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主夫人恃宠而骄全文阅读-少主夫人恃宠而骄小说夜语尘

少主夫人恃宠而骄全文阅读-少主夫人恃宠而骄小说夜语尘

少主夫人恃宠而骄

更新时间:少主夫人恃宠而骄夜语尘来源:wyy

夏筱默暴君傲是作者夜语尘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文中夏筱默暴君傲这个人物写的够好,成功之处在于对这个角色感悟及提升,级别控制很严谨。那么夏筱默暴君傲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那一夜,莫明的穿越。那一夜,莫明的失身。那一场,无妄的灾难。剪不断,理更乱。被美男青睐,是件很幸福的事。但被众美男追着跑,那就不是什么幸运的好事了。所以,她溜之.缘起缘灭,一切皆是冥冥中注定的。这场......

《少主夫人恃宠而骄》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4章闯入王爷行宫

  

  她只不过贪玩一点,博爱一点罢了,人家穿越还有个撞车坠机什么的,起码也去阴曹地府转过一圈,不枉此生。她这算哪门子穿越,是哪个王八蛋,会不会开车,搭个计程车居然还把她送到古代了?

  “喂,女人。”

  “噢,NO。这不是真的。”夏筱默哀嚎一声,颓然绝望的跌坐在椅子上。谁可以来告诉她,这是梦,这是幻觉,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女人,你从哪来?”瞧她这身打扮,这说话的行径,应该不属于他们国家的人吧。

  “华国。”夏筱默有气无力的答道。

  “华国?是什么地方?”怎么他没听过。

  “伟大的地方。”她有些烦躁的顺手端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

  “比赤焰国还伟大?”居然敢在他们的地盘自夸自己的国家,更是令他好奇了。

  “那当然,只要一架轰炸机,一门大炮,就能把你们国家炸为灰尽,移为平地。”

  “炸鸡可以用来打仗吗?什么鸡这么厉害?”美男不耻下问。难道真是他深居皇宫太久,孤陋寡闻了?

  闻言,夏筱默刚喝下去的美酒顿时全喷了出来。

  怎么了吗?他说错什么了吗?她干嘛用这种凶恶凌厉的眼神瞪着他?

  跟他说话真是鸡同鸭讲。迟早她得被他的弱智兼白痴问题给气到吐血身亡。

  “你说啊,什么鸡这么厉害?”美男一副势不问出答案不罢休的样子。

  “大公鸡。”被他问得极为烦躁的夏筱默额际青筋跳动,忍无可忍地咆哮。

  这女人脾气怎么这么烂,他不过是多问两句,她就开始发飙了。好在他修养好,否则,她,早已经被千刀万剐了。于是他立刻识相地转移话题,以后再慢慢研究那只鸡,若真这么厉害,也在他们国家养几只。

  “那你闯到皇宫里干嘛?”

  “难道你是刺客?”他话一出口,他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这女人的目的他都还不清楚,居然跟她闲扯了大半天。

  “刺泥煤。这里面我鬼都不认识一个,刺什么客。我也不知道我怎么来的。”一想到这个,她就开始烦躁了。

  “不知道怎么来的?那外面那些侍卫可是在抓你?”他挑眉,对她的话有些质疑,但看她这样子,确实不像刺客。

  “我一觉醒来便在这里了,鬼知道是怎么回事。至于那些刺客嘛,可能是我伤了人吧。但谁叫那大色狼一直轻薄我,没报警抓他已经对他手下留情了呢。”想到刚才那男人对她做的事,她还余怒未消呢。

  “大色狼?”显然对她的话还不是完全理解,但却只懂了大色狼这几个字。

  “算了,还是不说了。”还不知道他是什么人,还是少说为妙。

  “为什么不说?你怕我会叫人来抓你?”若是他有心,早就将她抓起来了。只是,他现在还对她很好奇。

  也对厚,他应该不是坏人吧,但坏人也不会把这两字刻在脸上啊。她还是不放心。

  “放心,只要你告诉我,本王绝对会保你无事。”他明明就一副无害的样子,这个女人干嘛还犹豫再三。

  “本王?你也是王?”她打的那个人好像也是王吧?

  “本王乃当今皇上一母同胞的胞弟,怎么?有必要这么惊讶吗?”狐疑的地看着她吃惊的表情,这女人,到底是从哪里窜进来的,好像对这皇宫的事一无所知的样子。她真的不是刺客吗?还是她刻意装出来的?

  “那我更不能告诉你了,我还是走吧。”万一知道她打的也是王,不把她抓起来才怪。她拎起皮包,站起身来。

  见她欲走,他下意识地拉住她手腕,“不准走。”

  “干嘛,你答应过不抓我的。”她愠怒地瞪着他,难道他想反悔了?

  “外面那么多侍卫,你出不去的。”

  “那你可不可以送我出去。”留在皇宫太危险了,她还是溜出去再做打算吧。

  “送你出去?只要你将事情经过告诉本王。”他再决定要不要送她走。

  夏筱默瞪视着眼前这个男人,不是在耍诈吧?“你和你哥哥关系怎么样?”

  他疑惑地看着她,为什么突然扯到这个,但他还是乖乖地回答她,“一般。”

  “如果我说……我打的人是他,你会怎么办?”她小心煜煜地观察他的神色。

  “你打的是他?”他惊呼道。

  “我是说如果啦,如果,假设,你懂不懂。”她急忙辩解。

  “你放心,即使你打了他,也不关我的事。”看她惊慌的神色,真想不出她会这么大胆。

  “真的?”他确信地点点头。

  考虑了半晌,她便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他。他愣了一会,随即突然爆笑出来,抑不可制。

  这男人怎么了吗?她打了他哥,可他看起来却是这么的高兴,莫不是就像电视上演的,宫延之中,只有权势与地位,没有手足情?“你那么高兴干嘛?”

  “该说你这女人勇气可佳吗?哈哈哈……”没想到他皇兄对女人,居然也有吃鳖的一天,实在是太好笑了。

  “喂,我已经告诉你了,你可以送我走了吧。”她没空看他发神经,只想赶快离开。

  “不行。”他调整了情绪,一本正经地拒绝。

  夏筱默不敢置信地瞪着他,这男人刚刚还颇有绅士风度的,怎么一转眼便跟个无赖似的。

  “相信本王,你跟在我身边绝对会比出去要来得安全。”他好久没有这么大笑过了,这女人可真是个稀有物。

  

第5章奇葩两兄弟

  

  暴君傲眼睛有些红肿,浑身散发出骇人的危险气息。该死的女人,暗算他就算了,居然还敢踢他。这羞辱之仇,他不报誓不罢休。他双拳紧握,面色铁青。

  一名侍卫走进来,跪在地上,小心煜煜地说,“启禀王,人、人还未抓到。”

  他顿时怒气腾生,发狠地扫掉桌上的东西,“混帐,全都是饭桶,连一个女人都抓不到。继续找,任何一个角落都不许放过,否则本王要了你们的脑袋。”

  侍卫被震得胆颤心惊,“遵命。”他站起身,毕恭毕敬地弯着腰退下。

  该死的,他就不信她还能长翅膀飞走不成?

  这厢,夏筱默已经开始渐渐的接受这离奇的事实,现在关键之际,是需要确保生命安全,然后再想办法回到她的世界。纵使她再无知,可也来自未来,当然知道袭击当今皇上是杀头之罪,虽然是他错在先。

  诶,一想到这些事,她又开始烦躁起来,从皮包里找出香烟和打火机,叼了一根在嘴里,然后点上,她现在需要平静平静。

  他稀奇地看着她嘴里冒烟的东西,立即屏住呼吸,“这是什么?”

  “香烟。”她深吸了一口,然后仰头吐出,顿时空中烟雾缭绕。

  看着他警惕的模样,不禁感到好笑,吸个烟而已,他在紧张什么?难不成以为她放毒还是喷迷烟?“放心,没毒的。要不要来一口?”她将烟递给他,他立即摇了摇头。对那味道很是不习惯,于是命令道,“把它灭掉。”

  她耸耸肩,很听话的将它熄掉。“对了,帅哥,你叫什么名字。”

  “本王的名讳岂能随便告诉你,在皇宫内,就得尊称本王为王爷。”

  “嗯,有道理,可是这样不就显得生疏了嘛。”

  “本王没有跟你很熟。”他蹙着眉看着这个态度散漫,毫无规矩的女人。

  夏筱默撇撇嘴,真是一点亲和力都没有。觑见她的沉默,他皱了下眉心,却不知怎么的,不知不觉脱口而出,“暴龙煜。”

  “什么?”

  “本王的名字,暴龙……”他不厌其烦地再次说了一遍。

  “咳、咳……”蓦地被还来不及咽下的唾沫给呛着,她憋红着脸咳嗽着。好半晌才缓过气。

  “你说你叫什么?暴、暴龙?”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有问题,她还暴胎勒。

  “煜。”这女人脑子有问题吗?一个名字要他重申那么多遍。

  “嗯?”她偏着头,眼眸中有些疑惑地看着他,显然她只将前两个字听进去而已。

  他额际的青筋开始隐隐跳动,一向自视优良的修养正逐渐在这女人面前慢慢瓦解。

  丫的,谁这么幽默,居然给他取这种名字。“你怎么不叫暴君啊。”身在帝王之家,这个比较符合。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顺了顺气,漫不经心地玩笑说道。

  “那是我皇兄。”他气定神闲地再次爆发出惊人之语。

  “噗……哈哈哈……”夏筱默再次将还未咽下的茶喷了出来,茶水四溅。紧接着便是一阵爆笑,笑得抑不可制,笑得欲罢不能,笑得肚子里的肠子都打结了,笑得眼角都渗出泪水了。还、还真有。

  他忍无可忍地拂去被喷在脸上的茶渍,他想说的是他皇兄是叫暴君傲,但这个疯女人,每次都不等他把话说完就顾自在那狂笑,他们的名字就有这么好笑吗?“女人,别以为本王好说话,就可以如此放肆。给我停止。”

  “对、对不起,再等一下下,我停不下来。哈哈……”哎哟,肚子抽筋了,如果她是因为爆笑而亡,应该是史无前例吧。

  因笑得太剧烈,她的肩带有些滑落,胸部急促地上下起伏,原本就穿得有些暴露,此刻的模样更是撩人。他盯着她的眸子倏地变得灼热,身子有些燥热。他呼吸有些急促地走身她,大掌盖住她的嘴巴,她突然停止的笑声,惊愕地看着他。他的眸子里跳跃着奇异的火光。俊脸慢慢向她靠近。

  “唔……”她睁大眼睛盯着他,他想干嘛?

  正当此时,却闻门外脚步声囊囊,他将食指置于唇上,要她安静,竖起耳朵仔细聆听外面的动静。

  “王爷。”突然门外有人叫唤。

  “什么事?”修长的身体将她压制于身下,沉声问着。

  “卑职等人奉命查找刺客。”

  “放肆,本王这里岂会有什么刺客。”

  “卑职奉王的命令,任何角落都不能放过,请王爷息怒。”侍卫首领为难地说道。

  他突然将她拉起,在她耳边低语,“到床那边去。”

  夏筱默没有反应过来。

  “愣着干什么?快点,还想不想要你的小命了。”他催促着发愣的女人。

  无奈,夏筱默只好拎起皮包,跳到床上,迅速拉起被子盖上。随即他也爬上了床,将衣服脱掉,掀开被子,钻了进去。

  她惊讶地瞪着他,他、他脱衣服干嘛。

  “你上来干什么?”夏筱默不悦地低喝,难不成想占她便宜?她立刻挣扎着起来,却叫他一把抱在怀里。

  “别动。”

  “王爷……”门外的声音再次响起。

  “嗯,进来吧。”将她完完全全盖好,他对门外的侍卫说道。

  侍卫们得到允许,便推门而入。但在看见王爷床上的女人,皆愣了一下。据他们所知,王爷不好近女色,为何此时会有女人躺在他床上。

  “要搜快搜,搜完了滚,别扰了本王的兴致。”他佯装不悦地喝斥他们。夏筱默趴在他怀里,因为本身的穿着原因,她裸露在外的两只藕臂及香肩,让人看起来极为暖昧,似乎确有这么回事。

  侍卫们纷纷回过神,察觉到王爷的不悦,便随意瞄了下,“王爷恕罪,属下等人告退。”迅速退身离去,还很敬职地帮他将门合上。“再到别处去搜。”

  待众人离开后,夏筱默一直紧绷的身体才放松下来,趴在他胸膛自言自语道,“厚,那个男人也太小气了吧,不就打了他一下,干嘛这么兴师动众。”

  “起来。”他突然粗哑着声音说道。

  “呃?”夏筱默有些不明所以地抬起头看着他。

  “女人,你要一直这么压着本王吗?”他脸色有些难看地说。

  “压一下你会死啊。”夏筱默嘟囔着坐起身。却看见他还躺地床上,纳闷地盯着他。“你干嘛?”她没那么重吧?把他压得起不来了吗?

  他抿着唇,不理会她。“喂……”她不死心地伸出手指戳着他胸膛。怎料他倏地将她拉下,大掌将她按向他。

  “你丫的,干……什、什么?”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了一跳,不禁欲开口怒骂,却感觉到身下有什么抵住她。她有些不适地挪动了下身子,这、这是什么?抬眼与他相对,半晌,她才似乎意识到什么,倏地瞪大瞳孔,立刻跳起来,葱指指向他,“你、你、你……你下流!”

  “你这没心没肺的女人,刚才本王救了你,你不知感恩,居然还骂人。”他有些微愠地瞪着这个不识好歹的女人。

  “谁叫你、你那反应……”

  “女人,是个正常男人都会有反应的,你有必要这么大惊小怪吗?”他无奈地觑了她一眼。

  好像也是可以这么说的厚,但她好歹也是个清清白白,未经人事的大姑娘,当然会觉得别扭啦。迅速调整下情绪,冲他做了个鬼脸,越过他,跳下床。

  “不过话说回来,你为什么要帮我?”真的很令她好奇呢。他也不怕她是个坏人?这男人未免也太单纯了吧。

  “没什么。就是想而已。”也许因为成日呆在宫中日子过得太枯躁,也许也是因为她是第一个敢打皇上的人,也许……就是下意识想这么做而已。

  “你不怕我是坏人吗?”她偏着头问他。

  “你是吗?”即使是,谅她也奈何不了他。

  夏筱默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跟他说话真的能令人气血身亡。

  就这样,她穿越的第一天,便留下了难忘的记忆。而另一边,依旧还没放弃在捉拿她。

  

第6章学宫规

  

  夏筱默懒洋洋地斜靠在椅子上,精神散漫地看着站在她面前的人,嘴里滔滔不绝地向她授教着规节礼仪,秀丽的脸上渐渐露出不耐的神情。已经两天了,她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每天在这个房子里吃喝拉撒睡,能看见的活人就除了此刻正悠闲坐在她对面品茶的男人,就是站在她面前的这名宫女,这根本就是变相监禁。

  “姑娘,请、请你坐好,好吗?”宫女额际覆上一层细密的汗珠,显然是教得有些力不从心。看见她对王爷的态度如此嚣张,但王爷却一点也不生气,她就知道这姑娘不是个普通女子。虽为疑惑为什么要让她学宫女的规矩,却不敢多嘴。

  夏筱默瞥了她一眼,终于大发善心地将跷起的二郎腿放下来,“美女,你累么?渴不渴?要不先坐下来休息一下吧。”一个上午嘴巴一直动个不停,她看着都累。

  “奴、奴婢不累。”做为奴婢,怎敢在主子面前喊累。只要她肯好好配合,让她早日完成任务就好。

  “可是我累了。”简直比她以前听老教授讲课还要来得无趣。

  啊?可是她、她好象什么都没做,怎么就累了?宫女有些傻眼地看着她。

  “我不学了。”她又不是天生奴婢命,干嘛要学这些鬼东西。

  宫女低垂着头,双手交叠,顿时不知所措。她怯怯地抬起头望着王爷。

  暴龙煜优雅地放下茶杯,狭长的凤眸直勾勾地盯着她,唇畔挑起一抹春风般的微笑,“可以。”

  夏筱默兴奋地终于肯将黏在椅子上的臀提起来,原本跨下的小脸霎时灿笑得像朵向日葵。

  “若你还是这副德性,只能待在这里。”他凉凉地抛出这句话,夏筱默的笑容顿时僵在脸上,嘴角微微抽搐,忿恨地瞪了他一眼,像个泄了气的皮球又倒回椅子上。

  “我为什么要学这些,我又不是要给你们当奴婢。”她气鼓鼓地鼓地双颊。

  “在皇宫,有许多禁忌,许多规矩。触犯任何一条,都能赐你死罪。本王可是为你好。”这女人言行举止,粗鲁且不知分寸。不好好调教调教,怎么带得出门。不过就是简单的几个规矩,却像是要她命一般。真怀疑她这一早上有听进去多少?

  “去你的,都TMD不人道。”她皱着秀眉,忍不住又出口成‘脏’。她招谁惹谁了?要落到这下场。出去要被那个暴君逮到,指不定怎么对付她。在这里,却像是活受罪。

  她刚一抱怨完,头上立马被赏了几颗爆栗,杏眼瞪着这个不知何时走到她旁边的男人。“厚,干嘛打人?”

  “在皇宫,不可说脏话。”他轻扯嘴角,似乎很喜欢看她生气的模样,气鼓鼓的样子就像只可爱的小天竺鼠,有趣极了。

  夏筱默怔怔地看着他,这动作,这话语,如此熟悉。似乎老姐也经常这么教训她。但现在,不会再有人整天在她耳边唠唠叨叨,整天敲着她的头苦口婆心地训斥她了,以前她总是很不满,但现在却是如此地怀念。在这个世界,真的只有她一个人了吗?思及此,鼻子突然开始泛酸,眼眶亦变得红红的。

  暴龙煜看着突然变得沉默的她,一副委屈想哭的表情,不禁有些措乱。他只是轻轻敲她一下,不会那么痛吧?他情不自禁伸出手,抚摸着她的脑袋。“本王打痛你了?”

  夏筱默蓦地回过神,吸了下鼻子,继而迅速敛去脸上那落寞无助的神情,拍掉他的手,“要你管。”以凶巴巴的口气掩饰她的窘迫,她才不喜欢别人窥视到她心底的柔弱。

  他怔愕了片刻,刚才她脸上彰显出来的脆弱,是他的错觉吗?不过看她恢复常态,随即无所谓地耸耸肩,女人,真是善变。

  “女人,本王可以容忍你这般无礼,不过若是在外人面前,可得收敛一点。否则,本王也保你不得。”

  “哼,这什么破地方,我不要学,也不要守什么规矩。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她忍无可忍地抓狂嚷道。

  那名宫女则错愕地呆呆地伫立在原地,完全搞不清楚状况。这、这到底还要不要教了?

  他看了一眼旁边的宫女,开口道,“你先退下吧,切记不许将此事传说出去,否则本王绝不轻饶。”他语调仍是轻柔至极,却有着不容违抗的气势。

  “奴婢明白。”让她向天借胆,她也不敢乱说话。所谓祸从口出,做奴才的只有谨守本份,才能明哲保身。他扬手挥了一挥,宫女便恭敬地福身退出寝宫。

  “我要回家。”夏筱默此时就如同像个任性的小孩,不依不挠地叫嚣着。

  暴煜龙凝视她半晌,无奈地叹了口气,他一时好奇兴起,似乎留了个麻烦在身边。“你家在哪?”

  她家在哪?她还能回得去吗?她脸上顿时呈现出迷茫与困惑。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她蓦然低垂着头,喃喃低语。一缕发丝垂在额前,脆弱无助得像个迷了路的小女孩。

  这个女人真是个谜,但她的倔强和脆弱,让他动了恻隐之心,“你就先乖乖待在本王身边,本王会帮你的,嗯?”

  夏筱默一脸茫然地看着眼前这个温柔无害的男人,这个世界的一切对她来说都如此陌生。在没办法离开之前,他,也许是值得可靠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