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师今天官宣了小说阅读-国师今天官宣了小说完本免费阅读

国师今天官宣了小说阅读-国师今天官宣了小说完本免费阅读

国师今天官宣了

更新时间:国师今天官宣了温瞳来源:wyy

姜绾玉笙寒是作者温瞳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看完这本小说你会沉浸在小说的感情经历中,一起度过思想的升华,一起思考人生的意义。下面看精彩试读!前世,她爱他一声,一本绣谱为她敛尽天下财富。可那个男人却杀她至亲,让亲父被冤入狱,含恨而死。而她呢,被关在柴房十余年,最终还是落得个死无全尸的下场……碎骨之下,皮肉绽放,是......

《国师今天官宣了》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四章回府

重重的一个耳光落在姜绾的左边脸颊上,疼的她一个激灵,脸也朝右边转去。

姜绾连捂都不曾捂一下,淡淡的收回了目光,她看到的是姜堰因巨痛而颤抖的身体。

“你竟然不孝成这样!难道你就不想让你娘得到安宁吗?连她死后也要被挫骨扬灰?”姜堰颤抖的手指着姜绾的鼻尖训斥道。

听了姜堰的话,姜绾却疏离的笑了起来,仿佛刚才听到了一个莫大的笑话。

“若让娘知道,死后还要回到姜家的祖坟,才是不得安宁。”

“你!”姜堰瞪大了眼睛,没想到十年未见,他的女儿,姜绾竟然出落的如此伶牙俐齿,忤逆他,简直是大逆不道!

姜绾淡淡的望着姜堰,能从他那双有些浑浊的眼睛里看出愧疚之意来。

或许这十年间,他梦回的时候,还是后悔过,可如今故人已逝,竟连弥补的机会也不曾给他留。

“爹,我们什么时候回家?”姜绾开了口。

姜堰一愣,本以为这次劝说她跟自己回京城会是一件困难的事情,没想到竟然是姜绾自己提出来的。

“我们…明天就返程。”

回家。

回姜家。

无论如何,她的身份终究是姜家嫡女,既然一切都是从姜家开始的,那她也不畏惧重新回到这个地方。

马车停停歇歇,在路上花费了两天的时间,终于一路从小山村到了京城姜府的大门前。

待马车停稳,姜绾撩起帷裳,记忆里姜府的大门清晰的浮现在她的眼前。

依旧是朱红色的大门,不过比起十年前她和娘离开时,沉旧了一些。

管家小心翼翼的摆好马凳,恭敬道:“老爷,到了,该下车了。”

姜堰缓缓睁开了眼睛,沉声道:“知道了。”

他抬眼看了看姜绾,姜绾一双略显红肿的杏目低垂,一身的缟素刺痛了他的眼睛。

“既然已经回府了,这身衣服就不要再穿了。”

姜绾抬起头来,柔声却坚定道:“我娘新丧,守孝期限未满,我是不会脱下这身衣服的,如果爹觉得不合适的话,不如将我送回去,等期限满了再来接我。”

“罢了。”姜堰无奈的摆了摆手,没想到姜绾和她娘一样都是如此倔强的脾气。

下了马车,姜堰久坐腿脚有些麻了,踉跄了一下,姜绾见状,连忙伸手去扶,姜堰抬头看了她一眼,重重的叹了口气。

姜绾站在姜府的门前,她还记得十年前,她和娘离开时,走的是侧门,因为爹说娘上不得台面,只能走侧门。

她定定的出神,直到姜堰走到了她的身旁。

“怎么不进去?”

姜绾顺从的低下了头,下定了决心似的,朝一旁的侧门走去。

“从正门进去。”姜堰沉稳的声音从身后叫住了她,“你是我姜家的嫡女,自然是要走正门的。”

“姜家嫡女”四个字重重的落在了姜绾的心上,她抬起头来,随即莞尔一笑道:“是。”

姜府外天高云淡,是个万里无云的好天气,可当姜绾的左脚跨进大门的门槛时,府内的天气却骤然一变。

姜府别院。

派去打听消息的丫鬟战战兢兢的跪在地上,把刚才看到的一幕一五一十的复述了一遍。

“当真?”尖细的女声尾音扬了扬,听起来格外的不甘心,“老爷让那个乡野丫头走了正门?”

“老爷说姜…大小姐是嫡女,理应走正门。”丫鬟埋着的头又低了一些,几乎贴在了地面上。

“啪!”

苏氏一巴掌重重的拍在了桌面上,跪在她面前的丫鬟吓得一个激灵,单薄的身子抖得如同筛子一般。

她的两道秀眉紧紧的拧在了一起,恨得几乎将一口银牙咬碎。

“去把二小姐给我叫过来。”

丫鬟得了命令,仓皇而逃,苏氏的脾气一向不好,上次发怒失手打死了一个小厮,那恐怖的一幕至今还在她眼前历历在目。

不一会儿,苏砚心就极其不耐烦的出现在了苏氏面前。

“怎么了,娘?这么着急叫我过来?”

苏氏看着苏砚心这副毫不着急的模样,就气不打一出来,忍不住数落道:“你说怎么了?姜绾回来了,而且,就在刚刚,走的还是正门!”

一听这话,苏砚心摆弄指甲的动作也停了下来,脸上浮起了嫉妒的神色,“凭什么?她不过就是一个粗鄙丫头,有什么资格走姜家正门?”

姜家的正门,不是谁都有资格走的,苏砚心就没有资格。苏氏是苏枕秋的妹妹,姜堰发达后,她就借着机会爬上了姜堰的床,还怀上了苏砚心,后来更是将苏枕秋和姜绾一同赶出了姜家的门。

可这十年她也并没有好日子可过,姜堰为官之后,自然是在意名声,纳了苏氏为小妾,却不肯承认苏砚心的身份,苏砚心虽然得以就在姜家,却只能跟母亲的姓氏,下人们平时里恭敬的叫一声“二小姐。”

“我只恨动作慢了一步,当时老爷收到了苏枕秋的信,就该提防着,应该派人在山里的时候就弄死这个女人!”苏氏漂亮的眼睛里闪着狠毒的光。

苏砚心却还耿耿于怀着姜绾走了正门的事情,“娘,你总要想想办法啊!”

苏氏心里自然打好了小算盘,姜绾刚回姜家,一切都还不熟悉,就应该趁现在将她赶出去,不然日后她在姜家呆的时间长了,根基稳了,再想将她赶出去就晚了!

苏氏勾了勾手指,一旁的贴身大丫鬟会意的将耳朵凑近了,苏氏低语了几句,大丫鬟匆匆离开了。

“娘,你做了什么?”苏砚心眨着大眼睛,不解的问道。

苏氏勾了勾唇角,露出一个自信满满的笑容,“这你就不用担心了,一会儿,你从我房里挑几件东西给姜绾送去,不用挑太好的,反正她一个粗鄙丫头,自然也是有眼无珠的。”

苏砚心会意一笑,唤了身后的一个丫鬟,就一起去挑东西了。

另一个别院里的姜堰对苏氏母女策划的一切还一无所知,此刻她正坐在西厢房的床上,出神的望着地面上窗棂透过来的阳光的影子。

姜绾遣退了要帮她铺床的丫鬟,她更习惯自己动手收拾。人多了反而让她觉得不自在。

从前也好,如今也罢,上一世如此,这一世亦是,自从娘走了之后,她就一直是一个人活在这个世上。

“娘…”姜绾唇角开阖,低声喃喃道。

每当她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她就会很想娘。

想到这,姜绾愣了一下,连忙从宽大的衣袖里掏出一样东西来。

第五章线索

这是娘生前留给她的唯一的东西,姜绾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本书,纸张已经泛黄。

姜绾看了看,知道这就是娘亲说的找到绣谱的线索,绣谱是绣坊里传下来的最宝贵的东西,正是凭借着绣谱,娘才绣出了那幅《锦绣山河图》,这也是上一世苏砚心最想要得到的东西。

当初她们母女被赶出姜家的时候,有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娘不肯交出绣谱,而是早都将它偷偷的放了起来。

否则,他们可能早都被苏砚心那对母女给杀了,那还能活到现在。

下意识的,姜绾将它攥的更紧了。

地上阳光的影子逐渐消失了,窗外的天慢慢沉了下来,暮色氤氲进了屋里。

“咚咚咚。”

敲门的声音突然响起,姜绾被吓了一个激灵,她很快回过神来,镇定道:“谁?”

“大小姐,老爷让我叫您去前厅吃晚饭。”

原来是叫她吃饭的丫鬟。

姜绾松了口气,应声道:“知道了,马上就去。”

她握紧了那本珍贵的书籍,站起身来,目光四处寻找,要找到一个足够安全的地方,来放置它。

时间紧迫,丫鬟还在外面等着,姜绾只好暂时将书籍放到床里面的承尘之下。

“走吧!”

拉开门,姜绾神色冷淡的对丫鬟开口。

丫鬟连多瞧一眼姜绾都不曾,不屑的别开眼,直接朝前厅的方向走去。

姜府很大,跟之前她住的那间村中的破屋子一比较之下,简直天壤之别。

可是这些,看在姜绾的眼中,却完全不如那屋中的一道尘埃。

这些年,看来他这位父亲在朝中混的还算不错,当年用她娘绣的《锦绣山河图》得到皇帝的赏识,如今十年过去,却还能保住这五品官员的位置!

“到了,前面就是,大小姐,里面请吧。”丫鬟把她送到了前厅的门口,就转身离开了。

姜绾抬头,并没有错过那丫鬟眼中的鄙夷与不屑。

看来是这十几年来,早已经认了那苏氏为主子,自然,也不会将她以后“外来的”给放在眼中。

姜堰说是给她“嫡女”的位置,还让她走了正门,殊不知,这些,在府中下人的眼里,根本也不算什么。

平日里谁的话说的算,这些人自然心里权衡的清楚,对待她一个小姑娘,不当面挤兑,已经算是仁慈。

“爹。”

走进厅中,姜绾不卑不亢的对着姜堰弯身,抬眼的瞬间,却瞧见了也同样坐在一张桌子上的苏氏跟苏砚心。

姜绾眼底幽芒一闪而过,那种恨几乎要溢出她的双眼,翻滚出眼角,可想到了她娘,姜绾还是暗自咬紧了牙关,对着苏氏那边温吞的点了点头,敛下眼眸。

“过来坐吧。”

姜堰看到她,眼里的神色,还有心中的感情,都在翻滚不休。

这么多年过去,他不是没想过要将人接回府,可是苏枕秋的个性,姜堰知道,她是永远都容不下自己眼里有一点儿沙子的。

既然十年前,他已经背叛了她,那么十年后,苏枕秋也一样不会原谅他。这一点,姜堰务必清楚。

苏砚心见到姜绾居然连看都不看她这边一眼,只是面容平平淡淡的就做到了她父亲的下首位置,苏砚心终究还是没能沉住气,恶狠狠的看着姜绾。

“姐姐,这么多年在外面,辛苦了。”苏砚心眼中全是怨毒,面儿上却不显露一丝一毫,主动同姜绾打招呼。

对于她现在坐的位置,苏砚心其实早已经望眼欲穿。

姜绾却只是微微低着头,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等着姜堰说动筷,却并没有抬起头来,看向主动跟她说话的苏砚心。

姜堰就坐在桌子的主位上,旁边就是苏姨娘,下首坐着她的亲哥哥姜清怀。当看到姜清怀的那一瞬间,姜绾还是难免陷入回忆的动容了。

前世,姜清怀就是因为她,才惨死在苏姨娘的算计中。苏姨娘为了让苏砚心取代她的位置,几乎无所不用其极。甚至……

姜绾想起了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很快捏紧了自己的双掌,藏在袖子中,她对于苏姨娘母女的态度,可谓冷漠至极。

苏氏看见姜绾竟是连叫一声人都不肯,心中很不悦。脸上却笑着,主动对姜绾关怀:“绾绾,这些年,姨娘知道你在外面受苦了,所以,今日听老爷说要接你回来,姨娘真的很开心。”

“来,这些都是你小时候最爱吃的菜,你多吃点。”苏姨娘拿起筷子,主动帮姜绾布菜,一脸的慈母模样。

姜绾却看着她一脸假惺惺的态度,一双幽冷的眼睛更加的冰寒了。

她抬头望着苏姨娘,完全没有任何动容,嘴角轻轻的扯动了一下,觉得她实在滑稽得很。

当年,若不是因为她勾了她父亲姜堰,她父亲也不会赶走了她跟娘。她娘现在兴许还金尊玉贵的活在姜府,他们母女,也就不至于这么多年过去,还住在那村中的小破屋中,风吹雨打。

她娘的身体,就是因为这些年的幽思绵绵,积劳成疾。明明那一双绣花的巧手,最终却活生生给磨出了茧子,再也不能碰刺绣。

可这女人居然还在她面前舔着脸的说什么“开心”?

谁开心?

姜绾脸上露出抹讽刺的笑,嘴唇蠕动了两下,终究还是没有多言,只微微别开头去,并不领苏氏的情。

“绾绾,不可无礼!”

姜堰见此,当下低声呵斥姜绾:“这里是姜府,你既已回府,便要遵守姜家的规矩。坐在对面的是你的姨娘,你不可失了礼数,要懂得尊敬自己的长辈,见面叫声姨娘!”

“她算吗?”

姜绾抬起自己倔强的小脸来。

“你……”

姜堰看着她,心中有些气闷,可什么狠话都说不出来。

这是他亏欠了苏枕秋母女的。当年的事情,姜堰自然也愧疚万般。否则,也不会至今还留着正室的位置给苏枕秋,姜绾,也依旧是他姜家嫡女。

苏氏瞧着,当下也有了理由借题发挥,很快蹙起眉,对姜堰说道:“老爷,你看这绾绾,是不是在外面待得久了,性子也养野了!这若是日后被别府的老爷跟夫人们知道,可怎好说媒啊!”

第六章哥哥

苏氏假装替姜绾担心,眼底的恨意却是丝毫不减。她完全将姜绾给看成了眼中钉,肉中刺。

这回,没能提前截到苏枕秋来信,她着实悔恨。

当年那般费尽心思,她才将这对母女给赶出姜家,谁知道,十年过去了,姜堰却依旧还是不肯把她扶正,她的女儿,也还是跟着她的姓氏为苏,这一点,尤其让苏氏感觉到心里不平衡。

她现在看着姜绾,明面儿上不显山不露水,内心里却早已经盘算好了,定然不可能让这死丫头久留姜府,抢占了她女儿的位置。

姜绾听到苏氏居然还有理了,对于她当年做出的那些个不要脸的事情只字不提不说,反过来数落她的不是,姜绾只是微微一笑,重活一世,她决定再也不让自己表现出懦弱的一面。

“姨娘?”

姜绾转回目光,一双幽冷的眼瞳就这样看着对面一脸扭曲的苏姨娘说:“我一个嫡出的小姐,为何还要对一个根本无名无分的女人毕恭毕敬?父亲,依着我朝律法,苏姨娘见了我好像还要反过来见礼才是?”

“你说什么?”

苏姨娘听到她这句话,原本以为小姑娘家家,不过也才十六岁,还没及笄呢,怎可懂得那些个繁文缛节。

谁知道,姜绾之前的默不作声,全都是装的,现在这番话说出来,俨然就是在打她的脸面。

姜堰不得已,也只好从中调解:“好啦!绾绾才刚刚回府,很多规矩还要重新教起,你跟个孩子置什么气?”

“可是,老爷,这话也不能这么说吧?”苏氏听出来姜堰并不想要在用膳的时候继谈论这个话题,明摆着敷衍呢,脸上的神色也很快降温。

刚开始还能装的大度些,假惺惺的关怀姜绾,在姜堰的面前表现出得体的一面。现在瞧着,那些个什么慈母爱,大度接受姜绾回府的心情,完全在苏氏的脸上瞧不见了。剩下的,只有对姜绾弄弄的厌恶。

姜绾也毫不在意,只是那般乖巧的坐着,等待姜堰发话。

姜堰深深的看了她几眼,没再多言,直接对在座的家眷吩咐:“开饭吧,食不言,寝不语。这是咱们姜家的规矩。”

他一脸的严肃,说这句话的时候,是对着姜绾的。

姜绾点点头,等到姜堰开动了,她才静默的用饭,再也没有多瞧苏姨娘与同样一脸难堪的苏砚心一眼。

时隔多年,姜清怀再次看到自己的亲妹妹,眼里心里都是激动。不过,这些年来跟苏氏相处下来,苏情怀早已经养成了按兵不动的性子。无论何时何地,他都不会将自己的情绪,完全展现在苏氏的眼皮子底下,只想着,过会儿,定要好好跟姜绾叙旧。

一顿饭鸦雀无声。

饭后,苏姨娘带着其女苏砚心先行离开了前厅。

姜绾则留下来,按着回府的规矩,主动从丫鬟的手中接过茶杯,将泡好的茶水,递到姜堰面前:“爹,喝茶。”

她的身上,没有一丝一毫乡野丫头的粗鄙,不稳当的动作。从始至终,都表现的很安静,一句废话不多说。

姜堰虽然对于之前她顶撞苏氏的事情,心中还是有些不满。不过,看着现在的姜绾,素颜还是满意的点点头,绷着一张脸,将她手中的茶杯接过:“好!今后,你便是我姜家的嫡女。绾绾,回到姜家,切记,日后一切形式都不可再鲁莽,要懂礼貌,尊敬长辈。其他的,我之后会让府里的嬷嬷慢慢教你。”

“是,女儿一切都听爹爹安排。”

姜绾咬紧牙关,眼中的冷意无时不刻的环绕在眼睑之下,她却表现的很好。无论是面对姜堰,还是苏氏,都没有让自己成为笑柄。

同样也没有离开,打算多看看姜绾的姜清怀,发现姜绾虽然离府这么些年,身上的骨气还是那么挺直,并没有携带回乡下的土里土气,即便态度冷了些,可这对于姜清怀而言,不过是在正常不过的反应。

他现在的心情,就跟姜堰是一样的,都很吃惊于姜绾身上所散发出来独特气质,还有她一身的傲骨,完全不似乡下养出来的孩子,姜绾做什么,都是那样的落落大方,不卑不亢。

姜堰满意的点点头:“好了,时候也不早了,你也早些回去歇着吧。今后在西院住着,有什么需要或者不懂的,你直接询问身边的丫鬟便是。”

“是!”

姜绾再次微微欠身,眼眸抬起来,不舍得看了眼姜清怀那张温润的脸庞,转身离开了厅中。

姜清怀见厅中只剩下他跟父亲,脸上激动的神色也总算是展现出来:“爹,这回妹妹回来,我想多陪陪她,我还想送她一些小礼物。”

姜堰脸上依旧是严肃的表情:“你千万不要把她给宠坏了,这些年,是我亏欠了她们母女。怀儿,你平时跟你妹妹多多相处,一定要时常告诫她,莫要再念着以前的那些往事。”

“毕竟往事已矣。她多学些大家闺秀该会的东西,做一位称职的高门嫡女,也才不辱没我姜家门楣。”

“是!”

“儿子定会多多提点着妹妹一些,希望爹您不要对妹妹今日的表现动气。”

用晚膳的时候,姜绾对待苏氏的态度,姜清怀当然也看在眼中的。

这会儿,姜堰会跟他私下提出这些要求,姜清怀也并不意外,只是眼底的暗芒一晃而逝,这么多年都忍了,当然,也不会在护着一时半刻。

重要的是,他的绾绾终于回来了!

姜绾也正在想着姜清怀的事情,不过,却是她重生之前的那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姐姐!”

苏砚心见到她竟然就这样从自己的身边走过去,跟没有看到一样,心中不悦,面上却笑着,主动走过去,再次讨好的让丫鬟将早就准备好的礼物呈上:“姐姐,这是今年城里头最流行的款式。听闻姐姐要回府,妹妹特意让人给你定做的,姐姐看看,喜不喜欢?”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