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到擒来:神秘鲜妻宠上瘾》(安雨濛纪夜琛)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完整版

《手到擒来:神秘鲜妻宠上瘾》(安雨濛纪夜琛)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完整版

手到擒来:神秘鲜妻宠上瘾

时间:手到擒来:神秘鲜妻宠上瘾作者:女巫大人来源:ZW

《手到擒来:神秘鲜妻宠上瘾》是作者女巫大人写的一本很好看的小说,手到擒来:神秘鲜妻宠上瘾(安雨濛纪夜琛)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整版:她“仗傻行凶”很多年,却无人知晓她的双重神秘身份是什么。被两家爷爷按头订婚,原本以为她和他只是互助互利的敷衍关系,却意外“真香”了。听听外界又在传什么?纪总把一个“智障”宠上天,这是要气死谁啊?摔...

《手到擒来:神秘鲜妻宠上瘾》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1章看下脸,咋就这么难

当安雨濛渐渐清醒过来的时候,她只感觉自己头疼欲裂,全身酸疼,就像是被拆了骨头。

她捂着头,迷迷糊糊的坐起身来,原本盖在身上的单薄被子从身前滑落。

身上一凉,安雨濛漫不经心的低头向下一看。

"……"

原本眯着的眼睛瞬间瞪大,她连忙慌张的将身前的被子拉起来盖在了自己的胸前。

身下的床忽然动了一下,安雨濛这才意识到,她旁边居然还躺着一个人!

纪夜琛醒过来的时候,一眼就看见了那个女人抱着被子坐在那里,慌乱的像只小兔子。

虽然她前面护的严严实实,可完全忽略了背后。

她的脊背在柔和的灯光下线条柔美,肤如凝脂,纤细的腰仿佛盈盈一握,就可以揽进怀中。

纪夜琛眸光闪了闪,不自觉的伸出手去,修长的手指从那光滑的脊背上划过的时候,那细腻的肌肤触感让他很满意。

若不是她身上留下了深深浅浅疯狂时的痕迹,她的皮肤会更漂亮。

与纪夜琛享受的感觉不同,安雨濛整个人就像是触电了一般,连忙挺直了脊背,躲开了那手指。

"谁派你来的。"

纪夜琛声音低沉沙哑,唇角微扬,对这个事后还对他故意做羞态,想引起他注意的女人露出了一抹冷讽。

尽管他昨天喝的很醉,但这个女人跌跌撞撞闯进他的房间,二话不说就扑倒他的事情,他大致还是记得的。

与昨晚热情奔放相比,现在这种扭捏作态的戏份,是不是有点过了?

安雨濛的头又疼又晕,她已经不太记得昨天晚上的事了,但以现在眼前的情形来看,就算不记得也明白都发生了什么啊!

今天是她订婚的日子,虽然她也没打算真的嫁给那个从未谋面的未婚夫,但订婚前夜发生这档子事……

在自己订婚的酒店里发生这种事,也是没谁了!

安雨濛用力的闭了下眼睛,无语的用手拍了拍自己疼的快炸掉的脑袋。

眼前最关键的是趁着天没亮,赶紧逃走,千万不能被人认出来!

安雨濛刚裹着被单想要下床,她的腰身就被一条有力的手臂搂住,圈在了一个结实的怀抱中。

男人成熟凌冽,又带着某种让人心跳加速的气息从身后靠过来,他的唇贴着安雨濛的耳朵,声音低沉魅惑的问:"再给你次机会,谁派你来的?"

身后的男人靠的实在太近了,他前胸紧贴着她的脊背,安雨濛瞬间脸红到了耳根,心脏就跟打了鼓似的,都要跳出来了。

"……"

安雨濛继续沉默不语,她听出来这男人是把她当做那类人了。

这样也好!

对她来说,至少可以隐藏她的身份。

她可不能让人在自己订婚前抓住把柄!

安雨濛想着,眼珠乱转,观察周围,计划着逃跑路线。

"不说?"纪夜琛问的意味深长。

虽然他是出了名的洁身自好不近女色,但昨夜这个女人从某种角度讲,真的激起了他原始的渴望。

只不过昨天两个人都处于疯狂状态,他又醉酒的厉害,所以并没有看清这女人的长相。

而从刚刚开始,她就一直背对着他,黑色的长发遮住了她半张脸,根本就看不清样貌。

或许是因为好奇,又或者是出于其他什么原因,纪夜琛忽然对这个女人产生了兴趣。

"转过来。"

"……"

安雨濛原本就已经很紧张了,听到男人的要求,更是慌得一比。

转过去?

那岂不是找死?

"那你先松开人家啦,你这样抱着,我怎么转的过去嘛……"

安雨濛捏着嗓子,拿出将脸皮贴在地上踩三脚不要脸的精神发出了嗲到令她自己都发指的声音。

这个嗲音成功恶心到了纪夜琛,他松开了搂着她腰的手,刚要开口让她拿钱滚蛋,话还没说出口,眼前突然一黑!

安雨濛在感觉到男人松开她腰的那一瞬间,突然转身,也顾不上什么羞臊了,直接拿着一直捂在身前的薄被,用力一扬,快速蒙住了那男人的头!

趁着男人还没反应过来,她连忙跳下床,扯过一旁的白被单围在身上,并顺手抄起地上的裙子和她的包,拼命的跑到门口,拉开房门……

突然,一只手从身后伸过来,用力按在了门板上,刚刚开启的门瞬间就再次被关上了。

"好玩吗?"

 

 

第2章捉鼠行动,现在开始

"好玩吗?"

纪夜琛阴着脸,漆黑深邃的眸子凝视着女人从散乱的头发中露出来的皎颈,冷言问道。

这男人的气场太过强大了,安雨濛只感觉一种无形的压迫感笼罩在她四周,紧张的让她用力的吞咽了下口水。

"是谁派你来的,目的是什么!"

纪夜琛从不相信什么意外和巧合,这世上所有的事情都只是人为的连锁反应。

这个突然出现在他面前,又迫不及待的想要逃离的女人,纪夜琛很想知道她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哎呀,帅哥,您误会人家了,人家就是单纯的仰慕您的美貌与帅气,真的没有您想的那么复杂……"

安雨濛故意拉了一个大长音,然后一手抓着裹在身上的被单,手臂夹着衣服和包,另外一只手则一直握着门把手……

她垂着头,缓慢的转过身来,黑色长发乱蓬蓬的挡着她脸颊,脸露出来的部分不比贞子多多少。

纪夜琛皱着眉头,刚要开口--

那女人突然痛苦的说:"好恶心,好想吐!呕……"

话音未落,她就向着纪夜琛的身上呕吐。

纪夜琛瞪大双眼,反应极快的向后退了两步。

他刚刚退后,就看见从那女人从那堆乱蓬蓬的头发下面,对他俏皮的吐了吐舌头,伴着"拜拜了您呐!"这打趣的声音,拉开房门就跑了出去。

纪夜琛紧走两步到门口,怒视着那女人在转角一闪而过的背影,忽然就笑了。

"很好,看来你喜欢猫捉老鼠的游戏!"

安雨濛逃命似的跑回了自己的房间,连衣服都顾不上穿,裹着被单蹲在门边,一边听着外面的动静,一边就给宋圆圆打电话。

"安雨濛你个臭不要脸的!不是要请我吃饭吗!老娘等了你一晚上你死哪去了!"

"圆圆,圆圆,江湖救急啊!你想吃什么我都请你好不好?"安雨濛紧紧握着手机,心想以那个男人的气场和刚刚被她捉弄的程度,要是再不快点,恐怕就来不及了!

目送那只慌乱逃走的兔子,纪夜琛关上了房门,转身进了浴室。

温温的水流带走了身上的热度,却冲不走一直萦绕在脑海中的那些画面。

纪夜琛裹着浴巾从浴室走出来,一眼就看见了床单上那抹刺目的鲜红。

他擦了擦湿漉漉的头发,想了下,便拿起手机,拨了个号码。

"喂,新郎官,大半夜的不好好睡觉,是按耐不住太兴奋了吗?"不等纪夜琛开口,严亦阳带着笑意的调侃声就传来过来。

"昨天,我喝醉之后,你们又有什么安排吗?"纪夜琛声音低沉的问道。

"什么安排啊?"严亦阳愣了下,随即打趣笑道:"老三,你该不会是艳遇了吧?!"

纪夜琛一言未发,冷着脸直接按掉通话。

看来,那个女人真的不是那三个混小子给他安排的。

他身居国外多年,直到昨天才回国,知道他行程的人,除了他们三个,就连他父母他都都没通知。

难道,昨天晚上突然闯进他房间里的女人,真的只是个意外巧合?

纪夜琛拿起手机,又打了个电话。

"纪总。"沈平以最快的速度接了电话。

"去调酒店的监控!"

"是。"

几分钟后,纪夜琛坐在酒店监控室内,看着大段大段黑屏的监控视频,唇角微扬,勾出了一抹玩味儿十足的笑。

很好,那只兔子居然还知道掩盖自己的行动轨迹。

她以为这样,他就找不到她了?

从她逃离他的房间到现在这个时间段都没有人离开过酒店,那就说明,那只"调皮"的小兔子还在酒店里。

"沈平,就说有人入侵破坏了酒店的监控设备,为了客人的们的安全,我们需要把那只小老鼠清理出来。"纪夜琛坐在椅子上,手指漫不经心的敲着扶手。

沈平虽然不知道自家总裁怎么突然大半夜的爬起来捉"老鼠",但从纪总脖颈上那明显的咬痕上判断,他好像多少也猜到了点什么……

"纪总,那位女士,大概长得什么样?"沈平凑近纪夜琛,弓着身,小心翼翼的问。

沈平话音刚落,就遭到了纪夜琛冷冽的白眼。

纪夜琛瞪着沈平,心想:我要是知道,我还用得着你去找?

"纪总?"沈平被瞪的肝颤,但依然保持着笑容,又问了一遍。

"不知道!"纪夜琛阴森森的说了句,起身就走。

"……"

沈平看着纪夜琛离开的背影,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产生错觉了,这好像还是第一次见他家纪总情绪波动这么外放,连收都懒得收的。

难道说,他家纪总,被个连长相都不知道的陌生女人给,睡,了?

沈平猛的打了个激灵。

有些画面太美,他实在不敢多想。

很快他就吩咐下去,在尽量不打扰客人的前提下,开始地毯式搜索那只所谓的"老鼠"。

安雨濛刚洗好澡。

她庆幸她第一时间就让宋圆圆黑进酒店的监控系统,破坏了今天晚上的所有的监控录像。她换上了睡衣,就听到外面走廊里来来回回的都是脚步声。

虽然没有人说话,但听得出来,他们在找人。

"该不会是在找我吧……"安雨濛紧张的想。

 

 

第3章问题在哪儿

那个男人还真是不简单,这么短的时间内,竟然可以调集这么多人,肆意妄为的在这五星级酒店里搜人!

真不敢想象,如果她没顺利逃出来,接下来的事情该怎么办。

听到门外的脚步声渐行渐远,安雨濛这才安下心来,窝在沙发上,开始回想今天所有发生的事情。

她需要知道,这个意外,问题出在哪。

昨晚,那个男人有没有被"算计"她不知道,但她肯定是被算计了。

她记得昨天在酒店的化妆间定了新娘妆后,她二叔家的堂妹安雪琪就神神秘秘的凑过来,趁着没人,在她耳边小声说程皓东想见她,还塞给了她了一张房门卡。

安雨濛瞥了眼那张门卡,心里一阵冷笑。

她承认她曾经年少无知的时候喜欢过程皓东,当她失去双亲最无助的日子里,是他带着如沐春风般的笑容来到了她的面前,温暖了她的生活。

而就在她以为程皓东就是她此生的良配的时候,她无意间撞到了程皓东和安雪琪搂抱在一起的画面。

画面简直不要太恶心,而他们的对话更是让安雨濛心寒到了谷底。

程皓东之所以会接近她,完全是出于她继承了父亲在安氏集团里的股份。

只有得到了她手中的股份,二叔家才会有更大的胜算继承安氏集团。

知道了真相的安雨濛没有哭没有闹,更没有戳穿他们。

从父母意外去世后,安雨濛就开始怀疑父母的死亡背后并非那么简单。

为了能平安长大,她在安家装了这么多年花痴傻白甜,就是为了让某些人对她掉以轻心,又怎么能因为一个处心积虑算计她的男人而前功尽弃?

对她来说,渣男没资格得到她的一个眼神,只要远离无视就好了。

这也是她为什么会这么快就同意爷爷要她与纪氏集团总裁联姻的原因。

安家现在对她虎视眈眈的人太多了,她想要安全,就必须暂时找一个"靠山"。

当然,她也听说了,对方那个姓纪的男人也被纪家老爷子按头接受结婚的。

这样最好,没有感情牵绊,他们互助互利,等离婚的那天,大家也能好聚好散。

拉回思绪,安雨濛忽然想起来,安雪琪离开后,她接到了宋圆圆的电话。

因为口渴,她顺手就拿起了放在化妆台上的水喝了一口。

难道说,问题出在那杯水上?

意识到这些,安雨濛有些坐不住了。

如果真如她所想,那安雪琪还真是在结婚前给她送了份大礼啊!

再三考虑之后,安雨濛在睡衣外面简单套了件衣服,就悄悄出门了。

因为宋圆圆破坏了监控系统,所以安雨濛想,她只要小心躲开那些搜查她的人就可以了。

很快,她就来到了五楼的化妆间。

安雨濛望了望走廊两侧,听了听声音,确定周围没有人,这才用门卡开门,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

关好房门,安雨濛直奔化妆台,仔仔细细找了一圈,却没有找到她之前喝过的那杯水!

明明她是最后一个离开化妆间的,走之前也锁好了门,而且这个房间之前也打过招呼不用打扫……

可那杯水被人特意的拿走了,不是恰好说明了问题吗?

安雨濛的脸上渐渐蒙上了一层冰霜。

安雪琪先是通知她程皓东想见她,还硬塞给了她一张门卡,又悄悄在她喝的水里下药,其目的,简直昭然若揭!

安雨濛咬了咬后槽牙。

这笔账,她迟早要从安雪琪的身上讨回来!

与此同时,监控室内。

经过抢修,酒店的工作人员终于将监控系统恢复了,画面闪现出来的一瞬间,恰好看见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从化妆间里鬼鬼祟祟的走出来。

"沈助理!"工作人员指着屏幕,大声的叫着沈平。

沈平看了眼,立马给纪夜琛打电话。

"沈总,有个行迹可疑的女人出现了!刚从五楼的新娘化妆间里出来。"

纪夜琛唇角微扬,笑意没有达到眼底,声音低沉冷漠的说:"拦住她。"

"是。"

沈平挂断了手机后,连忙通知手下的人,让他们分别从电梯和安全通道去包抄五楼。

纪夜琛也从他的专属电梯去了五楼。

而此时毫不知情的安雨濛则已经走到安全通道的门口,就在她准备推门的一瞬间,她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十几秒后,专属电梯的门缓缓打开,纪夜琛迈开大长腿从里面走了出来。

"人呢?"

他对率先赶到一步的沈平问道。

 

《手到擒来:神秘鲜妻宠上瘾》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内容不显示部分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