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名字是童安夏韩沐修的小说暴戾总裁:重生娇妻有点野免费在线阅读

主角名字是童安夏韩沐修的小说暴戾总裁:重生娇妻有点野免费在线阅读

暴戾总裁:重生娇妻有点野

时间:暴戾总裁:重生娇妻有点野作者:夜良辰所来源:ZW

暴戾总裁:重生娇妻有点野童安夏韩沐修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主角是童安夏韩沐修暴戾总裁:重生娇妻有点野的豪门总裁小说精彩阅读:上一世她错信渣男,导致家破人亡,在精神病院被折磨了三年后,被小三活生生烧死。含恨重生,她回到了一切悲剧发生的起点,从此人们眼中的傻白甜千金,变得杀伐果断。运筹帷幄财团继承人是她,神秘黑客大佬是她,爆红顶流还是她,小三渣男都被她踩在脚下。传闻,可以只手遮天的某暴戾总裁闪婚某神秘女子,宠妻无度到令人发指,网友连夜深扒神秘女人身份,结果……被大佬捧在手心的小宝贝居然还是她...

《暴戾总裁:重生娇妻有点野》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2章加倍奉还

"不要!"

童安夏从烈火灼烧的剧痛中惊醒。

"安夏,你怎么了?"

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眼前。

宋诗雨?

童安夏瞳孔剧烈颤动了一下。

不对……

宋诗雨已经很多年没有这种清汤挂面的绿茶打扮了。

童安夏看了一眼四周,整个人都僵住了。

这里是六年前,她十八岁生日前一天,宋诗雨以庆祝她即将成年为理由,带她去的那个酒吧!

她又看了低头看向自己的双手,原本布满伤痕的枯槁双手,变得白皙纤柔。

她……好像重生回到一切悲剧发生的那个起点了!

"我去吧台给你要了一杯柠檬水,你快喝吧,喝了能舒服一点。"这时,满脸关切的宋诗雨递了一杯水过来。

童安夏盯着那杯水,心里阵阵发寒,当年她就是喝完这杯水后失去了知觉。

之后她零星记得,被一群男人带去了一个肮脏的后巷,在那里被扒光了衣服拍了很多照片……

那时她太蠢,也太信任宋诗雨,愚蠢到压根没想过那杯水被宋诗雨动了手脚。

还在宋诗雨的哀求下,没有告诉家人,那天是宋诗雨带她去的酒吧。

脑海里,过去六年的一切走马观花的在脑海里快速闪现。

在巷子里被拍下的裸照出现在她十八岁成人礼的派对上,网上也随处可见,她被轮女干的传闻闹得满城风雨,谁都不相信她的清白。

父母紧接着发生惨烈车祸,尸骨无存。

和爷爷决裂!

被关在疯人院,日夜遭受的非人折磨……

以及最后爷爷形同枯槁的绝望模样和那场大火!!!!

童安夏恨得心都在滴血。

既然重来一次,她一定不会再重蹈覆辙!

"小雨,我有点冷,可以帮我拿一条披肩吗?"童安夏开口道。

"好!"宋诗雨眼底闪过一丝不耐烦,但还是放下水杯去帮童安夏拿披肩去了。

童安夏垂下眼睑,嘴角冷冷的勾了一下,在卢少明骗她签下股权转让协议之前,宋诗雨对她一直都求有必应。

她面无表情的将自己的水杯和宋诗雨的水杯做了交换。

片刻后,宋诗雨拿着披肩回来。

她仔细又温柔的把披肩裹在童安夏身上,哪里有半点在医院里折磨她时的影子?

"小雨,很感谢你一直以来对我那么好,那么照顾我。"童安夏说话,拿起水杯笑容纯真,"以水代酒,我们干杯!"

宋诗雨巴不得童安夏快点把这杯加了料的水喝掉,见童安夏傻子一样居然还要和自己干杯,她二话没说,立马积极的拿起水杯和她碰了一下杯:"我会一直对你这么好的,我们要当一辈子的好姐妹!"

说完,她咕咚咕咚把那杯水一饮而尽。

童安夏见此,也慢条斯理的把那杯水喝完了。

宋诗雨盯着她,眼底全是奸计得逞的兴奋。

这时,童安夏突然看着她笑了一下,夜店五光十色的灯光照在童安夏漂亮精致的脸上,将她的笑容映照得有几分诡异。

宋诗雨愣了愣,又仔细看了看,哪里有什么诡异,还是她一如从前那副,令人讨厌的傻白甜模样。

……

大雨滂沱。

几个男人拖着一摊软泥一样的宋诗雨进了肮脏的酒吧后巷。

童安夏带着鸭舌帽,冷眼看着。

这些人都是宋诗雨安排来的。

当初她就是被这样拖进了这个后巷,然后被拍下了那些恶心的照片!

那时,宋诗雨为了彻底赢得童安夏的信任,并没有让这些男人做什么,只是拍了照。

然后在全世界都不信她的时候,坚定的站在了她身边……

童安夏想到那个时候自己的感动,心里就阵阵作呕。

童安夏把一张纸条递给一个猥琐的男人,"我改主意了,你们想对她做什么就做什么,让她活着就行。另外,我不要照片,直接拍视频,然后发到这个邮箱。"

宋诗雨让她承受了那么多痛苦。

光是以牙还牙怎么够?

她所承受过的痛苦,必须加倍奉还!

"放心!哥们几个这儿有好药,保证不会搞坏她!"猥琐男人一听可以为所欲为,立马来了精神。

童安夏没有再说话,径直往外走。

男人们猥琐、不堪入耳的对话在身后响起。

远处的霓虹灯将她投在墙壁上的影子拉长,她看了一眼,影子赫然是魔鬼的模样。

不过那又怎样?

她本来就是从地狱里面爬出来索命的厉鬼。

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就在童安夏即将离开巷子的时候,一双手突然从黑暗中伸了出来,没等童安夏反应过来,她已经被拖进了黑暗中。

酒吧街这边,建筑都十分密集。

童安夏被那双大手,拖入了两栋建筑之间的夹缝里。

"嘘!"

那人一手将童安夏摁在粗粝的墙壁上,一手捂住童安夏的嘴。

因为位置太过于狭窄,两人的身体几乎是贴在了一起。

童安夏有些懵。

外面很快传来凌乱的脚步声。

男人视线冷厉的看向外面,像是一头随时可以进行猎捕的凶兽。

此时,外面正好有光掠过夹缝,光阴交错之间,童安夏看清楚了眼前男人的脸。

那是一张好看得致命的脸,上一世她偶然见过他一次,尽管内心对他很反感,可还是有被他的好看震撼到。

韩沐修。

 

 

第3章韩沐修

童安夏万万没想到,重生回来后,她居然这么快就遇到了这个男人。

想到上一世生命的最后一刻,那个冲入火海将她紧紧抱住的人,心脏剧烈收缩了一下,疼得钻心刺骨。

等等……

韩沐修在这个晚上的这个时候,曾经在酒吧街出现过?

当初照片的事情闹得那么沸沸扬扬,他不会不知道的。

如果那时候,韩沐修已经喜欢她了……

童安夏的心狠狠抽痛了一下,不敢继续往下想。

外面的脚步声慢慢远去。

韩沐修松了一口气,也松开了捂住童安夏嘴的手,他垂眸看着童安夏,然后微微蹙眉,抬手摘掉了童安夏的帽子。

"童小姐?"

童安夏这是第二次听韩沐修的声音,第一次是那句……我再也不会让你一个人。

他的声音很好听,像某种低沉浑厚且悦耳的乐器。

她望着韩沐修,满脑子都是宋诗雨在她临死前说的那些话,一时没反应过来。

韩沐修见此,以为是自己吓到了她。

"小姑娘,晚上一个人到这里来很危险。"说话,韩沐修帮她把帽子重新带上,声音也轻了不少。

如果此时,他的那些属下在这里,见到自家Boss居然这么温柔,一定会觉得见了鬼了。

他的胳膊扫过童安夏的鼻尖,她嗅到了血腥味。

"韩沐修,你受伤了?"她立马抬眼紧张的看向他。

韩沐修愣了一下,然后笑得如沐春风:"你认识我?"

童安夏:"……"

这个人怎么那么会抓重点?

不过……尽管只是短暂的接触,她还是能感觉到,韩沐修和传闻中的魔鬼模样似乎有些不太一样。

人们都说他冷血无情,为了钱权亲兄弟都能杀,但现在看来,他未免也太开朗了一些。

想到这里,童安夏还是迅速的从上一世的记忆里脱离了出来,不管上一世韩沐修为她做过什么,万幸是现在这一切都没有发生。

她感谢韩沐修上一世为她做的一切,可……韩家是一个虎狼之地,和韩家沾边的家族,没有一个有好下场。

她经历过一次家破人亡,这一世,她只想和家人幸福安稳的活着,绝对不会再因为任何理由,给家人带去灾难。

"那些人已经走了,你快去处理伤口吧,我也要回家了。"童安夏说话就要走。

"再等等!"韩沐修另外一只手也抵在了墙上,将童安夏禁锢在了双臂之间。

童安夏微微蹙眉,下意识紧贴着墙壁,想要拉开和韩沐修的距离:"你要做什么?"

"还没有走远,不安全。"韩沐修说到,"再等等。"

韩沐修的声音很轻,就童安夏的耳边,刹那间她觉得好似有羽毛在心头扫了一下。

"哦。"她闷闷的应了一声。

尽管童安夏在避让,但他们还是靠得很近,童安夏鼻翼间萦绕着的都是韩沐修身上,血腥气和冷香混杂的味道。

韩沐修鼻翼间萦绕着的是少女身上特有的清甜气息。

空间狭窄,四下安静,气氛莫名变得暧昧起来。

童安夏侧目看向一边,视线无意间扫过韩沐修的胳膊,他的胳膊细长却肉眼可见的有力,肌肉线条处处都透着极强的男性荷尔蒙张力。

童安夏顿时觉得有些热。

就在这时,远处的后巷深处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一下将这狭小一处的气氛打散。

是宋诗雨。

韩沐修微微蹙眉,侧目看向外面,童安夏见状,下意识抓住了他的胳膊:"不要去。"

韩沐修怔了怔,他视线扫过童安夏紧紧抓着他胳膊的手,细嫩的小手冰冰凉,还抖得十分厉害,随后他抬眼看向童安夏。

童安夏本来以为韩沐修会问她点什么,可最后韩沐修什么都没有问。

只认认真真回答了一句:"好。"

这一声干脆又认真的好,像是一块扔进平静湖面的石子,落水轻轻,却在原本平静的湖面荡开一大圈涟漪。

又过了片刻。

童安夏听到外面马路上传来许多刹车声,然后她听到更多人下车的声音,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怎么刚走了一波人,又来一波?

自己该不会刚重生就要被韩沐修带着一起狗带了吧?难不成和他死在一起也是自己的宿命?

"别怕,是我的人。"

两人靠这么近,彼此有个什么反应都能大致感觉到。

尤其是童安夏听到外面的动静,瞬间就僵住了。

韩沐修轻轻笑了笑,低声安抚了一句。

"哦。"安夏有些窘迫,"那我走了。"

说完,她直接从韩沐修胳膊下面钻了出去。

韩沐修看着她纤瘦挺直的背影,微微挑眉笑了一下,也跟了出来。

"老板,您没事儿吧?"

两人刚出现,一个人高马大,满脸惊慌的男人就着急忙慌的跑了过来。

"没事。"

走在前面的童安夏愣了一下,错愕的回头看了一眼韩沐修。

 

 

第4章多重人格?

他现在跟刚才简直判若两人,气场变得十分凌冽骇人,周身散发出的寒意,冷到让人看一眼就不由自主胆寒的地步。

"送她回家。"

韩沐修看都没看安夏一眼,冷冰冰的命令着,径直上了最前面的迈巴赫。

童安夏:"???"

几个意思?

刚才还春风化雨开朗得很,在她耳朵边低笑勾人,转眼怎么就跟不认识自己了似的。

他多重人格吗?

"小姐,请问您家在?"那人高马大的男人,毕恭毕敬的询问安夏道。

"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回去。"童安夏礼貌拒绝。

"那可不行,您行行好,别让我难做!我老板说一不二,要是今晚我没能把您安全送回家,我可能会死!"男人一脸正经。

童安夏:"……"

她想了一想,反正韩沐修不会害她,晚上酒吧街附近也真挺乱的,她独自一个人去打车的确不太安全,最后她还是选择了上了车。

回到童家老宅已经是深夜了。

管家周妈见她湿漉漉的回来,大惊失色,立马拿了浴巾过来,一边小心翼翼的帮她擦头发,一边恼火的碎碎念:"表小姐也真够可以的,大晚上把您带出去就算了,居然还让您自个儿回来,出了啥事儿她付得起责任吗?"

童安夏看着满脸心疼自己的周妈,顿时一阵鼻酸。

周妈在童家工作了三十多年,童安夏算是她一手带大的。

宋诗雨从小就很会卖乖,童安夏身边就没有说她不好的人,除了周妈。

上一世,周妈经常会暗戳戳的提醒童安夏,宋诗雨不是个好东西,让她离她远些。

可童安夏却不领情,还时常因为周妈这些话,生她的气。

今天宋诗雨带童安夏出去玩,周妈是知情的,luo照事件发生之后,周妈执意要去找老爷子说这件事,然后……周妈就失踪了。

那之后许多年,童安夏多少都有责怪周妈在她最难的时候抛下了她,一直到上一世她惨死之前,她才知道原来周妈是因为不肯背叛自己,所以遭了宋诗雨的毒手,被她杀了!

"小姐,周妈知道这话你不爱听,但我还是得唠叨那么一句,表小姐没看起来的那么好,心眼子多着呢……"周妈沉声说道。

"我知道了,以后我会听你的话,和她保持距离的。"童安夏说话,轻轻抱了一下周妈。

"啊?"周妈显然没料到童安夏会这么反应,整个人都有些懵。

要知道,从前她每次和小姐说这些,小姐都要生气。

"周妈,我已经很久很久很久没吃过您做的八宝饭了,明天我生日,做给我吃吧。"

"哦哟,都十八岁的人了,怎么还撒娇呀?"周妈虽然这么说着,可还是宠得不得了,"行行行,我家小姐要天上的星星,周妈都是要帮你摘下来的呀!"

熟悉的家,熟悉的人,眼前的一切都让童安夏充满了安全感,六年来的日夜惊慌,终于有了片刻的安宁。

童安夏,人蠢一次就够了。

接下来,一定守护好爱你的和你爱的一切!

*

这一晚,童安夏的父母和爷爷,都因为集团的事物不在家。

周妈放好热水,童安夏舒舒服服的泡了个热水澡,驱散了周身寒气。

回到卧室,躺在温暖舒适的大床上,她还觉得有些不真切。

被关在疯人院的那三年,她每天都睡下湿冷肮脏的地上……早就忘了睡在床上是什么感受了。

这时,手机嗡嗡响了两声。

"东西发到你邮箱了,尾款不用付,就当交个朋友,这妞儿很够味儿兄弟们玩得很开心,余款就抵消了,下次还有这种事尽管找我!"

童安夏看着这些文字,胃里一阵翻腾,觉得无比恶心。

随后她打开了邮箱。

大雨滂沱,肮脏的酒吧后巷,曾经的照片变成了视频,被男人们包围着的人,从她变成了宋诗雨。

假的也变成了真的。

童安夏冷笑一声把手机扔到一边。

床头柜上,还摆着她和宋诗雨的合照,合照中,宋诗雨笑得纯洁无邪,看起来人畜无害,童安夏冷冷的看了一眼,啪的一声将相框扣了下来。

大幕已经拉起,好戏才刚刚开始。

宋诗雨,我们来日方长!

*

 

《暴戾总裁:重生娇妻有点野》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内容不显示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