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岁月,度余生小说(宠文)秦月伶叶岁青完结版阅读大结局

庆岁月,度余生小说(宠文)秦月伶叶岁青完结版阅读大结局

庆岁月,度余生

更新时间:庆岁月,度余生笑我如今来源:QR

秦月伶叶岁青免费阅读由网友提供,小说情节可以说一波三折,让人欲罢不能。当年的秦月伶是那么天真,相信叶岁青能看见她的爱。直到母亲去世,秦家破产,她才知道原来一直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她累了,也不想再爱了。可当她一走了之,决定再也不回头时,叶岁青又跟在她身后苦苦追寻是为了什么?...

第八章 在哪找到

就在这时,叶岁青冲到秦月伶的面前,推开两个保镖,神情紧张,他看到了秦月伶手上的那张老照片。

“你拿着什么?!”

秦月伶吓了一跳,她居然还攥着这张照片,叶岁青抢过她手里的照片。

两个保镖自觉地退了出去。

“你这是哪里找到的?”

秦月伶看见叶岁青眼尾处冒出一点晶莹,转瞬间又不见了。

秦月伶勉强用破碎的衣物遮住自己,遮盖住刚刚挣扎后,一身清淤的伤痕。

她顾不上叶岁青的情绪,如果不是手里攥着这张照片,她不敢想象自己现在的样子。

“我问,这是哪里找到的!”叶岁青激动地吼到,将秦月伶提到自己的面前。

“书柜下看见的”,秦月伶撇开头。

叶岁青甩开秦月伶,拂去照片上的灰尘,“这张照片我就见过一回,后面再怎么找都找不着了,原来在这里。”

叶岁青走向书柜,从里面抽出一本老旧的书,快速地翻过每一页,最后将照片又插回其中。

“十八年了,因为我爸说,从未爱过她,所以她自杀了。”

”她只陪我度过了十年,但也是最美好的十年,我不怪她离我而去,相反,我理解她的感受,我很像她。”

叶岁青这样的话,就像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

秦月伶只觉得无比荒唐和可笑。

“所以你一直恨我?恨我破坏了你对感情的追求,恨我打破了你本来设想好的美好婚姻?”

“不要以为你很懂我,我说过,你只配作我的玩物,甚至是别人的玩物,其他什么都不是!”叶岁青像是被人看穿一般,她的话令他觉得难堪,所以尽力掩饰,但反而显得手段拙略。

秦月伶只问:“我母亲,她……”

“她葬在你的老家了。”叶岁青接过秦月伶的话。

秦月伶着实吃了一惊,刚刚经历过暴虐的秦月伶不知道怎么描述自己内心的感受,矛盾、五味陈杂。

想了一会,还是开口,“不管你信不信,我没有害肖倩的孩子。”

叶岁青的眼睛盯着秦月伶,似乎想把她看穿,秦月伶并不觉得害怕,正视这质疑的目光。

良久。

叶岁青拿着那本旧书,没有一句话,离开了。

秦月伶反而松了口气,嘴角扯出一丝苦笑。

所有的质疑和不信任从这场婚姻开始就注定了,秦月伶没想到的是,这场婚姻带来的后果是她承受不住的,也是她孤注一掷的惩罚。

作为一个女人,被丈夫指使侮辱,不用别人说,秦月伶也知道自己的境地多么可笑,望着一身的伤痕,流泪都流不出了。

第九章 到此为止

秦月伶整理出快荒废的花园,每天修剪花草,阅读旧书。

可能今天天气甚好,有人居然愿意来光顾这里。

“秦月伶,你看上去,过得挺自在啊。”

是肖倩,刚调养好身体就又来找茬?!

“你身体还没完全恢复,还是少走动的好。”秦月伶拿着剪刀正给一株盆栽修剪。

“姐姐这是不欢迎我啊。”肖倩脚步直接朝屋子里迈去。

“我今天来,就是想开门见山地和你谈一谈,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离开叶岁青。”

肖倩应该是等不及了才来找她的吧。

“我想你没明白一件事,不是我不愿意离开,而是他不让我走。”秦月伶冷淡的回答道。

“你不管你母亲的遗体了?”

秦月伶心里吃惊,叶岁青没告诉她?

“他已经安排人把我母亲安葬了。”

“什么!!!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肖倩激动地站了起来,她当然知道秦月伶指的是叶岁青,手边的杯子被她摔了出去,一地破碎的玻璃渣。

肖倩指着秦月伶,“你这个贱人,自己的母亲死了不管,赖在叶岁青的身边,现在我和他的孩子没了,你是不是该让位了!”那只手上的青筋都凸了起来。

“你爱怎么想都可以,”秦月伶坐下,自顾自地拍打自己裤边沾染上的泥土。

“哈哈……,秦月伶,你以为你的母亲怎么死的,因为高利债吗?”肖倩突然露出了一个诡秘的笑容。

“什么意思?!”秦月伶心口一窒。

“她欠下的债可不多,只是可惜,有人想她死,她不得不死!谁叫她女儿阻碍了我们的感情呢!”肖倩一把掐断了秦月伶面前的花。

秦月伶呆住了,手里的花瓶掉到地上碎了一地,她听到了什么?!

真的是叶岁青?就因为当年的事情让他不择手段!

这样的话对她来说就是晴天霹雳!

她居然求杀人凶手救她的母亲,她是有多天真!

“你的话,我凭什么相信?”秦月伶尽量让自己心绪平稳。

肖倩笑道:“那你大可以去查一查你母亲借的每笔高利贷最后到了谁的账户上,其实你母亲做着这么大的企业,在商界风评又如此好,怎么会去放高利贷呢。要不是因为太在意你这个宝贝女儿的婚姻,她也不会上我的圈套,这下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秦月伶不想再求证下去,只觉得自己像一个傻瓜

还有多少事是她不知道的?!

叶岁青,我秦月伶到底是跟你有什么深仇大恨!值得你如此费尽心机让我家破人亡!

外面有声音传来。

“你怎么跑这来了,和我回去。”叶岁青清冷的眼神扫过地上的玻璃碎片,牵起肖倩的手仔细观察有没有受伤。

“我没事,是我惹姐姐生气了,你安慰安慰她。”刚才的事情像是没发生一样,肖倩声色如常,言语中透着亲密的关心和委屈。

反观秦月伶,眸中尽现的仇恨像燃烧的火焰,随时都能波及到叶岁青身上。

叶岁青似轻似重地说了一句:“到此为止!”

到此为止?叶岁青,我们之间的仇已经不能到此为止了!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