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戾总裁:重生娇妻有点野》(童安夏韩沐修)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完整版

《暴戾总裁:重生娇妻有点野》(童安夏韩沐修)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完整版

暴戾总裁:重生娇妻有点野

时间:暴戾总裁:重生娇妻有点野作者:夜良辰所来源:ZW

《暴戾总裁:重生娇妻有点野》是作者夜良辰所写的一本很好看的小说,暴戾总裁:重生娇妻有点野(童安夏韩沐修)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整版:上一世她错信渣男,导致家破人亡,在精神病院被折磨了三年后,被小三活生生烧死。含恨重生,她回到了一切悲剧发生的起点,从此人们眼中的傻白甜千金,变得杀伐果断。运筹帷幄财团继承人是她,神秘黑客大佬是她,爆红顶流还是她,小三渣男都被她踩在脚下。传闻,可以只手遮天的某暴戾总裁闪婚某神秘女子,宠妻无度到令人发指,网友连夜深扒神秘女人身份,结果……被大佬捧在手心的小宝贝居然还是她...

《暴戾总裁:重生娇妻有点野》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1章烈火焚心

"童安夏,看着我!"

宋诗雨抓着童安夏的头发,将她从地上拽起来,强迫着她看向自己。

童安夏骨瘦如柴,面容凹陷,大冬天只穿了一身破烂单薄且肮脏的精神病病号服,行尸走肉一般,对宋诗雨的举动,没有任何反应。

宋诗雨显然不满意。

她计划了六年,终于把童安夏彻底踩成了一滩烂泥,不看到她歇斯底里的绝望模样怎么够?

"你都快死了,不想见爷爷吗?"宋诗雨恶毒的笑了笑。

听到爷爷,童安夏终于有了反应。

宋诗雨满脸兴奋和得意,她抓着童安夏的头发,像是拖一条死狗一样,将她拖到一块帘子面前,哗啦一声拉开了帘子。

帘子后面,躺着一个浑身插满管子,形同枯槁的老人。

他看起来意识是清醒的,只是不能说话也不能动,看着面目全非的童安夏,老泪纵横。

"爷爷……"童安夏惊愕的看着老人,手抖个不停。

三年前,她为了嫁给卢少明,和爷爷撕破了脸,却没想卢少明早就和她的表妹宋诗雨勾搭在了一起,跟她结婚只是为了得到她手里,童帆集团的股份。

新婚夜,卢少明骗她签下股份转让书后,直接翻脸,将她关进了精神病院。

从此她就成了宋诗雨宣泄情绪的工具,被残忍折磨了三年。

老爷子身体一直很健康,人也很精明,童安夏对他很放心,觉得没人能伤害得到他。

"你们对我爷爷做了什么?"童安夏的心脏剧烈抽痛着,眼泪滂沱而下!

"也没什么,就是给他定期注射了一些慢性毒药,老东西可真够疼你的,明明知道是毒药,但为了你的安危,还是老老实实的任由我们折腾。"宋诗雨狰狞的笑起来。

果然……

童安夏五内俱焚。

"宋诗雨,你抢走了我的丈夫、抢走了我的一切,折磨了我整整三年,这些还不够吗?爷爷可是一手养大你的恩人!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她!"童安夏愤怒的嘶吼着,抬手就要打宋诗雨,可她太虚弱了,反而被宋诗雨反手一巴掌打倒在一边。

"我忘恩负义?如果不是因为当年死老头子不借钱给我爸,我爸会被放了高利贷的打死吗?我会家破人亡成为孤儿?"宋诗雨恶狠狠的说到。

"你家破人亡是因为你爸滥赌成性,爷爷帮他还过很多次钱……"

"闭嘴!"宋诗雨咬牙切齿,又给了童安夏一巴掌。

"啊!!!!"童老爷子见孙女被欺负,焦急又愤怒的挣扎起来。

宋诗雨见状,再度抓着童安夏的头发,把她摁到老爷子跟前,冷笑道:"老东西,这就心疼了?那我要是告诉你,六年前童安夏真的没有被轮|女干,那些不堪入目的照片是我找人摆拍的,你是不是要后悔死?毕竟那个时候不管童安夏怎么解释,你都没有相信她,是你最终把童安夏推向了卢少明和我!她能有今天,多亏了您啊!"

老爷子瞪大了眼睛。

杀人诛心也不过如此。

童安夏也惊愕的回头看向宋诗雨:"宋诗雨,你说什么?"

"蠢货,到现在还没想明白呢?六年前那件事,从头到尾都是我策划的!"宋诗雨语气轻蔑又嚣张,"包括少明,他从来都没有爱过你,他的出现,对你的所有温柔和体贴,都是我计划的一部分,他对你从头到尾只有恶心。"

"不可能!不可能的!你撒谎!"

童安夏一直以为,卢少明是后来变了心,但至少最初陪自己走过谷底时的心是真的。

怎么可能是阴谋的一部分!!!

宋诗雨的目的终于达到了。

她笑容越发的疯狂:"童安夏,周妈那个老贱|人当初警告过你的,可谁让你那么信任我呢?你知不知道,老贱|人死之前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求我让过你!"

童安夏瞪大了眼睛:"你说什么?周妈……周妈死了?"

周妈是童家曾经的管家,从小照顾童安夏长大。

"不然呢?她要去找老头子告状,我能让她活着?只有死人的嘴巴才最严实。"

"宋诗雨!!!"童安夏肝肠寸断。

当年周妈提醒过她许多次,宋诗雨心眼多,让她离她远点。

可她从不信,还总因为周妈这些提醒和她生气。

后来周妈失踪了,宋诗雨说她是回老家去了,童安夏也相信了。

没想到……她居然是被宋诗雨害死了!

"还有你那短命鬼爹妈!"宋诗雨没有停下来,她太喜欢看童安夏这只曾经高高在上的白天鹅,被自己踩在脚底下,痛不欲生的模样了,"你们真的以为那次车祸是意外吗?"

童安夏的哭声噶然而止。

宋诗雨的问题,犹如晴天霹雳!

她被轮女干这件事传开之后半个月,她的父母就在一次交通意外中惨死了。

宋诗雨疯狂的大笑起来:"你爸妈跟你一样蠢!他们查到了luo照的事情和我有关,居然不是第一时间报警,反而打电话来质问我!我在电话里哭两声,随便找了个自己被人威胁才这么做的借口,说一句我会去自首,他们居然信了。我挂了电话,立马就在他们的车上动了手脚……"

"宋诗雨!你不是人,你这个畜生!"童安夏怒不可遏嘶吼出来,布满伤痕满是血污的手死死的抓住了宋诗雨的胳膊。

恨意在她眼底疯狂汹涌!

在精神病院被折磨的这三年,她本以为宋诗雨的恶毒已经到极致了!

却没想到那只不过是冰山一角!

她此刻恨不得将宋诗雨生吞活剥了。

可她太虚弱了……

"童安夏,说到底不管是周妈还是你父母,他们都是被你害死的!"宋诗雨抬脚猛的踹向童安夏细得皮包骨头的胳膊,脆弱的胳膊咔嚓一声断裂。

"啊!"剧痛排山倒海般袭来,童安夏惨烈的叫了出来。

宋诗雨退后一步,嫌弃的用纸巾擦了擦被童安夏抓过得胳膊:"如果当初你信任周妈,或者说别表现得那么懦弱脆弱,你的父母也不会把我的事情瞒着你,再退一万步说,哪怕你听死老头子的话别嫁给少明,我的计划都不会成功!"

这时,病床边上的仪器开始发出预警的声音。

童安夏惊慌不已,顾不得自己胳膊断了,爬起来跌跌撞撞的跑过去。

老爷子一下听了那么多残酷的真相,显然承受不住,浑身都在剧烈抽搐,童安夏失声痛哭:"爷爷……爷爷你撑住,我马上叫医生过来!"

说完她就想回头求宋诗雨。

尊严她早就没了,爷爷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

只要能救他,宋诗雨让她怎么样都可以!

却没想,她刚回头还没来得及开口,冰冷黏腻的液体就兜头浇下。

这……这是汽油?

童安夏心里一惊,看样子……宋诗雨是想活活烧死她……

她不怕死,被折磨了三年,死亡对她来说其实是一种解脱。

可……

她不想爷爷也因她惨死!

童安夏浑身颤栗,哀求着说道:"诗雨,我怎么样都可以,我求你放过爷爷!"

宋诗雨不急不缓的走出病房,然后回头满目讥讽的说道:"童安夏你还活在梦里呢?我要的就是你万劫不复,就算是死也要让你不得安宁!明天我就会让你再次出现在各大新闻的头版头条上,豪门千金为爱发疯,深夜逃出疯人院,纵火烧死财阀亲爷爷,这个标题是不是很棒?"

童安夏顿时陷入了绝望。

所以这就是宋诗雨把她从疯人院带到这里来的理由!!!

为的就是让她成为烧死亲爷爷的凶手!

"对了,韩沐修已经到楼下了,我也没想到,他那样冷血又高高在上的家伙,居然会看上你这样的贱|货。这几年他为了你,几乎把半个家业拱手送给了我和少明……不过你死了,他还活着对我们来说就太危险了,既然他那么喜欢你,我就干脆成全他,让他跟你一起死。"

韩沐修?

童安夏怔住。

这个人严格说来她根本不认识,还因为他曾经想要强行收购童帆集团,对他没什么好感。

他怎么会……

"童安夏,下辈子可别再这么蠢了。"

宋诗雨显然没打算解释,她啪的一声点燃了打火机,盯着跳动的火苗,兴奋的笑了一下,然后将打火机扔进了病房里。

轰然一声,浇满汽油的病房,瞬间化作地狱般的火海。

火舌舔舐过童安夏的皮肤,疼得钻心刺骨,病床上的老人也迅速被大火吞噬,她肝肠寸断,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在火光中痛苦挣扎。

"宋诗雨!我会变成厉鬼回来向你索命,你和卢少明一定不得好死!"

凄厉的惨叫划破了医院寂静的夜色。

片刻后,门外有人冲了进来,他急切的喊着童安夏的名字,紧紧抱住了痛苦挣扎中的她。

童安夏五内俱焚。

"快走,会烧死的!"

她在心里无助的喊道。

不管是谁,都不要再因为她死掉了……

快走啊……

可那人始终没有松手。

彻底失去意识之前,童安夏恍惚听到一个声音轻轻说:"我永远不会再让你一个人。"

 

 

第2章加倍奉还

"不要!"

童安夏从烈火灼烧的剧痛中惊醒。

"安夏,你怎么了?"

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眼前。

宋诗雨?

童安夏瞳孔剧烈颤动了一下。

不对……

宋诗雨已经很多年没有这种清汤挂面的绿茶打扮了。

童安夏看了一眼四周,整个人都僵住了。

这里是六年前,她十八岁生日前一天,宋诗雨以庆祝她即将成年为理由,带她去的那个酒吧!

她又看了低头看向自己的双手,原本布满伤痕的枯槁双手,变得白皙纤柔。

她……好像重生回到一切悲剧发生的那个起点了!

"我去吧台给你要了一杯柠檬水,你快喝吧,喝了能舒服一点。"这时,满脸关切的宋诗雨递了一杯水过来。

童安夏盯着那杯水,心里阵阵发寒,当年她就是喝完这杯水后失去了知觉。

之后她零星记得,被一群男人带去了一个肮脏的后巷,在那里被扒光了衣服拍了很多照片……

那时她太蠢,也太信任宋诗雨,愚蠢到压根没想过那杯水被宋诗雨动了手脚。

还在宋诗雨的哀求下,没有告诉家人,那天是宋诗雨带她去的酒吧。

脑海里,过去六年的一切走马观花的在脑海里快速闪现。

在巷子里被拍下的裸照出现在她十八岁成人礼的派对上,网上也随处可见,她被轮女干的传闻闹得满城风雨,谁都不相信她的清白。

父母紧接着发生惨烈车祸,尸骨无存。

和爷爷决裂!

被关在疯人院,日夜遭受的非人折磨……

以及最后爷爷形同枯槁的绝望模样和那场大火!!!!

童安夏恨得心都在滴血。

既然重来一次,她一定不会再重蹈覆辙!

"小雨,我有点冷,可以帮我拿一条披肩吗?"童安夏开口道。

"好!"宋诗雨眼底闪过一丝不耐烦,但还是放下水杯去帮童安夏拿披肩去了。

童安夏垂下眼睑,嘴角冷冷的勾了一下,在卢少明骗她签下股权转让协议之前,宋诗雨对她一直都求有必应。

她面无表情的将自己的水杯和宋诗雨的水杯做了交换。

片刻后,宋诗雨拿着披肩回来。

她仔细又温柔的把披肩裹在童安夏身上,哪里有半点在医院里折磨她时的影子?

"小雨,很感谢你一直以来对我那么好,那么照顾我。"童安夏说话,拿起水杯笑容纯真,"以水代酒,我们干杯!"

宋诗雨巴不得童安夏快点把这杯加了料的水喝掉,见童安夏傻子一样居然还要和自己干杯,她二话没说,立马积极的拿起水杯和她碰了一下杯:"我会一直对你这么好的,我们要当一辈子的好姐妹!"

说完,她咕咚咕咚把那杯水一饮而尽。

童安夏见此,也慢条斯理的把那杯水喝完了。

宋诗雨盯着她,眼底全是奸计得逞的兴奋。

这时,童安夏突然看着她笑了一下,夜店五光十色的灯光照在童安夏漂亮精致的脸上,将她的笑容映照得有几分诡异。

宋诗雨愣了愣,又仔细看了看,哪里有什么诡异,还是她一如从前那副,令人讨厌的傻白甜模样。

……

大雨滂沱。

几个男人拖着一摊软泥一样的宋诗雨进了肮脏的酒吧后巷。

童安夏带着鸭舌帽,冷眼看着。

这些人都是宋诗雨安排来的。

当初她就是被这样拖进了这个后巷,然后被拍下了那些恶心的照片!

那时,宋诗雨为了彻底赢得童安夏的信任,并没有让这些男人做什么,只是拍了照。

然后在全世界都不信她的时候,坚定的站在了她身边……

童安夏想到那个时候自己的感动,心里就阵阵作呕。

童安夏把一张纸条递给一个猥琐的男人,"我改主意了,你们想对她做什么就做什么,让她活着就行。另外,我不要照片,直接拍视频,然后发到这个邮箱。"

宋诗雨让她承受了那么多痛苦。

光是以牙还牙怎么够?

她所承受过的痛苦,必须加倍奉还!

"放心!哥们几个这儿有好药,保证不会搞坏她!"猥琐男人一听可以为所欲为,立马来了精神。

童安夏没有再说话,径直往外走。

男人们猥琐、不堪入耳的对话在身后响起。

远处的霓虹灯将她投在墙壁上的影子拉长,她看了一眼,影子赫然是魔鬼的模样。

不过那又怎样?

她本来就是从地狱里面爬出来索命的厉鬼。

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就在童安夏即将离开巷子的时候,一双手突然从黑暗中伸了出来,没等童安夏反应过来,她已经被拖进了黑暗中。

酒吧街这边,建筑都十分密集。

童安夏被那双大手,拖入了两栋建筑之间的夹缝里。

"嘘!"

那人一手将童安夏摁在粗粝的墙壁上,一手捂住童安夏的嘴。

因为位置太过于狭窄,两人的身体几乎是贴在了一起。

童安夏有些懵。

外面很快传来凌乱的脚步声。

男人视线冷厉的看向外面,像是一头随时可以进行猎捕的凶兽。

此时,外面正好有光掠过夹缝,光阴交错之间,童安夏看清楚了眼前男人的脸。

那是一张好看得致命的脸,上一世她偶然见过他一次,尽管内心对他很反感,可还是有被他的好看震撼到。

韩沐修。

 

 

第3章韩沐修

童安夏万万没想到,重生回来后,她居然这么快就遇到了这个男人。

想到上一世生命的最后一刻,那个冲入火海将她紧紧抱住的人,心脏剧烈收缩了一下,疼得钻心刺骨。

等等……

韩沐修在这个晚上的这个时候,曾经在酒吧街出现过?

当初照片的事情闹得那么沸沸扬扬,他不会不知道的。

如果那时候,韩沐修已经喜欢她了……

童安夏的心狠狠抽痛了一下,不敢继续往下想。

外面的脚步声慢慢远去。

韩沐修松了一口气,也松开了捂住童安夏嘴的手,他垂眸看着童安夏,然后微微蹙眉,抬手摘掉了童安夏的帽子。

"童小姐?"

童安夏这是第二次听韩沐修的声音,第一次是那句……我再也不会让你一个人。

他的声音很好听,像某种低沉浑厚且悦耳的乐器。

她望着韩沐修,满脑子都是宋诗雨在她临死前说的那些话,一时没反应过来。

韩沐修见此,以为是自己吓到了她。

"小姑娘,晚上一个人到这里来很危险。"说话,韩沐修帮她把帽子重新带上,声音也轻了不少。

如果此时,他的那些属下在这里,见到自家Boss居然这么温柔,一定会觉得见了鬼了。

他的胳膊扫过童安夏的鼻尖,她嗅到了血腥味。

"韩沐修,你受伤了?"她立马抬眼紧张的看向他。

韩沐修愣了一下,然后笑得如沐春风:"你认识我?"

童安夏:"……"

这个人怎么那么会抓重点?

不过……尽管只是短暂的接触,她还是能感觉到,韩沐修和传闻中的魔鬼模样似乎有些不太一样。

人们都说他冷血无情,为了钱权亲兄弟都能杀,但现在看来,他未免也太开朗了一些。

想到这里,童安夏还是迅速的从上一世的记忆里脱离了出来,不管上一世韩沐修为她做过什么,万幸是现在这一切都没有发生。

她感谢韩沐修上一世为她做的一切,可……韩家是一个虎狼之地,和韩家沾边的家族,没有一个有好下场。

她经历过一次家破人亡,这一世,她只想和家人幸福安稳的活着,绝对不会再因为任何理由,给家人带去灾难。

"那些人已经走了,你快去处理伤口吧,我也要回家了。"童安夏说话就要走。

"再等等!"韩沐修另外一只手也抵在了墙上,将童安夏禁锢在了双臂之间。

童安夏微微蹙眉,下意识紧贴着墙壁,想要拉开和韩沐修的距离:"你要做什么?"

"还没有走远,不安全。"韩沐修说到,"再等等。"

韩沐修的声音很轻,就童安夏的耳边,刹那间她觉得好似有羽毛在心头扫了一下。

"哦。"她闷闷的应了一声。

尽管童安夏在避让,但他们还是靠得很近,童安夏鼻翼间萦绕着的都是韩沐修身上,血腥气和冷香混杂的味道。

韩沐修鼻翼间萦绕着的是少女身上特有的清甜气息。

空间狭窄,四下安静,气氛莫名变得暧昧起来。

童安夏侧目看向一边,视线无意间扫过韩沐修的胳膊,他的胳膊细长却肉眼可见的有力,肌肉线条处处都透着极强的男性荷尔蒙张力。

童安夏顿时觉得有些热。

就在这时,远处的后巷深处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一下将这狭小一处的气氛打散。

是宋诗雨。

韩沐修微微蹙眉,侧目看向外面,童安夏见状,下意识抓住了他的胳膊:"不要去。"

韩沐修怔了怔,他视线扫过童安夏紧紧抓着他胳膊的手,细嫩的小手冰冰凉,还抖得十分厉害,随后他抬眼看向童安夏。

童安夏本来以为韩沐修会问她点什么,可最后韩沐修什么都没有问。

只认认真真回答了一句:"好。"

这一声干脆又认真的好,像是一块扔进平静湖面的石子,落水轻轻,却在原本平静的湖面荡开一大圈涟漪。

又过了片刻。

童安夏听到外面马路上传来许多刹车声,然后她听到更多人下车的声音,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怎么刚走了一波人,又来一波?

自己该不会刚重生就要被韩沐修带着一起狗带了吧?难不成和他死在一起也是自己的宿命?

"别怕,是我的人。"

两人靠这么近,彼此有个什么反应都能大致感觉到。

尤其是童安夏听到外面的动静,瞬间就僵住了。

韩沐修轻轻笑了笑,低声安抚了一句。

"哦。"安夏有些窘迫,"那我走了。"

说完,她直接从韩沐修胳膊下面钻了出去。

韩沐修看着她纤瘦挺直的背影,微微挑眉笑了一下,也跟了出来。

"老板,您没事儿吧?"

两人刚出现,一个人高马大,满脸惊慌的男人就着急忙慌的跑了过来。

"没事。"

走在前面的童安夏愣了一下,错愕的回头看了一眼韩沐修。

 

《暴戾总裁:重生娇妻有点野》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内容不显示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