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言情

王者联盟免费在线阅读 [王者联盟]小说最新章节

王者联盟

作者:15789时间:分类:言情主角:

小编今天要为大家介绍的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名字叫:《王者联盟》主要讲述的是:李风,从国际佣兵组织“前锋”退役回国之后,希望可以过上平淡的生活,泡泡妞,打打游戏,过一过普通人的生活。结果回国之后就惨遭逼婚,李风还不想这么早就就被婚姻所限制,于是开始浪迹花都的生活,在玩熟英雄联盟这个游戏后,逐渐热爱上了这个游戏,并以这个为泡妞手段,走上了一条“电竞泡妞”两不误的不归路……...

最近很火的一本书名字叫:《王者联盟》小说,之前很多人看过几章,小编今天就为大家梳理一下,想看全部章节的记得关注哦~关注之后搜索或者回复书号:15789 就可以找到啦~~

世态炎凉

  001世态炎凉

  虽然世态炎凉,世风日下,但我决不能被美色所引诱,就此堕落而忘了我玩英雄联盟的初心!

  我心里念了默默念了一句阿弥陀佛,抬头看了一眼站在我面前的妙龄少女,扭头就跑,我发誓我玩英雄联盟是为了泡妞,绝对不是为了被妞泡!

  “李风,你要是带把的就给我站住!”

  那个妙龄少女追得气喘吁吁,胸前的两团大凶器白得晃眼,她追不上我,只能一边跑一边在后面喊。

  我脚下的步伐戛然而止,立马用一种正义凛然的语气说道:“你可以怀疑我的颜值,可以怀疑我的人品,但是你绝对不能怀疑我一个大男人立足花花世界的根!额,根本!”

  “切,我看你就是不行了,你之前不还暗恋我么?怎么现在说话都不敢正眼看我了?”

  那妙龄少女不屑地说。

  “不能回头,阳光太强,晃眼。”

  我背对着她理直气壮地说。

  “滚!”

  那妙龄少女顿时勃然大怒:“你还要怎么样?我都说了,只要你帮我把段位打上钻石,以后天天晚上我都就陪你嘿嘿嘿!”

  此言一出,吓得我脖子立马就是一缩,像是见了鬼一样地往四周一扫:“哎哟我的姑奶奶,您小声点,让你爷爷听见了,他非扒了我的皮不可!”

  那个妙龄少女噗嗤一笑:“那也是我爷爷,你怕什么?放心,我爷爷和你爷爷今天都去那边开会了,现在整个军区大院除了几个没长耳朵的兵,就只有咱俩了!李风,我们现在是不是要抓住机会,好好地交流一下,毕竟春宵一刻值千金……”

  “你说的当真?”

  我脸上顿时一喜,扭头问道。

  那妙龄少女见我答应了下来,脸上顿时喜笑颜开:“真的,怎么?你准备好了?”

  我嘻嘻一笑,拔腿就跑,妈个哔,老不死去开会了,今天晚上肯定回不来了,这个军区大院里,除了那个老不死还有谁能治住我?

  ……

  “网管,109号加五块。”

  我挠了挠头,摸出身上最后一张皱巴巴的五块,往柜台一递。

  那个穿着西装的网管伸手摸了摸自己胸口“服务经理”的牌牌,冲着我挤出一个吃了屎的笑容:“先生不好意思,我们网吧临时卡最少充值十块。”

  妈个哔,真是失算,如果不是今天韩慕雪那个死娘们赶着我出门,我也不至于惨成这样。身上一共就带了五十五块,刚才冲了三十,买了一包十块的云烟,又拿了一瓶红牛和打火机一包纸,就剩下五块了。关键是我脑子抽抽还进了这个“飞鱼网咖”,最垃圾的机子也是十块一个小时。

  怎么办,没钱了,现在才中午,我要是就这样回去,韩慕雪那个死娘们肯定又会拉着我给她上分。

  我一扭头,忽然看到了服务台旁边的一个广告牌:英雄联盟网吧赛,英雄集结,每周三周六比赛,海选赛冠军八百元,决赛奖金两千块。今天是周三,要是能混个队伍,拿到海选赛冠军,那也是八百块,五个队员,折合下来每个人是一百六,够我玩到晚上了!

  “那个,比赛时间到了么?还能报名么?”

  我赶紧问道。

  那个网管立马用一种鄙夷的眼神看了我一眼:“没钱就直说好吧?你丫就是想蹭游戏吧?”

  “草!”

  我一伸手,往柜台上一拍:“还能报名么!哪这么哔哔的,信不信我立马投诉你!”

  我装模作样地一摸裤兜,妈个哔,手机都没带。

  不过一听我要投诉他,那个网管顿时怂了,赶紧拿起了面前的表格:“今天的海选赛马上就开始了,报名的四个队伍,三个是自己组队的,还有一个散队,还缺一个队员。”

  “搞了!”

  我毫不犹豫地说,然后拍了拍那张皱巴巴的五块:“给我拿瓶可乐,要百事的。”

  我拿着百事可乐,往比赛候场区一杵,顿时有点傻眼了。

  那个散队有四个人,组起的战队居然叫“哥就是传说”,妈个哔,四个黄毛,瘦不拉几的,一看就知道身体透支过度,不知道晚上多空虚费纸的那种。

  “你就是替补过来的队员?”

  见我走了过去,四个黄毛中最矮小的一个立马就走了过来,摆出一副冷漠脸问道。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我不耐烦地说,这四个人就是陪我唱戏的,反正我是准备好了一打九的准备。

  那个黄毛脸色一边,眼神里顿时凶狠了几分:“你别给我嚣张,我跟你说,你他妈待会要是敢坑了,我打断你的腿!我们现在这里还缺一个辅助,辅助知道么?德玛西亚会玩么?你就玩德玛西亚辅助吧,别死就行!”

  我挑了挑眉毛,没说话,德玛西亚辅助?你他妈在逗我?

  我心里对这四个黄毛的段位预估顿时停留在了青铜五,真的不能再高了。

  第一场海选赛很快开始,两个战队分别是七色战队和云中龙战队,值得一提的是,七色战队的队长是个女人,一副夜店极品DJ的模样:利索的短发、瓜子脸,一件黑色的性感小吊带露脐装裹着呼之欲出的凶器,胸前两点不明显的激凸让我眼前一亮。再加上一条浅蓝色牛仔小热裤,小蛮腰人鱼线,一双修长大白腿,身材简直好到爆,是个男人看了他都会有动心思。

  起初我把她规划进了“上分婊”一类,比赛开始,她拿着寒冰的ADC,三分钟下路双杀,对面死了回城,寒冰没换装备,对面回来才一级她和辅助三级,又把对面ADCEZ杀了,辅助熔岩皮糙肉厚闪现走了。第三波对面复活,寒冰回家补出一个黄叉鞋子,配合琴女双大招再次手下对面两个五级人头。十分钟七个人头,对面门牙终于在二十二分钟告破,无奈投降。

  细腻的走位,果断的进攻,这个妹子的实力不一般,我的初步预估在白金三往上走,在这种普通网吧也是小霸王级别的存在了。

  轮到我们这边,对战的战队叫“乡下梦之队战队”,玛德智障!比我这个战队名字好不到哪里去。

  进游戏之前,我改了下符文,红色护穿,加一个幸运暴击,黄色护甲,蓝色四个固定五个成长魔抗,大精华两个护甲一个攻击力。天赋9\/21雷霆,直接带闪现点燃。

  游戏一开始,BAN过了英雄,见我大盖伦一拿出来,带的居然是点燃,那个黄毛队长顿时炸了:“德玛,你他妈是傻哔么!你不知道辅助是要带虚弱的么?”

  我淡淡地瞟了他一眼:“爱玩不玩。”

  那个黄毛队长咬了咬牙,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你他妈给劳资等着,等打完比赛!”

  我伸手摸了摸烟,啪地点上,看着游戏开始读条。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刚才打寒冰的那个短发美女忽然站到了我的旁边,抱着胸饶有兴致地看着我的电脑画面,我一扭头,正好看到她平坦的小腹,还有小热裤里露出的几分黑色透明布料。

  可以啊,蕾丝,这姑娘口味有点重!

  我刚想到这里,游戏就开始了,我们在上方。我看了看装备,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长剑三红出门,带了扫描。

  坐在我旁边的是我的ADC,玩的是女枪,这个黄毛看了看我的装备,居然只说了一句:“你别死。”

  帮完打野打完第一波野,我就和女枪一起走到了线上,我这边下路女枪加盖伦对卢锡安对布隆。很明显布隆Q减速被动眩晕,卢锡安E的位移,我在下路没闪现是摸不到卢锡安的,所以我直接选择了在草里观战。

  第二波兵线推过来,对面抢了一个二级,打了女枪一套,女枪反手E走位借兵Q弹了一下卢锡安,卢锡安抢二果断先手,吃了一点小兵伤害和女枪满E的伤害,虽然打出了女枪的治疗,但是自己也不赚,回线上的时候只有一半血。

  现在还秒不死。我抽了一口烟,继续在草里蹲着。

  借着布隆上来打圣物之盾,女枪又找机会Q了卢锡安三下,卢锡安的血线立马就下降到了危险值。我看了看等级,才三级,立马选择了两级E而没选择W。

  卢锡安见自己血线低了,开始吃药推线准备回家,我直接嚣张地走到了下路对面下路的草里,卢锡安立马上来补眼位,我往外一走,吓唬了一下卢锡安,卢锡安立马就是一个E拉开距离,布隆立马补上一个Q,我没有走位躲,硬吃了卢锡安几个普攻和一发眩晕,一瓶血药下去,我的血线还有一半,安全!

  “盖伦你是傻哔吗?刚才我被打的时候你在草里看着,现在一个人过去送死?”

  ADC女枪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张口骂道。

  但是我根本懒得管他,心里在默默掐着卢锡安E的CD,回草之后立马扫描排眼,卢锡安见我这么低的血还不走,立马上来用普通打我,我果断闪现一Q,走位取消攻击后摇A一下立马接E点燃。

  卢锡安顿时慌了,E技能还在CD,闪现沉默放不出,布隆也上来打我,只是布隆刚才晕过我了,现在没法晕我,只能眼睁睁看着ADC的血线越来越低。

  沉默好了!

  我瞬间取消E技能,补出一发死亡平A,卢锡安死亡闪现治疗双交,还是被我点燃死在了塔下。

  Fistblood!

  游戏冰冷的女声随后响起。

  这个时候女枪已经赶了过来,布隆知道无力再战,立马缩回了塔下。

  我冷冷一笑,直接回草里原地回城,只留下那个还一脸懵逼的女枪赶过来,漏了兵连助攻都没有。

  “难道是大神?”

  那个女枪低低念了一句,语气里全是不甘。

  “低端。”

  我冷冷地说了一句,刚准备打开商店,发现没有兵,跳钱加一血,钱还是不够我出护穿匕首,有点尴尬啊!

  “小心!瞎子!”

  耳机里忽然传来了呼喊的声音,我立马弹出了商店,看见了一个野生光头,带着热乎乎的红BUFF从从三角摸了过来!

  哟呵,移动的三百块加红BUFF!

帅哥,约一发吗?

  开始我把自己血线送残,还有开扫描排眼都是引诱,我并没有把草里的眼排掉,所以瞎子能够看见我,直接闪现接Q。

  菜的抠脚!

  我看了一眼那Q的弹道,直接回城都懒得打断,我回城他居然都Q不中我!

  那女枪见瞎子来了,已经没了Q,威胁少了一半,直接上来一发Q弹了一下瞎子。那瞎子也是迷醉,估计是刚打完红,又刷了一个石头人,在河道摸了一下,见下路开战了摸过来,才两级,被女枪Q掉将近一百,直接剩下三百不到的血量。

  可是这样了,闪现Q不中我,居然还不走,愣是要上来秀,直接摸了卢锡安插在草里的眼过来平A我,我瞬间平A反手,那瞎子仗着有红BUFF,非要和我对A,可是我符文带护甲,本来就有将近五百的血线,他一个打野瞎子没有装备,根本A不动我,女枪这下急了,知道有肉吃,居然直接闪现过来一个E开始打瞎子。

  瞎子这时候才知道错了,准备回身跑,我第二平A刚好出来,Q技能刚好转到,立马平A秒接Q技能,瞎子直接一声惨叫就倒了下去。

  Doublekill!

  “草!你什么意思,你已经拿了人头了,我都闪现了你还要抢人头!”

  女枪顿时一砸鼠标,站了起来,指着我的鼻子就开始骂。

  我淡定地掐灭了烟,往地下一丢,朝着那个黄毛吐了一口烟,喷他一脸:“有种你挂机啊!很简单,你别死就行!”

  那黄毛顿时被我一句话怼了回去,他是真的有挂机的冲动了,可是如果他真的挂机了,恐怕队长会打断他的腿。

  “好,算你屌!我要是再让你抢到一个人头,我叫你爸爸!”

  我悠悠回城,补出护穿匕首,带着血药和真眼出门,女枪推完兵线,直接买了两个短剑冲攻击力出门。

  我比女枪早一步到线上,毫不客气地吃了兵,等女枪过来的时候,兵线已经推到了对面,我又晃着去河道做了个眼,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按那瞎子的尿性,他还要来抓我。

  和平补发育了一分钟,卢锡安带着布隆打了女枪一套,我从草里悠悠出来,等着布隆Q我之后我在Q解除减速效果,Q到卢锡安,无脑E。符文护穿加匕首,卢锡安根本吃不起我一套,本来和女枪换了一点血的他直接被我打残,女枪见卢锡安残血了,居然不要命地就过来点卢锡安,卢锡安没有技能,但是反应更快,先手一个Q一发平A补在女枪身上,杀了女枪之后,被我一发平A带走。布隆本来就被我E到了残血,居然也不犹豫,扭头就跑,可是我有红BUFF减速,就追着布隆A了两下,塔下一个Q再次杀了布隆,剩下一丝血从防御塔里面跑了出来。

  Doublekill!

  又是双杀。

  我不在意地笑了笑,扭头看了一眼那脸都绿了的ADC黄毛:“又抢你人头了,还不小心抢了两个!你是不是要叫我两声爸爸?”

  站在我背后的短发美女顿时噗嗤一笑,胸前两团大白兔一阵乱颤,别说多养眼了。

  “滚你麻哔!傻哔盖伦,就知道抢人头,劳资不玩了!等着输吧你!智障!”

  看到我背后的美女笑了,那黄毛顿时觉得贼没面子,直接站起来一摔键盘,推开椅子扭头就冲了出去。

  输?我冷冷一笑,看爸爸怎么给你表演什么叫杀穿三路!

  “草,盖伦,你是傻哔嘛?现在ADC走了怎么打?”

《小说公众号:金-猴.小.说》

  那个黄毛队长玩的打野,打了这么久,就抓了一次上路,没抓成还丢了自己和上单的两个闪现,大亏一波,心情本来就不好,看我在下路杀得风生水起,心里就更加不平衡。现在我气走了那黄毛ADC,他顿时忍不住了,把所有火气都撒在了我的头上。

  “没事,你别死就行!”

  我又用这句话甩他脸上,继续上烟。

  女枪不在了,刚才瞎子没来,这一波一定来,三个人肯定会想不通越塔强杀我。

  我笑了笑,看了看身上的1072块钱,等了一下就买了日炎斗篷的1100块小件熔渣在身上挂着,就奔向了塔下。

  果然不出我所料,我刚到塔下,卢锡安带着布隆就把兵线推了过来,我淡定悠然地补着塔刀,却没有用一个技能,布隆看自己兵线大把,立马就要走上来Q加平A晕我。

  不是吧,你们真的要越塔强杀盖伦?

  我笑了笑,我盖伦6级,这波兵过完马上七级,对面卢锡安和布隆才五级,你们是怎么样的勇气?绝对脑子被门夹过!

  布隆直接上来直接抗塔,他身上有个小布甲,所以塔第一下还不疼,我直接在原地跳舞,我就不信了,凭借你们俩五级的能塔下强杀我!

  布隆Q加摸了我一下,瞬间两层被动,那卢锡安也是潇洒,直接E上来被动两下瞬间晕我,这才刚开始跳舞,反过来准备反举地球,立马就被他们俩打了下来。

  布隆吃了第三下塔,立马就准备走,但是他还在塔线里面,除非闪现出去,否则必死。

  就在这个时候,我们三角草里忽然冒出一个带着蓝BUFF的野生光头……

  又是瞎子!这是要多坚强,刚打完蓝buff就来给我送了。

  看到瞎子来的一瞬间,我就知道布隆要跳过去,眩晕时间刚过,立马就是一发Q沉默打到了布隆的身上,虽然布隆还是用W跳了出去,可是我的Q伤害加上防御塔第三下攻击还是勉强击杀了他,瞎子一发Q,我躲都懒得多,直接原地跳舞。瞎子进场太慢,防御塔的仇恨值立马就转移到了卢锡安的身上,卢锡安吃了一下塔,这才发现情况不对,立马一个治疗,谁知到我的反应更快,在第二发防御塔伤害打在他身上的瞬间,第二个CD好的点燃加大招瞬间劈头盖脸地砸在了他的脸上!

  Doublekill!

  瞎子接二段Q踢到了我的胸口上,但是卢锡安已经死了,塔的仇恨值立马又转移到了他的身上,他看我才被打掉三分之一的血,立马扭头摸眼就走,可是这一发他是紧张了还是怎么,一个眼插下去,居然插在了自己屁股跟前,一个W就位移了一个身位。那瞎子瞬间就傻了,四级的瞎子,身上只有一个二级合成打野刀,那里吃得起防御塔伤害,第一下塔伤之后,他直接半血,第二下他已经走到了塔的边缘,迟疑着一个闪现,可是第三个塔的攻击已经出去了,他死在了我看不到的三角草里!

  triplekill!

  三杀的声音在召唤师峡谷冷冷响起,我走到塔下,跳舞加一个嘲讽:“人在塔在!”

  然后我还补了一句:“塔在你亡!”

  “草!你们都是傻哔嘛?我才七级,盖伦就七个人头了,一级一个人头,这还怎么玩?”

  对面上单刀妹顿时骂了起来,那声音大得我戴着耳机都听得见。

  我带着蓝BUFF,愉快地推完线,顺带推掉了下路的一塔,回家直接幽梦出来,补了个真眼,对面中路男刀,我要去杀男刀,没真眼不合适。

  下路我暂时不管了,马上他们俩到线上就到6,布隆晕住我,卢锡安一个大招我就要被终结,我不傻。

  愉快的从对面野区绕了一波中路,Q加幽梦上去,男刀见我来了,直接开大,我直接接上真眼,我们中单卡牌闪现红牌,虽然切错了,那脆皮男刀还是被我QE一套带走。

  杀了中路又去上路,把刀妹杀了一波,人头给了我们上单的诺克。

  就这样,我一路路的杀,那打野的黄毛队长玩的酒桶,就跟着我跑,从下路杀到野区,又从野区杀到中路,三十二分钟的时候,我们这边平均超对面一个半大件,拿下大龙直接带走,对面知道气数已尽不等我们推水晶就直接投降了。

  四打五,完虐。

  “大神!”

  那个黄毛队长放下耳机,立马凑了过来,一脸的崇拜:“是我错了,我错看了大神,您说您要什么位置!中单ADC上单打野随便挑!”

  我轻轻一笑,说道:“滚犊子,我们不是少了个人么?那还怎么打?”

  那个黄毛队长一愣,立马道:“你说得对,我立马叫那个人兔崽子回来,叫他当面叫你爸爸!”

  说着黄毛队长立马摸出手机,我挥了挥手:“算了,我也不是什么小气的人,你就让他跪着给我磕三个响头就行!”

  “哈哈,这还不小气?”

  站在我背后一直观望着的美女终于没忍住,大声笑了出来。

  我一扭头,一脸严肃地盯着那个美女胸前的小凸点:“我这叫苦其心志,劳其筋骨,不是对他进行人格侮辱,美女你这么说就不对了。”

  那美女点了点头,也不在意我色眯眯的目光,大方地伸出了手:“我觉得你这个人有点意思,所以,帅哥,约一发么?对了,我叫宁静。”

  我眉头一挑,心里暗暗道你这个样子看起来可不太宁静啊!明明就是衣服青春期叛逆少女的样子。

  “那就要看怎么约了,如果是去西餐厅吃饭,那我恐怕没钱。如果去宾馆聊聊人生理想,那我恐怕没空。”

  站在我旁边的黄毛队长顿时摆出一脸目瞪口呆的表情,对于这样一个大美女的邀请,眼前的这个男人居然拒绝了!

  大神!果然大神的作风就是不一样。

  宁静晃了晃手,示意我还在晾着她,我这才赶忙伸手和她握了握。她的手很滑,也很嫩,摸起来很舒服,手指有点胖胖的,看起来很可爱。

  “可惜都不是,我想邀请你加入我的战队,七色战队,除了ADC的位置是我的,其余的位置随你挑,你看怎么样?”

  “那首先要你打得过我。”

  我笑着说。

  宁静一愣,脸上的表情变了变,以为我是开玩笑,笑着说:“我没听错吧?你要带着一群青铜的人,和我的战队打?”

  听宁静这么说,我就不开心了:“你的队员辅助白银,其他三个人黄金,你差不多白金,差距也不是很大嘛!”

  那个黄毛一听我这么说,顿时怂了,在我耳边偷偷地道:“大神,这个差距很大啊,我们四个都是青铜三四的啊……”

  我立马一扭头,瞪了一眼那个怂货,他立马就不说话了。

  “好,很期待接下来的这一场比赛。”

  宁静也不是小气的人,干净利落地收回了手,冲着我笑了笑:“但是我要你答应我,如果你们战队输了,你就必须加入我的战队,听从我的一切安排。要是你赢了,你可以不进我的战斗,我放过你,怎么样?”

  我立马摇了摇头,看着宁静有点意外的表情,淡定地说:“这不公平,我输了要听你的安排,你输了不听我的安排,我亏。”

  宁静一听我这句孩子气的话,顿时又是一阵眉开眼笑:“行,要是我输了,我也听的你安排,而且是……任意安排!”

  宁静颇为强调地咬了一下最后四个字,说完还对我抛了一个眉眼。

  妈个哔,小娘皮,还没开始呢,就勾引我。

  我一扭头,一脸严肃的看了看黄毛队长:“黄皮,有信心么?”

  黄毛摇摇头,一脸怂像。

  “怂包,听我安排。”

  我自信地一笑:“开黑了,我玩亚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