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爷的重生暖妻免费在线阅读作者向暖薄南城小说

薄爷的重生暖妻免费在线阅读作者向暖薄南城小说

薄爷的重生暖妻

更新时间:薄爷的重生暖妻沐歌来源:wyy

沐歌写的小说薄爷的重生暖妻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主角是向暖薄南城免费阅读内容简介:前世,父母惨死,集团倒闭。她被绑匪撕票的那一刻,亲眼看着他抱着另外一个女人,温柔的说,别怕,有我在,谁都伤害不了你。一朝重生,回到七年前,向暖被从孤儿院接回家的那一刻,她发......

《薄爷的重生暖妻》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1章那个女人怀孕了

“什么?只有五百万?”

“你搞什么?!不是说了吗,老子要一千万!一千万!”

鼎盛集团17楼的天台上,传来的是声嘶力竭的怒吼,一把刀横在向暖白皙的脖颈处。

绑匪有三个,其中个子高魁梧点的正粗鲁地逼着她往后走,蕾丝纱裙在高跟鞋的蹂躏下,变得脏乱不堪。

今天是她25岁的生日,也是她结婚的大喜日子,可等她满怀欣喜的坐上婚车,前往礼堂的路上,却被迷晕了过去!

接着,等她醒来,却发现自己站在天台上。

整个鼎盛集团周围都被拉上了警戒线,她的未婚夫慕景宇在绑匪的‘电话通知’下,已经带着满满的一箱钱来到现场。

可是……只有五百万!

向暖蓦地一怔,区区一千万对于庞大的向氏集团来说,不过只是九牛一毛,为什么慕景宇只带来了五百万?

她目不转睛的盯着面前这个白色西装,身姿挺拔帅气的男人,他在将手中装钱的箱子交人查验之后,便一直站在原地,和她遥遥相视。

向暖只觉得脖子上的刀仿佛划了一下,有丝丝缕缕的痛感。

她捏着手指的力度也越来越紧,木然的看着前面的方向,“景……宇。”

向暖的声音过轻,有些沙哑。

与此同时,另外一道清丽急迫的女声在她的耳边响起——

“景宇!”

这道突来的嗓音,打破向暖的意识,她循声望过去。

不知何时,天台的另一侧地上,麻袋里忽然钻出了一抹纤瘦的身影。

灰尘掩盖不了女人精致的妆容,她被另外两个绑匪束缚着,“景宇!我好怕!你快来救我!救救我!”

楚熏?

向暖她认得这个女人。

曾经有一次在向氏的酒会上,她在后花园里撞见这个女人和慕景宇抱在一起。

但是当时,慕景宇的解释是,楚熏是他以前的校友,刚从国外回来,这是礼节,她便再没多想。

可是如今……

“景宇,我怀孕了!孩子刚刚6周,景宇!”

在最关键的这一刻,楚熏的话,无疑给了向暖致命一击。

楚熏怀孕了?

狂风吹乱了向暖的发丝,显得她耳鬓碎发异常凌乱,她的耳中嗡嗡作响,震惊过后,全然是嘲讽。

“嗯……我知道。”慕景宇开口了,声音依旧是那么温和好听,“我看见你床头柜上的产检单了。”

一字一句,像是一把匕首,剜着向暖的心。

她忽然发现,相识数载,这个男人于她而言,竟然是如此的陌生。

“不好意思。”天台的风有些大,捎来慕景宇那温润的嗓音。

就连绑匪都不曾料到的是,男人抬起手臂,独独指向了角落里瑟瑟发抖的楚熏,对着他们道,“这五百万,我只赎她。”

至始至终,慕景宇的眼神,只在向暖的脸颊上停留了一秒。

全然没有了曾经的呵护和爱意。

“你……这……”想到莫名其妙少了五百万,绑匪已从一秒的震惊变得愤怒,手中的刀不离分毫,紧紧扳着向暖的身子。

“少TM的忽悠我!那这个女人呢?!她……她可是你的未婚妻!向氏集团的千金大小姐!”

“那你的消息还不够灵通。”

慕景宇说,他的唇角微微上扬,棱角分明的脸颊泛着笑意,眼眸似有似无的往向暖身上又望了一眼。

蓦然。

二人,四目相对……

“就在刚才,向氏夫妇在赶往婚礼现场的途中,出了车祸,双双身亡,向氏的股票,已经跌停了……”

“你说什么?”

面对未婚夫的背叛,都未曾变脸的向暖,在听见这话之后,先是浑身一震。

随后她抬起头来,死死的盯着天台正中央的男人,双肩发抖如筛,清明的双眸,渐渐变红,湿润。

“不!这不可能!”

她发疯了似的试图冲上前去,想抓住慕景宇问清楚,可却被另外一股力道死死的禁锢住了,“臭女人!老子五百万还没拿到手,你就不想活了吗?!”

“慕景宇!你给我说清楚!我父母到底怎么了!你给我说清楚!”

“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杀了你!”

“慕景宇!”

挣扎间,手起!刀落!

鲜红,喷涌而出,天台的瓷砖上瞬间一片红光,颈动脉破裂,‘哐当’一声,就连绑匪都惊呆了,手中的匕首掉落在地。

向暖瘫软的身子倒在一片血泊之中。

迷迷蒙蒙中,她听见‘嗒嗒嗒’的高跟鞋小跑声,受到惊吓的楚熏冲入慕景宇的怀中,紧紧的抱住他的腰腹。

慕景宇唇角微抿,抑制住心底深处的那丝异样,将楚熏护在怀中,看似十分宠溺。

阖上眼之前,向暖露出凄美决绝的笑意。

曾经,她多么相信的男人,也是她父亲在商业上最信任又得力的下属,在她新婚当天,竟然给了她这样的一个惊喜啊……

第2章心如死灰的重生

“向暖?向暖?”

“小暖,你爸妈来接你了!你快醒醒!”

什么声音在她耳边游离?是谁在叫她?

向暖的意识在混沌的空白中逐渐稀薄,刺目耀眼的白光之中,她猛然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除了孤儿院院长年老沧桑的模样,还有两张极其熟悉的脸。

向暖模糊的视线逐渐清晰,可那些零散的回忆在她脑子里飘荡不离。

这是怎么回事?

她环顾四周,简陋的屋檐,白色沾染了灰的窗帘,方方正正的小木桌上,被画的乱七八糟,残破的窗台上是她养的几盆多肉。

这番布景……是孤儿院?!

再看看眼前这情景,与记忆中的某一天逐渐重合,她重生了?!

重生回了7年前,向家人来孤儿院接她的那一天?!

刹那间,向暖瞪大了眼睛,一阵狂喜过后,她只觉得手臂上传来了一阵疼痛。

保养极好的妇人,抓着她的手臂,眼圈哭的通红,“小暖!你就是我的小暖!我找了18年的女儿啊!”

向暖被抓的生疼,可她愣是半句都没吭。

前世因为埋怨父母无意的丢弃,让她整整十八年过着孤儿的生活,所以她被接回向家后,处处和父母作对。

就连他们给定下的婚事,也被她故意破坏,并义无反顾的扬言要嫁给慕景宇。

可现实,狠狠的打了她一个巴掌!

这世界上,又怎么会有亲生父母会不为自己的子女着想的呢?

想起前世,直到他们车祸身亡,她都没喊过他们一声爸妈,向暖心里充满了内疚和自责。

女孩坐在床边,瓷白的脸庞上五官精致,漂亮的丹凤眼安静的盯着他们,眼神中漾着一丝的雾气。

“小暖,还愣着做什么?快叫人呀!”院长提醒她。

听到这话,向暖的视线忽地有了焦距,定格在了江素红的身上。

江素红情绪十分的激动,小心忐忑的抚着她的脸颊,却又怕她会不认他们。

半晌,向暖干涩着喉咙,缓缓开口,“爸,妈。”

“……你……你叫我什么?你再叫一遍!”

江素红再也克制不住的抱住了她,放声痛哭起来,“对不起,都怪妈妈不好,当初弄丢了你!你都不知道妈妈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

柔软又温暖的身躯,将向暖紧紧的包裹起来,她抬了抬素白的手腕,想安抚妇人,却怎么都没落的下来。

“好了,素红,别哭了,吓坏了孩子!既然人已经找到了,我们便早些带回家吧。”

向远松扶起痛哭不停的妻子,还算镇定,转头安排助理去办理向暖的出院手续。

……

坐上向家派来的黑色加长款商务车,向暖透过车窗静静的盯着窗外,院长和她的父亲向远松还在叮嘱着什么,向远松频频点头。

而坐在她身旁的江素红已经抹干了眼泪,抓着她的手指,唠嗑着家里已经备好了她的房间和所有物件。

向暖抿起唇,不出声,因为她知道,回到向家,还有更大的刁难在等着自己!

等向远松也坐上车之后,司机便发动了引擎,伴随着车子缓缓驶出孤儿院的大门,另外几辆低调的悍马越野车从向暖的视线中擦肩而过,停在了孤儿院门口一颗魁梧的松树下。

第2章结束

第3章竟然是薄南城?

“薄少,人已经接走了,我们来迟了。”副驾驶座上的冷池扭过头去。

后座上的车窗下降了些许,露出男人轮廓坚毅的下颚,他的发丝整齐的向后梳去,昏暗的光线下,让他近乎完美的五官笼罩上了一层薄雾。

无意中的一瞥,男人的脸庞刚好印进向暖的眼底,刚好看到男人潭底阴鸷的沉色。

薄南城!竟然是薄南城!向父专门为她挑选的联姻世家薄家的大少爷!

据说他18岁毕业于哈弗,攻读的工商管理硕士学位,20岁回国创立的乔森投资公司,旗下产业过百,经手地产业,电商业,娱乐圈等多个领域,而薄家长孙这个名号不过是为他锦上添花罢了。

就是这么一个所有女人心目中的完美男人,竟被她在婚礼上当众退婚了!

那几日,她连家门都不敢出,生怕薄南城会找她算账。

可‘退婚事件’居然就那么沉寂了下来,而薄南城这个名字,直到她转嫁慕景宇,她都没在耳边再听到过。

他就仿佛是从她的生命中消失了一般。

如今再见,只这一眼,看的向暖心慌意乱,当然更多的是心虚,她匆匆收回目光,突然间心浮气躁起来。

“老爷子也真有意思,找谁不好,给你找个孤儿院的做老婆。薄少,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做?万一这小妮子不同意退婚怎么办?”冷池还在念念叨叨着。

此时此刻,薄南城骨节分明的手指正轻轻敲打着扶手,嗓音一如既往的冰冷,“向远松给她安排的是哪所学校?”

“和向天美一样,都是中大。”

“嗯,知道了。”薄南城说,略微停顿后,他继续道,“这几天你多盯着向家的风向,有事情及时汇报。”

“是!薄少!不过……”冷池摸不清他的心思,却还是善意的提醒,“下个月就是老爷子的大寿了……”

提及这个,薄南城的眼色又沉下了几分,他那双犀利的眼瞳让人不由自主的惧怕,就连冷池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这老爷子也真是,明知道薄南城有一个在国外多年的女朋友,硬要拆散人家,娶一个毛都还没长齐的小丫头片子,甚至要在寿宴上公开这件事,也难怪薄大少这么抗拒了。

“不急。”薄南城嗓音沉下,犀薄的唇瓣冷冷勾起,“我多的是时间和他耗。”

……

向家的别墅建立在环岛半山腰上,一路上弯弯绕绕,一个多小时后,进入向暖视觉的风景愈发的让人赏心悦目,一栋三层高的独栋别墅映入眼帘。

门前,一群佣人正拿着花洒浇水,里面还掺杂了酒精的味道,看见这样的一幕,向暖微微的勾了勾唇,不用问都知道这是谁的主意。

“大家可都打足精神了!奶奶可是说了,任何晦气都不能带进门的!脏的东西该扫的就要清理掉!”一名穿着碎花裙,约莫18岁的女孩使唤着佣人跑这儿跑那儿。

等她抬起头来,刘海下的面颊竟和向暖有7分相似,最大的区别,是她左眼角下有一颗泪痣。

向天美——也是向氏夫妇所出,与向暖异卵双生的姐妹。

当初江素红怀孕的时候怀的是双胎,但是护士起了坏心思,偷了向暖卖给了人贩子,结果向暖有先天性的疾病,人贩子辗转卖不掉她,便只能丢到了马路边让她自生自灭。

后才被孤儿院领养了。

《薄爷的重生暖妻》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