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雷韩梅梅小说31415-李雷韩梅梅小说阅读

李雷韩梅梅小说31415-李雷韩梅梅小说阅读

31415

更新时间:31415蛮一刀来源:QR

31415小说章节阅读地址分享都市经典小说全文。主人公结局如何,作者是如何设定的。31415小说章节目录免费阅读,详看31415小说章节阅读分解:地下世界,暗夜的王者回归都市,但这并不是王者的归来,而是一段欺辱的开始。两年来,他受尽侮辱,遭受白眼,丈母娘不爱,媳妇不疼,但那又如何,我李雷依旧是站在这个世界顶尖的男人。...

《31415》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5章 贺寿

“一起承担?”

韩梅梅突然笑了起来,她看着李雷,笑容有些凄凉。

“李雷,你太看得起自己了,你口口声声说跟我一起承担这些压力,那我问你,你拿什么来承担?有些事情光靠一张嘴是没有用的。”

“你就这么不相信我?在你心目中,我就这么的一无是处吗?”李雷问道。

“你是什么人还需要我来说吗?”

韩梅梅说完之后,便站了起来,走进了书房。

李雷不免有些惆怅起来,看样子梅梅对自己的误会真的很大啊。

可是他真的不能跟韩梅梅离婚啊,一旦两人离婚了,他就不可能再有机会能在韩梅梅的饭菜里面投放药材。

一旦那样,她随时都会有丧命的可能。

这也就是两年前老爷子为什么要找上他的原因。

韩梅梅的病只有他才能治好。

最重要的是,连韩梅梅她都不知道自己得了一种极为罕见的怪病!

这两年来,他一直都在偷偷的给韩梅梅治病,她的病虽然还没有痊愈,但差不多已经能够控制住了。

如果一旦断药,之前的一切努力都会前功尽弃。

“不管怎么样,你都是我的妻子,我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的。”

书房内。

韩梅梅刚坐下来,就蹲在桌子上面哭了起来。

没人知道她现在面临着什么。

更没人知道她这副柔弱的肩膀上面承担着多大的压力。

自从爷爷去世后,她都是自己一个人熬过来的,从来没有人帮助她。

至于自己的那个有名无实的丈夫,更是令她寒心至极。

在外界,他是公认的女强人,但没人知道,她那颗隐藏在坚硬外表下的柔弱内心。

她的身体跟精神早就疲惫不堪了,可她从来都不敢放松,哪怕只是一刻。

每次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她才能躲在这里痛痛快快的大哭一场,释放压力。

咚咚咚。

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韩梅梅知道外面是谁,但她没有说话。

“老婆,我给你做了莲子羹,你多少吃一点吧。”

李雷站在门外,端着一碗莲子羹。

“我不饿。”

韩梅梅赶紧把自己的眼泪擦干净。

“你白天工作了这么久,怎么会不饿呢,你不开门那我就自己进来了。”

李雷打开书房的门,走了进来。

看到韩梅梅双眼红肿,李雷吓了一跳,连忙问道:“老婆,你怎么哭了,是谁欺负你了吗?”

韩梅梅撅着嘴,把头侧了过去,冷声道:“不用你管。”

李雷把莲子羹放在桌子上面,心疼道:“老婆,对不起,是我惹你生气了吧?”

“你出去!”

韩梅梅指着房门。

李雷知道自家老婆的脾气,一旦她生气了,最好不要跟她顶嘴,不然情况会越来越糟。

“老婆,还有个事情我要提醒你,明天是你奶奶七十大寿,可千万不要迟到了。”李雷说道。

“我知道,不用你提醒!”

韩梅梅冷喝道。

“好,那我出去了,莲子羹记得要趁热喝。”

说完这句话,李雷不敢多说,连忙走出了书房,关好了房门。

韩梅梅看着桌子上面的莲子羹,神色不免有些复杂起来。

在她心目中,李雷的印象一直都很差。

但是这两年来,他坚持不懈的每天整理家务,洗衣做饭,从来没有一刻偷懒过,哪怕自己对他态度再差,他也一如既往,从不抱怨。

两年的朝夕相处,就算是一只小猫小狗都培养出感情了,更何况是人呢。

她之所以刻意跟李雷保持着这么远的距离,就是为了避免自己以后会伤害到他。

他本以为李雷会慢慢厌倦这种生活,会厌倦她的冷漠态度。

但是他并没有,反而对自己保持着一如既往的关怀。

她不明白李雷为什么要对自己这么好。

如果有可能,她倒是希望能一直这样下去。

但这次的危机她如果度不过去的话,一定会连累李雷的。

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不应该被卷入到这场旋涡当中来。

所以她才会让自己变得冰冷,绝情,恶毒,希望在情况还没有那么糟糕的情况下让李雷离开自己。

可是……

韩梅梅最后把一整碗莲子羹都给吃光了,她从来不在外面吃饭,因为她已经熟悉了这种味道。

这里面让她感受到了家的感觉。

……

另一天,李雷一早就起床了,洗漱完之后,惊喜的发现自家老婆就坐在客厅里面等着自己。

“老婆,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吃早餐了吗?我给你做去。”

韩梅梅今天穿的很隆重,气质端庄优雅,美艳动人。

“时间来不及了,你穿身正装,给奶奶贺寿。”韩梅梅极其简洁道。

“好的。”

李雷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换上了一套结婚那时候穿的那套西装。

他站在镜子面前,打量了一下,露出洁白的八颗牙齿,自恋道:“两年了,还是这么帅。”

他刚准备走出房间,突然又想到今天是老太太的寿辰。

虽然他并不怎么喜欢这个老太太,但毕竟是自己老婆的奶奶,光着手去也不好。

于是他打开抽屉,拿出了一个碧绿的镯子出来,准备当做礼物送给老太太。

他记得这个玉镯是日不落帝国皇室的女王送给他的,女王送的东西,再怎么样也不会是平常物件。

“老婆,我好了,准备动身吧。”

“恩。”

李雷开着韩梅梅的辆玛莎拉蒂,充当司机,前往了韩宅。

韩家在长风市内算是一个大家族,掌握着很多的龙头产业,目前掌舵韩家的家主就是韩梅梅的奶奶,一直居住在韩宅内,一手掌控着整个韩家。

今天,是她的七十大寿,整个韩宅内张灯结彩,充满喜庆,所有韩家的子孙都会前来拜寿,好不热闹。

李雷开着车进了韩宅,两人刚走出停车场,韩梅梅的妈妈徐秀兰满脸不高兴的跑了过来。

“女儿,寿宴快开始了,你怎么才来?”

徐秀兰不满问道。

“妈,路上有些堵车。”韩梅梅说道。

徐秀兰点了点头,随后目光突然望向了李雷,眉头不由一皱,对着韩梅梅冷声道:“梅梅,谁让你把这个废物带过来的?”

李雷的脸色当即就沉了起来,这女人一见到自己就没好脸色,如果不是自己丈母娘的话,早就对他不客气了。

“妈,今天是奶奶生日,按道理来说,他是应该要来的。”韩梅梅连忙说道。

“梅梅啊,你是嫌我们家丢的脸还不够?李雷是我们家的上门女婿,整个韩家都没几个人待见他,你把他带过来,不是给我添堵吗?”

徐秀兰冷声道。

“再说了,老太太也不喜欢她,这种场合叫他一个外人来根本就不合适!到时候你那些姑姑叔叔的又得拿这个废物来说事,你让我的脸面往哪里摆?”

第6章 礼品

徐秀兰的话要多难听就有多难听,她对李雷一直都没有任何好感,从来就没有把他当自己的女婿对待。

在她眼中,李雷一无是处,就是一个窝囊废,而自己的女儿呢,优雅端庄,知性善美。

如果不是老爷子瞎点鸳鸯谱,李雷这只癞蛤蟆怎么可能会娶到她女儿。

每每想到这里,徐秀兰就气不打一处来。

所以她费尽心思的想要两人离婚,只要两人离婚了,梅梅就能找到更好的男人了。

李雷算是看出来了,徐秀兰压根就不想让自己参加老太太的寿宴,她怕自己上门女婿的身份给她丢脸。

“李雷,话我也不多说了,你要懂点事趁别人没看到你,赶快离开这里。”徐秀兰对着李雷冷声道。

李雷脸色逐渐难看起来,刚准备说点什么,韩梅梅便道:“妈,别说了,来都来了,就算了吧。”

“女儿,我丢点脸倒是没什么,我就怕那些亲戚让你丢脸。”徐秀兰不悦道。

“我不在乎,嘴长在别人身上,他们怎么说是他们的事情。”韩梅梅倒不在乎这些。

“你这是要气死我吗?”

徐秀兰越加不悦了,继续说道:“闺女,你又不是不知道老太太的这次寿宴对我们来意味着什么?自从你跟李雷结婚以来,老太太对我们这一家越来越不重视了,几乎不把我们当韩家嫡系对待了。”

“如果这次你能趁着老太太大寿取得她的欢心,说不定她大手一挥给你公司投资呢?现在江华那小子破产了,我们只能指望老太太了。”

韩梅梅沉吟片刻,随即说道:“妈,我对他们从来就没抱有过任何幻想,这么多年来,你难道还看不出来他们一直都想要孤立我们吗?”

“可是……”

徐秀兰还准备说点什么,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哟,这不是嫂子吗?你也刚到吗?”

一个贵妇从一辆奔驰车里面走了下来,对着徐秀兰笑道。

“秀丽,你也刚到啊。”

看到这个女人,徐秀兰的脸色有些不好看起来。

这女人是老太太的亲生女儿,也是韩梅梅的姑姑。

“我路途遥远,不比你们。”

韩秀丽笑了一声,,随后目光又望向了李雷,语调就变了:“哟,梅梅,你跟这个废物还没离婚啊,你不会真打算跟这废物过一辈子吧?”

李雷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韩梅梅神色同样难看,徐秀兰的脸色也阴沉了起来。

“姑姑,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好端端的我为什么要离婚?”韩梅梅说道,

“我可听说了,你这个丈夫在家好吃懒做,整天不干正事,这样子的废物你还留着干什么?给我们韩家丢脸吗?”韩秀丽嗤笑道。

听着这话,李雷就有些难看了。

“姑姑,梅梅都没嫌弃过我,你这又是操的什么心呢?”

李雷对着韩秀丽冷声道。

韩秀丽听到李雷这语气,脸色顿时阴冷起来:“好你个李雷,敢如此目无尊长,这是在我韩家,你一个倒插门也有资格这么跟我说话?”

“你嘴巴如果不这么臭的话,我才懒得跟你废话这么多。”李雷神色逐渐冷冽起来,但语气却始终比较温和。

“你!”

韩秀丽气的脸色都白了,刚准备再说点什么狠话,但是她儿子韩天拦住了她:“妈,跟一个废物计较什么,外婆寿辰马上就要开始了,我们先进去吧。”

“李雷是吧,你敢威胁我妈,你给我等着!”

韩天冷冷的瞪了李雷一眼,随后离开了这里。

看到两人离开了,徐秀兰彻底发飙了,指着李雷怒声道:“谁让你骂她的!”

李雷不以为然道:“谁让她嘴巴不干净?”

“梅梅,我就说了吧,这废物就是一个惹事精,带他来准没好事,韩秀丽那女人睚眦必报,这件事情他肯定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妈,别说了,我们也赶紧进去吧。”

韩梅梅说道。

“哼!”

徐秀兰冷哼一声,知道时间来不及了,也就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老太太寿宴是在韩宅的一处大厅里面举行。

大厅里面空间很大,但还是挤满了前来贺寿的客人们。

这些人大多都是韩梅梅的亲戚。

而老太太王淑芳此时正坐在正堂位置,乐呵乐呵的看着下方的众人。

李雷跟韩梅梅徐秀兰三人走了进来。

按照顺序,入场后先要给老太太贺寿然后送贺礼。

韩秀丽跟他儿子先到一步,所以他们排在前面。

“外婆,天儿来给你贺寿了,祝你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韩天满脸乖巧的模样,说完之后,他拿出了一个礼盒出来,当着众人的面拆开,对着老太太说道:“外婆,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这玉镯是由上好的翡翠制作而成,是我请国内有名的大师范宇先生亲自操刀的,请外婆笑纳。”

老太太乐的双眼都眯了起来,连忙站了起来,握着韩天的手说道:“天儿啊,来外婆这里还送什么礼物啊,只要你人来了,比什么礼物都贵重。”

在这么多子孙里面,老太太最喜欢的就是韩天了。

韩天贺完寿之后,就轮到韩梅梅跟李雷了。

两人走向前,全场的目光顿时望在了他们的身上。

李雷是韩家唯一的上门女婿,众人望向他的目光充满了戏谑。

毕竟在韩家,李雷就是他们为数不多的笑点。

老太太脸上的笑容也开始收敛,变得有些严肃起来。

很明显,她并不喜欢李雷跟韩梅梅。

李雷跟韩梅梅说完贺词后,老太太也只是随意的点了点头,更没有站起来,跟之前对待韩天的态度简直是天差地别。

李雷并不在意老太太的态度,但是韩梅梅心里却很不是滋味。

同样是第三代子孙,她不明白奶奶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冷淡。

仅仅是因为重男轻女的封建思想吗?

韩梅梅送上了礼物,准备带着李雷下场,而就在这个时候,韩天突然走了上来。

“李雷,怎么不见你送礼物给外婆啊,你可是我们韩家的上门女婿,难不成你不会是连礼品都买不起吗?”

韩天满脸戏谑的看着李雷。

话刚说完,韩梅梅的脸色就变了。

这个韩天是打算让他们当众出丑啊。

她可是知道,李雷根本就没准备任何礼品。

第7章 这是帝王玉

韩梅梅脸色骤然难看起来,她当然知道韩天这么做的目的。

他这不仅是让李雷难堪!

更是在打她韩梅梅的脸。

果然,其他人也都个个讥笑起来。

“韩天,你这不是在为难这个废物吗?这家伙哪有钱给老太太买礼物啊。”

“就是,这废物这两年吃我们韩家的,用我们韩家的,有出去赚过一分钱吗?”

“哈哈,虽然这家伙是上门女婿,但是未免也太寒碜了吧,连礼品都买不起还好意思过来贺寿。”“这家伙要是要脸的话,他还会来我们韩家当倒插门吗?”

“韩梅梅,你不是继承了老爷子三分之一的钱吗?难不成连送礼的钱你都舍不得给你这废物老公?”

所有人都看着李雷,都非常期待的看着他出丑。

老太太的目光也望向了李雷,神色当中也充满了不悦。

今天好歹也是自己的寿诞,虽然你只是一个上门女婿,但是一点礼品都不送的话,未免也太无礼了一些。

韩梅梅脸色越发难看,她正准备说点什么。

但是李雷却拦住了她,随后对着韩天笑道:“谁说我没给老太太买礼品的?”

“哦,难不成你买了吗?我们怎么没看到?李雷,在场谁不知道你是一个穷鬼,你有那个钱吗?”

韩天冷笑起来,目光当中充满了挑衅之色。

这个家伙刚才欺负他妈,现在该是让他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李雷没有搭理他,而是将目光望向了老太太,笑道:“奶奶,今天是你七十大寿,我怎么可能会不给你贺寿呢?”

“李雷,光说谁不会啊,有本事你把礼品拿出来啊。”韩天满脸讥笑。

李雷从兜里面拿出了一个锦盒出来,当中众人的面打开了。

众人望去,那也是一个玉镯子。

就算不懂翡翠的人都能看出来,这个玉佩的成色比之前韩天送的那个要好上很多。

碧绿欲滴,晶莹剔透,光滑无比。

所有人都呆了。

他们没有想到李雷居然真的有带礼品过来。

就连韩梅梅也愣了片刻,她事先居然不知道。

韩家老太太喜欢翡翠,特别是对玉镯子情有独钟。

所以家里的很多后辈都会送她一些玉镯子供她收藏。

她大半辈子都在研究这些,所以她一眼就看出来了李雷不像是凡品,但没亲手摸摸,所以并不确定真伪。

韩天脸色顿时阴沉起来,他一把将李雷手中的手镯给抢了过去。

看了两眼,然后大笑起来说道:“李雷,你还真是幼稚啊,你这个镯子是假货吧,我估计是在哪个路摊边上花几十块钱买的吧,你真当我们是傻子吗?”

“你知道一块好的翡翠镯子要多少钱吗?就你这种成色的料子,没个几百上千万根本就买不到。”

听韩天这么一说,其他人也都觉得有道理。

李雷一个入赘女婿,他怎么可能买得起这么贵重的玉镯呢?

所以一定是假货。

于是,众人望向李雷的目光就更加鄙夷起来。

送一个假货给老太太,这是在羞辱她吗?

以其这样还不如不送呢。

韩梅梅的脸色也难看起来,她瞪了李雷一眼,充满了责怪。

因为她也不相信李雷能送的起这么贵重的礼物。

“你说他是假的就是假的?”李雷神色逐渐冰冷。

如果换了他之前脾气,这家伙不死也得脱层皮了。

“你还要忽悠说呢?你一个入赘的上门女婿能买的起真品?你真当我们是傻子啊。”

韩天满脸讥笑。

老太太望向李雷的脸色更加的厌恶了。

这个上门女婿如果只是窝囊就还算了,居然还如此的心术不正。

这样子的人决不能留在韩家!

她站了起来,打算亲自过来打量这个玉镯子的材质。

如果确定是假的,那她一定会大发雷霆的。

众人都已经能够察觉到她已经到了发怒的边缘了。

而就在老太太快要走到韩天面前的时候。

韩天突然把手里的玉镯子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叮!

清脆悦耳的声音就像是清泉滴落磐石上面那般,让人听着极为舒服。

玉镯摔落在地,碎成了好几块。

“拿个假货还想戏弄我外婆,你还是老老实实滚出韩家吧。”

韩天满脸嘲讽冷笑。

咦?

不对啊?

老太太脚步一顿。

按道理来说,如果这个玉镯是假货的话,那一定是玻璃制作的,可是如果是玻璃的话,摔碎的声音绝不会是这样的。

而且这声音跟玉器破裂的声音非常相似。

并且这个声音要脆耳好听的多。

本直觉判断,李雷送的这个玉镯子不像是假货。

她是一个资深的玉器玩家,这点判断能力她还是有的。

李雷的脸色变得极其铁青起来,这两年来,他尽量不插手韩家的任何是非,跟他们来往极少。

为了韩梅梅,他可以无视那些针对他的流言蜚语。

但是泥人都有三分火,更别说是他了!

江华的举动,无异触碰到了他的最低底线。

老太太走到了那些破碎的玉器面前,临近一看,她的眉头直接就皱了起来。

这难道是?

她呢喃一声,蹲了下去,亲手捡起了那些碎片。

“外婆,这绝对是假货,你小心,别伤着手了。”

韩天连忙说道。

老太太没有搭理他,而是细细打量着手中的那些玻璃碎片。

她的神色却越来越笃定了。

“居然真的是……”

帝王玉那三个字她并没有说出来。

但是她的心里却泛起了惊涛骇浪。

玉也分三六九等。

而帝王玉却是所有玉种类里面是属于最高级的。

等量价值比钻石还要贵上很多。

老太太豁然站了起来,她的目光犹如针芒一般的盯着李雷,沉声道:“这个玉镯子你是从哪里来的?”

李雷却露出一丝冷笑,看样子老太太还算有点眼力劲。

“祖传的。”

李雷说道。

他知道老太太看不起自己,所以这块玉碎了,李雷并没有多大的遗憾。

也只能说明老太太根本就没这个资格配得上这只手镯。

老太太的话让其他人都露出孤疑之色。

他们忍不住在想,老太太为什么要这么问。

难道这只手镯是真品不成?

可就算是真品,也不至于让老太太露出这么夸张的表情啊。

“外婆,这不就是一个假货吗?管他是从哪里来的呢。反正都已经被摔了。”韩天在一旁不以为意道。

“这是帝王玉!”

老太太一字一顿道。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