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竹萧默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檀月)(田园小吃货:怀着包子去致富)

沈竹萧默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檀月)(田园小吃货:怀着包子去致富)

田园小吃货:怀着包子去致富

更新时间:田园小吃货:怀着包子去致富檀月来源:QR

沈竹萧默是作者檀月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书中剧情紧凑精彩,没有勾心斗角,轻虐深恋,完美的恰到好处。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沈竹不仅穿越了,还怀孕了!什么?这家里的人食不果腹还有极品亲戚打秋风?幸好,身边的男人萧默一路陪着护着,可谁知男人摇身一变,变成了当朝举足轻重的尚书。在这风雨飘摇的时代,沈竹觉得还是保命要紧。婆婆要给自家男人纳妾巩固实力?还是当初指腹为婚的人?沈竹:“嗯,我觉得还是不适合在一起。我们还是做……”朋友吧。只见男人阴沉的脸色一转,“娘子,做什么?”“……”额,朋友两字怎么那么难说出口。...

《田园小吃货:怀着包子去致富》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10章 小姑子的敌意

沈竹和苏宗文一起来到苏家。

女人望着面前凋敝残垣的茅草屋,有些哑然,“这屋子……”怎么这么破?

苏宗文眼色暗了暗,见她眼中只是惊讶,并没有其他神情,拉着她往门前走去。

陈氏夫妇建了新房作为他的婚房,夫妻俩则带着还未出嫁的女儿住着先前的老房子。

夫妻两来到门前。

苏宗文敲门之后,一个15.6岁的女子开门,模样大气,有一番江南女子的韵味。

“哥!”苏云颜见到苏宗文后欣喜的喊了一声。

随后,她看到男人旁边的沈竹,一脸警惕,语气不善道:“你来干什么?”

苏云颜对自家兄长一向敬畏,她只是看不惯沈竹那尖酸的样子。

在她看来,沈竹自嫁过来后,根本没将她们当成一家人来看待,时不时还从这里那东西给祝老太。

沈竹的形象如同土匪流氓一样!

苏宗文干咳一声,“颜儿,不可无理,今日是月娘主动要来的,她还有事要和娘商量,你还不快些带你大嫂进屋?”

苏云颜这才不情不愿的将门全部打开,让出位置,跟在两人身后进了屋。

她见男人手中提着一只鸭,心中羡慕的同时,很是不爽:依照沈竹的性子,这肉她必然是给祝慧如的,带过来是来显摆?

左右苏云颜吃不到!

此刻,她更担心沈竹是不是来闹事的。

进屋后的沈竹有些不解——她这小姑子好像十分不欢迎她啊?从来到现在,她一句话都没说,按理说苏云颜不该对她有这么大敌意才是。

女人转念一想,这身体的原主是个奇葩,给小姑子留下了不好的印象,使得她如此讨厌自己也不奇怪。

屋中正纳鞋垫的陈氏见到两人进来,连忙放下了手中的活。

“月娘,文儿,怎么回家来也不说一声?你爹下地干活要晚些时候才会回来,你们想吃什么?娘现在就去做。”

沈竹扶着陈氏坐回原地,“这次来,是有件事,需要阿娘帮忙。”

“都是一家人,你有什么事就跟娘说,还说什么帮不帮的。”陈氏嗔怪笑道。

“是这样的,我和文哥今日去镇上逛市集的时候买了些布料,打算给孩子做衣服。只不过,我对女红不是很精通,所以想来请教您一下。”沈竹拿出布料,简单的说明了今日的来意。

“没问题没问题,这事娘教你。”陈氏先是一愣,随即想都没想便应了下来,“累了吧?先坐着歇会,娘这就去做饭。”

陈氏说着便要起身,沈竹连忙开口“阿娘,晚上我来做了!文哥今天买了只鸭子,晚上我给大家做八宝葫芦鸭。”

沈竹话一出口,陈氏呆愣的望着。

一旁的苏云颜则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眼神:沈竹今日居然不是来找茬的?不仅客气的请阿娘帮忙,而且还要亲自下厨做饭?

沈竹婉拒了陈氏要进厨房帮忙的要求,她挺着肚子进了厨房,望着环境极差的周围,扶额。

苏家的这个茅草屋,一共只有三间屋子,而且全不大,厨房先不说只能最多容下两个人,刚才待的那间屋子最多六个人就急死了。

哎,谁让现在穷呢?

沈竹无奈摇头,便开始忙活手上的活,有了白天的经验,晚饭做起来顺手了不少,没过多久,便做好了。

苏宗文帮着把菜端出去,刚摆好碗筷,苏志忠也回来了。

见沈竹他们也在,脸上露出一抹满意的笑,洗了手便一同入座了。

闻着肉香,苏云颜可怜巴巴地望着桌子上的肉,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这什么葫芦鸭,能给她一份就好了。

沈竹,“妹子,过来吃。”

她一回头就看到苏云颜贪嘴的模样,顿时觉得可爱十足,热控的招手。

苏云颜有些诧异,“我也有?”

沈竹含笑点头。

一家人坐在桌子上,欢欢笑笑的吃着。

……

晚饭过后两人便回去了。

沈竹想到今天苏云颜对自己的态度,疑惑问道:“文哥,我以前是不是个很过分的人?”

苏宗文深邃的目光中讳莫高深,含糊回道:“现在的你很好。”

他怕女人不相信,忙又补了一句:“我很喜欢。”

话落,黝黑的脸上闪过一丝神情,好在天色有些暗沉,倒是看不出来他的异样。

前方正好是一段上坡路,苏宗文大胆的握住了沈竹的手,右手揽上她的腰肢。

女人的身子一僵,仍由他小心护着往上走。

被苏宗文宽大的手握着,心底竟有种安心的感觉。

加上,男人低沉稳重的嗓音刚才说那句‘我很喜欢’,她的心跳不自觉地跟着加速。

哎,她这个活了两世的老阿姨好似有些春心萌动啊!

沈竹偏着脑袋,望向男人有型的侧脸,与现代明星相比,过之而不及。

通过今天一天的观察,嗯,体贴入微,尤其是早上给她做好饭时的模样,更吸引她!

或许,她可以试着接受这个男人,让她肚子里的孩子有一个完整的家?

第11章 生意上门

晚上回到房间,沈竹突然想起来要找苏宗文商量一下种菜的事情,这样她就可以合理的利用云里阁的那些东西了。

她刚进男人待的屋,诧异的站在门口,这个屋子不仅很窄,还很潮湿。

女人没想到,家里最好的一个房,居然给她了?顿时,心中过意不去,同时也很感动。

“文哥。”

沈竹见苏宗文看过来,唤道。

苏宗文关切问道:“是哪里不舒服吗?”

沈竹看了眼四周,“我有些事情和你商量……”顿了顿,“我们回那屋说吧。”满是内疚。

她在这里站了一会,身子骨就有些受不了。

很难想象,苏宗文是怎么在这里住这么长时间的。

怎么说?心里觉得愧疚又心疼。

既然她如今已经打算试着接纳了苏宗文,便不介意和他在一个屋檐下睡觉。

苏宗文诧异划过眉间,呆呆的看着女人转身的背影好几秒,菲薄的唇轻抿,随后欣喜的弯起唇角。

她居然愿意和他这么相处?

沈竹回了房间,就开始收拾。

人家都为了她住了潮湿的小暗房,她这里要是在矫情什么同不同床的问题,太不符合她的性格了!

苏宗文进去的时候,沈竹已经在泡脚。

沈竹见他两手空空,“你没有其他衣服什么的?”

她说完,有些尴尬的低头。

怎么听都觉得,她像个即将强暴无知少女的流氓一样呢?

苏宗文听着女人关切的声音,紧绷的脸上有了几分温意,“外面晾着。”

他一共就两三件衣服,昨天拿出来发现都馊了,早上早起便都洗了。

沈竹干干地咳了声,回了哦。

她准备弯腰倒水的时候,盆已经被男人端走。

头顶传来低沉的声音:“以后我来倒水。”

沈竹只见男人走出的背影,低头看向伸在空中的两手。

两人的相处,怎么有种老夫老妻的感觉?

深夜。

沈竹以为,有一次和一个陌生男人睡觉,她会失眠。

谁知,心里忐忑的担心这,等男人一躺下后,没几秒就睡着了。

油菜灯微亮的茅草屋中,只有男人满目柔情的望着旁边的女子,温馨异常。

……

几日后。

沈竹刚做好孩子的小衣服,听得屋外传来声音:“沈姑娘在家吗?”

女人走出门,只见门口的男子40多岁左右,一身华服,见她出来,眼中欣喜道:“姑娘可是沈竹,沈姑娘?”

“是啊,老伯里面请,有什么事坐下说吧。”

沈竹点头,疑惑的打量着面前的人。

她头脑风暴了一下,可以十分肯定,不认识眼前这个男子。

沈竹不解道:“你是?”

沈竹想着让人家外面站着也不好,便将人迎进了院中,倒了茶水。

两人相对坐下。

“在下是镇上庄子的管家,大家都叫我陈伯。前些日子我们小主子在百香居吃了姑娘做的菜后便念念不忘,这才吩咐了我来寻姑娘。”

“不知夫人可愿留在庄上当厨娘?我愿以重金相聘。”

陈伯见沈竹大着肚子,以及盘上的暨发,改了口。

他直接将此行的目的说出来,诚意非常,同时也细细打量着面前的女子——

端看这模样,唯有眼睛最为灵动,待人和善大方,生在这乡野之中,倒是有几分奇怪。

沈竹沉吟片刻,这倒是个不错的机会,毕竟这庄子可是大户人家的庄子,若是能够去庄上当厨娘,也能借此多攒些银两,等攒够了银两便自己开个酒楼。

只是……

沈竹垂眸,目光落在自己的小腹上,现在她怀着孩子,不能操劳,这个孩子来之不易,为了孩子的安全……

“陈伯,你也看见了我现在的情况,我这怀着孩子,月份大了行动不太方便,所以这厨娘之事,怕是无法答应您了。”沈竹一脸歉意道。

对她来说,比起钱财,孩子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这,这倒是我顾虑不周了。但,只要沈夫人愿意,待孩子临盆之后,陈某今日说的话仍旧作数。”陈伯对这好不容易找到的人,却请不回去,感到有些惋惜。

但他也能理解。

陈伯说罢,起身,“那我就不打扰了,告辞。”

“如此便多谢陈伯。”沈竹柔和一笑,也跟着起身,“我送送您。”

陈伯摆摆手,“夫人月份大了,要事事小心。”

在他婉拒沈竹转身的瞬间,突然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

第12章 意外之喜

苏宗文从门外走进来,见有陌生人在,“家中有客人?”

“文哥,这是镇上庄子的管家,陈伯。”沈竹介绍道。

随即,她又看向陈伯,“陈伯,这是我夫君,苏宗文。”

“恩……恩公?”陈伯有些激动,小声低语。

他大步向前走了几步,确定后,规矩的行了一礼,感激道:“上次多亏恩公出手相救,否则我现在也不能完好的站在这里。”

“有劳老伯记挂,顺手之举,不足挂齿。”苏宗文微微颔首,也想起来面前这人是他回来的时候,顺手救的那家人。

“咦?原来你们认识啊?”沈竹有些诧异。

她怎么从来没听这男人提过?

“沈夫人有所不知。半月前,我带着一家老小回乡探亲。不成想路遇劫匪,多亏恩公出手,救下了我一家子的性命……”陈伯一脸感概。

“陈伯不必记挂,遇到这种事,不管是谁都会伸以援手的。”苏宗文谦声道,伸手示意他坐下,“不知陈伯今日造访寒舍有何贵干。”

陈伯本是已经打算告辞的,见到恩人后,便有了再次攀谈的意愿。

他将先前说的那一番话再说了一遍,末了又道,“只不过贵夫人身子不便,没有同意我的请求。”

抿了口茶,像是想到什么,“我这庄子上如今正需要再聘些不签终身契的长工,吃住一应由庄子安排;另外每月再给十两银子的工钱,不知恩公可愿来?”

苏宗文有些犹豫,陈伯给的这些条件很优惠;可现在,他终归不是一个人。

“陈伯,叫我宗文就好。”他抿了抿唇,“去当差我自是愿意。只不过,我夫人怀胎数月,行动不便。若留她一人在家,无人照顾我也不放心,我可否带着她一起去庄上?”

陈伯略一沉吟,爽快的应下来。

“那二位这两日收拾收拾!”

夫妻二人情深,他自然不会做那个棒打鸳鸯的人。

况且沈竹也跟着去庄子上,小主子若是想吃她的菜,待她生产后,还可以再商量。

“多谢陈伯。”苏宗文心中一喜,语气轻松很多。

沈竹对苏宗文这心细的举动,心中一热。

在这个大男子主义的时代,很难有人将心中的抱负和家中的妻子放在一个位置。

她将发凉的手放在男人的手背上,无声的道谢。

转而,女人的手被温热的大手抱在手心中。

……

两夫妻将人送出了院子。

苏宗文,“月娘,今后我一定可以要你过上好日子。”

男人低沉有力的声音说着这个承诺,让女人觉得特别心安。

“嗯,文哥,我相信你。咱们以后的日子,一定会越好越好的。”

沈竹脸上带着憨憨地笑,霞光下望着男人有棱的侧脸,菲薄的唇轻抿,不由得痴了迷。

苏宗文感觉到女人脸上露出的神情,身子僵住了。

半响,他才道:“你先回屋去吧,我去看看爹娘。”咳了两声,

正好,这件事也应该和二老商量一下。

“我同你一起去。”

沈竹揉着发酸的腰,回房将和阿布要出来的化肥拿出来。

昨天晚上和苏宗文说找一些菜种子,然后将阿布要了一些可以立竿见影的化肥,准备撒一下。

既然,两人决定去庄子上。

那些化肥,她也应该没地方实验,拿过去给二老用,总归没有浪费。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