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安夏韩沐修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童安夏韩沐修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暴戾总裁:重生娇妻有点野

时间:暴戾总裁:重生娇妻有点野作者:夜良辰所来源:ZW

暴戾总裁:重生娇妻有点野全文免费免费在线阅读暴戾总裁:重生娇妻有点野童安夏韩沐修小说是作者夜良辰所写的一本豪门总裁最新章节精彩内容阅读:上一世她错信渣男,导致家破人亡,在精神病院被折磨了三年后,被小三活生生烧死。含恨重生,她回到了一切悲剧发生的起点,从此人们眼中的傻白甜千金,变得杀伐果断。运筹帷幄财团继承人是她,神秘黑客大佬是她,爆红顶流还是她,小三渣男都被她踩在脚下。传闻,可以只手遮天的某暴戾总裁闪婚某神秘女子,宠妻无度到令人发指,网友连夜深扒神秘女人身份,结果……被大佬捧在手心的小宝贝居然还是她...

《暴戾总裁:重生娇妻有点野》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13章韩沐修和童安夏的过去

"我悄悄告诉你哦,那是我最喜欢的游戏,不管有多不开心,只要敲到小地鼠的脑袋,我立马能忘记所有的不开心!"

"不过小地鼠总是被我锤也挺可怜的,我想好了,以后我要亲自写一个小地鼠的游戏程序,到时候给它做一顶结实的帽子!"

视线里,被敲中的小地鼠头上,顶着一顶标记着X的帽子。

X……

夏的首字母。

"可爱。"

就在众人晴天霹雳的时候。

韩沐修又冷不丁的来了一句。

周凯,也就是大个子本人,脖子机械的扭过去看了看电脑屏幕上晃动的四个大字,这玩意儿也能用可爱来形容?

这土得都掉渣了好吗?

到底哪里可爱?

"不可爱吗?"韩沐修抬眼看向眼前排排站的几人。

"可爱!可爱!"

几人连连点头。

"所有的系统都被反入侵了?"韩沐修问。

"我们已经在抢修了!"技术小哥汗如雨下,欲哭无泪。

"把这个程序保存下来发给我。"韩沐修说完,突然从被地鼠可爱到中回过神来。

入侵童家,散播桃色视频的黑客怎么会和安夏有关?

随后他又想起,那天晚上在酒吧街的下载小巷里发生的那一幕。

大雨中,远处传来女人的尖叫。

安夏明显十分慌张的抓住了他的胳膊,不让他走。

韩沐修因为地鼠眼底升起的温柔刹那之间冰冻了起来。

"周凯,帮我去查一件事。"

*

韩沐修可能会查宋诗雨的事情,童安夏提前就想到了。

她做了两段反入侵的程序。

一段是胡滨他们发现的那句,多行不义必自毙。

一段则是为韩沐修准备的。

她不想让韩沐修觉得她这个黑客对他有敌意,想来想去,想到了这么一个诙谐又带些可爱的回击方式,以减少和韩沐修发生冲突的可能性。

回到房间。

电脑里就收到了两个反入侵的成功的提醒。

随后,她迅速清理掉了两次反入侵的所有痕迹。

登录上了一个多重加密的网站。

这个网站是全世界最顶尖的黑客们的聚集地。

童安夏这次她不打算再浪费自己的天赋了,未来几年开始,互联网的发展会快得惊人,她必须抢占到这个先机,让童帆集团迅速在互联网产业中站稳脚跟。

童帆集团是对互联网这一块的涉猎不算深,公司相关的人员在童安夏看来,都不够有实力。

而且童帆内部现在已经有人有了异心,还跟外面的人勾搭在了一起。

当初安夏的父母以外去世后,这些叛徒给了童帆相当致命的一击。

所有,她必须得以最快的速度招兵买马,组建一个属于自己的王牌团队。

童安夏在这个黑客网站上一直都很低调,隐藏了自己的真实实力,一直在即将被踢出这个顶尖黑客组织的边缘线徘徊。

不过从现在开始,一切都将变得不一样了。

网站里有一个排行榜。

童安夏从前永远都在最后一名。

要想去到前面,就得挑战更前面的黑客,赢了就可以获得积分,积分越多排名就越靠前。

童安夏活动了一下脖颈,准备今天干一票大的。

就在这个时候,周妈在外面敲了敲门:"小姐,还在午睡吗?"

童安夏关掉电脑,过去打开门。

门刚打开,栗子蛋糕的香味立马扑面而来。

童安夏的眼睛立马亮了:"栗子蛋糕!"

而后她欢快的将蛋糕从周妈手里接了过来。

周妈笑呵呵的:"小姐不愧是栗子蛋糕的奴隶,看您高兴得,有那么好吃么?"

栗子蛋糕是童安夏最喜欢最喜欢的吃的。

仔细想想,从被关进疯人院后,她都三年没吃到过了。

"周妈,你怎么知道我想吃这个?"童安夏放下蛋糕,抱着周妈软糯的撒娇。

童安夏啊童安夏。

你上辈子到底是怎么就猪油蒙心了呢?

怎么就把周妈给弄丢了呢?

"这回是厨房的糕点师激灵,知道你心情不好,所以就给你做了一个。"周妈说道,"被撒娇了,赶快尝尝,我闻着可香了,比之前做得都要香!"

"嗯!"

童安夏开开心心的吃了一口栗子蛋糕。

果然,闻着香甜,吃起来也比从前吃到过的栗子蛋糕要美味很多。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太久没吃到的缘故!

"小姐,有个事儿我想和你说说。"周妈看着童安夏吃得开心,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您说。"童安夏点点头。

"昨晚表小姐那个小电影……不对,那个片儿我看了,我发现一件事……"周妈眉头紧锁,"表小姐身上穿的那件衣服,不就是前天她带你出去的时候穿的那件么?"

童安夏脸上的笑容淡下来许多。

虽然重生回来的一些事情改变了,可有些轨迹似乎还是在按照从前那样运转。

比如现在,周妈开始怀疑宋诗雨了。

"那件衣服我印象很深刻,是她前天刚刚买回来的,说是一件高定款,从前我肯定没见她穿过!"周妈的神色变得十分不安:"小姐,前天晚上她带你去了哪儿?你是不是没告诉先生和太太那晚表小姐带你出去过?"

"周妈。"童安夏放下蛋糕,轻轻的握住周妈的手,"你什么都不用担心,这件事我心里有数。"

周妈惊愕的看着童安夏:"看吧,我就知道我的直觉是准确的,到底出什么事儿了?"

"什么事也没有,至少我什么事都没有!"童安夏沉吟了一下,她现在在童家的确需要一个帮手,周妈显然是最好的人选,所以她觉得没必要隐瞒周妈,"周妈,就像你从前警告我的一样,宋诗雨的确对我没安好心,那晚她也的确是想搞事情,不过我运气好躲过去了。"

周妈脸色苍白:"天哪!她果然是个白眼狼!走!咱们现在就去告诉老爷子!"

"不行!"童安夏抓住周妈的手。

"小姐,您不能包庇她啊!这种人没有心的,你放过她一次,她还会咬您第二次的!"周妈着急的说道。

"我没有证据。"童安夏说道,"她在家是什么样的人,您也是看在眼里的,我从前都被她骗得团团转,妈妈把她当成了亲生女儿那么对待。如果我没有证据,直接告诉她们宋诗雨是个坏人要害我,还是在眼下宋诗雨是个受害者的情况下,你觉得他们会相信我么?"

周妈沉默了。

宋诗雨的确很会伪装自己。

要不是她偶然间发现她的一些小动作,自己也不会发现她是个白眼狼!

"那现在咱们应该怎么办?"周妈问。

"不怎么办。"童安夏笑了笑,"一切都还跟从前一样,咱们都不要轻举妄动,对付她这样狡猾的人,绝对不能打草惊蛇,必须一击即中把她摁死!不然她就有可能爬起来反咬咱们一口!"

"行!"周妈连连点头,"小姐说得对,越是这个时候,越是不能慌!"

"还有,您一定不要去找她说什么,警告暗示之类的都不要有!"童安夏严肃的叮嘱道。

周妈从前就很少给宋诗雨留什么情面。

经常会在童安夏跟前说些打脸或者讽刺宋诗雨的话。

童安夏还是担心,这一世宋诗雨还会继续对周妈下毒手!

好在周妈很激灵。

很快就领会了童安夏的意思。

童安夏越发觉得,上一世她最后落到惨死的下场,很大程度还是因为自己的不信任,让她孤立无援……最后她一着急就失了方寸……

*

周妈离开后。

童安夏捧着栗子蛋糕回到了电脑跟前。

接下来的两个小时。

这个网站的用户活跃度瞬间达到了近期的巅峰。

黑客们纷纷奔走相告。

排名吊车尾的小老弟,突然开始像排行前十的大佬逐个发起挑战。

轻松击败前六的大佬后,总积分跟坐了火箭似的,直接攀升到了第四名。

这种奇观,黑客们这辈子都没有见过,纷纷上线围观战局。

"小哥哥还是小姐姐啊?操作这么猛?"

"第七的老哥的电脑都被这位小老弟搞瘫了!"

"头像是小老鼠吗?好可爱!"

"这尼玛,她在最后两名徘徊了一年多了吧?是隐藏实力啊,还是最近得到高人指点飞升了?"

公屏上,因为童安夏这两个小时的神级操作彻底炸开了锅。

童安夏吃完了最后一口栗子蛋糕,正准备对排行第三名的大佬发起挑战,被敲门声打断了。

"什么事?"童安夏问。

"小姐,家教老师到了,夫人让您过去认识认识。"门外传来女佣的声音。

童安夏抿了抿嘴角,凉笑一声。

云清才不会管她见不见什么家教老师呢。

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宋诗雨借云清的口叫她过去的。

这对毒鸳鸯还真是够着急的。

上一世至少还等了三天卢少明才上场。

这回一天他们都等不了了?

"马上就来。"

童安夏应了一声,随后在公屏上发言道:"今天到此为止,明天继续。"

说完,她扔下公屏上沸腾的黑客们,直接下线退出了网站。

 

 

第14章真正的豪门

因为童安夏生日的关系。

庄园里里外外都布置得非常浪漫。

她踩着柔软的地毯,面无表情的走向宋诗雨的房间。

脑海里,和卢少明曾经有过的虚假记忆走马观花的出现。

她已经很久没见过卢少明了。

从新婚夜他骗她签下股权转让协议开始。

三年的非人折磨下,她好像都有些记不清那个男人的样子了。

如今即将再次见到他,童安夏本来以为心里多少会有波澜,毕竟曾经她是真的爱过他。

然而……

恨到底还是吞噬掉了那些全部的虚妄爱意。

此时此刻,她能想到的,只有将卢少明推下地狱,让他在万丈深渊里挣扎,把他给她的痛苦,千百万倍的还给他!

佣人见童安夏来了,恭恭敬敬的为她推开宋诗雨的房门。

房间里除了云清和宋诗雨之外,还有三女一男。

"安夏来了。"宋诗雨冲她笑了笑,"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几位是接下来要给我们上课的家教老师。"

几人站起来,纷纷和童安夏打招呼。

"老师们好,接下来要辛苦你们了。"童安夏也礼貌回应。

站在最边上的男人清瘦儒雅,带着斯文的眼镜,看起来是个不争不抢的人。

不争不抢的人。

童安夏在心里冷笑一声。

这个形容在卢少明身上,简直不要太讽刺!

宋诗雨拉着童安夏,一一给她介绍着授课的老师,除了卢少明之外,另外三个的确是很有名的老师。

"这位学长你应该听说过,卢少明学长!"宋诗雨在心里计划形成的时候,就三不五时的在童安夏耳朵边提一提卢少明这个人,想要给她一些潜意识暗示。

童安夏看了一眼卢少明,然后轻轻摇了摇头:"不认识,很有名么?"

卢少明脸上儒雅的笑容明显僵了一下。

他虽然家世不好,但因为学习很好,得过许多赫赫有名的奖,所以知名度还挺高的。

"我之前不是和你说过吗?拿过物理竞赛全国一等奖的!"宋诗雨压低声音说道,"你还跟我夸他很厉害呢!"

"有吗?"童安夏茫然的看向宋诗雨,"我不记得了。"

宋诗雨:"……"

卢少明:"……"

"没礼貌!"云清低斥一声。

童安夏表面一脸无措的茫然,心里却冷笑着。

好歹和卢少明交往过三年,她多少是了解这个男人的。

他就喜欢别人夸着他,捧着他。

谁要是贬低他,让他觉得没面子,比杀了他还让他难受。

"没关系。"卢少明轻轻笑了一下,"是我还不够好,以后会更努力让童小姐认识我的!"

瞧瞧这油嘴滑舌的样子!

童安夏强压着想翻白眼的心,当年她是瞎了还是怎么的?

要说卢少明这张脸,顶多算个五官端正,说话这么油腻腻的,她究竟看上他哪儿了?

就因为这么一货葬送了自己和家人的一生,也太不值得了!

"XY,现在庄园外面全是记者,老师们每天来回也不方便,可以留老师在庄园住一段时间吗?"这时,宋诗雨又开口了。

"庄园里房间多的是,如果老师们愿意当然可以。"云清回答道。

和上一世一样,这四位老师都愿意留下来授课。

宋诗雨的心情肉眼可见的变好了不少。

和老师们聊了一会儿,云清就叫上童安夏出去了。

"妈妈,有事么?"童安夏问。

云清还是有些不习惯童安夏能这么顺畅的叫自己妈妈,轻咳了一声:"你是不是不喜欢那个卢少明?"

童安夏看着云清:"您为什么这么问?"

"你虽然总是跟我没礼貌,但对外面的人可不会。"云清瞥了一眼童安夏,"你要是不喜欢这个人就直接说,我找个理由不让他来就好了。"

"没这个必要。"童安夏摇摇头,"小雨能在这个时候叫这几位过来,她们肯定都是她绝对信任得了的人,您瞧没瞧见她的心情明显比上午好了不少,现在没有什么比让她开心更重要。"

"那这几个老师就专门负责给她授课,我再给你找别的老师。"云清说道。

"不用。"童安夏笑眯眯的摇头,"我正打算找您和爷爷说呢,我不打算在家里上课,我要去学校。"

"那怎么行?"云清立马严厉起来,"安夏,你不要任性,现在这种情况你怎么去上课?"

"妈妈,小雨是受害者,受害者无罪,我们这些受害者的家属更加没有理由躲起来。"童安夏看着云清一字一句的说道。

卢少明现在到庄园来了。

鬼知道宋诗雨后面要作什么幺蛾子?

再加上庄园这边偏僻,她想出门非常不方便,不利于她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安夏,这件事没你想的那么容易!"云清沉声说道。

"我知道!"童安夏眸光坚定,"妈妈,我知道我自己在做什么,我们童家的人从来都不怂的,不需要因为这么一点小事东躲西藏!"

云清眸光颤动了一下。

童安夏从前总是畏首畏尾的,这是她不喜欢的原因之一。

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这个做什么事情都要畏缩和害怕的女儿,突然变得……好像很有力量了!

"想办法说服老爷子吧。"也不知道是童安夏眼底的光太坚定,还是因为她内心深处也希望自己的女儿是个无所畏惧的女孩儿,尽管云清知道她去上学可能会遭遇到不好的状况,可制止的话她说不出口了。

"放心~我最擅长说服爷爷了!"童安夏说完,挽住了云清的胳膊,脸颊在她纤瘦的肩膀上蹭了蹭,"谢谢妈妈。"

云清的心肝儿都在颤。

表情上却还是维持着一贯的冷静平和:"都成年了还撒娇,站好……"

"哦……"童安夏委委屈屈但还是听话的站好了。

她知道什么叫过犹不及,她和云清之间快不得,反正时间还有一辈子那么多,不着急,来日方长,一点点来吧。

宋诗雨顺利把卢少明安置到了童家,心情不知道有多好。

正打算出去走走,一出来就看到靠在一起的童安夏母女。

宋诗雨整个人都愣住了。

这两个人不是从来都水火不容吗?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亲昵了?

看着云清看向童安夏明显变得温柔的模样,宋诗雨心里突然妒火中烧。

不可以!

她绝对不能让云清和童安夏和好。

XY的关注只能在她一个人身上!

这是她欠自己的!

宋诗雨双手捏成拳头,脸色阴沉的重新回了房间。

*

说服老爷子这件事,比预想中顺利很多。

一开始老爷子也跟云清一样强烈反对。

可当听了童安夏的理由之后,他久久沉思后还是同意后。

宋诗雨这边对这件事还不知情。

她一整晚绞尽脑汁都在想,该怎么制造机会让童安夏能早点爱上卢少明。

而卢少明……他在来到童家的庄园之前,内心对于要不要继续还是有犹豫的。

他甚至想过,等见到童家老爷子之后,干脆把宋诗雨的阴谋直接告诉他,这样或许还能把自己从这件事里面摘出去。

但……

他来到庄园后,想法就彻底变了。

卢少明家也挺有钱的,住的房子开的车子过的日子都是普通人艳羡不已的。

然而……

比起这个奢华的庄园,那些他梦寐以求的名画,被随意的挂在走廊里。

他家什么都算不上。

从前他就知道童老爷子宠童安夏宠得无法无天,她还不会走路的时候,拥有的钻石珠宝数量就很惊人了。

白天来的时候,他看到珠宝师正在收捡前一天为客人展出的,童安夏拥有的稀有钻石王冠。

只是这些王冠加起来的价值,就远超他父母操劳一辈子拼出来的那个小公司了。

刹那之间,卢少明觉得自己清醒了。

他再也不埋怨宋诗雨了。

甚至感谢她,感谢她帮自己进入了这个真正的豪门世界。

而对于童安夏……

他已经势在必得了!

*

第二天清晨。

今天的餐厅格外的热闹。

老爷子虽然依旧是财阀了,但从不傲慢,待人接物一直都很平和。

所以他直接邀请了几位家庭老师和他的家人一起共进早餐。

"听说小卢是学生物的?"老爷子大概知道卢少明的履历,他这个年龄,有目前的成就的确是很优秀的。

"生物和软件工程。"卢少明回答道。

他太清楚童老爷子在这个家中的地位了,要把童安夏搞到手是一方面,同时他也得讨到老爷子的欢心。

"这两样童帆都有涉猎,等你毕业了,可以考虑考虑我们公司。"老爷子说道。

"童帆是生物业的龙头,如果能有幸进入童帆,那是我的荣幸。"卢少明连忙说道。

宋诗雨有些心不在焉。

童安夏还没有下来吃早餐?

眼下死老头子正夸着卢少明,是让童安夏知道卢少明很厉害的最好时机了。

"安夏呢?还没有起来么?"宋诗雨轻声问,"要给她送早餐上楼吗?"

"表小姐,小姐很早就起了,吃过早餐就去学校了,这会儿估计都已经到了。"周妈一边给宋诗雨倒牛奶一边回答道。

 

 

第15章好好教训她

"去学校了?"宋诗雨整个人都懵掉了。

原本正好好和老爷子攀谈的卢少明也愣了一下。

"嗯,她不想在家上课,就由着她了。"老爷子回答道。

宋诗雨脸色都白了。

几个家庭老师也有些尴尬。

"那个,童老先生,我们吃好了,先去准备一会儿上课的教案了。"

"好,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佣人就好。"老爷子和善的点头。

随后,包括卢少明在内的四人就起身离开了餐厅。

"小雨,安夏是觉得你没有做错什么,她没有理由躲起来,这样做只会让那些想要看童家笑话的人痛快!"老爷子温和的和宋诗雨说道。

"我知道,就是觉得……怎么……怎么也不和我说一声啊……"宋诗雨沉默了片刻,嘴角扯了一下。

该死的!

她那种整天被学校的同学欺负到不想去学校的家伙,为什么会放着家庭授课不要,在这种风口浪尖的时候跑去学校上课?

童安夏疯了吗?

她不在庄园家庭授课,那自己把卢少明弄到这里来还有什么用?

"她是怕你担心吧。"云清也不知道,安夏原来没和宋诗雨说要去学校的事情。

是忘了?

还是怕小雨不让她去?

云清心里沉甸甸的。

这两天安夏突然好想变得让人捉摸不透了。

"小雨别担心,胡滨跟着安夏的。"宋诗雨脸色越来越差,云清还以为她是担心安夏,伸手轻轻的握住她的手,"安夏想为你勇敢一次,你也要好好的,尽快走出这个阴影。"

"嗯……"

宋诗雨垂下眼睑点点头。

狗屁的为她勇敢一次!

童安夏压根就不是这种人,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她好像知道了什么似的,总是能一次一次避开她的计划!

宋诗雨回到房间时,手机上已经有好多未接来电了,全部是来自于卢少明。

她心里烦得要命,没打算回卢少明电话。

谁知道这个时候,卢少明以上课为名义找上门来了。

关上房门,卢少明立马沉声问道:"到底怎么一回事?不是说接下来童安夏会和你一起在家里上课吗?"

"你冲我喊什么?我怎么知道她突然抽什么疯?"

"现在该怎么办?"卢少明压着火气问。

"我了解童安夏,她最怕那些名媛的冷嘲热讽和欺负。"宋诗雨目光恶毒的冷笑一声,"你等着看吧,她在学校一天都待不了,下午就会哭着回来!"

在宋诗雨的努力下。

本来应该娇娇傲傲的小公主童安夏,从进入青春期开始就变得格外自卑。

学校那些飞扬跋扈的名媛们谁都没把她放在眼里。

恶作剧、欺负她都是常有的事情。

她们这些人大部分的家庭都不如童家,她们的父母还要在童家人面前客客气气的,所以能欺负童家未来的继承人,对于这些年少无知飞扬跋扈的名媛们来说,不知道有多爽。

加上宋诗雨暗中搞一些事情,总之童安夏这几年在学校的日子并不好过。

为了不让爷爷和父母担心,这些委屈她多数都自己吞了下去,这也是后来她和卢少明在一起之后,总是可以轻易被挑拨和爷爷发生冲突的导火索之一。

然而……

现在童安夏已经不是从前的童安夏了。

*

童安夏穿着贵族学校高定的校服,带着金光闪闪的校徽。

没有平日里宋诗雨给她糊一脸的难看妆容,海藻般柔软的长卷发随意披散着,就在左边耳畔夹了一枚珍珠发卡。

童安夏本来就好看,就算是没有妆容也足够惊艳。

只不过从前她的畏畏缩缩,还有那些难看的妆容,弄得乱七八糟的头发挡住了她本来的光彩罢了。

车直接开到了教学楼下面。

胡滨下车恭恭敬敬的给童安夏打开了车门。

童安夏走下车,周围来往的人突然好想被人摁下了暂停键,目光全部聚焦在了童安夏的身上。

"小姐,我随时都在,有任何问题打给我。"胡滨把书包递给童安夏。

"嗯!"童安夏轻轻笑着点了点头,"辛苦胡叔叔了。"

胡滨微微颔首,童安夏随后无视所有人的目光,迈着平缓轻松的步伐径直往教室走去。

"童安夏?"

"好像是吧……咱们学校除了童安夏,谁会穿校服来上课啊?"

"她怎么了?她原来就这么好看吗?"

几个打扮得花枝招展,浑身穿着奢侈品大牌的名媛一脸的不爽。

这几个人前天也去了童安夏的生日派对。

尽管当时被童安夏惊艳了一把,但本质上她们欺负童安夏欺负惯了,压根没把她当一回事。

可现在,看着周围的男同学各个目光惊艳的盯着童安夏,她们就非常不爽了。

"她家出了那么龌蹉的事情还敢来上课,脸皮可真厚!"其中一个女生大声说道。

众人的思绪一下被这句话拉了回来。

"对哦,宋诗雨那事儿还沸沸扬扬的呢?童安夏怎么想的啊就回学校来上课了?"

"这样可不行!"几个名媛带头那个叫孙安妮,家里的企业也做得很大,是欺负童安夏的主力军,算是那个小团体的大姐头。

"自己的妹妹还在水深火热中呢,她却没事儿人一样打扮得跟个妖精似,到学校这么神圣的地方来搔首弄姿!"孙安妮冷笑一声,"这样可不行,作为这所圣洁的学校的学生代表,我们得好好教育教育她才行!"

"安妮说得对~"

几个女孩儿阴阳怪气的笑作一团。

周围的人也一副看热闹的样子。

见安妮几个人大步流星的追着童安夏进了教室,他们也立马蜂拥而去,准备看一场好戏。

童安夏进到教室之后,一眼就看到了堆满垃圾的自己的课桌。

教室里的学生见到她,各个脸上都有不怀好意的笑。

有些时候吧,你也不能说这些同学坏,学校这种地方跟随性本来就很强。

如果大部分人都在欺负一个人的时候,其他的人就算是一开始不愿意,后来也都会加入其中。

成为他们,和成为一起被欺负的人,这个选择看起来就很好做。

童安夏面无表情的走过去。

安妮这个时候就到了教室:"喂,童小姐!"

童安夏回头看向她:"桌子上的东西是你们弄的吗?"

安妮愣了一下,要知道童安夏这个草包继承人,从前别说这样直视她们的目光说话了,她连好好跟她们说话的勇气都没有。

今天这是怎么了?

一个被自己踩在脚下的人,突然跟自己这么说话,安妮感觉自己的面子过不去了。

她走到童安夏跟前,嚣张得不得了的回答道:"是我弄的,垃圾的桌上装垃圾有什么不对吗?"

童安夏看着她,目光中一点害怕都没有。

反倒是孙安妮被童安夏注视着,心里莫名其妙的有些发毛。

"看什么?"人心虚的时候,说话就会变得格外大声。

孙安妮突然就冲童安夏吼了起来,并且抬手就要抓童安夏的头发。

然而……

没等她碰到童安夏,她的头发就被抓住了。

随后让所有人都震惊的一幕出现了,童安夏抓着孙安妮的头发,直接将她那张脸摁在了堆积如山的垃圾上。

"啊!"

众人发出惊呼的声音。

"孙安妮,我是不是给你脸了?"童安夏摁着孙安妮,也没有多愤怒,但语气冷到得骇人,"你家那个破公司去年全年收益的百分之六十都是来自于和童帆的合作收益,是什么给了你勇气,一次一次的踩过我的底线?"

"童安夏,你疯了!"孙安妮的同伙尖叫着问道。

童安夏看了一眼她们,冷冷的说道:"还没有轮到你们,闭嘴。"

那几个名媛一下就懵了。

什么意思?还有她们什么事儿?

"童安夏,我弄死你!"孙安妮哪儿受过这样的罪?她愣神了片刻反应过来,立马尖叫起来。

不过她这么让童安夏摁着,压根反抗不了。

"你有这个本事吗?"童安夏讥讽的笑了笑,"孙安妮,你说现在我打电话给你爸妈,告诉他们你对我做过什么,他们会怎么做?"

孙安妮立马不嚷嚷了。

其余围观的人脸色都有些不太好。

谁都知道童帆是他们的家族惹不起的,一开始孙安妮带着人欺负童安夏的时候,大家也都忌惮,可当他们发现,欺负童安夏不会有什么不好的后果之后……这份忌惮也就没有效力了。

可现在,童安夏把他们全部拉回了现实。

她……

可是童帆集团唯一的继承人,童家人捧在手心的掌上明珠……

"还有,你们家和童帆的合同下个月就到期了吧?"童安夏笑了笑,这个笑容好看是好看,但……也让人心肝都颤了一下。

"你到底要做什么?"孙安妮顿时慌了。

她虽然跋扈了一些,但也知道童帆集团的合约对她家公司意味着什么。

童安夏松开摁住孙安妮的手:"还有十五分钟上课,在那之前,把这些弄干净。"

说完,童安夏面无表情的坐到了旁边宋诗雨的位置上。

 

《暴戾总裁:重生娇妻有点野》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内容不显示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