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小吃货:怀着包子去致富(沈竹萧默)-田园小吃货:怀着包子去致富免费阅读全文

田园小吃货:怀着包子去致富(沈竹萧默)-田园小吃货:怀着包子去致富免费阅读全文

田园小吃货:怀着包子去致富

更新时间:田园小吃货:怀着包子去致富檀月来源:QR

沈竹萧默是作者檀月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小说以形式来叙述,大大增加了难度。可想而知,作者对它倾注了多少心血!沈竹不仅穿越了,还怀孕了!什么?这家里的人食不果腹还有极品亲戚打秋风?幸好,身边的男人萧默一路陪着护着,可谁知男人摇身一变,变成了当朝举足轻重的尚书。在这风雨飘摇的时代,沈竹觉得还是保命要紧。婆婆要给自家男人纳妾巩固实力?还是当初指腹为婚的人?沈竹:“嗯,我觉得还是不适合在一起。我们还是做……”朋友吧。只见男人阴沉的脸色一转,“娘子,做什么?”“……”额,朋友两字怎么那么难说出口。...

《田园小吃货:怀着包子去致富》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5章 祝老太来访

祝老太?

苏宗文下意识的看向对面的女人,见她准备艰难的起身,眸光微暗,赶紧过去将她扶起。

正想:这女人不是不记得吗?怎么会这么着急?

就听身旁女人疑惑道:“门口是谁?怎么来势汹汹的。”

苏宗文下意识回道:“你娘。”

沈竹听着男人低沉磁性地回复,嘴角一抽,心道:原主的娘?冲着那声中气十足的喊声,她怎么听都像个讨债的。

女人在苏宗文的搀扶下快步走出去,就见一身布衣的农家夫人站立在门口,一脸凶相的盯着两人。

沈竹见她双手叉腰,跟个老大似的站在门口,不悦地拧了拧眉。

嗯?怎么越看越觉得来者不善。

苏宗文大步往前一迈,将女人挡在自己身后,淡声道:“岳母怎么在饭点来了。”

没有想要让祝老太进屋的意思。

看到宋宗文回来的祝慧如眼中闪过一抹精光,暗想:既然苏宗文回来了,他们手里定是富裕了。

沈竹将祝慧如的表情变化收在眼里,心中有了自己的思量。

还未等沈竹开口,祝慧如嘲讽的尖细声音再次响起:“哟,沈竹你现在真是好大的架子。一个月都没回趟家。瑶儿昨儿检查出有喜,你都没去看她!我白养了你这么多年?你个白眼狼!”

“娘倒是折煞我了,我身怀六甲,即将临盆也不见妹妹来看。她不过是有喜了,我这个做姐姐就需要看望?都是娘的孩子,莫不是我是捡来的?”沈竹不客气的回顶道,冷着脸护着肚子躲在高大的男人身后。

祝慧如没想到沈竹会顶她,刚想张嘴‘你就是捡来的’,硬生生的止住了。

她不客气地上下打量着明显感觉不一样的沈竹,冷嘲:“你以为你是千金大小姐?你不就是肚子里揣了个崽?这村里哪家的女人不都是怀着娃还下地干活,就你金贵?”

沈竹暗里翻了个白眼,这真的是亲娘吗?

村子里家家户户关系都近,祝慧如嗓门一向大,加之她隔三差五就要来闹一出,这会儿子门外已经有了来看热闹的人。

苏宗文温怒,皱了皱眉,“岳母,你来仅仅是说这件事?”

祝慧如察觉出苏宗文的黑脸不悦,想张嘴转为钱上的心思也没说出来。

平日她都是有沈竹帮衬,或者直接就开口问沈竹要,现在……看来,她今天是要不到钱。

不过,祝慧如是那种,狼狈也要占理的人,梗着脖子仰头,“不然呢?就她金贵?这都五个月了早过危险期了。是不是觉得,嫁了人,我们家就是穷亲戚了!”祝慧如撸了撸袖子,继续道:“既然你不愿意回娘家,以后也别回来!但是,应该孝顺我的银子一份不能少。加上,你妹妹有了身子要好好补补,你侄子小宝也要上学堂了,给我拿个5两银子就行。”

沈竹嗤笑一声,往后扬了扬脖子,“娘的意思是我过的富裕?行啊!我和文哥现在和你回去,若是家里的条件比我好,我要的不黑,10两就够。”

第6章 刻薄娘

沈竹见祝慧如变了脸色,心里一猜就是——她娘家要比她家这简朴小屋好太多了。

很快,祝慧如的脸色便恢复了,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只是看向沈竹的目光不经意间流露出丝丝凶光,似是对她的表现感到不满。

沈竹正想上前,还未动便看到面前的男人往前走了几步,黢黑的面部很是冷盯着祝慧如。

祝慧如眼神闪了闪,见沈竹不拦着苏宗文,抬手指着沈竹的鼻子怒骂,“如今嫁人了倒学会了胳膊肘往外拐,和家里要钱!你的两个哥哥都在家里住着,都靠着那份田地,你是我的女儿,苏宗文回来了,让你给些银子怎么了?家里困难了,你帮衬一些怎么了!?”越说后面越委屈,就差掉两行眼泪。

给那些外人来看,她才是受委屈的那人!

沈竹看着装可怜的祝慧如,忍不住抽了抽眼角,这祝老太戏份还挺足的嘛,就冲这变脸的速度,不去当演员真是可惜了。

周围看戏的村民越来越多,这里的风俗习惯沈竹都没有搞清楚,决定先顺着原主娘的话说下去,静观其变。

“娘这是说的什么话,我这日子可不比家里过得好,我还怀了孩子,谁家的银子也不是大风刮来的,5两银子?你也看到了我这住的地方,你这莫不是想逼死我……”沈竹一副受尽委屈的样子,柳眉皱起。

小样,不就是演戏吗?谁不会!

给外人装可怜来坏她的名声?想得美!

“你!”一向言听计从唯唯诺诺的人,一下子变得厉害起来,还这么伶牙俐齿的,倒是让祝慧如有些诧异,仅仅是一会儿,“你这嘴皮子倒是厉害了,这钱不给不可能,你就仗着苏宗文回来欺负你娘!”

说这句话的声音也比之前大了很多。

祝慧如看向出来看戏,对她指指点点的邻居,轻哼一声:“看什么看!滚滚滚!”

她不觉得自己做错了!走了几里路来到这里,不让进门不说,目的还没有达到!她还觉得火大呢!

沈竹半张着嘴,算是见识到真正的泼妇。

苏宗文睨看向被自己护在身后的人儿,性子变了,斗嘴倒是毫不落下风。

不过祝慧如终归是沈竹的母亲,现在,还被邻居这么围观着,影响总归不好。

苏宗文这般想着,从袖间掏出一两银子,“趁着天色还早,岳母拿了钱便早些回去吧。”

沈竹有些惊讶的看了苏宗文一眼,这么容易就妥协了?不过,看祝慧如的情况,不给钱是不回去……眼巴巴的看着男人将钱递给了祝慧如。

她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才这么点钱?你打发乞丐呢?”祝慧如眼疾手快的将钱拿走揣进自己怀里,话中却多是不满。

“不要的话就还回来!”沈竹不乐意了!冷着脸说道。

要不是不想再应付这女人,一两银子都不想给!她居然还敢嫌少?

有苏宗文在,加上周围的人指指点点的目光,祝慧如终于是呆不下去了,揣着死皮赖脸要来的一两银子,黑着一张脸怒气冲冲的走了。

见着人都走了,两人这才折身回了屋。

苏宗文有意落后沈竹半步,深邃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像是要将她看透一般。

第7章 市集

“这些银子交给你保管吧,若是有什么想吃的,去买便是。”苏宗文迟疑片刻,从怀中掏出几两银子递给沈竹,见她一脸疑惑的样子,便解释道:“方才你娘在外头,若是让她知道我们还有钱必不会善罢甘休的,这些钱若再像之前那般被她拿了去,接下来的日子怕是会过得清苦些,委屈了你和腹中的孩子......”

苏宗文这么说,这也算变相的警告。

不管沈竹变没变,心中都会有所掂量。

沈竹若有所思的点头,没有伸手接过男人手中的银子。

看苏宗文话里的意思,以前祝慧如来也要过银子。想来,这苏家的日子会过的这般清苦,和祝慧如大有关系。

“不用了,你收着便好,像我娘这样的人,你今日就不该给她钱,她这样贪得无厌的人是没有那么容易能够满足的。”沈竹连忙推辞,想到是因为祝慧如这个家才成这样子的,心中难掩愧疚。

虽说她并不是真正的沈竹,可现在既然已经占据了人家的身子,那便应该担起这个责任。

从今往后,只要有她沈竹在,一定会让苏家过得越来越好!

“我知道了,今日不过是念在她是你娘的份上,我看在你的面子上才给的。”难得沈竹能够这么为这个家考虑,苏宗文脸上浮起一丝暖意,将手中的银两放进她的掌心,“你我本就是夫妻,谁收着都是一样。”

“既然如此,这钱就更应该你收着了,也免得我娘老是惦记。”沈竹将银两放回苏宗文的手中。

见沈竹一脸认真而又坚定的模样,苏宗文只好又将银两收了起来。

沈竹没想到这苏宗文还挺替自己考虑的,那个祝慧如,连自己都已经看不下去了,而苏宗文却因她是自己的母亲而对她万般容忍,人品倒是不错。

被祝慧如这么一闹,晚上,沈竹也就没来得及将苏宗文带回来的鸡杀了。

她想起来的时候,竟惊奇的发现这鸡居然下蛋了!

沈竹看在这鸡会下蛋的面子上,自然是不会吃它了,她索性在院子里,寻了个角落将其圈养起来。

沈竹收拾完躺在床上,只见,男人进来将火填好后,径直走了出去,才松了口气。

让她和一个大男人睡一张床,恕她接受不了。

......

第二天沈竹起的还算早,可她出来的时候,苏宗文已经将早饭端上桌。

沈竹眼前一亮,这是她上辈子,一直梦寐以求的男友形象。

“醒了?过来吃饭。”苏宗文摆好碗筷,见女人站在门边发呆,招呼道。

“怎么起这么早??”沈竹听着男人低沉的嗓音回神,小心翼翼地扶着腰朝苏宗文走去。

“习惯了。”苏宗文几步上前,扶着她坐下,又道:“今日镇上有市集,想来十分热闹,吃完饭我带你去逛逛。”

“好。”沈竹一口答应,眼眯着笑。

她在想:市集难不成真的和电视上所描述一样吗?

苏宗文余光见女人端着粥一脸满脸笑意的模样,浅浅的带着梨涡,心中一动。

吃完饭后,苏宗文拉着沈竹乘着去赶集的牛车往镇子中走去。

热闹喧嚣的市集令沈竹有些兴奋,扑面而来的是满满的人流,叫卖声,还价声,热闹的不得了。

倒是苦了苏宗文,他拉不住好奇的女人,只能快步跟上去,小心翼翼地护着,将她和人群拉开距离,生怕挤着她和肚子里的孩子。

沈竹走了几个铺子,兴奋劲过去不少。

她见男人一本正经在不触碰她的情况下护着她时,心里说不感动是不可能的。

“文哥,我们先去裁缝铺给宝宝看一下衣料子。”沈竹建议道。

她说着,摸着肚子里的孩子,面上满是期待。

苏宗文将女人的神情收入眼底,轻嗯了下,拉起她的手,往附近的裁缝铺走去。

他想:要是沈竹一直是这样,他就愿意和她过一辈子。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