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妃她只想被休》小说全文精彩章节在线阅读(欧阳静刘彻韩琦)多勤

《爱妃她只想被休》小说全文精彩章节在线阅读(欧阳静刘彻韩琦)多勤

爱妃她只想被休

更新时间:爱妃她只想被休多勤来源:wyy

精选热书《爱妃她只想被休》由著名作者多勤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古言风格的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欧阳静刘彻韩琦,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她在和韩琦的婚礼上出了车祸莫名的穿越到了汉朝!委屈的指着他的鼻子控告他的恶行欧阳静,是第一个敢直呼他名讳,第一个敢在朝堂上骂丞相,第一个敢跟皇后打架的妃子!对于这些,他都能容忍,可是她太得寸进尺了!以......

《爱妃她只想被休》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四章刁蛮公主

  宋忠一下子就给了欧阳静一巴掌“睁大你的狗眼睛看看,站在你面前的是平阳公主!”

  “宋忠,不准打她的脸!”平阳公主呵斥了宋忠一下,宋忠连连笑着点头。

  这么绝版的美女,打伤了脸,就太可惜了。

  “平阳公主?”欧阳静不敢相信的说。“是西汉的平阳公主,是汉武帝刘彻的姐姐!?”

  “死丫头!”宋忠一下子又要给欧阳静一巴掌,想起平阳公主说的话,才放下手“你竟敢直呼皇上的名讳1”!“

  “什么皇上啊,……”欧阳静一下子都愣了,这是哪里啊?怎么有平阳公主啊?

  “宋忠。”平阳公主看了欧阳静许久,露出深不可测的笑容“好好的看着她,不准伤了她,听见了没?”

  “公主……她……”他还以为公主会惩罚她,怎么变成他要伺候她了宋忠想再问清楚,平阳公主撇了他一眼,他不再说话。

  “要是她有点闪失,你的脑袋也不保了!”平阳公主边看欧阳静边笑,转头不忘交代这个狗奴才“还有,我不想再听见妖女这两个字!”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欧阳静狠狠的敲着门。就是没人来开门。甚至连理都没有理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怎么莫名其妙的跑来汉朝了?

  “我不要待在这里,我要回家!……”欧阳静怎么喊都没有人理。她低头就看见了手上的手环。

  手环啊手环,难道真是你把我送来这里的?你到底是什么怪物啊!欧阳静要把手环脱下来,却怎么也脱不下来,她气得把手环拿在桌上敲。

  守在门外的家丁不停的往里面看。早就知道府里莫名其妙的来了一个绝色美女,还是第一个敢打宋忠的美女,大家都想目睹一眼她的风采。

  “你进去送饭!”端着饭盘的家丁递给一个骨瘦如材的家丁。

  那个骨瘦如材的家丁一听要给她送饭,双腿都软了“大哥……你就饶了我吧……你又不是不知道宋管家被她打成什么样了……都几天没下床了……我要进去,不被打死了?”

  “你怕被打死,我就不怕是吗?”端着饭盘的家丁地位好像比骨瘦如材的家丁要高一点,说话自然就比较有重量。“快点进去!”

  “我……不行啊……”骨瘦如材的家丁摊在地上“大哥……你看……我都站不起来了……”

  “不行你就等着公主来处置你吧!”家丁威胁道“公主吩咐下来了,不能饿坏了她!”

  “我……”骨瘦如材的家丁还想说什么,一抬头就看见平阳公主走了过来,赶紧跪在地上,。颤抖着声音“奴才……参见公……主!”

  平阳公主一瞥眼看见那些没有动的饭菜,不经又生气了起来“你们是要把她饿死是吗?”

  要是饿坏了她,她的美梦不就要破碎了?

  自从弟弟刘彻登上皇位之后,平阳公主就百般的要讨好弟弟,还四处去搜寻美女要送给皇上,现在一个绝色美女从天而降,献给皇上,皇上肯定很高兴的!到时候,她的地位自然就不会动摇。

  只是这些狗奴才,真的是差点要破坏了她的计划。

  看着跪在地上的奴才,一动也不动“还不快去送饭!”

  “公主……不是我们不送啊……是她不吃啊……”家丁低着头,发抖着身子,颤颤的说。

  “不吃?”

  平阳公主挑眉。这下真的难倒她了。

  “开门!”

  “公主……您还是别进去了……”家丁动也不敢动,站在平阳公主旁边的随从,用脚踹了一下家丁“狗奴才,公主叫你开门,还啰嗦什么!”

  家丁微微的起身,发抖的双手,开了好久才打开门。

  平阳公主随即进到屋里去。

  好重的馊味!

  她转头,痛斥道“你们这些狗奴才,到底是干什么吃的?要是把她的身子弄坏了,本公主就让你们尝尝看掉脑袋的滋味!”

  “公主饶命……公主饶命……”跪在地上的家丁只能不停的发抖着求饶。

  房内一丝阳光摄入,射在趴在桌上睡着的欧阳静的脸上,脸上的泪水还未乾涸。

  看来是哭得睡着了。平阳公主动了一下欧阳静的脸。真的是绝色美女!连她这个女的都有点心动,更何况她的弟弟,刘彻呢?

  平阳公主想到这里,又不经笑了起来。不过最重要的事,还是要把她的身子养好。

  “来人。”平阳公主轻轻喊了一声。

  家丁随即进来“公主,有什么事情吩咐?”

  “把她送到上厢去,一切饮食都要最好,她不吃,就哄着她吃,就是不能弄坏了她的身子,听见了没?”平阳公主这句话不知道说了几遍,可见,欧阳静对她来说是多么重要呢!

不知道睡了多久,欧阳靜才昏昏的醒起。还是那個地方,只是比原來还好一點。为什麽還是在這裡啊?她还想說,睡一觉就能回家,怎麼还是在這裡啊……

  看着自己手上的手环,一点动静都没有,欧阳静就更无助。韩琦呢?爸媽呢?那些婚車呢?我的結婚典禮呢?

  欧阳靜想到這裡,心就一阵一阵痛。整个人很失落。

  咔叽……门打开了。

  欧阳靜转头,是個女的。她穿件淡绿色的衣裳,梳着两个小辫子,面容十分清秀,简直就跟电视剧中丫环的形象如出一辙。

  欧阳静知道,又是端飯的來了。

  “小姐……您吃点東西吧!”丫环不知道她叫什麽名字,只能叫小姐。而且知道她是下人中唯一一个敢打宋管家的女人。

  她失落得都不想說話了,更別說吃那些她看都沒看過的菜。

  “這是在汉朝嗎?”不知道为什么,欧阳靜還是想确认一下,她一点都不想待在这里,真希望是在拍戏啊!

  “小姐,這几天。您都是问這句話,奴婢都說了好多遍了,這确实是汉朝啊。”丫环不知道她为什麽老是問這句話,不過丫环不会多問,公主把她当成上賓,肯定有公主的道理的,她一個奴婢不要多說話。平阳公主就是最讨厌多嘴的丫环。

  “漢朝……”欧阳靜一听到這個词身体就不舒服。

  “小姐,您还是吃點东西,餓坏了身子不好啊1"”

  整個府內就只有這個丫环态度好一點。而且欧阳静也认识她一个人而已,欧阳靜不想为难她,自己确实也餓了,就挥了一下手“拿過來吧。”

  丫环听見她要吃,兴奋的把菜端了過去。欧阳靜拿起筷子,東挑挑,西挑挑,就是沒有吃下口。沒心情!

  丫环看見欧阳靜這樣,也是叹气。她再不吃東西,公主就要惩罚她了。“你叫什么名字?”欧阳靜看著她,問。

“回小姐的話,奴婢叫绿儿。”“不要奴婢奴婢的,你不知道人人平等的嗎?听了我都不舒服!”奴婢?这个她讨厌的词。

第五章人生地不熟

  “奴婢不知道什么叫人人平等?”欧阳靜才刚刚要吃東西,听見她又喊奴婢,重重的放下筷子“你再喊奴婢,我就不吃东西了!”

  “好……好……奴婢不叫奴婢了……以后奴婢就喊绿儿……小姐,您快吃点吧!”丫环笑着说。

  欧阳靜看著她挺可怜的,就一口一口的把菜往嘴裡送。吃进口,才觉得味道是真的挺不错的。欧阳静边吃边说“我叫欧阳静,以后你可以叫我静儿,还是阿静都可以。”

  绿儿不敢相信她会这么说。看着这个在那些家丁眼里是妖女的女人,没想到其实她人也挺不错。

  ……

  绿儿恭敬的跪在平阳公主面前。“奴婢参见公主。”

  “那個女人吃饭了沒?”平阳公主最在意的还是這件事。

  綠儿跪在地上,低著頭說“回公主的話,小姐她吃東西了。”

  “哦?你個丫环還不錯,日后本公主会賞你的!”

  终于肯吃東西了,只要她肯吃東西,什麽都好办。

皇家宫殿未央宫。

  豪華的宣室殿上,几個穿得几乎露出身体的舞女在翩翩舞动著舞姿。

  在一旁站着的秦公公,不停的笑著,有時還不時的点头,心里直呼,跳得真好。

  只是坐在宣室殿大殿上身穿黑色缎面的衮袍,头戴紫金双龙朝天冠的男子似乎看厌了,把头歪著一旁,微閉著眼睛。淡淡的发出声音。“叫她们下去。”

  在一旁的公公,上前。“皇上?不合你的眼嗎?”公公都觉得很好看。只是皇上不顺眼。

  “你說天天让朕看這個,能不烦嗎?下去!”他一声呵斥。

  公公点头連忙转身,拂袖“你們都下去吧。”

  那些舞女应了一声“是。”

  她们在退下的时候,還不時的回头看著汉武帝,希望他能看上其中的一個,不過汉武帝还是閉著眼睛。

  刘彻捏着自己的太阳穴,烦躁的起身。

  门口一個公公隨即进來,跪在地上“稟皇上,平阳公主求見。”“阿姐?”刘彻挑眉。不知道這個阿姐又搞什么花样。“让阿姐进来。”

  “是。”

  平阳公主翩翩的入殿。“弟弟真是好雅致啊。”平阳公主叫刘彻有的時候還是叫弟弟,似乎跟他关系很好一样,不过刘彻不小妙认为。

  他只认为自己的阿姐太过於做作了。“阿姐今日來不知所谓何事?”出於礼貌,又出於是自己同父同母的亲姐姐,刘彻还是尊称她为阿姐。

  “无事不登三宝殿。”平阳公主說話也不拐弯抹角的“阿姐這裡又有几個絕色美女,不知道弟弟有沒有兴趣?”

  她明明只有一个欧阳静而已,不过她也得多说几个,要是她弟弟看不上眼呢?

  “沒有。”刘彻直截了當的說。

  果然又是这事。剛剛屏退的就是他阿姐献上的,又來几個?他已经腻了。

  “阿姐這次給皇上送上的,绝对是绝色美女。”平阳公主肯定的语气。

  她不能这么早就放弃了,她要坚持。只有坚持下来,刘彻一定会接受的。

  “還是舞女?”他挑眉问。

  他最看重的還是武艺,那些乏味的翩翩的舞姿對他而言,已经不再有任何的吸引力了。

  “不,她会舞剑!”

  那個女人武功那么高,應該会舞剑把?先不论会不会舞劍,只要能上殿讓皇上看一眼就行,她保证皇上一定会着迷的。

  果然,刘彻的兴致被激起了一點“舞剑?”“是啊,弟弟,你看后一定会很满意的!”平阳公主很高兴他有这样的反应。

  这样就代表着她的努力有点用了。“那改天就带上來給朕看看。”

  刘彻淡淡的說。反正坐着也是坐着。

平阳公主一回到府裡,宋忠就像狗见了主人一样,巴着平阳公主。平阳公主瞥眼看他。

  “过几天,我要让那個女人上殿,你先下去安排安排一下。”

  “上殿公主您沒开玩笑吧?”宋忠不可思議的說“那個女的脾氣如牛,要是触犯了聖上,会波及……”

  不会吧?公主是脑袋有问题吗?转念一想,原来是因为这样,公主才会把欧阳静当成宝贝一样,也对,欧阳静的美色绝对是天下第一的,可是,美容归美容,她的脾气……

  “只要你按我說的做,就不会出事,多嘴的奴才。”平阳公主没好气的说。

  “公主,您得想清楚啊?”宋忠不想皇上成为第二个宋忠啊!那个妖女打他的力度,他是知道的,躺了好几天才下床,要是皇上被她……那,不就是脑袋么。

  “多嘴!”

  平阳公主一声呵斥。宋忠低下头,不再說話。“你得陪着她一快去。”平阳公主思量了许久,啊?宋忠吓得癱在地上,陪她一起去送死?

  平阳公主吩咐綠兒拿了好多衣裳給歐陽靜,要欧阳靜換上。

  欧阳靜接了過去,真好看的衣服,不過沒她婚紗好看……婚紗……一想到婚纱,她又开始沉默。

  “小姐,您先換上試試”

  欧阳靜不想穿。把衣服直接扔在地上“你拿下去!”

  “小姐,您就穿吧……”

  “我说過不穿!”欧阳靜不耐煩的說。“小姐,您要是不穿,公主会打死我的……”绿儿可怜兮兮的說。“她要是敢打你,我就替你打她。”这是什么世界啊?都可以随便乱打人的?

  “小姐,她是公主。”

  “公主又怎样,皇上我也照打……”欧阳靜還沒說完,绿儿就不让她说下去“小姐,您说这话是要殺头的!”“殺头?殺头,我怕什么!”

  “小姐连杀头都不怕?”绿儿没见过怎么这么大胆的女人。“怕?有什么好怕的?我天天上网玩游戏,不知道被殺了几次頭。”欧阳靜說的話,绿儿听不懂,绿儿只觉得欧阳静好有气魄。

  可是,还是要穿衣服的。绿儿抖著手上的衣裳,欧阳靜看了一眼。穿就穿吧!绿儿看見欧阳靜穿起了衣裳,整个人都呆了。

  “小姐,您长得真美!”

  “我長得美不美,我当然知道,还不用你來說。”欧阳靜得意洋洋的說。她什么都没有,就是有几分姿色。

  可是绿儿听了,好像触犯了主人一样,连忙跪下“都怪绿儿多嘴!”欧阳静连忙把她拉起来“以后,不要跪我,听见了没?”她最讨厌别人跪她,也讨厌她跪别人。

  “绿儿知道了!”

  

第六章真的好漂亮

  綠兒扶著欧阳靜出房,那些家丁一看見欧阳靜,全部都看傻了。简直就是仙女!

  宋忠走过來,看見那些家丁都快流口水,大喊“看什麽,看什麽,都收了你們的狗眼。再多看一眼,就把你们的狗眼挖出來!”

  家丁听了宋忠的话,连忙又低头。

  宋忠走到欧阳靜身前,点头哈腰的說“欧阳小姐,上馬車吧?”

  “你不就是那個打我的?”欧阳靜記性很好的!就是这个狗奴才打她的。

  “都是奴才的錯……小姐,您就大人有大量,饒了小的……”宋忠虽然口上这么说,可是心里就不是这么想的。哼!要不是要你好好的上殿,我还用得著这么卑微吗?我的脑袋还栓在你手上呢。

  “好吧,。”欧阳静一挥手,以后再教训你。“是要去哪裡?”

  “回欧阳小姐的話,长安城!皇家宫殿未央宫!”

皇家宫殿未央宮。

  宫阙门。

  宋忠抬头挺胸走在前头,几个随从跟着,欧阳静走在中间。

  走到司马门,一个守门的喊住他们。“腰牌!”

  宋忠斜眼看着那个守门的“你是新来的?不认识我?”

  “你是?”

  “平阳公主府的管家!”宋忠看这个瘦小的守门,顿时那阵骄傲感又浮上心头。

  “哦……哦……那就请进吧。”

  平阳公主府的管家?他没听过!只是他看见后面的欧阳静,妩媚的美容,一看就知道肯定是要献给皇上的,要是送迟了,待会皇上怪罪下来,他会掉脑袋的!

  宋忠还自以为自己的地位多高,趾高气扬的。

  ………………………………………………

  宣室殿上。

  刘彻懶懶的坐在大殿上,有时就伸手取了旁边太监送上的香茶,旁邊几個美女給他不时的扇著风。

  他脸色疲倦,看起來很累。

  今天特别早起上朝,确实是很累。

  要不是他阿姐說今天宋忠带那个绝色美女,而且还会舞剑的舞女上殿,他这会可能都在床上,跟某一個妃翻雲覆雨了。

  “皇上,平阳府宋忠管家帶人來了。”秦公公突然从门口进来。

  “让他进來吧。”总算是来了,他并没有抱什么希望,只是希望快点上殿,他好早点快活去。

  大殿外,宋忠不停的对欧阳靜讲着话,“欧阳小姐,待会您得好好的表现,如果你表现好了,被选上当某个妃子的话,你这辈子就吃香的喝辣的了……你听了没……?”

  后面一直都沒出声,他回頭,欧阳靜竟然不見了!他急匆匆的问随从”欧阳静去哪里了?“

  几個隨從也是傻傻的,竟然都不知道欧阳靜已经不見了!

  宋忠一听到皇上召見他,嚇得双腿發軟发软。

  怎么办,他肯定死了,公主还不在这里……如果公主在的话,还可以保他一条命……欧阳静啊欧阳静……你到底会害死多少人啊……

  “皇上饶命啊……皇上饶命啊……”宋忠还沒進殿就吓癱在门槛上。

  刘彻还坐在殿上,一听到宋忠的声音,整個气氛都搞坏了。

  “宋忠,這到底这么回事?舞女呢?”在刘彻旁边的秦公公看见皇上极为难看的脸色,呵斥道。这个宋忠真是不要命了。

  刘彻的表情也越来越冷峻。

  “她……她……她……”宋忠支支吾吾了好久,才吐出“不見了……”

  “什么?”最先是秦公公驚呼。

  這不是欺骗圣上吗?

  果然刘彻就要开口殺人了。

  突然一個身穿绿衣裳的人翩翩的飄了進來。

  是欧阳靜!

  她完全不理会殿上所有的人。

  直接扶起宋忠,笑哈哈的說“哎,宋忠,這里面好好玩啊,好多好多的花,好多好多好看的东西啊?這是哪裡啊?”

  她刚才去饶了一圈,哇塞,好好玩的地方,比平阳公主府还大,还要宏观,还有好多好多的侍卫。

  “你……你……”

  “支吾什么啊,说话啊?”欧阳靜還不知道情況,还在那裡笑著。

  “大胆!看见皇上竟然不跪下!”

“大胆,看见皇上竟然不跪下!”

  欧阳靜“咻”的一声转头。

  这种吵杂加上大胆的话语,让刘彻微閉的眼睛一下张开了。

  他看着眼前这个女人,是有点呆了,阿姐说的不错,确实是绝色美女。而且是,该死的,他竟然一看见这个女人,胯下就一阵闷热。

  “皇上?皇上?”欧阳靜这么会知道坐在大殿上的是汉武帝刘彻呢?“哪個是皇上?”欧阳静高兴的喊着。

  越來越有趣了,连皇上都跑出來了。

  “大胆!竟然连圣上都不认得!”秦公公想下去阻止这个无理的舞女,只是他奇怪,为什么皇上都不动怒呢?皇上不发话,他一个奴才也不敢说什么,只是不停的喊住

  欧阳靜东张西望的看了许久,只见到大殿上坐著一個男子。对啊,除了皇帝,谁能坐得那么舒服呢?

  欧阳静盯著他看。他就是汉武帝刘彻吗?跟书上說得一点都不一样。

  书上的汉武帝,是十分威武,只是……这个汉武帝看起来怎么就像一只饿狼呢?

  她不敢相信的指著刘彻問宋忠“他是皇上啊?他就是汉武帝啊?”

  宋忠整個人都沒有了力氣。平阳公主真的是把他害慘了。不仅宋忠软脚了,那些隨從个个也是攤在一起了。

  “放肆!來人啊……把这女人……”

  “退下!”公公的话还沒說完,汉武帝开口了。汉武帝终于开口了。

  來了一个不怕死的,好玩!

  “给她剑。”刘彻手一挥,公公不明白“皇上?还要舞劍?”

  这个女的这么放肆,皇上不治罪,还要舞劍?

  秦公公也不敢說什么,就递了把剑給欧阳靜。

  欧阳靜一直看那把剑“干么?”

  “不是說会舞劍,舞给朕看看。”刘彻突然觉得全身很有劲,连说话都是那么的有力。

  “舞剑?”欧阳靜一把接過剑“那还不简单!”

  欧阳靜把那些学過的武术全都使了出來。

  刘彻坐着边看边笑。

  公公在一旁也看呆了。

  包括宋忠還有那些隨從。

  皇上?他笑了?

  “怎么样?”欧阳靜只是露了及手。

  刘彻淡淡的說“不怎么样。”

  “去你的!”欧阳靜大胆的语气,让刘彻皱眉,她说什么?去朕的?

  欧阳靜把剑一扔“有本事咱们來PK”

pk?刘彻不明白她说什么,只是觉得她狂傲的口气,就知道肯定是单挑。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