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皇归来韩放主角韩放小说-天王殿小说章节阅读

北皇归来韩放主角韩放小说-天王殿小说章节阅读

北皇归来韩放

更新时间:北皇归来韩放天王殿来源:TW

韩放小说(都市言情)北皇归来韩放阅读最新的章节动态,韩放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分享天王殿作品: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莫欺少年穷!北皇归来,一雪前耻……...

第五章 北皇一诺

“滚?”

 

徐凯难以置信,这人怎么如此狂妄?

 

他可是堂堂徐氏的接班人,什么时候丢过这么大的脸!

 

他鼓起勇气,大着胆子准备反击,然而瞥到韩放手中细细把玩的筷子,徐凯又犹豫了。

 

韩放回过头来,轻蔑地暼了他一眼。

 

“怎么,还要我送你吗?”

 

满满的威胁之意。

 

徐凯顿时怕了。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他就不信这小子能一直这么嚣张。总有一天他会落在自己手上,到那时候,他会让他付出代价的。

 

大丈夫向来能屈能伸,这样安慰自己,徐凯把口袋里的钥匙掏出来放在桌子上。

 

一咬牙,侧身倒地,果真笨拙地翻滚了出去。

 

一时间,屋子里安静了很多。

 

徐凯刚消失,沈初就一脸担忧地开口:“韩放哥哥,徐家在西海城很有地位,徐凯这个人向来心狠手辣,我担心他们报复你。”

 

“韩放哥哥,要不,你还是回去吧,不要掺和我的事了。”

 

很有地位?

 

韩放轻声笑了。

 

在他北皇面前,谁都是蝼蚁!

 

他倒想看看“很有地位”的徐家能把他怎么样!

 

但这些事情目前还是不能让阿初知道,她自小单纯,韩放也不想让她了解到自己的黑暗。

 

她只需要像小时候一般,快快乐乐的就好。

 

  对上沈初担忧的眼神,韩放放低声音,柔声细语:“阿初,不用担心我。”

 

在这时刺耳的电话铃打断了两人的暧昧气氛。

 

“好,我知道了,我马上到。”

 

阿初挂了电话后双眼通红地说道。

 

“是医院打来的电话,说我妈妈病的又重了……”

 

放下碗筷,两人简单收拾了一下,一起向医院赶去。

 

好在医院离沈家并不远,打车二十多分钟就到了。

 

还未到病房,沈初一眼看到了正在被护士推出来的母亲。

 

“护士,怎么了,是我妈妈出什么事情了吗?”她疾步走过去,俯下身子看了母亲一眼,才急急问护士。

 

两个护士冷眼看着,开口回答:“病人这个月的医药费和住院费还没交,现在要转向普通病房。”

 

“怎么会?”沈初明显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一定是徐凯那边的小动作。

 

她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冷静开口:“我妈不能转到普通病房,需要交多少钱,我去交。”

 

护士冷冷地开口:“上个月的医药费还有三万八没交,这特护病房,一个月六万,你先去把这些交了吧。”

 

护士说完这话之后就现在那里没有动作,显然是没收到钱就不把陈阿姨推进病房。

 

沈初急了:“护士姐姐,能宽限几天吗?我凑到钱就去交。”

 

她妈妈去年患病,前前后后的医药费早已经把她们的家底掏空了。

 

现在她工作刚起步,一个月也就几千块钱,实在是负担不起这高昂的医药费,不然之前她也不会同意和徐凯在一起。

 

现在她到哪里去凑这么多钱。

 

“凑钱?”另一个护士轻笑了一下,几乎是嘲讽的语气:“没钱住什么特护病房,住这间病房的人在外面排着队呢,你们没钱赶紧转出去,别占地方!”

 

“护士小姐……”沈初眼圈都已经红了。

 

“我去交钱,你们先把病人推进去吧。”一旁安静的韩放突然开口打断沈初的哀求。

 

“韩放哥哥,这可不是一笔小钱。”

 

“放心吧,我有钱。”韩放淡定地开口,似乎不知道这是一次性就要付将近十万。

 

说完他不给沈初拒绝的机会,安抚性地抬手拍了拍沈初的手背,大步走去交钱。

 

他直接交了这两个月的医药费和住院费,想了想,走到一个无人的角落,拿出手机联系杨立康。

 

“阿康,你亲自去北方,请韩元声来西海城,两天时间,我要见到他。”

 

杨立康是和韩放一起从北方军区过来的,自然知道在北方鼎鼎有名的韩元声。

 

他是韩氏一族最有名的圣手名医,救治过多名性命垂危的军中将士,在整个医学界都算泰斗级的人物。

 

向来唯命是从的杨立康却有些为难:“北皇,你也知道韩元声除了北方军区从来不出山的,他医术高超,向来不受权贵低头,求他治病的人至少排到了五年后,你要他两天内赶到西海城,怕是不太可能。”

 

“阿康,你把我的北符令牌给他,告诉他只要他帮我治好一人,拿着这个令牌可以让我为他做任何一件事。”

 

“我韩放的诺言,千金难换!”

 

挂断电话后,韩放去买了一些容易消化的流食,又给沈初带了一杯饮料,才回到病房。

 

刚才一片混乱,他都没机会探望陈阿姨,现在看着陈阿姨安静地躺在病床上,宽大的住院服愈发衬出她的消瘦。

 

时隔多年,韩放都认不出眼前这个瘦骨嶙峋的妇人竟然是数年前那个面容姣好,亲切和蔼地陈阿姨。

 

陈阿姨似乎刚睡醒,精神萎靡不振。

 

她看到韩放,才打起了精神。

 

“是小放啊!这么多年没见,都长成大小伙儿了,要不是阿初刚才告诉我说你回来了,陈阿姨一时都认不出来了。刚才啊,多亏了你。”

 

只是简单地说了两句话,陈阿姨就低声咳了起来。

 

良久后才缓过气,细细打量着韩放:“小放啊,这么多年你都到哪里去了,知不知道我们家阿初找了你多久!”

 

“如今你回来了也好,我就能放心地把阿初交给你了,你都不知道,这丫头这些年来有多惦记你!”

 

“妈,你胡说什么呢!”沈初闻言立刻害羞起来,红着脸打断了陈阿姨的话。

 

韩放把刚才买的粥拿了出来,低声安慰陈阿姨:“阿姨您好好养病,您这病肯定能好的,我说好就能好,您相信我!”

 

“哈哈哈……”陈阿姨被逗笑了,沙哑的声音像是旧风箱,听着韩放一阵难受。

 

他想起小时候自己犯了错误被父亲罚站的时候,哪一次不是陈阿姨偷偷地拿出零食饮料给自己。

 

还有自己打架把校服弄脏了,为了怕父亲发现也是陈阿姨给自己洗衣服的。

 

想到这里,他暗下决心,一定要治好陈阿姨的病,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