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金难求一卦小说在线阅读-万金难求一卦小说阅读

万金难求一卦小说在线阅读-万金难求一卦小说阅读

万金难求一卦

更新时间:万金难求一卦神牧师来源:QY

万金难求一卦林十二夏悠悠是这本书的主人公,这是一本十分有意思的悬疑推理小说,讲述的是铁口直断,万金难求一卦!当林十二以相师的身份回国,便注定成为风云中心,大佬为之颤抖,女神为之倾慕!...

《万金难求一卦》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5章

“姐,你说什么呢?”

“什么男朋友,我哪来的男朋友呀!”

范美美还没有明白,傻傻的开口。

“真是个傻丫头,怎么呆头呆脑的?”

谢碧微微一笑,无奈点破道:“要不是男朋友,那你刚刚亲的谁呀!”

“啊.....”

范美美这下懂了,羞涩不已。

同时,也尴尬不已,她知道林十二的性格,就是一个花心大萝卜,根本没有那个意思。

只是单纯想占她便宜而已!

林十二也听到了,他没有想到会被误会,搞得有点不知怎么解释。

“咳咳,既然是一家,就不说两家话了!”

见二人这反应,陈秋也以为是那么回事,立刻道:“林大师......哦不,小林,跟舅妈进屋再说。”

“好!”

林十二无奈一笑,只得跟着进去了。

看着范美美那尴尬,羞涩的样子,林十二觉得可爱极了。

故意放慢速度,跟范美美走在一起,低声道:“小丫头,你舅妈让我也叫舅妈呢!”

闻言,范美美又气又羞。

脑子还有点乱,根本不知怎么回应。

见此,林十二更想逗逗她了,继续道:“看,哥的魅力大吧.....要不,哥今晚给你留个门,先把生米煮成熟饭?”

“留你个鬼,真是坏透了!”

林十二的话,让范美美的脑子变得立刻不乱了,气得一阵猛捶。

在谢家母女眼中,却是在打情骂俏,连忙快步进屋,准备茶点。

这可是一位真正的高人,还有可能是侄女婿,之前已经怠慢了,这会可不能在留下不好的印象。

至于林十二,他纯碎是喜欢这种调调。

“小林,快来坐!”

“这可是阿碧爷爷,最喜欢的‘大红袍’,就是她爸都喝不到,快来尝尝味道如何?”

二人一阵打闹,陈秋母女已经沏好茶了。

“好嘞!”

林十二快步而去。

慢慢品尝后,林十二顿时一惊:“阿姨,你们泡这个茶给我喝,就不怕老爷子回来跟你们拼命呀!”

“噢,你懂茶?”

陈秋颇为意外。

“略懂,略懂!”

“如果我没有品错,这是正宗的‘武夷大红袍’。而且,是九龙窠陡峭绝壁上仅存6株,产量稀少,被视为稀世之珍。”

林十二微微点头。

“小林太谦虚了,这可不是略懂!”

“对了,不知小林除了风水,还懂些什么?”居然说得一字不差,陈秋彻底服了。

在陈秋的心中,林十二就是真正的高人。幸运得遇这样的高人,可不能就这么错过。

“堪舆风水,医卜星象,奇门八卦,都略有成就!”对于自己的专业,林十二还是很自信的。

“医卜星象?”陈秋还是有点你敢相信:“小林,你对医术也懂?”

“还行!”

“中医的望闻问切,不敢说精通,一般病症,一眼诊断。”林十二的玄门秘术,可比一般的中医高明得多了。

“你就吹吧!”

“你才多大的年纪,能钻研多少门学问,何况还是博大精深的医术?”谢碧完全不相信。

别的方面,谢碧不敢说。

但是,在医术这一块,她是很有发言权的。

她本人就是医生,而且是主治医师的级别了。她爷爷,更是中医教授,整个医学界的泰斗人物。

“不相信?”

林十二盯着她看了看,突然神神秘秘的一笑道:“谢大小姐,你还是赶紧去厕所吧!等会,只怕会来不及哟!”

“谈医术呢,跟上厕所有什么关系?”

谢碧听得很懵,又不好意思直接戳穿。

“当然有!”

林十二喜欢胡闹,但并不会说假话:“你要不相信,先上楼换下你这套连体衣,绝对没错!”

“哼!”

谢碧轻哼一声,正要反驳之际,小腹突然传来一阵剧痛。

剧痛让她立刻明白林十二所指,又惊又羞的瞪了他一眼,急忙跑上楼。

见此,陈秋跟范美美又是一惊。

都是女人,自然看得出谢碧怎么了。

连‘大姨妈’这种事情也看得出来,有没有那么神呀!

“哈哈,基操而已!”

“阿姨,茶也喝了,我也该走了.....剩下的,给老爷子留着,要不然他老人家非跟你拼命不可。”

林十二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话音一落,林十二便立刻离开了。

·······

林十二并没有着急回酒店。

而是找了个地方喝咖啡,在网上找找附近的租房信息。

运气不错,没多久便刷到了一个新的出租信息,就在这附近。

看房屋布局,还挺干净,舒适。

联系房东后,林十二立刻朝目标小区‘山水花园’而去。

“三栋,17-1,就这了!”

林十二立刻按响了门铃。

“来了!”

房间里,一个女孩的声音响起后,很快打开了门。

打开的一瞬间,四目相对的二人都惊呆了。她不是别人,正是倒霉蛋夏悠悠。

看到她,林十二变很兴奋的挥手:“嗨,又见面了!”

“嗨个屁,你怎么在这里?”夏悠悠猛得一惊:“好呀,你居然跟踪我,想干什么?”

“哎哎,谁特么跟踪你了?”

林十二一愣:“一个赌约而已.....就你这样的,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哥有这个必要?”

“你混蛋!”

“你不是跟踪我,跑我家门口来干什么?”夏悠悠气得把胸膛一挺,很不服气。

她是那种看着不起眼,其实有料的精品型,哪有那么差劲?

“哥是来租房的。”

林十二也觉得奇怪:“不对,刚刚接电话的房东,不是个男的么?”

“咳咳,刚刚是我接的电话。”

“悠悠的包,手机都被抢了,所以借我的手机发布的租房信息。”

就这时,对面住户的中年邻居走了出来:“悠悠,我还担心你一个女孩与人合租不安全呢!你们原来认识,正好呀!”

“哈哈,的确正好!”

林十二明白后,直接走进了夏悠悠家。

看来,林十二的卦象没错,他跟夏悠悠果然有命格上的纠缠。

要不然,怎么可能一天内见三次?

“正好个屁,立刻滚出去。”夏悠悠气炸了,冷声一指:“我的房子不会租给你这种骗子,滚蛋!”

“好,滚也可以!”

“按照我们的赌约,你现在已经输了.....三倍卦金拿来,哥转身就走!”

她想要林十二走,可没那么容易。

命格上的纠缠,不是说断就能断的。

更重要的是,林十二若能得窥与夏悠悠的命格纠缠,修为必定能更进一步。

或许,真能化解命中的大劫也说不一定!

“你,你你?”

闻言,夏悠悠更是气得不轻。

她要是有钱的话,至于找人来合租吗?

“哈哈,这就对了嘛!”

“这么快又见面了,还要同住一个屋檐下,说明你我有缘......按照你挂网上的价格,一个月一千二,哥三个月后在交房租。”

林十二挺开心的,居然能找到白住的地。

“什么?”

夏悠悠一听,直接傻眼了。

要跟骗子一起住不说,还三个月收不到租金,她的生活怎么过?

“这就叫命!”

林十二已经打定注意,必须留下来。

“命你个头,立刻滚出去。”

“本姑娘绝对不会跟你这种骗子合租,你要不走的话,我立刻报警!”

夏悠悠接受不了。

“都说了,给钱立刻走!”

林十二抓住这一点就够了。

“没钱!”

“我愿赌服输,早晚给你.....现在说的是租房,我有权选择房客,这是两码事。”

夏悠悠终于还是找到拒绝的借口。

“那可不行!你没钱,那就用房租抵,很合理吧!”林十二才不管她:“警察来了,我也这样说!”

“你,你你?”

林十二的蛮横,让夏悠悠很无力。

被欺负的委屈,受伤的疼痛,立刻涌上心头,眼泪终于还是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

“哎哎,你哭什么呀!”

“哥又没抢你包,还好心给你算卦呢!”林十二一惊,连忙往门口后退。

他是最怕女人哭的了,心疼呀!

林十二不提还好,这一提,夏悠悠更委屈了,哭得也更厉害了。

搞得林十二很无语。

想了想后,郁闷的道:“好了,好了.....算老子怕你了,哥免费帮你把包找回来怎么样?”

第6章

“真的?”

夏悠悠这是第二次听林十二说,能帮她找回包。

虽然她还是不相信,但好歹是一个希望,立刻抹去眼泪。

“假的!”

女人的变脸速度,让林十二惊奇不已。

“你,你你?”

闻言,夏悠悠又生气了。

“真不经逗,一点幽默细胞都没有!”

林十二郁闷的白了她一眼,突然伸手扯下她一根头发。

“啊!”

“你个混蛋,干什么?”

虽然只是一根头发,但夏悠悠还是很痛的。

“帮你找包呀!”

林十二冷冷一眼,立刻把包里的三枚铜钱拿了出来。

以一种独特的方式,将头发缠绕在铜钱上之后,立刻抛在了地上。

卦象出现后,林十二突然一指点出。

惊奇的事情发生了,那缠绕的头发,竟然自动解绑,并且漂浮了起来。

片刻后,还消失不见了。

夏悠悠被惊呆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她绝对不会相信眼前的一幕。

头发在轻,也不至于能自动飞起来吧!

“走啊,愣着干什么?”

法术已成,林十二收起铜钱便大步出门。

夏悠悠这一次真被惊着了,呆呆的哦了一声,急忙跟了上去。

回家后。

夏悠悠虽然处理了脚伤,但这么漫无目的走着,还是有点坚持不住了。

伤口处,好像又开始流血了。

半饷后,夏悠悠终于还是忍不住怀疑了:“喂,你这神棍到底行不行?”

“这个问题,等咱们回家在探讨好么?”

林十二淡淡的回头看了她一眼,继续走着。

“你混蛋,无耻!”

“你不是自诩神通广大,无所不能的么,就是这样帮我找包的?就你这样找,八辈子也找不到!”

夏悠悠自然明白林十二话中的谐音,气得停下了脚步。

“你个火爆妞,懂个屁。哥是高人,不是神人!”

“你以为,哥以你头发为牵引,去找出劫匪的所在很容易?这种秘法不仅会损伤哥的修为,还会损失寿元,好心没好报!”

夏悠悠看不到头发所化的气机牵引,林十二却能看到。

如果能很快寻到,他才懒得步行,直接直插贼子老巢了,用得着这么累?

“吹牛就吹牛,少忽悠人!”

夏悠悠突然觉得自己太傻了,居然带伤跟着胡闹。

搞不好,林十二是在故意忽悠她,耍着她玩。这天下,哪有什么修为之说,刚刚肯定是什么障眼法!

“懒得理你!”

林十二最不喜欢别人质疑他了,立刻继续走着。

但是,林十二没走多久,还是不忍心了,郁闷的走了回去,蹲在了夏悠悠的面前。

“干嘛?”

夏悠悠一愣。

“上来,哥背你!”

“就你这铁拐李,等你走到了,贼子早把你的东西销赃了,快点!”

林十二气不过的开口。

“什么,不要!”

闻言,夏悠悠连忙拒绝。

她才跟林十二认识多久,连对方是好是坏都不知道,哪敢让他背?

“废什么话?”

她居然还不愿意,气得林十二反手一搂,便将她背了起来。

“混蛋,放我下来!”

夏悠悠被吓到了,急忙拍打林十二。

“你够了,想不想要包了?”

“哥也是倒霉,竟然遇到你这么个不识好歹的女人?你以为老子想背你呀,重得跟头猪似的!”

林十二气得直大骂。

要不是因为那点命运纠葛,他才懒得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混蛋,你说谁是猪呢?”

一个女人,最不能接受别人说她重了,夏悠悠也不例外。

“谁接话,谁就是呗!”

林十二也不客气,直接怂对。

“你,你你?”

夏悠悠气急。

“你个屁!”

“在哔哔一句,哥把你扔垃圾桶里信不信?”林十二懒得废话,直接走到前面的垃圾桶边上。

这下,把夏悠悠吓到了。

她感觉得出来,林十二虽然好色,无耻,但真有胆量干这种事情!

这一吓,林十二终于安静了。

走了一段后,夏悠悠也冷静下来,突然觉得林十二似乎也没那么坏。

甚至觉得,他的背膀很安全,颇为暖心。

·······

大约四十分钟后。

林十二背着夏悠悠来到一条阴暗的巷道之中,终于露出笑容。

“抢我包的人,就在这里面?”

这里地处偏僻,夏悠悠居然没有感觉到害怕。

这一路走来,她的戒心,似乎在不自觉中放下了不少。

“奶奶的,终于找到了!”

林十二没回答,快步来到一个小院之中,一脚踢开一扇木门。

房间中的几个小痞子,被吓了一大跳。

“就是他们!”

夏悠悠一眼就认出了他们,也看到了自己的包跟手机。

“哎哟哟!”

“美女,厉害呀!居然找到这来了?”

为首的一个黄毛哥,立刻认出了夏悠悠。

“把我的包,手机还来!”

夏悠悠都忘记自己还在林十二背上,一心只想要回她的包跟手机。

“哈哈,哈哈!”

“兄弟们,凭本事抢的东西,有还的道理么?”

黄毛哥看了看院中,并没有别的人,立刻嚣张的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

“真是傻妞,带着一个人也敢来要东西,找死吧!”

闻言,几个小弟也放肆的大笑了起来。

夏悠悠这才回过神来,被吓得脸色铁青。

他们既然敢抢劫,就不是什么好人。一个伤病号,加上一个神棍来要东西,这不是找虐么?

草率了!

“东西交出来?”

林十二才不在意,蔑视的一笑,淡淡伸手。

这些战五渣,也就能吓吓夏悠悠这样的女孩而已!

“什么?”

“小子,我看你脑子有问题,看不清形势吧!”

黄毛哥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嚣张的人,很是愤怒的指向林十二。

“是么?”

林十二突然一步上前,一把捏住他的手指,轻轻一掰就疼得哇哇大叫。

“小子,你找死!”

两个性格凶悍的小痞子见此,立刻朝林十二动手。

但是,他们还没有靠近,就被林十二一连两脚直接踢飞,重重的撞在墙壁上。

这下,把其他人吓到了。

都知道遇到硬茬了,难怪敢一个人找上门来。

黄毛哥也被吓到了,疼痛中连忙大叫:“小子,我们兄弟是刀哥的人.....你敢动我们,是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什么狗屁刀哥,也想吓唬老子?”

林十二何等人物,进入江州市的那一刻,就被监控二十四小时监控的恐怖存在。

别说一个小流氓头子,就是江州市的龙头老大,也不敢在林十二面前哔哔。

没点本事,没点经历,谁能一口尝出那是正宗的‘武夷大红袍’?

“小子,刀哥可不是你能对付的。”

搬出后台也吓到不人,黄毛哥有些不甘心。

“哼!”

林十二才懒得废话,一脚直接踢在黄毛的裤裆上。

剧烈的疼痛,让黄毛哥当场晕了过去,也不知道蛋蛋碎了没有。

吓得几个马仔急急忙忙将夏悠悠的东西递上:“大,大哥.....东西都在这,什么都没少。”

夏悠悠接过东西,林十二依旧伸着一只手,搞得一干人很懵逼。

“怎么,懂不起?”

“哥背着一头笨猪走这么远,没点幸苦费?”林十二冷冷一眼。

闻言,夏悠悠真想锤死林十二。

她要真很重,怎么没看到林十二流一滴汗?更没想到,林十二居然敢反敲诈这些狠角色?

这操作,牛逼克拉斯!

“懂,懂懂!”

几个小痞子恍然大悟,连忙把兜里的钱都掏了出来。

见林十二还不满意,把黄毛哥兜里的钱,以及身上那些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首饰通通扒了下来,都交到了林十二的手中。

“懂事!”

林十二往包里一方,这才离开。

几个小痞子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突然看到林十二转过身来,吓得一个激灵:“大,大哥.....还有什么吩咐?”

“看你们这怂样,也不像专门抢劫的。”林十二淡淡的开口:“身上的钱也不少,怎么就盯上了这个笨猪女人?”

林十二的问题,让夏悠悠都一惊。

她在这附近生活几年了,还从未听说过,哪里有什么抢劫的事情发生,治好其实挺好!

怎么她就被抢了,还是大白天的?

第7章

“说!”

林十二一提问,这些人就暗自心慌,根本逃不过他的火眼金睛。

肯定另有隐情。

“是,是是!”

“是一个叫沈明的人,出钱让我们抢的.....他好像是这位美女的男朋友,因为被甩,想报复!”

被林十二一吓,原因立刻吐了出来。

“沈明?”

闻言,夏悠悠的心情跌落到了谷底,也终于舍得从林十二的背上下来了。

“哎,你呀你!”

“好歹也是大美女一枚,眼光怎么.....”眼光怎么这么差几个字,林十二都不好意思说出来。

悲哀的看了夏悠悠一眼,立刻走了。

自己傍富婆,结果还要报复前女友,这特么畜生呀,人怎么能渣到这种程度?

看着林十二的背影。

夏悠悠突然觉得,这背影无比伟岸。

人虽然是混蛋点,也爱欺负人,但比那渣男前任,不知强多少万倍!

片刻后,嘴角情不自禁的浮现一抹微笑,连忙追了上去。

林十二没说话,夏悠悠你也不知道怎么开口,像个小迷妹一般跟在屁股后面。

走得夏悠悠实在受不了,这才主动开口:“哎,那个神棍......我,我们打车回去吧!”

“噢!”

林十二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噢个屁,爱走不走!”

夏悠悠见不得林十二那得意忘形的样子,气得立刻走到路边招手打车。

“哈哈,哈哈!”

“既然美人这么热情,诚心相邀,那哥就勉为其难跟你回家......不过,哥卖艺不卖,你休想借口同居!”

林十二一阵大笑,立刻追了过去。

“你,你混蛋!”

闻言,夏悠悠气炸了。

不过,这连翻接触下来,夏悠悠还是知道了林十二是什么鸟德性,也懒得计较。

跟一般的算命先生,的确不一样。

而且,非常能打,背着她都能把那些痞子打得屁滚尿流,的确很厉害。

经此一事,二人的关系也变得颇为和谐。

有林十二这一张贱嘴,这一路都是在打闹,嬉笑。

······

下车后。

一个帅气青年出现在夏悠悠的面前,让夏悠悠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夏悠悠没理会,甚至都不想看一眼的立刻绕道。

但是,青年却还是挡在她的面前:“悠悠,对不起,我错了.....是哪个老女人勾引我的,你要相信我!”

一听这话,林十二就知道他是那个人渣沈明。

“滚!”

夏悠悠可是暴脾气。

“悠悠,你听我解释,我真的只是一时没把持得住。”沈明再次拦住了夏悠悠:“你知道的,我是爱你的,你要相信我!”

“爱?”

“你有资格跟我提爱,恶不恶心?”

夏悠悠怒了,把刚刚拿回的包,直接砸到了沈明的脸上:“沈明,你就是这样爱我的吗?”

“呃!”

沈明这才反应过来,一时间无言以对。

完全还不知道,夏悠悠已经拿回自己的包跟手机了,想用经济危机要挟复合的计划泡汤了。

“渣男,我呸!”

夏悠悠觉得恶心。

“就他这样,充其量算人渣!来来,哥免费给你科普一下什么叫做真正的渣男!”

林十二都笑了:“渣男是除了不爱你,其他什么都好,能满足一个女孩子对男人的所有的幻想。”

“有钱、有事业、有颜值,还会唱歌跳舞,拥有至少九种特长才有资格当渣男,就比如哥这样的!”

“你?”

“无聊!”

也不知为何,林十二的话让夏悠悠的心情好不少,但她没表现出来。

瞪了林十二一眼,立刻捡起包就走了。

“慢着!”

沈明一愣,立刻将二人拦住。

眼神,恶狠狠的盯着林十二。

“看个毛线,滚!”

林十二可不是什么善茬,更讨厌这种既渣,又心里阴暗的人。

“小子,你是谁,为什么跟悠悠在一起?”

林十二这么凶悍,还是把沈明吓了一跳,但他还是硬着头皮开口。

“对了,忘记介绍了!”

夏悠悠眉头一挑,突然挽住了林十二:“这位是我新男朋友,林十二。”

“什么,男朋友?”

“悠悠,我是对不起,但你也不能随便找个男人吧!这家伙油头粉面,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你不要被他给骗了!”

一听是男友,沈明敌意大增。

“本姑娘就愿意被他骗,关你屁事!”

夏悠悠得意一笑,故意把头靠在了林十二的肩头,一脸的幸福。

“你,你你?”

沈明气炸了。

不过,他还是不甘心:“悠悠,这家伙有什么好?穿得跟什么似的,不伦不类,他有什么经济实力?”

“你懂个屁,这叫个性!”

“还有,他姓林,你自己想想他是什么身份.....别说你一个小小的公司经理,就是你们老板在他面前都是个蛋!”

夏悠悠的话音一落,沈明吓得连忙后退了几步。

看林十二的眼神,也变得很忌惮,试探性的开口询问:“林,林氏财团?”

“知道还不滚?”

“亲爱的,别理这种垃圾......我们回家,下面给你吃!”夏悠悠瞪了沈明一眼,像乖乖女一般挽着林十二离去。

“呃,还是我下面给你吃吧!”

林十二愣了一下,一本正经的回答。

“好!”

“亲爱的,你真.....”

夏悠悠那‘真好’两个字还没有说出来,突然看到林十二那快憋不住笑的阴险表情,立刻醒悟过来。

气得在林十二的手臂上,狠狠掐了一把。

真没想到,林十二这混蛋这么坏,简直是个禽兽,什么时候都能占人便宜。

回到家。

夏悠悠气得一脚踢开次卧,很不爽的大吼道:“这是你的房间,哼!”

话音一落,便甩手回了自己的房间。

林十二还是笑个不停:“哎哎,你不是说下面给我吃么?”

“吃屎吧你!”

居然还说,夏悠悠气得大骂一句,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不干就算了,哥自己下!”

“这都什么人嘛!哥帮了你这么大忙,还被你占便宜,不请吃饭就不算了,连下碗面条都不愿意,哎!”

林十二暗暗一笑,故意高声道。

房里的夏悠悠,被气得直跺脚,差点抓狂了!

·······

一辆警务流动车。

柯胜男很慎重的拨通了一个电话,汇报道:“陆头,最新消息,那姓林的神棍已经离开酒店,入住了‘山水花园’小区。”

“继续监视!”

电话中的领导,陆天雷回答了四个字。

“陆头,这家伙到底什么来历?”

柯胜男颇为好奇的询问。

“不该你问的,别问!”陆天雷很严谨的回答:“做好你的本职工作,不要去触怒他!”

“陆头,你到现在还不说?”

“小李刚刚汇报,这家伙去了谢老爷子家里一趟,还跟谢夫人的一个侄女关系密切!”

柯胜男已经不是第一次询问,可她的上级就是不回答。

“什么?”

闻言,陆天雷震惊了。

谢老爷子什么身份,谢家什么地位,他比谁都清楚,是绝对不能出任何问题的。

片刻后,陆天雷立刻道:“可有探知,他去谢家干什么?”

“有!”

“听说,他是去谢家看风水的......还把那个自称毛大师的著名‘风水大师’,吓得屁滚尿流。”

柯胜男听说过毛天风,名气不小。

没想到,这样一个人,居然被林十二给收拾了?

“好,我知道了!”

“从现在开始,严密监视,有任何举动及时汇报。”陆天雷神色凝重的开口。

“陆头,怕是不行了!”

“他今天点破了我的跟踪,甚至对我们的行动了如指掌.....你要不告诉我他是什么来历,伙计们只怕不好开展行动,也容易出问题。”

柯胜男今天被气炸了,必须了解林十二的身份。

要不然,永远也别想报这一箭之仇。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