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虎风流道神完整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在线

雷虎风流道神完整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在线

风流道神

时间:风流道神作者:铁马金戈来源:WXB

雷虎风流道神是作者铁马金戈写的一本玄幻仙侠小说,风流道神雷虎完整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在线最新章节:一个普通的都市青年雷虎,无意间在纯阳道祖吕洞宾的诱惑下踏入仙门,一路跌跌撞撞的走上了修仙之路。在轮回重新转动的时候,无数上古大能穿越轮回而来。美艳的狐仙妲己,邪媚的魔宗妖女,温柔的天界仙子,还有那绝世美人儿貂蝉的转世之身,全都蜂拥而来。时间太短,美女太多…...

《风流道神》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麻烦上门

 

来到樱雪新住的地方,已经快到六点,连忙洗了个澡换上身新衣服,雷虎就带着樱雪往城外的纯阳道观跑。在雷虎看来,这已经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既然请不到道玄这老家伙帮忙,那就只能主动跑去他那里避难了,虽然这个道玄有多少本事雷虎不知道,不过纯阳道观中供奉的纯阳道祖牌位却是真的,雷虎料想那女鬼不敢到纯阳道观来撒野。

面对这些怪力乱神的东西,樱雪毫无办法,只得开着宝马往纯阳道观来,丝毫不敢在原来住的地方停留。樱雪的胆子本来就不大,已经被女鬼给吓怕了,别说是住道观里,就算是让她晚上躲和尚庙,也是愿意的。她只是个画家,又不会抓鬼,自然是雷虎说去哪里就是哪里!

宝马跑起来比雷虎的破电动快很多,而且这车子马力好,雷虎的破电动爬不动的山路也能走,没多久就开到了纯阳道观的门前。此时纯阳道观唯一的小道童清风正坐在台阶上看夕阳,他的肩膀上靠着一个与他一般大小的小女孩,两人靠在一起不知道说什么悄悄话。看到这两个十二三岁的小家伙就开始如此奔放,雷虎暗叹世风日下世风日下,当年我们这个岁数的时候只会玩泥巴,现在这些小孩毛都没长全都知道泡妹子了,果然人类都是不断进化的,这思想是一日千里跑得像飞机一样,不可同日而语。

“我们可不能打扰小师傅的好事!”关上车门,看着台阶上两个小家伙的样子,樱雪咧嘴娇笑:“要不我们等会儿再进去?”樱雪真是个善解人意的好姑娘,雷虎将行李放在地上,看着道观旁边还有一块平滑的石头,雷虎微微一笑,拉着樱雪就坐到了石头上,奶奶个熊,你这是给哥哥下马威是吧,你会泡妞哥就不会?就在樱雪坐在石头上雷虎顺势要往旁边靠的时候,一道白色的影子突然从车子里窜了出来,化做一道电光扑进樱雪的怀里,喵喵乱叫。

看到猫妖,樱雪立刻注意力从两个小孩子身上转回了怀里,看着这只皮毛发亮的小妖如此可爱,爱心立刻泛滥,拆了一包牛肉干撕开喂它吃。猫妖得意的看了雷虎一眼,一边吃着牛肉干一边用脑袋在樱雪的怀里蹭啊蹭的,一副很享受的样子。该死的色猫,雷虎双眼泪汪汪,将猫妖活剥了的心都有,愤怒之余雷虎更多的是羡慕,要是我变成猫该多好,也可以躲到美女的怀里喵喵喵,一天换一个的去占便宜。

想着美女怀中香润温软的滋味,雷虎口干舌燥心中鬼火直冒,该死的色猫,等逮着机会我一定教你怎么做人不对是做一只合格的猫!

心情大坏之下,雷虎气冲冲的走到清风面前,两双瞪得牛一样大的眼睛死死盯着清风,摆明了要做一只超大号电灯泡。看到雷虎再次到来,清风慢吞吞的台阶上站了起来:“我已经说过啦,师傅他老人家不在,有什么问题等他回来再说!”鄙视的看了雷虎一眼,清风继续拉着身边的小女孩儿坐到了一边的台阶上,两人卿卿我我快乐似神仙。

一个小道童就如此的嚣张,雷虎气得鼻子冒烟,伸手摘下一块青色的玉牌放到清风的面前:“看到了没,哥可是纯阳道祖座下弟子,你一个小小道童竟敢不把我放在眼里!”清风看见雷虎手里的玉牌,露出不屑的眼神看了他一眼,从怀里摸出一块金光闪闪而且个头明显比雷虎的大了两倍不止的金牌在雷虎面前亮了亮,那意思很明显,和我比狠,你还差得远!

“这玩意地摊上五块钱买两个,你要多少有多少!”清风哈哈笑道:“拿这个忽悠我,当我三岁小孩子呢!”雷虎原本被这块金牌气势所镇,还以为清风是多么牛叉的核心弟子,没想到竟然是个骗子,估计他的师傅道玄也好不到哪里去。看着十米之外的纯阳殿,雷虎面色发苦,我的天哪,这处道观不会是假的吧,如果这样的话,晚上闹鬼该怎么办捏?

看到雷虎的样子,清风还以为他被自己吓住了,不过有这个电灯泡,好事也没办法继续,只得站起来对小姑娘说道:“妞妞,你先回去,等我料理了这个扫把星再下山来找你!”妞妞先是不满的看了雷虎一眼,这才一步三回头的朝山下走去,一副恋恋不舍郎有情妾有意的样子,把雷虎郁闷得不行,难道哥泡妞的技术真的比不上这个小道士?送走妞妞,清风刷的从背上摘下一把桃木剑握在手里,大叫道:“臭算命的,竟然坏我好事,看打!”

一道凛冽的剑光刺来,直取雷虎的胸口,雷虎双手握拳正要让他好看,敢和道爷斗法,你差了十万八千里。不过雷虎还没来得及表演精妙的剑法残暴的道术,一道白光闪过清风手里的桃木剑脱手而出,人侧身一翻摔了个狗吃屎,猫妖两只爪子抓住清风的头发,在他身上狂踩猛踹,揍得清风满头大包连苦连天。痛扁了清风一顿,猫妖化做一道白光扑进雷虎的怀里,两只爪子抱着雷虎的脖子,脑袋不断的蹭着清风的胸口,一边蹭一边“么么哒”的撒着娇,满脸讨好的样子。

哎哟!

清风狼狈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刚才飞扬跋扈的样子一下子消失不见,满脸讨好的看着雷虎和他怀里的一只猫,眼中全是敬畏。跟着骗子师傅学了几手粗浅的道行,就算是一个两百斤的东北大汉清风也能轻松放倒,可是面对真正的玄门中人,清风很难讨到便宜。敌势弱我如猛虎,敌势强我装孙子,清风虽然岁数不大,但是跟着道玄学了几年,已经粗通人情世故,完全是只小狐狸,圆滑得很,将打不过立刻改变了策略应对,免得又吃一顿痛打。

吃了苦头,清风连忙将众人请进去,腾出两间干净的空房给两人住。雷虎也不和他废话,干净利落的将东西搬了进去。铺好床整理好行李,雷虎取出两碗康师傅牛肉面打开泡上,还奖励了猫妖一包鱿鱼丝做为奖励。这只猫妖虽然刚才表现不佳,但是能将功赎罪还是应该奖励的,培养只神兽不容易,你看《西游记》就该知道那些大仙手下的神兽给他们惹了多少麻烦?因此对于这只圆滑乖巧的猫妖,雷虎决定以说服教育为主,拳脚相加为辅,再诱之以鱼干,不怕它不乖乖就范!

只要时间一长没了野性,说不定还能带出去骗钱,这个小妖如此聪明,坑几个富婆还是手到擒来,到时候钱大把大把的来,完全可以不用干活吃软饭,多好!

仔细看了下周围的环境,道观里水电都是全的,除了造型有点复古外设施还是非常现代化,雷虎放心不少,看来明天可以买点厨具自己回来做饭吃,女鬼的事情一天不解决就一天不敢回去,天知道要在这里呆多久,还是做长久打算为好。况且这里房间宽敞空气新鲜,还有个娇滴滴的大美女陪着,雷虎可不觉得在城里租的又小又黑的12平方的出租房比这里好。对于这里的环境,樱雪也是很满意的,她本来就喜欢清净,在这里没人打扰画画最好,反正画廊那边有人照看着,只要过几天去一趟就好,呆在山上少了许多狂蜂浪蝶正合她心意。

而且她最近迷上了风景画,这里的山水虽然算不上好,但还是有几处可以画的地方,不怕没办法消磨时间。现在樱雪的画很好卖,人一旦有了名气做什么都很简单,就算她随便画个苹果也能卖个万儿八千的,若是一幅意境悠远的山水画,画好了十万八万也是有人愿意出的。虽然樱雪也知道那些买画的人多半醉翁之意不在酒,可是有什么办法呢,自己已经长了张美人脸,难不成拿刀子划了不成?

况且现在有雷虎这个高手保护,樱雪也不怕那些登徒浪子敢来捣乱!

吃完了简单的晚饭,都累得不行的两人立刻钻进了被窝沉沉睡去,只有猫妖在晚上显得特别兴奋,一会儿钻到雷虎的房间一会儿钻进樱雪的房间,整个晚上“么么哒”个没完。

这两天雷虎动得不怎么好,心里少了担心,昨天晚上却睡得出奇的舒服,一大早就爬了起来。雷虎先练了几手剑法,他现在已经清楚自己的剑术有多烂,还好遇到的都是小妖小怪,要是遇到高手的话铁定玩完,因此学的降妖除魔剑法练得十分勤快,一点也不敢懈怠。足足练了两个小时,天已经大亮,用热水洗了个澡,勉强吃碗泡面果腹,雷虎带着猫妖坐着樱雪的宝马回到了平城市。

樱雪的画室在靠近郊区的位置,但是她卖画的画廊却在市中心的世纪大厦里面。每过三四天,樱雪都会到画廊去看一下的,因为许多顾客喜欢砍价,而这些事情那些店员一般都做不了主,毕竟像艺术品这样很难明码标价卖的东西,值多少价,能卖多少钱,有时候全靠一张巧嘴。说得好大家都欢喜,说得不好一分钱都卖不出去,因此那些对价格存在较大争议的作品,樱雪都是自己去谈的。

约好了两人回去的时间,雷虎立刻将自己的摊子从宝马车上搬了下来,在原来的地方摆上摊子开始做生意。今天的生意一如既往的好,特别是给小孩子戴的护身符更是卖疯了,听这些卖符的大妈说最近家里的小孩子老是看见一些不干不净的东西,晚上经常做噩梦,而戴了雷虎的护身符的小孩子明显好多了,大家都在传平城来了位活神仙,因此许多闲得没事情的大妈都跑了过来,反正几块钱的东西,也没有什么上不上当这一说,就算不灵也没什么打紧的。

而如果真的有效果的话,对小孩子却有很大的好处!

在街头大妈小喇叭大喇叭的不断宣传下,雷虎的生意出奇的话,短短一会儿就又卖掉上百个护身符。不过生意好了就肯定有人眼红,雷虎的到来完全抢走了周围几个算命先生的生意,他们祖传下来的符一张都没有卖出去,一个个看雷虎的样子就像杀父仇人一样。断人财路等于杀人父母,这个道理雷虎也是懂的,可是对于这些明显就是骗钱的家伙雷虎是生不起半分怜悯的,虽然是几块钱的东西,但是别人买的是一份平安,你们拿几张火纸随便糊弄两下就当护身符卖,这不是害人吗?

而雷虎的符咒,都是用上面发的灵符画的,上面用灵笔写了”驱邪避祸“四个大字,能否避祸雷虎不敢保证,可是驱邪的功效还是有的。事实上,只要没了小鬼缠身戾气绕体,人的灾祸也就少了八九成,因此将驱邪避祸连在一起也没什么不妥。而那些卖假符的在雷虎看来和卖假药一样可恨,干的都是伤生害命的勾当,死了是要下油锅炸的。

雷虎还没去找那些卖假符的人麻烦,这些人已经先找上了雷虎!

雷虎生意正忙,一个穿着道袍的中年人摇着纸扇大摇大摆坐在雷虎的面前,哈哈笑道:“道友生意这么好,想必有几分道行,不知道会不会测字呢?”这个道士叫刘半仙一直在五环路摆摊,原本生意不好不坏总能骗到几个傻子,可是雷虎一来这两天他完全没了生意,让他很是恼火。因此找到其他几个道士一合计,决定来找雷虎的麻烦,而

刘半仙就是打头阵的先锋。

刘半仙的问话很贼,如果雷虎说“懂”,那就写字死字让他测,看他能不能测出什么门道,若是不能的话,再奚落他一番也不迟,然后由后面的人继续上来打阵,非得要他灰头土脸滚出平城不可。

面对刘半仙的刁难,雷虎的嘴角露出淡淡的微笑,来得好,我正要去找你们呢,自己倒送上门了!

 

可怜的王二霸

 

见有人砸场子,周围的老大爷老大妈一个个都散开站边上看热闹,刘半仙这个人他们都很清楚,本事平平但是心黑手狠,一旦被他逮住冤大头就是往死里宰,是出了名的“刘扒皮”,谁落到他手里就得掉层皮。反观雷虎不仅有真本事,价格还公道,无论是问吉凶还是买药买符都五块钱,虽然雷虎的年纪最轻,但是看在这些老大妈大爷眼里还是雷虎最像半仙,其他的都是坑钱骗人的。不过中国人天生带着一颗八卦的心,见有热闹看一个个都聚了上来,而且个个都信心满满的,他们很想看看雷半仙是如何修理这刘半仙的,虽然刘半仙才是上门找麻烦的。

“测字嘛,自然是不会的!”雷虎哈哈笑道:“断人吉凶不过一句话的事情,哪里用得着这么麻烦!”识妖辨鬼断吉凶,这是每个仙师最最基本的道行,只要入了道门开了天眼,都不是问题。雷虎现在道行不深,断不了那三年五年的事情,不过若是只看朝夕,还是没问题的。因此他给人断吉凶,从来不需要测字手相什么的,看到什么说什么,至于信与不信,给不给卦钱,无所谓。

用吕道祖的话说就是,若是有缘自然能帮他化解一段劫难,若是无缘也不必为那几块卦金着恼,修道之人重在修心,被几块钱坏了道心落入下乘,这等丢西瓜拿芝麻的事情傻瓜都不做!

“好,那你说说你今天运道如何!”刘半仙冷笑一声:“我的运道又如何?”既然铁了心找事,刘半仙也不怕把脸皮撕破。虽然道行粗浅,刘半仙还是懂得一些门道的,那就是说得多错得多,若是自己有意将水搅浑,就算他生了一双天眼又如何看得清昏水下的鱼虾?况且为了对付雷虎,他们已经做了充足的准备,文的不行来武的,正的不行来歪的,总要弄得他灰头土脸不敢见人才好。

“我今天财运亨通,却少不了一顿皮肉之苦牢狱之灾!”雷虎微微笑道:“你呢,最近道心不正误入迷途,财运自然是没有了,不过也少不了一顿皮肉之苦牢狱之灾,不知我说的可对?只是我有贵人相助自可化险为夷,而某些人未必就有这般运道了!”雷虎话对着刘半仙说,眼睛却是盯着人群中几个着了便衣的同行,还有几个暗中握拳聚力的地痞流氓。

刘半仙原本就是这样打算的,却被雷虎说破,面上实在有些尴尬,就在他正在思考如何反驳的时候,人群中两个算命先生立刻朝他摇了摇头,示意他赶紧走,开始启动第二套方案。这两个算命先生都是有些本事的,他们虽然看不清雷虎的深浅,却知道他周身瑞气千条虹光万丈,正是道门中人的气象,若论斗法不是他们这些草莽之辈能斗得过的。既然明的不行,那就速速抽身后退来阴的,不怕搞不倒雷虎!

“看来道兄果然有些门道,在下佩服!”刘半仙嘴角挂着灿烂的微笑:“不过道兄今日的断言恐怕要出错了,哈哈!”刘半仙摇着纸扇,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摇晃着出了人群。同时三个五大三粗的壮汉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直接掀了雷虎的摊子,揪住他的衣领就要打。这三人都是附近街道有名的泼皮无赖,什么路摔乞丐碗夜踹寡妇门的缺德事没少干,只是命带凶煞寻常人也整治不了他们,一直逍遥到现在。

这三个人带头的叫王二霸,另一个叫王虎和王云,都是二霸的本家兄弟,仗着一身蛮力在附近帮几个黑帮看场子,也偶尔出来接点活捞些外水,昨天他们收了刘半仙五百块钱,让他们今天来找雷虎的麻烦,这才有了现在这一出!

看到这三人身上黑气缭绕不是善类,雷虎冷哼一声,手腕一抬按住就要飞起的摊子,另一只手横拍而出,也不见怎么使力,五大三粗的王二霸立刻倒飞而出摔在地上。左右包抄的王虎和王云还没靠近雷虎,就被两根不知道从哪里飞来的暗器打得倒翻在地上,躺在地上哼哼呀呀直叫唤,半天都爬不起来。这三个人未必伤得很重,但是泼皮无赖的本事十足,只要你碰了他一下手指头他立刻能喊着断了两条腿,把人往死里坑。

来的时候他们就计划好了,若是雷虎不还手的话就是一顿暴打,要他半个月下不了床,若是还手的话就往死里讹诈,也要弄得他破财消灾脱层皮才算完。而雷虎若是软硬不吃的话,刘半仙立刻报警让人将他们一起抓进去,也要弄雷虎一身脏水才好。这一套连环计,看起来简单,却是招招歹毒都能把人恶心到死的招数,因此许多厉害的人物都怕这些泼皮无赖,宁愿吃点闷亏将他们打发了,免得被没完没了的恶心。

可是雷虎不吃这一套,你们想玩我自然陪你们玩到底,看谁最后玩死谁!

三个泼皮无赖躺在地上半天都爬不起来,其他几个算命先生只当他们真的受伤了,立刻打电话报警,不到两分钟,两辆警车就开了过来。来的警察当中其中一个正是李冰,看着躺在地上的三个泼皮无赖,还有明显占了上风的雷虎,李冰脸上一红,心里却突突的火直冒,直接摸出了拷子将四个人拷住带上警车。做了好几年的片警,李冰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情,不过这毕竟是一起暴力斗殴事件,社会影响很恶劣,因此她必须得将这些人带回去,给公众一个交代。

当然,好好整治下雷虎这个坏家伙也是她现在心里想要做的,虽然抓了妖怪没给钱,但是李冰觉得自己亏很大的说,不好好修理下这个坏家伙绝不放过他!

“王二霸,老熟人了嘛!”进了派出所,李冰冷冷的盯着三个不断叫唤的家伙:“别鬼叫了,谁不知道你们这副德性,说说怎么回事情?别在我面前耍花招,要不然有你们的苦头吃!”对于这些泼皮无赖滚刀肉,李冰也是非常头疼,这些家伙对法律熟得很,大事情不犯小问题不断,每次就算要整治他们也很难抓到痛脚,顶多拘留几天就得放人,可是他们做的缺德事儿,枪毙个三五回都不算过分,辖区内出现了这样的滚刀肉,她已经头疼了很久。

不过这次他们折腾的人是雷虎,李冰除了生气外还有一丝丝兴奋,这个坏家伙,终于也有人不怕死敢对付他了吗?

“他打我们!”三个泼皮无赖异口同声的说道:“这人拳脚功夫很是了得,你看我的胸口都青了一片,我要求到医院检查,万一伤到心啊肺啊什么的就麻烦了!”自己下手还是很有分寸的,雷虎自己很清楚,不过猫妖下手狠不狠就不好说了,想起昨天一根鱼骨头能打穿墙壁撞断电线杆,这力道估计轻不了。不过看王虎和王云两个家伙活蹦乱跳的,估计也没受什么伤,要不然以猫妖的力量早让两人断手断脚了,哪里还能在这里鬼叫!

“听到了吗?”李冰笑嘻嘻的看着雷虎:“既然打伤了人,那去医院检查下是应该的,小张,带他们去医院照个片弄点药,剩下的事情我来处理!”让人将三个明显受了皮外伤的泼皮带走,李冰笑嘻嘻的看着雷虎,雷虎突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这妞不是又想整治自己了吧?

坐在椅子上,拿着手里的本子,李冰依然笑嘻嘻的看着雷虎,她不着急,她很淡定,要想收拾这个坏家伙,她有的是时间,有的是法子。看到李冰这副样子,雷虎可怜巴巴的看着李冰,突然开口说道:“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听到雷虎突然冒出来的话,另一个协警笑得差点抽了过去,她早就看李冰和雷虎之间怪怪的了,难不成两人真有故事不成?

八卦之火熊熊不熄,无论是做什么的,只要是女人,对八卦都带着天然的好奇心,因此这个女协警立刻坐直了身子双眼发亮,看着眼前的雷虎,期待他下面的话!

“哎呀,我的猫不见了!”雷虎眼睛转了半天,突然又冒出了这样一句话。听到雷虎的话,那个女协警有些无语,这人也太无厘头了吧?刚才那句话已经不着调了,这个更离谱,现在自己都陷在这里,竟然还想着自己的猫,实在是让人无语。不过李冰自然知道雷虎的猫是什么样的猫,听到他的话也是脸色大变,如果这个时候让猫妖跑了的话,那就惨了呀!

让女协警更郁闷的是,李冰竟然在听到雷虎的猫不见了也是大为紧张,竟然连做到一半的笔录都不管了,急急的跑了出去帮雷虎找猫去。这个女协警刚才也看见了有一只白色的小猫下了警车,虽然那猫长得很可爱,不过也不用这么紧张吧?不过李冰跑了出去,她也不好问什么,只是看着雷虎一直念着“苦也苦也,祸事来了!”虽然给这只小猫套了御兽圈,可是它如果真的跑远了,自己还能拿它怎么办?

以它的道行,若是再想祸害哪户人家,不弄得鸡飞狗跳才怪!

“小猫不见了!”过了好半天,李冰才满脸愁苦的走了进来,小声的问道:“这下该怎么办?”李冰虽然讨厌雷虎,但是作为一个人民警察,是非轻重还是分得清楚的,若是让猫妖继续去为祸,绝对比一百个算命先生打架还严重,自己被雷虎占了便宜吃了大亏,不正是拜这只猫妖所赐吗?两个人都知道事情的严重性,笔录也不做了,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断的摇头叹气,把女协警弄得满头雾水,搞不明白这两人在做什么。

这时,刚刚带着王二霸他们去医院做检查的小张回来了!

“小张,人呢?”李冰看着小张,皱着眉头说道:“那三个泼皮无赖放出去肯定又得去祸害人,能多关他们几天就算为老百姓做好事了,你不会把他们放了吧?”听到李冰的责问,小张脸上满是苦水,连忙解释道:“不是这么回事情,这三个人除了点皮外伤什么事情都没有,我正要带着他们回来做笔录,结果突然从旁边飞来三根鱼骨头,王虎被打断了腿,王云被打断了手,王二霸更惨,胳膊腿儿全断了,也不知道要休养多久才好,这件事情惊动了局里,他们已经立案正在到处找嫌疑人呢!”混混寻仇是很常见的事情,可是下手这么狠的直接让人断手断脚的却不多,而且还发生在医院门口这样的公共场合,造成的影响极其恶劣,因此局里非常的重视,派出了许多警察查这件事情。

听到这里,雷虎和李冰都是脸色一变,这只小猫真的出去惹祸了!

就在此时,一只白色的小猫轻盈的从门边钻了进来,扑进雷虎的怀里两只爪子抱着雷虎的脖子,小脑袋蹭啊蹭的撒娇,嘴里不断的叫着“么么哒”,要多可爱有多可爱,完全看不出这就是刚刚惹了大祸的猫妖。看到这只可爱的小猫,那个女协警立刻爱心泛滥,怪不得他们这么紧张这只猫,原来真的很可爱啊!

感觉到女协警对它很有好感,猫妖立刻转身跳上了桌子,扑进女协警的怀里一直蹭啊蹭,不断的撒娇占便宜,弄得雷虎非常的无语,果然是一只色猫,走到哪里都是这副死得性!

不过话又说回来,其实做只猫也是很不错的说,不知不觉,雷虎就羡慕得流出了口水

 

玉儿

 

猫妖很快就征服了派出所所有女警员,获得了小白这个十分光荣的外号。抱着一大袋子各种口味的鱼干,小白幸福的快要晕过去,不断到处卖萌讨好,收获巨大。将战利品得意洋洋的朝雷虎身上一丢,小白掉头就往外面跑,打算继续狩猎再得些好处。赶紧将小白的这些战利品收好,雷虎十分郁闷的端着手里的茶杯,让小白这么一闹腾,李冰再也不敢难为他了,只希望让他看好这只猫,少断几条腿就好。

在雷虎要走的时候,李冰突然接到了所长打来的电话,让她先不要放这个算命先生走,等他回来再说。然后可怜的雷虎同学悲剧了,只能继续留在里面,等着所长到来!南城区派出所的赵所长是一个为街头大妈大爷光为喜爱的老好人,最擅长处理邻里问题,本来他今天早上出去调解一桩财产纠纷,到了吃饭的时候才勉强将双方的情绪稳定下来,同时坐下来好好谈谈,用谈判的方式来解决争端。

这个时候赵所长应该回家吃饭的,不过听到派出所带回来个算命先生,赵所长连饭也顾不得吃就赶了回来,最近家宅不安他五岁的小孩子老是半夜发高烧做噩梦,说老是梦里看到鬼,把老赵的XF愁得不行,找了好几个算命先生请了几道符回来屁用都没有,现在所里竟然来了个,管他有没有本事,先带回去给XF看看再说,说不定就行了呢!老赵本来是不信这些怪力乱神的东西,不过事关自己的孩子,也由不得他不信,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家里的独苗子出了问题,不得被老爷子骂死。

喝完第三杯茶,雷虎终于等到了这个派出所的所长!

赵所长一身干净的警服,看起来三十多岁的年纪,人却是十分和蔼,估计是常年做街道工作的缘故。刚一见到赵所长,雷虎就感觉到他的身上有一股浩然正气,雷虎的心里凭空多出了几分好感。听赵所长描述了家里的情况,雷虎眉头紧皱,按理说他这样的好人是不应该被小鬼缠身的,这些污秽之物一般都是趋阴避阳,像赵所长这样一身正气的警察,寻常的小鬼避都来不及的,可是听他描述的情况,也不是很厉害的角色才对,到底是怎么回事情,还是得具体看了情况才能知道。

“要不道长和我一起回家看看?”赵所长看雷虎眉头紧皱,连忙说道:“弄不弄得好不打紧的,关键是得让XF安心才成!”赵所长也是发愁,他辖区里的几个半仙是什么货色自然清楚,都是抓进来几回的老熟人了,坑钱的本事有,真正有道行高深办得了事的一个都没,赵所长自然不会去找他们。可是他的工作很忙,南城区这片地方大事情没有小麻烦不断,他一个所长如何脱得了身?

因此XF那里只能敷衍着,可是这事情不解决也不行,看着小孩子精神一天比一天差,赵所长心里也不受,因此病急乱投医,听到所里带回来个算命先生,立刻赶了回来准备先带回家去再说。

不过见面一看,赵所长就有点小失望,这个算命先生太年轻了吧,就算有道行估计也有限得很!

“好!”雷虎点了点头:“阎王好斗小鬼难缠,我倒是想看看是哪个小鬼在这里撒野!”一听到有鬼抓,雷虎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这可是南城片区的领导啊,只要真能将他屋里的脏东西收拾了,至少以后在这片摆摊是不用担心被掀了,现在一天五六百块钱的收入,比那些神马白领的都强,这个铁饭碗一定要千方百计的保住才行。现在的雷虎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视钱如粪土的2B青年了,凡是与收入有关的事情他都非常的紧张,非常的敏感,特别是现在见到樱雪之后,雷虎的战斗之心开始燃烧了!

见雷虎非常有信心的样子,赵所长也是心里大定,立刻开着车子将雷虎拉回自己住的房子。赵所长是平城市的人,一直生活在这里,他家的房子不是新盖的商品房,而是位于还没开发的地区,一座两层小平房占的地方倒挺宽,只是几十年风雨,这间房子的使用寿命也快到了尽头。

赵所长将车停在院子里,走进了屋子。现在已经一点多了,赵所长的老爸出去和人下象棋了,只有老妈一个人里屋午睡。站在院子里,雷虎仔细看了看这个院子的风水,坐北朝南正常的布局,没有什么问题。不过当他走进屋一看,立刻感觉到左边的卧室里面传来一丝丝鬼气,这股鬼气很淡,很轻,不是厉鬼的味道,但毕竟是鬼气,雷虎很清晰的感觉了出来。

这丝鬼气寻常人感觉不出来,只当做是吹进来的一丝凉风,却丝毫没有往其他方面想!

“赵所长,这间屋子是不是夏天比其他地方要凉快一些?”雷虎指着那间屋子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家小孩子晚上是睡在里面的吧?”找到了问题所在,事情就好解决了,既不是妖魔,也不是厉鬼,事情还在雷虎可以控制的范围之内。听到雷虎这样问,赵所以连忙答道:“是啊,这有什么问题吗?”

得到赵所长的肯定回答,雷虎也不说话,而是推开门走了进来,雷虎立刻觉得自己的感觉又重了一些,这屋子果然有问题。取出桃木剑握在手里,雷虎仔细的查看着这间屋子,发现这丝鬼气就是从床下飘出来的,雷虎连忙施展天眼神通朝下查探,透过层层泥土,竟然在数十米的地下发现了一个墓穴,一堆枯骨躺在墓穴里面,这丝丝鬼气正是从枯骨上传来的。

“既已身死,理应前往地府轮回才是,为何留在此处迟迟不去?”雷虎轻喝一声:“反倒留在这里害人,是何道理?”从身上摸出四张符纸,雷虎凝神戒备,只要这小鬼胆敢反抗,立刻要它好看。

“大仙饶命!”一道清烟从枯骨上飘了出来,恐惧的看着雷虎手中的灵符,低声求饶:“小女子名叫玉儿,本是良善之人,只是遭了歹人的毒手身死异地,又因是枉死入不得阴曹地府,小女子不愿进枉死城受苦,只能躲在此地苟延残喘,若不是他们的床压在小女子的尸身之上难受得很,小女子也不敢惊扰良宅的安宁,还请大仙明鉴!”听到女鬼的话,雷虎心里一动,枉死之人是入不了地府轮回,这种说法自古有之,若想轮回转世的话得找个替身才行,要不然去了地府也得被打入枉死城永世不得超生,没想到这种说法竟然是真的,而且自己面前都站着一个。

面对这样的问题,雷虎心中大定,他想起自己学的一门替身傀儡术,不正是应对这样的情况吗?

不过替身傀儡术需要七月初七才可以施展,趁着鬼门开的时候用木偶草人代替枉死鬼做替身,再为她求一道前往阴曹地府的路引才行,毕竟没有黑白无常的接引,平常是进不了阴曹地府的。想想现在离七月初七还有近两个月的时间,雷虎思忖着还得想一个妥善的法子才好,要不然这两个月仍然是个麻烦。

“本大仙愿意助你一臂之力帮你投胎转世!”雷虎沉声道:“只是这两个月如何安顿你,还得让我想想才行!”将玉儿收走自然是最好的选择,只是自己现在道行低微又麻烦不断,万一哪天遭了不测岂不害了她?可是若要她继续留在这里,难免影响到赵所长的小孩子,同样是个麻烦,若是如实告之让赵所长以供奉之法先养玉儿两个月,又恐引起赵老爷子和小孩子的不安,也不算是个妥当的法子。

算了,还是让当事人做决定吧,抓鬼降妖本就是为了积累功德,若是横生枝节起了祸端反而不美,让他们自己决定才好!

“什么!我家地下有女鬼?”听到雷虎的话,赵所长一惊,连忙压低声音不敢让他老妈听见:“这可如何是好?”雷虎连忙将两个解决的方法告诉了赵所长。赵所长思忖了片刻,显得很为难,养鬼之法他也听说过的,只是自己的爸妈都很迷信,最怕这些脏东西,一旦让他们知道肯定不会允许自己这样做,因此最稳妥的法子就是让雷虎带走玉儿,这样再将床搬个位置,每月给她烧几把纸钱,就算解决了麻烦。

听到赵所长的担心,雷虎点了点头,对着地下小声道:“玉儿,虽然你的阴宅先立在此处,却也是别人的阳宅,所谓好鬼不挡道,要不我为你另寻一个去处,可好?”这女鬼死了几百年,也没去找替身,看来也不是什么恶鬼,为活人消灾解难是功德,为死人消灾解难也是功德,一举两德的事情,雷虎自然愿意去做,他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人家愿不愿意而已。

“玉儿谢过大仙,还请大仙为玉儿指条明路,小女子来生愿意做牛做马报答大仙的恩德!”听到雷虎愿意帮她,玉儿立刻激动的答应了,哪里还敢挑三拣四的。这样的结果最好,雷虎立刻取出一个玉瓶,念动咒文,玉儿的魂魄立刻化做一缕缕清烟飘进了玉瓶之中。

将玉瓶小心的收好,雷虎嘱咐赵所长将床的位置挪了,让他三年之内每个月的初一十五晚上给玉儿烧三把纸钱,然后又送了赵所长四张灵符让他压在房间的四个角落镇住残存的鬼气,再取出一个护身符让他的孩子戴着,便可万无一失,这间屋子以后再也不会闹鬼了!

感觉到凉快的屋子渐渐的燥热起来,赵所长赶紧从身上摸出两百块钱要给雷虎。雷虎微微一笑:“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五张符一张五块钱,这鬼收得容易也算五块钱好了,不需要这么多!”重新取出三张十块钱的人民币给了雷虎,赵所长的眼中已经从怀疑变成了崇拜,这才是谦谦君子道门高人哪,比起以前那些见面就谈钱给少了还不乐意的假道士假和尚不知强了多少倍。

就在赵所长以为雷虎已经走远的时候,他突然又绕了回来,将一张名片塞给赵所长:“以后还有这方面的生意给我打电话啊,还有我在南城区这边摆摊您别让手下的警察掀我的摊子,小本生意挣个糊口钱,不容易!”拿着手里的门片,看着刚才还仙风道骨一副高人的雷虎转眼间就变成了一个油滑市侩的江湖术士,赵所长彻底无语了!

 

《风流道神》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内容不显示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