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小说有哪些 落惜儿安哲御

韩寒小说有哪些 落惜儿安哲御

每天都与大佬互相伤害

更新时间:每天都与大佬互相伤害南知意来源:wyy

南知意大大的小说完整篇每天都与大佬互相伤害本站终于上线啦,快来一起看每天都与大佬互相伤害的完整篇,这本书的主角可是落惜儿安哲御,来看南知意如何叙写属于他们的人生,来看看他们的精彩内容吧:她偷遍半个宇宙也未失过手,这次竟然栽在一个斯文败类的手中。不就向他借个东西嘛,不给就不给,干嘛对她毛手毛脚的?他说虾米?他生命一片灰白关她什么事?她又不是画家,凭什么要她......

《每天都与大佬互相伤害》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4章 她吸引了他

  “她是谁?”台下,安哲御手上端着一杯尼马丁,坐在暗处的沙发上,若有所思的盯在台上那个舞娘离开的地方。

  站在一旁的保镖听了,心虚的缓缓低头,然后恭敬的回话。“属下也不知道,属下没见过情魅有这样的舞娘。”

  “噢?不知道啊!”不知道你不会问吗?”安哲御眯着眼,柔和的看了看保镖。

  保镖被看得背脊凉嗖嗖的,心里直发毛。

  “你吓人家做什么?啧,当你的贴身保镖可真可怜。”身后传来戏谑的笑声,不多时,身边便站着一身蓝色条纹西装,黑色短发,跟安哲御年龄不相上下,刚毅英挺的男人。

  没错,这是顾名思义这间店的老板,艾斯理,他多年的得力助手,一直帮他管理这家店。

  “那你告诉我那个女人是谁?”把矛头指向来者身上,安哲御威严冷竣的口气,完全不象是他温和的外表。

  “她可能是顶替今天没有来的舞娘吧,我听后面的带班说了。”艾斯理顿了下,饶富兴味的继续说“怎么?你对她有兴趣?”

  安哲御抿了口酒,唇边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对的,我对她非常的有兴趣。”

  那个女人,果然不是一般的大胆,他倒想跟她玩玩,反正这生活,实在太无趣了,除了那帮国外蠢蠢欲动的老家伙以外。

  “那我去帮你看看,难得你对个不认识的女人有兴趣,”哎斯理说完正想转身,被安哲御叫住。

  “不用。”安哲御将手上的酒一口饮尽,深沉的目光自始都不曾从那个角落移开。即使台上已经空荡荡的无人。

  他有那个信心,她还会主动来找他的。既然她有目的,那么他就成全她吧!只是,想要他胸前的那颗珍珠,不知道她能否担当得起那个结果。

  

  隔天一早,落惜儿从床上爬起来,伸了个懒腰,渡身走到窗口边,呼吸着早晨难得的好空气。

  这小区虽然不是什么很别致的,但是由于在郊区,所以空气还是很好的,垂垂肩膀,踢踢小脚,好累,想想昨天晚上,她昨天有些荒唐得离谱。

  她竟然在情魅又做了次替身舞娘,以前她就经常干这事,穷困潦倒的时候,不过好歹被师傅逼着练的风骚舞蹈派上用场了。

  酬劳到是不错,只是那并不是她昨晚跳舞的目标。

  她只是看见了那天晚上自己看上的东西,挂在那个男人身上,她不想靠近他而打草惊蛇,所以就做了这样的决定,她相信他一定会注意到她的。

  这样,到手的机会便有了,她要慢慢把那次给讨回来,虽然她还是没有看清楚他的容貌,但是,他胸前的珠子,她一见便知道了吧。

  哼!害她第一次失手!不仅被赶了出来,而且还像顽固师傅说的那样,丢了笑丢了肉还丢了她的第一次啊!当然是她的第一次跟陌生男人亲密接触了。

  所以,此仇不报非君子,噢不!非女子,她决定慢慢来,所谓君子,是女子报仇,十年不晚。急噪不得。

  昨天又没‘工作’到。今天怎么也得找到‘工作’,虽然李姐和大叔那的菜实在是很好吃,可也不能让她吃着这么几个月的啊。

  本就发育不太良好的身子,在这么下去怎么得了,她已经被师傅那老顽固取笑了十几年的太平公主了,她绝对要汹涌波澜起来……

  今天就去大富人家经常没事去溜达的大商场吧!去碰碰运气也好。

  

  Z百市货大楼内

  落惜儿身穿一袭香奈儿黑色吊带裙。配套的香奈儿手提包,还有脚上同色系列高根鞋,光是这身行头,看起来怎么也像是非福即贵的千金小姐吧。

  悠闲的随意看着这些昂贵的东西,有钱人,就爱这些东西。

  “我的钱包,快,快,快给我抓住那个小女孩。”诺大的商场内,忽然被一声尖叫的女人声音打乱了清净的气氛。

  四周引起一真嘈杂的脚步声。

  “这位女士你别紧张,我们会帮你把钱包拿回来。”商场的保安对着那名慌张的贵妇安抚着。

  不多会,几个彪捍的保安扭着一个小女孩往这边走来。

  落惜儿也好奇的走过去瞧着。

  “乖乖的别乱动。老实把钱包拿出来。”保安凶狠的对着小女孩大声吼着

  “啊,我…………我没有偷。”那小女孩吃痛的叫出声,小小瘦弱的身子,不停的颤抖着,四周,全是挤满了看热闹的有钱人,鄙视的眼光和漫天的粗鲁漫骂。

  “没有?这是什么,”保安人员竟然动手把钱包搜了出来,

  可恶,落惜儿在心里狠狠的骂着,仿佛看到了第一次自己被人团团围住满口粗骂的那种可怕的情景。

  那名贵妇恶狠狠的瞪了眼在保安手中颤抖的小女孩,开始检查起自己包包里的东西,看有没有少了什么。好在没有丢了什么东西,但还是禁不住开了口。

  “你们这么多的保安人员,这么大的一个商场,竟然让小偷都给混进来了,叫我以后怎么放心来你们这里购物呢?一点安全责任都没有。”一副趾高气昂,不准备善罢甘休的样子,抬起高傲的下巴。

  满眼厌恶的注视着保安人员和那个被抓住正颤抖着的小女孩。

  保安人员急忙向着那名贵妇不停的抱歉着,同时恶狠狠的瞪着那个小女孩。都是这些社会的败类,手脚不干净的下三流小偷。害得他们这些大男人在一个女人面前也跟着低头下气的。

  心中气愤,手里的力道不觉加重着。

  小女孩看起来也不过10岁左右,被捏得痛了,不自觉的叫出声来。

  眼里噙满了泪水,不停的向那名贵妇求饶着。

  旁边的落惜儿,恨得咬牙切齿的,真是太可恶了。

  

第5章 到手了

  小女孩被拧得疼,越发的哭得大声起来,一边哭一边求饶着。

  她哭泣的样子,更让那保安火大,手上的力使得更大,偷了人家东西还哭得像他们的错一样,要不是在大商场里,还有这么多人围观着,真想给她几个巴掌。

  那贵妇见她求饶,嘴角一歪。码得更起劲“呸!求什么求,做贼的还有资格求饶的吗?摆明了不就是见钱眼开吗?今天我就是要给你一个教训,看你们这些下三流的小偷,还敢不敢在造次。”

  骂罢还觉得不解气般,毫无一点同情,一挥手,使劲竟然一巴掌直接甩到小女孩身上。

  小女孩本就瘦弱的身子被打得一歪,身子一阵颤抖,要不是有那保安大力扯着她,说不定还真的会被打得倒到地面,贵妇狠毒阴沉的那张脸,看得围观的人都不禁毛骨悚然。

  虽然他们也都在旁边指指点点,但是大多数都是有小孩子的,看到这样的情况,也不禁也有些骇然起来。

  贵妇显然也觉得自己好象有些过分了,毕竟只是个10岁大小的孩子,看着四周的眼光和议论声,拉扯着小女孩往外面走去。

  小女孩哭泣求饶的声音渐渐被拉远,和着贵妇骂骂咧咧的声音,还有保安大声的怒骂声。

  落惜儿看着眼前这一切,整颗心觉得好疼好疼。

  他们,也只是为了一口饭吃,说什么有手有脚还靠这些,其实他们不知道。乞丐哪来的证件哪找的工作,找了别人也会当成疯子给轰出来。

  可是这就是社会,不是吗?他们口中这么鄙夷嘲讽的对象,也包括了她一个。

  看着那些身影消失的方向,她不禁有些呆愣起来。

  摇了摇头,把这些情绪全都甩开。哼!他们这些人,又比他们这些人高贵到哪里去呢?

  大多还不是靠着不正当的手段骗取来的?凭什么这样看他们,脚步有些迟缓的移着,继续看着手中的衣服。

  转身荡悠悠的逛着,看着不远处,忽然眼前一亮,刚才那个贵妇,正在另一个专柜挑选着衣服。

  哼!讨厌的女人,你就是今天倒霉的对象了,叫你猖狂,今天叫你知道什么叫做小偷。

  那名贵妇正拿着手上一件红色镶着堇色花边的衣服,在手上翻来覆去的瞧着,敢情是觉得很喜欢又不知道到底好不好,犹豫着吧!

  落惜儿秀眉一挑,暗想,还真是来得正是时候,她别的什么都学得不太好,就是跟师傅学了一大堆哄人开心的话。

  走到那名贵妇的身后。惋惜又焦急的问着“请问您要买这件衣服吗?”

  然后抱歉的对着贵妇温柔一笑“不好意思,有些着急了,因为我好不容易才看中了一件衣服。”目光依然直视着她手中的衣服。

  转过头看着身后的女孩子。贵妇的眼光有些诧异,然后一脸防备看着手中的衣服。

  落惜儿差点就暴笑,这么俗气的衣服,她在怎么有钱也不会买,看她还当宝贝似的。恶寒的一阵抖。

  “如果您不买,那就让给我吧,好吗?”

  贵妇着急的应着“谁说不我买了?我当然要买的啊。”刚才她还在犹豫着,现在怕被人抢了一样,赶紧叫专柜小姐帮着打包。

  “哎!真是好可惜噢!”落惜儿无限惋惜的在一次叹气着。

  成功的看着贵妇脸上乐开的表情……

  “看夫人这白皙的皮肤,还有这气质,也只有这样的衣服还能显示出您如此高贵优雅。”落惜儿娇笑的忍着没有把大妈两个字说出来。

  “真的吗?我还在犹豫着要不要在多找几个人来问问呢。因为我怕我的肤色不太适合红色,既然小姐你这么说,那肯定是没错了。”落惜儿几句话就哄得她心花怒放,什么担忧的全都是浮云了。

  “夫人您说笑了,要是你这么好的皮肤都要这么说,那我岂不是该回家躲着掖着不要出来见人了么。”落惜儿在一旁更是叹着气。

  贵妇被落惜儿哄得开心,忍不住抬起手,捂住笑得扯动幅度有些过大的嘴角,手上2克拉的钻戒,在灯光下,异常的醒目。

  落惜儿羡慕的赞叹着,“夫人你可真是有福气之人啊!这样高纯度的钻戒,现在可真是难求一枚了。

  “呵呵,哪里哪里,就2克拉而已,”嘴里说着哪里,手指可没放过炫耀的机会。

  落惜儿陪着笑,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的亮光。

  等着那名贵妇结完帐,两人有说有笑,一同走出了百货商店大门。那两扇自动开关的大门,正一张一合的摇晃着。

  落惜儿跟着贵妇的身后,快要出门的时候,一个闪避不及,被关上的大门推挤着,整个人控制不住往前倒去,不偏不移,正好撞到贵妇身上。

  “哎哟!对不起,夫人,今天真是不知道是不是跟夫人您聊天太高兴了还是怎么的,一不留神就撞到你了。”急忙想挺直身子,紧张的小声道歉着。

  那贵妇的身子也往前晃了晃,落惜儿赶紧伸手拉住了她的手。

  “您没事吧?有没有撞到哪儿呢?”焦急的问着那贵妇。

  “没事,算我倒霉好了,”提着购物袋。那贵妇走向自己的司机。

  落惜儿朝她挥了挥手。看着那辆车消失的方向,得意的扬着自己手上的那枚钻戒。哼!小样儿,叫你看不起小偷,看老娘怎么发威。

  

第6章 任务

  Z市星级酒店,总统套房内

  “少爷,都按你的安排和要求,把事情都处理妥当了。只是有个女人,是长老们的意思。

  说怕你一个人行动不方便,好照顾你的生活起居。”必恭必敬在一旁的保镖,交代着自己该做和该说的事。他知道少爷会有他自己处理的方法。

  “知道了,你先下去吧!”看着保镖关上门后,安哲御才轻轻闭上眼睛,享受着片刻的安静。

  隔了好一会,挺起身子,移步走到落地窗边,凝望着这个城市。

  点亮的灯火。让这个城市夜的上空,变成一片暗红色,即使是多么宽阔的城市高空,也找不到半点属于这个城市深夜的本色。

  霓红的绚丽灯光,污染了原来膝黑的夜色。显得有些让他觉得肮脏糜烂。

  但不管是什么样的夜,对他来说,都只有黑白,和灰,这3种颜色,他的世界,也同样只有这3种单调的颜色。根本没有半点属于他的色彩。

  那些老家伙,总是把话说得这么冠冕堂皇。他们心里在打什么主意难道他还不清楚吗?哼!

  他们都在期待着他,哪天无端端的病死过去吧。嘴角轻启,自嘲的一笑。

  已经过了这么久,十几年了啊。他们或许都等得不耐烦,想早点采取行动了?不过他们也该行动了。要不然真的不是等到他入土,而是等着他帮他们入土了。

  当年才12岁的他,身患重病,几乎毫无生机。

  但还是顶替了父亲,接替了安可家族的继承人身份。他们以为他必定也活不了多长时间的吧!

  虽然没有他们期望中的翘掉,顽强的活了十几年,但是,如今在他们眼中的他,跟当年幼小的他也没什么两样。

  同样像个任人摆布,玩弄于指间的傀儡,他们眼中的他,不就是这样的吗?等不需要他的时候,随时都会把他解决了。

  哼!安可家族的继承人,在族人眼里,从来都是这样的一个可怜鬼。

  所以他才选择了离开国外的家族根据地

  一个人来到这个陌生的Z市,他要在这陌生的城市里,漂白。

  安可在国内外,实是一个跨国际的大公司,虚则是神秘大家族,凡是有背叛或者逃离者,立即封杀,绝不放过任何一个不忠的人。

  就算有过多大的贡献,都一样接受到这样的惩罚。没有人,可以幸免。

  望着楼下早已经把四周设好安全范围的保镖人员,眼中闪过一丝冷冷的狠光,老家伙门终于还是按耐不住要行动了吗?

  而他想玩的游戏,也要开始了?呵呵,老家伙们等不及,他也有些迫不及待。

  没有一丝笑意的嘴角扬起。整了整衣服,转身往楼下走去。

  楼下门口的那阵势。连他看了也觉得有些错愕,还真是有模有样。

  五星级门口,两排全站满了一身黑色劲装的保镖,门口停着几辆加长的昂贵名车。悄然整齐的停放在那里,如此的阵势,想不吸引人注目都很困难吧?

  把目标暴露得这么大,还好意思说是派来保全他的吗?他想,衣服是故意引人前来,巴不得让他就这样无故被人给解决掉,才合了他们心意吧!

  虚弱的慢慢从两排黑衣的保镖身边走过,哎!还真是像极了黑社会的大堂啊,这里可是五星级饭店,不过是做做秀而已,有必要这么认真的吗?

  又不知道是哪个长老给安插过来的人。他现在可是别人快要到嘴的流油肥肉。

  “少爷?”紧随在身后的保镖,也就是跟了他十几年的保镖,顾键

  此刻他紧张的看着自家少爷,看他往外面大步走去,赶紧向前询问着。

  他现在可是没有少爷这么轻松的心态,他得时刻提醒着自己,要保持冷静,因为他也不知道这群人里有没有人要加害少爷,或者怀有不良目的的人。

  虽然都是被派来保护少爷的保镖,可是正因为这样,所以他才担心,因为安可家族里,有些人可是等得不耐烦了。

  所以这些保镖里,只会使少爷的危险加倍增加。这些保镖里,可能真正想保护少爷的,没几个吧。

  安哲御对着黑暗的夜淡淡一笑,看了看身边紧张的顾键。算了,总还有人担心他的,转身往返回去。

  

  郊区居民区一间房内

  隐约传来一个娇小又暴怒的声音。

  “什么。你说什么?你自己接的任务,别来找我,我不管。”落惜儿火暴的对着电话大声吼着。

  什么跟什么啊。那死老头子,竟然又叫她去监视人,还要她去偷人家挂在脖子上的一颗珠子。还先收了人家的定金。这什么跟什么啊。为什么钱是他收的,却要她来做事情?哼!叫他把她赶出来,她才不要去呢?

  “我好歹也把你拉扯长这么大,发育也这么好,(整天说人家太平公主来的,也好意思说这话噢)你说你师傅我一个大男人的,你说我容易吗我。”石顽固的声音顿了下继续开口。

  “你连这点小忙也不愿意帮师傅吗?钱都收了,你难道就忍心看着师傅我被人残忍的杀掉吗?你忍心吗你?”电话那头,石老头的声音,颤抖的指责着,看起来像要悲愤的嚎声大哭。

  “算了算了,别在那给老娘我猫哭耗子假慈悲来的,老娘我可是跟你混了十几年来的,赶紧说说什么任务,一边凉快去吧!”

  被唠嗑得有些不耐烦的落惜儿,不想耳朵明天长几个大茧子,只好勉为其难答应了,得让耳根子清净清净啊,今天一整天的,都说得够窝囊了,在唠嗑一阵子,她都要疯了。

  不过今天那颗钻石,收获还挺丰富的,除了拿一些该拿的酬劳之外,她把其余的钱全部做善事的发放给老残病弱的贫苦区,还有小小胡同里的那些小乞丐了。

  想想今天商场的小女孩,要是当年不是师傅收养了她,那么现在的她是不是也跟她一样呢?

  抛开这样的情绪,还是好好琢磨下老头子给的任务吧。

  看样子,这阵子她又工作不了,坐吃等空山了,也不知道酬劳怎么样,老头子竟然也没有跟她说,说了她也好掂量掂量嘛!

  死老头子师傅,现在肯定又得意的抚摩着,他一翘一翘的山羊胡子奸笑了吧……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