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名字是安雨濛纪夜琛的小说手到擒来:神秘鲜妻宠上瘾免费在线阅读

主角名字是安雨濛纪夜琛的小说手到擒来:神秘鲜妻宠上瘾免费在线阅读

手到擒来:神秘鲜妻宠上瘾

时间:手到擒来:神秘鲜妻宠上瘾作者:女巫大人来源:ZW

手到擒来:神秘鲜妻宠上瘾安雨濛纪夜琛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主角是安雨濛纪夜琛手到擒来:神秘鲜妻宠上瘾的豪门总裁小说精彩阅读:她“仗傻行凶”很多年,却无人知晓她的双重神秘身份是什么。被两家爷爷按头订婚,原本以为她和他只是互助互利的敷衍关系,却意外“真香”了。听听外界又在传什么?纪总把一个“智障”宠上天,这是要气死谁啊?摔...

《手到擒来:神秘鲜妻宠上瘾》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2章捉鼠行动,现在开始

"好玩吗?"

纪夜琛阴着脸,漆黑深邃的眸子凝视着女人从散乱的头发中露出来的皎颈,冷言问道。

这男人的气场太过强大了,安雨濛只感觉一种无形的压迫感笼罩在她四周,紧张的让她用力的吞咽了下口水。

"是谁派你来的,目的是什么!"

纪夜琛从不相信什么意外和巧合,这世上所有的事情都只是人为的连锁反应。

这个突然出现在他面前,又迫不及待的想要逃离的女人,纪夜琛很想知道她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哎呀,帅哥,您误会人家了,人家就是单纯的仰慕您的美貌与帅气,真的没有您想的那么复杂……"

安雨濛故意拉了一个大长音,然后一手抓着裹在身上的被单,手臂夹着衣服和包,另外一只手则一直握着门把手……

她垂着头,缓慢的转过身来,黑色长发乱蓬蓬的挡着她脸颊,脸露出来的部分不比贞子多多少。

纪夜琛皱着眉头,刚要开口--

那女人突然痛苦的说:"好恶心,好想吐!呕……"

话音未落,她就向着纪夜琛的身上呕吐。

纪夜琛瞪大双眼,反应极快的向后退了两步。

他刚刚退后,就看见从那女人从那堆乱蓬蓬的头发下面,对他俏皮的吐了吐舌头,伴着"拜拜了您呐!"这打趣的声音,拉开房门就跑了出去。

纪夜琛紧走两步到门口,怒视着那女人在转角一闪而过的背影,忽然就笑了。

"很好,看来你喜欢猫捉老鼠的游戏!"

安雨濛逃命似的跑回了自己的房间,连衣服都顾不上穿,裹着被单蹲在门边,一边听着外面的动静,一边就给宋圆圆打电话。

"安雨濛你个臭不要脸的!不是要请我吃饭吗!老娘等了你一晚上你死哪去了!"

"圆圆,圆圆,江湖救急啊!你想吃什么我都请你好不好?"安雨濛紧紧握着手机,心想以那个男人的气场和刚刚被她捉弄的程度,要是再不快点,恐怕就来不及了!

目送那只慌乱逃走的兔子,纪夜琛关上了房门,转身进了浴室。

温温的水流带走了身上的热度,却冲不走一直萦绕在脑海中的那些画面。

纪夜琛裹着浴巾从浴室走出来,一眼就看见了床单上那抹刺目的鲜红。

他擦了擦湿漉漉的头发,想了下,便拿起手机,拨了个号码。

"喂,新郎官,大半夜的不好好睡觉,是按耐不住太兴奋了吗?"不等纪夜琛开口,严亦阳带着笑意的调侃声就传来过来。

"昨天,我喝醉之后,你们又有什么安排吗?"纪夜琛声音低沉的问道。

"什么安排啊?"严亦阳愣了下,随即打趣笑道:"老三,你该不会是艳遇了吧?!"

纪夜琛一言未发,冷着脸直接按掉通话。

看来,那个女人真的不是那三个混小子给他安排的。

他身居国外多年,直到昨天才回国,知道他行程的人,除了他们三个,就连他父母他都都没通知。

难道,昨天晚上突然闯进他房间里的女人,真的只是个意外巧合?

纪夜琛拿起手机,又打了个电话。

"纪总。"沈平以最快的速度接了电话。

"去调酒店的监控!"

"是。"

几分钟后,纪夜琛坐在酒店监控室内,看着大段大段黑屏的监控视频,唇角微扬,勾出了一抹玩味儿十足的笑。

很好,那只兔子居然还知道掩盖自己的行动轨迹。

她以为这样,他就找不到她了?

从她逃离他的房间到现在这个时间段都没有人离开过酒店,那就说明,那只"调皮"的小兔子还在酒店里。

"沈平,就说有人入侵破坏了酒店的监控设备,为了客人的们的安全,我们需要把那只小老鼠清理出来。"纪夜琛坐在椅子上,手指漫不经心的敲着扶手。

沈平虽然不知道自家总裁怎么突然大半夜的爬起来捉"老鼠",但从纪总脖颈上那明显的咬痕上判断,他好像多少也猜到了点什么……

"纪总,那位女士,大概长得什么样?"沈平凑近纪夜琛,弓着身,小心翼翼的问。

沈平话音刚落,就遭到了纪夜琛冷冽的白眼。

纪夜琛瞪着沈平,心想:我要是知道,我还用得着你去找?

"纪总?"沈平被瞪的肝颤,但依然保持着笑容,又问了一遍。

"不知道!"纪夜琛阴森森的说了句,起身就走。

"……"

沈平看着纪夜琛离开的背影,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产生错觉了,这好像还是第一次见他家纪总情绪波动这么外放,连收都懒得收的。

难道说,他家纪总,被个连长相都不知道的陌生女人给,睡,了?

沈平猛的打了个激灵。

有些画面太美,他实在不敢多想。

很快他就吩咐下去,在尽量不打扰客人的前提下,开始地毯式搜索那只所谓的"老鼠"。

安雨濛刚洗好澡。

她庆幸她第一时间就让宋圆圆黑进酒店的监控系统,破坏了今天晚上的所有的监控录像。她换上了睡衣,就听到外面走廊里来来回回的都是脚步声。

虽然没有人说话,但听得出来,他们在找人。

"该不会是在找我吧……"安雨濛紧张的想。

 

 

第3章问题在哪儿

那个男人还真是不简单,这么短的时间内,竟然可以调集这么多人,肆意妄为的在这五星级酒店里搜人!

真不敢想象,如果她没顺利逃出来,接下来的事情该怎么办。

听到门外的脚步声渐行渐远,安雨濛这才安下心来,窝在沙发上,开始回想今天所有发生的事情。

她需要知道,这个意外,问题出在哪。

昨晚,那个男人有没有被"算计"她不知道,但她肯定是被算计了。

她记得昨天在酒店的化妆间定了新娘妆后,她二叔家的堂妹安雪琪就神神秘秘的凑过来,趁着没人,在她耳边小声说程皓东想见她,还塞给了她了一张房门卡。

安雨濛瞥了眼那张门卡,心里一阵冷笑。

她承认她曾经年少无知的时候喜欢过程皓东,当她失去双亲最无助的日子里,是他带着如沐春风般的笑容来到了她的面前,温暖了她的生活。

而就在她以为程皓东就是她此生的良配的时候,她无意间撞到了程皓东和安雪琪搂抱在一起的画面。

画面简直不要太恶心,而他们的对话更是让安雨濛心寒到了谷底。

程皓东之所以会接近她,完全是出于她继承了父亲在安氏集团里的股份。

只有得到了她手中的股份,二叔家才会有更大的胜算继承安氏集团。

知道了真相的安雨濛没有哭没有闹,更没有戳穿他们。

从父母意外去世后,安雨濛就开始怀疑父母的死亡背后并非那么简单。

为了能平安长大,她在安家装了这么多年花痴傻白甜,就是为了让某些人对她掉以轻心,又怎么能因为一个处心积虑算计她的男人而前功尽弃?

对她来说,渣男没资格得到她的一个眼神,只要远离无视就好了。

这也是她为什么会这么快就同意爷爷要她与纪氏集团总裁联姻的原因。

安家现在对她虎视眈眈的人太多了,她想要安全,就必须暂时找一个"靠山"。

当然,她也听说了,对方那个姓纪的男人也被纪家老爷子按头接受结婚的。

这样最好,没有感情牵绊,他们互助互利,等离婚的那天,大家也能好聚好散。

拉回思绪,安雨濛忽然想起来,安雪琪离开后,她接到了宋圆圆的电话。

因为口渴,她顺手就拿起了放在化妆台上的水喝了一口。

难道说,问题出在那杯水上?

意识到这些,安雨濛有些坐不住了。

如果真如她所想,那安雪琪还真是在结婚前给她送了份大礼啊!

再三考虑之后,安雨濛在睡衣外面简单套了件衣服,就悄悄出门了。

因为宋圆圆破坏了监控系统,所以安雨濛想,她只要小心躲开那些搜查她的人就可以了。

很快,她就来到了五楼的化妆间。

安雨濛望了望走廊两侧,听了听声音,确定周围没有人,这才用门卡开门,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

关好房门,安雨濛直奔化妆台,仔仔细细找了一圈,却没有找到她之前喝过的那杯水!

明明她是最后一个离开化妆间的,走之前也锁好了门,而且这个房间之前也打过招呼不用打扫……

可那杯水被人特意的拿走了,不是恰好说明了问题吗?

安雨濛的脸上渐渐蒙上了一层冰霜。

安雪琪先是通知她程皓东想见她,还硬塞给了她一张门卡,又悄悄在她喝的水里下药,其目的,简直昭然若揭!

安雨濛咬了咬后槽牙。

这笔账,她迟早要从安雪琪的身上讨回来!

与此同时,监控室内。

经过抢修,酒店的工作人员终于将监控系统恢复了,画面闪现出来的一瞬间,恰好看见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从化妆间里鬼鬼祟祟的走出来。

"沈助理!"工作人员指着屏幕,大声的叫着沈平。

沈平看了眼,立马给纪夜琛打电话。

"沈总,有个行迹可疑的女人出现了!刚从五楼的新娘化妆间里出来。"

纪夜琛唇角微扬,笑意没有达到眼底,声音低沉冷漠的说:"拦住她。"

"是。"

沈平挂断了手机后,连忙通知手下的人,让他们分别从电梯和安全通道去包抄五楼。

纪夜琛也从他的专属电梯去了五楼。

而此时毫不知情的安雨濛则已经走到安全通道的门口,就在她准备推门的一瞬间,她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十几秒后,专属电梯的门缓缓打开,纪夜琛迈开大长腿从里面走了出来。

"人呢?"

他对率先赶到一步的沈平问道。

 

 

第4章插翅难逃?

"没找到。"沈平小心翼翼的回答道。

没找到?

纪夜琛面无表情的看向沈平,沈平顿时开始冒冷汗。

"技术部的人说,就在刚刚,监控系统再次被黑客入侵了。"

"所以?"纪夜琛挑了下眉毛。

"所以,现在不确定她去了哪……"沈平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

"她的长相你看清楚了?"纪夜琛抿了下嘴唇。

"……没有。"沈平低着头,偷偷瞥了眼纪夜琛的表情,大气都不敢喘。

纪夜琛没再说话,他站在电梯门口,分别向左右两边看了看。

从监控视频里看见那个女人开始,他们就从安全通道和电梯同时来到了五楼。

但中途并没有看见任何人,也就是说,那个女人现在还藏在五楼的某处,没有离开。

纪夜琛踱步到了化妆间的门口,站定。

便对一旁的沈平说:"打开。"

沈平刚想说,他们看到那个女人的时候,她刚刚从这个化妆间里出来的!

但他马上转念一想,俗话说的好: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一般人一定会认为她早就想办法离开这里,但很有可能也可能那女人又退回了这里,藏了起来。

沈平连忙叫人打开化妆间的房门。

化妆间内,及时接到宋圆圆电话的安雨濛正在准备翻窗逃走。

她听到门卡开门的声音,惊得下意识回头看了眼门口的方向。

这个男人还真是厉害,这么快就猜到她躲在化妆间里了!

好在,她出来前给自己留了后手。

也不知道是不是冥冥中有老天相助,她的房间刚好就在这个化妆间的正下方,而且两层之间有一个缓台。

她出门前,特意将房间的窗户打开才离开的。

没想到,还真的派上用场了。

就在安雨濛站在缓台上小心翼翼的将窗户关上的一瞬间,化妆间的门也被打开了。

听到从外面传来的脚步声,安雨濛连忙蹲下身,看了眼四楼那开启的窗户,在心里暗骂了一句:她这是造了什么孽,非要遭这份罪!

从这翻到下面的窗户里不难,但危险啊,这可是四楼半!

纪夜琛走进化妆间的时候,敏锐的发现对面的窗户微微动了一下。

他快步走了过去,一把推开窗户,向下看去。

五楼和四楼之间连接的缓台上,略微可以看到一些痕迹。

纪夜琛敛了敛眼眸,二话不说,转身就出了化妆间。

沈平好奇的走到窗边向外看了一眼,连忙跟着纪夜琛也出去了。

一行人很快就来到了四楼,纪夜琛望着前方的房间,侧头对沈平说:"查到这个房间住的人是谁了吗。"

"查到了。"沈平凑到纪夜琛身边,低声说道:"是您的未婚妻。"

未婚妻三个字成功引起了纪夜琛的兴趣,他微微侧过头去,在沈平的脸上淡淡的扫视下,语气淡然道:"去叫门。"

沈平在内心叹了口气,忍不住吐槽了一句:老板,您为了个女人,还真不怕把自己酒店的口碑折腾没了!

吐槽归吐槽,沈平还是走到那个化妆间正下方的房间门口,很有礼貌的敲了敲门。

安雨濛这边刚从窗户爬回来不久,刚脱下外套,就听到有人敲门,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他奶奶个大麻花!

这男人也太难缠了吧!

她原本想装睡,无视掉敲门声,希望他敲一会就离开。

结果敲门声一声接着一声,有节奏有规律就是不停,俨如门口站着一个没有感情的敲门机器。

僵持了一段时间,安雨濛实在无视不掉那敲门声了。

如果她就这么耗着不开门,反而会被那男人怀疑有问题吧?

那倒不如坦坦荡荡直接把门打开。

站在走廊一侧的纪夜琛见沈平始终敲不开门,眸光顿时冷了几分。

沈平知道,就算房间内是个聋子他今天也得把门敲开,于是又加大了敲门的力道。

忽然,只听"咔哒"一声,门就这么从里面打开了。

"您好,我是……"

沈平立马挂上职业性的微笑,刚开口,就被迎面探出来的一张煞白煞白的脸,吓得瞳孔放大,心肝乱颤!

 

《手到擒来:神秘鲜妻宠上瘾》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内容不显示部分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