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娇妻太难宠小说[催泪]白小茵银宝珩无弹窗开放阅读

总裁娇妻太难宠小说[催泪]白小茵银宝珩无弹窗开放阅读

总裁娇妻太难宠

更新时间:总裁娇妻太难宠白冰来源:wyy

现言小说《总裁娇妻太难宠》,讲述了白小茵银宝珩之间的感情故事,是作者“白冰”的倾心之作,这是由现言小说《总裁娇妻太难宠》改编的一本优质作品,小说的原主角是白小茵银宝珩,本文主角名字改变,故事情节不变,欢迎阅读!小说主要故事情节为:无助的白小茵躺在冰冷的丝绸被子上,等待着买下她的陌生人。她绝对想不到,她接下来的人生,或悲或喜。都永远逃不出他,称之为爱的魔爪……......

《总裁娇妻太难宠》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4章又失身了一次

  离开银氏集团的白小茵深深的呼了一口气,拦了一辆出租车就回到了银景清的公寓里。

  劳累不堪的白小茵脱了外挂,就回到了卧室,只是眼前的一幕吓坏了她,她看见一个赤裸的男人,四仰八叉的躺在她的床上。

  “啊!”白小茵忍不住的发出一点尖叫声,就连忙把自己的嘴捂上了,要是这个男人突然醒过来,自己肯定凶多吉少。

  这个时候要干嘛,对了,要跑,刚转身的白小茵就被清冷的喝声叫住了脚步。

  “站住,别走。”

  白小茵尴尬的回头,床上的男人已经被白小茵造成的动静给吵醒了。

  “你是谁?”男人坐起了身子,看着眼前穿着小西装,素手捂住半张小脸,一脸惊慌的靠着门的白小茵,心里居然腾的一下升起火来。

  “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白小茵现在是睡意全无了,试想一个裸男躺在你今早刚刚离开的床上,是个人都不可能还有什么睡意吧。

  “银氏集团的房子,我在这很奇怪吗?”男人清冷的声音吓得白小茵有点不会动了。

  能在银氏集团的房子里任意进出的当然就是银氏两兄弟,自己刚才刚见过银景清,那么现在躺在床上的这位当然就是银景清的哥哥银宝珩。

  当然白小茵又想到了别的事情。

  就是这个男人……那晚那么折腾她。

  白小茵心里突然生出一股害怕来,那晚的记忆不是说忘,就能忘的。

  “原来是银先生,您就当从来没有见过我吧。”白小茵对这个男人避之不及,怎么可能还想和这个男人共处一室?白小茵说完就连忙去拉房门的把手想要出去,但是银宝珩怎么可能就这样放过这个闯入者?

  “既然来了,就别走了。”银宝珩翻身下床,从背后搂住了白小茵,大概又是哪个集团想塞上自己床的女人,用这种方式来塞人还算新颖,银宝珩还以为他们只会在自己住在酒店里的时候送人上床来,而且怀里的小女人给自己的感觉,还不错,可以考虑给这个集团一点甜头。

  “银先生……别……求您了……”白小茵乞求银宝珩放过自己的话还没说完,银宝珩就将白小茵打横抱起,和白小茵一起滚到了床上。

  “说吧,你是哪个公司派来的。”银宝珩说着已经啃上了白小茵的脖子,柔软温热的感觉让白小茵弓起了身子,这种感觉陌生有熟悉,让人害怕。

  “不是的,银先生……求您放过我吧……我这就走……不要……”白小茵尽力推开银宝珩,然而两人之间力量的悬殊让白小茵的死命挣扎变成了欲拒还迎。

  “嗯?不说吗?”显然银宝珩很吃这一套,白小茵柔弱无骨的小手推在自己的胸膛上,银宝珩只觉得小腹里的火越烧越旺,“不说的话你可就无法完成任务了哦?”

  银宝珩的声音已经被欲望烧得沙哑,白小茵的衣服也已经被银宝珩暴力的脱得七零八落。

  “真的不是……放过我……不要……”白小茵当然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些什么了,但是还是苦苦哀求银宝珩希望他能放了自己。

  银宝珩拆散了白小茵的发髻,长发散下来的时候,银宝珩突然觉得眼前的人有些眼熟。

  银宝珩突然停下来手里的动作,白小茵觉得银宝珩可能突然对自己失去了兴趣了。

  “我……我可以走了吗?”白小茵缩起了身子,看向银宝珩。

  白小茵的眼睛里缀满了晶莹的泪水,看上去就像是可怜兮兮的……小白兔。

  “想走。你还没照顾好我呢,怎么就要走,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银宝珩说着猛地将白小茵压在了身下。低沉沙哑的声音在白小茵的耳畔炸开,白小茵一下子慌了神。

  “不……”白小茵话还没说完,就被银宝珩用吻堵了回去。不知道呢,小白兔的唇太诱人了,银宝珩忍不住吻了下去,带着欲的吻,将银宝珩和白小茵两个人都烧得一干二净。

  又是从昏睡中醒来,白小茵也说不清楚自己心里的感受了,昨天并没有第一次那样的痛苦,但是出于不情愿,白小茵对此也没有什么美好的回忆。

  身边放着一套整洁的正装,白小茵忍着身体的酸痛穿上,坐车前往银氏集团的公司上班,自己答应了银景清的事情自己一定要做到,更何况自己除此之外也别无谋生的方法。

  就算看见银宝珩会尴尬……就当做没看见吧。

  次日,白小茵进公司就有人来告诉她要做什么,因为白小茵文凭不高,安排给她的工作并不难。

  忙碌于工作的感觉很好,至少这个时候白小茵不会想起自己家里的悲剧,不会想起被凌辱的羞耻,脑子里,心里都只有工作。

  “总裁,这是这个季度的报表。”银宝珩也是最近才回到A市,A市作为国内经济的中心,银氏集团不可能就放任不管,更何况最近内部还出现了蛀虫。

  “放下吧,你出去。”银宝珩和银景清不同,银宝珩一向是不苟言笑的,对于下属也十分的严厉。

  拿着报表进来的人是银氏集团在A市的总经理,纵使是他这样经历了不少风雨的中年人,在银宝珩面前也只有战战兢兢的份。

  “总裁,没别的吩咐么。”经理小心翼翼的问着,对于这个空降过来的总裁,给足了面子,

  “出去。”经理梁航在这毫不留情的语气下,愤愤的走了出去。

  “梁经理好。”路过的员工都纷纷和梁经理打着招呼,刚才在总裁办公室受的气现在是一点也没有了,那种虚荣感瞬间膨胀了开来。

  梁航一脸得意的各个办公室里溜达,看着所有员工的毕恭毕敬的对他打折招呼,心里开心极了。

  那个想姑娘怎么不来给自己行礼,看来是该好好教育一下了。

  “你,哪个部门的。”梁经理对白小茵自然是没有什么好语气,白小茵当时正在认真的工作,并不知道梁经理是在叫自己。

  梁经理看白小茵毫无反应的样子心里越来越生气,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不好发作,毕竟平日里自己都是以和蔼可亲的形象面对众人的。

  梁经理在白小茵的桌子上敲了敲,白小茵这才从工作中回过神来。

  白小茵抬起头看见一个陌生的中年男子站在自己面前,脸上的表情似乎不太和善。

  “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梁经理一脸严肃的看着白小茵,留下一个意味深长的笑。

第5章潜规则

  白小茵看着梁经理的表情不知怎么的就觉得心里毛毛的,但是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过去,勉强扯着礼貌的微笑,免得又被挑出错来。

  “你就是白小菌?”梁经理看了看白小茵的胸牌问着:“新来的?”

  “嗯,经理.....你找我有什么事吗?”白小菌小心翼翼的微笑问着。

  她可不想第一天上班就得罪经理了,那她还混不混了?!

  “嗯,没啥事,就是集团要我调查底下人的工作能力,你什么专业毕业的?”梁经理一副关心下属好上司微笑的样子问着。

  白小菌看着这男人的样子总感觉哪里不对劲,但就是说不上来,她有点不解的回答:“小学体育。”

  “噗。”

  梁经理刚拿杯子喝水听她这回答,顿时喷散出来。

  他不可置信的看向白小菌,再次询问,“你刚说的是小学体育?”

  “嗯。”白小菌不明白他怎么那么大的反应,很奇怪吗?

  她确实只上到了小学六年级,并且还是在体育方面有点出名,探照她的想法来说,她专业算得上是体育。

  良久,梁经理才反应过来自己是要干嘛的,于是微笑的朝她靠近说着:“白小姐,你知道不知道我们银氏集团实力很强。”

  “经理...我...我知道。”白小茵回答道,身体不禁往后挪去。

  梁经理看白小茵后退躲避他的举动,竟倒成了娇羞模样,他心里的兽欲是越来越强烈。

  “小茵啊。”梁经理的眉头一皱,似乎要对白小茵说什么很为难的事情。

  “你也是刚刚工作,A市的消费水平也不低,想过上丰衣足食的日子倒是勉强可以,好一点的生活嘛.........”他伸出咸猪手朝白小菌身前抓去。

  白小菌早就意识到不对劲,见他的举动,一把拍掉他的手,涨红了脸,气愤的说到:“经理还请你自重!”

  呵,白小菌你什么意思?”梁经理被她这举动弄得很是气愤。

  “没什么意思,经理,我明白自己是几斤几两,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出去工作了。”白小茵义正言辞的回答并想转身离开。

  她自己当然知道在A市生活不容易,这么多年过来了,她心里还是有点数的。至于公司领导这个事,要不是昨晚银宝珩……自己今天也不至于闹出这个乌龙。

  梁经理岂会这么容易就放过她,他快步上前,一把拽住白小菌的手,色眯眯的看着她威胁到:“白小茵你也是个聪明人……我想你应该明白自己现在什么处境。”

  既然被看出来了,他也不想浪费时间跟她在这啰嗦,色中恶鬼的形象暴露无遗。

  “你!”白小茵猛地抽回自己的手,恶狠狠的瞪着梁经理,难怪她刚才总觉得不对劲。

  这大概就是之前听说的职场潜规则吧。

  “你以为进了我这个办公室,你还能走出去?”梁经理哪里管白小茵拒不拒绝,一把搂住白小茵就要往上亲,白小茵别过头死命挣扎着,奋力的想让自己挣脱开他的魔抓。

  让自己尽快离梁经理那张恶心的嘴脸远点。

  “你放开我死变态!”白小茵心里真是羞愤难当,是个人都可以这样欺负自己吗?自己就这样可以任人鱼肉吗?

  “小茵啊,我保证你以后升职的路一帆风顺。”梁经理出言诱惑。

  白小茵这个拒绝的反应在梁经理看来只是给的好处还不够多的原因,只要给足够的好处,白小茵肯定会乖乖听话的。

  白小茵试图抬起膝盖顶梁经理的裆,最终被梁经理发现而失败。

  “你怪乖听我的,满足了我,我保你荣华富贵一生,小菌。”

  梁经理继续诱惑,白小茵还是一直拒绝。

  最后,他也是恼了,也就不再磨磨蹭蹭等白小茵自愿了,直接抓住白小茵的两只手,把她摁在了办公桌上。

  就在白小茵感到绝望的时候,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打开。

  “啪啪啪!”几声鼓掌的声音顿时在整个房间里像起。

  “精彩精彩,梁经理,真是好一出季度大戏,得写进季度报表里才能彰显您的功劳啊。”

第6章空降BOSS

  “不是这样的……不是……副总裁,你相信我……”现在银景清是自己唯一可以寻求帮助的人,白小茵用求助的眼神看着银景清,银景清看了白小茵一眼,没有说话。

  “是这样的吗?梁经理,那倒是我误会梁经理了。”银景清和和气气的笑着看着梁经理,“那我就不打扰梁经理做事了,白小茵,继续回去工作,安心工作才是正途。”

  银景清说完就穿过人群回到了总裁办公室,副总裁走了,人群也就散开了。至于白小茵,有什么好看的,不过是食物链最底层的东西罢了,还不值得自己多费点心思,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去看看今年的冬季新款,想想下班后去哪里吃饭。

  白小茵失魂落魄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不被信任的感觉一点也不好,白小茵看着电脑里密密麻麻的文字,一点点工作的感觉都没有了。只觉得有许多目光落在自己的后背,在指责自己,嫌恶自己,本以为来到了一个新的环境,人生会不一样很多,其实也差不太多。

  白小茵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撑到下班的,拖着疲惫的身体,下意识的来到了银氏集团的顶楼天台。下班之后一般不会有人来这里,大家都有各自的生活,有家的人回家,有朋友的出去嗨。

  M市很繁华,即使是在夜晚也十分的热闹,白小茵站在天台上,离人群很远,传来的声音都因为距离太远而显得有些不真实。是啊,热闹都是别人的,自己什么也没有。

  没有人可以信任,也没有人愿意信任自己。站在天台上,在穹顶之下,白小茵感觉这世间自己就是孤身一人,寂寞感让白小茵觉得窒息,天台那么高,白小茵多想纵身一跃,结束所有。

  天空突然下起了雨,星星点点的雨滴逐渐变成雨幕,豆大的雨点重重的砸了下来,白小茵一下子就被淋了个通透,也把迷迷糊糊的白小茵浇醒了。

  不可以啊,白小茵,你怎么能这样随意的放弃了自己的生命呢,什么都不属于你,但是这条命,至少还在你手里啊。

  谁还不是一路艰难走下来的!比自己苦的人还有太多,太多!

  活下去,白小茵,活下去,不要为了那些自己不喜欢的人而失魂落魄。

  活下去,白小茵,活下去,活成人世间最绚烂的模样。

  活下去,白小茵,活下去,让那些看不起自己的人,背叛自己的人,知道后悔两个字的一万种写法。

  白小茵脑海里想着这些,突然大笑了起来,笑着笑着,泪水就涌了出来,混着雨水滑落,到了衣襟都是冰凉。

  白小茵,你善良了二十年还不是落得个受尽屈辱的下场?你有因为你的善良得到一点好处吗?你的奉献精神让你被家人出卖,受尽凌辱。你的懵懂天真让你被人污蔑而没有任何一点还手之力,这就是你想要的人生吗?

  不,不是的。从今天起,收起你无用的善良,没有人会疼惜你,这个世界上你能依靠的只有你自己,你需要爱的只有你自己。白小茵,你知道了吗!

  想着,白小茵便慢慢的下了楼,向那所并不熟悉的房子走去。

  白小茵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银景清借给自己的公寓,公寓里一个人也没有,冷冷清清的,倒也清净。

  洗了一个热水澡,白小茵将自己埋进被子里,一下就睡着了。

  一夜无梦。

  白小茵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继续自己的工作,有人路过的时候或投下一个不屑或嫌恶的眼神,或直接无视白小茵,但是这些白小茵都不在乎。

  日子也还算平静,梁经理也没有再来找自己,估计又盯上了别人。

  日子很平静的过去了一个星期,白小茵每天上班下班,没有社交,对于这样的生活白小茵也没有什么不满。

  这天白小茵正在处理一份文件,接到通知让所有员工到一楼大厅集合,估计是有什么大人物要来了吧。不过这样让全体员工下去接待的倒是第一次,毕竟那些大人物一般都是经理级的管理层来接待的。

  白小茵随着人群来到了一楼,在指挥下所有人从门口开始排成了两排,看样子是要迎接什么大人物了。

  这时一辆林肯加长停在了公司的大门外,从车上下来了许多穿着黑色西装带着墨镜的男子,在车门两侧站定,应该是保镖。

  这时候车门缓缓打开,从上面走下来一位身着墨蓝色西装的男子,剑眉星目,高挺的鼻梁下是紧抿的薄唇,优美的下颌角使整个人不会过于硬朗而显出一股子英气来。

  别的女员工已经开始议论纷纷,大家都十分好奇他是谁,但是白小茵并不会,这人还能是谁呢?银氏集团的总裁银宝珩呗。

  “各位,向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银氏集团的总裁,刚从国外的总部回到M市,此行前来是来接管M市所有银氏集团的产业。”说话的人是梁经理,梁经理现在心里可以说是很不开心了,也不知道总部那边的人是怎么想的,把这一对兄弟都派来了。

  “大家都是银氏集团的一员,银氏集团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努力,以后也希望大家认真工作,让银氏的发展更加辉煌。”作为空降的总裁,这是银宝珩第一次和这里的员工见面,说点冠冕堂皇的话自然是必不可少的。

  银宝珩旋视一周意外的发现白小茵也在队伍之中,饶有兴趣的看了一眼,白小茵是连个余光都没有给银宝珩,反倒是白小茵边上的女同事一位银宝珩是在看自己,不停的抛着媚眼。

  真的不怕变成翻白眼吗?白小茵对身边女同事抛媚眼的速率表示震惊。银宝珩长得是很好,但是白小茵就是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可能是那两次经历都没有给白小茵留下什么美好的印象吧。

  也就是个男人。白小茵心里这样想着。

  银宝珩也没有把太多的目光放在白小茵的身上,此次来M市是为了揪出公司里的蛀虫,银宝珩没有那么多的闲情逸致放在这帮女员工身上。

  银景清已经准备好了一切,正在会议室等着他和位于M市的公司里的管理层。

  银宝珩没有多做停留,径直坐上了总裁专用的电梯直达大厦的最顶层,在顶层会议室,正酝酿着一场风波。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