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通缉令:前妻,别藏了)(凌薇、顾廷之)免费阅读

(爱情通缉令:前妻,别藏了)(凌薇、顾廷之)免费阅读

爱情通缉令:前妻,别藏了

时间:爱情通缉令:前妻,别藏了作者:白小洛来源:zsy

(爱情通缉令:前妻,别藏了)主角(凌薇、顾廷之)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完整版章节,爱情通缉令:前妻,别藏了是作者白小洛写的一本婚恋生活热门小说:姐妹的背叛,丈夫的决绝,一份伪造的亲子证明让她痛失腹中孩子,悲痛欲绝之下远离他乡。三年后,风华归来,身侧早已有良人相伴,面对白莲花的挑衅,凌薇觉得最好的办法就是先将她高高举起,最后再重重摔下!不是清高自持?那就让她身败名裂!不是高高在上?那就让她坠入尘埃!可这朵白莲花不简单啊,三十六计,轮番上演,凌薇表示有点头疼,但是俗话说得好,走白莲花的路让白莲花无路可走。她既然有张良计,我就有过墙梯......

《爱情通缉令:前妻,别藏了》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004苏欣小姐真是人美心善

凌薇灿然一笑,突然伸手,将礼服上的披肩往上拉了拉,顿时露出了一条做工精致的手链,吸引了几人的目光。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她开口,吐出几个字,字字冰凉,仿佛在说的不是眼前发生的事,而是三年前那场骗局和诬陷。

苏欣盯着她手上的东西,心里突然一虚,也打起了鼓。

这……凌薇居然就戴着一条和竞拍一样的手链?按理来说这样场合的竞拍是不可能出现赝品的,所以凌薇那条是假的才对吧?

“凌薇,你这么说可就不对了。

到底谁的是真谁的是假,现在犹未可知呢。

然而你缺如此早早就下定说我的是假的,不知你到底是何居心?”

“而且,这还是廷之送给我的。

我自是相信廷之的。

而你如今却这般说,难道你是怀疑廷之的眼光吗?”

顾廷之听见这一句,没有情绪的脸上难得出现了一丝表情变动,目光顿时燃起了怒意,薄唇紧抿,冷冷看了凌薇一眼。

凌薇感受到了侧面传来的目光,没有回头,嘴唇抿着,侧脸优雅而坚定。

他的眼光?呵呵。

她已经不是三年前的她了,现在的凌薇,也自然不会因为顾廷之一个眼神就腿脚发软,反而是怒意燃烧,气恼的情绪完全不输给此刻的顾廷之。

这样的凌薇让顾廷之既感到熟悉却又陌生。

“原来是顾先生拍来送给苏小姐您的啊。

不过既然苏小姐不相信,大可以找人来鉴定。

在场应该有珠宝鉴定师吧?”凌薇转头,询问道。

这种场合,一定会有珠宝爱好者的参加,毕竟慕之言的名头还是有点吸引力的。

“我我我!”

“我也是……”立刻有几人跃跃欲试,举起了手。

苏欣看了顾廷之一眼,见他没有出声,便自作主张地伸手指了也一个人,开口道:“好,那就麻烦这位先生帮我们鉴定鉴定,看看这条手链是不是她说的赝品。

只是凌小姐,鉴定结果出来了,别说我故意在这么多人面前不给面子哦。”

“放心吧。

”凌薇退到一边,用看好戏的眼神看着苏欣。

苏欣来到凌薇的身边,伸出手:“凌薇小姐,给我吧。”

凌薇看了一眼苏欣,将手上的手链取下正打算放在苏欣右手上。

却不知怎的,突然,会上的灯闪烁了几下,随后啪叽一声竟全数熄灭,顿时引起一阵恐慌。

“这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事情?”

“灯怎么灭了?停电了吗?”

“哎呀!你别推我啊!你踩到我了…”

由于凌薇苏欣两人同时身处在人群中央,两人的后背不知被谁碰了一下,凌薇手中的项链掉落,苏欣更是被人撞倒在地。

有什么东西胳得苏欣的手臂生疼,苏欣拿了起来,眸子微眯,这是……凌薇的手链。

似是想到了什么,苏欣立刻将盒子中的手链和凌薇的手链对掉,随后将盒子的手链往凌薇身边丢去,而自己则快速站起身往顾廷之身侧摸去。

沈司白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砸在了自己的脚上,弯腰捡起,触手冰凉,是凌薇的手链。

这时,拍卖会灯重新亮了起来。

“不好意思各位来宾。

我在这儿向大家表示真诚的歉意,方才是电路短路导致灯灭,现在已经修好,再次向大家说声抱歉。

大家继续。”

“小薇,没事吧?”沈司白一直都护在凌薇身边。

“我没事,你没事吧?”

沈司白摇了摇头,“没事。

对了,你的手链。”

凌薇伸手接过,看了一眼对面正在问着顾廷之有没有事的苏欣,“苏小姐,还鉴定吗?”

苏欣一听,转身,看着凌薇:“凌薇小姐,结果就这么重要吗?”

“苏欣小姐,你话有些多了。”

“那好,如你所愿。”

鉴定师上前,接过凌薇手中的手链,随后又来到苏欣身侧伸手拿过盒子的时候也是恭恭敬敬,十分小心谨慎。

不到几分钟,鉴定师便低声叫了出来:“不可能啊……这……”

“怎么了?”苏欣突然靠近,“如何?先生不妨直说。”

“这……”鉴定师将工具放了下来,轻声道:“今日拍卖这手链才是正品,而这位小姐手中佩戴的手链…确实是赝品,虽然仿的很好,但绝对不是慕大师的作品……”

周围顿时起了骚乱,所有人都被这个结果震惊到了,小声议论起来:

“这不可能啊,你是不是看错了?凌薇小姐怎么可能会一直佩戴着赝品而不自知呢?”

凌薇闻言,眉宇微微一皱,没有理会苏欣的话,而是定定的看着那位鉴定师:“此话当真,我所佩戴的当真是假的?”

“这位凌薇小姐,在下愿意以我身为鉴定师的名誉担保,您的手链……您的手链虽然不是慕大师的,但也是一条不错的手链。”

这话已经说的很婉转了。

众人一听,皆是窃窃私语。

“哇哦,这人刚才还说苏欣小姐的是假的,现在打脸了吧!”

“可不是嘛,而且你们没听见嘛,人家苏欣小姐方才还劝了她呢,可人家就是不领情呢。”

“啧啧啧,自己带的假货还诬陷别人的是假货,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

“凌薇小姐,你肯定也是被人骗了。

”苏欣也自然是听见了众人的谈话,适时开口。

“这苏欣小姐人也太好了吧。”

“是啊是啊,人美心善,居然还帮着方才诬陷她的人说好话,让她有抬价下。”

凌薇又怎么会听不见?只是智者见智,她敢肯定这不是她的手链,“这不是我的。”

“哎呦呵,你们听听,现在她居然又说这手链不是她的!难道还能是我们的不成?可真是笑死人了。”

“哈哈哈,这锅摔得没毛病。”

凌薇看了一眼眉宇之间皆是得意之色的苏欣,笑了。

事到如今,她就算是猜也猜到了,如果猜的不错的话,应该就是方才趁着灯灭她手中的手链掉落被苏欣捡到,然后被苏欣掉了包。

沈司白更是冷眼看着众人,身上的寒气阵阵,但是看向凌薇时,却是满眼温柔,“小薇,我们走。”

凌薇也懒得再解释,毕竟世人只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至于此事,灯灭,监控也失去作用,没有了证据这次倒是让苏欣捡了个便宜。

点了点头,两人一前一后,没有任何留恋地离开了大厅。

周围人的目光看完两人,又转回来看着苏欣。

“好了,大家不要再讨论了。

方才只不过是我和凌小姐向大家开的一个玩笑罢了,现在人都走了,大家也都散了吧。”

随后将盒子从刚才的鉴定师手上拿了过来,转身也走出了门。

顾廷之的司机已经等着了,见到苏欣出来,立刻将车门一开,十分恭敬地低了头,等着她上车。

她听见身后传来的脚步声,转身,开口道:“廷之,这么多年了,我一直陪在你身边,尽心尽力。

如今,凌薇回来了,或许你的身边已经不再需要我了。”

顾廷之闻言,眉头一皱,盯着她看了几秒,“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这几年,苏欣一直都在自己的身边照顾自己,不辞劳累,顾廷之又怎么会不知道苏欣对自己的好呢?

看向苏欣的目光柔和了几分:“苏欣,你对我的好,我都知道。”

苏欣闻言,心里一动,“廷之,方才的事情对不起。

都是我的错,我今天不应该来的,不来也就不会遇到凌薇,也就不会发生方才的事情了。

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抱歉。”

凌薇,这两个字就像是一根根针扎在顾廷之的心上。

“苏欣。

”顾廷之脸色突然冷了下来,语气里浸透了冰渣,“今日并非是你的错,至于那个女人……我不想听见关于她的任何消息,你一遍一遍地提起,只会让我更加厌恶她。”

苏欣神色一凝,看着顾廷之的表情,眉宇微挑,柔柔道:“廷之,我知道了。”

“抱歉。

”苏欣低头,轻声道:“廷之你别生气,方才我只是看她太过得寸进尺……还有刚才那些人……”

“苏欣,你不用次次都与我道歉。

而且,今日之事本就错不在你。

好了,回去吧。

”顾廷之上了车,目光盯着前方,半边脸都埋在黑暗里,看不出情绪。

苏欣的手指动了动,转头看了顾廷之一眼,也上了车,不敢再看他一眼。

半个小时之后,车子在顾家的门前停了下来。

苏欣乖乖下车,跟上了顾廷之的脚步,从刚才之后就再也没有发出过一点声响,低头在他身后走着。

“好好休息。

”说完,顾廷之自顾自的抬脚进了自己的房间,头也没回,直接将门给关上了。

砰!

苏欣愣愣抬头,看着在自己面前合上的门,半晌都没有反应过来。

这是……让她不要跟着的意思?

她咬牙,狠狠抿了抿唇,手指在身侧缓缓收紧了,屈辱的感觉顺着后背攀爬。

半晌,苏欣闭着眼睛,泪光在眼眶里翻涌起来,深深吸了口气,吐出一个名字:“凌薇……”

005截胡,专门找茬

次日。

阳光从落地窗照射进来,凌薇一觉醒来,拿过手机一看,已经是上午十二点了,脑子里立刻闪过一双墨色的深瞳,形状优美,弧线勾人。

她闭上眼,躺在床上许久,才悠悠叹息一句,将满腔的压抑都吐了出来。

没想到三年过去了……顾廷之对她的影响,还是这么大。

昨天晚上一直熬到半夜,她才勉强有了睡意,随后便是一整晚的梦境,关于那个未出生的孩子,还有顾廷之阴冷又决绝的表情。

凌薇的手指在被子上缓缓缩紧,深吸一口气之后起了身,走向浴室。

镜子里的面容娇媚而精致,早已不复三年前的痕迹,卸了妆之后的五官也依旧清丽有加,不枉费她这些年舍下血本的护肤品。

这三年的每一天,她都在变化,每一天,也都更加渴望回到这里……

突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凌薇拿过低头一看来电显示‘四爷’,是沈司白。

“喂。”

“开门,爱心午餐到了。”

凌薇一愣,走向窗边拉开了窗帘,果然一眼就看见了沈司白的车,环抱双臂,勾唇道:“沈总够早的,是因为今天下午的竞标会,所以激动得睡不着吗?”

“我有什么可激动的?”他笑道:“要激动也是替你激动,这么好的报仇机会,我已经迫不及待要看见顾廷之的脸色了。”

凌薇一笑,挂了电话,迅速挑了衣服换上,匆匆化了淡妆便出了门。

沈司白的车子已经停在了路边,手里拿着餐盒,里面的配菜精致,荤素搭配加上水果,已经足够满足他的能量需求。

沈司白一口一口吃着,看了她一眼,视线突然停顿了片刻。

凌薇低头扫视自己身上的米色裙子,“怎么了?”

“没什么。

”沈司白摇头,随后笑着道:“就是替我们顾总惋惜。

他要是知道自己错过了这么个美人儿,保不准会在夜里偷偷哭泣呢。”

“沈四爷,你这张嘴可真是能生出花来。

”凌薇翻了个白眼,坐上了副驾驶,“给我吧。”

沈司白转手,将餐盒递了过去。

她接过,眼神突然一闪,“谢谢。”

“谢?”沈司白睁了睁眼,“没看出来,你居然还知道礼貌两个字怎么写?”

“当然不是谢你的午餐。

”凌薇咬牙,半晌才道:“是谢谢你……这三年来的照顾。

”她话音一落,表情认真了许多。

沈司白的目光也跟着一闪,随后笑了笑:“为了这事儿……那我就收了这声谢谢了。”

三年前,他第一次看见那个心如死灰的落魄女子时,因为自己难得的善心,反而为自己挖下了一个再也跳不出来的坑……

但是他从来没有后悔过,这三年也是他人生中最快乐也最有意义的三年。

车子开动,朝着前方开去。

半小时之后,停在了一家酒店的大厅前。

“你好。

”侍者立刻走上前来,恭敬地低了低头,“请二位出示一下邀请函。”

沈司白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卡。

侍者立刻点头道:“请进。”

沈司白伸出手,等着凌薇勾上自己手臂时,才开口低声道:“我打听过了,今天顾氏集团是要拿下城北的一块地,他们做了充足的准备,而且也以顾氏的名望,拿下这块地已经是势在必得。”

“顾氏旗下的商场一直都有能带动发展的能力,不过这一次……顾廷之的团队恐怕没有好好做功课。”

凌薇闻言,眉眼一动,“放心吧,这是你回国之后的第一战,我来为你打响。”

沈司白笑出声来,伸手捂了捂自己的心口:“我真是越来越没有出息了。

听见你要为我打响这一句……啧,差点就被你勾走。

你说实话,其实你的目标不是报仇,是当上沈家的少奶奶吧?”

“去你的……”凌薇瞪眼,推了他一下。

她知道沈司白是开玩笑,所以也肆无忌惮地和他斗嘴,笑容也渐渐灿烂起来。

两人找了个座位坐下,没多久就听见了身后的骚动。

“顾总……”

“顾总您来了。”

脚步声接近,场内原本还有些窃窃私语的声音,在顾廷之接近的这一刹那全都消失。

他身上天生带着王者的气场,浑身没有一处不散着生人勿进,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息。

凌薇转头,看了他一眼,又收回了视线。

“好,我们开始竞标。

”台上的助理伸手整理了自己的领结,表情冷淡,毫无惊喜。

顾廷之一出现,基本就已经确定了今天的结局,众人脸上也都是恹恹的表情,提不起兴致来。

顾氏集团的团队打了头阵,先是展示优势,随后发出报告和宣传,甚至连商场前景都标了出来,计划书可以说是天衣无缝,没有任何缺点可寻。

“等等。

”一声女音突然在角落响起。

众人视线偏了偏,顾廷之的眼神也转向了说话的人,待看见出声之人,眼睛突然一眯。

凌薇?她又来做什么?

凌薇的目光落在了顾廷之的脸上,笑容浮上唇角,“刚才贵公司所说的那些优势,我们同样有。

而且贵公司虽然旗下的商场名气大,圈钱快,带动周边发展的能力也强,但毕竟不是专注做房地产的。”

“我们沈氏企业大家应该有所耳闻吧?虽然这些年一直在海外发展,但是国内的资源也不可小觑,资金充足,而且漓海市的商场太多了,缺少的是这样的精品住宅区,我们……”

她越说,顾廷之的脸色就越是难看。

这个女人是故意要和他作对了?

昨晚的手链,今天的竞标……果然是长本事了。

凌薇陈述完毕,众人一片哗然,就连台上的助理也是眼冒金光,拍手称快。

竞标会结束,助理立刻跑向了顾廷之,低声道:“顾总……”

“说。

”顾廷之盯着斜前方的凌薇背影,怒意在眼中不断翻涌。

“我刚才问了竞标结果,这……”助理小声,轻咳了一句。

果然。

那女人的一张嘴,还是说动了卖方。

顾廷之突然起身,朝着凌薇大步走去。

凌薇余光一晃,转头道:“你去车上等我。”

沈司白看了顾廷之一眼,没有多说,转身离开。

场内顿时只剩下了两人,空气也开始在一片沉重中几乎凝固起来。

“顾总,别来无恙。

”凌薇灿然一笑,随后抬头,脸上则是无所畏惧,无波无澜。

 

006苏小姐,你和顾总感情还好吗

她除了说好久不见,别来无恙,还能说其他的吗?

“不想说点什么吗?”顾廷之唇角一勾,威胁的神色深深扎根在了脸上的每一个表情细节中。

“我和顾总该说的话,三年前就已经说完了。

顾总对我该做的不该做的事,在三年前,也已经做完了,不是么?”

“你还有脸和我提三年前?”顾廷之神色一冷,刚扬起的讥讽笑容再次冷却。

凌薇抿唇,眯着眼睛抬眼:“我为什么没脸提?顾廷之,这事情做错的是你,不是我。

我既然回来了,就没什么可怕的。

今天只是拿了竞标……”

“明天怕是顾氏都要被你攥在手里了吧?”顾廷之突然动了,一把将她的下巴掐着,拎了起来。

凌薇吃痛,拧着眉头抬眼,和顾廷之对视着,眉眼冷了冷,“怎么,顾总现在就承受不了了?”

顾廷之冷笑一声,眯了眯眼,怒火压下心头,却从眼里冒了出来,手指更紧了。

“有本事就在这里……掐死我。

”凌薇咬牙,忍着扑面而来的窒息感,挑衅之意扎根在每个字里。

顾廷之眉头一动,手指突然一拉,猛地将她扯到了自己身前,低头吻了上去。

“唔!”凌薇瞪大了眼,猛地挣扎起来,气息却不断侵入她的鼻息。

这个男人疯了!

顾廷之的吻一如从前,没有半点怜惜,甚至比从前还要更多了几分霸道。

他一手撑着凌薇的下巴,被迫让她张嘴,一手捏着她的双手,凌薇就算是想要挣扎,也有心无力。

“顾廷之!”她艰难开口,却被他的力道逼得一退再退,退无可退,睁眼和他对视一瞬,却差点沦陷在那样的目光里。

墨色星眸,暗潮汹涌。

她不知道这双眼睛里是什么样的情绪,只知道此刻,她能看见自己惊诧的倒影,还有一丝捉摸不透的复杂感情。

他……

凌薇晃神间,身后突然出现了高跟鞋踏在地面的脚步,随即便是尖叫声。

“你们!”

顾廷之的动作微微一停,斜眼,在看见门口来人之后,才放开了凌薇。

凌薇立刻软了腿,伸手摸着自己的脖颈,微微喘息了一瞬,咬牙抬眼:“顾廷之,你是不是有病?”

“凌薇!”苏欣晃了晃身子,一脸的不可置信,眼眶已然有泪已泛滥起来,“你们……你们两个……”

要不是她心里不安想要跟着过来看看,是不是就看不见现在这一幕了?!

凌薇……她果然是有所预谋的!如果不是她主动,廷之怎么可能接近她!

顾廷之看了她一眼,皱了皱眉头。

苏欣的声音太大,已经引起窗外好几个人的注意了。

今天这场竞标有很多记者到场,此刻为了等他出去,应该还没有离开。

照着她这样闹下去,明天不上漓海市头条,才是令人惊讶的事。

凌薇整理了自己的头发,抬起头,恢复了优雅和自如,转眼上下打量了苏欣一下,在看见她眼角泪光的时候,突然觉得让顾廷之发这一会儿的疯,也是值得的。

她伸手将领口被扒下来的纽扣给缓缓扣上了,轻声道:“顾总,我不管你是气昏头也好,单纯想要惩罚我也好,我希望你知道我们两个的身份,不是能让你任意妄为的。

以后要是再出现这样的事,我会让顾总好好看看,我现在的能耐。”

凌薇说完,转身离开。

“凌薇!你怎么可以这样,身边已经有了他人,为什么还要勾搭他,你不觉得自己太过分了吗?”苏欣说的是义愤填膺,好像凌薇就是那红杏出墙一般,小跑着想要跟上凌薇。

凌薇轻轻一避,轻松地避开苏欣的手,脚步加快,眼神也更加不屑了。

“凌薇,你为什么还要回来打扰我们平静美好的生活?难道在你眼里,我们不该拥有幸福吗?”

凌薇根本没有理会她的意思,几步之后便消失在了大厅的尽头。

苏欣一副委屈万分的模样,眉眼红肿,悬泪欲泣,抬腿又要去追,手腕却一把被人给抓住了。

“苏欣,门口都是记者。

”顾廷之道。

苏欣咬牙,哭腔越来越浓:“廷之,她为什么还要来破坏你我的感情,你明明知道我在意的人自始至终只有你一个。”

“我知道你一直不想给我身份,但是你难道忘了她是怎么欺骗你的?又是谁不惜和她反目,也要帮你揭开真相的?!”

“廷之我求求你……你不要回去好不好?她真的不喜欢你……她做了那种事不值得,你看看,她现在身边还有另一个男人……”

“行了!闭嘴。

”顾廷之眼神突然一深,猛地皱起了眉头,眼神尖锐得像要将面前的人扎穿。

苏欣害怕地一抖,无法忽视扑面而来的气势和威胁,泪水一滴一滴地往下砸落,低声道:“廷之,我陪着你这么久了,你都没有一点心动,一点可怜吗?我只希望你能看看我,哪怕是一眼……也好啊……”

门口已经起了骚动,有记者探头朝着这边看过来,显然是被哭声吸引了,随后便是越来越多的摄像机开始朝着这边移动。

“苏小姐?出了什么事吗?”一个记者开口问道。

众人蜂拥而上,将话筒朝着这边递了过来。

“苏小姐,刚才那位小姐出去之后你哭成这样,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顾总,能麻烦您说明一下情况吗?”

“顾总,苏小姐你们的感情还稳定吗?”

苏欣见自己招来了记者,不知所措地止了眼泪,抬头看了看顾廷之。

顾廷之皱眉,转身朝着人群外走去。

“廷之!”苏欣叫了一句。

顾廷之没有回头,径直走到了车上。

周围的记者也和顾廷之打过交道,没人敢再围上去,他走过的地方也自动让出一条道来,但是依然止不住众人脸上闪烁的八卦光芒。

车门一关,顾廷之坐在了车后座上,眉眼浸透了寒冰。

半晌,他朝着椅背上靠去,呼吸深沉了几分。

“顾,顾总……去哪儿?”司机回头,小心翼翼问了一句。

“三生酒吧。

”薄唇轻启,吐出一个酒吧的名字。

 

内容不显示部分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