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道神》小说章节目录及全文完整版(主角雷虎)

《风流道神》小说章节目录及全文完整版(主角雷虎)

风流道神

时间:风流道神作者:铁马金戈来源:WXB

《风流道神》完整版在线阅读风流道神是作者铁马金戈倾心制作的一本(主角雷虎) 的小说:一个普通的都市青年雷虎,无意间在纯阳道祖吕洞宾的诱惑下踏入仙门,一路跌跌撞撞的走上了修仙之路。在轮回重新转动的时候,无数上古大能穿越轮回而来。美艳的狐仙妲己,邪媚的魔宗妖女,温柔的天界仙子,还有那绝世美人儿貂蝉的转世之身,全都蜂拥而来。时间太短,美女太多…...

《风流道神》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仙界临时工

 

灵丹妙药,驱邪抓鬼,算卦解梦,五元一次!

看着这张领导亲自写的横幅,雷虎很无语,非常的无语。作为一个新时代的五好青年,一个讲文明懂礼仪人生观价值观非常端正而且坚决反对封建迷信的好青年雷虎同学,在一个自称是纯阳道祖吕洞宾的老帅哥诱惑下,仅仅坚持了三分钟就抛弃了自己二十二年树立起来的节操和价值观,毅然走上了算命先生的道路。不对,按照纯阳道祖的说法,这是仙界临时工,是每月能拿工资的仙界临时公务员,和街头那些骗子自然不可同日而语,虽然他们干的事情都一样。

坐在小凳子上,雷虎还在想着自己上当受骗的经历!

“小兄弟,我看你很有仙缘,想做神仙吗?”仙风道骨的纯阳道祖脚踏祥云背负飞剑,一副叼爆了的样子!

“做神仙有很多钱花吗?”雷虎觉得他是个骗子,心里冷笑。

“当然,花不完的钱!”纯阳道祖很淡定,心里说但是得自己挣,自己挣的钱当然想花多少花多少。

“做神仙有泡不完的美女吗?”雷虎嘴角依然冷笑,心里已经松动,二十二年追美之心从未停止,只是魅力欠佳囊中羞涩,依然单身。

“我们单位不配老婆,但是你自己能找多少算多少,等你转正的时候全可以带上天去!”纯阳道祖继续微笑,心道临时工一个都不可能转正的,哥摆明了坑人,但是你一定上当。

“那我可以学习仙法吗?”雷虎已经由拒绝变成渴望。纯阳道祖很淡定的给雷虎表演了点石成金,然后又给他表演了一手幻术,将一只路边的流浪狗瞬间变成一个大帅哥,于是雷虎沦陷了!

坐在椅子上,雷虎小心翼翼的看着街道的四周,无论是城管还是街道大妈都是他的强大敌人,因此雷虎非常的小心,一旦见势不对立刻就跑。作为初级临时工的待遇,雷虎每个月可以向纯阳道祖借三次仙力来达成愿望,其他时候就全得靠自己。虽然没学到点石成金的法术,但是纯阳道祖传授了雷虎三个法术,一个玄武护体,施展的时候只需要双手抱头原地蹲下心中默念“仙师护我”的四字真言,就可以刀枪不入百毒不侵,任他拳脚相加我自不动如松,等他们打累了自可化险为夷。

第二个法术就是传说中的电光神行步,对于这个法术雷虎很疑惑,自己已经是神仙预备役,难道还怕谁不成?但是纯阳道祖很神秘的告诉他,此法自有妙用,时机未到不可点破天机!

至于活动经费,纯阳道祖给了他五个1元钱的硬币,这个既可以用来算卦也可以用来花,虽然只有5块钱,但是最神奇的是只要;雷虎一次拿出的钱不超过5个,那么在下一秒马上就又会变成5块钱,如果他不嫌麻烦的话,光每天不断的从口袋里往外面掏钱的话也可以成为一个小富翁。只是这样显然是不可能的,因为任何一个单位都不会养吃白饭的,特别是他们这种临时工,每个月可是有业绩考核的,优秀升级,不及格淘汰,采用的是优胜劣汰的竞争制度。

刚刚开业不到五分钟,立刻就有一辆白色的宝马停在了雷虎的面前,来了生意了,雷虎打起精神,露出十分专业的表情落在宝马车上。车门轻轻打开,一双雪腻嫩滑的美腿轻轻放下,精致的凉鞋穿在嫩白的小脚丫上,散发着无限风情。真是个极品美妞,雷虎心中暗赞,目光上移,只见盈盈不堪一握的小腰上束着一条米黄色的扣带,柔美动人的曲线顺着连衣裙往上延伸,竟是惊人的丰满。

就在雷虎口水直流的时候,似怒还喜的声音传来:“雷三少,你怎么开始摆地摊了啦!咦?还是个算命先生!”雷虎目光上移,艰难的饭过两座高山,痛苦的越过眼前一片雪白的风景,落在这位美女的脸上,隐约觉得有些熟悉。啊?这不是高中时的校花樱雪美女吗?这才几年不见就开上宝马了,她家不是很有钱吗,难道被哪个有钱人包养了?

虽然现实是残酷的,但是看到自己喜欢的一个美女竟然已经沦为了他人的小三,雷虎还是有点小失落。真是相见不如不见,一见心碎满脸泪啊!

“你会抓鬼?你还卖药?不会是假药吧?”樱雪咧嘴娇笑,眼里全是不信,诱人的曲线轻轻起伏着,充满了无限诱惑。

“你看我这么优秀的孩子,怎么可能卖假药!”雷虎义正言辞的说道:“我的百草丹包治百病,谁吃了谁知道,保证不拉肚子!”心虚的雷虎最后小声的加了句,这药是用纯阳道祖给他的山寨神农鼎煮的,几把药一碗水下去用火烧,要不了半小时就剩下这一颗颗绿色的丹药在鼎里面,端的是神奇无比。拿起一颗百草丹看了半天,樱雪也分不清这是真是假,只觉得一股股药香扑来,让人有种神清气爽的舒服感觉。

看到这药竟然有奇效,樱雪甜甜笑道:“卖我两颗怎么样?”从包里取出十块钱放到雷虎面前,雷虎连忙拿出一个瓷瓶子给樱雪装了两颗。看着手里瓷器精致的花纹,上面绘着神农尝百草的神话故事,美轮美焕的色彩即使是专业搞美术画画的樱雪也是一呆,这个瓶子好精致啊,而且充满了古色古香的味道,心中有些疑惑,开口问道:“你这小瓶儿是哪里买的?”

“上面发的,我也不知道,大概是唐代买的!”雷虎不好意思的说道:“这瓶儿我还有很多,你要的话我再送你两个!”再摸出两个一模一样的瓶子给了樱雪,雷虎很专业的送上一张自己的名片,这都是纯阳道祖教他的小技巧。如果他冒昧送上自己名片的话,一定会被拒绝,而且人家还可能报警来抓你,但是先送点小礼物就算拒绝也不会找城管来掀摊儿,这都是血的教训啊,雷虎决定还是按照前辈的法子去做才好。

疑惑的收了手里的名片,樱雪也拿出一张白色的名片递给了雷虎,上面写的职业竟然是画家,而且还留了电话号码。看着宝马车慢慢走远,雷虎心里有点迷茫,这几年平城似乎出了好几个美女画家,一个好象就是叫什么雪的,难道竟然是自己的高中同学樱雪?将带着香味的名片塞进口袋里,雷虎继续在街上兜揽生意。不过作为一个算命先生,雷虎的卖相实在不佳,从早到晚也只挣到了樱雪的十块钱。

雷虎将这毫不容易得来的十块钱小心翼翼的收好,这可是美女的钱,很有纪念价值,自己一定不能乱花了!

想起下午那辆白色的宝马,雷虎有些小失落,真是个极品的大美人儿啊,年纪轻轻就这么出息,自己这样的吊丝是没希望罗!心里越想,就觉得越是烦闷,看看时间已经晚上快九点了,雷虎收了摊子,只觉得饥肠辘辘,摸摸口袋里还有几十块钱,雷虎跑到一个路边摊子上要了两瓶啤酒,切了两个凉菜喝着闷酒。对于樱雪那个美女,雷虎其实很喜欢的,当然她也隐约对自己有那么一点暗示,只是那时候自己一颗木鱼脑袋整天就知道玩儿,而且自己的家道渐渐中落,也没心情谈恋爱什么的,辜负了美人芳心。

到了后来,父亲做生意赔了个精光,自己这个雷三少爷转眼间就成了欠一屁股债的“负二代”,就算明白樱雪小美女的心思也不敢再有什么妄想了,直到她转学离开彻底没了音讯,雷虎的心才慢慢平静下来。没想到几年后,在平城这个地方竟然又相遇了,只是她已是一个出名的画家,有才人又长得漂亮,不知道多少多金公子围着身边转呢!

几瓶闷酒下去,已经快十一点,就在雷虎准备回去闷头睡觉的时候,他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拿起这个跟着自己五六年风雨的老版诺基亚,雷虎有点好奇,自从父亲没钱后自己的电话几个月没响过了,这么晚了还有谁会给自己打电话?生意赔光后,父母都到了南方去继续拼搏,希望能东山再起,唯一能给自己打电话的只有爹妈,不过现在已经十一点了,他们是不可能这么晚给自己打电话的。拿起电话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按了接听键,里面立刻传来了樱雪的声音。

“虎哥,能过来帮帮我吗?好可怕!”樱雪恐惧的声音传来:“我我的工作室闹鬼!”听到樱雪的话,雷虎勃然大怒,我勒个去,是哪个不开眼的小鬼不开眼?敢跑出来吓雪美女,不想活了是不是?不要不把神仙预备役不当神仙,哥哥整治得你死去活来!

问明了地址,雷虎立刻骑上自己破烂的电动车,马力全开朝樱雪的工作室位置冲去。雷虎的心里非常着急,见识了纯阳道祖的手段,雷虎已经相信了这个世界上有鬼神这一说,既然自己能看到神仙,那么樱雪半夜碰到鬼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只是神仙善良恶鬼歹毒,她一个娇滴滴的小美女,半夜遇到女鬼还好,若是遇到色鬼怎么办捏?关键时刻,雷虎也顾不得自己有多少手段,一心想着英雄救美将那死鬼给灭了,让他再死一次。

樱雪的工作室坐落在平城北区一处幽静的别墅内,周围都没有住什么人,她画画的时候不喜欢别人打扰,只是这样一来出了事情连个帮忙的人都没有。

骑车狂奔了大半个小时,雷虎终于找到了一处名叫落雪工作室的别墅,将电动车往门边一锁,雷虎从背包里面取出一把逃木剑抓了一把符咒就往里面冲。一边冲雷虎一边大吼,美女别怕,我来啦!

结果他的脚刚一跨进门,里面的灯一下子全暗了下来,阴冷的风飕飕的往他身上吹,雷虎脚下一滑踩到一个可乐罐子四仰八叉的摔了出去,撞在一团温润香软的东西上面,一股淡淡的香味扑面而来。

这一撞之下,雷虎手里的桃木剑和符咒脱手而出,洒得满地都是。借着昏暗的夜光,雷虎抬头一看,只见一个披头散发面色惨白穿着白衣的女子正惊恐的看着他,雷虎吓得惨叫一声,连忙推开怀里的女鬼,雷虎肝胆俱裂,慌不择路的往后面跑,结果撞在墙上脑袋一震晕了过去,捉鬼大师还没接敌就已经彻底战败。拿出手机打开上面带的手电筒,樱雪十分无语的看着靠在墙上晕过去的雷虎,轻轻揉了揉被雷虎撞疼的胸口。

就在她准备嘲笑雷虎一番的时候,结果在手电筒的余光中,一个双眼流血舌头伸得老长的影子正冷冰冰的看着自己,发出阵阵恐怖的笑声。看到这个女鬼又出现了,樱雪立刻扔了手机往雷虎的方向连滚带爬的扑了过去,将脑袋埋进雷虎的怀里吓得瑟瑟发抖,连头都不敢抬伸出来!

雷虎脑袋撞到了墙上晕晕沉沉的躺到地上,挣扎着想要醒来,却始终无法动弹,就在半昏迷半清醒的状态,只觉得一具香软的身子扑进了自己的怀里,双手紧紧抱着自己的脖子险些喘不过气来,胸前两团温热的东西紧紧贴在自己的身上,说不出的舒服,雷虎的双手不由自主的搂住了怀中的细腰。雷虎觉得感觉好极了,有种飘飘欲仙的滋味,不过还没享受多久,雷虎就觉得自己脖子快要被勒断了,昏沉的大脑一下子清醒过来。

看着怀里的娇躯,雷虎大呼过瘾,但是还没享受三秒钟,他的目光就落在了一个向自己飘来的影子上,披头散发七孔流血,长长的舌头都带掉到地上了,正是樱雪说的那只女鬼!

 

有话好好说

 

我死得好冤哪,我死得好愿哪!

毛骨悚然的声音传入雷虎的耳朵,雷虎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想推开挂在自己身上的美女,但是想想还是算了,就算死的话也做只风流鬼,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抱着这样一位漂亮的姑娘未尝不是一件幸福的事情。雷虎这样想着,不过片刻之后他就狠狠鄙视了自己一下,我靠,哥哥是神仙,怕个毛啊?

“你你别过来啊!”雷虎本来想说几句比如“何方小鬼敢在本大仙面前撒野,还不快快离去否则让你灰飞湮灭”,但是这些豪言壮语仅仅在肚子里转了几圈就变成“你别过来”这经典的四字真言。一般小姑娘在下巷子里遇到色狼都是这样说的,虽然雷虎不是小姑娘女鬼也不是色狼但是反正意思差不多,他的处境也比小姑娘好不到哪里去。面对雷虎的哀求女鬼依然不为所动,依然吐着舌头伸着冰凉的手朝两人扑来。

被吓惨了,雷虎心里却突然多了一股胆气,怒吼一声立刻施展出自己的仙法电光神行步,抱着樱雪风一样从女鬼身边冲了过去,带起漫天飞舞的符咒打在女鬼的身上。这些蕴涵了无上仙威的符咒绝不是那些地摊上的卖的假货,落在女鬼身上立刻就像开水倒进冰块上面一样冒烟,女鬼惨叫一声摔倒在地上,化成一股烟钻进了地下,除了几张散落的符咒飘飘洒洒的往下落,什么都没有剩下。

一口气跑出七八公里远,停在一个灯光比较亮的公园里面,雷虎气喘吁吁,他终于明白纯阳道祖那句“以后自有妙用”的话什么意思了!敢情自己做了神仙预备役,他娘的就学了两个法术,一个是挨揍的一个是跑路,其他本事一样都没有学到!

“好了好了,女鬼已经跑掉了!”虽然是自己跑路的,但是雷虎却不愿意在美女面前服软。在他眼里看来,自己跑路是战略撤退,敌人跑路就是逃跑,只要自己和敌人拉开了距离,尽管跑的是自己,那也算是敌人逃跑,虽然没见过阿Q,但是雷虎将他的传统继承得非常的好。

听到雷虎的话,樱雪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确定这里已经不是自己的画室而是七八公里外的一个小公园后,樱雪这才脸红红的从雷虎的身上爬了下来。只是跑了七八公里路,让风一吹冷得难受,刚才躲在雷虎的怀里还不觉得什么,现在一下来立刻觉得凉飕飕的。看到樱雪的样子,雷虎微微笑道:”要不再躲一会儿?”樱雪的脸一下子红了,连忙和雷虎拉开距离,但是想想那个可怕的女鬼,又悄悄的往他身边蹭了蹭,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周围一眼,确定没有追来之后,这才悄悄松了口气。

“谢谢你救了我,要不今天晚上得被吓死!”樱雪感激的说道:“虽然没打败女鬼,但是跑这么远也得谢谢你,要不我请你吃夜宵吧?”雷虎脸一红,虽然他不承认自己跑路,但事实上他的确是跑了,好在美女没有追究他学艺不精,要不然的话就惨了!

“好啊!”虽然刚刚喝了几瓶酒,但是一听到美女请客雷虎还是没有拒绝,在她的带领下朝公园旁边一家肯得基走去。似乎是想起刚才的样子,樱雪的脸一直红红的,低着头不敢和雷虎说话。雷虎心里愧疚,也不好意思主动和樱雪说什么,两人一路沉默的来到了通宵营业的肯得基。

点上一大堆的东西,樱雪是不敢回画室了,雷虎也不敢让这样一个美女晚上呆在外面,虽然困得要死,依然决定留下来陪着他。喝着杯中的热牛奶,雷虎小声问道:“那个女鬼是怎么回事情,怎么会找你的麻烦?”厉鬼索命,无非就是寻仇和找替身,遇到这样的邪物少不了一场死斗,而如果是冤魂叫屈的话,给她做场法事弄些纸钱就是了,算不上大麻烦。

要想对付她,首先得知道她的来历才行!

“我也不知道!”樱雪放下手里的杯子,小声的说道:“这几天我晚上都在赶一批画稿要忙到很晚,前天晚上就听到画室里面隐约有些响动,只当是老鼠什么的也没在意,昨天晚上她也在闹腾我也没放在心上,今天晚上她突然从我画的一幅画里面钻了出来,把我吓得半死,幸好你送了我几个瓶子,那女鬼好象很怕这三个小瓶子的,我才有机会给你打电话。”雷虎心里若有所思,这些装药的瓶子都是从吕洞宾手里拿来的,上面沾染了他的仙气,怪不得这女鬼会怕。

“只是后来风一吹三个瓶子全打碎了,那个女鬼又冒了出来!”樱雪不好意思的说道:“幸好你来了,要不我麻烦就大了!”其实在遇到女鬼后,樱雪给很多朋友都打了电话,不过听到她的画室里闹鬼后,那些一个个信誓旦旦要保护她一辈子的王子骑士全没了踪影,只有雷虎这个假算命先生敢冲过来救她。看着这个自己以前暗恋了几年的雷三少爷,樱雪芳心乱跳。

当然他拒绝自己,樱雪还以为是他看上了其他漂亮的女孩子才对自己不管不问,心里伤心了好一阵子。后来等她转学了才从几个朋友口中听道雷虎的家里出了事情,老爸做生意赔了很多钱,虽然为雷虎担忧,但是樱雪的心里反而是很开心的,因为她知道至少雷虎不是因为其他的女孩子才不理自己的,只是家里出了事情没心情谈恋爱而已。现在再次看到这个男孩子,两人的身份地位已经发生了转变,自己身边也围了无数所谓的白马王子。

但是这个曾经的王子,现在的灰衣骑士,依然在自己的心里占住了位置!

樱雪很清楚,要是换了自己早就腿吓软了,哪里还能跑得出来?可是雷虎不仅没有丢下自己,还带着自己成功的跑了出来,虽然样子有点狼狈,但是遇到这些怪力乱神的东西,不跑又如何?难道还真的和她打啊?

“今天晚上只是来得仓促,我没做准备!”雷虎听了樱雪的话说道:“明天晚上我找她好好谈谈,要是好说的话给她烧些钱破财消灾,若是真撕破脸皮的话我也不怕她,春风吹战鼓擂,打起架来谁怕谁,我可不是好欺负的!”想起自己每个月可以向纯阳道祖借三次法力,雷虎心中热血澎湃,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要不怎能衬托出哥的强大?

咸鱼能不能翻身,能不能俘获美人芳心,就全在明晚了!

听到雷虎还要找女鬼的麻烦,樱雪吓得花容失色,小声道:“大不了明天我让人将东西搬出来重新找个地方好了,你不要和她斗太危险了!”人哪里斗得过鬼,赶紧跑路才是正理。

“既然已经盯上你了,还能跑得到哪里去?”雷虎微微笑道:“连她想做什么都不知道,跑有什么用呢?”既然麻烦上门了,那就做一个了断,一味的退让只会助长敌人的嚣张气焰,况且自己好歹是个预备役神仙,就这样怕了一个小鬼,说出去岂不是会让人笑掉大牙?而且雷虎隐约觉得这个女鬼找上樱雪绝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她一定有自己的目的才行。

如果不知道就罢了,既然自己已经知道了,自然没有不管的道理!

就在雷虎和樱雪躲在肯得基避难的时候,在雪落工作室的别墅下面数百米的深处,一座阴气缭绕的宫殿里面。刚才那女鬼正可怜巴巴的跪在地上,满脸委屈的看着高坐在宫殿中间的一个金甲男子。

“鬼王,奴家原本想为你抓个凡间的美女回来给你做八百岁诞辰的贺礼,没想到却被一个算命先生所伤!”这个女鬼被几张符咒烧伤,一身的鬼气几乎消散,要不是修为深厚的话已经魂飞魄散。金甲鬼王从王座上站了起来,扶起地上的女鬼将一股雄浑的鬼力灌注到她的身体里面。原本模糊的身体渐渐变得凝实起来,露出一张如花似玉的美人脸,将女鬼抱在怀中,鬼王哈哈笑道:“如烟对本王忠心耿耿,虽然失手了也该好好奖励一番,倒是那个算命先生,你们立刻去将他杀掉拘来魂魄,为我的爱妃报仇!”听到鬼王的命令,两个身穿铠甲手提长枪的鬼卒立刻领命,退出了鬼殿自去准备。

“鬼王,奴家受些委屈倒还罢了,只是那女子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又还是处子之身,鬼王若是受用了对玄功大有好处,千万不要放过她才是!”如烟躺在鬼王的怀里,娇声说道:“既然你已派了索命鬼和拘魂鬼两位上差去办,也得让他们将那女子抓来给大王在七七之时享用,说不定玄功会更上层楼呢!”听到如烟的话,鬼王心怀大畅,这位爱妃虽然道行低些,但是对自己忠心耿耿,竟然为自己张罗这等好事,心里感动之余,对她的爱意又多了几分。

既然美人提出了这样的建议,鬼王自然不会推辞,半推半就之下立刻又派出了两个鬼兵让他们去办这件事情!

雷虎和樱雪全然不知道在别墅的下面还有这么可怕的东西,两人还在商量怎么和女鬼谈判化干戈为玉帛呢!

勉强吃了点东西,樱雪双眼犯困,也不敢找旅馆住下,只得呆在里面,靠着椅子打瞌睡。看到樱雪这副模样,雷虎心中不忍,立刻坐到她的身边,关心的说道:“想睡觉靠我身上也可以嘛,睡桌子上多难受!”想起刚才两人肌肤相亲时的美妙感觉,雷虎心里暗暗怀恋,这样的感觉真不错哟!

樱雪脸红了一下,面对雷虎的好意坚决的摇头,结果她的头才摇到一半立刻窜到了雷虎的怀里,立刻紧紧的抱住她的脖子。雷虎正在为美女主动投怀送抱暗暗高兴,看来女人说一套做一套,完全是口是心非嘛,这样子摆明了对我有意思!还没有得瑟一秒钟,雷虎就感觉到事情不对,原本柔和的灯光突然变暗了,一股黑雾将肯得基给笼罩了,原本在里面十几个客人连同服务员全都消失不见,只剩下自己和樱雪两个呆在迷雾里面,凉飕飕的让人心里发毛。

刚才樱雪坐在里面,雷虎背对着窗户看不到外面,感觉不对他立刻转身朝外面看去,只见两个身高近两米穿着铠甲手提长枪的鬼兵正一步步朝里面逼来,两双冰冷的眼中全是杀气!

我靠,我没找你们麻烦,你们就先找我来了,今天就让你们见识下本大仙的厉害!

不过在开战之前,雷虎尽量决定用和平的外交手段解决问题,连忙说道:”两位大哥,有话好好说,别见面就动刀动枪的,这样很不好的说!”结果雷虎话刚说完,一个鬼卒提着长枪闪电般直刺而出,穿透玻璃扎向雷虎和樱雪,雷虎连忙闪身退开,他刚才坐的椅子已经被刺得四分五裂,让枪气搅得粉碎。

既然和谈不成,雷虎也彻底发火了,将怀里吓得发抖的美女放下,雷虎立刻祭出了纯阳祖师赐给自己的防身法宝赝品如意金箍棒握在手里,正要大吼一声“小鬼拿命来,吃俺老孙一棒”,结果他的赝品金箍棒仅仅让鬼气一沾立刻软得像面条一样,一头握在手里,另一头垂到了地上,软绵绵的没有半点力量。

我靠,金箍棒也能造假,雷虎彻底无语了!

 

美女警察

 

如意金箍棒,是齐天大圣同学的成名兵器,在他被封为斗战圣佛后由山大王转正后,这件兵器的仿制品正式在三界六道流传。雷虎手里这根正是仙界的作坊手工制造出来的精品,除了长得完全一模一样外,这根如意金箍棒还有个妙用,那就是遇到比自己战斗力强的敌人时会软得像面条,可以提醒主人赶紧跑路,以免送了性命。在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就是招惹那些自己惹不起的敌人,这根如意金箍棒的特效可以很清楚的表明自己和对手的实力差距。

如果自己比敌人强的话,这根金箍棒越硬如钢铁,而且强得越多就越硬,但是自己比对手弱的话,就会变软。如果只差一点点的话则会变成橡皮棍那种软绵绵的,但还是可以打人,如果差得很远的话这根棍子就会变得很轻风一吹都能弯,至于像现在这样软得像面条直接垂地上的情况,已经表明雷虎和鬼兵的战斗力相差巨大,已经是如意金箍棒预警的最高级别,表示极度危险,如想保住性命立刻逃跑才是正理。

可是现在跑是肯定不成的,于是雷虎立刻使用了每个月三次的机会!

“仙师助我!”雷虎手中金箍棒朝天一指,念动求救真言,一道银色的光芒分开层层黑云灌注而下,顺着软绵绵的金箍棒进入雷虎的体内。得到这股法力的帮助,雷虎胆气立刻壮了几十倍,举着金箍棒朝鬼卒当头打去。这一棍准确速度力量全有了,鬼卒避无可避,只得举起手里的战枪一挡,但是在雄浑的仙力冲击下,鬼卒的长枪从中瞬间断裂,然后头盔像西瓜一样爆开,身上的铠甲寸寸破碎,在仙力的压迫下化成股股黑烟飘散,只剩下一滩污秽的黑水渐渐消失。

一棍得手,雷虎心中大定,纵身飞跃而起一棍点在另一个鬼卒的胸口,打得他倒飞而出,还没落地就被仙力烧成灰烬连渣渣都没落下。隐在暗处准备抓樱雪的两个鬼兵心中大惊,正要撤退的时候,突然两道符咒迎面飞来,打在他们的身上。两个鬼卒惨叫着摔倒在地上,身上腾起熊熊烈火,片刻间就被烧死。

四个鬼卒死掉,笼罩在肯得基里面的黑雾迅速消散,其他顾客依然做着自己的事情,全然没有发现这里已经经历了一场大战。举着手里的赝品如意金箍棒,雷虎牛皮烘烘的看着樱雪,一副高手的模样。但是随着借来的仙力迅速消失,他手里的金箍棒立刻软绵绵的软了下来,搭在雷虎的脑袋上,要多搞笑有多搞笑。连忙将这宝贝收起来,淡定的坐下。

结果他的屁股刚一碰到凳子,那张凳子立刻四分五裂变成了碎片,雷虎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摔了个倒栽葱。满脸崇拜的樱雪看着雷虎竟然直接摔在了地上,连忙将他扶了起来,雷虎气得鼻子都歪了“这凳子的质量”不过想起刚才这凳子让鬼卒一枪刺中,雷虎立刻闭了嘴,赶紧换了个位子,叫来一个服务员来让他自己想办法。看着被雷虎一屁股座得稀巴烂的凳子,那个服务员满头雾水,连连表示一定给雷虎一个合理的解释,却根本不知道这个凳子为什么会坏掉。

看着服务员满脸雾水一副见了鬼的模样,两人悄悄的对视了一眼,都低头喝着杯里的牛奶,一边喝一边悄悄的笑着。见服务员走远了,樱雪小声的说道:“谢谢你啊,要不我真的危险了!”这四个鬼卒的样子太吓人了,虽然让雷虎一招一个解决了,但是她依然看得出来这四个鬼卒不好惹,雷虎也不是一个卖假药的算命先生,而是有真本事的玄门高人。

“不要崇拜哥,哥只是一个传说!”雷虎得意的说道,不过想想这些鬼东西搞不好天天都来,而他的大姨妈每个月只能来三次,剩下二十七天该怎么办捏?雷虎的得意之情立刻消退了许多,开始认真思考如何应对起来。雷虎唯一希望的就是这四个鬼卒的阵亡能起到敲山震虎的效果,要不然麻烦就真的大了,因为在没大姨妈的状态下他肯定搞不过这些鬼卒,而每个月的大姨妈也不可能多来几次!

不过这样的话雷虎自然不会让樱雪知道。就在这样的情况下,雷虎和樱雪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搭车回到画室,樱雪立刻让人将重要的作品全都搬上了车,开到另外一个地方放起来。而雷虎则立刻骑着自己的破电动车一路朝平城外二十里的纯阳道观奔去,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雷虎也是六神无主,在樱雪面前不过是强装镇定而已,其实他的心里怕得要死。

好不容易爬到山顶进了道观,已经是中午,雷虎饥肠辘辘的找到纯阳观的道童,却听到这个道观的观主道玄竟然一大早就提着大包小包云游四海去了,把雷虎郁闷得不行。要知道纯阳道祖可是拍着胸口保证,只要有事情到他的道观找观主,一定可以解决的。来无踪去无影的吕洞宾是肯定找不到的,这家伙只有他想见自己的时候才会出现,可是这个道观的观主竟然也跑了,找不到组织上的联系人,自己该怎么办捏?

“道玄师傅说啦,昨夜平城方向邪气冲天,师傅要去找他的几个朋友回来斩妖除魔!”小道童信誓旦旦的说道:“师傅说若是有人前来求告,就告诉他说等个两三个月,他自会带着高人归来相助,我以为师傅只是拿话哄我,没想到竟然真的有人来了,看来道玄师傅神机妙算果然名不虚传。”说到后面小道童竟然还露出崇敬的神色,却根本不知道他的道玄师傅已经跑路了!

都是一群骗子,雷虎郁闷的谢绝了道童的好意,无奈的下了山回到平城中继续摆摊。车到山前自有路,现在担心这么多有什么用,自己不是还能再来两次大姨妈吗,怕什么?雷虎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还不如坦然去面对。心里头宽了,雷虎用身上的硬币买了一瓶矿泉水一块面包勉强骗骗肚子,开始一天的生意。

不知道为何,雷虎今天的生意非常好,特别是驱邪避祸的平安符两小时就卖出去了上百个,挣了五百多块钱。神农丹这药也顺带着卖出去不少,这让雷虎很是开心,至少这几天的吃饭钱不用发愁。就在雷虎准备收摊去吃饭的时候,突然围在他身边买东西的几个大妈全都走掉了,雷虎抬头一看,只见一个穿着警服戴着警帽的美女正杏眼圆瞪,冷冰冰的看着自己!

哎呀,美女!

不对,是警察!

雷虎赶紧将钱藏进口袋里面,脸上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比哭都难看:“警察同志,我我只是做点小本生意而已!”一身威风凛凛的警服让雷虎的气势直接矮了七分,小心翼翼的打量着这个美女警察,由于长期锻炼的缘故,身材显得非常的完美,该多的地方一分也不少,该少的地方一点也不多,对她的身材评价雷虎给出了95分的超高评价。和樱雪相比,这个美女警察充满了青春活力的气息,和樱雪的安静柔美比起来另有一番风味。

只是这个美女警察的脸色则要冷傲许多,给人一种生人勿近的冰冷味道!

“放心,我今天没打算抓你!”美女警察目光盯着雷虎面前的平安符这些小东西上溜达了一圈,目光落在了他的招牌上,小声问道:“你会抓鬼?”听到抓鬼两个字,雷虎吓得直打哆嗦,祖师爷啊,你饶了我吧,樱雪那里的烂摊子还没解决呢,不会又来了吧?看着雷虎的反应,美女警察已经明白了七八分,只是微笑着看着雷虎,也不说话,可是她的笑看在雷虎的眼里,简直比发火要抓人还可怕。

在美女警察的逼视下,雷虎觉得这样处于被动是不行的,决定化被动为主动。深深吸了几口气,雷虎神色恢复了淡定,目光落在美女警察性感漂亮的红唇上,微微笑道:“既然美女知道我,那也应该知道我是拜在纯阳道祖吕洞宾的门下,而不是茅山术士,我抓鬼是不收钱的!”哥哥虽然怕你,但是比不要脸你还不是我的对手,看我怎么把你挤兑走!

“哦?那你想要什么报酬?”美女警察好整以暇的看着雷虎:“吕洞宾三戏白牡丹,难道你也是他那样的登徒浪子想要本姑娘以身相许不成?”美女的眼中闪耀着危险的光芒,看那样子只要从雷虎嘴中听到肯定的答案,立刻动手掀摊子,摸手铐抓人。

“我怎么敢呢!”雷虎微微笑道:“只要你以后让我在这里继续摆摊就当没看见我,另外再留下电话号码以后没事的时候出来聊聊天喝喝茶培养下感情就好了,是不是?我怎么可能和吕洞宾一样风流龌龊呢!”结果雷虎话刚说完,突然天上响起一道霹雳,吓得雷虎赶紧往摊子后面一缩,赶紧叫道“祖师赎罪祖师赎罪”,结果这雷还是一个接一个的炸。

美女警察看得目瞪口呆,她的目光落在一张飘然飞下的符纸上面,拿起一看,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的笑意,隐约有些尴尬!看着被吓得满地躲的雷虎,美女警察将纸条一收,眼中杀气泛滥,但是过了许久一咬牙,目光柔和下来,小声说道:“好,只要你帮我解决了麻烦,就让你亲一口!”美女警察的话刚说完,天上的雷一下子就停了,抬头一看,风清云淡神马都没有,一个个忙着收衣服的老百姓个个抬头望天,满脸郁闷。

光打雷不下雨么,这是要闹哪样?

听到美女警察的许诺,雷虎先是一呆,然后欢天喜地的收拾摊子屁癫屁癫的跟着美女警察走了!

就在两人走了不久,一个穿着白色道袍的老帅哥懒洋洋的站在平城市最高的一座大厦上面,气呼呼的说道:“小姑娘不知天高地厚,总得付出点代价才成,敢骂本道祖是登徒浪子,要不是看你为人正派身上有几分功德,就让你给那小子叠被铺床洗衣做饭,难道你还敢不从?”恨恨出完心中的恶气,纯阳道祖目光在平城市来回扫荡,看着那一股股若有若无的妖邪之气,心中隐约有些不安,希望不要生出大乱子才好,要不然的话又是一场浩劫。

微微叹了口气,纯阳道祖化做一道流光直飞九天之外,消失得无影无踪

 

《风流道神》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内容不显示部分