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终生何苦长沈临渊江如歌的小说全文免费看

不知终生何苦长沈临渊江如歌的小说全文免费看

不知终生何苦长

更新时间:不知终生何苦长再来一瓶来源:QR

小说主人公是沈临渊江如歌的名称叫《不知终生何苦长》,这本书是作者再来一瓶创作的灵异小说,书中情节设定引人入胜,真的超好看。下面是小说介绍:从小到大,江如歌从来不会争抢什么,妹妹抢她什么东西她都无所谓,只有她的丈夫沈临渊,江如歌不想放弃。可她结婚三年的丈夫爱的人从来都不是她!为了报复他,江如歌以生命为代价设计一场局,只求他痛不欲生,后悔一生!...

第008章 晚宴插曲

沈临渊封锁了江如歌住院的消息,他为秦诗语安排好了一切,不让任何事情影响她的事业。

秦诗语的伤本就不重,在医院住了两三天便可以出院。

回去的时候见秦诗语一直闷闷不乐的,沈临渊便道,“晚上有个慈善晚宴,我带你去参加,以你的名义捐笔款出去,怎么样?”

听到这里,秦诗语心思活络一番,便应声点头。

灯火辉煌的慈善宴会上,秦诗语出了次大风头。沈临渊用她的名义捐出了一千万,顿时所有媒体都在报道拍摄这位“大发善心”的当红女星。

正当两人成为焦点的时候,门口处却突然闯进来一人。

“沈临渊你这个禽兽不如的狗东西!”突然一记重拳砸中沈临渊英俊的侧脸,周围的人俱是一愣,没有反应过来。

“江少卿你发什么疯!”沈临渊想爆粗口,可现在周边全是媒体,他不能影响自己的形象,只能怒视着面前的男人。

江少卿是江家养子,江如歌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哥,平日里对自己妹妹爱护有加。如今知晓江如歌竟然因为秦诗语和沈临渊弄到现在昏迷不醒的下场,自然愤恨交加,来找这对狗男女的麻烦。

媒体从来都是见风使舵的,听到这劲爆的新闻自然感兴趣。

一旁的秦诗语脸色微变,眼见媒体的目标转移到她身上,当即便往沈临渊身后退了几步,挡住自己的身形。

江少卿眼底一片阴霾:“我朋友恰好是如歌医院的医生,如果不是他告诉我,我恐怕到现在都不知道,我的妹妹快要被你们害死了!”

江少卿的话让周围人群哄闹起来,不论什么事情,要是扯到人命上那就都称得上严重了。

更何况这出闹剧的主角还是沈氏集团总裁和当红女星,媒体们现在恨不能长枪大炮地凑上去,将所有消息都扒出来。

秦诗语的脸顿时白得跟纸一样,她默不作声地捏紧了拳头,倔强地仰着脸不让泪水落下。

沈临渊心疼地看着她强忍泪水,对着周围人勃然怒吼:“诗语是无辜的!当天有证人在,她可以证明诗语的清白!”

为了帮秦诗语开脱罪责,沈临渊立刻打电话将陈医生叫了过来。

“当天陈医生就在别墅,她知道事情的真相。”沈临渊信誓旦旦地扫了媒体一眼,随后将目光放在陈医生身上,警告一般眯了眯眼睛。

只是原本充满自信的沈临渊却在陈医生开口后后悔莫及,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陈医生竟然不顾他的威胁,愤然说道:“那天我亲眼看到,是秦诗语把江如歌推下水的!”

陈医生心头痛快,江如歌是她的朋友,万一江如歌醒不过来了,她怎么也不能让江如歌死不瞑目!

沈临渊没有料到这一切,心头猛烈狂跳。他紧紧将秦诗语护在身后,满脸戾气地扫视着周围的人群。

“你们还有什么话说?”江少卿气怒不已,他恶狠狠瞪视着两人,好像要扑上去一般。

在记者的逼问之下,沈临渊无奈只能回应:“这件事情我会调查清楚的,到时候一定给大家一个交代。”

接下来几天,沈临渊和秦诗语一直在各大网站的头条和热搜上。

然而沈临渊已经没有处理这些事情的力气了。

第009章 不治身亡

江如歌一动不动地躺着,仿若睡美人一般。她的脑袋上缠着纱布,纱布上被血染红,看着都触目惊心。

五天的时间都没能让伤口止血,可见当初伤得有多重。

沈临渊俯下身将江如歌搂在怀中,眼眸深沉复杂,贴近江如歌的耳边轻语:“别死……要是你死了,诗语就会身陷牢狱之灾。别死好吗?”

他紧紧抱着江如歌,怀里的人却没有任何反应。

就在此时,沈临渊的助理突然闯了进来,脸色难看地对沈临渊道:“沈总,秦小姐出事了。”

这句话就像个炸弹一般,瞬间炸出了沈临渊的真面目。

他想也不想便将怀中的人推开,随着助理大步离开病房,连门都忘了关上。

而被沈临渊推开的虚软身体因为他的猛烈动作,直接摔落到地上,额头斑斑血迹瞬间扩大,血液顺着纱布从额头滑落。

“唔……”本该昏迷着的江如歌缓缓睁开眼睛,她的双眸不甘地看向已经没人的门外,自嘲一般牵动了嘴角,强撑起虚弱的身体缓缓从地上爬起回到病床上。

她其实在沈临渊进来病房的时候就醒了,那时候江如歌的眼睛还有些睁不开,没想到就这么听到了沈临渊的一番“肺腑之言”。

在那个男人的心里,她江如歌一无是处,根本连和秦诗语比较的资格都没有!

鲜红的血色落在洁白的被子上,江如歌连抬手抹去的力气都没有了,任由血泪混杂着落下。

她和沈临渊认识十年,结婚三年,纵然一开始便知道他喜欢的人不是自己,却始终对沈临渊抱着一份期盼。

可一直到现在,江如歌才明白,幻想之所以是幻想,就是因为那根本就不切实际!

沈临渊一腔深情全部给了秦诗语,在他的眼里,秦诗语所有的一切都是好的。

她江如歌尖酸刻薄、嚣张跋扈、任性妄为,而秦诗语则善良宽厚、低调隐忍、善解人意……

她江如歌在沈临渊心中从来都不知进退,自私自利,唯有秦诗语通情达理,仁慈公正……

无论她做得多好,在沈临渊看来都不值一提,甚至没有秦诗语的一个笑容来得珍贵……

额头的痛楚早已经麻木,胸口的钝痛却持久不散。江如歌面无表情地流着泪,一直等到身体有了些力气,才抬手拿过床头柜上的手机,颤抖着手指拨出了那个记在心底的号码。

“沈临渊,”电话接通后,江如歌深吸口气,压抑住哽咽,清冷出声,“你有没有爱过我?”

听到她声音的沈临渊微微一愣,随即冷笑:“你还舍得醒过来?你知不知道你对诗语造成了多大的麻烦?你……”

“你有没有爱过我?”沈临渊的话被江如歌打断,她只是固执地重复着这个问题。

然而沈临渊根本没有去在意她的话,只习惯性不耐烦地吩咐道:“你去发个声明说一下,落水这件事情跟诗语无关,尽快。”

江如歌笑了,眼泪却流得更凶。她将电话挂上,原本浅淡的笑容变成了张扬大笑。

只是笑着笑着,那声音便戛然而止。

江如歌面色突变,猛然呕出一大口血喷了满满一床,鲜血淋漓,一如她已经逝去的爱情,凋零在这个凄凉孤寂的午后。

当夜,江如歌在医院不治身亡。

翌日,江少卿以故意杀人罪将秦诗语告上法庭。

沈临渊奋力周旋,但因为证据不足没能翻盘,只能眼睁睁看着秦诗语被判入狱三年。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