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贵胡颜是啥小说 何贵胡颜免费阅读无广告

何贵胡颜是啥小说 何贵胡颜免费阅读无广告

吟游先生

更新时间:吟游先生诡蜀叔来源:QR

独家新书《吟游先生》是来自作者诡蜀叔著作的灵异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何贵胡颜,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人心崩坏,异象频生,究竟是天灾还是人祸。且看谢不凡带大家遨游民间……...

第8章 黄鼠狼又来了

李二麻子的事情解决了,虽然那个逃犯的尸体还没找到,但是,现在有了师父给我的保命的吊坠,还有符纸,我心里我安心了不少。

又可以跟老婆好好亲热一下,我的心里美滋滋的,嘴里哼着曲子推开了家门走了进去,把阿素一个人放在那的确真的不太放心。

当我走进屋子,见到眼前的这一幕,让我差点崩溃,地上墙上全是血,凳子桌子椅子也被推倒在地,断的断,折的折,地上好多碎肉块,让人看着有些恶心想吐,满屋子的腥味,在我推开门的瞬间扑面而来。

“阿素,阿素!”我疯狂地喊着,厨房卧室都找遍了都没有看到阿素的身影,我跑到院子里,有些绝望的看着天空。

李二麻子在葫芦里面听到外面的动静,知道出了大事,于是安慰我道:“兄弟,别哭,总能解决问题的,先别慌,冷静些再一起想办法!”

“这让我还怎么冷静,我都不知道我的老婆阿素是不是还活着!”我双手抱头蹲了下来,眼泪顺着双颊流到地上,“吧嗒吧嗒”的声音久久不能散去。

这时候,李二麻子也不知道该安慰什么了,只能默默期待嫂子和孩子没事的好。

“大贵,你怎么蹲在地上了,快起来。”从我的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我木然地转过头。

本来我的真实名字叫何贵,大贵是阿素叫我的小名,不过自从我改名之后,阿素一般叫我阿颜了,不过这次可能是应该看我这个样子太着急,才这么叫的。

有一次胡大仙在路上看到了我,问了我名字,他就说这名字不详,需要改名,改成胡颜这个名字最好,我本来是不想的,但是,听胡半仙说的那么玄乎,并且他又是我们十里八村有名的大师,阴阳一脉唯一的继承人,我心里也泛起了嘀咕。

加上,我的母亲姓胡,而我的父亲,我跟他基本零交流,他们早就和离了,最终,经过一番思想挣扎,我同意了胡半仙的建议。

不过,我并没有看到,胡半仙在脸上,那得逞的笑。

“我…”我正想解释,然后又迅速抬起头了,站起身转过头!跑过去紧紧抱着自己的老婆阿素。

“太好了,太好了,你还在这里,还活着…”当我说到这句话,又想到李二麻子都是鬼了,我一样看的见摸的着,于是我松开阿素,有些惊慌的问道:“你,现在是人是鬼?”

“你觉得我是人是鬼!”说着,阿素还往我头上轻轻拍了一记。

“我今天出去买菜了,你从昨天晚上到现在才回来,我都担心着呢!结果我买完菜回来,一进屋就发现,大厅里成了那个样子,我差点就忍不住吐了,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然后我就听到你这边有动静,我听到了你叫我的声音,我就赶过来了。”阿素心有余悸地说。

我这才平静下来,知道阿素和孩子安然无恙,我也就安心了。

我们将房子里面的血迹冲洗干净,将这些恶心的东西收拾走,终于将家里的东西整得差不多了,阿素帮我擦了擦汗。

“阿颜,这样不是办法呀!黄鼠狼经常来骚扰我们,搞得我们心神不宁,再这样过下去,对我和孩子都不好,我们应该要赶紧想个办法把他们除掉。”阿素这样对我说道。

“嗯,我会好好保护你的,我已经拜在了胡半仙的门下,他日后就会教我法术,惩奸除恶,你不用太担心了。”我摸着阿素的头安慰她道。

“我还是有些担心…”阿素把头依偎在我的怀里,忧心忡忡的说。

“没事,我们回屋。”我拉着阿素往屋里走。

不知不觉到了晚上,和心爱的人在一起的时候,日子总是飞得很快,又是一个寂静的夜,外面的树,被风吹得哗哗的响,“沙沙沙…”

“阿颜你听,这是什么声音?是不是黄鼠狼来了!”阿素害怕地说道,边往我怀里缩了缩。

“你别怕,就待在这,无论有什么样的风吹草动,我们都不能出去。”我的心里也打着鼓,但在自己的老婆面前不能认怂,于是壮着胆说。

外面,有几双发光的眼睛盯着屋内,它们是动物,却站立着身子,这便是,我和你李二麻子招惹出来的黄鼠狼,他们看起来饥肠辘辘,尖利的牙齿露在外面,就像里面的人是他的美食一样。

这时,有一只正在观察我和阿素的黄鼠狼发现了阿素怀着身孕,于是它的目光变得贪婪,因为只要它吞下了阿素肚子里面的孩子,它便可以化为人身,从此光明正大的活在人世间,不怕被人追着拿棍子打。

它们知道,此时的我进不了身,于是它们一合计,便打算先让阿素生下孩子,再动手,好为它们的黄鼠狼兄弟报仇。

当然,这些我都不知道,它们悄悄的走了,不过风不再吹,树不再响,夜,还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

“喔喔喔…”大清早的公鸡总是那么烦人,刚刚度过了一个无眠之夜的我和阿素,好不容易等到天亮,要睡一会儿,结果被这只烦人的大公鸡吵醒了,真想一鞋底子抽过去。

无奈,睡不着的我只好起床,先为阿素准备好早餐,然后挑上水。

因为这里是农村,还没有接水管,所以用的还是井水,不过这样也是纯天然无污染的,更有利于阿素和胎儿的健康。

不知道黄鼠狼还会不会过来,这天,我都在房子外面忙活,设置陷阱,加固围栏,就是为了以防万一。

我还特意从胡半仙那里求来一个安胎符,小心翼翼地挂在阿素的脖子上,然后对着阿素神神叨叨念了一阵黄大仙教我的咒语。

“好了,这下,你和我们的孩子安全了!”我弄完这些,终于松了一口气。

又到了夜里,果然,没有了昨天晚上悉悉索索的声音,虽然也有因为黄鼠狼根本没有这天晚上要来的意思,一夜好梦。

 

第9章 招百鬼乱杨村

这边,因为我身上有师父黄半仙的符纸和吊坠护身,黄鼠狼它们对我动不了手,他们回去了,但是,它们,依然不甘心,于是他们又想到了别的办法。

在一座临近杨村迷雾缭绕的深山里,有几只黄鼠狼一动不动的站在那,它们双手合十,时而发出一声惊叫。

此时已是黄昏,天色渐晚,它们却还没有要走的意思,

最终,它们现在那里迎来了深夜,在它们的身边,汇聚了一个又一个的鬼魂,原来,这些黄鼠狼是用了某种秘法,召集出了附近所有的鬼魂。

这些鬼魂有些还很迷茫,不清楚自己怎么突然就在这的。

“各位,将你们召集在这,是黄某有一个不情之情,还请各位鬼兄弟一定帮我这个忙,当然也不会让各位白忙活,给我们黄家做事,必有重报!”

一个年纪较老的黄鼠狼站出来,还学习人类双手作揖道。它用的秘术,所以这些鬼魂都能听懂它的意思。

“你要我们做什么?”一个领头的鬼问道。

“很简单,在山下的杨村,有人,杀了我们黄家的兄弟,并且还有一个阴阳派的老家伙护着他们,我们要做的,就是现在先去杨村,杀了他们,替我们的兄弟报仇。”这个年纪大的黄鼠狼义愤填膺的说道。

“可是,这样对于我们来说,也没有什么好处啊!”那个领头的鬼说道。

“怎么会对你们没有好处呢?等到我们报了仇,他们死掉了,你们就可以吸食他们的魂魄,壮大己身,这不就是一举两得了吗?”这个黄鼠狼很有煽动人的说服力。

这是下面的鬼魂叽叽喳喳的讨论了起来,“大哥,我觉得这样做,是可行的,要不就答应了他们?”一个鬼心动了,于是劝他们的大哥道。

这个领头人也觉得这个买卖划算,于是点点头同意了。

清晨,我走出家门,伸了个懒腰,一大清早的,就被外面闹哄哄的声音吵醒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昨天好不容易把家里的大公鸡杀掉了,以为再也不会有什么东西吵醒我,我今天村里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大事,我心里有些烦躁,我顺着他们的人流,来到山上。

一路上我都迷迷糊糊的,我看到了山上的那一幕,我才完全清醒过来,眼睛瞪得老圆,看向躺在地上,杨敏家的爷爷的尸体。

“爷爷,爷爷,你快醒醒啊,没有了我可怎么活呀!”杨敏哭着嗓子说道。

“唉,也是可怜呀!今后可就剩他一个人在世上了,他们爷俩相依为命的也不容易呀。”路人在一旁感叹。

我也觉得着实可惜,而我跟杨敏的关系也还不错,于是走上跟前劝他道:“节哀呀。”拍了拍他的肩头,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他爷爷的尸体旁边是一颗歪脖子树,树旁还有一根绳子,不远处有一辆警车,警察也跋山涉水,来到这个偏僻的小山村里。

据说他爷爷是在他上山割草喂给家里的兔子吃的时候,想不开就自己吊死在了树上,警方已经排除了他杀的可能,所以给杨敏的爷爷下了这样的定义。

不过大家心里也有疑问,杨敏的爷爷就好好的,怎么可能自杀呢,按道理说也没有什么想不开的呀。

会不会跟黄鼠狼有关?

我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心里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想想李二麻子也是不明不白的就被黄鼠狼害死了。

想到李二麻子,我才记起明天是李二麻子的头七,明天就要到师父那跟李二麻子结为盟约了,我晃了晃头,将今天的事情抛诸于脑后,准备明天的事情。

第二天,我就走向师父胡半仙的住处,阿素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我就把她也带上了,现在是一个孕妇,走路不方便,这样也正好,多运动运动,有助于胎儿的发育。

一路上沿着小路颠簸,搀扶着阿素的我终于来到了胡半仙的家门前,礼貌性的敲了敲门,就听到了里面的回应,于是我不客气的推门进去了。

胡半仙在家里已经把所有做法要用的东西准备好了,一张桌子,桃木剑,毛笔,符纸,鸡血,这些都是必备的用品,而阿素,正好作为帮手,在胡半仙的旁边打打下手。

“徒弟,你看好了,认真学着点。”胡半仙在施法前说道。

“嗯嗯嗯。”我去小鸡啄米似的一再点头。

不过,我学这些,是挺快的,基本上一遍过,不想读书的时候,要背个古诗都对于我来说很难,而胡半仙所说看中我的体质,就是我这对于符纸方面过目不忘的能力和我身上自带的可以吓退鬼魂的光圈。

过了一个上午,终于契约完成,而我也把这个步骤看得一清二楚,印在了我的脑海里。

“我现在,是能安全的待在世间了么?不用躲躲藏藏,担心会被黑白无常索命了?”李二麻子很激动。

他之前一直待在葫芦里,闷都快闷死了,现在终于出来了,重获了自由,在天空中飞来飞去。

而阿素,在我回家的那天她就知道了有李二麻子的鬼魂存在,所以也并不害怕李二麻子这些飞来飞去的动作。

“嗯,是的,但是,如果你背着我们作恶了,也还是会被送进黑白无常的手里!”

胡半仙很认真的说道,“人跟鬼终究是不同的,鬼很容易被周围环境黑化,所以不仅我们要做到正确的引导,而你也要自律才行。”

“好,我知道了,这些大仙!”李二麻子一副受教的样子,跪在地上拜了拜胡半仙,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但是李二麻子的第二次生命是胡半仙给的,所以跪他也没有什么不对。

就这样,李二麻子跟我们一起在家里待着,胡半仙给李二麻子下了禁制,让除了我,阿素,胡半仙自己之外的人都看不到他。

并且,在他身上下了几道符,也让他的阴气丝毫侵蚀不到阿素和她身体里我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