称霸后宫洛栀韵林柔儿完整版-称霸后宫结局

称霸后宫洛栀韵林柔儿完整版-称霸后宫结局

称霸后宫

更新时间:称霸后宫夜听风雨来源:wyy

洛栀韵林柔儿是著名作者夜听风雨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这部小说可以说既有情节又有风格,非常优秀!内容主要讲述本是优秀编剧的她,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成了恶毒太子妃。太子不喜欢她,小妾欺负她,还有小人要阴她。想欺她?怕是你们想多了,编剧是你们能惹的吗?分分钟安排你们作死!古代绿茶指着她骂:你个毒妇!你......

《称霸后宫》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四章无耻!市侩!

“扑通。”

洛栀韵心中想着,屋外却传来一声闷响,她困惑走出门外,这个时间守夜的人也该回去了,圆儿也回房中,是猫吗?

推开门,洛栀韵细细打量了四周一番,静谧无人,一阵冷风吹来钻进脖颈不禁有些冷,洛栀韵裹了裹披帛正欲转身进屋,不料却被一人掩住嘴推进屋。

“谁……”

洛栀韵来不及挣扎,低沉的男生便从耳边响起,“不许喊。”

这声音,似乎有些熟悉……

洛栀韵抬眼,迎上一张令她恨地钻心的俊朗面容,洛栀韵掰开他的手,低声冷嘲道:“呀,秦王殿下怎么会深夜到访太子府,怎么,是来找做梁上君子的消遣?”

正说着,却发现他额前满是细密冷汗,似乎,还能嗅到浓浓的血腥味。

忽然,隔壁院里传来搜寻的声音,看着黑夜中一簇簇火光慢慢逼近。

洛栀韵回身要走,却被宇文靖逼到角落,他手中的短剑逼在她脖颈下,眸光中掠过一丝精利,牙缝中挤出威胁的话:“你若出声呼救,本王就杀了你!”

明晃晃的匕首直直抵在洛栀韵的脖颈下,洛栀韵怎会不怕。

她定了定神,抬手小心翼翼地将脖颈下的短剑推开,“你……你杀了我你也逃不出去,不如放了我,我帮你逃出去?”

谁知宇文靖不假辞色,手下的动作更迅速狠厉,短剑又怼回她的脖颈,“放了你?本王凭什么信你!”

院外里传来凌乱脚步声,忽明忽暗的火光照亮一片阴沉漆黑的夜空。

见他毫不动摇,洛栀韵暗骂“倔驴”,心惊胆颤地瞥了眼短剑锋锐的刀刃,双眼盈盈地望着他,一副楚楚可怜样,“你放了我,让我拦住他们,你才有办法从太子府出去,信任本就是相……”

不等洛栀韵被蛊惑,宇文靖从怀里取了一枚药丸塞进她的嘴里,一系列动作迅速连贯。

“唔……”她挣扎着,掰开宇文靖的手,立马翻了脸,哪还有柔情似水:“你个疯子!你喂我吃了什么!”

黑夜里,他犹如墨染一般的黑眸暗藏冷光,松了抵在洛栀韵脖颈下的短剑,薄唇勾起一抹淡笑,“毒药。”

洛栀韵惶然一惊,想将药呕出来,却无济于事。

宇文靖带着几分奚弄的神情看着洛栀韵,“现在,本王才觉得能够相信你,让屋外这些人都滚!”

“你……”洛栀韵当真想将这个阴险毒辣的小人掐死,偏偏现在受他挟制,自己的命攥在他手里,她也束手无策。

洛栀韵打掉门牙往肚子里咽,不情不愿推门出去,看着声势浩荡闯进别苑搜寻的侍卫,冷喝,“你们这是作甚,不让人睡觉了?”

为首的侍卫忙低眉拱手:“太子妃恕罪,今夜有刺客夜闯,我等正在缉拿。”

洛栀韵裹着披帛语气慵懒道:“既然如此就去别处抓,离我远些,动静大吵得人头疼!”

见状,侍卫长面露难色,“属下恕难从命,刺客此事非同小可,我们定要保护太子与太子妃的安全。”

洛栀韵心虚地瞟了眼屋内的男子,心下一横,掐着兰花手掩面,“你们……你们何曾将我这个太子妃放在眼里,太子爷难得今日留宿,你们还要这般是在羞辱我?若是惹了太子爷不快发难我,厌弃我,我又该如何自处……”

她说的令人心生动容,一边抽噎一边猛地推开门,纤纤玉手一指,娇嗔道:“进去吧,若是太子爷动怒要责罚,那我们便一起受罚!”

原本院内搜查的人皆是一愣。

夜色清冷,晚风中夹杂着寒意,她披着一件薄纱,身子单薄,墨语落泪惹人怜惜,那扇门敞着,却无人敢进去。

他们也怕扰了太子盛怒降罪的!

侍卫长为难,却也不敢下令再继续彻查,“太子妃息怒,是属下失礼,既然您与太子殿下安好,那属下便告退了。”

说着他又朝门边上的侍卫使了使眼色,“走,去别处搜!”

洛栀韵抽抽搭搭地站在门外目送他们离开,随后进屋合门。

一瞬,那张原本一脸悲戚的娇弱神态,目光变幻,她抬手擦了擦眼角的泪痕,冷声朝藏匿在屏风后的宇文靖道:“好了,他们走了,你可以把解药给我了。”

借着月色,宇文靖细致打量着眼前的女子,姿容决胜似水池里徐徐盛开的清荷,眼眶微红,我见犹怜。

人前一张面,人后一张面,这样的女人当真是天生的戏子!

他双手环抱胸前,面色苍白却掩不住本质的邪肆,“若是本王不给呢?”

“宇文靖你无耻,总不能因为我儿时咬过你便怀恨在心吧!”

宇文靖嘴角笑意愈发深,“本王睚眦必报,你声音这般大难道不怕太子醒来?”

洛栀韵怒目而视,眼前人哪有一丝半毫王爷做派,无耻!市侩!

她赏给宇文靖一记白眼,“香炉香料里下了些安眠的料,睡得跟猪一样!”

猪?

“噗——”

宇文靖禁不住笑出声,扯得伤口都疼,一秒疼,一秒紧锁眉头。

“呵呵。”洛栀韵半点不走心干笑,“博王爷一笑,赐个解药?”

伤口隐隐作痛,宇文靖收敛了所有表情,难得的肃穆之色,“用这样一件事儿,换洛家大小姐的命委实有些可惜。”

“嗯?”洛栀韵偏了偏脑袋,话中有话!

宇文靖不语,修长的手勾了勾,示意她上前。

葫芦里卖什么药?

洛栀韵狐疑着,鬼使神差凑了过去,男子俯身,呼吸在她耳蜗里扑散开,“我有件东西在太子府,今夜未得手,你替我去拿了!那东西……”

他的声音低沉魅惑,强硬命令的口吻,空气中弥散着淡淡的血腥味,莫名地让洛栀韵心跳漏了一拍。

见鬼!

一张古装男神脸,干着毫无人性的勾当!

事到临头,洛栀韵没有资格拒绝,穿越到这种鬼地方,她可不想还没等到回去的机会,自己便一命呜呼。

不求大富大贵,至少要地位稳固,顺风水水……哦,不,现在只有一个目标,活下去!

第五章先下手为强

心思通透,洛栀韵面不改色,平静如水,“姑奶奶答应你,不是怕了你,只不过是看你可怜……”

“好,两日后,子时。”

她给自己裱脸面,男子以从窗口纵身一跃,修长的身影如风一般消逝在夜色中……

翌日清晨,待宇文澈走后洛栀韵便命人传了府医来,府医摇摇头,只说并无大碍,可洛栀韵却不信。

“先生再瞧瞧?怎么会没有病,腹部绞痛,这胳膊上还起了红斑。”

说着洛栀韵便撩起袖摆让张府医瞧,张府医拱拱手道:“太子妃腹痛不过是胀气,身上的红点应是蚊虫叮咬,外敷药物即可。”

洛栀韵倚着茶台,心绪惆怅,若是毒如此好解,也配不上宇文靖这等阴险小人!

她没有解毒的法子,如今只能按照宇文靖说的去做,她挥了挥手遣张府医离开。

随后朝身侧问圆儿:“太子殿下呢?”

圆儿回话,“殿下一早便去上朝了,眼下不在府中。”

闻言,洛栀韵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望着院中极其明媚的艳阳,想到昨晚惊险一场不禁后怕,“圆儿,你去小厨房帮我做一碗桂花莲子羹吧!”

圆儿抬头,放下手中的茶刷笑道,“行,难得太子妃今日有胃口。”

女婢前脚一走,洛栀韵悄悄从偏院的门离开朝书房去。

赖皮王爷说,宇文澈截下一批书信,大抵放在书房,只要她盗走从兖州入京中的那封便可。

为确保万无一失,洛栀韵特意从书房后院的小窗翻了进去。

眼下宇文澈不在,书房内寂然无声,她蹑手蹑脚,宇文靖告诉她,轻轻顺着小叶紫檀的书架摸下去,隔间第六处的抽屉里,有一叠信封。

正在她觉得宇文靖诓了她时,咔哒一声轻响,书架格档里探出一个小抽屉,果真摆了一沓信封。

洛栀韵见信封还未拆,恐是宇文澈还未来得及细看,她原本拿了兖州来的书信便要走,可脚下步子一顿,心中盘算。

剩下的书信难不保不会成为宇文靖的威胁,倒不如她将这些都拿了去,他若不给自己的解药,自己以此威胁他!

主意敲定,她将书信笼统都收进袖摆,按着原路翻窗回去。

洛栀韵长吁了口气,朝小门走去,“总算是有惊无险……”

一转弯,正巧撞上站在书房门前的林柔儿。

洛栀韵不自一愣,下意识地按了按收在怀中的书信,心中狐疑,她为何在这儿……

打量的目光一转,洛栀韵注视到她手里端着的一碗乌鸡汤,心中大概明了几分,原来是为了讨好太子。

林柔儿见到她,脸色也不大好,遵照着礼仪福了福身子,阴阳怪气道:“太子妃形色匆忙是白日见鬼了?”

在这里遇到宿敌,洛栀韵心中暗道一声倒霉,但是如今手里攥着要紧东西,她可不愿久留。

正要走,瞧见林柔儿那张脸,洛栀韵心中忽地又生一计,索性往林柔儿跟前凑去,皮笑肉不笑:“妹妹看起来气色不错?”

林柔儿却不太承她的情,眼不是眼,鼻子不是鼻子的,“托太子妃的福,妾身这几日都被拘着,的确是将气色养好了!”

言辞刻薄犀利,不过人之常情,原是太子身旁最得宠的侍妾,一朝却被一个空有头衔,从无恩宠的太子妃顶了下去,任谁心里都会不快。

闻言,洛栀韵毫不动怒,反而变作歉疚之色,“妹妹难道还在怪我?与妹妹交恶从来都不我的本意。”

边说边握住林柔儿的手,不轻不重地捏了捏她指尖,眉头已经撇成“八”字,“我从未想过害妹妹,我身患顽疾也活不了多久,日后这太子妃的位子定然是太子爷心尖人的来做……”

活不久?

林柔儿想笑,就要推开洛栀韵,却见她挽起了袖口。

果真,细细密密的红斑布满白皙的藕臂,甚是骇人!

“这……”

“自古红颜多薄命罢!”

做戏做全套,洛栀韵45度眺望天际,满目忧郁。

真要死了?

林柔儿眼角爬上喜色,当下又迅速敛去,太子妃都要死了,她何必还跟一个将死之人怄气?面子功夫还是做一做的好!

想着,她腰板挺直了些许,施以同情,“太子妃且宽心,日后我定会在太子爷面前多替你美言,太子爷绝不会厌弃你。”

洛栀韵笑容欣慰,“妹妹当真善解人意。”

话音落下,她目光瞥见院里巡查的侍卫走来,她不动声色地将林柔儿腰后一拦,“妹妹过来些,廊上风大。”

林柔儿被她一拉,并不知腰间别着的一沓书掉落。

巡查侍卫注意到,上前一步捡起书信开口:“林才人你的东……”

正说着,侍卫信面上的红笺,神色一凝。

林柔儿一头雾水,“这是什么?”

侍卫不由分说,抬起了手,“来人!”

随后一大批侍卫鱼贯而入,林柔儿大惊失色,“这……这是做什么……”

侍卫拿着书信,开口:“这是太子殿下的绝密密函,为何会在林才人手里?”

林柔儿愕然,气氛凝重,一切的宛如突来的山雨从上而下浇了个透凉,令人措手不及。

“啪——”

就在众人沉默时,洛栀韵突然转身,狠狠给了林柔儿一记耳光,“原来你去太子爷书房是去偷东西!”

林柔儿被打的几个踉跄靠在石柱上,捂着侧脸,丈二和尚地看着洛栀韵,“不是我……”

她鬼想得到,将死之人,力气这么大,此刻脸上火辣辣地疼!

刹那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二人身上,瞧着洛栀韵当着众多侍卫的面高声道:“不是你还有谁!方才在书房前鬼鬼祟祟,现在证据在手!林才人你真是鬼迷心窍!吃了熊心豹子胆!”

这一耳光总算报了当初的仇!

太子书房丢东西此事非同小可,侍卫当机立断:“来人!将才人拿下!”

第六章争辩

顷刻间林柔儿被众人擒下,她手里的乌鸡汤撒了一地,整个人还云里雾里迷只挣扎道:“我就是在书房门前站着要给太子爷送汤,并未进去!我要见太子爷!让我见太子爷!”

她正呼唤着,不远处一道明黄色身影快步走进庭院,来人正是宇文澈。

他整个人阴沉着脸,不等林柔儿辩解,洛栀韵匆匆上前一步陈情道:“回禀太子爷,臣妾已经将偷物的林氏拿下,您不在,可她又是您的宠妾,臣妾不敢私自拿主意,正说要去宫里请您呢!”

三言两语,林柔儿成了众矢之的,倒是洛栀韵巧言令色,将自己说得清清白白。

现在的洛栀韵可不似原主一般,只知乱发脾气,脑子又不灵光,才落了个跋扈的恶名。

想要地位,那就得见鬼说鬼话,见人说人话,面上交友,背后捅刀!

正所谓,心不狠,站不稳!甭管宫斗宅斗,都得先下手为强!

“不……殿下……不是我……”

“啪——”

左脸右脸都是鲜明的五指印,简直就是……辣手摧花!

精彩!

林柔儿泪眼婆娑,迎来的却是宇文澈狠辣的耳光,他抽得手心发麻,“好你个林柔儿,敢算计到孤头上?!”

林柔儿也不完全就是傻的,她能坐上才人的位置也不全是因为漂亮脸蛋。她被侍卫抓着,却凶狠的瞪着洛栀韵。

“殿下不愿意听柔儿说,那就不说好了。只不过,殿下还是赶紧看看有没有丢什么重要的东西比较好。”洛栀韵被她看的有些心虚,不过面上并没有表现出来。

宇文澈如今早就已经失去了理智,林柔儿说的话他是一句也听不进去。他们兄弟之间看似表面平静,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心思。

“现在可是人赃并获,你竟然还想着狡辩?孤的眼睛可不瞎,说吧是谁派你过来的?”宇澈厉声道。

林柔儿一直凶狠的瞪着洛栀韵,一定是太子妃陷害自己的。

洛栀韵有些柔弱的依偎到了宇文澈的身上,胆怯的看着林柔儿。那样子,别提多让人心疼了。

“你一直这么看着韵儿做什么?难不成是因为被她给撞见了!”宇文澈把洛栀韵给拉到自己都身后,直接就挡住了林柔儿的视线。

这下子,倒是合了洛栀韵的意了:“妹妹还是赶紧说了吧,别再让殿下生气了。我……我也不是故意的,没想到你竟然这个时候过来。”

林柔儿这会没有证据,说什么都没有用。就算是有再多的委屈,也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柔儿倒是有一点不明,希望姐姐能够解惑!为何姐姐是从殿下的书房里出来的,那个时候柔儿可是等在门口的。”林柔儿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不可能就这么平白就被人给冤枉了。

宇文澈听了之后,立马回去看去。他生性多疑,也能察觉到这几天洛栀韵跟以前有些不同。以前的洛栀韵嚣张跋扈,怎么会突然性情大变。

“妾身只不过是有事找殿下商议,看到书房里没人就出来了。就是不知道妹妹,是什么时候过来的。”洛栀韵觉得自己一下转变这么大,宇文澈会怀疑也是应该的。

洛栀韵稳住心神,千万不能把自己给暴露了。只要把信给了宇文靖,她就能得到解药了。才刚来到这个地方,可不能这么快就嗝屁了。

宇文澈实在是有些不耐烦,先让人把林柔儿给关了起来。毕竟是是被侍卫给撞见的,他当然不能轻饶了对方。

“速速派人去调查,林柔儿跟孤的哪位兄弟有关系。”皇上身体每况愈下,皇子们都对皇位虎视眈眈。明里暗里的,也交手好几次了。

洛栀韵原本是想要离开的,开什么玩笑她可不愿意跟这个男人一直呆在一起。宇文澈对她却有些感兴趣起来,拉着她进了书房。

“殿下,您这书房臣妾进来不合适吧!”进去之后,洛栀韵根本就不敢乱看。装作自己很害怕的样子,宇文澈看到之后倒是非常的满意。

其实他当初之所以愿意娶洛栀韵,主要就是冲着玉书去的。两个人成亲了这么长时间,竟然连玉书的线索都没有得到。

“不碍事的,孤平日里事情比较多。根本就没有时间陪太子妃,正好今日没什么事可以陪你说会话。”

听到这话,洛栀韵忍不住想翻白眼,老娘还需要你来陪。

不过现在人在屋檐下,她也是不得不低头。赶紧乖巧的依偎过去,装作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要是能回去,她指不定就能做演员了。

“殿下能有空陪臣妾,人家当然是很开心的。只是,千万不要耽误了爷的正事才行,若是被母后知道了,肯定会骂我的。”提到太后的时候,洛栀韵身体明显的瑟缩了一下。

这就像是本能的反应一样,洛栀韵都有些控制不住。宇文澈抱着她,当然也感受到了。他也有些无奈,甚至有的时候都不愿意去见母后。

皇后坐上如今的位置,那也是踩着别人的鲜血上去的。她当然要督促自己儿子,让他能配得上太子的位置。

“不用担心,孤把所有的事都给处理好了。你好好说说,今日林才人的事情。”

洛栀韵原本以为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哪里想到他又提起来了。

大脑飞速的运转,简单的讲述了一遍。宇文澈听了之后,也是将信将疑的。洛栀韵可不管那么多,她现在想赶紧离开这里。她能明显感觉到,抱着自己的这个人有些危险。

外面传来匆忙的脚步声,洛栀韵立马就从宇文澈的怀里跳了出来。才刚刚整理好衣裙,那人已经到书房门口了。

“太子爷,皇后娘娘请太子妃去一趟凤藻宫。”尖细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宇文澈脸上露出了不耐烦的表情。

不过很快的,他就换了一副温润如玉的样子。洛栀韵在旁边看着,觉得他的演技实在是太好了。

“李公公,不知道母后叫韵儿过去做什么?”李公公是凤藻宫的管事太监,也是皇后的左膀右臂。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