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箐箐魏萧衍小说且以余生共白首全文完整章节

柳箐箐魏萧衍小说且以余生共白首全文完整章节

且以余生共白首

更新时间:且以余生共白首七月暖风来源:wyy

主角是柳箐箐魏萧衍的名称为《且以余生共白首》,这本小说是知名作者七月暖风写的一本古言奇幻风格的小说,小说中内容说的是:虽然我们的一开始是如此的不堪,柳箐箐:放开我,你这个恶魔,求求你,放我走,好不好。魏萧衍:休想,好好待在我身边不好吗quo......

《且以余生共白首》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四章如此“喝咖啡”

看着他温柔浅笑,和佣人们简单对话,站在一旁的柳箐箐突然发现,这个魏先生其实也不冷冰冰,他能关心到花园里花的长势,证明他心细。

他记得佣人的生日,还送给佣人礼物,这些细小的细节全都被柳箐箐看在眼里,看来自己真的是捡到宝了,这样高薪的一份工作,这样好的一个主子,她以后的日子应该不会难过了。

想到现在躺在垃圾篓里的辞职信,柳箐箐忍不住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幸亏没有辞职,不然她到哪里去找这么好的工作?

薪水高!工作时间自由!

一切都是最好的状态,这让柳箐箐十分的开心,看来老天还是眷顾自己的。

眼看着时间快要到十点了,陈叔说先生十点的时候,是一定要喝一杯猫屎咖啡的,咖啡就在厨房,陈叔甚至都交代了这咖啡到底该怎么做,糖和奶的比例,以及熬住的时常,都格外的精准。

忙活了老半天的柳箐箐终于把咖啡弄好,她小心翼翼的端着咖啡,来到先生门前,“魏先生,是我柳箐箐,我来跟您送咖啡了。”

听着房门中传来一声,“进。”

柳箐箐推开门,入目的是素白的天地,魏萧衍的房间格外的冰冷大气,看起来一点人情味都没有,听到柳箐箐进来,魏萧衍头都没有抬,他翻看着手肘下的文档,淡淡的说道:“把咖啡端过来。”

听到他的声音,看着他伸出手,柳箐箐点点头,来到魏萧衍的身边,把咖啡放在了他的手里,魏萧衍将咖啡放在桌子上,他抬起头,微微眯着眼看着柳箐箐,嗅着她身上传来沐浴的香味,不刺鼻却格外的好闻。

他问道:“你洗过澡了?”

柳箐箐点点头,因为身上出了点汗,她也就简单的冲了一下,记得陈叔说过,先生对味道很在意,他不喜欢身上有味道的佣人。

因为听了陈叔的话,柳箐箐这才洗了个澡。

魏萧衍点点头,“很好。”说着,他一把拉过柳箐箐的手臂,将她一下子带入到他的怀里,魏萧衍强迫着柳箐箐坐在自己的腿上。

柳箐箐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紧接着柳箐箐就失声尖叫:“魏先生你干什么?你放开我!”

魏萧衍森冷一笑,“我要喝咖啡。”说着,他另外的一只手端起咖啡,将咖啡缓缓的倒入柳箐箐的上衣内。

微烫的感觉让柳箐箐的身体不自觉的瑟缩了一下,还没等柳箐箐疑惑的时候,魏萧衍撕扯开柳箐箐的衣襟,他埋首在柳箐箐身前。

这样的‘喝咖啡’,柳箐箐是第一次知道。

她推拒着魏萧衍的头,“魏先生你干什么!不要!你不要这样!”

一杯咖啡,一点点的淋在柳箐箐的身上,她身上的衣服被撕扯殆尽,柳箐箐挣扎的再厉害也无法从他的身上起来,魏萧衍的力气特别大,大的让她无法逃脱。

身前一片狼藉,咖啡的醇香飘散在两个人之间,魏萧衍的呼吸微微有些急促,他扶住柳箐箐的脸,含着最后一口咖啡,张口咬住柳箐箐的嘴唇,将一口咖啡强势的灌入她的口中。

他轻吮着自己的唇角,笑容极为邪魅和放肆,和他的温柔形成鲜明的对比。

柳箐箐看着魏先生这样,她怕极了,“魏先生,就到这里吧,我只是您的佣人,不是情人,求你就放过我吧”看着她眼底的哀求。

魏萧衍冷声一笑:“在我这里,佣人就是情人,没有任何区别。”

“不,不要,我不要。”

柳箐箐用力的想抽回手。

魏萧衍讨厌女人在这种事情上不专心。

她不好好的把心思放在现在这里,却想着昨天晚上的事情,若昨天晚上不是他,这柳箐箐在他身下,也能想到和其他男人的事情?

越是这样想,魏萧衍越是生气,原本他还温柔,可到后来,他越发的残暴,柳箐箐本想努力坚持,可不知道过了多少次,在最后灭顶的白光之中。

柳箐箐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便昏死了过去。

魏萧衍没有向往常一样起身,洗澡,换上衣服然后离开这里,他眯着眼睛看着大汗漓淋沉睡中的柳箐箐。

柳箐箐努力睁着眼睛,她伸手紧抓魏萧衍的手臂,“你憋跑我一定告,一定告你”

这样嘟嘟囔囔的说着柳箐箐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五章奇怪又神秘的房间

柳箐箐努力睁着眼睛,她伸手紧抓魏萧衍的手臂,“你憋跑我一定,一定告你”

说着柳箐箐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在身体如散架一样的酸疼之中,柳箐箐睁开了眼睛,入目的却是魏先生好整以暇的笑容,他玩味的看着柳箐箐。

见他似笑非笑的模样,柳箐箐猛地坐起来,感受着身体的酸疼,她的眼泪一下子就控制不住的落了下来,“你个恶魔!你个混蛋!我要告你!”

她拿起枕头,猛地往魏萧衍的身上砸去。

魏萧衍单手接住她丢过来的枕头,好笑的看着生气的柳箐箐。

而正在气头上的柳箐箐又忍不住吼道:“我来是做女佣的,不是做床伴的!你这样对我,你会下地狱的,你个混蛋!”

柳箐箐说着就想爬起来。

可当她正要站起身的时候,见自己的身上没穿衣服,她惊呼一声,又连忙用被子裹住自己,“魏先生!你!”

魏萧衍轻笑一声,他神情略有些玩味,“你难道不知道贴身女佣的意思?”

见柳箐箐茫然的神情,他又解释道:“贴身女佣,顾名思义,就是身体相贴的来服侍我,衣食住行我无需你操心,唯有身体的需求需要你。”

他的指尖落在柳箐箐的软唇上,柳箐箐张口咬住他的指尖。

疼痛让魏萧衍收回手,“合约上写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可没有人强制你签字,是你自己心甘情愿的,又从我这里装什么清高?”他的话,刻薄刺耳。

柳箐箐一脸茫然,她忍不住吼道:“不!不可能!不是这样的!”见柳箐箐不见棺材不掉泪,魏萧衍慵懒的起身,从抽屉里拿出一份合约。

这份合约,正是那份月薪五万的合约,柳箐箐惊慌的翻看着合约中的条款,果然从最后的部分,看到了最后两句话。

“柳小姐任职期间,需负责魏先生所有的需求,包括生理方面的。”

“此合同虽约定一年,可签署期却为终身,只有甲方魏先生单独解除合约,合同才作废。”

看着这两行字,柳箐箐的脑袋嗡一声。柳箐箐忍不住想撕掉合同,魏萧衍眼疾手快的从她手中把合同给收了回来,“柳箐箐,在这别墅里呆着等我回来,其他哪里都不要去。”

说完,魏萧衍起身,他赤衤果着身子走向浴室。

柳箐箐看着这个男人,他完美着,却也邪恶着,只是柳箐箐想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看上自己?

不过一个小时,魏萧衍穿着西装皮鞋,站在镜子前,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一旁的柳箐箐低声嘲弄道:“穿着人模人样的,可是这皮囊包裹的是禽兽。”

魏萧衍侧过头,看着柳箐箐愤怒的神情,他一步一步的走到柳箐箐的床边,看着她惊恐的后退,魏萧衍邪邪一笑,他伸手用力的捏住柳箐箐的下巴,极为暧昧的亲吻了一下她的唇,

柳箐箐却猛地一挥手,打的魏萧衍的脸颊往旁边侧了一侧,魏萧衍眼神狠戾的看着柳箐箐,他捏紧柳箐箐的下巴,“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紧接着,魏萧衍咬住她的下唇,到头来换了一个热吻,魏萧衍这才心满意足的起身,他用指尖轻轻的擦擦自己的唇,看着柳箐箐唇角的血迹。

他冷哼一声,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

一时之间,偌大的房间之中,变的格外的安静,只剩下柳箐箐啜泣的声音,不管怎么样,她要离开这里,这里的工资再高她也不要干了,和这样的一个恶魔生活在一起,迟早她柳箐箐得疯掉。

想到这里,柳箐箐连忙爬起来,她捡起地上的睡衣裹在身上,她光着脚打开门,见佣人们忙碌着,她快速的跑到门口,陈叔抬着头,看着柳箐箐慌不择路的样子,他起身,面无表情的来到柳箐箐的面前,“柳小姐,回房。”

“我才不要!这姓魏的简直就是一个禽兽!我不要!你们放开我!我不要留在这里,滚开!”柳箐箐见陈叔阻挡着自己离开别墅,她推搡着陈叔。

陈叔见要治不住柳箐箐,他对着身边的几个佣人喊道:“拦住她。”

几个佣人冲上来,一帮人牵制住柳箐箐,柳箐箐怎么挣扎都挣扎不动,大约是因为挣扎的太过厉害,她的睡衣松散,她身上青紫色的痕迹落入大家的眼中。

佣人们微微讶异,唯独陈叔一脸的平静。

“把她送到房间里去。”陈叔淡淡吩咐,几个佣人拖拽着柳箐箐往二楼上走去,柳箐箐却忍不住哭着喊道:“你们这样做会下地狱的,你们这帮恶魔,为什么要助纣为虐!放了我,求求你们放了我!”

陈叔背过身,听着柳箐箐喊的声嘶力竭,可是他没有办法,只要是魏先生要做的事情,不管是什么事情,他都会去完成。

当柳箐箐被佣人们按着进入房间的时候,其中一个佣人到底还是于心不忍的说道:“柳姑娘,您还是死心吧,这里是逃不出去的。”

另外的一个佣人捅了捅说话的这个佣人,两个佣人快速的退下去。

柳箐箐不懂佣人的意思,她推开门,见大家在一楼,基本上守在门口,她又看了看窗户,窗户都是死死封闭住的,陈叔看着她寻找着出口,他轻嗤一声。

转悠了一个上午,柳箐箐真的都要气馁了,因为赌气,柳箐箐一天也没吃什么东西,她扶着墙想往自己的房间走去,眼看着就要到了中午,突然柳箐箐感觉一个门,吱呀一声打开来。

柳箐箐哎呀一声,就顺着半掩的门摔了进去,她揉着自己的胳膊,低声说道:“好疼”当柳箐箐抬起头的时候,却突然发现这里

简直比人间仙境还要美丽,入目的是极为奢华的一处房间,巨大的吊灯折射着灿灿的光芒,四处摆放着精美的瓷瓶,墙上的壁画修饰着这个地方格外的美丽,窗边摆放着不少的绿植,窗户开着窗户,清风吹来,带动着花香,这里好美好美。

第六章来人,救救我

而最让柳箐箐惊讶的是,在她视线的前方,是一张由水晶做成的大床,在床上似是躺着一个人,柳箐箐想到可怕的魏萧衍,又看到这里睡着的人,一时间,魏先生是杀人犯的结论,让柳箐箐吓了一跳。

她强忍着心头的恐惧一点点的往床边走去,可当她看清楚床上的这个女人的时候,柳箐箐倒抽了一口凉气。

她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漂亮的女人,她的美,堪比瓷娃娃,她皮肤雪白,唇不点而朱,她穿着一条雪白的裙子,在她的身边摆放着大的小的洋娃娃,在床头的部分有好多水晶的饰品。

她就是像是童话里沉睡的公主,见她还有呼吸,柳箐箐想救她,她摇晃着这个沉睡的女子,“姑娘,你醒醒,姑娘!”她喊的快,动作也越发的激烈。

这个人,不会是被魏先生给毒死了吧!想到这里,柳箐箐心里越发的害怕,她要报警,当她颤抖着拿出手机的时候。

突然自己的手腕,被一个人大力的握住。她转过头,一脸茫然的看着突然出现的魏萧衍。

魏萧衍一脸的森冷,“你在这里做什么?”

柳箐箐连忙爬起来,她挣脱开他的禁锢,“魏先生,你杀人了?”

看着她眼底的震惊和恐惧,魏萧衍不敢去看床上的那个女人,他转过身,拖拽着柳箐箐,带着她跌跌撞撞的走下楼梯,又从别墅一侧往地下室走去。

“你干什么你放开我!你要干什么!你放开我啊!”柳箐箐的心头涌起一抹不详的预感,她吞吞口水,看着魏先生如此的生气,她越发的害怕,却还是忍不住挣扎的说道:“你干什么?你放开我。”

“哎呀。”柳箐箐被他推搡到一间密室里,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柳箐箐,“看来不给你一点教训你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说完,他转身,关上了密室的门。

偌大的密室之中,一点光芒都没有,柳箐箐趴在地上,她站起身来想去打开门,不知打她碰到了什么,突然密室之中传来了锁链的声音,还没等柳箐箐反应过来,脚踝上多了两个铁环,“这是怎么回事?”

柳箐箐连忙蹲下来,想解开脚踝上的铁环。

可还没等她解开,手腕上就多了两个铁环,在她一声惊呼中,她的身体被悬挂起来,柳箐箐呈一个大字型挂在半空中。

她越是挣扎,手腕脚腕就越是疼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是要死了吗?想到沉睡的那个女人,柳箐箐的心底涌起一种极为害怕的情绪,她真的怕她会死在这个地方。

“喂!来人啊,救救我我喂。”柳箐箐越喊越是无力,她垂下头,眼泪啪嗒啪嗒的落在地上。

“快来人救救我啊救救我!”柳箐箐用力的挣扎,房间中锁链碰撞的声音格外的杂乱,柳箐箐像是疯了一样,用力的挣扎着锁链,伴随着她的挣扎,锁链越发的紧致,又将她的身子牵扯的格外的开。

突然,在房间一角,传来嚓一声。

漆黑的房间中,火柴的微光,映衬着魏萧衍的脸,格外的阴森恐怖。

柳箐箐颤抖着唇,她哆嗦着问道:“你,你你你要干什么?我告诉你杀人可是犯法的,焚尸也是犯法的”柳箐箐的脑海中已经脑补出来自己n种死法了。

他笑容阴森可怕,一步一步逼近柳箐箐,“人,应该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一定的代价。”魏萧衍点燃手上的蜡烛。在烛火的光芒下,魏萧衍看着柳箐箐楚楚动人的神情,他伸手,轻轻的擦掉她眼角的眼泪。

感受着他的温柔,柳箐箐忍不住别开头,不想让他再碰自己,“姓魏的,你赶紧放了我,我不要做什么贴身女佣了,这工作我也不要了,你爱找谁找谁!”

魏萧衍眼神阴鸷,“不要了?你有什么资格不要?”

他强迫着她抬头,魏萧衍抵住柳箐箐的额头,“柳箐箐,你要是乖乖听话,该有多好。”

魏萧衍慢条斯理的靠近柳箐箐,他的薄唇落在柳箐箐的唇角,而只是轻微的触碰。

柳箐箐就相当强烈的别开了头,看着她的任性,魏萧衍觉得颇有意思,你越是不想让我碰你,我偏要碰你。

他阴险的勾唇,轻轻的咬住柳箐箐的下唇,柳箐箐转过头,直接狠狠的咬住魏萧衍的嘴唇,她的眼底残存着执拗,看着她眼底的恨意,魏萧衍丝毫不在意。

两个人谁都不愿意松口,很快,血液染红了两个人的嘴巴,柳箐箐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你休想再碰我一次!”

魏萧衍后退两步,他抚摸着自己的嘴唇,这死丫头咬就是了,竟然还敢咬破他的嘴唇,感受着丝丝缕缕的疼痛。

看着她的倔强,看着她眼底的狠辣,这样的女人,比起温顺的小绵羊,格外的有味道。

魏萧衍好笑的歪头,他看着柳箐箐说道,“最好记住我,一辈子都不要忘记。”说着,他放下手中的皮鞭,来到柳箐箐的面前。

柳箐箐见他迎上来,她呸了一声,魏萧衍侧过头,他眼底的怒气越发的强烈和明显,猛地,魏萧衍掐住柳箐箐的脖子,“你这个女人,每次我想好好宠爱你的时候,你总是和我做对。”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