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婚宠:老公,请多指教》小说完结版在线阅读

《重生婚宠:老公,请多指教》小说完结版在线阅读

重生婚宠:老公,请多指教

更新时间:重生婚宠:老公,请多指教街灯以北来源:QR

展钧宸宋卿辞是著名作者街灯以北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文中展钧宸宋卿辞这个人物写的够好,成功之处在于对这个角色感悟及提升,级别控制很严谨。下面看精彩试读!当宋卿辞被自己的好闺蜜推下楼她才知道,自己最信任的闺蜜竟是一个蛇蝎女人!被闺蜜利用自己的信任,败坏她的名声,还觊觎她的老公,最后闺蜜变成了人生赢家,而她却失去了一切!最后,宋卿辞发现,她唯一没有失去的竟然是要和自己离婚的老公展钧宸!重生归来,宋卿辞再也不会被闺蜜的假柔弱欺骗,要对方一无所有!还有家里那个口是心非的男人,展钧宸依旧是她唯一不会失去的。...

第8章 待定

轮到宋卿辞试镜了,宋卿辞推门进来,就看到这房间里有好几个人,而钱导在正中央,占据着绝对的地位。

钱导带着一个帽子,但没有遮住他消瘦的面容,嘴角还留着一撇八字胡,目光炯炯有神。

宋卿辞不卑不亢地打招呼:“大家好,我是三十一号宋卿辞。”

“宋卿辞,新人?没听说过呀!怎么哪里的歪瓜裂枣都塞进剧组,浪费我们的时间。”

“漂亮是漂亮,但依我看顶多就是一个花瓶。”

“这年头认个干爹之类的,进组不是很容易的事情吗?”

“……”

“开始吧!你就试一段最后贵妃被废,即将死掉的那一段。”钱导看着手里的资料,眉目上挑,让人看不清他到底满不满意。

宋卿辞听着周围的闲言碎语,有些心烦意乱,但听到导演的声音,还是摒弃心里一切杂念,快速的进入了状态。

贵妃前期嚣张跋扈,仗着皇上的宠爱在宫中横行霸道,等她后来明白了所有一切的宠爱都是虚的,甚至她一切宠爱都是为了替另一个女人受过的时候,哀莫大于心死。

这种感觉就像是前世知道自己一直相信的好朋友居然恨不得自己死的时候,那种感觉。

等宋卿辞再睁开眼睛的时候,眼眶泛红,眼里有着不敢置信,而眼底深处还藏着三分哀伤,虽然很伤心,但眼泪却倔强的萦绕在眼眶,我见犹怜。

今天她特意穿了一条素净的裙子,进来之前还补了一个妆,嘴唇暗红。

突然,她跌倒在地上,裙摆铺在了地板上,她双手无力的撑在地板上,披散的头发半遮住脸颊,双肩颤抖着,像是在压抑着,随后她又缓缓抬起头。

目光带着仇恨望着身前,她开口,带着几分沧桑:“总有一天,你的下场会和我一样!”

一滴眼泪从眼角落下来,凄凉哀婉!

“啪啪——”静谧的空气中响起了掌声,众人恍然如梦初醒,很显然大家都被宋卿辞的表演吸引了。

大家看钱导带头鼓掌了,也开始鼓掌,空旷的室内响起一阵雷鸣般的掌声。

宋卿辞还坐在地上,眼泪不停的往外冒,她刚刚忍了这么久的眼泪,现在又一发不可收拾。

她下意识的忽略了心里那股难以平复的情绪,却忘记了她表演的时候把自己代入了前世,忽略了这眼泪是为谁而流的!

“你的表演很精彩,对于贵妃的角色你研究得很透彻,但是你用力过猛,你眼中的恨意,太过浓烈,不过我注意到你穿的是素色的裙子,贵妃可是喜穿红衣?”掌声停下来,钱导问道。

宋卿辞一边掉着眼泪一边回答道:“对不起,钱导,我没有收住,贵妃虽然喜欢红衣,但是红衣在古代只有正室才可以穿,她既然已经失宠,素衣更能适合她失宠妃子的身份。”

钱导眯了眯眼睛。

宋卿辞补充了一句:“就算是穿着素衣的贵妃,也丝毫不掩她的美貌。”

没错,贵妃娘娘就是要从头美到尾,不管什么造型都要美美的。

果然,钱导听了这话,睁开了双眼,换了一副笑脸:“你先回去,今天你就会收到通知。”

“好。”宋卿辞退了出去。

前世钱导也是这幅表情,让她回去等消息,没过一天,就收到了试镜通过的消息。

宋卿辞收住了眼泪,但是出去的时候眼眶红肿,还冤家路窄的遇上了林窈。

“呦,这怎么还哭上了,怎么机会没有把握住?”林窈幸灾乐祸道。

大概是因为宋卿辞是去试女二的角色,然后哭着出来的,很快就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对啊,这怎么哭着出来了,难道是被钱导骂哭了?”

“不是说钱导只是严厉了点,但是从来没有骂哭过演员吗?”

“那她到底是什么怎么了?”

“……”

周围的人七嘴八舌的议论,钻进了温柔的耳朵。

温柔来到宋卿辞冲到宋卿辞身边,手忙脚乱的帮着宋卿辞辩解道:“你们误会了,卿辞只想老老实实的演戏,肯定没有做多余的事情,惹钱导不高兴的。”

看似争议,却故意引导着众人往肮脏的方面想。

“你是谁?”人群中有人问道。

温柔眼神闪躲着,但语气又正义凛然:“我和卿辞是朋友,我绝对不会允许你们污蔑卿辞。”

宋卿辞红肿的双眼愤怒地盯着温柔,因为她背对着自己,所以并不能看到她脸上的表情,但看到众人脸上不相信的神情,自己也能知道她心口不一。

“原来如此。”林窈恍然大悟,嫌弃地说道:“宋卿辞,原来你是想勾引钱导未遂,所以被钱导狠狠教训了一顿,谁不知道钱导出了名的爱老婆,你的如意算盘打错了,难怪敢在我面前叫嚣。”

“林窈,你把嘴巴放干净。”宋卿辞警告道。

林窈把玩着自己的头发,嗤笑道:“敢做还不敢让人说了。”

温柔抵着头,嘴角是掩饰不住的得意。

我就是要把你变成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我就不信,钧宸会要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做展太太!

“卿辞,我们走,别和她们纠缠了。”温柔转身,拉着宋卿辞就要走。

这是不给宋卿辞辩解的机会,就这样让别人误会,在这些人心里留下一个勾引钱导的印象,然后一传十,十传百。

宋卿辞无奈。

前世发生这样的事情,自己是懒得和她们争辩,但现在不一样,前两天说了要和自己老公好好过日子,现在又传出这样的言论,展钧宸岂不是更不会相信自己了。

温柔发现自己拉了半天,宋卿辞依旧还在原地,更加用力,却反手被宋卿辞抓住手腕,将她自己的手解脱出来。

宋卿辞明媚一笑,带着侵略性地目光直直盯着林窈:“你说我勾引钱导,你看到了吗?”

林窈被宋卿辞看得一愣,什么时候宋卿辞敢这么看自己了?

但瞬间面色又恢复如常,目光落在温柔身上,言之凿凿:“我们都听到你朋友说了,要是你没有做这种事情,面对大家的质问,她又为什么要心虚!”

第9章 不能被污蔑

温柔突然被点名,但也很快反应过来,冲着好友表明自己的立场:“卿辞,我们别说了,别人不相信你没关系,只要我相信你就够了!”

她说话的时候又抓住了宋卿辞的手。

“温柔,我很感谢你相信我。”宋卿辞推开对方的手,话锋一转:“但是我不需要。”

林窈闻言,笑道:“看吧,宋卿辞,你自己都承认了!”

估计在场的很多人都是这样想的,好朋友说的话,难道还不能相信吗?

温柔看着再次被推开的手,眼神中闪过一丝恼恨。

该死的蠢女人,到底想干什么,难道还想解释清楚,这种事情有什么好解释的!

宋卿辞坦坦荡荡地说道:“刚刚从头到尾,我的好朋友温柔可是都没有说过我勾引钱导,这都是你说出来的。”

“可是她暗示得很清楚了,而且她帮你辩解的时候明明就心虚了。”林窈拉下了脸,很不高兴。

宋卿辞面色如常地看着温柔:“是这样吗,温柔?”

温柔惊出了一身冷汗,明明宋卿辞和平常一样看着自己,但是自己却总有一种已经被看透的感觉。

一慌张,她就将实话说出来了:“是你们理解错了,我说的其他事情是指卿辞没有按照钱导的要求试戏,被钱导骂了。”

宋卿辞满意一笑。

温柔现在也才刚进演艺圈没多久,接触演艺圈也不深,还只是小打小闹,她的心理素质还不够好,再加上她心虚,很容易就被自己牵着鼻子走了。

“你们都听到了,就算是暗示,但是温柔也没有陪着我在里面,她怎么可能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况,所以你们不要瞎猜。”

林窈很快就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目光在温柔和宋卿辞两人身上来回穿梭,最后意味深长的目光落在宋卿辞身上:“你看你朋友也没有很相信你!”

说完转身离去。

周围一片哗然,看着温柔的眼神都变了,原本看着这个突然冲出来维护自己朋友的人应该是一个善良,值得结交的人,没想到居然是一朵白莲花。

宋卿辞兴致缺缺地离开了这里,反正她已经试镜完毕了,倒是温柔没有追出来,还了宋卿辞一片清净。

回到家没多久,宋卿辞就收到了温柔发来的消息:“卿辞,对不起,我没想到因为我乱说话引起了这么多误会,你没有生气吧?”

宋卿辞手里捏着手机,装了一回温柔的知心大姐姐:“当然没有生气,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你不要多想。”

“那就好,今天我是因为要试镜了才没有追出去的,你不会怪我为了试镜没有追出去吧,我也是为了以后我们以后能待在一个剧组,我跟你说,钱导说我演得不错,试镜通过的几率很大。”

隔着手机屏幕,宋卿辞都能感觉到对面的人,激动的心情。

宋卿辞懒得和温柔虚与委蛇,在聊天列表里滑动着,忽然就看到了一闪而过的一个字母Z,但是头像确是一个小姑娘的背影。

她点开,打开聊天界面,发了一条消息过去:老公,你今天什么时候回来?

她期待着展钧宸的回信,然而过了两个小时,太阳西落,她也没有收到展钧宸的回信。

先收到的倒是经纪人的电话,说是今天钱导电视剧《良辰》的试镜通过了,让她好好准备,一个月后开机。

即使宋卿辞早已经预料到了结果,她开心的心情却还是像前世第一次知道结果一样雀跃。

正当她高兴的抱着手机躺在沙发上的时候,眼前突然出现黑黝黝的身影,吓了她一跳,手机没有拿稳,砸到了鼻梁上,差点没有把她砸死。

宋卿辞吃痛的捂着自己的鼻梁坐起来,怨恨地看着罪魁祸首。

展钧宸居高临下地看着宋卿辞,不悦地说道:“你怎么这个高兴?”

她很高兴,但是自己就不开心了,还以为会像前两天一样,只要自己一回来,她就会到门口迎接自己。

说要好好过日子,坚持了两天就不行了。

“刚经纪人打电话过来,说我试镜通过了。”宋卿辞见展钧宸不高兴也不敢去触霉头,只是老老实实地说道。

展钧宸冷哼一声。

“老公,你不开心,那介不介意把事情和我说一说?”

前世的时候自己不在意展钧宸是否不开心,但现在自己希望可以好好对他。

“老公,我鼻子疼,都是你突然出现,我才会砸到鼻子,要是以后我脸被砸坏了,你以后就只有一个丑老婆了。”宋卿辞企图向展钧宸撒娇,能转移对方的注意力。

“……”

回答她的是一阵沉默。

展钧宸一言不发解开外套,扔到了宋卿辞怀里,径直一个人走到餐桌边。

宋卿辞被衣服给扔懵了,抱着展钧宸的西装外套,再看看展钧宸,她脑子里忽然灵光一闪,好像有点明白展钧宸为什么不高兴了。

不会是因为前两天他回来的时候自己都热情的迎接,但是今天没有,这巨大的落差让他接受不了了?

男人还真是不能惯!

虽然心里是这样想着,但宋卿辞也坐到了餐桌旁,吃了两口以后,夹了一块鱼到展钧宸的碗里,笑眯眯地说道:“老公,这块鱼给你,特意感谢你的。”

“感谢我什么?”展钧宸看着碗里的鱼。

宋卿辞放下筷子,双手搭在桌上,抬头望着对面,眼里写满了感激:“当然是感谢老公支持我的事业,展家人都不同意我去拍戏,是老公你说随便我想做什么都可以,反正有你保护我。”

“老公,你当时可真帅!”宋卿辞毫不吝啬的夸奖道。

展爷爷不同意她拍戏是害怕她身为展家的人,却在外面抛头露脸,丢了展家的脸面。

而展爷爷则不同,他疼爱宋卿辞,当然支持,但也害怕她在外面会受到别人的欺负,所以不同意。

但是在全家十几口人反对的情况下,展钧宸冷冷地丢在一句话,“她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有我在!”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