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穗梁嘉学是啥小说 宁穗梁嘉学免费阅读无广告

宁穗梁嘉学是啥小说 宁穗梁嘉学免费阅读无广告

宁穗:富婆的快乐

更新时间:宁穗:富婆的快乐世吹雀来源:QY

想要在线阅读世吹雀著作的小说《宁穗:富婆的快乐》吗?已经为你准备好,该作者文笔行云流水(主角宁穗梁嘉学),作品实属精品,宁穗:富婆的快乐小说摘要:宁穗最后悔的事就是去撩梁嘉学,撩到把真心给了他,但真心对梁嘉学来说是不值钱的垃圾,利用完以后清扫出局。宁穗想开了,带着钱去养别的小白脸了,梁嘉学却又成为她甩不掉的污垢,他的爱病态又蛮横,让她痛不欲生,只想逃离。宁穗:“有句话叫蝇营狗苟不过图几两碎银,你个没出息的,你居然图我。”梁嘉学:“你以后要养的小白脸,只能是我。”——开到荼蘼花事了,丝丝天棘出莓墙。原来她离开以后,他的生命中再无芬芳。...

chapter.2 亲妹?表妹?学妹?

梁嘉学带着百褶裙女生进了酒店,宁穗也不太方便上去拿风衣了,虽然她的窥探八卦本性和那些跳广场舞的大妈是一个等级的,此刻还是要脸,万一那个女生真是他女朋友呢,被撕的铁定就是自己了。

于是宁穗坐在驾驶座,掏出手机给梁嘉学发微信。

“我的风衣落在酒店了,我在酒店楼下,你给我送下来吧。”

没几秒,梁嘉学就回复了:“好。”

宁穗等了一会儿,眼瞅着梁嘉学迈着阔步走过来,宁穗摇下窗,接过风衣,说道:“那个瘦瘦高高的女生,和你什么关系啊?”

梁嘉学眉眼低顺,客气的笑道:“我妹妹。”

“亲妹?表妹?学妹?”宁穗戏谑道。

梁嘉学道:“亲妹妹。”

宁穗不太相信,眼神耐人寻味,梁嘉学知道她此刻脑子想的不是很干净,说道:“她叫梁嘉美,比我小两岁,考的是师范,在松江南区,今天和同学来北区这边玩儿,玩得太晚了回不去了,一起在网吧包夜,离得不远,我就让她过来酒店睡了。”

梁嘉学说完,黑亮的眼睛还紧盯着宁穗,宁穗觉得有些尴尬,就感觉此刻自己有点龌龊,无地自容。

宁穗轻咳了一下,说道:“那也不能让你妹睡我们那个过的房间啊……”

她掏出钱包,掏出两百块钱递给梁嘉学,说道:“你给她再开一间房吧。”

其实梁嘉学已经又开了一间房了,但看到粉红色的钞票也不解释,而是顺势接过,揣到裤兜里,淡淡道:“谢谢姐。”

然后宁穗摇上车窗,开车离开了。

梁嘉学多得了两百块钱,顺便去便利店提了两瓶酒和一瓶饮料,到了楼上看到百褶裙女生站在房间门口,是在等他。

女生道:“嘉学哥,我们俩一人住一间太浪费了,一间房都够你吃半个月食堂了。”

梁嘉学挑眉,反问道:“那现在退掉一间,你和我睡一间?都是大床房,你一个小姑娘,不太方便。”

这话说的,假如是一间两张床的就方便啦?

女生低着头都不敢看梁嘉学了,耳根子有些红也不好意思说那就去换个两张床的单间。

梁嘉学将饮料递给她,语调依旧平平的,说道:“好了,别替我考虑了,你照顾嘉美这么长时间,好好睡个觉,明天我敲门叫你,你再起来。”

女生点点头,她手里一直拎着一个牛皮纸袋,此刻递给梁嘉学,说道:“我为嘉美叠了好多千纸鹤,也帮嘉学哥你叠了一罐,希望能保佑你事事顺利。”

梁嘉学接过,笑着道了声谢。

女生小声说了句“晚安”,就回房间了。

梁嘉学回到房间,看着那罐千纸鹤,忍不住嗤笑了下,然后扔到了垃圾桶。

十八岁的女生这么纯情,还叠千纸鹤,不如给点值钱的玩意儿啊,给个刮胡刀都行啊,他正缺呢。

还是有钱的姐姐爽快,见面就给一万块钱,睡得还舒服。

.

宁穗回公寓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迷糊着,摸到手机看到是中午十二点,但卧室窗帘将刺眼热辣的光芒都遮挡住的,让她有一瞬间恍惚以为是午夜十二点。

手机上面还有消息,宁穗点开一看,是庄恒生发来的。

庄恒生:“昨晚去哪儿玩了?”

宁穗花钱直接划庄恒生给她的信用卡,那一万块钱是去银行取现金给梁嘉学的,庄恒生收到短信提示,肯定生疑。

干了什么事情不走网上转账,还特意去银行取钱。

宁穗取现金是担心庄恒生哪天查她支付宝微信转账记录,那肯定瞒不住。

宁穗道:“我手机昨天摔碎了,取了现金去专卖店买了个新的。”

这个解释正常,庄恒生没再问,只说道:“腰好点了吗?”

上次庄恒生兴致上来,将她的腰给折伤了些,宁穗去医院拿了些药膏贴着,最近庄恒生出差不在,伤势也好的快,这不昨天晚上还能和年下弟弟玩一宿么。

但宁穗在庄恒生面前,有机会装不舒服就要多装会儿,她趴在床上打字,“还是很疼,只能坐软沙发,还得用靠垫靠着。”

她心里又害怕庄恒生知道她装,又发了一句语音撒娇,说道:“恒生哥哥,你什么时候回来嘛?你回来多抱抱我,我腰就好的快了嘛。”

庄恒生:“下周五。”

能回复她就说明他没什么火气,宁穗松了一口气,爬下床去洗漱。

庄恒生脾气很怪,捉摸不定,宁穗跟了他两年了,都还是怵他。

下周五回来……宁穗有些开心,她没工作,就是靠庄恒生养着,庄恒生不在身边,她可得玩得尽兴些。

她想到了梁嘉学,发微信问他:“你今天下午有什么课啊?”

梁嘉学道:“下午三点,思修课。”

宁穗:“我去听听大学老师讲课,你在学校门口接我吧。”

梁嘉学正在食堂吃饭,看到这个消息轻蹙眉头,但也还是回了个“好”。

虽然有过肌肤之亲,但宁穗对梁嘉学来说,只是个陌生人,带到教室上课算什么呢?梁嘉学不喜欢旁人这么随便的侵入到他的生活里。

想到从昨天认识宁穗,她的话语和行为都毫不掩饰她的轻佻之意,没有规矩,没有分寸,可能是因为有钱的女人都活得比较洒脱,不在乎别人的看法评价吧。

梁嘉学这个人,为人处世都是比较客气,不冷不热的,比较喜欢保持距离,和什么人都能是点头之交,明面上接话帮忙办事都干脆,也能背地栽赃甩锅毫不含糊,他的高中班主任不喜欢梁嘉学,毕业了只给他一句评价:“看起来很正人君子的小人。”

他好歹是拿过宁穗的钱,就算一夜过后没关系了,但宁穗都张口了,他不太喜欢也还是去接她了。

他在大学门口抱胸等了半个小时,才看到宁穗的那辆墨绿色minicooper缓缓驶来,停在了停车区,宁穗为了显得像个女大学生,她特意编了两个辫子,随意的一件白色刺绣花纹衬衫和牛仔裤。

梁嘉学走过去,宁穗还坐在驾驶座上,车门打开了,就递给他一把伞,娇声命令道:“先帮我撑下伞,要晒黑了。”

梁嘉学就站在车门旁撑着伞,身姿笔挺,面色淡然。

只见宁穗拿出防晒喷雾朝着身上脸上露出来的皮肤都喷了个遍,才拎起小香包下了车。

梁嘉学就这样给她撑着阳伞,关键那个阳伞是粉红色的还带蕾丝边的,梁嘉学只觉得别扭。

宁穗顺势的就挎着他的胳膊,笑嘻嘻的说道:“觉不觉得和我走在一起回头率很高呀?”

梁嘉学顺着她道:“是。”

当然了,两个颜值身材都出众的男女走在大学校园里,脑袋顶上是粉色蕾丝边阳伞,任谁都得多看两眼。

宁穗又打趣道:“你在学校里有没有几个暧昧对象啊?你现在是不是很心虚,怕撞到?”

梁嘉学平静道:“没有。”

宁穗也不在乎他说真的还是假的,一双灵动的眼睛到处扫射着路过的男同学,说道:“你们学校男生挺多的啊,但是好像质量不怎么样……按理说你应该很抢手呀。”

梁嘉学道:“我比较穷,还抠。”

宁穗嘻嘻的笑,说道:“没事,你哄我高兴了,姐姐考虑考虑包你。”她这话比较玩笑了,宁穗讲话习惯就是前面说过了后面忘,她从小就很会吹牛放大话。

但梁嘉学这一瞬还真的当真了,垂眼俯视宁穗的俏丽脸蛋,眼底冷峭,如果宁穗此刻抬头直视他,会很清楚地看到他尖锐的眼里的厌恶之意。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