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念千年之银蝶小说在线阅读(执念千年之银蝶)最新章节阅读

执念千年之银蝶小说在线阅读(执念千年之银蝶)最新章节阅读

执念千年之银蝶

更新时间:执念千年之银蝶楠倾心来源:wyy

古言小说《执念千年之银蝶》,小说的作者是“楠倾心”,小说的的主要人物是慕千雪冷晨风,小说讲述了主人公一生的故事。小说简介:若爱是一杯穿肠毒药,解药是此生无解,你愿意饮下它吗?我愿意,此生不悔!她是一只小小的蝶妖、因云溪上神的看重而被天帝选为藏书阁看守天灯,一次失意、......

《执念千年之银蝶》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4章谈心

  

  “哥哥,多年不见不曾想你变化这般大,竟是变了个模样,我都险些没将你认出来。

  如今竟成了一位俊美非凡、风流倜傥的美男子了,连你妹妹我看着都忍不住要嫉妒了。

  若非你是我哥哥,我定让爹爹去为我说亲,将你牢牢绑在身边,谁也不给看!”

  “小恶魔、这么多年过去了,不曾想你胆子竟还如之前那样大胆!竟调侃起哥哥来了!”慕宁轩颇有些怀念以前与妹妹在一起的那些无忧无虑的时光,虽中间也有些小吵小闹,可是哪家的孩子能一直安安静静的,不吵不闹呢?

  “话说,你还不是一样变了模样了,我刚进京就听说了,如今的你可是京城三美之一呢!

  刚开始见到你的时候你哥哥我还真是眼前一亮,都不敢认了。

  若不是你那脾性,直接跑过来毫不客气地伸爪□□我的脸、我还真不敢断定那就是你。都长这么大了还不忘了整我,这辈子做了你的哥哥、我真是好命苦呀!”

  慕宁轩面上露出一副做了千雪哥哥他觉得很痛苦的模样看着慕千雪。

  “哎呀呀,哥哥、哪有这样说自己妹妹的,你妹妹我有那么坏么?

  再说了、我就你这一个哥哥,不整你我整谁去呀,别人我看都懒得看,别说整他了。

  不过,哥哥、你以后可不要再叫我小恶魔了,不然我可会跟你没完哦!”

  “好了好了,不叫了、不叫了,雪儿长大了、再叫下去倒显得哥哥我不知礼数了。”

  “不过、现在想想以前那会儿,还是蛮怀念的,那时候虽然你总是整我、惹我生气,但哥哥从来都没有真正怪过你、怨过你,

  现在转眼间我们都长大了、以后也要学着懂事了,不要总是让爹娘替我们操心了。”

  慕宁轩语重心长的对慕千雪劝说道。

  “嗯,哥哥说的对,我以后一定会学乖,不会在任性了、我会替爹娘多分担一些事,不让他们再那么累了。”

  “雪儿、你能这样想说明你真的长大了,这次事关重大,我们兄妹两个要一起帮爹娘共度难关。”慕成阳神色中尽显成熟和稳重。

  “那好,哥哥,我们击掌为盟!”

  说罢慕千雪伸出来右手,慕宁轩点头,同样伸出了左手,只听啪啪几声,两只手紧紧地拍在一起。

  “哥哥,你在幽冥老人那里这些年学的怎么样?功夫有没有高出很多呀!”

  “切、也不看你哥我是谁,肯定跟着师傅学了不少东西了,不然师傅他老人家愿意放我下山吗?”

  慕宁轩收起凝重的表情、立时变作了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神色中尽显得意。

  “咦,真的呀、那不如我们两个来切磋一下看看!”慕千雪兴致勃勃的冲慕宁轩说道。

  “那敢情甚好、反正你是打不过我的。这次我可不会再让着你了!”慕宁轩自信满满的冲慕千雪说道。

  “嗯、哥哥这几年不见,居然变化那么多、竟是这般自恋了。虚的就不多说了、来吧!且先比比看、不然我会以为哥哥这是在虚张声势哦!

  如若哥哥你变厉害了,小妹我还希望你以后多多指教呢!”

  “好吧、那我就先让小妹你三招,”慕宁轩双手环腰颇有些傲娇。

  “不需要、这样我会觉得哥哥你看不起我呢!看招——”说罢千雪低喝一声便举剑向宁轩胸口刺去、而宁轩一个转身躲过了这致命一击,然后出掌向千雪后背打去、而千雪一个后空翻躲过了这一招,就这样两个人你一来我一往打了个二十几个回合总算是分出了胜负。

  结果是慕宁轩以一个最简单的擒拿手反抓住了千雪的两个手臂,而剑已被宁轩踢掉在地下。

  “雪儿,你以后还需勤加练习哦!”慕宁轩顺势松开了。

  “哥哥、看来你这几年收获不错哦、果然厉害了很多,如果哥不让着雪儿的话、恐怕连十招都过不了呢,别说二十招了。

  以后还需要哥哥多加指点呢,雪儿也想像哥哥那样厉害、如若雪儿厉害了、以后就没人敢欺负雪儿了、雪儿也可以帮助爹娘做很多事了。”

  “好了、雪儿,你别沮丧、能和哥哥过十招已经是很不错的成绩了,只要以后稍微勤加练习,一定会更好的,再说你现在还小,也不必那么急于求进。”

  “真的么?”

  “嗯,以后哥哥会帮助你的!”慕宁轩见慕千雪不敢置信的看着他肯定地答道。

  “谢谢哥哥,唉!”慕千雪开心的向慕宁轩道了个谢,随后又长叹了一声。

  “雪儿,怎么了?好好的叹什么气呀?”慕宁轩见慕千雪低头叹气,神色中满是不解。

  “哥,说起来我还真有点对不住你呢,以前那样对你、总是害你被爹娘骂,你都不生气,现在还对雪儿那么好。”慕千雪有些愧疚的说道。

  “傻丫头、就为这事呀!你那以前太顽皮了,哥哥当时虽然很生气,却从来都没想过怪雪儿呢!

  再说了,如果不是雪儿的激励,哥哥哪能找到这么厉害的师傅呢?所以,说起来、哥哥还要感谢雪儿呢!”

  “嘻嘻~那哥哥以后你要多多指教雪儿,帮助雪儿更快的学习功夫哦!”

  “嗯,我会的!雪儿、走吧、咱们一起看看爹娘去。”

  “嗯,”慕千雪轻嗯了声便随着慕宁轩肩并肩的向远处走去。

  “成阳,今日你说的都是真的吗?雪国真的要攻打我们天宇了?”

  “嗯,却有此事,”慕成阳见杨子娴忧心忡忡的模样点头应道。

  “成阳,你现在年龄这般大了,再出征怕是有些不妥吧!不若你去同皇上说,让皇上换一个人去吧!”

  “娴儿,你,你怎可这样想?”

  慕成阳略有些失望的看着杨子娴,“男子汉大丈夫生而为国,死亦何惧?更何况咱们天宇近年来比较重文轻武,武将近几年皇上并未再次进行征选考核,所以朝内如今能出去迎战的仅我一人,我若不去,天宇该当如何?”

  “成阳,其实我并没有不让你去的意思,天宇的境况我也是明白的,我只是有些担心你——”

  “娴儿,你的想法我知道,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慕成阳将杨子娴拥在怀中,满眼柔情地道。

  “成阳,这次能不能让我陪你去,我想帮帮你!”

  “娴儿,莫要这般说,你若与我一同前去,我会更加不放心的。”慕成阳神色中满是不赞同。

  “成阳,你莫不是忘了?我们最初认识的时候,便是在江湖中认识的,好歹我也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飞花蝴蝶手呢!”

  “什么飞花蝴蝶手,你那是偷盗第一吧!”慕成阳点了点杨子娴的鼻尖笑道。

  “可是我也是有功夫的好吧,想当年我虽时常劫富救贫,但若是没个功夫怎能做这些事呢,再说了,初认识你之时,我也曾偷偷跟着你上过战场,不也是帮了你许多么!”杨子娴不服气的说起旧事将了慕成阳一军。

  “我知道娴儿最厉害,那时我被敌军偷袭,若非娴儿救我,恐怕我早就命殇黄泉了。”

  随后又认真的道:“娴儿,如今咱们已成亲多年,儿女都已成年,各自的身体早已不胜当年。再说了,若你真同我去了战场,这偌大的将军府该怎么办?雪儿还需要你多加照看呢!”

  “再说了,此次轩儿回来了,有他助我,你当更加放心才是!

  不管怎么说,他也是幽冥老人的弟子,想来功夫不会太差,娴儿,你还是好好照看着将军府内一切事物,莫要想太多了,安心等我大胜而归!”

  杨子娴见慕成阳如是这般说,只是无奈的叹道:“成阳,你即已这般说,那我便随了你的意吧!”

  “嗯,还是娴儿最好!”慕成阳拥住杨子娴轻吻了一下她的发丝眼中尽显柔情似水。

  

第5章变故

  

  三个月后——

  “老爷,老爷,皇上请你到宫中一聚,据说雪国已攻占了云城及周边的小镇,现已直奔墨城而去。”

  一位五十岁左右胡子须白的老管家步履匆匆的走至厅堂向正在同慕宁轩执棋对弈的慕成阳禀道。

  “你说什么!怎会这么快?”慕成阳神色中满是不敢置信。

  随后又咬牙怒道:“这个雪国、这么快就迫不及待了,竟一点也不将我们天宇放在眼里。

  慕宁轩听钟伯这么一说很是惊讶,他没想到,事情发展的会那么快,正欲开口说什么,却只见慕成阳将手中的黑棋往棋盘上一丢,迅速站起身道:“我这就进宫同皇上说明,主动请缨,打他个措手不及,此次定要搓一搓他们的锐气不可!”

  “老爷,我记得前段时间皇上不是派人去跟他们和谈了吗?莫不是没谈成?”管家钟伯神色疑惑的看着慕成阳。

  “你看如今这局势,若是谈的成了,人家便不会占了咱们云城了。好了,不多说了,我得赶紧去宫中一趟,跟皇上商议一下应敌之策!”

  慕成阳说罢便要漫开步子向外走,慕宁轩却站起了身;“爹,我陪你一同前去好了。”

  “不必了,你在家好好照看你娘,我去去就来!”说罢便走出了门,方好碰见慕千雪步履匆匆地走了过来,慕千雪见慕成阳神色不岔眸中带着焦色忙问道;“爹,你这是要去哪儿?娘让你过去一趟,言说是有事要同你商量。”

  “雪儿,爹先进宫一趟、你同你娘说一下、让她且等我片刻、待我回来再去寻她!”

  “嗯,好的、我这就去跟娘说!”慕千雪点头应道。

  “赶紧去吧,莫让你娘等急了,我先走了、一切等我回来再说!”慕成阳说罢便形色急匆匆的离去。

  御书房——

  “慕爱卿,雪国已经向我们天宇开战了,你对此有何看法?”

  天宇皇帝墨夕颜眉头紧锁扶额坐在书案旁、看着慕成阳颇为忧心的问道。

  “皇上我们不是派人去和谈了吗?难道是没谈成吗?”

  “节度使去了三月有余、言说咱们天宇愿送一位公主前去和亲,原以为是可以谈妥的,不曾想那雪国着实可恶。

  竟不愿与天宇和亲,还大言不惭地说二年之内,定要拿下我们天宇。”宇皇见慕成阳神色疑惑愤恨的锤了一下御书台怒声骂道。

  “岂有此理,那雪国真是太可恨了,他把我们天宇当成什么了?

  再怎么说我们天宇也算是一大国,岂是他一个小国就能欺负的去的!”

  “皇上,老臣这就带兵前往墨城会一会他雪国,我倒要看看他雪国难道有三头六臂不成?竟然如此嚣张,真是气煞我也!”慕成阳听此气恼的攥紧拳头,咬牙切齿道。

  “唉!爱卿,这次又要辛苦你了。

  朕也是没办法呀,这满朝文武也只有你对朕最是忠心,朕也只对你最是放心,希望你此次出征,能万事顺利,待归来之时也可多享些清福!”宇皇神色中带着歉疚。

  慕成阳与自己自小便玩在一处,可以说他们一直都是关系颇好的好兄弟。他自十五岁起便为天宇、为了能让他坐稳这个江山、东征西讨,鞠躬尽瘁。

  如今五十有余、还要劳烦他去争战,这让他心内着实过意不去。

  “皇上,你这是哪里话,为官者定当为吾皇分忧解愁,当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再说了,这次是雪国先挑起事端,我去征战也是为了黎明百姓将来能过上安稳的日子呀!”

  慕成阳郑重的对墨夕颜说道。

  “慕将军,你这话说的就严重了,朕哪里舍得你死呀,朕离不开你、天宇也离不开你呀。这次你一定要平安归来!”

  顿了顿又疑惑的问道:“哦,对了、据说慕宁轩那小子拜师学艺回来了?记得以前小时候你带他进宫几次,朕瞧着他挺有意思的、那时候觉得他挺活泼的,如今学艺归来应很厉害了吧!”

  “是的,宁轩这次回来的确是收获不小,而且他回来还是幽冥老人算出我们天宇有劫难,才让他回来助我的。”慕成阳点头颇为欣慰。

  “哦?竟然有这等事,早就知道幽冥老人有半仙之称,没想到竟会有如此神算。”

  “嗯,幽冥老人的确很厉害,只是不能为我们天宇所用,不然这次我们胜算可就大了。”

  墨夕颜神色中满是惋惜,随后又提议道:“慕老将军,既然幽冥老人如此厉害,想来作为他徒弟的宁轩应当也差不了多少,不如此次出征就让他也随你而去吧!”

  “皇上,实不相瞒,我正有此意,况且轩儿他师父让他下山也正是帮助我们天宇共度难关的。”

  “既是如此朕也便放心了,相信这一次我们天宇一定会给雪国来个措手不及!爱卿,朕相信你的能力,你先下去好好准备准备吧!”

  “皇上,老臣告退!”慕成阳弯身恭敬地说道。

  “去吧去吧,墨夕颜疲惫的挥了挥手。”

  “爹,你和皇上都谈了些什么?怎么看起来那么疲累的样子?”

  “雪国来袭了!明日我便要带兵出发去雪国抵抗外敌了。”

  慕成阳见慕千雪神色担忧揉了揉额角、疲乏的说道。

  “啊,怎会这么快?”

  “嗯,刚才我已经向皇上请旨准备三日后便带兵出征。”

  “爹、雪儿也要去,雪儿也要帮爹爹一起抵抗外袭。”

  “雪儿,不许胡闹、你那么小,战场那种地方岂是你一个女儿家可去的地方?好好在家陪你娘亲!”

  “不、我才不呢!爹爹你是瞧不起女儿,这二个月以来哥哥已经教会了我很多东西,还有各种兵法。爹爹,不管怎样女儿都要去,女儿现在已经长大了;知道怎样照顾自己了,不想再让爹爹继续劳累继续操心了。

  女儿只想多帮助爹爹分忧解难,一起共抗外袭,一起共度难关!”

  “雪儿,前方的路有多艰难,有多危险你知道吗?爹不想让你去冒险,去做对生命有威胁的事啊!”

  慕成阳见此心内颇为欣慰,雪儿长大了,知道帮自己分忧解难了。可是战场、不是个随便可以去的地方。那里极为危险,是随时随地都可能会丢掉性命的地方,他怎么敢让她去冒险。

  “爹,你莫要说了,雪儿知道、爹的心雪儿都知道。可是,爹、我不怕,我只想在爹最困难的时候帮你解围,帮你分忧,雪儿只想一直陪在你和哥哥身边,因为雪儿不想爹爹有什么事。

  爹爹如果有事、雪儿会很伤心,哥哥也会很伤心,娘亲会活不下去,所以雪儿拼了命也要护爹周全。”慕千雪坚持不懈的对慕成阳劝说道。

  “好好好,真是爹的好孩子呀!爹有你这样的女儿真是何其有幸呀,这辈子就算是死了也心安了!”

  “爹,既然雪儿执意如此,那就带她去吧,有我这个哥哥在,雪儿不会有什么危险的,再怎么说雪儿也不小了、是一个懂得保护自己的孩子,她不会任性了。”

  “嗯,爹爹,哥哥说的对,女儿会很乖很听话的,不会再乱来的。爹,你就让我去嘛!”

  “好吧,既然你想去那就去吧,不过去了可不能乱来哦,要听从军纪知道么?战场可不比家里,那里是随时都有可能失去生命的地方,万事都要小心。”

  慕成阳见慕宁轩也帮助慕千雪说话,只得无奈的点头答应。

  “好的,爹、雪儿知道了、鉨就不要担心了。”

  慕千雪眸中满是欣喜,开心的应道。

  “唉!你这丫头,看来真的长大了,”慕成阳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走吧,去看看你娘亲去。”

  “嗯,好、我们走吧!”慕宁轩和慕千雪点头附和道。

  

第6章出征,墨城

  

  “成阳,此去危险重重,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身体,家里的事不必挂心,我一切都会打理好的。

  还有,轩儿,此去、要好好保护你妹妹,不要让她受一丝伤害知道吗?”

  杨子娴神色中满是不舍的看着慕成阳,转而又走到慕宁轩面前拉起他的手不放心的嘱咐道。

  “嗯,好的,娘、你不要太过担心了、我会保护好爹爹和雪儿的!”

  “雪儿,你这丫头,总是那么任性,还那么调皮,去了那里可不能再这么胡来了,要收敛你那小性子,那里毕竟是战场,是一不小心就会丢命的地方,可不像在家里那么随意。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要让娘担心。”

  “嗯,女儿一定会听爹和哥哥的话。”慕千雪抱着杨子娴的腰身声音哽咽的说道。自小到大,从未离开过家,出过远门。此次随父出征,她也是很不舍离开一向疼她爱她的娘亲。

  “好好好,如此这般我就放心了!”杨子娴看着眼前她最爱的三个人眼眶泛红,神色中满是不舍。

  “娘,你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雪儿的!”慕宁轩上前抱了一下杨子娴宽慰道。离家十年,原本以为可以多陪陪爹娘,多孝敬于二老身前,不曾想竟这般快又要离开娘,随父前去边关征战。

  “娴儿,你在家也要多保重,好好照顾身体,我这一去不知何时能归,现下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了。慕成阳揽过杨子娴声音沙哑的嘱咐道。看着杨子娴眼眶泛红的模样,他的心也是紧紧地揪在一起,痛到不能自已。

  “成阳,前些天我就同你说过,我也是可以去帮帮你的,说来我们以前相识的时候也是在战场上,那个时候你被敌军打成重伤还是我救的你呢!

  在怎么说我也是江湖出身,对付几个外敌还是搓搓有余的,我若去了也可以帮你分担点事。”

  “娴儿,你若去了,那我们的家就无人照看了,虽说有管家,可我始终是不放心那!”

  看着杨子娴,眼角含泪,目光中满是对他的不舍和埋怨,慕成阳喉咙心中也是一阵不舍和难过。

  可是为了百姓,家国,他不得不离开家,离开最爱的妻子,走上那条他早已选择好的路,相交于娴儿,好在儿女都陪他在身边,他心中多少有了些安慰!只是想到娴儿,又是一番难耐的痛自心间划过!

  “好了,好了,你们走吧,别等下我又舍不得你们了。”

  “娘亲,”千雪眸中闪着泪光,扑上去不舍得又一次给杨子娴一个大大的拥抱:“娘亲你不用担心我们,我和爹爹还有哥都会好好照顾自己的。我们都会想你的!”

  “嗯,去吧,去吧,”杨子娴别过身偷偷抹了一把眼泪、头也不回地走进慕府,她不想在多呆一会儿,因为她怕舍不得。

  “轩儿,起程!起程,”所有的将士同声共启地说着同一句话,慕府之中所有的家丁听到鼓声响起一同跪地送别,口中朗声喊道:“愿将军一路平安,早日还乡!”

  一月后,

  慕成阳一路无阻的带着十万大军平安抵达墨城。

  “报!启禀元帅,末将已打探清楚,天宇国派来的将军和十万精兵已抵达墨城,距离我们还有一百里的路程。”一个卫兵匆匆跑进会客厅禀道。

  “知道了,下去吧!”坐在案前着一身艳丽大红衣袍的绝美男子低头用茶盖掸了掸茶盏中的袅袅直升的热气,头也不抬地淡淡的说道。

  “军师,你看,我们是不是要有所行动?”

  雷阳小心翼翼地问着他面前的妖媚男子,很明显可以看出他很怕那个称为军师的男子。

  男子并未有理会雷阳的疑问,手执茶盏低头呷了一口茶水,一双妖媚的狐狸眼很是享受的微微眯起。

  一盏茶后,才不慌不忙地道:“吩咐下去,所有将士全速前进,据墨城三十里外安营扎寨,我们先在那里守珠待免,等他们先主动出击。”

  “嗯,好的,军师!”

  雷阳偷偷的抹了一把冷汗,刚才真是吓死他了,以为风邪军师又想着刁难他呢!

  谁人不知现在他们整个军营的人都很怕这位叫风邪的男子。

  别看他才只有二十岁左右的模样,其实人还真的很可怕滴说,整个一个妖孽呀!

  他又偷偷的看了看眼前的男子,想想还真不知该怎么形容他比较好,或许可以直接用这八个字形容,“妖媚之极,邪恶之极、无论谁见到他都可以让人感觉到他可以给人一种阴冷的让人看一眼就会望而生畏的感觉。”

  最可怕的是他那一双眼睛,竟是紫色的,而且还可以射出一种紫色的光,他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厉害,他只知道,每当他的眼眸闪出光芒的时候就是代表他很生气,他可以瞬间杀掉很多人,只要他愿意。

  令他记忆犹新和恐惧之处的是他刚来的时候,他对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叫风邪,我可以帮助你一举拿下天宇国、但需要你们帮助我找一个人,一个叫银丝丝的女孩。”

  他当时并没有理他、对他的话更是一笑而过、嗤之以鼻。

  试问谁会相信一个二十岁左右的男子可以做到领兵打仗,就算他有点本事他就有那么肯定他能一举拿下那么大的天宇国么?

  他有那个能力吗?

  竟敢夸下海口说着多年以来许多人都没把握的事;就他一个黄毛小子嘴巴随口一张就可以?

  结果那个叫风邪的男子见他神色中满是鄙夷,竟邪邪的笑了起来,“本尊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不信任本尊、不相信本尊是吧?”之后只见他浑身冒出强大的气场,一阵紫光闪过、衣袖轻轻一甩,他的几名大将瞬间倒在了地上停止了呼吸。他吓得当时差点晕了过去。

  “卑贱的人类,竟敢小瞧本尊,看来不给你们点颜色瞧瞧,你们是不会知道本尊的厉害了!”

  他眼中立即射出一道紫光,而他则扑通一声直接翻白眼晕倒了,他是真的无法承受这种摧残精神力的打击了。

  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却是看见他居高临下地站在他的床边,而他的四员大将已经完好无损的地在他的身边站着。只听他说气势十足的道:“看在他们还有用的份上、本尊暂且饶他们一命,已经将他们医好了。”

  “什么”

  他不敢相信的瞪大眼睛,真的是晴天霹雳呀!他可是亲眼看到他的四员大将口鼻流血断气而死的,怎么可能还救得活?

  待他反应过来,连忙下床叩头感谢、“谢少侠不杀之恩、老夫自愧技不如人,愿将元帅之位转让给少侠,属下愿效犬马之劳!”

  “本尊对元帅之位并不感兴趣、如若可以本尊到是愿意做那军师之位。”

  “可以可以,岂有不行之理?”当时的他连连点头称是,随后很没骨气的将他那原军师一脚踹下位,又很没骨气的见到他就躲的远远的,总之他就是怕他怕到骨子里去了。

  至于他是谁、从哪里来、要做什么他们都不知道。他们只知道他的名字叫风邪、想要找一个叫银丝丝的女孩,至于找那女孩做什么他也不知道!他无权过问,也不敢问。

  现在算算日子,他来到这里也有五个月了,这五个月他们没做什么事、一直待在在这个军营里,也就四个月前他让士兵对云城周边小镇发动一次袭击,之后就再没任何动作。

  就连今天天宇国的军队到达墨城他也没派人设下任何埋伏、或者是迎战,他一直都在说守株待兔、但是他有点摸不清头脑,不知道待的是哪只兔,既是如此那就不多想了,他说守株待兔那就守株待兔吧!

  可是虽然这样他心里还是很急,他们在这里已经等了五个月了,这里将士那么多、军粮总有一天会耗尽的,到那时候天宇没拿下来、仗也没打,什么都没拿到,他该怎么回去交差呀。

  雪国的帝王虽是一个昏庸好色之人,可也是一个狠厉之人,这要是被他知道了、他们的脑袋定然是要搬家的,他是真的急呀!抬眼看了看上面那位、可真是悠闲的很那!

  方饮完茶,便又邪魅的靠在梨木椅上,只手拿出他随身携带的小酒壶随意的晃了晃;不知那酒是什么东西酿造的,酒香随着他的摇晃扑面而来,他不自觉的吞了吞口水。这位风邪主子现在的摸样真是一种致命的诱惑,尤其是那酒更是让他看着心痒难耐!

  无奈的摇了摇头,想要硬着头皮上去再劝劝他什么,只听得他突然开口道:“三天,最多三天就有好戏看了,”随后便见他嘴角微挑,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邪笑。

  雷阳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所以就不敢再说什么了。

  急忙匆匆地逃了出来,心想再不逃准会死在他的**之下了,他的样子真的让他的心好生颤抖,他那一举一动都是妖媚至极、

  呜~忽然感到鼻子一热、用手抹了一下、“不会吧,流鼻血了?不行,得赶紧洗洗去,不然那些将士看见了还不笑话死他。”想罢雷阳捂着鼻子快速向远处跑去。

  只见一群巡逻将士中其中一人看见捂着鼻子跑的匆忙的雷阳大声喊道:“元帅,元帅,你怎么了?你这是要去哪儿?”——

  “丝丝,你在哪里呢?你知不知道我找你好久了?”

  自从知道你被天庭贬下凡间的时候,我当时是有点私心的。我很高兴,因为我终于可以近距离的看着你了,还记得两百年前、你去人间收集各种名书古籍时,衣抉飘飘地从我冰凌山掠过时是那么的美,那么的惊天动地,也是自那一刻起、我孤寂的心终于有所松动,我的目光从那一刻起就紧紧地追随你。

  因我无法去天庭看你,所以经常站在冰凌山的最顶端向上仰望,虽然你的身影总是模糊不清,但这对于我来说已经很知足,至少我感觉的到你离我很近。

  你下凡我也追随你而来,跟这些虚伪的人类打着让我讨厌的交道,学着说些虚伪的话,只为了能够找到你,离你更近些。

  可是,我已经找了你十六年,仍没有你的消息,更是不知你如今身在何处。

  真的很想看看现在的你,想知道你现在有没有变化、是胖还是瘦,我想你应该是瘦了吧!天帝那老头既是把你打下凡间历练,想来定不会让你那么好过。

  丝丝,不管你在何方、我一定会找到你的,只希望你能乖乖的等到我找到你,可不能在此之前有喜欢的人哦,不然我可能会疯掉的。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