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东陵迦楼罗小说吃遍三界无敌手完本阅读(长篇)

血色东陵迦楼罗小说吃遍三界无敌手完本阅读(长篇)

吃遍三界无敌手

更新时间:吃遍三界无敌手墨纤然来源:其它

血色东陵迦楼罗是《吃遍三界无敌手》一书的主要人物,小说又叫做《吃遍三界无敌手》,讲述的是血色东陵迦楼罗苏遮看着东陵的鸡窝头,难怪这么狼狈,原来是被雷劈了,浅浅一笑,轻柔抚平了她鸡窝头:“谁敢劈陵儿?”“就那个人,一直追着陵儿,擅闯进云幕,要抓陵儿回缥缈派。”东陵小手遥遥一指。苏遮看着那个位置,只有刚...

《吃遍三界无敌手》血色东陵迦楼罗章节试读

苏遮看着东陵的鸡窝头,难怪这么狼狈,原来是被雷劈了,浅浅一笑,轻柔抚平了她鸡窝头:“谁敢劈陵儿?”

“就那个人,一直追着陵儿,擅闯进云幕,要抓陵儿回缥缈派。”东陵小手遥遥一指。

苏遮看着那个位置,只有刚擅闯进来的缥缈派掌门一人。

天空中再次传来了声音:“我云幕自上古以来,擅闯之人从无安然离开,或留下一身修为,或卸去四肢,不知道掌门选择哪个呢?”

缥缈门掌门,周身血液开始冻结,他哑着嗓子问:“能不能打个商量?”

“商量?你堂堂仙门掌门,难道没有听说过云幕的规矩?”苏遮说完这句话,东陵摇了摇他的手。

复又说:“今日算你走运,便给你一个机会。”

缥缈门掌门擦了擦额头的汗水:“不知云幕神想要什么?”

那声音冷淡的吩咐着:“你便每月初亲手挖了青玉笋,送到云幕外吧。”

“这。。。青玉笋是我派至宝。”刚损失青玉笋,现在还是青玉笋,看来这偷笋小贼就在里面。

“那你就留下一身修为吧。”天空中电闪雷鸣,狂风大作。

看着空中翻腾而起的乌云,这阵仗是来真的了,缥缈门掌门忙点头:“我答应,我答应。”而他此时内心则在滴血,知道云幕神是偏袒这小贼了,可他又打不过人家,只有被宰割的份。

云幕神一拂袖,直接把人扫了出去。

他一身褐色的衣袍素雅清绝,却带着几分上位者的威严气势,只有在面对东陵的时候方柔和几分。

东陵抱着苏遮的脖子,眼中满是好奇:“爹爹,这次出门呆多久?”她的爹爹,云幕神苏遮,待在云幕的时间是极少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去赶赴各位大能的法会,参悟听禅。

要说三界法会最源头之地,当属巫山神宫。

那里有一位神佛——迦楼罗,每日初一十五开设法会,四海众神皆纷纷赶赴此盛会,只为听他讲一句梵语。

神佛——迦楼罗,眉心一枚金色佛印,脚踏金莲而来,白玉菩提手,捻一串紫檀木佛珠。这些形容流传甚广,曾经有妖族听闻后,不顾一切也要赶赴巫山,不惜性命也要目睹神佛之姿。

只因为他潋滟风华,令人飞蛾扑火。

她想,这些个妖族也太好骗了。

不过一个得道和尚,光着头,就算是好看,没有头发,又能好看到哪里去?

就为着看他一眼,命没有了,忒不划算了。

这要是搁了她,她宁愿守着云幕吃吃喝喝,过得多惬意。

当然,苏遮不知道她此时的想法,看着怀里的孩子,一会儿皱眉,一会儿摇头的,还以为是舍不得自己离开:“这次,要去赶赴神佛,迦楼罗的法会,机会难得。

可能会比往常晚回来些时日,陵儿要是舍不得为父,可以陪着一起去。”神佛迦楼罗的法会,听了收获颇多,苏遮也想带着东陵去,让她心智开明。

“陵儿不去!陵儿什么都不会,爹爹带上陵儿,会丢了爹爹的脸。”东陵连连摇头,她才不要去巫山神宫,听和尚念经,神佛又怎么样,她最讨厌耳根子不清净。

既然她不愿随他前往,他也不好再逼迫她,还得看她个人造化。苏遮叹了一口气:“罢了,罢了,

一切讲究缘法,你既然不愿随为父去赴法会,

便留在云幕里看家吧,莫要再出门闯祸了!”虽然是这样说,

但是他深知以东陵的性子,等他离去,她也定是跑的没影了。

从袖子里拿出了法华经,要她抄写三百遍。

苏遮临走之时,叫了云生过来,嘱咐他,务必盯着她抄写法华经。

她拿着笔叹了极长的一口气:“唉~以为得到了解放,没想到不过是从一个地狱,迈向了另一个地狱。”

云生弹了弹她的脑袋瓜:“休得胡话!”

东陵摸了摸小肚子,可怜兮兮的样子对着云生:“云哥哥,要不,我吃完饭再抄写~”偏偏云生不吃她这一套,为人颇有些死板。

只听苏幕的话认死理,看来今天那青玉笋是吃不到口了。

她哀怨的看着云生,云生也看着她,丝毫不为所动。

她没有办法,只得抄写的快一些,字迹也愈发潦草起来,一个时辰后,她大笔一扔:“抄完了!”

云生走进,看着案板上面蚯蚓字:“重写!”

身后东陵招手小声叫着大白:“大白过来,救我。”大白缩了缩脖子,躲在门后不敢探头。

东陵手放在脖子上面一抹,威胁着大白。

大白只得硬着头皮,偷偷踱步过来,东陵刚爬上大白的背,没想到还是被云生抓了个正着:“大白,你准备带东陵去哪里?”

“云哥哥,我吃完饭就回来写。”东陵抓紧大白的脖子,朝着云生挥了挥手。

云幕里大白的速度是极快的,云生想要追也追不上,只能看着一人一鸟消失在视线里。

不多时,云生感觉云幕结界发生了异动,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东西进来了。

那黑气没有实体,飘荡在云幕中,发出啾啾的叫声,云生祭出本命剑挥手斩去,黑气消散,他收了剑。

却没有想到消散的黑气,很快的凝结在一起,他复拿出剑,不停的挥动着,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办法伤到他分毫。

他感觉自己的挥出的力量,似乎被黑气一点点的吞噬了。

黑气不停的壮大起来,最后竟然化为了实体,那竟然是一个魑魅。云幕之地,魑魅是如何进入的?

云生提着剑时刻防备着,如果云幕神苏遮在,这魑魅根本不够看,可他的功力始终是太浅了,想要杀掉这魑魅就没有这么容易了:“魑魅,你可知你闯入了何地。”

魑魅不甚在意的挥出利爪,丝毫没有把面前的人看在眼里,“咯咯咯,我找的就是云幕之地。”

“知道地方还擅闯,你该死。”云生没有丝毫犹豫以自己心头血喂了剑,怒斩魑魅。

魑魅也不是吃素的,化作一团黑气,牢牢地把云生围困在原地。

小说《吃遍三界无敌手》 第2章 魑魅 。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