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必如今岁岁寒完整版免费)&沈洵风苏拂

(何必如今岁岁寒完整版免费)&沈洵风苏拂

何必如今岁岁寒

更新时间:何必如今岁岁寒生何往来源:QR

《何必如今岁岁寒》是作者生何往写的一部古代言情小说,男女主是沈洵风苏拂。讲述的是七年前,苏拂高高在上,受尽宠爱,她遇见了一个光风霁月的少年沈洵风。七年后,那个少年变成了权倾天下的内阁首相,而苏拂却变成了空有郡主头衔的孤女!她家破人亡,孑然一身。苏拂以为至少还有他,她以为她还有家。可到最后,苏拂发现她错了,从一开始便错了……...

第8章 他不会的

林瑾毓的语气充满了居高临下的优越感:“其实我挺同情你的。”

“哥哥,父亲战死,整个诚郡王府一朝落魄,夫君不爱,子嗣无望。苏拂,你说说,谁还能比你更惨?”

她一边说,一边走近我:“不过说起来,诚郡王府再怎么说也是世家贵胄,不过五年,说没就没了?你父亲征伐战场数十年,也是不过几日便死在了边关。

“这一切,你从不曾怀疑过么?”

她的话一句一句说出,我的心也渐渐的沉进谷底。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我高声嘶喊着,许是我痛苦的模样取悦了她,她嘴角勾起一抹笑,却看得我浑身发寒。

“是我,更是慎之!”

六个字陡然砸中了我,脑中嗡嗡作响,不敢相信。

“你胡说……”

“我胡说?”

林瑾毓笑了笑,蹲下身近乎温柔的道:“苏拂,现在的你还有什么需要我说谎?”

“你胡说……”

我只能捂住耳朵,蜷成一团,浑身颤抖,试图阻止她说出更难以承受的事情。

我不敢相信这几年我所遭受的一切,会是我认为最亲近之人做的!

“你胡说……我同他夫妻五年,他不会这么做的!”

“夫妻五年?”

林瑾毓笑了起来,笑声里充满了同情与讽刺。

“忘了告诉你,我四年前,也就是你哥哥死的时候,就和慎之在一起了。”

一刹那,我脑中的弦像是崩断了一般,甚至不能理解她的话是何意。

“我呀,可是亲眼看着他害死你哥哥,你父亲,你母亲的!”

她的话比那天刺入我胸口的金簪还要尖锐,还要疼痛。

“不!我不信!我不信!他不会的!”

“怎么不会?”

林瑾毓抓着我的手,冷声道:“若不是你,他早就娶我为妻,我们早就儿孙满堂,我不会落到那个地步!”

“苏拂,诚郡王府遭受的一切,你父母你哥哥的死,都是你造成的呀!如果我是你,早就没脸活在这世上了!”

“是我?是我的错?”

我的眼泪落下来,恍然间竟然像看见了惨死的的哥哥和父母!

“不是你,还有谁!”

“当啷!”

一把匕首落在了我面前,而林瑾毓则已经转身离去。

我伸出手,慢慢拿起那把匕首,浑身疼到颤抖,也心寒到颤抖。

门再次被推开,熟悉的脚步响起,我没有抬头。

“听下人说,刚刚瑾毓来过?”

心猛然一痛。

他难道还以为这样狼狈虚弱的我,还能对他的林瑾毓做些什么吗?

我抬头看着他,却看不清他的表情。

“慎之,我有一件事想问你。”

他似乎怔了怔,回道:“……什么?”

“林瑾毓刚刚告诉我,诚郡王府的败落,我父母与哥哥的死都是你做的。是真的么?”

快否认啊!只要你说不是!

我心中呐喊着,可我看到的,只是他的沉默……

“真的是你……”

我再也侥幸不了。

我摇摇晃晃的站起身,猛地朝着他站的地方扑去,而我高举的右手上,赫然是那把林瑾毓扔给我自尽的匕首!

第9章 如何面对

“噗……”

那是匕首捅进血肉的声音。

我滑跪在地上,眼泪模糊了视线。

看着那把扎在他胸口处的匕首,我不知道沈洵风为何不躲,也懒得再去猜。

“沈洵风,我恨你!”

刺伤沈洵风之后,我便又被关了起来。

我木然的看着窗外,多可笑啊,在明知沈洵风时害了诚郡王府,害的父兄惨死,母亲自尽的凶手,我还是做不到杀了他!

眼看着三日过去了,沈洵风没来过,林瑾毓也不曾上门。

我以为我伤了他,他会杀了我,可是没有。

我不知道他们又想搞什么花样,或者又想到了什么方法来折磨我。

“吱呀——”

门被推开,我下意识的看了过去,却见两鬓斑白的沈父走了进来。

我木然的看着他,一时不知该如何面对他。

“郡主今日感觉如何?”

“我没什么事。”

下意识的,我将受过的伤尽数掩藏,反而问道:“公公怎么进京了?”

沈父不住在京城,而是一直住在距京城不远的河洛县,当着个不大不小的县令。

沈父闻言好像有些尴尬,他脸上的神情有些赧然:“慎之要开祠堂,将那个女人的名字记上族谱……”

我瞬间了然。

是啊,林瑾毓是沈洵风的心头肉,定然是什么都要做齐全的。

“这样啊……”

“郡主啊,这次的事情是慎之做的不对,我已经骂过他了。你放心,有我在一日,断不会让那个女人进门!”

我闻言一愣,眼眶有些发热。

我没想到在诚郡王府已经败落之后,沈父还会站在我这一面。

“公公,他们已经成婚了。”

“只要没登族谱便不是沈家的人!”

我不想再谈及任何有关沈洵风和林瑾毓的事情,干脆闭口不语。

“咳,郡主啊,慎之做的事情我都知道了,是他对不起你,对不起诚郡王府。但是你们好歹夫妻一场,有些事……”

“……那是我的家人!”

我看着沈父,脸色有些难看。

我知道他来断然不是看看我这么简单,却怎么也没想到他在知道沈洵风做的一切事情后,还要让我原谅他!

沈父一时语噎,喃声道:“是我对不住你,要怪,郡主不如怪我吧!”

“事情是沈洵风做的,怪您做什么。”

我摇了摇头道。

不过是我所嫁非人,痴心错付罢了,落得今日这个结果,怪不了旁人!

“父亲,哥哥来了。”

沈洵风的声音突然响起,我下意识的蹙了蹙眉,别过了头,不愿看他。

“父亲,郡主身体如何了?”

又是一道清越的声音响起,陌生又熟悉。

我愣了一愣,而后缓缓转过了头。

入眼是一袭月白色直衣,视线向上一动,一张同沈洵风一模一样的脸就这么出现在我眼前。

“郡主万安。”

眼前的情景同七年前的记忆陡然重合,那着一袭月白色直衣的少年竟一丝不差的和面前之人合上。

彻彻底底的将我拍入了谷底。

我茫然回头看向沈父,心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挤压着一般,喘不过气来。

“是他……是他对不对?!”

我怔怔的望着他,眼中满是惊愕。

沈父垂下了头,满面愧疚。

我浑身无力的靠着床柱,泪流满面。

一种巨大的荒诞感袭上我的脑海,我只觉这五年来的一切都可笑至极!

原来错了,一切都错了。

我仿佛又回到了七年前的那个花灯夜,和哥哥失散后,我遇见了一个少年。

他着一身月白色直衣,光风霁月,扶起了被人流冲倒在地上的我。

从此,我对他一见倾心。

之后……

之后,我嫁给了他。

我以为,我嫁给了他。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