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入豪门后剧情崩了》小说章节目录阅读全文完整版(主角颜可馨尹皓凡)

《嫁入豪门后剧情崩了》小说章节目录阅读全文完整版(主角颜可馨尹皓凡)

嫁入豪门后剧情崩了

更新时间:嫁入豪门后剧情崩了南知意来源:wyy

男女主角是颜可馨尹皓凡小说名称是《嫁入豪门后剧情崩了》,这是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值得推荐分享。颜可馨尹皓凡该小说讲述了:一场意外,她被迫嫁给他,做他名义上的契约妻子。新婚三月,白天看他在花丛中处处留情,夜晚,她却被强迫承欢于他。她冷绝绽笑:我怀了你孽种,腹中是你的骨肉。他嘴角残忍一笑:你难道忘记了吗?我的宗旨是你越痛苦......

《嫁入豪门后剧情崩了》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4章:红颜祸水

  

  国外清晨

  

  明媚的阳光透过淡紫色落地窗,照进屋子里,柔和美丽的光晕,撒满一整室,晕黄的金色光圈合着淡紫色,让人置身于一片美妙得无法言语的梦幻里迷醉。

  

  微风佛动,吹起淡紫色落地窗一角,让和熙而温柔的光圈,宛如一双温柔细嫩玉手,轻轻抚着站在窗边的柔美娇躯上,瞬间,露出一张清丽纯美的小巧椭圆倾颜。

  

  颜可馨轻浅的双眸低垂,迎着窗外照耀近来的晨光,细细的柳黛眉舒展开来,长密而微翘的羽睫,在眼底映出两排阴影,宛如蝴蝶的羽翼上下飞舞,而左眼角下,那颗粉红色的美人痣,异常的醒目灼人。

  

  轻浅的双眸骤然睁开,一双朝露般的的清澈乌黑眼眸,闪着动人的神采,娇艳的樱唇微张,优美的唇角,微微上翘,调皮而俏丽。

  

  一身合体的纯白香奈儿V领连衣裙,让她高挑的身材,展现女人独有的迷人曲线,唇角的浅笑,不经意间,又透出淡淡的女人妩媚,及膝的裙角,无法遮掩住那双修长白皙的美腿,像只白天鹅优雅的站在那里。

  

  微扬着头,颜可馨双手轻笼着那头及腰的柔顺黑色发丝,衬得她娇嫩的肌肤,如羊脂凝露般白皙动人。

  

  清晨的这一幕,祥和而唯美。

  

  这样让人不忍打扰的一幕,没有维持多久,便被那张柔软大床上突兀响起优美动听的手机铃声,扰乱了一切。

  

  颜可馨姿态优雅的走过来,拿起手机一看,脸上随之俏皮一笑。

  

  老爸老妈终于舍得打电话给她了,上上个月,被他们像赶鸭子上架般,给催促着到这里度假,虽然旅行很美好,日子很逍遥,但是她还是很想念老爸威严中又宠溺的臭脸,想念老妈优雅中又调皮的怪脾气。

  

  更想念那一整桌子,让她垂源欲滴的饭菜,还有一家人温馨的幸福感觉,她的名字,应该就是老爸老妈,希望能维持这样的温馨,而起的。

  

  轻快的按下接听键,她好想念爸爸妈妈怪嗔的的声音。

  

  “你好,请问是颜可馨小姐吗?”

  

  电话那头传来的,是一声陌生无比的男人声音,颜可馨清丽的小脸一愣,随即轻启小口应着。“恩!我是,请问您是哪位。”

  

  “如果是颜可馨本人,请你赶紧赶回来T市,处理你的家事。”电话那头,说完就挂掉,只剩空洞苍白的电话回音声,嘟……嘟……的响个不停!

  

  柳眉一皱,颜可馨伸手把垂落耳垂的发丝往后轻拢,有些莫名其妙的心慌,赶紧查看手机的来电信息,是在T市,而且手机号码,的确是爸爸的。

  

  但是为什么,会是陌生人呢?胸口,瞬间忽然有些无比疼痛起来,拼命捂住,却怎么也无法让那疼痛的感觉消失。

  

  反而是越来越沉重的痛感,伴随着一阵阵锥心的疼。这感觉很坏很坏。

  

  不管是不是有什么事发生,反正她迟早都要回去的,此刻这种强烈不安的锥心痛苦,让她急迫的开始收拾房间里简单的随身衣物。

  

  她要赶回爸爸妈妈身边,心里才可以安定。

  

  爸爸的手机,从来都不离开他身边的,现在竟然被一个陌生人拿来打电话给她?这情况,太奇怪了,而且,平时在旁边总喜欢喋喋不休掺和个不停的妈妈,今天也消失了。

  

  这感觉,更强烈不安。

  

  拉着小小的手提箱,颜可馨开始赶往飞机场,想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回那个有疼爱她,把她当宝贝般宠着的父母的美好城市。

  

  走在国际机场内的颜可馨,焦急而苍白的小脸,给人一种想要保护的怜惜,频频引着擦肩而过路人的纷纷侧目,这一举动,让她想起小时候。

  

  妈妈经常看着她右眼角下的美人痣,细细抚摩着低头轻语。“都说红颜祸水,希望我们的可馨,将来不会应了这句话。”

  

  

第5章:美男碰撞

  

  E市机场

  

  颜可馨站来熙嚷的机场,才一个多月不见,这里竟然那给了她一种无法说出口的疏离,伸出素白的纤手轻拢着垂落耳际的发丝。

  

  不由有些嘲笑起自己来,真是的,才离开这么一段时间,真是脑子进水了不成?

  

  对了,打电话看看那几个家伙在不在E市,想起那迥然不同的三胞胎,真是能聊多久就聊多久。

  

  按下夜语薇那大姐的手机号码,嘟嘟嘟的回声过后,竟然被挂掉……

  

  在按,在被挂,颜可馨无语的翻着乌黑的眼眸,翘着红唇暗骂着:该死的睡神,懒猪,就知道他们几姐妹都在睡觉,不过不知道是在哪里睡的。

  

  扬起浅笑,颜可馨转身微叹口气,父母电话又打不通,那几头猪又在睡觉,丁少肯定又在忙,自己打车回去算了。

  

  小手拉着小箱,转身移动脚步,却感觉手臂传来一阵微痛,人也被撞得往后面一跌,身体往光滑的地板上摔去,粉唇不由惊呼“哎呀!”

  

  这次,可真要丢脸死了,明天说不定要上头条了,她可是一直都不愿意跟爸爸妈妈一起上头条呢,所以她的身份虽然被众所周知,但几乎没人见过她的真面目。

  

  “小心!”颜可馨正暗自糟糕时,耳边传来一声爽朗的男人声音,小蛮腰被一双有力的臂膀揽住,细嫩的粉颊上,有淡淡清新的温热男人气息佛过。

  

  稳住身子后,颜可馨才抬起小脸,看像那个男人。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比女人还要来得美的脸庞,但是他微笑的样子,清新而阳光,时尚的白色短袖T恤,淡蓝色的迪克牛仔,很适合他的样子,随意而简单的干净明朗,给人说不出的好感。

  

  颜可馨望着他歉意微笑的脸,愣了下才轻启粉唇道谢。“谢谢!你可以放开我了。”

  

  “啊!对不起!我一时愣住忘记了。”看着他窘红着俊脸,抬眼窘迫的放开她,颜可馨焦急混乱的心情不由莞尔,浅浅一笑。

  

  “没事拉,谢谢你!不过麻烦你先让让好吗,我还有急事。”

  

  阳光俊朗的男人听到颜可馨的话,俊美的脸庞微红的一愣应答。

  

  “恩!好!”

  

  看他侧开身子,颜可馨看了看他,点头朝他微微一笑,转身融入人流。侧着头,那张美得妖娆的脸,似乎有些熟悉,哎!记性怎么这么差呢。

  

  摇摇头,纤手揉了揉有些疲倦的双眼,颜可馨正想招个TX!

  

  咦!眼睛?刚才那个男人的眼睛,是不是淡蓝色眼眸的?她记得她曾经见过这么一双干净得像蓝天的眼睛,颜可馨转回修长的身子,看向刚才那个男人站定的位置,空空的,哪还有那个高大的身影。

  

  略失望的招了TX,直奔家里,小脸又绽开如花的笑容。

  

  不知道老妈又给她准备什么丰盛的美味了,也不知道老爸又要跟他唠叨着什么了。暖暖的感觉,荡漾在心田,幸福了她一整身。

  

  下了TX付了钱,颜可馨咧嘴一笑,拉着小提箱朝家里走去。

  

  洋溢着甜美笑容的脸,在看到紧闭着房门上贴着的封条时,愣了下,笑容僵在嘴边。一颗心忽然慌得没着落。难道,爸爸和妈妈真的出事了吗?

  

  站在空寂的家门前,任由阳光暴晒在修长而冰冷的身上,颜可馨绝望颤抖的拿出手机,这手机是父亲去年送给她的,深吸一口气,按下父亲的手机号码,她要试试,还能打得通不。

  

  手机里,传来嘟嘟嘟的回响声,让颜可馨绝望难受的心情变得兴奋,紧紧抓着手机贴在耳边,但失望的是手机只是打通,并没人接听,心跳声随着电话的嘟嘟声,没有规律的烦乱跳动着。

  

  电话,终于在颜可馨失望要挂掉的时候,被接通。

  

  

第6章:冷血男人

  

  电话,终于在颜可馨失望得要挂掉的时候,被接通。

  

  “爹地!你们在哪?馨儿回来了,你们在哪呢?”电话才刚刚接通,颜可馨就迫不及待开口。许久后,没人应答。

  

  只有颜可馨紧张得颤抖的继续开口说话的回音。“喂!爹地,妈咪!你们在哪,快回答馨儿呀。!”

  

  沉默的电话,让颜可馨紧张的心悬在嗓子,卡在喉咙间,窒息得要快无法呼吸,清丽的小脸一片茫然的惨白,抖动的粉唇也瞬间毫无血色。

  

  她知道有人在接听,但是,她无法估测是不是父母,闭上乌黑的明眸,下一面,赫然睁开。

  

  心里的直觉告诉她,父母似乎发生了什么事。

  

  在度拿起手机,明眸一片坚定的神色,小脸依然惨白,但已没有慌乱。

  

  嘴角一动张开,对着手机沉稳开口。“我不管你们是谁,想要做什么,有什么目的,我不管,如果你们想要什么,需要什么,就开口,别伤害我的父母。”

  

  沉默的电话,静默着没有声音,隔得一会才传来一声冷笑,“你如是很伟大,想必你的父母在九泉之下得知你的这份孝心,也该欣慰了。”

  

  电话里冰冷无情的声音,没有温度的让颜可馨莫名打了个寒颤,有种直觉。这个说话的男人,一定是个冷血无情的危险动物。

  

  只一句话,就如此的让她感到冰冷至极,要是面对着他,该是何等的可怕恐惧。而他的话,更让颜可馨手一抖,手机差一点就滑出手心,摔在地上。

  

  强迫自己镇定应口而出。“你是谁?你的话?又是什么意思?威胁我还是恐吓我?请你在说明白一点,说你们想要什么。”

  

  颜可馨的话刚落下,就男人冰冷的声音在度响起,带着狠绝的狂笑。“哼!你现在真的很镇定吗?你真的像外界说的那样在柔弱的外表下,坚强能干吗?我倒是想看看你有多大的能耐,想看看你彻底崩溃的样子。”

  

  无情而危险性威胁的话,让颜可馨清丽的小脸悲愤交加,紧咬下唇,触目的,是空荡被封掉的家,耳边听到的,是父母生死不明的话,她的确没办法真的冷静下来。

  

  内心翻涌的浪,一层层,汹涌波澜的狠狠拍打着她此刻脆弱的胸口,痛得她连呼吸都不顺畅,忍住眩晕的头,扶着身边的树秆。

  

  抬起酸涩的眼,深出一口气。她才让自己平稳的开口说话。“你到底是谁,你想做什么?你不妨直说,一个大男人的,别这么罗嗦的拐弯抹角行不行?”

  

  电话,她的话音落下后。是一片死静的沉默。

  

  “我说你还是不是男人?你不就是等我出现吗?怎么现在做起缩头乌龟了?绑票也该有个条件吧?”

  

  受不了这死气,颜可馨娇怒的对电话怒吼。

  

  “哈!果然有点意思,不过我还是要告诉你,如果还想见到你父母最后一面,就直接去附属医院,赶在没送去火化之前,或许还来得及见上,至于我是谁,你到了医院,自然会知道……”

  

  冷冷的话刚落下,在颜可馨张嘴想在问的时候,只听“嘟!”一声,电话已被挂断,在拨打,已是关机状态。

  

  不死心的一次次拨打,重复的声音,还是那自动回复优美动听的声音: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在拨……

  

  春末的阳光,温暖而温柔的披洒。

  

  柔和的风佛过脸面,,温暖的阳光普照在春暖花开的富贵大地,却怎么也融合到颜可馨此刻冰冷的心尖。

  

  呆呆站在被封掉的家门前,颜可馨看着过往的附近大叔大婶们那同情而不敢搭理她的眼光,心里更是一沉。脚跟一转,转身离开家门。

  

  来不及去考虑心里太多的疑问和酸涩。颜可馨此刻只想赶到医院,如果那个男人没有说错的话,那在医院里她就能明白一切了。

  

  TX载着心头重重疑问的颜可馨绝尘而去,直奔医院。

  

  徒有留下刺眼,却冰冷的阳光,幽幽落在那栋被封掉的别墅,反射出让人心慌的光线……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