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留一念悲欢(主角苏晨瑜薛佑安)全文阅读by瑞雪兆丰年

徒留一念悲欢(主角苏晨瑜薛佑安)全文阅读by瑞雪兆丰年

徒留一念悲欢

更新时间:徒留一念悲欢瑞雪兆丰年来源:QR

苏晨瑜薛佑安是作者瑞雪兆丰年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书中的那男主苏晨瑜薛佑安如磐石般坚定,女主的豁然与可爱,温暖而不失俏皮。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眼泪浸染伤口不停流出鲜血,那份刺痛混着苦涩更加难堪。苏晨瑜只是想赌一次,赌薛佑安是不是真的忍心下手,可她赌输了,输得一败涂地颜面无存。...

第八章 薄情寡义

开往邻城的汽车穿行在山路之间,如逃命般疾驰而过。

苏晨瑜是被晃醒的,思绪回笼,只记得最后一幕是薛佑安强抓着大夫给她打了一剂西药。

还未等跟司机小八问上一句,一声擦耳而过的呼啸瞬间挑起她的恐惧,随之铁与铁皮的碰撞擦出刺眼的火花。

一颗变了形的子弹掉在她的戏服上。

“苏小姐,你终于醒了,是少帅让我送你来……”

小八突然噤声,接着汽车像失控一般陡然翻转,笔直撞上路边的岩石。

撞击声混着脚步让她更加慌乱,却见驾驶位上已然鲜血淋漓,断了气的小八瞪着双眼,而汽车周围站满了人。

又是响耳的一枪,车门晃动了两下不情愿地掉了,一张粗狂的脸伸了进来。

“苏小姐,别来无恙啊。”

“怎么是你?!”苏晨瑜惊恐后退,肩膀却被人从后扣住,硬是动弹不得。

这张脸她认得,是薛佑安一直以来的仇敌,也是淮城百姓人人忌惮的山匪,临衡。

“当然是我,不然你以为是谁?薛佑安?”临衡戏谑望她,那嘲讽之意再清晰不过。

“苏小姐,人要是太天真那就是蠢了,你不会还没反应过来吧,这里可是五樟山,薛佑安的人从我这里过,不是明摆着把你送给我么!”

她那毫无意义的挣扎显得狼狈又可笑,想到小八刚刚没说完的话,整个人瞬间凉了半截。

“我不信,他大可以直接杀了我,没必要这么大费周章。”

嘴硬的她再次遭到嘲笑,来自临衡眼中的可怜让她只觉得无地自容。

“也好,我便让你看个清楚。”

苏晨瑜被山匪驾着回了淮城,灯红酒绿的夜歌场嘈杂到耳朵都有些吃不消。

可她还是一眼就看见了那个人。

那个无论在哪都会精准吸引她视线的人。

软皮沙发上,薛佑安正拥着顾苒柠和夜歌场老板侃侃而谈,甚是开心。

临衡在她耳边阴阳怪气地惋惜道:“苏小姐可知道,今晚咱们薛少帅包了场子就是为庆祝你的死。”

“无论是淮城百姓还是新欢娇妻,都以为你已经香消玉殒了,薛佑安,薛少帅,好个薄情寡义的浪荡之徒,枉费你对他的深情和信任,我都替你不值。”

“闭嘴!”

闪着灯光的舞台蓦然出现一道瘦弱身影,正唱着歌的舞女不知所措地被她推开,扬声器落在她手里。

正中央坐着的薛佑安一下子紧张起来,抬眸瞥见舞台上之人,竟是慌得手心出了汗。

可他最慌的,是与她对视之时,那双星眸里再也没了从前的光芒,更多的是陌生与冷淡,好似坠入深渊只剩下无限黑暗。

宣布死亡的苏晨瑜突然现身,这让台下众人全都面面相觑,可谁也不敢吭声。

一曲红胭陌刚起,便唱得各方角落悉数寂静,只听见那含着哭腔与决绝的嗓音夹杂着难以言喻的哀痛,惹人心疼更引人心碎。

位置上的薛佑安察觉到周围添了许多紧盯的视线,他的表情逐渐收敛,恢复如常,好似从未变过。

蓦然,一道声音在他耳边响起:“薛少帅,这场请君局好生威风啊。”

第九章 来生缘

临衡不知从哪里偷来的军装,站在卫兵之中难辨真容,只听得声音在他身后忽远忽近,似是左右流窜。

“都说戏子无情,我看未必,苏小姐对你倒是挺真切的,只是此刻她什么心境,我就不得而知了,我猜应是肝肠寸断痛不欲生吧,毕竟你可是她的命啊。”

薛佑安侧目而视,却未见他人,暗自给握在手中的家伙上了膛。

可他的心已是乱了,被绕耳的歌声占据了心神,再难集中。

明明过了今夜就万事平复再无阻拦,偏生她在此出现,打破了他一直以来的淡定。

而此刻却仍旧不能松口半句。

“不过是自小养在家里的消遣之物,她如何,与我何干。”

偏巧,曲毕。

这句话,清楚响亮地传进苏晨瑜耳中,将她以卑微残念砌筑的心墙击了个粉碎。

红胭陌,嫁衣殇,曲尽亡,不相惘。

他还当真是听懂了这首曲词,当真看了个意犹未尽的笑话。

苏晨瑜看着台下那一双双讥讽的目光,她狼狈跑下舞台,却不知她离去的瞬间,薛佑安也忍不住跟着站起迈了一步。

但也仅限于一步的冲动,便被冷静替代。

夜歌场的大门突然关上,卫兵围堵住各个角落,将隐藏进来的山匪围困其中。

顾苒柠惊觉不妙,想逃跑也是为时已晚,接连几把枪纷纷抵住她的脑袋,随时都有可能丧命。

“佑安哥,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顾苒柠,你跟在我身边两年伪装得确实不错,但马脚也漏了不少。”

薛佑安一开口,她的脸色便立刻变得灰白,“表面上你装成个丫鬟,但实际上,你可是五樟山山匪临衡的亲妹妹。”

“临衡本名姓顾,除了你以外,还有酒馆掌柜,卖米的小贩,包括百花楼的老鸨等等,你们混在淮城百姓用来对付我的二十七个人,每一个我都清清楚楚。”

顾苒柠不敢直视他的眼睛,这就已经相当于不打自招了。

薛佑安掏出家伙对准她的眉心,嘴角轻扬。

砰地一声,她的脚边顿时倒下一人,血染洋裙。

夜歌场老板应声倒地,肥胖的身子震得巨响。

“至此,二十七人,全部清除。”薛佑安嗓音浑厚,带着挑衅开口,“顾临衡,还不出来?”

突然四起的枪声引爆战火开场,一时间场内混乱不堪,血腥蔓延。

薛佑安击倒几个山匪,转头却看见临衡拿起他的军装披风,裹住自己朝着出口跑去。

可挡在他身前的人太多,流弹不长眼,一下闪避便失了目标。

暗处,苏晨瑜心里杂乱得不知该如何是好,当听到这些话之时,她第一想法不是别的,而是庆幸薛佑安并非她以为的十恶不赦。

只要他还是自己熟识的那个人,就够了。

募地,一张浸了血的披风被送到她眼前:“苏小姐,少帅让你穿上这披风,赶紧逃离这里,只要你穿着它,卫兵就会保护你。”

她虽听着,但心里却是另一番思绪,想着能帮到薛佑安,便没有片刻犹豫,一把扯过裹上了身。

只要吸引了山匪的火力,以薛佑安的枪法一定可以击毙临衡。

于是,当那一抹身影闯进薛佑安视野之内时,却不知道,有些结局已然注定。

砰——!

来自身后那枚精准的子弹穿透披风,钻进她的心口,如吸附一般夺走了她的生命。

回眸,却看清他满意的微笑。

苏晨瑜倒在地上放任那意识消散,忽然明白,她的人生真如她所唱那般,曲尽亡,不相惘。

薛佑安冲上去之时满目皆被染红,只看得见那一双恢复如初的星眸映着他的影子。

鲜血慢慢从她嘴角浸出,而她的脸上笑容重现,一如记忆中的当年模样。

她说:“幸好,原来的你……还在。”

薛佑安笑容慢慢怔住,鲜红慢慢染满她的胸口,戏服雪白,与鲜血交相辉映。

“不要——!”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