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少娇妻很难缠霍遇深陆予初第2章全本阅读

霍少娇妻很难缠霍遇深陆予初第2章全本阅读

霍少娇妻很难缠

更新时间:霍少娇妻很难缠小娇妻来源:wyy

霍遇深陆予初是著名作者小娇妻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小说以形式来叙述,大大增加了难度。可想而知,作者对它倾注了多少心血!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在霍遇深眼里,陆予初就是一个不折不扣为了钱什么都能做的人。在陆予初眼里,霍遇深就是个矛盾体,不爱她,却又要她坐稳霍太太的位置,他还会在她危难时解救她,在讨厌她的婆婆面前维护她,她知道他不爱她......

《霍少娇妻很难缠》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4章装什么纯

“呜呜呜,要妈妈,我要妈妈,要妈妈...。”

  这边,陆予初还没走到儿童房门口,便听到霍燿哭着喊着要妈妈的哭声,许是出于母女性的母爱,她心里瞬间一阵心疼,快步走到房间将哭闹不止的霍燿从保姆怀里接过。

  “燿燿乖,燿燿不哭,妈妈在这呢。”

  陆予初安抚的拍着霍燿的小背,果不其然,她一包霍燿即刻停止了哭声,抽抽噎噎的搂着她的脖子抽泣,嘴里模糊不清的喊她。

  “妈妈...。”

  “大少奶奶,你可算来了,小少爷今早醒来没看到你一下就哭起来了,奶粉都哄不住,哭着吵着要你。”

  霍燿止住哭声,保姆不觉暗暗的松口气,神经都放松下来了,陆予初这要是再晚点来,她是真的没辙了。

  保姆的话蓦然让陆予初愧疚不已,今早要不是一连发生那么多事,她定然是按时过来的。

  “燿燿,对不起啊,妈妈早上有事才耽误过来的,妈妈下次再也不会了。”

  陆予初温柔的抱紧霍燿,目光触及他肉嘟嘟的脸哭的通红通红的,心里别提多心疼了,连忙伸手拿过一旁的湿巾轻轻的给他擦眼泪。

  五岁的孩子自然能听懂她的话,一张委屈巴巴的小脸立马就破涕为笑,搂着她的脖子就安静的靠在她肩膀上,不吵不闹别提多乖巧了。

一旁的保姆看到温馨的这幕,不觉脱口道。

  “大少奶奶,也就你能治得了小少爷,这小少爷一见到你就乖得不得了,要说小少爷是你的亲生儿子别人也信。”

  陆予初温和的笑笑,并未言语,保姆也发觉自己失言立马停止话头,不敢在多说,不过这话她也就敢在陆予初面前说说,别人自然是不敢的。

  这霍家谁不知霍夫人极度的讨厌陆予初,偏偏她怀里的小少爷又喜欢她喜欢的不得了,见面第一次就抱着陆予初的腿乖巧的喊她妈妈。

  是的。

  霍燿并不是陆予初的亲生孩子,但是是霍遇深的亲生骨肉,不过,至于他和谁生的她并不知情,大抵应该是前女友之类的。

而霍燿大概也是她唯一留在霍家的安慰。

  至少,他需要她。

  据保姆说昨晚霍燿有点发热,睡得并不好总是哭哭闹闹快天亮才睡得,陆予初哄着哄着他直接趴在她肩膀上睡着了。

  所以,当霍遇深上来进儿童房,便看到这样温馨的一幕,窗外金黄色的阳光洒落在房间内,陆予初纤瘦的身姿抱着霍燿在耀眼的阳光下来回走动,母性的光辉在层层光晕下画面显得格外的美好。

  他长身玉立在门口,竟一时有些看痴。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一旁的保姆见陆予初抱得有点累了,不觉刻意压低声线的询问道。

  “大少奶奶,小少爷睡着了,要不要把他放床上睡?”

  到底是五岁的孩子,总是有些分量的。

  霍燿哭了这么久,自然是哭累了,但陆予初怕她放下他会醒,温柔的摇摇头道。

  “没事,我再抱他睡一会。”

  “是。”

  保姆微微颔首,转身便想把床先铺好,这一回头正巧看到霍遇深眼眸深邃的站在门口,视线笔直的落在阳光下的人影身上,她一惊,连忙恭敬的低声喊道。

  “大少爷。”

  保姆一出口,自然惊动的抱着孩子的陆予初,也惊醒了看这一幕的霍遇深,他眉宇一皱,脸上明显闪过一丝烦躁。

  因为他不知道,他刚刚突然是怎么了,怎么就一眼看痴了。

  这边,陆予初一侧眸一眼看到霍遇深欣长的身姿站在门口,视线深深的落在她脸上,她呼吸微乱的张张嘴,想说什么又怕吵醒怀里的孩子愣是没开口。

  霍遇深很快恢复了一贯的清冷,狭长的眸子意味深长的斜了她一眼后,阔着笔挺的长腿就往一旁走,看他的样子似乎是有事要找她。

  陆予初皱皱眉心,抿着唇对门口点点头,尽管对方已经离开。

  ...

  放下熟睡的霍燿,陆予初转身往霍遇深的房间走,谁知,她一开门,霍遇深赤着上身,正在穿裤子,属于男性独有的纹理线条一丝不拉的落入她眼底。

  不仅是这样,因为昨晚的过分疯狂,他精壮的脊背上还残留着昨晚两人恩爱过的痕迹。

  陆予初瞬间涨红了脸,愣住不到三秒后,她连忙撇开脑袋,顺势带上门道。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霍遇深听到门口的动静,英俊的面容微侧,一眼看到陆予初红着脸想要关门的动作,他轻嗤一声,不以为意的穿好裤子,薄唇一抿道。

  “做都做过了,我身上哪一寸地方你没见过,霍太太,你在这里装什么纯?”

  关门的动作一顿,陆予初精致的面容立马白了下来,手指紧紧的握着门把手,想想也是,这个时候她还矫情什么,两人在一起的次数还少么。

她咬咬唇,重新推门而入,同时也把门给关上,像个受气的小媳妇似的杵在门口,抿抿唇道。

  “你有事找我?”

  霍遇深神色清冷的斜了她一眼,并未第一时间开口说话,骨节分明的手扯过一旁的衬衫穿在身上,边穿边往她这边走来,性感的薄唇邪肆的勾起,落下一道惊心动魄的弯弧。

  顿时,一股极具侵略性的气势快速的袭向陆予初,随着他的靠近,周遭的气压也跟着低沉下来,窒闷的她快要喘不过气来。

  特别是此刻,霍遇深线条分明的身姿全部曝露在她眼前,穿衬衫的举止更是魅惑到极致。

她窒了窒呼吸,攥紧手指脚步踉跄的跟着他的脚步后退,一双大大的眸子诧异又惶恐的看向他,一颗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

  全然不明白他到底想干什么。

  “你...。”

  “你是不是去找潇潇麻烦了?”

第5章她不是你能动的人

霍遇深神色冷冷的质问,如雏鹰般锐利的眸子危险的投在她脸上,犀利的眼神像是要把她盯出个窟窿来。

  这下子,陆予初算是明白他为什么特意找她来了,敢情是他的小情人跟他告状,找她兴师问罪来了。

她稳了稳心神,揪紧手指解释道。

  “我没有。”

  “没有最好,我希望你能时刻记住自己的身份,潇潇,她不是你能动的人,明白吗?”

  霍遇深态度冷硬的靠近她,言语间满是威胁,可她怎么可能会主动去招惹慕潇潇,分明是对方来找她的麻烦。

但他的话还是狠狠的伤了她一把,方才她心里的那份感动也瞬间荡然无存,她怎么能傻到去感动,霍遇深这么做完全是为了他自己罢了。

  她苦涩的抿抿唇道。

  “我知道自己的身份。”

  她不过是他买来的妻子。

  霍遇深满意的点点头,修长的指节由下至上的扣衬衫的纽扣,浑身透着一股清冽的味道。

  陆予初被他逼在角落里,视线无意的别开,并没有看眼前的男人,只是他提到慕潇潇,她也便想起她跟她说怀孕的事。

她闷声踌躇了一会,还是冒天下之大不韪道。

  “她跟我说,她怀孕了,你...。”

“管好你自己就行了,不该你管的事不要多问。”

  陆予初话还没说完,霍遇深不耐烦的打断她的话,视线冷冷的斜了她一眼,示意她噤声不要再说话了。

  “可是她怀孕了,你不该给她一个名分?”

  她诧异的询问,好歹对方给他怀了孩子,他难道不想娶她进门么?

  陆予初话音一落,后者停止扣衬衫纽扣的手,深邃的视线眯着落在她脸上,冷硬的五官轮廓溢满了冷漠和疏离,浑身气压低的骇人。

  陆予初一惊,本能的后退一步,他抬起脚步靠近她,直接把她逼到墙角,她还没反应下颚猝然传来一股钻心的痛疼。

他眯起眼睛,恼怒道。

  “你就这么想跟我离婚?一百万是不想要了?还是你嫌你弟弟的命太长,准备给他减减寿。”

  她的下颚被他捏的生疼,连同泪水也被逼了出来,可听闻他的话,陆予初惊愕的猛地一阵摇头,呼吸急促道。

  “不是,我要,对不起,下次我不会了。”

  她吓得连忙求饶,哪里还敢忤逆他的意思,追赌债的人是什么样陆予初不是没见过,她又怎么会不想要这一百万。

  霍遇深冷漠至极的凝视她,指节越发用力收紧,性感的薄唇紧抿成一条直线,眼神凌厉的对她警告道。

  “我希望这是你最后一次提这个,霍太太的位置你给我坐稳了,没有我的同意没半路下车的可能,还有,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不需要我教你吧?”

  他神色冷沉,萧杀的模样宛如地狱来的修罗。

  陆予初窒着呼吸,一张脸被他的力道捏到变形,嘴角都嘟了起来,也疼的她眼泪汪汪下颚就不像是她自己的,她猛地一阵点头,哪里还敢违背他的意思。

  看到她这副样子,霍遇深冷岑的脸色才算好点,只是也不知道怎么的,他凝视她眼泪汪汪,嘴角嘟起的样子,腹部猝然腾起一股燥热,许是靠的太近的缘故,竟带着几分甜美和勾人,似在等人采撷。

  空气中,香味伴着女人独有的清新味道,一丝不拉的落入他鼻尖,昨晚两人辗转悱恻,以及她夹他腰的画面一一浮现在他眼前,念一下就上来了。

  “该死的,真是个妖精。”

  他脸色难看的咒骂一声。

  陆予初还没明白他突然是怎么了,唇角一下被一双微凉的薄唇给咬住,她惊愕的瞪大双眸,待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手已经侧滑进她…

  “...。”

  她情不自禁的嗯了一声,本能的想挣扎,门口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遇深哥哥,你在里面嘛,我可不可以进来,伯母说让你待会带我去外面吃饭。”

  顾子吟的声音越过房门,清晰的传了进来。

  陆予初错愕的看向门口,又一脸疑惑的凝视她身没半分要停下意思的男人,她稍稍的挣扎了一下。

  “唔唔唔...。”

  她口齿不清的提醒他顾子吟在门外。

  “闭嘴。”

  霍遇深烦躁的冷哼呵斥,手上动作未停,甚至还有愈演愈烈的架势,也是在这个时候,陆予初骤然浑身一僵,一双眸子大大的睁,完全不敢相信他居然在门外有人的情况下还要胡来。

  “遇深哥哥,你在里面吗?”

  许是得不到回应,门外的顾子吟不确定的喊了一声,她心想着刚才没在儿童房看到霍遇深,那他自然在房间无疑了。

  霍遇深懒得管门外的人,大手捞住她的腰身,行为大力又粗鲁,就跟疯了似的。

  事实上,连同他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怎么就起了念。

  这女人就像一颗令人上瘾的药,每每跟她单独待在一起,他总会无形的失控。

  “...。”

  陆予初无法遏制的长吟一声,被迫承受他给的欢,只是一想到门外还有人,她死死的咬住唇角,强自己不发出任何声音来,偏偏有人就是不想让她如意更是用力,害得她本能的哼唧出声。

  也是这一道意味深长的低吟声,让站在门口的顾子吟意外的愣了下,奇怪的歪着脑袋道。

  “遇深哥哥?你在里面吧?我进来了。”

  因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顾子吟下意识的伸手握上门把手。

  可她的话猝然让被压在床上的陆予初大惊失色,因为她忽然想起,她进来的时候门根本没上锁。

  同一时间,门口猝然传来门锁响动的声音。

  

  

    

  

    

  

第6章不听话的代价

陆予初纤瘦的身姿骤然一阵紧绷,搭在霍遇深肩膀上的双手因紧张本能的攥紧,指尖掐入他健硕的后背上,一口气直接提到了嗓子眼。  

  她完全不敢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可不等她注意门口的动静,耳边猝然响起男人痛苦又压抑的闷哼声。

  “嘶...该死的。”

  霍遇深闷哼着咒骂一声,鬼斧神工般的面容痛苦又愉悦。

  这个时候陆予初哪里还顾得上他怎么了,她委曲求全,眼泪汪汪的哀求霍遇深,示意他别这样,他们的这幅样子要是被顾子吟看到。

  那她以后就没脸见人了。

  亦是她这幅楚楚可怜,眼泪汪汪的模样更是大大的刺激霍遇深的感官,他危险的眯起黑眸,一手抄起矮柜上的花瓶砸向正巧要打开的卧室门。

  “滚开。”

  霍遇深脸色阴沉的朝卧室门口低怒。

  男人熟稔又岂是陆予初能抵挡的了得。

  哪里还顾得上顾子吟有没有进来,又是否看到这不堪的一幕,直接沦陷。

  ...

  门外,转动门把手的顾子吟被门后突如其来嘭的一声脆响,吓得她急忙缩回手,听声音像是玻璃被砸在了地上,之后便听到霍遇深的那句滚开。

  他是在叫她滚开么?

  顾子吟是顾家的千金大小姐,哪里受到过这样的委屈,清秀的脸猝然变得难看和不可置信,哪里想到霍遇深居然会这么对她。

  然而,碎裂的声响过后,哪怕她用脚趾头想想就都知道里面正上演着什么。

  该死的。

  这女人竟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勾/引霍遇深。

  偏偏还被她听到,她是故意在刺激她么。

  听着门内一声高过一声,顾子吟愤然的握紧拳头,眼里满是毒辣和阴冷,这女人居然敢跟她抢霍遇深,她一定会让她付出惨痛的代价的。

  她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

  一个小时后,陆予初被他反反复复折腾的精疲力尽,是动动手指头的力气也没了,原本昨晚两人就做了好几次,眼下又被他用力的折腾一番,她感觉身体都被掏空了。

  洗完澡的霍遇深很快从浴室出来,这一次,陆予初也顾不得害羞什么的,人就这么软绵绵的躺在床上。

  霍遇深意味深长的挑挑眉,倒是也没说什么,打开衣柜取出衣服穿在身上。

  所以,等陆予初浑身乏力看向他时,霍遇深已然穿戴整齐,灰色衬衫,黑色西装长裤,金属皮带勾勒出他完全黄金比例堪比男模的身材。

  灰色映衬着暗沉强硬,就像他这个人散发出来的气场,冷峻中,走到哪里,哪里的空气好似都变得稀薄凛冽起来,也变得衣冠楚楚。

  再看看被折腾的奄奄一息,满身狼狈的陆予初,简直是天壤之别,也惨不忍睹。

  “照顾好燿燿。”

  霍遇深扔下这句话,也不等陆予初回应,跨着笔挺的长腿越过地上的玻璃碎片打开卧室的门,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他挑着眼尾侧过身,口吻冷冽也带着警告道。

  “别忘了我刚警告过你什么,不听话的代价,你未必能承受的起。”

  霍遇深的话宛如一盆冰冷的水,从她头顶浇到脚底,让她品尝什么叫冰冷刺骨。

  分明前一刻两人还做着世上做亲密无间的事,这一刻,两人像是从未认识过的陌生人一般。

  陆予初真的恨透了这样的生活,但她却又没有办法轻易抽身,就像昨天她分明想跟霍遇深离婚,晚上却又因为弟弟欠债又委身给他。

  在霍遇深眼里她就是一个不折不扣为了钱,什么事都做的出来的人,也难怪他会这么对她了。

  事实上,那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陆予初一点儿印象也没有,那晚陆子皓在酒吧喝醉,她妈妈喊她去酒吧接他回来,偏偏陆子皓压根没理会她,继续和那些狐朋狗友喝酒。

  也只记得她不过喝了杯白开水,之后,她的记忆是空白的,直至第二天她在霍遇深的床上醒来。

与他达成协议,他给她钱,她做他法律意义上的霍太太。

  无关情爱。

  陆予初苦涩的笑笑,眼角有一行清泪落下,辗转没入枕头,亦是心酸的不行。

  ...

  到底是被折腾久了,陆予初躺在床上好一会才缓过神来,外加这又是霍家老宅,霍夫人向来不喜欢她,她也没多耽搁匆匆洗个澡,穿好衣服去看看霍燿有没有好点。

  谁知,陆予初换好衣服刚走出卧室门,正巧碰上朝她迎面走来的霍夫人,她卷卷尾指,微微颔首。

  “霍...。”

  “啪。”

  不等她喊出夫人二字,一见她就来气的霍夫人扬起手臂一巴掌狠狠的扇在陆予初脸上。

  清脆的巴掌声猝然在走廊上响起,霍夫人是卯足劲打她的,这一巴掌又打的猝不及防,陆予初被打偏脸,脚步踉跄往后跌了两步,脑海有短暂的空白,耳边一阵长鸣。

  “不要脸的贱/货,青天白日就勾/引遇深在房间里做这种事,你到底还能不能要点脸,下贱的东西,霍家的脸面简直都被你给丢尽了。”

  霍夫人气不打一处来,偏偏任凭她怎么游说霍遇深跟她离婚,他这个儿子都不听她的话,敢情是被她这么狐媚功夫给缠住了,她能不生气不打她么。

  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刚刚她让顾子吟上来喊霍遇深吃饭,哪里想她哭着跑出来还没跟她道别就匆匆离开了。

  她吩咐佣人上来看看是怎么回事,结果才知道顾子吟为什么哭着离开了。

  别说是打她一巴掌,她扒了她皮的冲动都有,叫她在勾/引霍遇深,把他迷得五迷三道的。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