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爹带着键盘来了唐果冷烈小说-渣爹带着键盘来了全文阅读

渣爹带着键盘来了唐果冷烈小说-渣爹带着键盘来了全文阅读

渣爹带着键盘来了

更新时间:渣爹带着键盘来了南知意来源:wyy

精品好书《渣爹带着键盘来了》是来自南知意最新写的一本古言类型的小说,男女主角是唐果冷烈,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那夜,她一时大意,不仅怀上坑蒙拐骗,装傻充愣兼卖萌啥的极品宝宝,还招惹上神秘难缠的恶魔,亦成为半兽男人的点心。处处挑衅,肆意纠缠,在爱情战役里,他惩罚她的初衷渐渐变了质,将她护于羽翼下,他狂妄嚣张的......

《渣爹带着键盘来了》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4章:美人计

  

  还没冲出房间,她在门口被一道比他还迅速的暗影堵住。

  

  被人当场抓包,还有可能让自己的相貌曝光!在被堵住那秒唐果脑子转得飞快,手下在没被抓住的瞬间拍向眼光所及的灯光按钮。

  

  头儿说过,无论无何,不管用什么代价都不能让敌人看到自己的相貌,如果被抓住,第一个最需要做的就是把一切能照明东西毁掉。

  

  所以她很成功在男人看清她脸时拍掉开关。

  

  床上还不明白什么事的赤果女人吓得一声尖叫,显然比第一次陷入黑暗来得更恐慌,颤抖的一声声叫着冷少。

  

  黑暗中把一切看得清楚的唐果看到男人一手扣住她一手伸去开灯,情急之下她手一扬,带着尖锐钩子的绳锁往能照明的水晶灯飞去。

  

  在男人开灯的‘啪’声里同时传来玻璃被砸中,掉落地板的碎裂声,那被吓到的女人更是失去控制连声恐慌尖叫。

  

  唐果被女人的声音弄得烦躁,真是聒噪死了,怪不得声音这么大声,明明没有被这男人那啥那啥,还叫得这么激烈。

  

  “你是谁!”男人声音才响起,唐果抡起小拳头朝男人最脆弱的那地方捶去。

  

  他如敏捷的猎豹一跃而退,长臂一探,取过旁边的白色浴巾围住下身,在唐果往门边夺去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堵住她去路。

  

  “你是谁?”低沉如大提琴音般的嗓子饶是悦耳,再度响在唐果耳边,只见男人深邃的黑眸锋利如刃,视线接触,黑暗中他虽看不到她的脸,却还是让唐果觉得寒毛悚立,浑身发颤。

  

  这男人,跟她印象中的那些优质长相男似乎有些不一样呀。

  

  “说!不然别怪我拧断你脖子。”男人即使看不见,动作可一点也不含糊,对她的行动和反击动机了如指掌,她还未出击就被他识得先机控制住。

  

  唐果暗哼哼道:“我是你家小姑奶奶!”

  

  “老实点!”男人手使力,唐果双手被他拧在背后,下手好狠,一点也不留情。那个疼呀,疼得她连小心肝都颇颤颇颤的疼。

  

  “新来的小女仆。”唐果咬牙切齿回答。

  

  忽然想起画眉和老大等六邦成员对她的警告。

  

  出门前老大语重心长的警告过她。“果子阿,偷不到没关系,要是碰到那个男人你能闪就早点闪,不要意气用事,他可是传闻中神乎其神的危险人物,钻石王老五背后的他是人人谈之变色的多面虎,身价无法估量,手段无法估量,背景无法估量,行踪神秘诡测,惹了他的人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画眉也一脸她此去会不复返的伤心样幽幽的挤眉弄眼叮嘱:“果子呀,冷宅易闯,主人难缠。他的心思难以捉摸,有可能随时改变行程,不要此去不复返呀,要牢记你的人生大话,偷不了就逃。切记切记!”

  

  唐果越想越气恼,脱身回去后一定找画眉这丫大吵个昏天暗地,她此次出师不利一定是她这乌鸦嘴带来的霉运。

  

  手上一痛,男人翻手,避开唐果的一脚,有力双腿一夹她乱动小腿,一个翻身推挤,唐果面向墙被男人高大,只着一条浴巾,相当于赤果的身躯压在墙上,相贴的那位置,是暧昧到一触即发的尴尬和危险……

  

  “这时候,这里不可能有女仆!你鬼鬼祟祟的来这里想做什么?”男人似乎也注意到这暧昧的位置,冷哼一声微微退开,那还喷发的灼人也没有抵得唐果身子僵直难受。

  

  “我这不是太喜欢你,被你风流倜傥样子给迷住想留下来勾引你吗?”

  

  唐果开始在脑中编织一个肥皂剧的角本故事,说得有模有样,极其逼真,像他看起来这么慵懒的人,应该不会太怀疑这种小骗梗吧。

  

  “呵!你的故事实在太蹩脚了。”男人手上用力,拧着唐果就拉开门,完全不管床上惊叫的女人。

  

  “冷烈看似慵懒,实则精于算计,如果你碰到了他,不管任务成否,你要尽快脱身……”裴泽希的话忽然蹦出唐果脑子。

  

  被他架着往二楼走,她暗暗觉得糟糕,到了二楼他一定会打开灯光,她一定是‘见光死’一族。

  

  “如果不幸被冷烈逮住,看来你只能用你不能称为美色的美色去诱惑他了,听说他是典型的花花公子,有过无数各种美女,说不定你这样姿色平平,胸部平平,要身材没身材,要脸蛋没脸蛋,要啥没啥的女人指不定会让他的口味位为之一新,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木子帆这怪胎的话在肢体紧贴的磨蹭间从唐果脑海里跳出来。

  

  唐果心儿一抖,她要用美人计吗?

  

  

第5章:哦豁

  

  当初听木子帆这警告时她记得她不仅是白眼加鄙视不屑,更是追打他让他躲到厕所不敢出来,那时他这警告怎么听怎么像是在变相的损她。

  

  这传说中的色美人计——

  

  唐果瞄了瞄自己的不太汹涌波涛,这招在她身上..不知道有没有用。

  

  “额!等等,我,我其实……”唐果支吾着,身体在走动之时有意无意轻轻磨蹭,而他被这一阵乱磨蹭,就这么抵住。

  

  “你该不会是跟她一起来,企图跟我发生关系的隐藏人?”冷烈嘴角一抿,身体里忽然有一股无比强烈的火从腹部燃烧,刚才被怎么挑他也没这么强烈的感觉,没想到此刻忽然让他疼痛。

  

  也许这就是怀里这女人欲擒故纵的目的吧,不过她这小把戏很成功,成功把他的火挑了起来。

  

  “阿啊,我啊,我当然……”还没出口,唐果没让人侵略过的唇,被一股带着淡淡红酒味,夹杂着烟草男人味入侵,火辣辣的法式让她有几秒时间人生空白,轰的一声有什么在脑子里爆炸。

  

  在他有技术有含量的舌尖带动下,唐果小腿儿虚软虚软的只能一边抗议他一边缠绕着他不让自己滑落地面,如果她尚存的那丝理智不出错,他们现在应该是在楼梯间吧,真要命。

  

  她的美人计还没使出,就被这过度的男人给霸王硬上弓了。

  

  她觉得自己好挫——!

  

  一股热覆触,唐果黑暗中的眼瞪得老直。

  

  OMG!这是她的胸呀,摸个球球哟摸!

  

  男人似乎在嫌弃她的那啥不够大一样冷哼,竟然拿开手了。

  

  唐果发誓这是她人生中觉得最最最羞辱的一次!脑门被血一冲,思维就这么被冲动覆盖,手一扬,尖锐的绳子尖端就这么刺像男人脖子动脉。

  

  “不自量力!”不屑冷哼。

  

  冷烈精准掐住她手腕内侧脉博,唐果扬起的手被他掐得吃疼,小嘴疼得哼哼直咧,武器被他轻松从她手中夺走,看也不看他们还在楼梯间,男人把她一提,在她惊叫里把她整个人卡在他撑着墙壁的膝盖上,腰间一抵,唐果被抵得完全动弹不了。

  

  据说,腰力这么好的男人,那方面可是很强的,唐果小脑瓜忽然就这么跳跃出这想法来,从他那铁一般的灼人和这一摸,不仅手感不错,也能感觉到男人张力十足肌肉,看来他应该很厉害……

  

  小身子在自己无下限YY里越来越抖,越YY越觉得怕怕——!

  

  四周好安静,安静到她很清楚听到她背心被撕开的声音。

  

  那聒噪的女人似乎被吓晕,没了声音,如此一来,冷冽耳根清净,看来该好好的审问审问这个胆大包天的女人了。

  

  高大的身子趋近,将她压在门板上。冷烈黑眸深沉得仿佛能在黑暗看清楚她,嘴角划过淡笑的痕迹,邪气的、带些嘲弄的一手卡在她脖子上,一手凭感觉在她脸上轻佻描绘着开口:“女人,只有这三脚猫的功夫也敢挑衅我吗?”

  

  唐果反抗无效,很不服气的瞪着他,嘀咕着后面三个字。

  

  “你在嘀咕什么?”冷烈不悦一皱眉,大手惩罚在她粉红点上一弹,唐果被弹得一颤,又羞又怒的吼着:“我说你一个大男人欺负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有什么好得意的,大种马!”

  

  “你说什么?在说一遍!”冷冽眯起黑眸,耳尖的听到了,手使力一扣,唐果痛得龇牙咧嘴,嘴角哼哼的叫着。

  

  “噢,疼……”

  

  “疼?”这低醇好听的冷笑声,唐果发誓她在也不觉得他的声音好听,而是觉得毛骨悚然。

  

  我见犹怜的看着他,她小手绞着,一副可怜兮兮的楚楚动人望向他:“你,你别乱来……”

  

  

第6章:威逼

  

  真疼!唐果皱着眉,美眸蓄着水雾,软软的嗓音低叫。

  

  女人的手真是脆弱!她这反应还无知到愚蠢,冷烈虽不屑,但还是微微松开力道,另一只大手却钳住她的小脸,凝起黑眸细细眯眸,他眸光微黯,继续问道:“你是谁?”

  

  哎哟!这男人还一脸不屑,他也没高明到哪去嘛!明明他现在反应这么激烈,还老问她是谁,要她换做是他,一定会直接甩到床上,用大灰狼扑倒小白兔的强悍,先吃了在严刑拷问不就O了吗?唐果亚历山大……

  

  看男人皱眉,嘴角一抿唐果赶紧弩弩小嘴回话。

  

  “呃……既然你不相信我是你家新来的女仆,又不愿意相信我跟刚才为你服务的尤物是一伙的,那我不就是你不认识的路人甲喽,你还真笨耶!”

  

  手上一疼,这叫冷烈的可真坏,好歹她怎么也是娇嫩的油菜花一朵,竟然下手这么狠。

  

  “说!”冷烈真有些不耐烦了,体内有股汹涌让他忍得难受,把这么女贼解决掉好让他上去找刚才的尤物解决掉他的困扰。

  

  “哎哟哟~~轻点,你轻点嘛!你掐得人家好疼。”唐果翘着小舌,奶声奶气的叫着疼,黑暗中她很清楚看到这男人额头皱着条条黑线,及其不耐烦。

  

  这人一不耐烦,往往会做错很多事,而他做错事对她来说就像是天上忽然掉馅饼砸中她那样的好时机。

  

  “我没什么耐性。”他低声警告。

  

  唐果一吐粉舌,他不警告她也晓得他不耐烦了,真‘四九’。

  

  眨眨眼,黑白分明的大眼露出纯良无辜眼神,她很无辜的替自己喊冤:“人家明明就有很认真的回答你嘛。”

  

  “嗯?”冷烈自鼻音轻哼的威胁,不容忽视抿唇:“我从来不知道,我家里可以是路人甲随便出入的。”而且能不惊动警报的打开高科技智能防锁,必有一定本事。

  

  她在企图挣扎寻找逃脱机会,他忍得难受,情绪越来越不受身体控制的高涨,连气息都微微带着浓重的某种喘息。

  

  掐捏着她优美小巧下巴,冷烈目光像一把钢锥,寒光刺人心脾。

  

  “说,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唐果娇嫩肌肤经不起他这般劲道肆虐,大眼怯忪的看着他,故作柔弱可怜,对美女怜香惜玉是男人的天性吧?

  

  可惜装无辜过度的某小贼大脑一时抽风,竟然忘了他们现在在黑暗中,而她是带了能感光的隐形眼镜才能看清一切,却忘了他是看不见的。

  

  睁大眼睛,抽风的某小女人开始眼泪盈眶,泫然欲泣,红唇紧抿,嗫嚅道:“其实、其实我只是名小记者,俗称狗仔。老板说,我要是再挖不出有价值的新闻,就让我卷铺盖走人。我有一个弟弟生残了,有嗷嗷待哺病重的妹妹,有个双眼失明的老奶奶,你也知道的,如今这社会世态炎凉,经济又不景气,像我这样没钱,贫苦家庭的人又上不了大学,没文凭就只剩下这点相貌来卖色相和苦逼干这狗腿活来养家糊口了,你看我是多么多么的悲惨,多么多么的需要人慷慨解囊相助,多么多么的惹人怜惜,多么多么的不容易阿。”

  

  唐果记得有那么一首歌曲的歌词好象是这样的多么……

  

  冷冽额头冒黑线。虽看不见,但他相信这怀里让他蠢蠢欲动的小女人一定在暗中偷笑。

  

  唐果见他沉默,那啥啥的也没这么强烈,赶紧再接再厉的继续,话带哽咽,悲戚的神情我见犹怜,怯怯抬眸看他一眼,继续着她伟大的‘工程’:“你也知道的,你人帅业大,是商业界的传奇人物,又是众多名媛淑女梦寐以求的结婚对象首选,因为你很少在媒体露面,所以我才想……”

  

  “所以你就来挖我的私生活?”冷烈挑眉看她,邪魅的淡漠神情让唐果完全看不透。

  

  连眼冒着桃花光,她一副利马想要扑到他的姿势。

  

  “恩,你好聪明哦,不仅人帅,家底雄厚,又这么聪明得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寻,你简直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婶见婶膜拜哦。”

  

  唐果一边冒着桃花眼一顿猛夸,一边像做错事的小女孩,低垂着头,小手无措的绞着衣角,又惧又无助,表情自然恍若内心真实流露,话语诚恳得打动心扉,令人不忍再过多责备。

  

  冷烈在笑,在很微笑的勾着嘴角,他真想亲手给她颁发那荣耀的金马奖了,若他这里只是普通住宅,若没与她有过这一番小较量和看到她的敏捷和手上罕见的武器,他肯定会相信的。只可惜,一个小小狗仔,怎能有这番本事。而且——

  

  转了转手中她想趁机朝他下手的微型放射针,这可不是一般人轻易拥有的。

  

  “嗯?听起来我应该要同情你,对吗?”单薄唇勾起坏坏的笑,冷烈很‘好心的’低头,似乎在寻找她呼吸的准确方位……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