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仇妈咪万千宠》免费阅读作者亦心小说

《复仇妈咪万千宠》免费阅读作者亦心小说

复仇妈咪万千宠

更新时间:复仇妈咪万千宠亦心来源:wyy

《复仇妈咪万千宠》是亦心写的一本现言类型的小说,亦心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复仇妈咪万千宠》精彩节选::她本是千金,受万人宠爱,可是因为母亲的死亡,被人羞辱唾弃。他本是一个替身,带着母亲逃跑,因为大哥的死亡,意外成为总裁。他们本是少年相爱的恋人,为了彼此改头换面,一个过着逃命生活,另一个每天享受着本不......

《复仇妈咪万千宠》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4章小知失踪

  我赶到幼儿园时,已经是晚上八点,所有的房间都关了灯。

  

  我顿感不妙,连忙打开手机,果然有幼儿园老师打来的未接电话,我忙回了个电话。

  

  “喂,老师你好,我现在过来接颜小知,请问她在哪呢?”

  

  老师十分疑惑:“刚刚有人过来把颜小知接走了,他能准确的说清楚你的名字电话号码甚至住址,我本想给你打电话确认,但是你没有接电话,加上太晚了,我就……”

  

  我深知此刻再去责骂幼儿园老师也没有什么用,只好挂断电话,万分焦灼的赶回家。

  

  我一边开车一边在脑海里思索会是谁把小知带走,来路是什么?原因是什么?

  

  五年前我得罪的人太多了,但是我现在改名换姓,甚至把脸都换了,应该不会是寻仇。

  

  短时间内得罪的人只有陆丰庭和常飞,他们都是s市有头有脸的人物,想要知道我的资料不在话下。

  

  我租的房子在三楼,下车之后,我没有去坐电梯,而是走的楼梯,正当我慌慌张张拿出钥匙准备开门时,腰间被一个尖锐的东西抵住了。

  

  我想要回头,却听到了白天那个熟悉的声音:“颜小姐最好不要动,我这可是瑞士军刀,只要稍稍往前,就可以刺穿最坚固的衣料,然后是皮肤肌肉、最后是骨头,直接把人刺成对穿,一刀致命。”

  

  我大脑飞速运转,思考着对策,此刻反而不希望开门会看到小知。

  

  小知被带走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平安无事的躺在房间里睡觉,可是常飞若是和我一起进房间,肯定会被常飞威胁。

  

  另一种情况是被人绑架,可若是常飞绑架的,他此刻挟持着小知在屋内等我就好了,没必要在进门处堵我。

  

  我缓缓举起双手,把钥匙交给他:“我也只是一个小人物,无意间得罪陆总和常爷实在不应该,不如你拿我的钥匙把门打开,进门之后,悉听尊便。”

  

  常飞一听,整个人都贴身抵住我,在我耳边轻呼一口气,柔声说道:“颜小姐长相一般,身材倒是极妙,不过你可别想着耍什么花招,自己把门打开。”

  

  我现在基本可以确定他是图什么了,强忍住恶心感,一边开门一边解释道:“常爷,我当然知道你今天放的白色粉末是什么,也知道想要拿到陆少的投资不容易,你看上去是在害我,实际上是在帮我呢。”

  

  我之前和叶凉川混社会的时候,也是见人说人话见鬼打鬼腔,谄媚一个小混混,难不倒我。

  

  常飞果然放下了戒心,虽然刀还抵在腰间,但是已经松了很多,甚至拿出左手给我拨弄了一下耳边的头发:“真的?你个小丫头片子要是有这种觉悟,今晚我快活完了,立马就给你介绍陆少的投资。”

  

  “碰——”我把门一推,小知不在,桌上有一个便签纸,我灵机一动,伸手握住了他握刀的手:“常爷……你要是想玩点刺激的也不是不行,把你这刀给收起来,把衣服脱了我带你去卧室嘛~”

  

  看到常飞眼里闪过一抹怀疑,我趁热打铁:“我一个弱女子在家,又没有什么防身的东西在身上,不能把你怎么样吧?听说常爷也是威风八面的大人物,又怎会堤防我呢?”

  

  我又是激将法,又是假意温婉,常飞终于忍不住把刀往沙发上面一扔,开始脱衣服,我嬉笑着一步一步退到桌子旁,不动声色的把便签纸放进兜里。

  

  现在最重要的是寻找工具,眼看他已经把上半身的衣服都脱了个精光,急不可耐的过来一把抱住我,一脚踢开卧室的房门,把我放到床上,伸手准备扒拉我的衣服。

  

  我下意识的抓住他的手,常飞瞬间变得脸色铁青,想要发作,显然这不是招惹他的最好时机。

  

  我强迫自己露出一个微笑,轻声说道:“常爷,说实话你也不是第一个来我家的男人,还是要做好防范措施,我倒是无所谓,只是你……”

  

  常飞的脸色又恢复正常,有些着急的说道:“在哪呢?我去拿。”

  

  我指着床头柜说道:“在那里呢。”

  

  常飞果然中计,起身去床头柜拿套。

  

  我的大脑飞速运转,眼睛扫过四周,这里离客厅有些距离,而且我一走动,就会被他发现。可卧室里实在没有可以伤人的武器,就在这时,我看到了床边的梳妆台,那里有我昨天刚用过的修眉刀。

  

  常飞翻过来翻过去怎么也找不着套,有些不耐烦了:“在哪呢?怎么找不着呢?”

  

  我起身站在他面前,背靠着梳妆台,表面上是在和他一起寻找,实际上我的手已经摸索到了修眉刀,紧紧的拽在手里。

  

  我讪笑着说道:“可能是已经用完了,要不……再去买一盒?”

  

  常飞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二话不说直接扑了上来,我一急之下甩给他一个耳光,然后转身开始往客厅跑。

  

  没想到刚跑两步就被他一把抓住头发,他拖着我一步步往客厅的方向走:“你个丫头片子,老子今天就要先奸后杀,看你能奈我何。”

  

  我说为什么要去客厅呢,原来是他的瑞士小刀在沙发上,我感觉整个头皮都要被他掀起来,但是来不及了,我强忍着疼痛,握紧修眉刀,凭着自己的感觉用尽全力反手往头顶上戳。

  

  “啊——”戳到他了。

  

  常飞压根没想到我手上会有防身的武器,疼的放开了我的头发。

  

  我当机立断,把桌子上的杯子茶壶全都砸他身上,一边砸一边往门边走,他又要顾忌自己的手又要躲避杂物。

  

  急得大喊:“来人,抓住她。”

  

  我立马意识到楼下肯定有他的手下,慌慌张张的把门一关,打了反锁,然后下意识的跑到四楼往楼下张望,果不其然,他的两个手下已经准备上楼了。

  

  我环顾一下四周,看到了这栋楼的消防通道,现在的消防通道都被大家当成了普通的楼道,只是有的楼层开,有的楼层关。

  

  我记得一楼的消防通道是开的,三楼也是,可是四楼的消防通道是关的,现在绝对不可以去三楼,估摸着他的两个手下已经到了三楼了,但是弄开那个门还要一段时间。

  

  我一边往五楼跑,一边打110:“喂,你好,梧桐街德馨园三单元B栋302号房遭遇入室抢劫,请速速赶来。”

  

  然后又拨打了120:“你好,梧桐街德馨园三单元有人无故昏厥,请速速赶来。”

  

  还好,五楼的消防通道是可以通过的,下去之前,我捡起门边的一块砖头,对着墙上的火灾警报器一顿猛砸,五楼顿时警笛声大作,不少住户打开门来查看情况。

  

  我这样做的原因有二:一是人多眼杂,他们不一定能够逮住我。二是五楼响起警笛声,他们会下意识的到五楼来抓人。

  

  我做完这些,又飞速的往一楼跑,我脱下高跟鞋,一步并做两步跑,迅速跑到一楼,飞快的给车子开锁,进车第一件事情是紧锁门窗。

  

  “啪——”

  

  我的车前突然出现了常飞的脸,他的脸上也挂了彩,看来是被我刚刚扔出去的杯子砸到的,他整个人血淋淋的,再加上长得白,像极了地狱里爬出来的吸血鬼。

  

  正当我以为他要砸我车玻璃时,他却站直,拿出一张照片贴在车玻璃上,是小知。

  

第5章叶家没一个好惹的

  他贴完照片,就站在那里,应该是等我自己下车去找他。

  

  我用力的咬着自己右手,提醒自己保持清醒,小知是失踪了,但是不一定是常飞抓走的,他这么做极有可能是引蛇出洞。

  

  我想起了刚刚那张便签,打开一看,上面写着“静安路十三巷十三楼1303房”,这是我再熟悉不过的地址,我五年前的整容手术,就是在那里完成的。

  

  所以不可能是常飞绑架的小知,我当机立断,一脚油门,倒车,飞速的开往静安路。

  

  透过后视镜,可以看到常飞气急败坏的在那里跺脚。

  

  我扯了扯嘴角,好歹也是和叶家公子混过的人,怎么可能这么轻易上当,毕竟叶家没一个好惹的,我必须得聪明、果敢,才能够在这狼豺虎穴中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

  

  我转弯开往下一个路口时,与警车救护车擦肩而过,这下可以放心的去静安路了。

  

  我一边开车一边思索应该怎么对付叶成君。

  

  叶成君是叶家长子,在他前面,有三个哥哥不约而同的猝死,之后他也落下个双腿残疾。

  

  五年前我被人处处追杀,回去找父亲,结果父亲不在,被他那个小三泼了一盆冷水赶出来,叶凉川也压根联系不到,最后被叶成君抓到。

  

  好在我那时候撞破了叶成君的一个秘密,凭着那个秘密和他做交换,他派人给我整容想办法送我出国,前提是永远不要再回s市。

  

  而且……他那时候并不知道我怀孕了,要是他知道我给叶家留了个种,说不定会直接给我一刀,给我一刀倒无妨,我更担心他会对小知怎么样。

  

  “哧——”我踩了个急刹,到了!

  

  我一下车,就有一个高个子冷面女人走上来对我说:“楼上请。”

  

  五年不见,乔安娜还是如之前一般,冷静,平淡。谁能想到这个扎高马尾,打扮中性五官平平的女人,能够打造全世界最漂亮的脸呢。

  

  没错,我现在的脸,就是她五年前给我整的。叶成君的专属电梯直抵他的客厅,每次坐电梯都需要按密码,乔安娜是他非常信任的人,几乎知道叶成君的所有密码

  

  我跟着她坐上了专属电梯,一点点升上十三楼,我的心跳也一点点加速。十三楼是一个很不吉利的数字,我不知道叶成君为什么这么喜欢这个数字。

  

  刚到客厅,我就看到了颜小知,她也看到了我,张开双手朝我跑来:“妈妈——你终于来了,我好想你呀!”

  

  我抱起颜小知,仔细的检查她的全身,没有发现任何伤痕,我用鼻尖点了点她的鼻子:“妈妈也想你呀!”

  

  颜小知拿出一个棒棒糖指着叶成君对我说:“妈妈,这是那个叔叔给我的棒棒糖,我说了不能随便接受别人的东西,得妈妈同意了才行。”

  

  叶成君也一脸慈爱的看着颜小知,他看上去十分和蔼,五官和叶宇琛十分相像,笑着的时候嘴角有一个深深的弧度,不知道的人肯定觉得他是个大好人。

  

  可我知道,这叫做笑里藏刀!

  

  我只好拉着颜小知的手说:“你把糖收着,回家再吃,好吗?”

  

  颜小知用力的点点头,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好的,小知什么都听妈妈的。”

  

  这时叶成君推着轮椅走过来,拉着小知的手说:“小知先和安娜阿姨去玩一会好不好?叔叔和妈妈还有些事情要谈。”

  

  小知一脸欢快的点头说好,拉着安娜去楼上了。

  

  小知一走,我就“啪嗒——”一声跪在地上,边哭边说:“叶大少爷,你可以对我千刀万剐,但求您饶了小知吧,求求你了……求求你了……”

  

  说着,我开始一个劲的磕头。

  

  叶成君的势力大强大了,我只有扮可怜求同情才能换来他一丁半点的怜悯。

  

  “好了!”叶成君的声音转眼从刚刚的和蔼可亲转化成冷冰冰的官腔:“五年前你也是这样求我放你一命,可我没说也要放你的孩子一命啊!”

  

  叶成君说着,伸出手死死的掐着我的下巴,仔细的打量了一番我这张脸:“我说过走了就不要再回来,可你现在回来是什么意思呢?你这样让我很为难啊!”

  

  叶成君刚刚和蔼可亲的微笑转化成了恶魔般的笑容,他的手掐的我的下巴都要脱臼了。

  

  我的泪水就这样不争气的留了下来:“叶大少爷,您放心吧,我不会这么不知好歹,您就把我当做这个城市的一条阿猫阿狗就行,不做理会好了。”

  

  叶成君松开了我的手,突然哈哈大笑几声:“哈哈哈哈哈……你就是凭借这副可怜模样打动叶凉川的吗?”

  

  随后又拿毛巾擦了擦手,仿佛刚刚在我脸上摸到了什么可怕的细菌一般。

  

  良久,叶成君一句一句的说道:“给你两个选择,要么……带着你的女儿滚回H国。”

  

  我没想到他真的还会给我一条活路,顿时松了口气。

  

  他也看到了我脸上放松的表情,接着说第二个选项:“要么……签了叶宇琛给你的对赌合约,帮我把他整垮。”

  

  叶宇琛才刚刚救了我,我怎么好意思去帮着叶成君整垮他呢?更何况才刚回s市就出了那么多事,我实在不想再冒险。

  

  我几乎不假思索的回答道:“回去!我明天就回去,请叶大少爷放心吧。”

  

  “是吗?”叶成君右手握拳,忍不住挡着嘴巴轻笑道:“你难道不想知道叶凉川是怎么死的吗?”

  

  我的双瞳突然放大,急切的需要答案:“他……到底是怎么死的?求您告诉我。”

  

  在此之前,我一直对叶凉川还活着抱有一定的幻想,但是现在我已经完全不信了。

  

  叶成君把桌上的一沓照片递给我,我一张一张的翻阅,强忍住胃里的翻江倒海。

  

  恶心,实在是太恶心了,每一张照片都是血淋淋的,叶凉川的每一寸皮肤都是皮开肉绽的,有被电击的痕迹,也有被木棒殴打的痕迹。

  

  直到最后,我看到一张包裹得像木乃伊一样的照片,旁边的生命检测仪上是一排排的0。

  

  原来,在我经受炼狱般折磨的时候,他带着满身伤痕离开了这个世界。

  

  随后,我听到叶成君一字一句的在我耳边说:“他是被叶宇琛活活害死的。”

  

第6章答应对赌

  我瞬间整个人都瘫软在地上,像一坨烂泥,全身软绵绵的,被常飞劫持的时候我可以冷静,被陆丰庭灌酒的时候可以冷静,可是听到叶凉川是叶宇琛害死的,我没有办法冷静,没有办法。

  

  我浑身难受,打着哆嗦问道:“证据呢?理由呢?”

  

  叶成君看到我这副样子,眼里闪过一丝怜悯,转瞬即逝:“证据?你觉得叶家做事会留下证据吗?至于理由,五年前他回来和老爷子说只要不让你代孕,他愿意继续做叶家的备用继承人,可是叶宇琛这个人你也了解的,他不会让这个世界上有威胁他地位的人存在。”

  

  我死撑着身体,抬头对上叶成君的双眼:“叶大少爷,我需要证据。”

  

  叶成君叹了口气,仿佛真的十分无奈一般,打了个响指,立马有一个手下拿着一个iPad上前,放置在我面前,是一个监控视频。

  

  视频里,我看到了叶宇琛的背影,病床上全身裹满纱布,叶宇琛一步一步走上前,拔掉了他的氧气瓶,随后生命检测仪一点一点归零。

  

  没错,这个背影正是我前两天遇到的叶宇琛。

  

  视频播放完就被拿走了,我终于忍不住呜咽出声,直到这一刻,我才相信叶凉川是真的死了,甚至开始怀疑我看到的那个访客记录根本就是幻觉。

  

  我像头小狼一般呜咽了一会儿,便把眼泪擦干,抬头坚定的说道:“大少爷,再次合作,请多关照。”

  

  叶成君勾了勾嘴角,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来:“我就说你会同意的,现在你就尽可能的完成对赌吧!”

  

  我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继续说道:“既然现在是合作关系,能不能请您帮忙找个住的地方。”

  

  叶成君挥了挥手,便有一个黑衣人上前,给了我一张房卡。

  

  呵!他叶成君知道我一定会留下来的,准备的这么周全。

  

  我看了一眼房卡上的字,是叶家旗下的“梦露酒店”,我下午才刚从那里出来,现在又要回那里去。

  

  叶成君推着轮椅缓缓离开,离开前丢下一句话:“酒店十三楼1303号房,预定了一年,我给你一年时间,希望洋小姐……哦,不,应该是颜小姐能够让我满意。”

  

  又是十三楼1303房,为什么叶成君这么喜欢1303呢?是代表着什么?

  

  但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现在的主要任务是准备三天后的签约。

  

  叶成君特地派安娜开着我的车把我送到酒店楼下。

  

  临走时交待我:“颜小姐,小知的转学手续已经办好了,就在梦露酒店旁的梦露幼稚园,方便的很,有时间我们也可以替你关照。”

  

  安娜说这句话时一直是笑着的,可我知道,她这句话里满满的威胁,意思是小知的一切行踪都在他们掌握之中,我还是小心为妙。

  

  “慢走不送!”我平生最讨厌别人威胁我,尤其是利用小知。

  

  看着电梯一点点上升,我抱着软绵绵的小知,有些失神,她才这么小,就从未见过自己的父亲,一想到这里,我的眼泪不知不觉的留了下来。

  

  “妈妈……你不要难过。”一只软绵绵的小手在慌乱的给我擦干泪水,擦干净后又用鼻尖蹭了蹭我的脸说:“妈妈……小知也很不喜欢今天的叔叔。”

  

  “嗯?是吗?可是你今天还拿了那个叔叔的糖果呢!”我确实有些疑惑小知为什么会这么说,难道是我不在的时候他们对她动手了吗?可是身上并没有伤痕啊!

  

  小知瘪了瘪嘴说道:“那个叔叔看上去对小知很好很好,可是小知觉得,他看上去笑眯眯的,眼睛却像个坏人。”

  

  “叮咚——”电梯开了,我抱着小知走入房间说道:“小知,你不要害怕,妈妈一直陪在你身边。”

  

  我不知道的是,当我熟睡的时候,在这个酒店的最高楼层,叶宇琛静坐在那里等待着刚子回来。

  

  终于,房门打开,刚子拿出一沓照片放到桌子上,一点一滴的报道:“她进门的时候被常飞挟持了,不过之后凭借自己的本事逃了出去,我跟上了她,发现她去了静安路,本来准备继续跟踪的,被大少爷的人拦住了。”

  

  叶宇琛双眼微眯了会儿,点了点头:“所以说……她有单挑常飞的本事,还和我大哥有些牵连,难怪资料上的空白期有整整十九年。”

  

  我在酒店呆了整整两天,这两天小知的上下学都是由安娜接送,我就待在家里修改剧本,等着和叶宇琛签合约。

  

  本以为第三天也可以平平淡淡的过去,可是安娜晚上去接小知时突然给我来电话:“颜小姐,幼儿园的老师说小知被人带走了。”

  

  “什么?”我气的把鼠标都扔掉了:“梦露幼儿园不是大少爷名下的吗?还能有谁……”

  

  我突然反应过来,能跳过叶成君直接把小知带走的人,只有叶宇琛和叶家的三房太太。

  

  叶家老爷子叶枫有三房太太,第一房是叶成君的母亲李梦露,她不可能带走小知,因为他和叶成君是一体的。

  

  二房是叶宇琛的母亲于西娘,可是于西娘是叶家最受欢迎的太太,佣人服她,叶枫疼她,她没必要因为一个孩子就和我过不去。

  

  况且,真要和我过不去,也是第一时间告诉叶宇琛,不可能亲自动手。

  

  所以,只有可能是第三房——陈欢。

  

  陈欢是我爸爸的小三,陈乐的姐姐,表面看着柔柔弱弱,实际上并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

  

  思考完这些,我对电话里的安娜说道:“你立刻告诉大少爷说陈欢把小知带走了,麻烦梦露夫人帮我走一趟,我现在赶去陈欢家里。”

  

  乔安娜应声提醒:“好,你要小心点,别忘记了你是颜真真。”

  

  我知道她是在提醒我不要忘记身份,我当然不会那么蠢,一下子把自己的底牌亮出来,岂不是自找死路,不仅自己会死,更会连累小知。

  

  我一边开车前往叶家大宅院,一边强迫自己镇定。

  

  叶家的宅院占了大半个西郊,和古时候的府邸一样,分位东西南北四个门,北门进去是叶枫和叶宇琛的住址,我有幸去过一次,丢了半条命出来。

  

  和北门挨得最近的南门是于西娘和一些叶枫的莺莺燕燕以及一些代孕妈妈的住址,也是除北门外最大的宅院。

  

  别看她这里住的人杂,这说明于西娘在叶家是个管事的,而且也只有她的儿子有本事住北门。

  

  西门是梦露和叶成君的住处,这就是梦露不住在叶家大宅的原因,明明是大房和长子,却位居于西娘之下,倒不如搬出去住的好。

  

  因此,叶枫周末也经常待在梦露的公寓,只有周一到周五会回叶家。

  

  剩下的东门,自然就是陈欢的住址了,这是这里最小的小院子,可是即便如此,也是平凡人别墅的三倍。陈欢还有个女儿叫叶静,和她住一块。

  

  我站在门口,抬头看了看这大宅院,好似古时候的将军府,我就是那勇闯将军府的烈女。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