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紫瑶墨奕寒是什么小说

苏紫瑶墨奕寒是什么小说

星月迢迢不复君

更新时间:星月迢迢不复君有钱姐姐来源:QR

古代言情小说《星月迢迢不复君》,讲述主角“苏紫瑶墨奕寒”之间的爱恨纠缠,金牌作家“有钱姐姐”倾心编写,又名《星月迢迢不复君》,小说故事简介:青梅竹马的感情,在权势面前脆弱的不堪一击。大婚之日墨奕寒迎娶侧妃,王府中从无她的立足之地,苏紫瑶看着仇人之女小人得志,却无法为家人报仇。爱的多浓恨的多深,从此后她只为复仇而生!...

第8章 代价

“王爷果然疼爱妾身。”柳若惜娇柔的开口,伏在墨奕寒的胸口,落在苏紫瑶身上的目光,却是充满嘲讽。

苏紫瑶心绪不宁,欢快的曲调弥漫着哀婉之感。

柳若惜不时的挑出错处,苏紫瑶只得咬着粉唇,含泪弹奏着一首又一首的曲子。

昏迷了两日,头上的伤没好,又有高热的症状。

苏紫瑶坚持弹奏了一个多时辰,手指早已磨破,鲜血顺着琴弦滴落。

但凡懂得琴艺之人都明白,苏紫瑶再不停下来,这双手便废了。

可墨奕寒不做声,柳若惜视而不见,苏紫瑶便只能继续弹奏下去,直到十指疼的麻木,曲子破碎不成调。

‘咚’!

苏紫瑶栽倒在古琴之上,下一瞬便跌落在地,厚重的琴身砸在她腰间。

恰好,此时白慕从园外走进来。

听了不到一首曲子的白慕,见状便走到苏紫瑶身边,嘴里说着打趣的话。

“哟!我这张脸没那么吓人吧?怎么王妃看到我就晕倒了呢?”

墨奕寒连眼帘都不曾抬一下,继续品尝着美酒。

见白慕去为苏紫瑶诊治,柳若惜脸上的笑容凝结住,眼中散发着冷意,暗骂道:这个该死的白慕,总出来坏本侧妃的好事!

“呀!可怜见的,这双手都成这样了,还好遇到本神医,否则非得废了不可。”白慕说着,便踢开了古琴,就地为苏紫瑶包扎。

“晦气!”墨奕寒一甩衣袖,嫌恶的视线落在苏紫瑶身上,吩咐道:“把琴烧了,让人好好清理一下地上的血迹,别脏了这同心园!”

“妾身恭送王爷。”柳若惜不舍的起身,却并未出言挽留,视线冰冷的落在苏紫瑶身上。

“死不了就带到书房去,既然敢求本王,就要准备好付出代价!”墨奕寒起身,大踏步离去。

“真是够无情的。”给苏紫瑶上了药,白慕将人抱起,便要跟上墨奕寒,自始至终不曾看过柳若惜一眼。

看着白慕哼着小曲,带着苏紫瑶如若无人般的离去,柳若惜恨声道:“敢无视本侧妃,迟早要你付出代价!”

安置好苏紫瑶之后,白慕来到书房,看着一脸冷漠的墨奕寒,无奈道:

“师兄倒是能稳得住,就不怕再任由那女人作下去,会要了那丫头的命?”

墨奕寒缓缓抬头,深邃的目光落在白慕脸上,半晌方才开口道:“你倒是关心她。”

“师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怀疑我别有用心?”白慕气的站起身来,在书房里踱步。

墨奕寒沉寂的眸子落在门外,并不回答白慕的话,好似对他所说的一切都不感兴趣一般。

白慕自小跟在墨奕寒后头长大,早已习惯了墨奕寒的冷漠,倒是不觉得被冷待了。

“师兄,柳家父女都不是好东西,你这么宠着柳若惜,只怕太子那边会对你疑心的,那可是得不偿失了。”

白慕见状,不免心疼起许久不曾有过笑容的墨奕寒,到底没忍住的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今日早朝,父皇说你献治疗疫情的方子有功,想要赏赐于你。”墨奕寒收回视线,修长的手指把玩着白玉扳指。

白慕没什么兴趣的应了一声,敷衍的道:“听说御医院里的药材种类多,师兄替我争取一下,让我随便去搜罗一趟就成。”

转身之际见白慕不雅的坐姿,墨奕寒皱眉问道:“还不走?等着本王请你吃宵夜吗?”

白慕愣了一下,便飞奔出去,他才不想对着冰块脸用餐呢!

苏紫瑶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戌时初,早已过了吃晚饭的时间。

自从昏迷之后,苏紫瑶便一直没有进食,今日被这一番折腾,身子更是虚弱的很,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

“苏离,帮我倒杯水。”苏紫瑶闭着眸子,说完话后方才察觉到不对。

熟悉的味道,有利的手臂,都让苏紫瑶错愕不已。

猛地抬头,一道熟悉的身影落入眼中,苏紫瑶却因用力过猛,险些昏厥过去。

墨奕寒手臂一收,将人拥入怀中。

第9章 梦境

坚硬的胸膛磕的苏紫瑶差点落下泪了。

缓了一会后,苏紫瑶才真切的意识道,自己是在墨奕寒怀中,温暖的怀抱让她舍不得离开。

“还要靠多久?”墨奕寒冰冷的声音自头上响起,苏紫瑶下意识的哆嗦一下。

缓缓退开些许距离,苏紫瑶仰首望着墨奕寒,不知为何,今夜的墨奕寒似乎没有那么冰冷。

“奕寒哥哥,我是在做梦吗?是梦也好,我就可以和奕寒哥哥说话,问我一直想问的事情了。”

熟悉的怀抱,让苏紫瑶舍不得离开,双手紧紧攥着墨奕寒的衣襟,问出了藏在心里的疑惑。

“奕寒哥哥说过要护我一生,这辈子只娶我一个,瑶儿一直都记在心里,可奕寒哥哥都忘了吗?”

苏紫瑶哭着说话,泪水挡住了视线,看不真切墨奕寒的神色。

可苏紫瑶不敢拭泪,就怕看到墨奕寒嫌恶的神情。

“儿时戏言,岂可当真?”墨奕寒面色不改的道。

“不!”

苏紫瑶使劲儿的摇头,分不清梦境与现实的她,拉着墨奕寒的衣袖道:

“奕寒哥哥一定是忘记了,他真的很疼瑶儿!”

“疯女人!”墨奕寒脸色沉沉。

“奕寒哥哥,可不可以变成以前那个你……”苏紫瑶苍白的小脸几近透明,满是悲痛。

苏紫瑶哽咽着,双手渐渐的滑落。

墨奕寒冷漠推开她,神色闪过一抹复杂,随后,不带半分留恋离去。

“奕寒哥哥……”苏紫瑶轻声的唤着,因声音沙哑而显得破碎。

苏紫瑶捂着嘴默默流泪,这一夜注定某人无眠。

而书房之中,墨奕寒喝了两坛烈酒,方才着手处理公务,无人能参透他内心的想法。

苏紫瑶旧伤未愈又添新伤,便一直住在墨奕寒的院落中,距离书房很近,却与墨奕寒不曾有过交集。

三日后,养病的苏紫瑶寝卧外来了不速之客。

“奴婢奉侧妃娘娘的命令,请王妃去一趟同心园。”扶柳向侍卫交代了一声,便去了苏紫瑶的房间。

“去禀报王爷。”侍卫并未阻拦扶柳,但在扶柳离开之后,立即压低声音吩咐手下。

苏紫瑶所住的房间布局很简单,也没有丫头伺候着,扶柳带人进来之际,苏紫瑶正在喝药。

扶柳态度傲慢,没有半分尊敬之意。

“侧妃娘娘请王妃去同心园一聚,请吧。”

苏紫瑶动作一顿,将药喝完之后才道:“本妃乃是正妃,柳若惜若想见本妃,便让她亲自过来。”

扶柳一怔,朝身后的两个婆子递了眼色,皮笑肉不笑的道。

“王妃最好是配合些,被这两个婆子给绑了去同心园,只会让王妃脸上无光。”

苏紫瑶眸光一寒,却也明白自己的处境。

“带路吧。”苏紫瑶垂首,看了眼自己身上这套下人的衣裳,抬手扶了扶头上的玉簪。

片刻后,一行人来到了同心园,苏紫瑶一眼就看见了柳若惜。

她斜靠在美人儿榻上,慵懒却不失妩媚,更显诱人。

看到一身粗布衣裳,却依旧骄傲如初的苏紫瑶进门,柳若惜眸光一寒。

苏紫瑶,本侧妃倒要看看你,还能傲气多久?!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