伸手,撩了下耳畔的发梢,样子迷人。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