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入骨,执念成空完结版免费阅读瑞雪兆丰年小说

相思入骨,执念成空完结版免费阅读瑞雪兆丰年小说

相思入骨,执念成空

更新时间:相思入骨,执念成空瑞雪兆丰年来源:QR

唐幼温松毅是作者瑞雪兆丰年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这部作品构思新颖别致、设置悬念、前后照应,简短的语句就能渲染出紧张的气氛。咱们接着往下看时别多年,唐幼再次遇到了他,可他已另结新欢。她以为他们已形同陌路,但万万没有想到,他却根本就不打算放过她。“唐幼,这是你欠我的。”可当一切真相揭开,才发现,原来爱情,从未远离。...

第八章 意外

醒来时,唐幼发现自己在医院,何晓思坐在她身边泣不成声。

“你是不是傻呀!发生这么多事为什么不告诉我?你还有没有拿我当朋友!不就是钱么,犯得着你这样么?!”

唐幼看见手腕上缠着厚厚的纱布,竟不知该庆幸自己脱离了苦海,还是悲戚没能逃离这世界。

“小幼,那四十万我会想办法帮你还的,别再想不开了好吗?”何晓思抹了眼泪给她做思想工作,“医生说还好路人发现的及时,伤口被雨水浸泡时间不算长,要不然你这条小命就没有了!”

路人?!

想那个不知道真面目的变态,唐幼心下发笑。

休养了两天,唐幼收拾好东西办理出院手续,却在踏出病房那一刻,迎面撞上一堵肉墙。

“温松毅?”唐幼震惊望着他,“你怎么在这儿?”

“你哥说你被我抛弃想不开自杀了,让我赔偿精神损失费和医疗费。唐幼,你们两兄妹还真是一样的不要脸。”

他紧锁的眉头预示着他的不悦,薄唇清冷带着怨恨。

是啊,一而再再而三的无赖,任谁都会受不了的。

唐幼低下头,郑重其事地鞠了一躬:“抱歉,我哥他说的话你就当做耳旁风吧,也不要再给他钱了。”

温松毅不答,只抓起她的胳膊,将那晃眼的纱布立在她眼前:“我倒是想知道,你究竟因为什么想不开。”

唐幼悲凉一笑,开口解释:“意外。”

“呵,你身上发生的意外还真多。”他冷嘲热讽的语气透着寒凉。

唐幼用力抽回自己的手,胸口像被堵住似得发闷:“温松毅,既然卢小姐已经怀孕,想必你们的婚礼也指日可待了,我对你来说已经是过去式,不管我哥说什么,都请你听过就忘掉吧。那四十万我没法一次性全部还给你,但我会尽快凑齐。还清了钱,我们就如同你说的,两不相欠。”

半晌的沉默过后,温松毅嘴角竟莫名扬起一丝笑意:“谁告诉你她怀的是我的孩子?”

唐幼愣住,什么意思?

正在这时,她的手机铃声大作,竟是麦超打来的。

温松毅瞥向手机屏幕的眼眸微缩,身上徒然升腾一层戾气。

唐幼退后一大步,背过身去接起来。

“妹子,你快点回来一趟吧,出事了!”

那边嘈杂的背景音伴随着女人的尖叫,唐幼猜想一定又是唐琦惹祸了,顾不得和温松毅解释,丢下一句抱歉就飞快赶回了家。

电梯门一开,入目尽是渗人的红色。

走廊墙壁上全部泼满了红油漆,而出租屋的房门上贴着两张白纸,上面血淋淋的“偿命”两个大字,触目惊心。

唐琦扑通一声跪在她脚下:“好妹妹,你一定要帮哥啊,哥的命就在你手里了!”

第九章 用以交易的赠品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没想到一个啤酒瓶子真的能把人打成植物人,小幼,我当时喝多了,完全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我是错手的,求求你,帮帮你哥吧!”

唐琦的哭嚎响彻楼道,引得各家各户都探出头来看戏,唐幼冷眼抽回被他抱着的腿,嗓音绝望:“去自首吧,我帮不了你。”

“不!我才刚出来,绝对不要再进去了。”唐琦跪着向她爬来,“只要你答应帮我这一次,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闯祸了,我一定听你的话,好妹妹,哥都跪下来求你了!”

“你想让我怎么做?”

“好妹妹,你去找温松毅,你去撒个娇求个情,他只要花点钱就能帮我摆平!”唐琦早已在脑海里想好了措辞,脱口而出,“他那么神通广大,又曾经跟你有过一段,你去求他陪他睡一睡他肯定就能同意了!”

唐幼怒极,扬手对着他的脸卯足了全力打下去,心头如同在滴血,声音更透着刺骨的绝望:“我不会管你,更不会帮你,从现在开始,我再也不是你的妹妹。”

话音落,她甩开唐琦转身进电梯,在他扑过来之前关上了门。

之后,唐幼又恢复了到处找工作的忙碌生活,也暂时住在何晓思家,靠模特兼职来维持着越来越扁的钱包。

一个星期后,走完秀的唐幼换好衣服出了展厅,突然之间身后出现两个陌生男人,捂住她的嘴巴拖着她上了车,最后带到了温松毅的家中。

温松毅端坐在沙发上抽着烟,朝她瞥了一眼:“原来你就是唐琦所说的,令我满意的礼物。”

唐幼指尖泛凉,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自己还是成了哥哥为逃避罪责而用以交易的赠品!

“我哥又拿了你多少钱?”

“二百万,和一艘开往国外的游轮。”

温松毅说得轻巧,可唐幼却只感受到源源不断的寒凉从心底蔓延:“我不是让你不要再给他钱了么!”

“他说会用我最想得到的东西作为交换,我一时好奇,就答应他了。”温松毅冷嘲道,“如果早知道他送的是你,我一分钱都不会给他,还会把他送进警察局!”

“我会把钱还给你的,至于我哥,希望你不要再帮他了。”唐幼不愿再多停留,在他面前她抬不起头,欠了他越来越多,也越来越还不清。

她不想把唯一一份称得上真心的回忆给消耗没了。

温松毅却叫住了她:“你打算用什么还?用你一个星期五百块的兼职?还是再次重蹈两年前的覆辙,接私活给游泳健将拍摄水下的画面?”

唐幼百口难辨,被他眼角的讥讽所伤,心口划出一道贯穿的口子,痛不欲生。

“你不是喜欢拍吗?那我就给你个机会。”温松毅眼睛看向落地窗外的泳池,“一张照片一万,直到你还清为止,怎么样?”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