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戾总裁:重生娇妻有点野免费在线阅读童安夏韩沐修《暴戾总裁:重生娇妻有点野》

暴戾总裁:重生娇妻有点野免费在线阅读童安夏韩沐修《暴戾总裁:重生娇妻有点野》

暴戾总裁:重生娇妻有点野

时间:暴戾总裁:重生娇妻有点野作者:夜良辰所来源:ZW

暴戾总裁:重生娇妻有点野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主角是童安夏韩沐修的豪门总裁小说《暴戾总裁:重生娇妻有点野》精彩阅读:上一世她错信渣男,导致家破人亡,在精神病院被折磨了三年后,被小三活生生烧死。含恨重生,她回到了一切悲剧发生的起点,从此人们眼中的傻白甜千金,变得杀伐果断。运筹帷幄财团继承人是她,神秘黑客大佬是她,爆红顶流还是她,小三渣男都被她踩在脚下。传闻,可以只手遮天的某暴戾总裁闪婚某神秘女子,宠妻无度到令人发指,网友连夜深扒神秘女人身份,结果……被大佬捧在手心的小宝贝居然还是她...

《暴戾总裁:重生娇妻有点野》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4章多重人格?

他现在跟刚才简直判若两人,气场变得十分凌冽骇人,周身散发出的寒意,冷到让人看一眼就不由自主胆寒的地步。

"送她回家。"

韩沐修看都没看安夏一眼,冷冰冰的命令着,径直上了最前面的迈巴赫。

童安夏:"???"

几个意思?

刚才还春风化雨开朗得很,在她耳朵边低笑勾人,转眼怎么就跟不认识自己了似的。

他多重人格吗?

"小姐,请问您家在?"那人高马大的男人,毕恭毕敬的询问安夏道。

"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回去。"童安夏礼貌拒绝。

"那可不行,您行行好,别让我难做!我老板说一不二,要是今晚我没能把您安全送回家,我可能会死!"男人一脸正经。

童安夏:"……"

她想了一想,反正韩沐修不会害她,晚上酒吧街附近也真挺乱的,她独自一个人去打车的确不太安全,最后她还是选择了上了车。

回到童家老宅已经是深夜了。

管家周妈见她湿漉漉的回来,大惊失色,立马拿了浴巾过来,一边小心翼翼的帮她擦头发,一边恼火的碎碎念:"表小姐也真够可以的,大晚上把您带出去就算了,居然还让您自个儿回来,出了啥事儿她付得起责任吗?"

童安夏看着满脸心疼自己的周妈,顿时一阵鼻酸。

周妈在童家工作了三十多年,童安夏算是她一手带大的。

宋诗雨从小就很会卖乖,童安夏身边就没有说她不好的人,除了周妈。

上一世,周妈经常会暗戳戳的提醒童安夏,宋诗雨不是个好东西,让她离她远些。

可童安夏却不领情,还时常因为周妈这些话,生她的气。

今天宋诗雨带童安夏出去玩,周妈是知情的,luo照事件发生之后,周妈执意要去找老爷子说这件事,然后……周妈就失踪了。

那之后许多年,童安夏多少都有责怪周妈在她最难的时候抛下了她,一直到上一世她惨死之前,她才知道原来周妈是因为不肯背叛自己,所以遭了宋诗雨的毒手,被她杀了!

"小姐,周妈知道这话你不爱听,但我还是得唠叨那么一句,表小姐没看起来的那么好,心眼子多着呢……"周妈沉声说道。

"我知道了,以后我会听你的话,和她保持距离的。"童安夏说话,轻轻抱了一下周妈。

"啊?"周妈显然没料到童安夏会这么反应,整个人都有些懵。

要知道,从前她每次和小姐说这些,小姐都要生气。

"周妈,我已经很久很久很久没吃过您做的八宝饭了,明天我生日,做给我吃吧。"

"哦哟,都十八岁的人了,怎么还撒娇呀?"周妈虽然这么说着,可还是宠得不得了,"行行行,我家小姐要天上的星星,周妈都是要帮你摘下来的呀!"

熟悉的家,熟悉的人,眼前的一切都让童安夏充满了安全感,六年来的日夜惊慌,终于有了片刻的安宁。

童安夏,人蠢一次就够了。

接下来,一定守护好爱你的和你爱的一切!

*

这一晚,童安夏的父母和爷爷,都因为集团的事物不在家。

周妈放好热水,童安夏舒舒服服的泡了个热水澡,驱散了周身寒气。

回到卧室,躺在温暖舒适的大床上,她还觉得有些不真切。

被关在疯人院的那三年,她每天都睡下湿冷肮脏的地上……早就忘了睡在床上是什么感受了。

这时,手机嗡嗡响了两声。

"东西发到你邮箱了,尾款不用付,就当交个朋友,这妞儿很够味儿兄弟们玩得很开心,余款就抵消了,下次还有这种事尽管找我!"

童安夏看着这些文字,胃里一阵翻腾,觉得无比恶心。

随后她打开了邮箱。

大雨滂沱,肮脏的酒吧后巷,曾经的照片变成了视频,被男人们包围着的人,从她变成了宋诗雨。

假的也变成了真的。

童安夏冷笑一声把手机扔到一边。

床头柜上,还摆着她和宋诗雨的合照,合照中,宋诗雨笑得纯洁无邪,看起来人畜无害,童安夏冷冷的看了一眼,啪的一声将相框扣了下来。

大幕已经拉起,好戏才刚刚开始。

宋诗雨,我们来日方长!

*

 

 

第5章AI换脸

宋诗雨一遍一遍冲洗着自己的身体。

过去几个小时不堪的记忆和画面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

"啊!"

宋诗雨站在花洒下面,崩溃的尖叫了一声。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今晚明明是她精心为童安夏那个贱人布的局,可现在,不仅童安夏不见了,自己还遇到了这么恶心的事情!

她记不清楚有多少男人,只记得他们口中令人作呕的恶臭!

一回想起来,她就恶心到了极点。

这时,电话响起。

是卢少明。

卢少明家是做五金生意的,不算大富大贵,但人长得好看而且有野心,宋诗雨很喜欢他。

所以才选定了他和自己一起谋夺童帆集团。

宋诗雨顿时慌乱到了极点,她太了解卢少明这个人了,如果他知道自己被轮|女干了,肯定会嫌弃自己的!

所以……绝对不能让他知道!!

迅速平复好情绪,宋诗雨接起电话,声音嗲得不行:"少明,找到童安夏了吗?"

"她已经回到童家了。"卢少明沉声道,"我买通的那个混混也暂时失联了。"

混混的电话卡,已经当着童安夏的面儿折断了,他当然联络不上。

"怎么可能?"宋诗雨满目惊诧。

她分明下了剂量很足的药,童安夏别说自己回家了,走出酒吧都不可能!

"计划了这么久,还是失败了。"卢少明语气透着些许不耐烦,"我就说童帆集团没那么容易搞到手的。"

"不会失败的!"宋诗雨咬牙切齿的说到,"不就是没拍到照片吗?现在AI换脸技术那么好,完全可以做得天衣无缝!不管今天发生了什么,明天该发生的还是一样会发生!"

挂了电话后。

宋诗雨眉头紧锁,更加烦躁起来。

她怎么想都觉得今晚的事情太蹊跷了。

被下了药的童安夏平安的回了家,小混混失联,自己还遭遇到了这种恶心的事情!

宋诗雨的心往下沉了沉,难道是童安夏……

这个念头才刚起来,宋诗雨就想到了童安夏平时傻白甜,被卖了还会帮着数钱的蠢模样,立马打消了这个念头。

童安夏这个蠢货,她能有这个脑子?

今晚的事,之后有的是时间查,那些人渣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当务之急,是得赶在明晚童安夏成人礼生日派对前,把照片做好!

计划了这么久,这个大好机会她绝对不能错过。

*

翌日清晨。

童安夏再度从噩梦中惊醒。

她梦到自己又回到了疯人院,被绑在了电椅上,电流穿过她的身体,她整个人痛不欲生,宋诗雨和卢少明则在她面前癫狂大笑。

窗外鸟鸣清脆悦耳。

阳光透过落地窗散落进来,童安夏缓了许久,抬手抓了一把阳光。

她纤细柔嫩的指尖清楚的感觉到阳光暖暖的温度。

在疯人院的时候,她曾经也梦到过阳光,可梦里的阳光都是冷的。

所以现在不是梦啊~

她真的回到过去……

等等,天已经亮了,爸妈和爷爷应该已经回来了!

童安夏立马掀开被子下床,鞋都没来得及穿,跑出房间,直奔楼下。

餐厅里。

童延钊正在给老婆云清剥鸡蛋,云清贴着面膜,在看最新的时尚杂志。

童老爷子带着老花镜,神色严肃的在看报纸。

"瞧瞧,韩沐修这个坏胚,又把一家老字号企业逼到卖身给他了!"

童延钊把鸡蛋黄扣出来,蛋白放进妻子餐盘里:"他大概也就是看着风光,我前阵儿听人说,韩家的人各个都想要他的命,买杀手,下毒药,什么事儿都有。"

"该!"老爷子哼了一声,显然还在因为收购的事情记仇。

童安夏站在那里看着这一幕。

恍若隔世。

眼眶瞬间就红了。

心里反复念叨着,幸好……幸好……

"囡囡睡醒了?"老爷子一抬眼看到安夏,脸上的严肃立马消失,变得温柔又和蔼,"快过来吃早餐,周妈做了你最喜欢吃的八宝饭。"

"嗯!"

安夏稳住情绪走了过去。

"宝贝,十八岁生日快乐!"童延钊笑眯眯的说到,"爸爸妈妈给你准备的礼物已经放在你房间了,拆了吗?喜欢吗?"

童安夏下意识看了一眼云清。

云清依旧在看报纸,好似没看到童安夏来了似的。

从小到大,对童安夏最好的是爷爷,爸妈长期都在海外工作,和她相处并不多,爸爸对她还不错,可妈妈就……对她总是格外冷淡。

因此,从前童安夏和母亲的关系并不好。

一直到luo照事件发生,云清一改平日对童安夏爱答不理的样子,在外处处维护她。

可没等童安夏走出伤痛,那场惨绝人寰的车祸就发生了……她到死,终究没能和母亲和解。

"还没有,我睡醒觉得特别想你们,就立刻下楼来找你们了!"童安夏眸中泪光闪动。

真的……非常非常想念你们。

你们能重新回到我的身边,对我来说就是最好的生日礼物。

"想我们?"老爷子愣了一下,随后脸上的笑容就淡了下去,神情也变得自责起来,"我们最近的确太忙了一点,没能多陪你,以后爷爷会注意的!"

"多大的人了,还需要大人天天陪着?"云清放下报纸,扯下面膜递给边上的仆人。

 

 

第6章惊艳四方

云清嫁到童家之前,是演艺圈炙手可热的影后,当初对她容貌的报道有这么一个说法,云清的美貌可以杀人,可见她有多好看。

当初她在正当红时息影嫁人,不知道多少人惋惜。

如今她已经年近五十,可看着,你说她二十七八都有人信。

"妈妈,你今天有空吗?我联络不上小雨,你可以陪我去选晚上生日派对的礼服吗?你眼光好,挑的礼服肯定最最好看!"童安夏软糯的和云清说道。

上一世她错过了和妈妈和解的机会,这一次她不会了。

云清错愕的看向童安夏,神色跟见了鬼似的。

记忆里,安夏已经三四年没叫过她妈妈了。

餐桌上,童家父子也跟见了鬼似的,看看童安夏,又看看云清。

云清神色有些别扭,敷衍的嗯了一声就算答应了。

换了从前,童安夏一准会因为她的态度生气,可这次……安夏得到回应,瞬间雀跃起来:"太好了,我现在就去换衣服!"

说完童安夏就跑了。

"这孩子突然这是怎么了?不会生病了吧?"童延钊一脸摸不着头脑看向妻子。

"我哪儿知道?"云清表情还有些别扭。

毕竟安夏从来没和她亲近过,刚才那声甜甜的妈妈,听得她好像在梦里似的。

"囡囡这是长大了,懂事了。"童老爷子感性的红着眼眶,一脸失落的感慨。

老爷子的内心是矛盾的。

他一边希望他可爱的小囡囡一辈子都不要长大,这样他就能永远保护她。

同时,他也希望他的小囡囡能快快长大,长得羽翼丰满,天高海阔任她驰骋。

*

宋诗雨一直到下午才出现。

童安夏的生日派对,在童家郊外的庄园举行。

因为是十八岁成人礼,童老爷子给足了自家宝贝孙女排面,邀请了许多国内外名流来参加,这也是宋诗雨为什么非要在今天下手的原因。

她就是让童安夏在这些名流面前丢尽脸面,让她从风光无限直接坠入万丈深渊!

她拎着帮童安夏精心挑选的礼服,一脸着急的进了童安夏的房间。

"安夏对不起,我昨晚喝多了,在酒店一觉睡到现在,紧赶慢赶幸好在派对开始前赶到了!"宋诗雨进门就开始道歉,"礼服我给你挑好了,很适合你,你赶快换上,派对马上就要开始了。"

说完,她一抬头,看着眼前的人愣住了。

童安夏穿着镶嵌着许多碎钻的星光长裙,灯光下,钻石闪耀着光,将童安夏映衬得格外光彩夺目。

她一改从前的风格,没有做什么复杂的造型,妆容很轻薄,只是将天然微卷的长发自然披散,乌发之间,戴了一条同样缀满钻石的发带。

饶是恨透了童安夏的宋诗雨见了,也觉得她整个人美得动人心魄。

"你怎么……"宋诗雨嘴角僵硬的扯了扯。

她原本准备了很华丽的礼服,准备艳压童安夏,却因为昨晚那些男人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迹,不得不换了一身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礼服。

"今天一直找不到你,所以就让妈妈帮我选了礼服。"童安夏微微一笑,"妈妈说很好看,我也很喜欢,所以今天就不麻烦你了。"

她的视线淡淡的扫过宋诗雨手上的礼服。

不用看也知道,这一定是一条又土又丑的裙子。

身为童帆集团的千金,童安夏每年都要去参加许多舞会,原本她是有专业的造型师来帮她做造型的。

可宋诗雨每次都积极主动的冲在最前面,然后将最土最难看最难驾驭的衣服、造型用在她的身上。

那时她蠢,丝毫没意识到是宋诗雨在整她。

一度觉得是自己有问题,撑不起那些造型,甚至因此自卑。

"可我觉得,这条裙子更合适你。"宋诗雨还不死心。

"是吗?"童安夏想了一下,伸手接过那条裙子,"我拿去给妈妈看一下,你知道的,她很懂时尚,问她准没错!"

宋诗雨一听,立马把裙子抢了回来。

"还是别麻烦XY了。"

尽管宋诗雨不想让童安夏这么漂亮的亮相,但童安夏蠢,XY可不蠢。

她可不能让XY对自己起疑心。

宋诗雨暗自咬牙,XY一直都不喜欢童安夏这个蠢货,在她多年的挑拨下,这对母女的关系差到早就不说话了,今天XY怎么还帮童安夏选上礼服了?

不过很快她的情绪就平复了下去,反正照片的事情已经搞定了,让童安夏短暂的风光一下又能怎么样?

一会儿她越风光,吸引越多人的目光,等照片放出来后,她就越是丢人!

这么一想,宋诗雨立马就舒服了。

 

《暴戾总裁:重生娇妻有点野》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内容不显示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